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 月 19, 2021
79 Views

「那如果他是你要等的那個人,你們要怎麼振興天使族呢?」貝琳好奇的問了一句。

Written by
banner

安琪兒聞言卻搖了搖頭:「我也不知道,當初族長留給我的遺言里,只是讓我再次等候命運之人的出現,此人會天使族語言但卻是一個地道的人類,還有命運之人會得到天使意志,而後他會向我索要振興天使族的關鍵天使之力結晶。」一邊說著一邊拿出了白天讓喜洋看的那條項鏈,「至於如何振興,我也不知道了,族長的遺言里也沒有提到。」

貝琳聽完之後沉思起來,喜洋懂天使語,當初見面的時候他就說出了安琪兒名字的含義,現在他有得到了天使意志,按理說他應該就是安琪兒要等的命運之人了,可是喜洋卻不認識安琪兒手中的項鏈。

怪不得安琪兒今天會變成這樣,承載著全族最後的意志,就在漸漸看到曙光了時候,殘酷的事實粉碎了她的希望。相比起安琪兒,她要好多了,只不過是被驅逐而已,沒有如此沉重的擔子。


「這樣吧,明天我們在問問喜洋,也許是他沒看清楚也說不定呢,不然世上哪有那麼巧的事啊。」貝琳思考了一下對著安琪兒建議道;「嗯,也只能這樣了,我也不信世上有這麼巧的事。」安琪兒轉念一想同意了貝琳的話。

————

同一時間。喜洋早早睡了一覺,由於沒有吃飯半夜被餓醒了,隨便的吃了點東西,回來之後也是沒有困意;「閑著也是閑著,看看有什麼東西可以拿來拍賣的。」想到就做,意識迅速沉到方塊空間里。

「我來看看,這麼多天都過去了都有什麼好東西。」隨後在自動生成的物品中一通亂翻,仔細的分類著。

還是以生命藥劑和魔力藥劑為主,不過裡面不再全是小型的了,夾雜著中型藥劑,還有一些體力藥劑和爆炸藥劑,捲軸方面大多數都是辨識捲軸,傳送捲軸加上以前的也才剛剛湊夠10個。

最讓喜洋意外的整理裝備的時候居然有六個戒指、五條項鏈,辨識過後,六個戒指都是精良級儲物戒指,而且每個戒指都自帶了一個護盾魔法。

項鏈之中三條精良級光明項鏈,兩條水系項鏈,都是兩條附魔屬性,相當的不錯。

「嘿嘿,剛剛好戒指我和安琪兒她們一人一個,項鏈也是一樣,最後還剩下一個戒指和項鏈拿去拍賣,首飾類的魔法裝備,聽說相當的稀有,應該會大賣。」

最後他看著眼前僅剩的幾件裝備,拿起一面盾牌,仔細端詳著,自從他得到光輝之卷后,盾牌是他最想要的一件裝備,當初露易絲身邊的維娜憑著一張盾牌就頂住了2級迅影豹的攻擊,讓他覺得這防禦簡直碉堡了。

關注微信公眾號「小說」(微信號wap_),參與作者微信人氣大比拼活動,點擊了解! 用過一個辨識捲軸之後,盾牌的屬性呈現在了喜洋眼前;

重盾(爍星級):

穩固(等級2):增加物品自身堅韌度20%

抵禦(等級1):任何攻擊被抵擋后威力降低10%

好垃圾的爍星級盾牌,也怪喜洋眼光高,他用符文合成的大劍可是帶有三條附魔屬性呢,而且其中還有一條等級10的附魔,那樣也才只是精良級大劍。而這面爍星級的盾牌只有兩條屬性,附魔等級也不高,他不知道,要是在外邊這盾都能讓人搶破頭了。

「這幾件東西也不錯,到時候找個機會送給安琪兒她們。」喜洋把一些極品的東西收好,準備送給安琪兒幾人。

「到底要拍賣點什麼好呢?」喜洋這時候犯難了,要把居心叵測之人的注意力,完全的吸引到他的身上,有不能做的太過,萬一招來什麼強力人物,那他可就真是作死了,雖然貝琳說過這場交易會修為最高的魔導士也不過爍星級下位,是一場面向學徒級魔導士的交易會。

