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 月 19, 2021
90 Views

而想要修鍊成為強者,除了要有老師傳授,最好有丹藥輔助。才會迅速成長起來。可是沈凌兒再次看看自己的這具小身體。還真是無可奈何。忽然一陣頭痛,「啊·······」終於忍不住昏迷了過去。只是她沒有發現在她倒下的那一刻,身後的山洞突然亮了一下又暗了下去。

Written by
banner

4個小時后沈凌兒慢慢醒來,睜開一雙迷茫的大眼。在看清面前就要熄滅的火堆時。終於回過神來。加了點樹枝,讓火堆繼續燃燒起來。身子也往火堆前挪了挪。原來剛才頭痛是因為關於這具身體的記憶徹底蘇醒了。

原主沈凌兒今年6歲。7年前她的父親,也就是南溪國的宇王爺沈飛宇,在一次出遊的時候遇見了她的母親南宮如煙。兩個人一見鍾情。然後母親跟隨父親回到王府成婚。而母親在雨辰大陸沒有任何親人。母親的過去一片空白。就好像突然從天上掉下來的人一樣。因為很愛很愛母親。父親根本不在意其它的事。

王府裡面除了母親宇王妃還有3個側妃。雖然母親是最後嫁進王府的,但是因為父親在母親進府之前只有側妃。所以她的母親才是真正的王妃。

沈凌兒暗自撇了下嘴;「沒想到自己還是個這個前主還是個王府的小姐」但是很快她就悲催的發現。這個前主真不是一般的命苦。因為她的母親南宮如煙在生下她一年後突然失蹤。任憑父親宇王幾乎翻遍整個大陸都尋找無果。然後在她3歲的時候父親從外面回來身受重傷,並且又中毒昏迷。直到現在都不曾醒來。

從她父親昏迷之後,她因為天生廢材體質。幾乎每天都被她上面的5個哥哥和3個姐姐欺負。分別是林側妃所生的大公子沈浩20歲、二公子沈輝19歲、三小姐沈敏17歲。宋側妃所生的四公子沈剛16歲、五小姐沈香15歲、六小姐沈蘭15歲。和韓側妃所生的七公子沈濤14歲、八公子沈玉13歲。而眾人之中只有沈濤和沈玉最疼她。可是因為年紀小的關係。也沒有辦法護她周全,有時候甚至跟著她一起被欺凌。這不就因為沈濤和沈玉跟隨他們娘親韓側妃回去外公家。她就被其它六人一起騙到這山崖邊,給推了下來。然後就掛了。然後現代的自己掛了就跑到這身體裡面了。沈凌兒仔細看了看現在這豆芽菜般的身體。心說:「莫非這幾年都吃的豆芽不成。」右手放在胸前低語著:「你放心,既然我佔了你的身體,我就會好好的活下去。欺凌你的人我一個都不會放過。我一定會找到娘親,也治好父親。所有欠你的人,我一個都不會放過。都會百倍的討回來。所以你可以安心的走吧。」說完便感覺身體一陣輕鬆。她知道原主已經離開了。現在的我就是我。出來混的早晚都要還。那些人就先讓他們多活幾天吧。

「唔唔······好冷。」

「哎····我什麼時候才能長大啊。不長大我怎麼出的去哇。啊·····」抬頭看看望不到頭是山崖。她現在是在崖底。目前四周一片漆黑。上面看不見天,下面都是低。還渾身都是傷。

「··NND,這麼高摔下來竟然沒死。真奇怪。」

「沒死還不好嗎?」

「沒死當然好勒。誰不想活著啊」

「那你怎麼還奇怪?」

「我哪有奇··················誰?」分明是自己在自言自語。怎麼會還有人說話。就著火光看了看。沒有人。

「剛剛誰在說話。出來」沈凌兒全身緊繃。現在的自己根本就是一根豆芽菜的身板。還滿身是傷。雖然不會馬上掛掉。但是如果遇到對手也很難逃走。計算自己以前21世紀第一殺手,但是現在這個大陸根本就不是地球上的。難道又要掛在這裡?不,絕對不要,既然老頭給我機會,我就會不會輕易認輸。

