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 月 19, 2021
83 Views

「等老爺子走了之後,我會寄東西過來,你給程然注射,然後把他的情況告訴我!要是沒辦好……我記得你對你的外甥女一直很照顧。」

Written by
banner

顧長今父母早亡,後來唯一的妹妹也出了事,就只剩下一個外甥女是他的親人……那時候他自己險些沒了命,還是程宏救了他,之後他就基本不跟自己的外甥女聯繫了,沒想到程宏現在竟然會在這時候提到。

以前程宏就算要敲打他,也只會提提對他的恩情,這次直接就是威脅……顧長今一時間不知道自己縱容師青陽讓程然有所改變,又讓程旭澤發現程然的問題,到底是對是錯。

顧長今糾結的時候,師青陽和程然剛剛上了床準備睡覺,師青陽也終於鬆了一口氣——他總算把自己受傷的事情,瞞過了程然。

程然的睡眠極好,估計是心思單純的緣故,一躺下就睡著了,眼看著他睡著了,師青陽就將舊聯絡器上的晶元撞到了新的聯絡終端上,然後開始上網看消息。

大概是有人推動的時候,這次的事情引起的反響很大,楊濤海幾乎成了人人喊打的存在,不過這件事,跟殷家的牽扯倒是並不大,也不知道是有人刻意壓制,還是別的原因。

對此,師青陽並不覺得意外,他知道自己這次多半能幫父母報仇,但是殷家……只要殷家狠得下心撇清,這件事即便對他們有影響,也不會太大。

師青陽正來來回回想著這件事,突然感覺到程然往自己身邊拱了拱,不免心裡一暖,想到之前的事情,更是忍不住摸了摸程然的臉,又摸了摸自己的臉。

程然之所以沒注意到他的傷口,完全是因為主動親了他一口,以至於後來害羞了,睡覺的時候,都沒敢靠他太近……

事情,還要從他們上樓的時候說起。

程旭澤讓他和程然一起睡,這對他來說是天降的好事,不過,他知道程然還小,因此也沒有什麼不合適的想法。

以往每天晚上睡覺前,他都要進行鍛煉,今天晚上因為有傷口,這件事就做不了了,最後乾脆一邊看電視,一邊雙手飛快地動著,練習手勢。

他本以為程然這時候會看點書,沒想到最後程然竟然坐在了他身邊,跟著他一起做著手勢,兩人挨得極近。

電視里放的是一部愛情劇,出生好輻能高的男主角愛上了總是惹事,輻能低的女主角,在女主角被異獸包圍的時候,男主挺身而出,救了女主角,都沒來得及處理傷口,處理周圍異獸的屍體,兩人就動情接吻……

傷口暴露在輻射中會造成二次傷害,異獸的屍體往往會引來更強的異獸,這女人只有一級,一張臉長期暴露在野外環境下會提前衰老……

師青陽暗自吐槽,覺得唯一能看的,也就是男女主的臉,程然卻看得非常認真,手上的動作也停下了:「青陽,他們是在談戀愛?」

「是啊。」師青陽點了點頭。

程然沉默了一會兒,想到自己已經追了師青陽很久,咬牙道:「我們也談戀愛好不好?」

「好。」師青陽點了點頭,之前的求婚他雖然沒應,這時候卻不會還放棄這麼個好機會。

而且,程然確實對他有所不同……

等楊家的事情解決了,他就可以跟程然好好相處,他就不信,他在佔盡先機的情況下,還能讓程然跑了。

師青陽正琢磨著以後要做的時候,就感到自己的臉上觸碰到了一絲柔軟——程然竟然親了他。

不過是一觸即收的一個吻,師青陽卻覺得臉上酥酥麻麻的,而且從臉上開始,最後整個人都有些麻了……

這樣的感覺,以前還真從未有過……


可惜,程然親過之後,就難得地害羞了,明明沒人,都沒讓他摸摸……

又摸了摸自己的臉,師青陽低下頭在程然臉上親了一口,然後躺在了程然身邊。

雖然什麼都不能做,但喜歡的人在懷裡也不錯……可惜他運氣實在不好,上回直接暈了,這次身上也有傷口,程然迷迷糊糊的觸碰本該是送上門的嫩豆腐,讓人心猿意馬,但因為疼痛,旖旎的心思倒是全都沒了。

一個晚上,師青陽都痛並快樂著。

不過就算這樣,他也沒用上顧長今給他準備的另一套被褥,直到第二天早上,估摸了一下時間,然後才把程然往挪了挪,又在外側放好了那床一直沒抖開的被子,假裝已經用過。

師青陽起的很早,帶了包紮傷口的藥劑去樓下打算處理一下傷口再做早餐,卻驚訝地發現餐桌上已經擺了好幾種不容易製作的食物,顧長今還在廚房裡忙著。

「顧爺爺,今天你起的真早。」師青陽看了看窗外的天色——現在天還沒亮!