但是保不齊就有些蛋疼的高位魔導士來湊熱鬧,遠的不說,法蘭拍賣行的卡爾,他的實力到底是什麼階位誰也不清楚,但是喜洋可以感覺得出卡爾很強。

突然他瞟向了傳送捲軸,眼光一亮,有了!這次不但可以減少安琪兒她們的危險,還能為自己出口惡氣。

第二天一大早,貝琳和安琪兒帶著喜洋來到鎮長府申請舉辦拍賣會的地方,一路行來,喜洋有些不自在,至於原因就是貝琳總算有意無意的看著他,一會審視,一會懷疑,有時候還怒目而視,搞的他不知所措。

辦完手續后,喜洋實在是忍不了了,問道:「搞什麼啊,貝琳我得罪你了嗎?」

安琪兒也早早的發現貝琳今天總是沒給喜洋好臉看,想必是因為自己昨天的那些話導致的,雖然她幾次暗中提醒貝琳,但是一向溫柔、不與人爭的貝琳這次沒有理會安琪兒,好在貝琳只是一個勁的瞪著喜洋,也不說什麼,說到底這事還是因他而起,安琪兒看著喜洋:「沒什麼啦,今天貝琳心情不好,你別放在心上。」

喜洋聽完心裡腹誹:不會是大姨媽來了吧,那也不能瞪著我啊,和我又沒半毛錢的關係!

當然這些話他是無論如何不敢說出口的,不然誰知道貝琳會不會變本加厲更加針對自己,呵呵一笑,道:「這樣啊,那瞪就瞪幾眼吧,反正我也不會少塊肉。」

「喜洋你到底知……」貝琳聽完他的話也不再瞪他,只是平靜的說道。

可是安琪兒立刻打斷了她的話,搶著說:「喜洋你到底要拍賣些什麼啊?還沒和我們說呢,我們也好好宣傳一下。」說完安琪兒不住的對著貝琳打著眼色。

看著安琪兒,貝琳也是無奈,看來她還沒打算現在問,可能是害怕得到否定的答案吧,看來是自己太過心急了,沒有好好考慮到安琪兒的心情,想到這裡,滿懷歉意的看著安琪兒。

兩女之間的交流,喜洋是半點也沒注意到,此刻正滔滔不絕的說著自己的想法:「我可是準備了好多東西呢,既然這場交易會主要的對象是學徒級,那我就辦一場針對爍星級的拍賣會,你們覺得怎麼樣?」

聽他這麼一說,兩女微微一愣,安琪兒擔心的說道:「這行嗎?要是被一些居心叵測的人盯上了怎麼辦?上一次交易會就發生過淘到好東西人被殺害的事,要不隨便拍賣一些就好了吧,喏!這是上次你要賣的魔核,現在還給你,1級2級的估計你也用不上了,但是3級魔核可不能隨便賣,你突破爍星級的時候會用得到的。」她把一個小袋子掏了出來,遞給了喜洋。

喜洋沒想到她們當初搶3級魔核,不讓自己賣掉最後是為了自己著想,他看著這些魔核:「安琪兒謝謝你們,不過這些就送給你們吧,你們換也好賣也好,當初你們拿去的時候我也沒打算要回來。」說完把魔核送到安琪兒面前。

看著一臉堅決的喜洋,知道他這是打定主意不收回去了,安琪兒一陣為難,當初她們那麼做不是像貪圖這些魔核,而是她們認為喜洋可能不懂聚魔陣的工作原理,所以才會賣掉3級魔核的,但是幾女可都是明白的很,如果喜洋現在已經是上位學徒了那麼突破到爍星級必須使用3級的聚魔陣,3級聚魔陣使用的就是3級魔核,所以才搶回來的。

貝琳看著滿臉糾結的安琪兒,一把搶過袋子,塞到安琪兒的手裡,說道:「愣著幹什麼,他給你你就拿著,就當他的補償了。」說完又是瞪了喜洋一眼。

真是莫名其妙了,今天的貝琳怎麼這麼潑辣啊,喜洋不禁搖了搖頭,女人還真是奇特的動物!

