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 月 19, 2021
104 Views

沈天衣和張衡二人只是靜坐微笑,等雷天霸忙活完畢,坐定身形的時候,沈天衣方才開口笑道:「雷幫主,有件事我想跟你說一下。就在剛剛,令祖雷前輩已經答應加入我葯楓谷,成為葯楓谷之中的一名供奉。不知道雷幫主你接下來有什麼打算呢?」

Written by
banner

「老祖成了葯楓谷的供奉?這……這是為何?」雷天霸驚愕道,他雖然明白老祖的意思,想要結交好沈天衣,可是那也沒有必要成為葯楓谷的供奉吧?

「呵呵,至於原因,我想雷前輩會和你說的。我就不多做解釋了。眼下我與喪魂幫之間的關係,雷幫主也是明白的。既然雷前輩答應加入我葯楓谷,我也不想為難獵頭幫。所以……」沈天衣說道此處,卻是笑而不語。

雷天霸也是明白人,當即介面道:「沈兄弟放心便是。老祖加入了葯楓谷,我們獵頭幫自然也不會成為沈兄弟的敵人。這一點是肯定的!」

「呵呵,雷幫主不想關係更近一些?若是香港兩大幫派爭鬥起來,獵頭幫想要獨善其身,只怕也很難啊!」沈天衣眯眼笑道,這個雷天霸倒是比他想象中的精明,並沒有立即依附的心思。不過,這種坐收漁利的好事,沈天衣卻也不想讓雷天霸做了那漁翁。即便不能讓獵頭幫成為葯楓谷的附屬勢力,但這一次的黑幫大戰卻一定要把獵頭幫拖進來。這樣既可以讓青龍幫的壓力減輕,也能徹底決裂獵頭幫和喪魂幫之間的關係!

「那沈兄弟的意思是讓我和你們一起對付喪魂幫?」雷天霸皺眉問道。

沈天衣淡淡一笑,算是默認這個意思。

雷天霸眉頭皺的更深,隨即說道:「可是獵頭幫與喪魂幫一向私交不錯,若是我此時反戈,定叫別人不恥啊!沈兄弟,咱們混江湖的,首在一個義字,我能做的,頂多就是兩不相幫啊!」

「呵呵,兩不相幫……好吧,希望雷幫主不會為今日做出決定後悔。」沈天衣淡淡一笑,隨即揚起酒杯,將杯中的紅酒飲盡,隨即便是起身道:「師兄,你吃飽了沒?咱們可以回去了。」

「額……」張衡看著滿桌子的菜,還沒動呢,怎麼就吃飽了?不過,他也看出來了,沈天衣是藉此對雷天霸表示不滿而已。

「嘿,吃飽了。走!」張衡哈哈一笑,便是扔掉了筷子。

微信關注”和閱讀”,發送「免費」即享本書當日免費看 「師弟,咱們就這麼走了?」出了雷家別墅之後,張衡便是對著沈天衣笑問道。

「不然呢?」沈天衣淡淡一笑。

「呵呵,倒也是,現在那雷老虎剛剛答應加入葯楓谷,你倒也不好強逼他的後人。不過這個雷天霸估計也是看中了這一點,知道我們雙方多了一層關係后,他才敢委婉拒絕。否則的話,以之前那種劍拔弩張的關係,他定然不敢想著坐山觀虎鬥的美事。」張衡也是明白人,稍微一想,便是笑道。

「坐山觀虎鬥?」沈天衣嘴角輕輕的揚起一抹弧度,冷笑道:「他喜歡坐山,我偏讓他坐井!」

「坐井?這是啥意思?」張衡有些沒聽懂。

「坐井觀天啊!留給他的,永遠只有方寸之地!哈哈!」沈天衣大笑一聲,張衡也是終於明白過來沈天衣的意思。那雷天霸不想出力,那就別想渾水摸魚得到一分好處!就算是有著雷老虎這層關係也不行!

葯楓谷尚未重建,沈天衣豈會讓一些跟自己還沒有粘連上太大關係的人就先佔了便宜?門都沒有!