一雙大眼閃過銳利的鋒芒。屏住呼吸看著四周,隨時留意著周圍的一草一木。可是過了半天也沒有看見或者聽見任何人和聲音。

「奇怪,難道是見鬼了不成?剛剛分明聽見一個男人說話的聲音。聽起來是個老爺爺的聲音吧。」

「什麼,老爺爺?你才是老爺爺。我分明很年的好不好。」


急忙轉身,這次聲音分明就是從身後的山洞傳出來的,她剛才故意說的很大聲。可是山洞黑漆漆的。什麼都看不見。

「你到底是誰?躲在洞里幹什麼?難道你是老鼠?老鼠靈獸嗎?」沈凌兒對著山洞說道。因為她知道這個世界的靈獸到達一定級別就可以口吐人言的。

聽見沈凌兒的話,山洞裡那位終於忍不住飄了出來。對,就是飄了出來。來到沈凌兒面前吼道;「誰是老鼠啊,你才是老鼠。你才是老鼠。你給我看清楚。我是人,是人。氣死我了。」

沈凌兒只覺得一陣風吹來。發現前面飄出來一個白色的影子。好像是靈魂。使勁的揉了揉眼睛,再睜開看看。還在。那麼說就是這個白色的靈魂再講話了。然後伸出小手去摸飄在自己前面的靈魂。

「咦····竟然摸的到。」

這下不只她奇怪。那位剛剛大吼完的男人心裡也驚訝了;怎麼可能,自己面前這個小小的豆芽菜一樣的女孩分明是人。怎麼可以摸到自己呢?

「小丫頭,你怎麼可以調戲我呢?」

「····哈哈哈。我說老爺爺,我只是沒有見過靈魂,所以摸下看看你是不是真的。我怎麼是調戲你啊?再說就算我想調戲你。也得我夠得著才行啊。你看看你自己。你張得比我長出來那麼多好不好?真是的」

「小丫頭,什麼叫我比你長出那麼多?那就比你高。不是比你長。還有不要叫我老爺爺,我隕落時候也才30不到。哎······」

看著這個飄著的靈魂低頭有點悲傷的樣子,沈凌兒微笑著道;「哦,知道了大叔。可是大叔你說怎麼…。為什麼會在那個山洞裡啊?」

大叔抬起頭道;「哎,一言難盡。倒是你這個小丫頭。叫什麼名字?怎麼會掉到這崖下的?」

沈凌兒又坐在火堆旁邊說道;「我叫沈凌兒6歲啦,至於我怎麼掉下來的?自然是被我的哥哥姐姐推下來的啊,不然我怎麼會下來,又不是不要命勒。」

雖然沈凌兒說的很輕鬆,但是那飄著的靈魂也想得到其中的苦澀。此時天空已經微微泛白。也許是身上的傷口不像開始那般疼痛。也許是剛才的靈魂大叔出現時候太過於精神緊張,現在竟然昏昏沉睡了過去…。

靈魂大叔看著地上睡著的小人兒,臉上不自覺的浮現出一抹慈愛的笑。真不知道是生在那個家族的人兒,這麼小就被親人所害。哎…即使過去這麼多年,世界還是如此灰暗…

「·····咕嚕,唔,好餓····。」睜開明亮的雙眼。原來已經下午了。從昨天穿越過來就沒吃過。這個小身板能堅持到現在肚子才喊餓。還真是不容易。動了動身上才發現還是一陣疼痛。哎·····。沒辦法,先出去找點吃的好勒。

走出山洞才發現這個地方還是很大的呢,算得上一個小小的山谷了。只是四周都是懸崖。偶爾有鳥飛過。樹叢間好像也有兔子跑來跑去。除了這個山洞之外還真沒有可以避風躲雨的地方了。而除了山洞裡沒有什麼東西。這裡遍地都是些花花草草。看了半天。發現沒有一個認識的。因為自己張的實在是太小了。只能撥開擋路的草向前走。