「收下吧,這東西我多的是呢,你們可不要忘記了我是怎麼來到這裡的。」

安琪兒咬了咬嘴唇,把魔核收了起來,「謝謝!」

「客氣個什麼,我們不是好朋友嘛。送點禮物算什麼。」喜洋覺得安琪兒實在是太客氣了,「既然拍賣場地申請下來了,我們也好好宣傳一下,嘿嘿,這次我非得玩死法蘭拍賣行不可。」一臉陰笑的喜洋可沒忘記自己在安琪兒她們面前丟的臉面。

安琪兒和貝琳有時候也是看不懂喜洋,平時大大咧咧和溫妮有的一拼,但有的時候小肚雞腸的要命,聽他的話就知道這傢伙肯定記恨著當初在門口被推了一下的事,他不會真如溫妮所說的那樣,打算把拍賣行的人都吸引過來吧?

這不太可能吧?兩女都覺得不太現實,就算喜洋穿過了落夜深了深處,又得獨角獸的魔法保護,但是魔獸就是魔獸,除了魔核意外能有什麼好東西啊,魔獸認為的好東西,可到了人類這一邊就不一定是好東西,比如那個優格金幣,閃閃亮亮比現在的通用金幣好看的多,但是價值卻幾乎沒有,也就是喜歡亮晶晶東西的魔獸才會收集呢。

所以安琪兒和貝琳覺得,喜洋除了獨角獸蛋和天使意志,能拿得出手的也就是魔核了,剛剛他自己也說了魔核他多的是,不過光靠魔核可吸引不到什麼人的,可看他的樣子又是信心十足的樣子,兩個女孩也搞不清他到底要拍賣些什麼東西。

喜洋也沒有現在要說明的意思,只好先跟著他回到旅店了,等妮可和溫妮來了就知道這傢伙到底搞什麼鬼了,喜洋讓老闆送了一壺果汁到他的房裡,三人在房間里一邊喝著果汁一邊等待溫妮和妮可她們。

「安琪兒,說說你們學院的事情唄?這樣等著也無聊啊?」等的有點不耐煩的喜洋看口問道;「學院嗎?能有什麼好說的,無非就是學習,修鍊而已。」安琪兒輕描淡寫的應了一句。

喜洋看到安琪兒興緻缺缺,不免有點尷尬:「就沒什麼好玩的事,或者大事嗎?」

「你這麼問,倒是有幾件事,第一件就是上學期完結的時候,學院里的老師被挖走了一批,其中我們光明魔法課的四個老師就走了三個,為了這事院子可發了好幾天的脾氣。第二件事就是再過不久,一年一度的德納城下轄16鎮聖心分院演武就要到了,每個分院最強的五人組成隊伍參賽,最後獲得前兩名的隊伍將前往聖心城參賽。」

關注微信公眾號「小說」(微信號wap_),參與作者微信人氣大比拼活動,點擊了解! 安琪兒娓娓道來,喜洋也很感興趣,他畢竟也才修鍊不長時間,對於魔導士還不是很了解,如果能去觀摩這個什麼演武,想來會給他很大的幫助。

「最後一件事,我聽說從這屆招生開始,聖心分院將逐漸減少光明屬性學生的招生,最後將不在招收光明屬性的學生,只不過這事還沒有經過確認,但是這消息已經瘋傳起來了。」說完安琪兒滿心擔憂,要是學院不再招收光明魔力的學生,那麼她們以後怎麼辦。去天使之羽和神聖教會嗎?

天使之羽公會在天使族隱居后,組織的管理都交給了混血後代,時間推移,現在的天使之羽已經完全變質了,他們打著天使族的名義到處收刮財富;而神聖教會則打出聖父的名頭,歪曲歷史,到處散布聖父才是一切光明的起源,而天使族不過是聖父的僕從。

這兩個公會也因此曾經差一點發動了魔導士之間的戰爭,最後魔導士聯盟議會不得不出面干涉,這才平息了將要發生的戰爭,雖然光明和黑暗魔法沒落了,可是人類對於天使族和魔族這兩個神之種族還是充滿了敬畏的。

天使之羽和神聖教會通過不同的手段,成功的招攬了不少信徒,不過雖然他們打著光明的名義,卻暗地裡歧視光明魔導士,擁有光明魔力的人在這兩個組織里地位要比外界想的低的太多了。

現在掌控這兩個組織的人,神聖教會的會長是皓月級光明魔導士,但是有流言稱,教會內部要廢除現在的會長,理由是修為太低。而天使之羽的會長是什麼屬性的魔導士誰都不知道,可以說光明魔導士的處境是一天不如一天了。