沈天衣和張衡離開之後,那雷天霸看著滿桌子的菜肴,臉色也是有些陰晴不定起來。

「這件事,還是去問問老祖!」雷天霸深吸了一口氣,雖然沈天衣臨走之時,並未說什麼,可是雷天霸卻總覺得沈天衣對他的意見很大很大!


「糊塗!」五分鐘之後,暗室之中,傳來雷老虎大怒的訓斥聲!雷天霸剛剛將事情和雷老虎說完,被就雷老虎劈頭一陣狠罵!

雷天霸一陣錯愕,沒想到老祖竟然會發這麼大的脾氣。頓時低頭顫聲問道:「老祖,我到底錯在何處了?我與喪魂幫確有私交……」

「哼,私交?什麼私交能夠比得上家族的前途命運重要?天霸,你真是讓老祖有些失望啊!你以為老祖不知道你心中的心思?你不答應圍剿喪魂幫,其實是想保存實力,然後等兩大幫派陷入疲累的時候,趁機撈一把便宜是不是?」雷老虎哼聲道。

雷天霸身軀微震,眼神閃了閃,卻是並未說話。看來確實有著這麼一份心思在裡面。

「這一點我能看的出來,沈天衣豈能看不出來?如今他要重建葯楓谷,百廢待興,這般緊要時刻,他的眼裡是根本容不得沙子的,你今日此舉,只怕已經讓你在他心中的印象徹底的敗壞了。」雷老虎嘆聲道,「我先前還曾提議,讓獵頭幫成為葯楓谷的附屬勢力,只要葯楓谷一強盛起來,獵頭幫為其附屬,勢力自然也會隨之膨脹。可惜,沈天衣並未當場答應,他是想將抉擇權交由你手,看看你是否甘心情願,沒想到你倒是好,人家還沒說歸附的事情,只是說合作,你就給人家直接拒絕了……唉,可惜了老祖我的一番安排啊!」

「那……那現在怎麼辦?」雷天霸額頭微微冒汗的問詢道,他也是覺得似乎這一次自己的心有些大了。

「如他這等層次的人,你留下的壞印象只怕是沒那麼容易抹平了。如今之計,你便只有安分到底吧!記住,不僅要兩不相幫,喪魂幫若是出現了敗退之勢,你也不要去占他們的地盤了。」雷老虎嘆聲道。

「是,我知道了,老祖。」雷天霸黯然一嘆,這一次真是浪費了一個拓展地盤的大好機會啊,還是怪自己一時想要投機取巧啊……

……

「師弟,咱們現在去哪?要不要去喪魂幫轉轉?」大路邊上,張衡不知道從哪裡掏出一根雪茄來點上,對著沈天衣嘿笑道。沈天衣還真不知道自己的大師兄還有抽雪茄的愛好呢。

「不去了,跟他們之戰,也是遲早之事,倒也不用急於一時。眼下還有時間,不如我們也去海邊走走如何?」沈天衣笑道。

「呵呵,你是想要碰碰運氣,看看能不能替你未來岳父找到深海金紋魚?」張衡揶揄笑道。

「試試吧。」沈天衣笑道。

「那行,咱們飛過去,還是打車過去?」張衡嘿嘿笑道。

「額,從樓頂直穿到海邊去,應該更能節省時間吧?」沈天衣摸了摸鼻子,嘿嘿一笑。

「哈哈,那還等什麼?走起!」張衡嘿笑一聲,隨手將手中的雪茄就是扔了出去,看來他也只是入世隨俗抽著玩玩而已,並不在乎這類東西。

沈天衣一笑,玩心一起的說道:「師兄,咱們且看看誰能先到海邊!」

「好啊,論實力師兄我可能不及你,但是速度上,嘿嘿,那就難說咯!」張衡嘿笑一聲,隨即便是輕喝一聲:「流雲,出!」

嘯!

隨著張衡輕喝一聲間,頓時一把青鋒劍自張衡體內閃掠而出!

