banner
1 月 19, 2021
79 Views

鳳月汐沒想到自己這個彷彿惡作劇似的場景竟會成了鳳七洵的笑料,在她說起來容易,但做實際都是她手臂上的青鳥所為,手臂上的封魔印從一早開始便灼燙的令她難受,偏她體寒,於是便有種冰火兩重天的感覺,她明白這是因為青鳥昨夜悄悄探尋半石,封魔印自行進行鎮壓的原因,實在難受的時候她便會趁人不備抓些雪往手臂上擦去藉以緩和灼熱,但青鳥那丫的這次也不知抽的什麼風,隔著她手臂上的皮膚竟然令雪久久化之不去,適逢鳳淳薇找茬,於是她便使了個小心眼,左手握著茶杯之時讓青鳥幫著冷卻茶水,之後又用右手端著,趁著眾人視線落在她手中茶盞之際,左手上的雪一滑至到她的袖內藉由寬大的裙擺作掩護,又在茶水傾瀉而下時微挪了挪步子,手中冰冷的茶水一衝擊,把握時機便將雪沿著層層疊疊的裙擺便落到了地面爾後腳又一挪剛好是茶水傾下位置,剎眼一看與泡沫十分相像,雛明宮內暖和地板亦然,冷熱一相遇加上已經冰冷的茶水,粗看是泡沫再看已消失,如此也就神不知鬼不覺的毀屍滅跡。

Written by
banner

在別人看來還會以為是這毒厲害所致,就算事後有人去看雛明宮地面遺留的痕迹相信地面上也找不到任何東西!

這一次,鳳月汐歪打正著,所料不差的話,那些想要她命的人在這個節骨眼上暫時是不會有什麼動作。

鳳陽的死她並不認為是顧崇武所說是遭遇了一夥打家劫舍的匪徒,匪徒徒的是什麼,無非是錢財跟美色,鳳陽一瘋公主出行再從簡,侍衛侍女人數也不在少,從傾河城帶回去的賞賜必然也不會少,相信正常的山賊見到那幾箱子的金銀財寶首先應該是拿東西走人,就算想將她滅口,以她當時的狀態留下一兩個黑衣人善後足以,但那些人不是,不但對一旁財務不聞不問更是對她窮追不捨,令人生疑究竟是要拿命還是要財!

。 若是拿命,鳳月汐不得不往另一方面想,她們一死對誰最有利。

鳳陽一個瘋公主,對朝堂無益也無害,但她另外一個身份卻足讓有些人除之而後快,那便是顧崇武正兒八經的夫人身份,某一方面來說,顧崇武駙馬銜頭,鳳陽一天是他的妻子,哪怕董倩怡借著她爹跟姐姐的勢力撐了個平妻的頭銜,到底低了已個位份,別忘了鳳陽是公主。

鳳月汐思緒轉來轉去,雖然沒有找到準頭,但懷疑的對象是有了,就是不知道顧崇武在裡頭所扮演的角色。

她是個謹慎的人,基於種種,她對顧崇武乃至於整個顧家都抱有一絲懷疑。

「皇宮裡可有我們要找的東西?」打發掉錦安錦華,鳳月汐盤腿坐在床沿問道。

這一次進宮,她跟青鳥可是抱著目的而去,要說哪裡寶物最多當屬皇宮,那裡可是八方寶貝齊聚之地。

「不在裡頭,看來還得往別處找找看!」青鳥語氣有些鬱悶,半石無論是對他自己還是鳳月汐來說都是迫在眉睫急需找到的東西,聲音一頓,斟酌的開口:「或許,你可以找鳳七洵幫忙!」

鳳月汐挑眉,對青鳥的想法大感意外,是誰一開始就讓她提防著點鳳七洵,這才多久的事,竟然要她找人幫忙?