當初安琪兒離開天使村,最初的想法就是像得到這兩個組織的幫助,可是當她看到這兩個組織里光明魔導士的境遇后,便打消了這個念頭。


看著滿腹惆悵的安琪兒,喜洋不以為意的說道:「不收就不收唄,自己修鍊不就好了。」

貝琳聽他說著這麼不走腦子的話,柳眉倒豎:「你當其他人都和你一樣啊,自己修鍊都能變得這麼厲害?沒有學院的教導和資源支持,光靠自己修鍊那就更難進階了。長此以往光明魔導士可能就成為大陸的歷史了!你這人到底明不明白啊!」

「不要這麼激動啊,人家不收,你也不能逼著人家吧,而且現在也不過是流言而已,又沒真的不收了。」喜洋隨即又思索了一下,說道:「不過這樣也確實太過歧視了,那擁有光明魔力的人多不多呢?」

「要是人多的話,就不會有這樣的流言出來,就是因為人少,所以才要放棄。」安琪兒話語間頗為無奈。

「那你們學院里的光明魔導士一共有多少啊?」喜洋心中好奇,問了一句。

「十人,算是導師一共十一人。」安琪兒淡然的說著。

喜洋頗為吃驚,將信將疑,道:「這麼大的克克鎮,學院里居然只有十一個光明魔導士?」

安琪兒和貝琳都是非常肯定的點了頭。

「這麼少!」隨著喜洋的一聲驚呼,三人陷入平靜之中。

咣當!就在三人沉默不語的時候,溫妮帶著妮可從門外走了進來。

「喜洋,快點把拍賣的東西拿出來,到時候也好宣傳,今天我還特意去定做了服裝,一定要把拍賣會辦的熱熱鬧鬧,把人全部搶過來,氣死法蘭拍賣行的人。」火急火燎的溫妮,沒等坐穩,就巴拉巴拉說了一大通。

喜洋心裡一松,剛剛幾人都變成了悶葫蘆,氣氛正尷尬呢,笑呵呵的到了一杯果汁給溫妮和妮可,說道:「怎麼還定做什麼服裝啊?什麼樣的和我說說。」

喝著甜甜的果汁,溫妮眉飛色舞,說道:「這是秘密哦,等到了明天你就知道了,安琪兒和貝琳姐我也幫你們做了一套。」

安琪兒聞言,臉色鐵青,語氣嚴厲的說道:「溫妮,你怎麼又亂花錢,沒事做什麼新衣服!好了瘡疤忘了痛,是不是要氣死我啊。」一旁的貝琳也是一副恨鐵不成鋼的表情。

溫妮面帶委屈,小嘴撅得高高的,悶悶不樂的說:「安琪兒,貝琳姐你們聽我說嘛,我這不是幫喜洋啊,要幫他做宣傳哪能不穿一些吸引人的衣服,總不能穿學院的制服吧,喜洋可什麼都沒有,如果我們在不幫他拉人氣,怎麼可能爭得過人家拍賣行啊。」

「幫喜洋這是沒錯,但也不用非得做什麼新的服裝吧,穿一般的一副也可以啊。」安琪兒顯然不認可溫妮的說法。

溫妮小眼球滴溜溜亂轉,上前抱住安琪兒的手臂,對著她眨巴眼睛,輕聲說道:「安琪兒,我們穿的靚麗,整齊不就顯得喜洋的拍賣會很有檔次啊,難道你希望他的拍賣會問人問津嗎?」

溫妮膩在安琪兒身上,不停的撒嬌,被摸得沒有辦法的安琪兒只好認同她的說法,但是也很嚴厲的警告了溫妮,要是再亂花錢,以後就再也不搭理她了,溫妮聽了之後,也是痛快的保證以後絕不會再犯了。

「就幾件衣服,你們至於嗎?溫妮,既然你是幫我才去定的衣服,那麼我就給你報銷了。」喜洋漫不經心的說了一句。

安琪兒聽完,一陣氣結,不滿的看著他:「你這樣會把她慣壞了的。」

「這樣不是挺好的,我老叫有句話叫:男孩要窮養,不然不懂的奮鬥;女孩要富養,否則一塊蛋糕就被別人哄走。」喜洋一邊說一邊搖頭晃腦。

不過溫妮可不樂意了,嘟嘴道:「我有那麼笨嗎?還一塊蛋糕就被哄走了。」說完大大的眼睛看向其他人。

幾人見溫妮詢問的目光掃來,立刻目光轉移,不敢和她對視,看到她們的樣子,溫妮氣呼呼的坐在沙發上,小腿亂蹬:「你們都欺負我,不理你們了。」說完就把臉埋在了靠枕里。

看著溫妮這麼可愛的樣子,幾女都是微微一笑,最誇張的就屬喜洋了,蹲在地上哈哈大笑,完全沒有一點始作俑者的覺悟,笑的完全停不下來!最後安琪兒實在看不下去了,揚言他要是再笑,她們就要離開了。