看來在這個雨辰大陸的第一頓飯要吃兔子了。嘿嘿。小兔子快到我的嘴裡來吧。抗么兔兔。 認真找尋食物的凌兒沒有看見。在山洞口那個靈魂大叔遠遠的注視著她的一舉一動。

「小兔兔快快出現吧。快到我的嘴裡吧。啦啦啦。」話說這孩子是真的餓瘋了。都唱出聲來了。也不怕把小兔子都嚇跑了。終於在前方10米出的草叢裡發現目標。這裡的兔子比中國的要大很多,目測估計站起來接近一米左右。嗯~看來一隻差不多可以吃上幾天啊,太好了。

手中的細細樹枝不經意間已經被小手修理的變成單獨一根細樹枝。沈凌兒又往前走了幾步。站定之後。微微往左側移了一步,剛好視線之內可以更清楚的看到目標,手中樹枝用力射出。剛好射中兔子頭上。晃了幾下之後倒下。凌兒這才走過去。看著眼前的大兔子。呼·····好大一隻哇。抬起兩隻兔腿走到不遠處的一個水潭邊,用一根稍微粗一點的樹榦。費力的把這隻大兔子去皮洗凈。然後背在身上往洞口走去。而遠處的大叔心裡一陣驚訝,剛才他可是看得清楚,這個豆芽菜一樣的小人竟然用一根樹枝一招就射中那隻靈兔。雖然靈兔是低等級的靈獸。可是這個小人才那麼點大,還是不能修鍊的。怎麼看都覺得怪異。剛才她站的位置和射中的力度都不像是一個孩子應該會的,嗯…看來這個小人秘密不少呢。

沈凌兒剛走回來就看見昨晚那個大叔飄在洞口。直直的看著她。眼神裡面有探究、有好奇。沈凌兒覺得這都跟她沒有關係。她把兔子放在石頭上。然後又去遠處撿柴生火。這時突然眼前一亮。發現幾株自己認識的植物。一株是現代的麻椒。一株是孜然。還有一顆應該就是胡椒啦。嘿嘿。不錯不錯。只是張的怎麼她還要高。這個大陸真是太玄幻了。麻利的把幾株植物上的東東摘下來。把本來就破舊的衣袖撕下來一塊。然後把孜然和麻椒還有胡椒包在裡面。又撿了干樹枝走回洞口。


開始生火烤肉。不多時烤肉香就出來了。而一邊的大叔就那樣靜靜的看著沈凌兒不斷的忙著。等到烤肉烤好了之後。沈凌兒才抬起頭道;「大叔你看夠了么?還有那個,你現在這個樣子能吃嗎?要是能吃就一起吃吧。這麼大一隻我也吃不完的。」

大叔又看了一會沈凌兒才道:「我不能吃,你快點吃。別等涼了就不好吃了。我看你並不能修鍊。可是剛才你是怎麼樣一招射中兔子的?」

「哎…我能說是生活所迫么。」沈凌兒苦笑道。想她前世是孤兒。2歲起就在組織裡面開始接受訓練。什麼苦沒有吃過。組織里的訓練是殘酷的。如果你沒有辦法通過訓練,等著你的結果只有一個,就是死亡。雖然現在她的身體跟個豆芽菜似的。但是伸手還在啊。怎麼可能射不中一隻兔子。

一口一口慢慢吃著兔子。回想著前世的種種。心裡說不上來是什麼滋味。難過?鬱悶?哎、、、。大叔看著沈凌兒臉上平靜的沒有任何錶情。可是卻感覺她在想著什麼事情。呵,真是個有趣的丫頭。

