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 月 19, 2021
91 Views

「父親,不該想的就不要想了。尤其是在實力不允許的情況下,老家主短時間內是不會回去的,您,還是消停些吧。」

Written by
banner

「你這是在教訓我?!」

「提個建議而已,並且我很希望您能夠重視這個建議。」

皇甫罡深深地看著自己的大兒子,「好,那我就聽從你的這個建議。」

皇甫景天輕挑眉頭,這話風轉的未免太快了些。

果然,只聽老爺子又說道,「我可以不在他們的眼皮子底下再做些什麼,只是,家裡現在的這個情況,想保住現有的地位,可不是容易的事情。」

皇甫景天沒有接話,

「景天啊,你父親我驕傲了大半輩子,總不能到了這個時候,再被後來居上的人踩在腳底吧。」

「父親想讓我治好皇甫昊天?」

「我實在是找不出其他的人選可以替代他。要不,景天吶,這私人間的仇恨你就先放放,等我培養出可以替代你弟弟的人,再說吧,可好?」

「那您需要多長的時間才能培養出可以替代他的人?」

「少則幾年,多則上十年吧,說不準的,反正,咱們的壽命也長,你又不是等不起……」

「可我就是等不起了!」

「景天,」皇甫罡繼續勸說道,「你也要為我這個老父親想想,咱家這麼大的一個攤子,我一把年紀的人又要管家,又要培養新人,實在是沒有那精力了。」

「我覺得,皇甫准就挺好的。」

「他?!」皇甫罡一臉嫌棄的搖搖頭,「他不行!整日里跟一群畜牲待在一起,不管事不說,煉的葯還都是給畜生吃的。」

「父親,您現在只需要一個人能幫你守成就行,又不需要他去幫你爭取更大的利益。今天在途中跟他聊了幾句,那孩子心中是個有成算的,只是,你們一直壓著他,他沒有辦法表現出來罷了。」

「這孩子你也只瞧了一眼,能知道什麼?!他就是我們家的異類……」

「父親!」皇甫景天打斷了他,「我也曾是家裡的異類!」


「你這是在怪我當年那麼對你?」

「父親自然有父親自己的考量,我沒有怪您的意思。我只是覺得,不能因為我們跟你們的想法做法不一樣,你們就一味的否定我們。」

皇甫罡打量著如今敢於跟他正面對抗的大兒子,「倒是我思慮不周了,當年,你雖然敢梗著脖子和我對抗,可卻不敢正眼看著我,如今,你這雙眼睛倒是厲害了。」

「經歷的多了,心境自然也就變了。父親,我還是了解你幾分的,您做事向來瞻前顧後,醫治你小兒子這件事,您這心裡應該有好幾套方案,明明知道我和他有怨,又為何要逼著我去做。」