「師兄,你這是……」沈天衣一見那青鋒劍憑空而出,頓時驚訝的問道。

「嘿嘿,驚訝吧?師兄我上次不是突破到了歸靈境么?也勉強達到了使用飛劍的資格,所以在京都的這些日子裡,就葛老頭那裡敲來了一些稀有金屬,煉製成了這柄飛劍,嘿嘿,怎麼樣,還不錯吧?雖然只是一件下品靈器,但比起俗世間一般流傳的所謂的神兵利器,那可是強上百倍了。」張衡頗為得意的說道。

沈天衣有些羨慕的看著那一柄飛劍,雖然這只是一柄下品靈器,但是飛劍啊,想想御劍飛行的樣子,都覺得好牛逼!

「師兄,這飛劍我能用嗎?」沈天衣有些羨慕的問道。

「額,當然,只要你的元神跟一柄飛劍建立聯繫,然後由元神操控飛劍的起落和方向就行了。不過,這玩意帥是帥,就是對元神之力的消耗有些大,嘿嘿!以我目前的元神之力,頂多操控他飛行一個小時的樣子,然後就力有不逮了。」張衡說道。

「那你手裡還有沒有別的飛劍了?我試試看?」沈天衣有些躍躍欲試的說道。


「額,沒了……」張衡無辜的說道,「就這一柄飛劍的材料,都快把那葛老頭掏空了,若不是因為這個原因,嘿嘿,你以為他能輕易的請動我來跟他一起殺海怪?我又不是閑著沒事兒做,嘿嘿!」


「那煉製飛劍的手法,師兄可否教給我,若是我遇上合適的材料,倒是可以自己煉製一柄玩玩。」沈天衣笑道,從張衡的話里,他也知道,即便是一件下品靈器的飛劍,想要煉製出來,那需要的材料也是極為難得和精貴的。

下品靈器尚且如此,那自己身上的玄器朱雀針又是何等的珍貴啊!

張衡倒是沒有想那麼多,當即說道:「當然可以,咱們師兄弟誰跟誰啊,嘿嘿!其實你也可以駕馭你的朱雀針飛行啊。」張衡嘿嘿笑容之間,卻是帶著一抹不懷好意。

沈天衣何其聰明,當即白了一眼張衡,他才不上張衡的當呢,那朱雀針乃是玄器,駕馭起來速度自然不用多說,鐵定比張衡的飛劍快,可關鍵是那對於元神之力消耗,也是極為恐怖的……沈天衣可不想為了一場速度之比,讓自己元神大損……

「嘿嘿,真的不用朱雀針?但我的流雲既然出來了,我可不會收回去哈!」張衡陰陰笑道。

「呵呵,那就讓我領略一下師兄駕馭飛劍的速度吧!想來師兄煉製流雲時間也沒多久,在掌控方面定然不是那麼熟悉吧?這速度之爭,誰勝誰負,可還不好說呢!」沈天衣哈哈一笑,隨即豪情萬丈的大喝一聲:「走起!」

咻咻!

隨著沈天衣聲音喝落,當即兩道人影衝天而起,只不過一道人影腳下踏著一縷青光,而另一道人影則是徒步升空,待到與樓平齊之時,他選定了一個方位,便是爆步閃動著各個樓頂之間,那樓與樓之間的跳躍頻率比眨眼還快……

而另一人影,看上去則是有些悲劇的感覺……

正如沈天衣所說的,張衡對於飛劍的控制並不熟悉!這飛劍自他煉製成功之後,還是第二次使用!第一次是為了嘗試一下,但那時候慢悠悠的倒是沒有覺得有什麼問題,可是現在心急著和沈天衣比拼速度,那問題就出來。

速度一增,眨眼前方就出來一個高樓大廈什麼的,讓他不得不猛地剎車……畢竟,張衡剛剛運用飛劍,一點也不純熟,自然做不到如臂使指那般的輕鬆隨意了。如果是在大草原上,張衡倒是可以駕馭飛劍,一路朝前狂奔,可是香港是繁華的大都市,參天建築處處儘是,若是不能靈活掌控著飛劍,對於他的速度而言,反而是一種累贅……

到了最後,眼見沈天衣都沒了人影了,鬱悶的張衡只好收起自己腳下的飛劍,也是徒步掠閃在半空樓頂之中,向著沈天衣的大致方向追了過去!

