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 月 19, 2021
80 Views

但是他的話還沒有說到一半,戛然而止,一道耀眼的白光在倏忽之間射入這名首領的脖子,將他殺死!

Written by
banner

「萬歲,萬歲,萬萬歲!」包圍宮廷諸人的軍隊將領一起在馬上或者地上高呼。按照龍淵帝國的規矩,除非是在朝堂上使用跪拜之禮,其餘的地方,都是行軍禮。

眾多御林軍擁衛之中,一個高大的男子金盔金甲,下了龍馬的馬背。

「是鷹明子!」薛沖低低的吼了一聲,同時伸手拉住了就要動手的姬燦王子。

「陛下,為什麼?」姬燦王子心急如焚。


薛沖微笑:「且先看看不遲。」

蕭玉章悄聲的補充道:「陛下這是想知道這次政變的來龍去脈,想要找到破解之法!」

其實,薛沖此時的震驚,真的是非常可怕。他實在想不到,元壁君出來攪局也就罷了,但是鷹明子身為懸浮宮派到塵世的使者,居然親自參與。

薛沖更知道,此人對自己恨之入骨,可是奈何不了自己,原以為他早已經回到派中復命,但是想不到的是,他卻在這裡出現,而且是以龍淵帝國新皇帝的身份。

「各位請靜下來,陛下親自來到這裡,是你們的榮幸,下面請陛下訓話。」

鷹明子冷電一般的目光向四周掃射了一下,緩慢的說道:「諸位,在這裡,我以龍淵帝國皇帝的身份告訴你們!之所以把你們都帶到這裡來,是要你們在生與死之間做出抉擇。若是同意順應天意,則我對你們網開一面,沒有失身的宮女,都可以繼續留在宮中;若是失身的宮女,自己了斷吧!最後,這八百名宮廷侍衛,朕向你們保證,只要你們投靠於我,你們享受的榮華富貴,只有比以前更多,不會減少,我給你們一注香的時間考慮,若是執迷不悟的,休怪刀劍無情。」

鷹明子的這些話一說出,全場再次陷入沉寂。

生與死,就是一念之間。

啊啊啊。

三個女子掛在樹上,死得非常的凄慘,看其月貌花容,該當是已經失身的宮女,當然有的還是有名分的妃子。

可是按照鷹明子的要求,這些都已經算是失身的宮女,該當自殺。

有的女子膽子小,只得請求別的宮女代她們弄好絲帛的繩索,然後再上吊。

對於這些百媚千嬌的美人來說,選擇這樣的死法,可以說是最好的選擇。

當然,實在下不了手的,則靠鷹明子手下的御林軍一一的了結,凄慘的聲音不停的回蕩在墨一樣的夜晚。

終於,數百名曾經與姬裁大帝「有染」的女子死於非命。

這些所有的女子,都是眾多宮女指出來的。她們本可以隱瞞,讓這些可憐的女子繼續活下去,但是女人與女人之間,似乎天生就是仇敵,一定要對方死。這才甘心。

得到過前皇寵幸的絕美女子,死於嫉妒的宮女的指認。這些嫉妒的女人知道,這些狐狸精死了,或許自己的機會就來了。

鷹明子看著這一切,眼中露出滿意的神色:「很好。你們都是朕的好女人。我以後會好好的疼愛你們的!」

然後,他的鷹一般的眼就對準了八百名侍衛:「怎麼,你們要做烈士?」

他說這話的時候,他手中的飛劍再次揚起。

在這柄飛劍第一次揚起的時候,八百侍衛之中領頭的人死亡,可是奇怪的是,這些人居然並不怕死。還想頑抗。、

啪啪啪!

三聲響徹全場的掌聲之中。薛沖昂然而出,身後跟這他的股肱之臣。

「你?」鷹明子的眼睛都綠了,手中的飛劍青芒大盛,他想不襖薛沖的反應,如此之快。

這次政變,他蓄謀已久,取得了巨大的成功,可以說是一擊致命。

「天屍之毒」!