喜洋強忍笑意,從地上站了起來,看到溫妮一臉埋怨的看著她,連忙給她道歉,不過這次溫妮可不算這麼簡單的原諒他,所以一扭頭,不再理他。

完全不介意的喜洋,也沒在哄她,只是拿出了這次準備拍賣的東西放在桌子上,然後嬉皮笑臉的說道:「這就是我要拍賣的東西,這次我要讓法蘭拍賣行跪著給我唱征服。哦哈哈哈!」說完就是一陣狂放的笑聲。

安琪兒白了他一眼,生氣的說道:「發什麼神經呢,你不會真以為你這些東西,真的能把拍賣行的人都吸引過來吧!你這些東西……」當她看清楚桌子上的東西,頓時目瞪口呆。

安琪兒的表情很是讓喜洋滿足,這樣就對了,要是連你們都鎮不住,還怎麼幹掉法蘭拍賣行,「現在我來說明一下,這次要拍賣的物品……」喜洋神采奕奕的講述著每一樣拍賣品的詳情。

喜洋好不容易才把這麼一大堆的東西全部講完,看著她們一個個目瞪口呆,雙眼死死的盯著桌子上的東西,說的口乾舌燥的喜洋,心裡不禁埋怨:怎麼都沒有給我倒杯果汁喝啊,真是的,一個個的都太不溫柔了。

關注微信公眾號「小說」(微信號wap_),參與作者微信人氣大比拼活動,點擊了解! 就在喜洋像自己倒杯果汁喝的時候,突然幾人紛紛起身圍住了他,安琪兒面無表情的說道:「這些東西你都打算賣掉?」

「當然啊,不然我那出來幹嘛?」喜洋一臉無所謂的樣子。

「你難道不要命了嗎?」貝琳一臉驚訝的表情。

「還以為你們擔心什麼呢,就這事啊,我當然要命啦,我這裡還有一樣東西沒拿出來呢,只要有了這個東西,就算那些居心叵測之人,也不敢輕易動手。」說完喜洋一臉神秘兮兮的表情。

幾個女孩聽完紛紛露出了懷疑的神色,喜洋無奈只好小聲的對著幾女嘀咕了一句話,並且拿出一樣東西擺在她們眼前。小聲的說出了它的名字,幾個女孩先是一愣,緊接著目不轉睛的看著眼前的東西,一個個心潮澎湃。

喜洋把東西收了起來,不顧幾女想要摸摸這東西的急切表情,隨口說道:「怎麼樣,想必法蘭拍賣行也拿不出這麼好的東西吧。」

幾女紛紛點頭,安琪兒嫣然一笑,道:「既然你把什麼都想好了,那我們現在就回去商量一下怎麼幫你把人吸引過來。」說完一臉不舍的看著桌子上的東西,不光是安琪兒,貝琳她們也是滿臉羨慕的樣子。

喜洋拿出事先準備好的戒指和項鏈,放在桌子上:「安琪兒、貝琳、溫妮、妮可,認識這麼多天也沒送什麼禮物給你們,這些就當見面禮好了。」

安琪兒幾人,沒想到喜洋還準備了禮物,很是吃驚,幾女都是忸忸怩怩的不好意思伸手去拿,喜洋見狀,一個一個強塞到她們手裡,道:「都拿著,怎麼著還嫌棄我的禮物檔次低啊?」說完還裝出一臉沮喪的樣子。

幾人聞言連忙搖頭,看玩笑,精良級的儲物戒指加上精良級的魔力項鏈,兩樣東西加起來起碼價值200萬金幣了,如此價值的物品都算檔次低的話,那克克鎮就沒什麼高檔次的物品了。

經過一番推遲,安琪兒幾人略有些不好意思的收下了喜洋的禮物,皆大歡喜的幾人,找了個地方美美的大吃了一頓,安琪兒她們說要去拿定做好的衣服,然後明天直接就去拍賣場地。還不斷的叮囑喜洋,早點起來去拍賣場地,因為拍賣的物品要經過交易會舉辦方的鑒定。

————

砰!砰!砰!