「與虎謀皮的事你認為會有幾成勝算?」鳳七洵突然出現又突然帶她住進七王府,免去她不少紛爭,但從開始到現在,她心裡都明白的很,鳳七洵於她不可能單純只是因為她出生時的那一紙婚約。

「你也沒少干!」青鳥翻了個白眼,雛明宮一役他瞧的真真,只要當時有一個人懷疑站出來,她的小算盤便會落空,不但如此,很有可能因此開罪於太后皇后各家皇子公主們,這與天子腳下討生活的她而言無異於自斷生路,偏讓她矇混過關了,所有的事都被她料定,便連離她最近的鳳七洵的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的態度都算的准準的,這樣的人一旦算計好某件事,絕對不達目的誓不罷休。

「別太高看我,你我都很明白鳳七洵絕不是三言兩語便可以忽悠的角色!」一句話,瞬間將鳳七洵抬高了幾個層次。

同時,她心裡隱隱有些揣測,或許雛明宮時看出端倪的還有另外一人,眼神掃過袖子,富有深意的笑了笑。

青鳥笑,接著便聽他道:「看來你們需要開誠布公的談談,大爺只說一句,無論如何不能將你我的事情透露出去!」

「當然,只不過本小姐會翻遍傾河城之後再打算!」不到萬不得已她不會跟那個陰陽怪氣的小屁孩多交集,你可以說這是做女人的直覺,也可以說出自於對危險的敏銳作祟。

接下來的幾日,鳳月汐再次開始了她按部就班的生活習慣,一方面鍛煉自己體格,一方面拿著各種借口滿傾河城的瞎逛,反正有青鳥這個活雷達在權當逛街有益身心,很快又是半個月過去,聽聞鳳七洵出了遠門,這對七王府來說稀鬆平常對她而言更是事不關己,反正就算他在七王府除非對方來找,不然二人也不可能碰得到面。

。 讓鳳月汐滿意的是,總算屬於她的那間郡主府已經落成,按錦安的說法只要擇個良辰吉日便可搬進去。

於是鳳月汐便開始等,好在所謂的良辰吉日只是在隨後的第三日。

所有的事宜自有人打點不用她操心,在第四天,她便孑然一身的搬了進去。

與七王府只隔著兩條街的距離,古代的街道都不會太寬,加上七王府面積大,其中就佔去了大半條街,從郡主府到七王爺府走路的話算上繞街也就二十來分鐘的距離。

郡主府不大,但住她一人加上一應下人還顯寬敞,擺設簡單樣樣精品,流橋小榭景秀,四季花草不歇,足以讓鳳月汐怡然自得!

前一夜,妃絮笑嘻嘻的登門,帶來一則消息,讓錦安錦華隨她入郡主府,言明二人去留隨意,哪怕之後回七王府也是如此,倒是令兩個丫頭喜不自勝,二人言明只等鳳月汐身邊找到合適的人便回七王府,妃絮點頭只再次朝鳳月汐重申了一句:「主子說了,或者隨郡主您的意思!」

自從上次雛明宮回來,妃絮那一臉笑容態度前後之差,令鳳月汐每每見到便有一種古怪的感覺。

怎麼說都是郡主喬遷之喜,朝堂之上官員們便是礙著太后之面也不好太寒磣,所以這一日,鳳月汐又斂了不少好東西。

鳳月汐站在屋檐之下,看著忙進忙出的秋荷冬枝,眉頭不由微皺了皺,她倒是想不到這兩個人竟然會在郡主府里出現,還一副以主人自居的神態。

老太爺之命?想到這裡,鳳月汐嘴角勾出一抹意味深長的笑意。

來往的客人直到夕陽斜下方見停歇,此時,大堂之內已堆滿了賀禮,秋荷與冬枝拿著賬本記錄。

記雖記,沒想到二人竟是邊記邊往另一側堆去,直到兩堆東西平分秋色,冬枝已然招呼幾名家丁便要往外搬去。


鳳月汐立在門外含著笑目視著這一切。

一見到鳳月汐連同錦安錦華二人出現在大廳,二人面色如常,冬枝微福了福身繼續吩咐家丁道:「你們可聽明白了,這堆東西都搬到府門外的馬車上,記住一定要輕拿輕放,不然,小心著你們的腦袋!」冬枝作勢雙手擦腰,今日一陣忙碌倒讓她臉色紅撲撲的精神的很。