「是啊。」顧長今隨口應了一聲,他昨晚躺在客廳的沙發上一夜沒睡,乾脆很早就起了床,喝了瓶提神的藥劑之後,便折騰起了早餐。

他烤了小份的三種口味的烤肉,煮了獸卵蔬菜湯,用肉泥煎了小餅,現在,甚至還用專門的麵粉做了很多薄薄的麵皮。

這些麵皮一部分他打算讓大家裹了烤肉吃,至於另一部分……他剁了肉泥,用這些麵皮裹了下鍋去炸,這樣的食物,在古代似乎被稱為春卷。

他現在心情複雜,也就只有多做點事情,才能分散注意力了。

「顧爺爺心情不好?」師青陽敏銳地發現了這一點。

「沒有,怎麼可能?」顧長今卻並不認。

「顧爺爺,是不是跟然然有關?」師青陽問道,他知道程旭澤在見過程然之後,多半會有所疑惑,昨晚說不定還會找上顧長今,那麼顧長今現在的態度,是不是跟這有關?

「沒有。」顧長今嘆了口氣,挨個將春卷放進了鍋里。

等春卷炸好的時候,66續續的就有人下樓了,先下樓的是王清,他下樓看到顧長今已經做好了早餐之後,就坐在沙發上開始用電腦聯繫一些人,接著下樓的是程然,他給自己設了鬧鐘,卻發現自己依然起的比別人晚,臉上就有些懊惱。

最後下樓的則是程旭澤,他年紀大了,本來覺很少,但昨晚的事讓他翻來覆去沒睡好,到了凌晨才閉眼,自然就起的晚了。

過了一晚上,程然對程旭澤又熟悉許多,他幫著顧長今整理餐桌,然後又給程旭澤介紹食物,雖然偶爾還會說的疙疙瘩瘩的,但明顯整個人一點問題都沒有。

程旭澤看到這樣的程然,心情複雜,原本昨天發現程然跟他以前知道的不一樣的時候,他有想過要把程然帶回長江城,但現在……

他雖然很喜歡程然,但程然的身份如果真的跟程宏說的一樣,那自然就不能帶程然回去了,可是在這裡……

吃了一個炸的酥脆的春卷,程旭澤笑眯眯地看向了程然:「然然,你在星火城住得慣嗎?要不要和爺爺一起回長江城?爺爺可以找個藥劑師指點你學藥劑。」

程然立刻就想起了自己以前的生活,連忙搖頭:「爺爺,在這裡很好,爸爸說了讓我在這裡讀書,我在這裡……也……也有老師。」他有些慌張地看了看顧長今和師青陽,師青陽朝他笑了笑之後,才冷靜下來,不過他卻不知道,這會兒師青陽已經在後悔自己把程旭澤帶來的行為了……

程然的態度很明確,看到他這個樣子,程旭澤也就不糾結了:「那然然就住在這裡吧,以後爺爺再給你送點東西過來。」程宏已經明確表示什麼都不會留給程然,他也就只能幫襯著這孩子一點了。

程然這個樣子,其實呆在小城市也不錯。

顧長今的早餐做的異常豐盛,但每一種的分量都不多,也算好了每個人的胃口,最後自然什麼都沒留下。

而他們剛剛吃完,別墅的門就被敲響了。

前來拜訪的,是星火城的城主刑歐,刑歐大約四十來歲,一副好好先生的樣子,身邊除了一個秘書以外沒帶任何人,進來一看到程旭澤,臉上就堆起了笑容:「程先生您好,我是星火城的城主刑歐,上次在中央城見到您,已經是十年前了,沒想到十年過去,您竟然一點沒變。」

程旭澤根本不認識對方,卻也介意被對方恭維:「原來是刑城主,久仰大名。」

「我能有什麼名氣,程先生過獎了,」刑歐微微一笑,「程先生,我這次,是專程來道歉的,星火城竟然出現了窮凶極惡的匪徒襲擊程先生,對這件事,我一定會詳查!」

「那就要多謝城主了。」程旭澤看到這個城主的樣子,就知道他跟楊家殷家多半有過節,自然熱情很多。

「這完全是我們的疏忽,才讓程先生受了損失,程先生放心,我們一定會還程先生一個公道。」刑歐說的義正言辭,他昨天知道了這件事,手下人又把程旭澤的影像送來之後,他就知道自己的機會來了。

師青陽在旁邊看著他們你來我往,雖然那個城主完全沒注意到自己這個受害者,他卻並不在意,也放下了一顆心。 刑歐一方面想要討好程旭澤,一方面想要讓殷家吃個大虧,動作自然很快,拜訪過程旭澤之後,他就直接去了法院,提出要開始審訊。

程旭澤對此非常支持,還讓王清跟著刑歐一起去,全權處理這件事。

按理,師青陽作為受害者應該跟進這件事,不過刑歐忘了他,程旭澤又不想讓他直面楊家和殷家,他也就不再攙和,完全空了下來。

順手又翻了翻網上的新聞,師青陽就發現網上曝光的楊濤海犯過的事情已經越來越多,派人去城外追殺他這件事,跟別的一比竟然成了小事。

其中被人提到的最多的,就是楊濤海搶奪蚜蟲獸養殖場的事情。

楊家以前在星火城實在算不上什麼,還是從二十年前,楊秋嫁給殷天成之後才開始發跡,而十六年前,原本擁有著星火城最大的蚜蟲獸養殖場的趙家突然破產,楊濤海低價收購了養殖場,這則是楊家興盛的開始。