「說服你,所要付出的代價是最小的!」

「付出的代價?您心愛的小兒子都痛苦成那樣了,您竟然還有心思在這裡考量代價問題?」

「景天,不止是罟長老看重你,沒有老家主的同意,光是罟長老的顏面,還不足以讓你住進主家宅子吧。」

「看來父親在主家,也是有眼線的。」

「彼此彼此,主家在我這邊放的眼線也不少。」

「我不想插足你們之間的爭鬥。」

「沒有讓你去爭,也沒有讓你去斗。景天,你回來幫幫我吧,與其替他們做事,倒不如回家來施展你的才華。你只需要好好煉藥便好,其他的事情都由我來做。」

「父親還是想爭?!」

「你不是說了嗎?皇甫家以實力為尊,你的歸來有助於咱們這一支實力的提高。」 「父親果然還是想爭!」皇甫景天一臉的失望。

「景天,這樣吧,只要你肯回來,你弟弟便任由你處置,可好?」皇甫罡突然提議道。

「父親?你可知道,你在說些什麼?!」皇甫景天難以置信地問道。

「景天,你弟弟現在的情況,我也是能瞧出來的。即便是治好了,能恢復幾分,還不好說呢。」

「所以,你,是想放棄他了?」

「這麼震驚幹嘛?這不是你希望看到的嗎?」

皇甫景天搖了搖頭,「我從未想過,要讓你摻合進來,這只是我和他之間的事情。」

「你們都是我的孩子,我怎麼可能不摻合進來?」皇甫罡反問道。

「那你也不應該做出這樣的抉擇,這不是一個當父親的該做的!」

「這還不都是因為你嗎?!這都是你逼我的!」皇甫罡吼道,「但凡你為我們這一支多些考慮,我也不會做出這樣的抉擇!」

皇甫景天厭惡地看著他不說話。

皇甫罡繼續逼迫道,「景天,回來吧,可好,你若是答應回來,我會盡全力支持你煉藥,外面的那些事情都不用你管,你弟弟的事情我也絕不再插手了……」

「父親!夠了!」皇甫景天高喝道,「我早回去了……」


皇甫景天無措的想離開,皇甫罡卻微笑地阻止了他,「景天,你忘了我為何今日叫你過來了?小隧,你給瞧瞧吧……」

「父親,」皇甫景天穩住心神,質問道,「他回來也沒幾天,為何會生病?」

「這我哪裡知道?小孩子本就身子虛,底子弱,是不是,你當時沒治好,又複發了?」皇甫罡的語氣很輕鬆,彷彿只是在聊天。

「他癥狀輕,早已治好。治好后,人的體內都會有抗體,至少短時間內不會再次感染上。父親,這些你都是知道的。」皇甫景天還是解釋了一遍。

「哦,是嗎?反正他不舒服,我又瞧不出個所以然,你在外面歷練多年,見多識廣的,你瞧上一遍,我才放心。」

「父親!莫要做糊塗事!」皇甫景天的聲音有些悲痛。

「糊塗事?我做了什麼糊塗事?景天吶,你趕緊進去瞧瞧吧,那孩子小小的一團,縮在被子里,真是可憐得緊!」皇甫罡笑著催促道。

「父親,你的煉藥術不差,你能治好他的,不是嗎?」

皇甫景天的這句話,倒是讓皇甫罡有些意外了,「我若有法子,怎麼可能不會給他治呢?」

「父親,用皇甫昊天的重孫兒逼我,這種主意您到底是如何想出來的?!」

「我有逼你嗎?只是讓你給孩童看看病,怎麼也這麼難呢?」

「父親,你今日先是勸我延後報仇,我不同意。你就乾脆放棄皇甫昊天,要我為家裡做事,見我還是不願意鬆口。你竟然又拿一個小孩的命來逼我?!」

「瞧你這一臉憤恨的樣子,你既然不願意,我又怎麼可能奈何得了你,那孩子好歹在你那也住了幾天,你就忍心看他繼續病下去?」

「父親,你到底給他吃了什麼葯?」皇甫景天不想再繞彎子了,直接問道。

皇甫罡臉色一變,佯裝震怒地說道,「你這是什麼意思?!你的意思是說他變成現在這個樣子,是我給他下的葯?」

「是不是,你心裡清楚。」

「我不清楚!虎毒不食子!我怎麼會害自己的小輩呢?!」

「父親,你不僅給皇甫隧餵了葯,你還給皇甫昊天餵了葯吧……」

皇甫罡臉上的怒氣瞬間就消失了,他竟雙眼放光的問道,「果然,我就說那孩子的相貌很是熟悉,你幾十年沒回來,是不可能在這宅子里安插人的,那些外面的醫生,也過不來。在這樣的情況下,你竟然還知道了我給他們喂葯的事情,是那丫頭看見了告訴你的吧?」

「我自有我知道的法子,父親不要瞎猜。」

「瞎猜?我可沒有瞎猜,那孩子活脫脫的就是一副万俟家的長相,怪不得這麼眼熟呢,日子久了些,我可是想了好幾宿,才記起來的。她是万俟家的子嗣,對不對?你之所以如此有底氣,是万俟家在你的背後給你撐腰,我說的是與不是?」

「父親,莞莞是誰家的孩子,與你無關。」

「怎麼會沒有關係呢?她叫你太爺爺,那豈不是要叫我高祖父了?」皇甫罡的眼睛里,閃耀著莫名的喜悅。

「她,是不會叫你高祖父的。」

「叫不叫的,也無妨,總之,她,將會是我們這一支最大的機遇和助力,當年万俟家之所以會離開,主家那邊,可是出了不少力的。報復,是遲早的事,只要我們抓住機會,適當的表達出我們的態度,再往前走一步,倒也不難……」

「父親,你想多了!」

「不,我一點都沒有想多!万俟家除了這個小丫頭之外,可有其他的人接觸過你?」皇甫罡急切的問道。

「父親,你還是先將葯拿出來吧。」

「不急,不急,我這是在幫你懲罰你弟弟呢。」

「這是我自己的事情,不需要你插手!父親,請你將葯拿出來!那個孩子是無辜的,他不該成為你談判的砝碼!」

「你知道我給他們喂的是什麼葯嗎?」

「換命的葯!」

「景天啊,就知道瞞不過你,這葯啊,我可是花了好大的功夫才煉製出來的,本是想著在緊要的關頭能保自己一命,如今卻這麼浪費掉了,可惜呀。」

「換命葯,互換者一人一顆,你有這樣的葯,我確實是有些驚訝的,知道您餵給了皇甫昊天,我以為,另一顆,你會挑選一個合適的下人吃下。卻沒想到,你竟喂到了孩子的身上。」

「景天啊,我也是無奈呀,若是我的勸說,你都不同意,我也只能盡我最大的能力保住昊天了。要想換命葯的效果好,互換之人最好是至親,最好是自願的。小隧這孩子倒是懂事,一聽說能救他太爺爺,毫不猶豫的就一口吞下了。」