倒是秋荷一見鳳月汐便停下了手中的動作,笑吟吟的站到了一邊。

錦華一聽冬枝要將今日眾人送來的禮品往外搬,面有疑惑的道:「馬車?你們要將這些東西搬哪去?」

從一進來郡主府開始,對這兩個頤指氣使的丫頭她就看不順眼,現在一聽她們堂而皇之的打這堆東西的主意忍無可忍的她自然氣不過眼。

冬紙眉眼凌厲的一挑,原以為自己兇惡的眼神自能嚇退這七王府出來的小蹄子,沒想到對方雙眸一眯,臉色同樣不是很好看,看來真是小瞧了七王府出來的人。

小不小瞧七王府其他出來的人是不知道,但是小瞧了錦安與錦華是肯定的!

。 小不小瞧七王府其他出來的人是不知道,但是小瞧了錦安與錦華是肯定的。

氣勢沒懾住別人,冬枝臉色微惱,轉而看向鳳月汐:「郡主,她是你的小丫鬟,你怎麼也不好好管教管教,事事都丟給我跟秋荷,連這種管理下人的事情都不會也難怪老爺夫人不放心,臨行前求了老太爺讓我們來照顧你,哼!」

鳳月汐一聽,還是笑,眼色已冷了幾分,偏正牢騷發的興起的冬枝不曾見著,或者說就算見到了也只作不見。

「放肆!這裡是郡主府,豈容你一個叼奴撒野,我只管問你,這堆東西你打算往哪裡搬?」錦華怒,她以為她看不出來,這些禮品上頭備註的可都是傾河城裡有頭有臉的人物所送,出手也是出了名的大方,可想而知這些東西的分量。

「這是我們顧家的事輪不到你們七王府的人來管,你們還愣著幹什麼,還不快搬?」冬枝出了名的潑辣,但今日碰上的錦華也是個遇強則強的角色,二人一來二往便開始吵嚷了起來。

便連顧子瑤,鳳承軒以及鳳月汐另外一個鄰居鳳承傳來了都未聽到通報聲。

三人一進來,倒委實驚了一把。

再看正主,只見鳳月汐正托著下巴看的津津有味。

「嘿,小鄰居,你這府里到底唱的哪一出啊?」鳳承傳一進來,就近找了個位置,挪揄的口氣笑得幸災樂禍。

鳳月汐只管笑,愣是不說話!

只有風月汐在場時冬枝敢無法無法,但有了這幾人在場,她便只能尷尬的一個字不敢多說。


對方可是皇子,就是給她兩個膽子她也不敢撒野。

但錦華可不一樣,於七王府時她雖不是鳳七洵的近侍,但也是被七王府管家精挑細選的,更何況鳳七洵的身份本就微妙,所以府里的下人自然被訓練的張弛有度,見鳳承傳開口便噗通一聲跪了下來,將事情井然有序的訴說了一遍,不過度誇張但也不示弱,加上口齒伶俐一會的功夫便講了個事無巨細。

錦華越說,秋荷跟冬枝的神情便難看一分,錦華說完時,冬枝便已被氣的面紅耳赤,怒指著她道:「你。。血口噴人!」

但她話一落便聽顧子瑤喝道:「住嘴,是不是血口噴人自有太子,六皇子辨明輪不到你一個小丫頭喧嘩!」

被顧子瑤一喝,冬枝咬唇頗有些忿忿不平,眼神更是頻頻往依舊悠閑坐著的鳳月汐身上看去嗎,企圖讓她規勸一二。


但,可能嗎?