就這樣一人吃。一魂看。直到沈凌兒吃完。然後沈凌兒抬起頭看著眼前的大叔。

靜。很靜。非常靜。一人一魂就這麼大眼瞪小眼······

「哎····」大叔輕嘆一聲道;「沒想到小丫頭竟然可以這般冷靜。看來我是老了啊。小丫頭你想變強嗎?」

「嗯,想。」沈凌兒認真的說道。

「那你可願意認我做義父?我可以教如何修鍊。讓你變強。」

「為什麼不是師父?為什麼是義父?」沈凌兒問道。

大叔沉默···········沈凌兒也不急。片刻之後大叔看著沈凌兒說道;「我的名字叫雪楓,我已經不記得我隕落了多久的時間了。也許千年。也許萬年也許更久。或許一個人太久了,想要有個傳人的同時也想要有個親人吧。」

「額·························」沈凌兒斂下眉眼。看不清楚她此刻在想什麼。片刻后又抬起頭,眼睛一眨不眨的看著眼前飄著的大叔。直看的大叔心裡發毛的時候,沈凌兒雙膝噗通一聲跪在地上;「乾爹在上。請受凌兒一拜。」

「好,好。快起來。起來吧。」大叔激動的說。是真的激動,如果靈魂有眼淚,估計大叔這會都能哭出來。

沈凌兒起身看著雪楓道:「乾爹,你為什麼在這個山崖底?」

「這裡很久以前乾爹就來過。所以當年我隕落之後只來得及把靈魂送回這個大陸。因為當時靈魂也受傷。到這裡之後一直沉睡著。那天你掉下來后。我感覺到有人類的氣息才醒來。」雪楓悠悠的說著。聲音里有著說不出的悲涼。

「凌兒。你跟我進來。」雪楓轉身道。然後往山洞裡面飄去。沈凌兒也跟在後面走去。大概走了7。8分鐘的時間。雪楓停下來。沈凌兒才發現這裡面很大。大概有50平方左右。而在最裡面牆角的地方有一個像是浴缸一樣的池子。裡面滿滿的青色的液體。雖然她現在站的地方離那個浴缸不是很近。卻還是可以感覺的出,那青色的液體看似平靜。但是卻散發著熱氣。

這時雪楓對沈凌兒道;「凌兒,你過來。看見左邊牆角的那個鐵盒了嗎?你去拿過來打開。」

沈凌兒走過去看見一個生鏽的鐵盒。好像年代很久了。伸手拿起來走到雪楓旁邊。然後打開。發現裡面有一朵顏色暗淡的梅花。抬頭看著雪楓等待他解釋。

雪楓看著那朵梅花。因為雪楓是靈魂啊。也看不出他是什麼眼睛,但是沈凌兒還是感覺到了他流露出來的情感,有懷念、有憤怒。有仇恨…。


「凌兒,這是一枚先天神器。也是乾爹要送給你的禮物。裡面有乾爹以前修鍊的功法,也有乾爹全部的收藏。現在就把它送給你。你滴血認主就可以了。」雪楓低頭輕聲說道。

因為雪楓低著頭,所以沒有發現沈凌兒大眼睛直直的看著雪楓不言不語。半天沒有動靜。雪楓抬起頭。發現眼前的小人兒大眼睛閃閃的看著自己。然後輕輕把小手放在雪楓的手上。眼神堅定的道:「乾爹,我不知道你經歷過什麼,也不知道是誰把你害成這個樣子,但是現在你是我沈凌兒的親人。現在我還小。所以我不會去問你。等到有一天我有能力的時候。我一定會讓傷害過你的人付出千倍。萬倍的代價。從此以後我再也不會讓任何人可以傷害你。」