咻咻!

約莫三分鐘后,兩道人影齊齊暴掠而下,落在一處海灘邊上。

「哈哈,果然還是自己來的更快,如果坐車的話,現在還不知道在那兒堵著呢!」張衡大笑道。

沈天衣輕輕一笑,正想拿著飛劍之事來說笑兩句,忽然,他的雙眸卻是一眯,看向了那無際無邊的海面……

給讀者的話:

中秋不送月餅,求送月票啊——

微信關注”和閱讀”,發送「免費」即享本書當日免費看 張衡也是被沈天衣驟然虛眯的眼神吸引的看向了海面,在那海面之上,有著一道高大的海輪在急速行駛著,那海輪之大,長度足有數百米,頗為驚人!

「額,這是那兒來的海輪?這麼大?」張衡也是一驚道。

「不知道。」沈天衣眯眼道,「不過,他們應該也是在找尋深海金紋魚。在他們的船側有著很多粗繩直垂海底,應該是用來捕捉之類的東西。如果說他們不是沖著深海金紋魚去的,動用這麼大的船隻,是想要捕鯊魚,還是要獵鯨魚?」

「嘿,可是這裡貌似還是淺海吧?不管是鯊魚、鯨魚或者是深海金紋魚都不會出現呢!」張衡卻是笑道。

「呵呵,我們過去瞧瞧就知道了。」沈天衣笑道。

「怎麼過去?七八里的水線啊,飛過去得累死!」張衡愕然道。

「那邊不是有快艇么,租用一個就是。」沈天衣伸手一指海岸右側的一個方向,果然,那裡有個租用快艇的地方。

不多時后,師兄弟二人便是駕駛著租用快艇急速朝著那高大海輪賓士而去。越是接近,二人便是越加清晰的覺得那海輪的無比高大,這般海船造價定然不菲,而且還是屬於那種特製的。這種海船貌似不適用於載客,但卻更適合於捕殺海洋生物。尤其是針對一些大型的海洋生物,這樣的船隻在捕殺方面更具優越性。

在兩人急速衝過去的時候,海輪之上的人也是發現了沈天衣和張衡二人。不過,他們的航行並沒有停止下來。沈天衣只得操控著快艇更加急速的靠近過去。

終於,在二十多分鐘后,已經偏離海岸線很遠的海中央,沈天衣的快艇接近了那艘海輪。

「喂,你們是做什麼的?為什麼跟著我們?這裡是天寶商行做事,還請朋友不要打擾。」海輪之上,一名中年嘴對著擴音器喊道。

「師弟,原來這海輪是天寶商行的!」張衡聞言笑道。

「呵呵,那就不會錯了。他們一定是來找深海金紋魚的。要知道現在兩大幫派都在極力搜尋著深海金紋魚,若是被天寶商行找到,那絕對又是可以大賺一筆。商人么,當然是什麼東西賺錢他們就沖什麼東西去。」沈天衣笑道。

「不過,他們好像不太歡迎我們啊,呵呵。」張衡揶揄笑道,「估計是怕我們跟著他們,然後搶了他們的獵物吧?」

「這大海可不是他們家的。」沈天衣眯眼一笑,頗為潑皮的嘿笑道。

「哈哈,說的對,這大海又不是他們家的。這天寶商行的人,對於尋寶之能倒是頗富本事,說不定他們還真能找到深海金紋魚呢!」張衡哈哈大笑道。

兩人笑談,不搭理海輪之上的人,倒是把那喊話之人氣的不輕,不由得再次舉著擴音器喊道:「下面的兩位,你們聽到了嗎?這裡是天寶商行辦事,還請朋友給個面子,不要在這裡打擾我們。」

「喂,上面的那個大哥,我們就是來兜兜海風滴,你不要管我們,你們愛幹啥幹啥去——」張衡雙手握成喇叭狀,對著海輪上方高喊道。雖然以他的實力,只要輕輕一喊,那聲音便能如雷般的響徹在海輪之上,只不過張衡其人,頗為喜歡遊戲人生,性子愛玩鬧,這才折磨出這麼一出讓沈天衣頗為好笑的場面來。

「混蛋!」那海輪之上的中年人,一聽到張衡的喊話,頓時嘴巴偏開擴音器怒罵了一聲。在這香港海域之上,竟然還有人敢不給天寶商行面子的!