他跟蹤姬裁大帝已久。知道他最喜歡的就是盧貴妃,於是憑藉自己高強的身手。幾次三番的在姬裁大帝的飲食之中下了毒,這導致了姬裁最後被他控制。

元壁君的成功給了他無限的自信,而且,在他政變的時候,夏雨田和元洪這樣的高手還蒙面幫助他,以龍淵帝國軍隊之中的強者,除了姬燦這樣的高手,根本不是兩人的對手,在姬裁大帝作為幌子的導演下,鷹明子居然就這樣輕鬆餓坐上了龍淵帝國的寶座。

爆氣閣三大長老雖然厲害,而且也一直希望得到龍淵帝國的帝位,可是恐怖的是,他們也一起中了「天屍之毒」。

天屍之毒是可以媲美「黑水浪毒」和「七彩血花」的毒藥,威力無比,功效和元壁君控制拓拔龍城的「黑水血毒」一時渝亮。

鷹明子本來還心存畏懼,他自己的武功雖然絕高,但是無奈手中的實力不足,本不足以做一個大國的帝王,可是元壁君的介入使他奪取帝位的事情變得簡單。

鷹明子在最初的暴怒之後,臉色冷靜下來:「不錯!既然識得此毒,為何卻仍然要來找死?」

薛沖一笑:「哈哈,是誰封你皇帝的?看到沒有,這才是龍淵帝國真正的太子,我不管姬裁大帝是生使死,總之下一個繼承帝王之位的人,他就不應該是你!」

鷹明子輕蔑的一笑:「軍隊都已經在我的控制之中,我大龍淵帝國有山川河流之盛,國力強大,你又能奈我何?」

哈哈哈哈哈哈

薛沖忽然之間狂笑:「我是大龍淵國的駙馬,大洪元帝國的皇帝,現在在我身邊的是姬燦王子,他才是龍淵帝國真正的儲君,你算個什麼東西,只不過是一個篡位之人。」

軟肋!

這些是鷹明子真正的軟肋。他把一切都整理得井井有條,只剩下後宮。

他到這裡來的時候,是抱著一種欣賞,抱著一種享受戰利品的姿態來到這裡的。

可是薛沖居然在這樣的時刻出現了。

「鷹明大帝,請不用擔心,我來助你一臂之力!」

隨著這聲清亮的聲音,元壁君出現在薛沖的面前,僅僅只有五步之遙。

她的身後跟著元洪和夏雨田。

鷹明子大喜:「多謝!」

薛沖的臉上浮現笑容:「薛沖見過太后,向太后賀喜!希望不要怪我祝賀之遲。」

元壁君就艷麗的一笑:「哼!小子,你以為你手段通天,自己佔有一國之地,再和你岳丈姬裁大帝聯手,想要輕易的對付我,實現你統一洪元大陸的野心?」

他們說話的時候,都是用神念在交流,畢竟雙方都知道,一些事關機密的事情,雙方首腦知道就行了,不必公之於眾,以免動搖軍心。

薛沖此次雖然扮演的是攪局的角色,但是也知道,也許並沒有什麼大用,這些只不過是龍淵帝國的后-宮,即使爭取過來,也沒有多大的意義。

他現在照顧自己后-宮的幾萬美女,已經有點力不從心,哪裡有餘暇顧及其他。

「是的。我本來的確是有這樣的野心,但是想不到你手段高明,策劃了大蒙兀帝國還不夠,居然還要策動龍淵帝國,我倒一直都小看了你。」(未完待續~^~) 元壁君的臉色青綠,仔細的看著薛沖,像是在看著自己最親密的情人,嘆息:「像你這樣的男人,為什麼一定要和我作對?」

她的神念之中顯示出溫柔之意。

薛沖似乎也被她的溫柔所感,說道:「一個人做錯了事,就要想辦法救贖,而不是遮掩。當初你之所以殺龍應天,再簡單不過了,因為你不想一直做她的皇后,你不想戰戰兢兢,過著奴婢一樣的日子,你想得到自由,你想的自由,就這麼簡單,對吧?」