沈凌兒的話字字砸在雪楓的心上。如果可以他的眼睛早就濕了。看著眼前的凌兒。他半天說不出一句話。他活了多少年。第一次有人如此對他,怎麼能不感動呢。

「好。好啊。乾爹能遇見凌兒就是我最大的安慰了。乾爹知足了。快點把神器認主了吧。認主之後它就會進到你的身體裡面。在這個大陸上是沒人能看出來的。」雪楓滿足的說道。 沈凌兒咬破手指滴血在手中的梅花神器上,只見原本暗淡的梅花瞬間光芒四射,讓人睜不開眼睛。足足一分鐘左右光芒才漸漸消失。然後就看見她手中的梅花變成了水粉的顏色的很好看。剛想摸一下就聽見「嗖。」的一聲朝著沈凌兒心臟的位置射去。直接沒入消失不見。沈凌兒驚呼,過了會沒有感覺到疼。「額…。這是怎麼回事。」用手摸著心臟的位置,真的不痛。可是明明看見扎進去了啊?

「乾爹,怎麼回事啊?怎麼沒了?而且為毛是進去我的心臟裡面啊。萬一剛才不小心豈不是要了我的小命啊?」沈凌兒眨著疑惑的大眼睛看著雪楓。

「呵呵。不會的,這個神器認主之後就會自動進入身體裡面的。雖然不知道為什麼會進入到你心臟的位置。不過沒有關係的。這樣反而更好。這樣將來你遇到傷及心臟危險的時候,它還可以保護你。看來你跟這枚神器很有緣的」雪楓笑著說道。

「是嗎?那乾爹以前用這個神器的時候不是進入心臟裡面的嗎?」沈凌兒問。


「當然不是了,當時我認主的時候是沒入右手手腕處的。曾經有一次我被人追殺。有人一刀剛好砍在我的右手手腕。我以為右手會廢了,沒想到就在刀剛砍破手腕的時候射出一陣光芒。也是因為那道光芒我才得以脫身的。所以我才說將來可以保護你的。」雪楓仔細的解釋著。

「凌兒,你現在集中意念想著進入神器。試試看能否進去?」雪楓對沈凌兒道、

沈凌兒聽見雪楓的話,閉著眼睛放空思想。心裡想著進入梅花。哎。是進入神器。不然進入梅花怎麼感覺有點像進入菊花呢。很黃很暴力有木有。心裡小小的YY了一下。

心裡想著進入神器,轉眼間眼前的環境就變了。只是她還沒睜開眼睛所以不知道,過了會,沈凌兒才睜開眼睛發現自己眼前的地方竟然真的變了樣,看的她一陣驚訝。眼前是一片綠色的草地還有樹林。不遠處還有一個池塘。再遠處是一片田地。左邊還有一排竹屋。竹屋四周長一圈果樹。樹上掛著無數紅的。粉的,綠的。還有金色的果子,看起來好好吃的樣子。她吞了吞口水。然後發現自己乾爹沒在。剛想著應該怎麼出去。就聽見外面傳來乾爹的聲音。

「凌兒,想要出來。就集中意念出來就可以了。」雪楓在外面說。

沈凌兒這次沒有閉眼。她想看看自己是怎麼出去的。所以她就在心裡想著出去。剛這麼想著。眼前一花就看見乾爹了。

「咦……好神奇哦」沈凌兒驚訝道,自己剛才就那麼想著。還沒來得及體會怎麼出來的,就出來了。這個叫神器的簡直比火箭還要快。還要省事哇。只是用想想就可以了。太玄幻了吧。

雪楓看著沈凌兒驚訝的小臉忍不住輕笑道:「呵呵,凌兒嚇得了嗎?這個神器是可以升級的。以前乾爹修為有限。空間並沒有升級太大。以後就看凌兒的了。裡面的靈氣也非常濃郁。等到你可以修鍊之後也可以在裡面修鍊的。當年乾爹隕落之後神器也就自動掉落。後來我是靈魂體也沒有辦法再進去了。現在有了凌兒。乾爹也可以跟著凌兒進去了。」