鳳承傳聽得只是一味的笑,看的人摸不著頭腦。

「太子,奴婢只是遵循老爺夫人意思辦事絲毫沒有中飽私囊之心,還望您給奴婢們做主!」秋荷開口,冬枝瞬間便有了主心骨般噗通一聲跪下順著秋荷的話接到:「求太子做主,老爺夫人也是怕郡主年齡小不懂持家所以才讓奴婢們凡事打理著點,沒想到竟被有心人拿來做了文章,奴婢就是一千一萬個膽子也不敢生這份欺主的心思!!」說著,冬枝那眼淚更是嘩啦啦的往下掉,她一向強勢,但這次為了自己的小命著想還是拼了,接著便見她絲毫不摻水分咚咚的磕起頭。

。 現實世界

欒小雷獨自一人走在校園的道路上,看著路過的一個個學妹學姐,欒小雷露出了一個又一個意味深長的表情。


寧靜和王靜文手牽手走在街道上,欒小雷看著二人想到,這兩個人不就是我們班級的那兩個小美女嘛,嘿嘿…….正好我前去調戲……..咳咳咳,問候一番。

欒小雷走到二人的前面攔住了二人,寧靜說道:「大班長,你要幹啥?」

「幹啥?!」欒小雷很**的笑了笑,然後眼睛瞄向了王靜文的「歐派」上,欒小雷笑道:「嘿嘿…….挺大的啊,這才高中啊!嘿嘿…….」

王靜文看到欒小雷**的眼神,趕緊用手護在了胸口,寧靜說道:「欒小雷,沒想到這麼**,下賤我真是看錯你了!」

欒小雷二話不說把手伸向了王靜文,王靜文和寧靜嚇得大叫一聲趕緊逃走了。

欒小雷笑道:「哼哼!我浪里小色狼欒小雷可不是浪得虛名的!嘿嘿…….以後再好好的教訓你們兩個吧。」

欒小雷心滿意足的走了,欒小雷剛走,東方明就出現了,看著欒小雷的背影東方明說道:「這個傢伙瘋了吧!簡直是色中餓狼啊!不對勁……..」

鏡子世界

陳小湯帶著欒小雷和郭小康來到了現實世界的人居住的地方,欒小雷說道:「這裡總共住了多少現實世界來的人啊?」

陳小湯說道:「大概將近一百多吧!」

「一百多!」欒小雷吃驚的說道:「你們平時都是怎麼過的?」

「其實我們每天要躲避鏡子世界的人的攻擊,還要想辦法生存下去。」

「不是說這裡的人不會被外力所殺的嗎?」欒小雷問道。

「其實,經過這些日子的實驗,我發現我們還是有些地方和他們不同的,我們受傷或者死亡后我們的恢復速度會越來越慢的!」陳小湯說道。

「什麼?!還有這種操作?」欒小雷說道。

「你們兩個跟我來!」陳小湯說道:「我帶你們去見這裡的主人。」

「主人?」欒小雷問道。

陳小湯帶著郭小康和欒小雷來到了一間房子里,陳小湯說道:「這裡就是真正主人住的地方,你們兩個不要亂說話,主人一會兒就會來的!」

郭小康看著這裡的裝飾說道:「這裡的裝修很不錯,看來是一個很有勢力的人。」

欒小雷說道:「你們這裡不是沒有規則的嗎?」

郭小康說道:「是的,雖然沒有規則但是在這個世界里還是有一些人不能惹的!否則會有**煩的。」

「說的沒錯,我就是那個有實力的人,嘿嘿……..」一個聲音傳了過來。

欒小雷看到一個穿著白色西服戴著墨鏡的人走了過來,這個人的身後還跟著兩個非常可愛的妹子,欒小雷看到妹子后驚道:「冷月!冷玉!」

冷月問道:「你認識我嗎?」

「他是從現實世界來的人,可能認識你吧。」白色西服摘掉眼鏡后,欒小雷再次驚道:「東方明!!!!!」

「我知道你-欒小雷,是現實世界我的朋友。」東方明說道。

「既然大家都這麼熟了,那我就不客氣了!」欒小雷說道:「請問…….今天的午餐吃什麼!!!!?」

額……….眾人都無語了。