「那是他年少無知!」

「無知好啊,你的大道理倒是多,卻偏偏不為家人考慮。」 「父親!你真是瘋了!」

「我沒瘋,」皇甫罡一臉愁苦地說道,「我只是壓力太大,抑鬱了。景天啊,父親老啦,一大半的身子都已經入土啦,你就回來幫幫我吧。」

「既然知道自己老了,那就不要瞎折騰了!」

「抑鬱了,這腦子都控制不住自己的行為了。万俟家那精神力控術,好像是可以侵入人的大腦,要不,你讓那丫頭來幫我瞧瞧?」

「你要怎樣才肯將葯拿出來?」

「你回來幫我。」

「不可能,我絕不會插手你們之間的爭鬥。」

「沒說讓你插手,你就偶爾的去遞個話兒,其他的時間都是可以用來練葯的,我保證不僅不會打擾你,還會盡我所能去支持你……」

「父親,這還不算插手嗎?!別把我也當成皇甫隧那樣的孩子。」

「在我的心裡,你永遠是最讓我驕傲的大兒子。」

猝不及防的一句誇獎,若是放在以前,那是皇甫景天極想得到的來自父親的認可。 左岸深刻,右岸清歌 ,卻讓他很是噁心。

「皇甫昊天知道嗎?」

「知道。」

「知道給他換命的,是他那還不滿10歲的重孫兒?」

「這個,倒還真是沒跟他說。說不說又有什麼關係呢,你弟弟這個人呀,像我,他若是知道了,心裡可能會不舒服,可最終,還是會同意的。」

「換命葯吃下去后,下一步便是進行全身大換血,父親,你當真下的去手?!」

「我也不知道,所以啊,這一步,我會安排別人來做的。」

「他,也是你的血緣至親!」

「小孩子以後還可以再生嘛,咱們這一脈,卻是不能出事的,其他的旁支正虎視眈眈,在這種情況下,我有心無力,也就你弟弟,或是你,可以幫幫我了……」

這樣陌生的父親,讓皇甫景天備受打擊,他一直以為,當初父親趕他走,是迫於無奈的,今日才知道,這是他權衡利弊的決定。


皇甫罡逼問道,「所以,你的答案呢?」

見皇甫景天愣在那裡。

皇甫罡語重心長地說道,「景天,外面那麼複雜,可這些年你倒是一點都沒變,正因為這樣,我才能抓住你的短處,做人啊,是不能心軟的……」

「所以,我若是同意幫你,你不僅會給皇甫隧用藥,還會將皇甫昊天給我處置,我若是不同意,那麼,你就會犧牲皇甫隧?」

「你的答案呢?」皇甫罡又問了一遍。

「貌似不同意,會更加有利於我,我不會將莞莞和万俟家牽扯進來的……」

「是嗎?這麼說,你是不同意幫我了?唉,小隧這孩子真是可憐,你最後進去看他一眼吧,畢竟,你們也相處了幾天……」皇甫罡用無所謂的語氣說道。

皇甫景天握緊雙拳,站在原地,死死地盯著自己的父親。

「喲,你怎麼又不說話了,是在猶豫嗎?可供你思考的時間還有那麼一些,你慢慢想吧,說了這麼長時間的話,可要喝茶?我這茶還不錯,是你……」

「是我送的,父親。」這時,皇甫昊天突然跌跌撞撞的跑了進來,「難為父親還記得,這些茶是我送的。」

看到小兒子闖了進來,皇甫罡的動作只稍微遲疑了一下,便很快就恢復了正常,「不在屋裡好好養病,怎麼就出來了?侍衛呢?那些侍衛都是幹什麼吃的?」

皇甫昊天將衣袖伸給皇甫罡看,「我實在是不耐煩,被別人看著,跟坐牢似的,就,咬了他們幾口,怕嚇著父親,進來前,還用衣袖將嘴角的血全給擦乾淨了。」

「胡鬧!看著你是為你好!若是讓主家那邊發現你這麼胡來,你以為你還能活幾日?!」皇甫罡訓斥道。

「父親,我來的時候可小心了,沒有被別人看見。說來也怪,剛剛沒忍住,喝了幾口血,這腦子呀,竟然清醒了不少。父親,」皇甫昊天原地轉了個圈,「您瞧瞧我,是不是好些了。」

「好沒好,你自己說了不算!我讓人送你回去,別再隨便亂跑了,等我把這裡的事情處理好,就去看你……」

「處理事情?是給我換命的事情?」皇甫昊天一臉開心的問道。

皇甫罡只是不耐煩的嗯了一聲,「行了,快回去吧,換命也是需要體力的,好好休息,不要再亂跑了。」

皇甫昊天聽了這話不僅沒有往回走,反而越過皇甫景天,坐到了父親的身邊。

「父親,其實我剛剛已經在外面聽了一會兒。著實是沒有想到,父親竟然已經有了要放棄我的打算。」皇甫昊天很是感慨的說道。

「你先回去,我們待會兒再談。」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