「嗯嗯,那我現在帶乾爹進去好不好啊?」沈凌兒很快就從驚訝中回神對著雪楓道。

「先不急,乾爹看你的身體好像不能吸收靈氣。以前有人跟你說過什麼原因嗎?」雪楓問道。

「沒有,從小大家都說我是廢物,我1歲的時候娘親就失蹤了。後來爹爹為了找娘親中毒昏迷至今沒有醒來……。」

雪楓在一邊靜靜聽著凌兒說,他沒想到這麼小的孩子竟然生活的如此不容易。沉默了一會。雪楓看著沈凌兒道;「凌兒。先帶乾爹進去空間里。」

「好。」

然後沈凌兒心裡想著帶著乾爹一起進入空間,轉眼間眼前就進來了。雪楓滿意的笑了。看來凌兒的精神力不是一般的強,剛才他還在擔心這麼小的她。怕是不能連續進出呢,沒想到他的擔心是多餘的。竟然眨眼間就進來不說。她臉色都沒有變化。

「凌兒,你剛才進出空間的時候有沒有感覺很吃力?比如心裡想很多次才能進來或者出去?」雪楓好奇的問道。

「沒有啊,就是剛一想就進來了。再一想就出去了。」沈凌兒回答。

「哈哈,好。好啊。看來我的乾女兒是個天才啊。精神力這麼變態。不錯,不錯。」雪楓大笑著道。

「凌兒。跟我過來。」說著雪楓便往那邊的竹屋走去。沈凌兒也跟在後面走進去。

來到第一間竹屋,雪楓打開門進去。裡面的擺設很簡單。一張單人床,一個書桌,一把椅子。床邊有一個衣櫃。書桌上面薄薄的灰塵顯示著很久沒有人住了。

雪楓打開衣櫃從裡面拿出幾本書遞給沈凌兒道;「這2本是乾爹以前修鍊的功法。其它幾本是煉丹,煉器。馴獸的。你先放著。以後隔壁的竹屋就是你的房間。再裡面的房間是煉丹、煉器的地方。裡面有丹藥、藥材、煉丹爐鼎和煉器爐鼎。至於馴獸訣你只要有時間記住就好,等到以後有機會出去到森林裡面。找到靈獸才能練習馴化契約。乾爹煉丹、煉器、馴獸的等級只是在宗師級別。以後慢慢教給你。」

「乾爹放心,凌兒不怕苦。凌兒一定會認真學習的。只是不知道凌兒能不能修鍊……」沈凌兒說著低下頭。想起在王府的時候。大家都說自己是廢物。

哼,就算是不能修鍊靈氣又怎樣。我也可以修鍊武術。想她堂堂一個現代殺手,腦袋裡不知有多少武功秘籍。雖然前世用的都說手槍那研發的冷兵器,但是組織里訓練的時候一些古武功法可都背在腦子裡。不求能練。但是必須都能說的出來。現在這個大陸雖然不知道能不能修鍊那些內功心法。但是不試試怎麼知道呢。想她一個現代第一殺手怎麼可能在這個大陸混不出名堂呢。

想到這裡又抬起頭看著雪楓認真道;「乾爹,現在我要怎麼做?」

「我們現在出去外面。」雪楓道。

瞬間沈凌兒和雪楓就來到外面的山洞。雪楓看著沈凌兒道;「凌兒可是想好了。不怕辛苦?」

「嗯,我不怕。」沈凌兒點點頭說。

「好,凌兒要知道,這個大陸的孩子出生開始就可以吸收靈氣修鍊的,雖然我不知道你是因為什麼原因不能吸收靈氣,但是你現在6歲了。所以想要修鍊一定會比別人更加辛苦的。」雪楓道

「乾爹,我不怕。再辛苦也沒有關係。我要變強。只有變強了我才可以去找娘親,只有變強了,才可以想辦法救醒爹爹,只有變強了,才可以保護乾爹,只有變強了,才能保護我自己。只有變強了我才可以守護我所在乎的。所以我不怕辛苦。」沈凌兒認真的道。她一向知道只有努力才能變強的。想她在現代3歲就開始訓練了。對她來說辛苦從來都不是事。