「劉叔,怎麼了?」中年人身後,響起一道輕靈的聲音,即便沒有看到聲音的主人,那只是輕靈的聲音,便是讓人聽得舒服。

「薇兒小姐,你來了啊。」被稱為劉叔的人,正是那名喊話中年,此刻他一回頭,便是對著身後的採薇兒恭敬的笑道。

採薇兒早已不是那一身魚人裝束,此刻在身體之上,倒是披上了一件綠色的披風,那披風在海風吹拂之下,咧咧飄舞,和那飄揚的秀髮一起后擺,倒是給她平添了幾分仙姿氣質。

採薇兒也是聽到劉叔的喊話,方才從船艙之中行了出來。而採薇兒的身份,也並非只是天寶商行的拍賣員那麼簡單。當然,在很多人面前,她的身份只是一個拍賣員。

「我聽到劉叔你的喊話聲,就出來看看。呵呵。難道出了什麼狀況么?」採薇兒對著劉叔笑道,同時身姿向船邊邁步,那眼眸朝著波浪翻滾的海面一看,眼中也是閃過一抹驚異之色。

「是他。」採薇兒朱唇輕啟,低喃道。

那聲音雖然極低,不過她身邊的劉叔也是八品的高手,耳力過人,自然也是聽到了,當即便是狐疑的問道:「薇兒小姐認識下面那兩個人?」

「呵呵,只是認識一個。倒是有挺厲害的人呢!」採薇兒微微一笑,然後又問道:「他們怎麼會出現這裡?」

「不知道。十分鐘之前,他們就一直在追趕我們的海輪,一分鐘前靠近過來,我以天寶商行的名義讓他們退走,不過這二人似乎並不買賬,還說什麼只是來吹吹海風,這種理由,誰會相信?」劉叔哼聲道。

「呵呵,那就請他們上來坐坐吧!」採薇兒眼神微閃,卻是輕笑道。

「額,請他們上來?」劉叔愕然,這裡可是天寶商行的重地,裡面更是深藏著天寶商行這麼多年來一直能夠尋找到許多奇珍異寶的秘密所在……迎上來兩個外人,劉叔覺得有些不妥。

「呵呵,放心吧,他們應該是青龍幫的人,只要把他們請入我的休息室就好,不讓他們亂走就是。再者,不請他們上來,我們又豈能知道他們跟過來的用意?」採薇兒吟吟一笑,那劉叔聞言也是點頭。

隨即,劉叔便是揚著擴音器對著下方喊道:「兩位朋友,薇兒小姐請兩位上來一敘。我這邊放下階梯,你們攀沿上來。」

「薇兒小姐?哪個薇兒小姐?莫非,又是師弟你新結的新歡?」聽到劉叔的喊聲,張衡愣然道。

「師兄,你想多了。那薇兒小姐應該就是之前拍賣會上的採薇兒。我之前抵禦過她的魅惑之力,也因此不算熟悉的結識了一下。只是沒想到,會在這大海之上再次碰見她。」沈天衣笑道。