薛沖說出這話的時候,自己都不知道為什麼在這樣劍拔弩張的時候,自己還會說這些私事。

「所以我殺他!我殺他就是為了得到我想要的一切,男人和權力,還有自由,難道有錯嗎?」

薛沖搖頭:「這當然沒有錯,我們男人和你的想法差不多,不過我想問你的是,你變成皇后,你學會武功和道術,難道這些,不是龍應天給你的恩賜?」

「哈哈。」元壁君笑了起來,「不錯。他對我有知遇之恩,教導之恩,而且還推心置腹的相信我,可是我已經報答了他。」

薛沖愕然:「你怎麼報答的?」

「我的身體,我的溫存,我……作為女人的一切,我讓他享受了近百年,難道這還不夠?」

薛沖默然,良久才道:「你這是強詞奪理,你集帝王的三千寵愛於一身,本該高興才對,可是你卻把它看成報答,我實在不敢苟同。」

元壁君笑了:「哼,薛沖,我知道你是想告訴我,我是一個銀盪的女人。我忘恩負義,殺了自己的恩人和丈夫,所以你必須殺我是不是?」

薛沖一攤手:「難道這還有可以置喙之地嗎?」

元壁君伸手猛然打住薛沖的說話:「自古以來,男人都是強者,女人都被奴役。你們把這看成是天經地義。既然我得到龍應天的寵幸,我就該好好的做他的女人,不能背叛他。可是你們男人都忘了,你們妻妾成群,花天酒地,隨意決定我們的生死。就算是我的恩人,壓制了我。我也要殺了他!」

最後這幾句話。似乎每一個字音上都塗著血和仇恨。

薛衝心中一驚:「那照你這樣說來,該是女人統治這個世界?」

「非也。男人也好,女人也罷,只要誰的拳頭硬,誰的智謀高,誰就掌握這世界!」

薛沖沉默,沉默了很久,發出驚嘆:「以前。我一直不理解,為什麼你這樣銀盪。但是你的身邊總是有無數的追隨者,可是現在我知道了。你是一個不甘寂寞的女人,一個不甘於寂寞的女人,會想方設法把自己變成一個強者。」

元壁君的眼神忽然如刀:「在這樣的時候,說那麼多廢話幹什麼,你就回答我一句話,今天這閑事,你還管嗎?」

她趕緊轉移話題。她的心中實在十分的驚恐,彷彿薛沖已經看到了她的骨子裡。


一個還不到二十歲的年輕人,歲人情世故的洞察,居然已經到了這樣體察入微的地步,不得不說是一件恐怖的事情。

在一剎那之間,薛沖甚至和蕭君在他心中的忌憚劃上等號。


蕭君自登上帝位之後,據說武功已經有了很大的突破,這是元壁君日夜恐懼的根源。

蕭君還在和夏雨田決戰之時,就可以算是天下第一高手,再取得突破,強橫得不像話。

本來是她一直擔心的,但是薛沖的崛起,也使他感覺到莫大的威脅。

她曾經一再的色—誘薛沖,並且絕不是口頭上的戲耍,但是薛沖居然抗拒。

自從以前和薛沖有過暢快的感覺之後,她對薛沖在某些方面的強大能力,還是念念不忘。


這自然也是她想和薛沖重修舊好的原因之一。

在萬分艱難的處境之下,薛沖按照老龍的意思,做了元壁君的人,可是在他的心中,畢竟是一個十分分明的男人。

不得已而和元壁君有了苟且之事,這可以原諒,但是沉溺其中,和夏雨田、天傲這些人,又有什麼分別呢?

鷹明子和夏雨田、元洪這些人,都一起看著薛沖。

現在他們的眼神中,對薛沖已經多了不少的敬畏之意,他們也很想知道薛沖現在的態度。

薛沖哈哈一笑:「元太后,既然你這樣問我,那麼我問你,你是想我管,還是不管?」

「小子!看你滿腹心計,我也不想和你都纏,哀家告訴你,我當然希望你管,因為你這樣的傢伙,若是強自出頭,我正好殺了!」元壁君回應得很激烈。


薛沖伸手搖動食指:「非也。我知道你的心思,害怕我攪動后-宮,若是我要動手,你根本奈何不了我,這樣吧,這八百人都是姬裁大帝的死士,是我岳丈的衛隊,忠心可嘉,算我向太后求一個情,放了他們怎麼樣?」

「放肆!」鷹明子大怒的說道,「這八百人不知死活,違抗朕的命令,要殺要放,豈能不問我?」

這個時候,他倒是顯示出一個大國皇帝的威嚴。

的確,鷹明子的武功,雖然在世俗之中被封印,但是依然是肉身第十重接天顛峰的強者,而且因為參透了通玄的境界,知道怎樣在二次遠之中汲取靈氣,潛力無限之大。

元壁君為了鷹明子的政變,出了死力,而且策反其中的一些王侯將相,也是元壁君的手筆,按照道理來說,要決定這區區八百個人的死活,他不該插手。

但是鷹明子自元壁君一現身之後,明白的感受到自己的權威受到了剝奪,自己不像是龍淵帝國的主人,倒是有點像是元壁君的傀儡。

這是他不能接受的。

作為懸浮宮在塵世行走的代言人,他自然要建立極大的勢力,這才能保全自己的臉面。神母王鼎的失去,是他最難以接受的,至少懸浮宮之中考核他的長老等人會覺得他沒有本事。

叫他去替白明子報仇。他做不到也就罷了,但是他居然還連自己的本命寶器都失去,這就是他不能容忍的。

所以他思前想後,還是覺得現在回去復命等於是承認自己的失敗,唯一能做的。就是擊敗薛沖。到時候他回去的時候。還可以以「一時大意」,敗於宵小手中為話題,逃脫門派的責罰。