東方明愣了很久,笑道:「哈哈…….不愧是現實世界的人啊!幽默風趣。」

「我也是這麼覺得的。」欒小雷笑道。

「那我去準備午餐。」冷月柔柔的說道。

「我讓你準備午餐了嗎!?」東方明吼道:「我讓你準備午餐了嗎!?多事!滾下去!」

冷月眼中帶著淚花走了出去。

欒小雷瞪著眼睛不敢相信眼前發生的一切,我去這還是東方明和冷月嗎?東方明竟然敢這樣對冷月說話了,難道說今天太陽是從西邊出來的?

欒小雷說道:「算了,畢竟這裡是鏡子世界,不正常的事情到了這裡也變成正常的了。」

東方明說道:「女人嘛,你不吼她兩句他不知道你的厲害。」

欒小雷說道:「其實呢,我也不著急吃飯的,我想知道的你知不知道怎麼才能離開這個世界呢?」

「這裡不挺好的嗎?在這裡沒有法律能夠束縛你,你可以隨心所欲的做任何事情,只要你不去惹像我這樣有勢力的人就可以了,因為可能我會有辦法殺了你們的哦!」東方明笑道。

欒小雷和郭小康同時打了一個哆嗦,欒小雷看著眼前的東方明感到十分的陌生,雖然這個人他認識了幾年了,但是這是他第一次感到毛骨悚然。

欒小雷說道:「什麼辦法?」

「哼!騙你的啦!啊哈哈……..」東方明笑道:「你還真當真了。」

郭小康看著東方明心理犯起了嘀咕,這個人絕對掌握了這個世界的秘密……..

小蘿莉問道:「那麼問題來了,你到底知不知道怎麼回去現實世界呢?」

「知道一點,但是我不敢保證。」東方明說道。

「那到底要怎麼做呢?」欒小雷說道。

「你去找一個老人,這個人可能知道回去的辦法哦!」東方明說道。

「這個人是誰?現在在什麼地方?」欒小雷問道。

「我可以告訴你,但是你必須要幫我辦一件事啊。」

「什麼事?」

東方明拿出一張照片遞給了欒小雷,說道:「這上面的東西在一個壞人的手上,我希望你能夠替我拿回來。」

欒小雷看著那張圖片,然後看了看東方明的期待的眼神,說道:「這個東西是什麼?」

「對你們任何來說都不重要,但是對於我來說十分的重要!只要你能夠幫我拿回來這個東西,我一定幫你回到現實的世界。」東方明說道。

欒小雷心想,東方明在現實世界就是一個老好人,在這裡應該也不會變壞,再說他還收留了這麼多的現實世界的人,應該不是壞人,為了能夠回去現實世界,也只有幫他拿回這個東西了。


欒小雷說道:「我答應了!」

本章完,預知後事如何,請看下一章!

感謝大家的支持!

欒小雷說道:「我為什麼會答應鏡子世界的東方明這個事情呢,我已經在文中說了,我信任東方明,我也想早點回去我的世界,所以我答應了東方明要拿到那個東西。」

鏡子世界的郭小康說道:「雖然我是鏡子世界里的人,但是我怎麼看那個東方明都像是一個壞人,這個人給我一種摸不透的感覺,總感覺這個人城府很深。」

何小迪說道:「今天是2018年8月11日,距離劇場版—-我們的村子更新還有6天!請各位不要著急哦!」 鳳承軒是顧月凌未婚夫,更是授業與顧崇文,與顧家的關係可謂是千絲萬縷,求他自然比求鳳承傳有用。

鳳承軒眉頭一皺,目光望向鳳月汐,二人目光一接觸,她已然笑開。

「太子不必費心,既然是顧家長輩交待下來的事月汐自然遵循!」鳳月汐話聲剛落大跌一旁看好戲似的鳳承傳下巴,卻在聽得她接下來的話時眼角笑意深了深。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