「嘿嘿,原來她還魅惑過你,說不定對你有意思哦!」張衡嘎嘎怪笑一聲。

「……」沈天衣無語,只好說道:「她那魅惑是無差別針對拍賣場所有人的,為的就是讓人腦子發熱出高價而已。」

「哈哈,腦子發熱好啊。」張衡桀桀怪笑,一臉的盪意。沈天衣也是拿這個師兄沒辦法,只希望這傢伙上船之後,不會亂說話才是……

此刻,那劉叔也不管二人答應不答應,已經命人放下了階梯。

「走,上去看看。」沈天衣一笑,便是當先一把抓住階梯,然後體內玄龍之力猛地一提,整個人便是彈躍而上,三兩下蹬足,便是上了海輪。而張衡緊隨其後,也是跟著上了海輪。

「薇兒小姐,沒想到會這裡碰上你,真是巧啊!」沈天衣看著面前那微笑打量自己的採薇兒,也是頗為乾笑的說道。他雖然不是沖著採薇兒來的,卻的確是沖著這艘大輪來的。

「呵呵,人生之中,貴的就是一個緣字。有緣才會再見呢。這就說明薇兒和沈大哥很有緣分呢!」採薇兒輕輕一笑,那一笑的風華,讓張衡都是忍不住有些失神。而沈天衣早已見識過採薇兒的美麗,更知道這女人天生有股魅惑的氣質,即便沒有施展媚仙瞳的魅惑瞳術,那自身氣質對於一般人也有魅惑之效。因為早已見識,所以心中自有提防,此時倒也沒有露出失態之色。

「呵呵,薇兒小姐說的好,相見是緣。若是知道是薇兒小姐在此辦事,我和師兄說不定就換個地兒吹海風了。」沈天衣打著哈哈一笑。

「哦,沈大哥這話說的,小妹怎麼聽得像是沈大哥在躲著小妹一般?」採薇兒捂嘴笑道。

「呵呵,我哪有這意思。只是怕耽誤了薇兒小姐辦事而已。」沈天衣一笑。

「呵呵,辦事不急,遇到有緣人才是難得之事。沈大哥和這位朋友,不如隨我進船艙一坐?薇兒自小體弱,倒是經受不住這海風吹襲太久呢!」採薇兒輕輕一笑,隨即當真輕咳了兩聲,然後臉上竟是浮上兩抹病態的紅暈。

沈天衣訝異的看了一眼採薇兒,他倒是沒有想到這個採薇兒的身體竟然這般虛弱,以他的眼力自然能夠看的出來採薇兒在天寶商行的地位必然不低,可是在這個盡出寶貝的地兒,採薇兒隨便弄點什麼天材地寶補補,身子也不至於這般虛弱吧?

不過,出於禮貌,未經採薇兒本人的同意,沈天衣倒是並沒有使用元神之力對採薇兒的身體進行探查,後者靈魂之力同樣殊為不弱,若沈天衣貿然探查,被對方發現反而不好。

微信關注”和閱讀”,發送「免費」即享本書當日免費看 採薇兒領著沈天衣、張衡二人走入船艙,自是無人阻攔。行路間,沈天衣也是將自己的師兄介紹給採薇兒認識。對於採薇兒知道自己的姓氏,沈天衣也並不奇怪,他參加過天寶商行的拍賣會,採薇兒想要知道自己的名字,那實在是太簡單不過的事情了。

海輪巨大,航行間倒也平穩的很,三人穩步穿過一條廊道,便是來到一個房間之前。

「呵呵,這裡面便是薇兒在天鷗上暫時的居所,兩位不嫌棄的話,便是進去坐坐吧。」採薇兒笑道。

「哈哈,我們不會嫌棄,就是怕姑娘你不方便吶。」張衡哈笑道。

「呵呵,張大哥說笑了。若是信不得兩位人品,薇兒豈會叫劉叔喊兩位上來一敘呢!」採薇兒莞爾一笑,隨即便是從腰間口袋裡取出一張紫色門卡,往門上卡槽里一插,頓時那房間門便是應聲而開。

三人進入房間,這房間之中,倒是與陸地上的房間無異,只不過相對簡單一些。

「你們先坐會,我去拿點喝的。」採薇兒微微一笑,便是轉身走向一個偏室,想來那裡也正是採薇兒的卧室所在,因為沈天衣在現在的這個房間里,並沒有發現床鋪一類的東西,只有幾張沙發、茶几和幾個書桌。

「師弟,你覺不覺得這個薇兒姑娘對咱們太熱情了些?」張衡趁著採薇兒離開的一會,小聲的對著沈天衣說道。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