懸浮宮這樣的大派,門規森嚴,對任何人都一視同仁。派出山下歷練的弟子,若是犯了一些低級的失誤,甚至有可能被殺頭。

雖然客觀來說。鷹明子失去神母王鼎是薛沖用道器偷襲的結果。但是這顯然不是理由。畢竟他的武功和道術都遠在薛沖之上。

想來想去。也只有一時大意才能為自己脫罪,所以他一定要做龍淵帝國的皇帝。

姬裁大帝自招薛沖為駙馬之後,已經被看成是和蕭君同流合污的帝國,何況最新的消息,薛沖已經帶領大軍佔領了原大突帝國的領土,自立大洪元帝國,若是大洪元帝國、龍淵帝國和大神州帝國聯手,則可以肯定的是。要消滅大蒙兀帝國,並不是難事。

太上魔門支持的元壁君。 機械殺戮主宰 ,所以終於合流。

在太上魔門和懸浮宮看來,蕭君以及薛沖代表的是新興的勢力神獸宮的力量。他們自然不能讓神獸宮在人間的勢力壯大,策動龍淵政變可說是必須進行的陰謀。

元壁君早有對付姬裁大帝之心,只是擔心自己的仇家太多,才一時沒有答應。畢竟,一旦策反失利,則可以肯定的是,自己將陷入大神州帝國和龍淵帝國的夾擊,覆滅在即。

每一個大帝國,尤其是洪元大陸四大帝國神州、大突、龍淵和蒙兀帝國的皇帝,都深深知道一個道理,絕不能同時惹怒兩大帝國。

不然的話,左右夾攻,肯定會處於悲慘的境地。

可是,當夏雨田退兵冰玉城的消息一旦傳入元壁君的耳朵,她就知道再不採取行動,則必定大禍臨頭。

到時候,她要單獨對付的,不僅僅是蕭君和薛沖,還有來自姬裁大帝的壓迫。

以姬裁大帝和拓拔龍城的累世深仇,不消滅大蒙兀帝國,他是絕不肯罷休。

姬裁大帝顯然再也想不到,拓拔龍城並不是真正的閉關修鍊武功,而是已經完全的被元壁君控制,成為了她的傀儡。

只是元壁君十分的聰明,思索再三之後,並沒有真正的殺了拓拔龍城,這個迷戀她身體的男人,絕世強者,哪裡想到會成為別人的玩偶。

薛沖的眼神之中沒有絲毫的煙火氣,看著鷹明子,笑了起來:「鷹明子,我告訴你,我不承認你是龍淵帝國的皇帝,而且,我警告你,不要再做這些無用的事情,快快回到你的門派之中,以你的絕頂聰明,即使不能得到門派的特殊培養,你一樣可以飛快的成長,何必將你神一樣的生命耽誤在世俗的事情之中?」

薛沖眼睛猶如巨大的鈴鐺,眼神清澈柔和,一股奇異的波動出現在他和鷹明子之間!

好自負的男人,在經歷了被自己奪取神母王鼎之後,此人居然還是這樣的放蕩不羈。

鷹明子在一剎那之間感覺到自己像是忽然進入了一個不能醒來的夢中,然後,心神似乎受到壓迫!

不好!

訓夫攻略 ,暗中叫聲好險!

其實,鷹明子並不是狂妄自大,而是以為薛沖修鍊的是一種奇特的道術,在面對面的時候自應當加倍的小心,可是在四周有大量軍隊的時候,可以不用任何的擔心。

而且,他作為一個新朝的皇帝,自是要表現出大度,若是在自己的身上設置屏障,倒是顯得不那麼光明正大了。

他就是要以為自己是一個坦蕩的人,至少在自己這數十萬嫡系部隊的面前,他要表現出是一個光明磊落的帝王。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