絢麗的魔法蛋在天空中炸開,今天是交易會的最後一天,今天的審查非常的嚴格,巨大的石門前安放著一台魔力測試儀,只有到達學徒中位的魔導士才能進入會場,喜洋早早的來到了會場,等待舉辦方安排的鑒定師前來鑒定物品。

而幾個女孩子早就先一步來到了這裡,布置場地,發傳單,穿著昨天溫妮定做的衣服,熱情洋溢的幾個女孩不住的在人群里穿梭,風風火火忙了一個上午,總算是把傳單發完了。


等她們回到拍賣場地,溫妮和妮可累的已經不想再動了,而安琪兒則躲在貝琳身後。

「安琪兒你躲起來幹嘛,都傳出去一天了有什麼好害羞的。」喜洋目不轉睛的盯著安琪兒。

只見她一隻手不住的往下拉著裙角,雙腿不自在的亂動著。

「行了,喜洋你也別逗她了,安琪兒已經很害羞了。」貝琳挺著胸擋住了他的視線。

喜洋的眼睛不自覺的,隨著波動上下翻動,心想:好大啊,平時穿著袍子根本看不出來。

貝琳也發覺了他的視線,臉色微紅,瞪了他一眼,道:「看夠了沒?」

喜洋正看的入神,一時沒反應過來,隨口道:「沒看夠。」說完之後就頓覺一陣殺氣,嚇得他連忙改口:「衣服挺好看的啊,溫妮在哪做的,趕明我也做幾件。」

貝琳虎視眈眈的盯著他,好一會才收回目光,喜洋如釋重負的出了一口氣。

「怎麼樣?鑒定師來了嗎?」貝琳口氣冷冰冰的。

「呵呵!」喜洋尷尬一笑,隨後一本正經的說道:「還沒有呢,不過想必馬上就要來了,你們先去歇一會吧,一會拍賣開始了一定很忙的。」

隨後幾人走進了後台去休息了,只留下喜洋自己等待舉辦方派來的鑒定師。

「年輕人,我們又見面了啊。咦!這個拍賣會場的舉辦者是你嗎?」

喜洋聽聲音有點耳熟,抬眼一看,居然是卡爾,他不在法蘭拍賣行帶著,來這裡做什麼?

帶著疑惑,他站起身對著卡爾行了一禮,道:「卡爾老先生,您好,這裡的確是我的會場,貴行的門檻太高了,我也進不去,只好自己隨便搞一場,讓我和我的朋友感受下熱鬧的氣氛。」

卡爾一愣,聽他的語氣,想來法蘭拍賣行的人又得罪了眼前的年輕人,苦笑著搖了搖頭,看來有必要和法蘭拍賣行撇清關係呢,不然連他都會被連累的不受眼前之人待見了。

「年輕人,就是血氣旺盛啊,不知道你這個拍賣會什麼時候開始呢?」卡爾心平氣和的問道;「下午就開始,和貴行的拍賣時間剛剛好一樣。」喜洋麵帶微笑,滿含深意的看著卡爾。

卡爾聞言,面無變化,若無其事的說道:「不錯,不錯,小夥子有魄力,周圍這麼多的拍賣場地,只有你一人是下午拍賣的,不怕沒人光顧嗎?」

「酒香不怕巷子深,只要東西夠好,還怕沒有人來嗎?」喜洋信心滿滿的說道。

「喔!難道你打算拍賣那個符文了嗎?」說完之後,卡爾一臉激動的看著喜洋。

「符文?不!不!不!那東西我暫時沒有打算,不過我還有一些別的好東西,一樣可以吸引人。」喜洋沒想到,卡爾居然認識符文,確實那天他大意的把符文混進了魔核里,最後被卡爾的學生髮現,當時卡爾非常激動,死纏著他要買符文。

聽到喜洋沒有出售符文的打算,卡爾不免有點失落。

看著卡爾垂頭喪氣的樣子,喜洋心裡也有點不忍,但是符文自己也不富裕啊,是不可能拿出來出賣的:

「卡爾先生,不知道您來這裡做什麼?拍賣行不用你坐鎮嗎?」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