雪楓沒有想到眼前的小人兒能說出這麼一翻話來。深感欣慰。暗自慶幸自己運氣好認了這麼個乾女兒。

「好。凌兒看見那邊的那個池子了嗎?從今天起。你每天都要進去裡面泡2個時辰。裡面不只是極熱還極冷。對你打通身體經脈極有好處。開始的幾天你要是堅持不住就出來。等到適應了再泡久一點。直到把池子裡面的液體都吸收了之後。就可以修鍊了。」雪楓道

沈凌兒聽雪楓說完。轉身朝著山洞裡面那個類似浴缸的地方走去。走近才發覺不是一般的熱,還沒進去就已經出汗了。深呼吸…。

然後抬腳跨進去坐了下來。「呼……好熱。」沈凌兒暗暗咋舌。NND真不是一般的熱。

雪楓看著池子裡面露個小腦袋的凌兒忍不住道;「堅持不了就出來知道嗎?」

「乾爹,我知道了。」沈凌兒小臉通紅的道。

就這樣雪楓站在一邊看著。沈凌兒坐在池子裡面泡著。儘管汗水像下雨般的掉落。甚至她覺得身體都被燙熟了。也緊咬著嘴唇沒有堅持著。大概一個時辰之後熱感漸漸消失了。接下來開始變冷。而且的極冷。沈凌兒想起現代時候去北極出任務的時候,也沒這麼冷。臉上的汗水都開始結冰可。即使這樣她也沒出一點聲音。咬牙堅持著。

雪楓看著池子裡面倔強的沈凌兒。說不出的心疼。是什麼讓這個孩子如此呢。到底是有怎樣的經歷才受得了這麼極端的折磨。這個池子裡面的東西他太了解了、想他年輕時候對多也就泡過2次就受不了。沒想到這個小人兒已經泡了接近兩個時辰了。哎……。

此時的沈凌兒只覺得身體已經不是自己的了。說不出那是怎樣的一種感覺,熱的時候好像整個身體都著火了一樣。而且是從裡到外的熱,冷的時候也是由里往外的冷。根本無法形容她現在的情形。狠狠的咬了下舌頭。舌尖的腥甜讓她知道知道自己還活著。還真怕就這樣不小心掛在這裡。好幾次都想出去,可是悲慘的發現她竟然連起來的力氣都沒有。沒有辦法。沈凌兒心裡暗道:靠。姑娘我忍了。我等,我等等等……

而站在一邊的雪楓已經急的不行。不停的喊著:「凌兒,凌兒。你聽見了嗎?快點出來……。」也不知道過了多久。身體的疼痛緩和了一些。沈凌兒才聽見雪楓焦急的呼喚,心裡暖暖的。這個乾爹是真的擔心自己呢。可是她現在說不出話。冷熱交替讓小小的身體大部分麻木了。終於咬牙從池子裡面翻出來。

「噗通。」一聲摔在地上。

「凌兒怎麼樣,不是要你堅持不了就出來嗎?怎麼這麼不聽話呢?」雪楓急忙道。

「乾爹,我沒事。別擔心。乖!。」沈凌兒小聲的說道。

雪楓額頭劃下2條黑線…他都不知道自己活了多少年了。第一次被人說「乖」還是一個小豆芽菜。腦海中出現一副小凌兒站在房頂上摸著他的頭說:「乖。乾爹。」雪楓默了…… 等了好一會。沈凌兒才慢慢站起來。帶著雪楓進了空間。然後對著雪楓道:「乾爹,我先去換件衣服。」

「好的,去吧。」雪楓道。

沈凌兒走進屬於自己的竹屋。一樣是簡單的陳設。柜子里的衣服都很大。她都沒有辦法穿。無奈找了把剪刀。把一件大的衣服改成2件樣子簡單,適合自己穿的。也不知道是不是剛才泡那個冷熱的池子的關係。雖然有點累。但是覺得身體好比以前輕鬆了許多。

換好衣服坐在床上,拿過來之前乾爹給的修鍊功法。認真的看了起來。沈凌兒天生就有著百毒不侵的體質和過目不忘的本領。前世也靠著這些特點從組織里結束訓練后。一路走到全球首席殺手。

一頁一頁看過去,慶幸的發現看過的全部都記住了。看來之前的本領都在。太好了。很快的2本雪楓給的修鍊功法都已經倒背如流了。按照上面寫的盤腿坐下。內視體內丹田發現還是吸收不了靈氣。而且自己丹田內好像有個東東。好像是一朵小梅花。

沈凌兒囧…她明明記得之前乾爹叫她認主的時候那個梅花一樣的神器是一頭扎進自己心臟位置的啊。這才多久的時間怎麼就跑到丹田去了呢。難道這個東西還會在身體裡面跑來跑去么?而且怎麼縮小了呢?試著碰了下。沒反應。又碰了下,還是沒有反應。不管了。等有時間問問乾爹好了。

看來這修鍊的功法一時半會還不行。沈凌兒又拿起一本煉丹大全。仔細的閱讀起來。也一點點了解了這個雨辰大陸還真的是很神奇。就連藥材年份久遠的也可以修鍊成人形……

越看沈凌兒對煉丹越有興趣。特別是後半部分記載的都是一些毒藥解藥的煉製和調配。前世的時候她也喜歡用暗器。而且因為有著百毒不侵的體質。雖然現代毒藥很少見,但是她卻是研究了一些。經常可以在不知覺間取目標性命。所以對於煉丹她興趣很濃。

所以也看的特別仔細。把每一種藥材。每一個步驟都清楚的記在腦海里…把整本煉丹大全都全部記在腦海里之後,才起身走出門口。找了樹枝生了火把之前的烤兔熱了熱。吃完之後。看了看雪楓的房間關著門。也就沒有去打擾。然後往煉丹的地方走去。

打開門入眼的是一個很大的房間。地上放著一個大的煉爐和一個小的煉爐。然後是3排架子。一個架子上面放著已經煉製好的丹藥。和幾件兵器。還有一個架子上面全是藥材。另一個上面大概是一些煉器的材料。

走過去看了看上面的丹藥都是療傷的,止血的,還有補償體力和恢復靈氣的和辟穀的…。

「凌兒,那個小的丹爐還沒有主人。你試試看能不能認主。那是乾爹無意中所得。但是一直無法認主,也許是沒有遇見有緣人吧。」身後想起了雪楓的聲音。

「好啊。」

沈凌兒走到小煉爐旁邊蹲下。然後咬破手指滴了一滴血進去。沒有反應。看來是不行。剛想起身只見原本黃色的丹爐發出一陣紅光,然後其中一束紅光直接沒入沈凌兒的眉心。光芒散去原本黃色的煉爐變心了紫色。顯得高貴精緻。與此同時沈凌兒的腦海里響起出現四個字「紫炎神鼎」。接著一本書在識海里翻開。上面記載的都是剛才在煉丹大全上沒有的單方和煉製方法。當然其中的單方更少多不勝數。毒藥配方也有無數…。真不錯。太好了。比電腦還方便。直接放腦袋裡面了。真先進啊。

「嗯。看來凌兒的運氣不錯。竟然可以讓這丹爐認主。以後就好好研究。不懂的就問乾爹。現在你還不能吸收靈氣。所以無法學煉丹。等到能修鍊的時候再學習怎麼煉製丹藥。現在開始每天記得出去外面泡兩級靈液。受不了就別死撐。剩餘的時間就先學著認識藥材。山洞外面也有很多普通藥材。書上寫的畢竟跟實物還是有區別的。乾爹以後就在屋子裡修鍊。有事就喊我。」雪楓慈愛的說著。

「知道了乾爹。」沈凌兒道。剛想收起地上的丹爐。手才碰到丹爐就飛進她的身體。「額····這是怎麼個情況?為毛這個世界的東西都是直接往身體裡面飛的啊?」沈凌兒糾結著。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