趙家的養殖場經營了幾十年,生意一直很好,這門生意只要沒碰上獸潮天災,一般穩賺不賠,偏偏十六年前,趙家的養殖場卻頻頻出事。

先是有人襲擊了養殖場的工作人員,讓趙家不得不賠償了大筆錢,然後又有一些本來跟趙家有訂單的人突然紛紛撤銷訂單,讓趙家資金周轉不靈……


屋漏偏逢連夜雨,就在這個時候,一群食用蚜蟲獸的異獸突然衝進了養殖場,獵取了大批蚜蟲獸,並且大肆傷人……

也不知道是不是巧合,那群異獸衝進養殖場的時候,趙家家主就在那裡振奮士氣,他和幾個工作人員對上了那些異獸,最終身受重傷不治身亡。

趙家家主死後,迫於壓力,他的父母將養殖場轉讓了出去,而他的妻子受不了打擊,生病去世……

當時的事件,跟現在師青陽的父母的事情頗為相似,在師青陽的父母的事情被人挖出來之後,理所當然地,就有人想起了那時候的事情。

趙家的蚜蟲獸養殖場,莫不是被楊濤海用同樣的方式拿到手的?當時養殖場死了那麼多人,莫不是間接死在楊濤海手上的?

一開始,大家只是推測而已,但誰也沒想到,就在案件開始審訊的時候,突然有人去了法院,表示自己手上有楊家蓄意謀奪趙家養殖場的證據。

星火城的城主為了表示自己的公平公證,允許媒體直播審訊過程,師青陽在家裡看著直播,第一時間看到了那個拿著證據去法院的女人。

那是一個非常漂亮的女人,也是師青陽的熟人,正是賀蘭。

賀蘭以前給師青陽的印象就是嫵媚,但這次,她的臉上只有哀傷,她拿來了不少證據,她以趙夫人妹妹的身份,起訴楊家謀財害命。

當初趙家家主的妻子在丈夫死後沒多久就病死了,趙家的兩個老人在之後的十年裡也相繼去世,很多人都以為就算趙家當初的事情有貓膩,也沒人能站出來起訴,卻不想還有個賀蘭。

賀蘭第一個站出來之後,66續續,又有幾個人站了出來,這些人大多都是在生意場上被楊家用不正當的手段壓迫過。

不僅這些人起訴了楊濤海,紅手等人在司法官找了審訊高手,用了測謊儀對他們進行審訊之後,他們也招認了楊濤海讓他們殺人的事實。

楊濤海被叫了來,他臉色慘白,卻咬死了不肯認罪,只讓律師幫他說話。

一時半會兒,結果恐怕不會出來……師青陽放下手上的聯絡終端,看向了旁邊的程旭澤:「爺爺,我師父讓我把藥劑的方子給你,你要不要去看看?」

程旭澤正在跟程然說話,他之前作為八級輻能戰士,一直都在到處做任務,為程家攢家底,跟孫輩接觸不多,這時候就打算你程然好好培養下感情,聽到師青陽的話,便道:「你直接把方子給我就好。」

「爺爺,那個方子用到了兩種沒有被發現的藥材,你要不要看看?」師青陽問道。

程旭澤一愣:「那你帶我去看看。」

「然然,我們一起去樓上吧。」師青陽笑著招呼了程然。

三樓除開師青陽的卧室之外還有一個大房間,這個房間里放了不少健身器材,也放了一整套藥劑製作工具。

「然然,你先配置一次。」師青陽開口,其實在知道那兩種藥材之後,他就可以直接將方子給程旭澤了,程然能配出來的藥劑,難道程家的高級藥劑師還配不出來不成?

不過,他想讓程旭澤多了解一下程然,因此也就給程然找了表現的機會。

程旭澤聽到師青陽這麼說,立刻就鎖上了門:「這樣的事情,你們以後一定要小心。」顧長今可不見得就向著他們!

師青陽笑了笑,他知道程旭澤擔心顧長今,但有些時候,越是這樣小心翼翼,恐怕越是讓人懷疑,他和程然以前都開著門,顧長今就算有事,也只是在門口喊一聲而已……「爺爺,你要不要錄像?」

「好。」程旭澤點了點頭,就算有藥劑的方子,要配置出藥劑恐怕也要試很多次,但要是再加上視頻,冉雪這樣的大師,恐怕看上一次就能配置了。

找了一個不聯網的記錄器進行拍攝之後,程然就專註地開始配置起了藥劑。

程然平日里的表現,總有些過分的單純,程旭澤見多識廣,雖然跟程然接觸了沒多久,對程然的情況卻已經了解了大半,在他看來,這樣孩子似的程然,縱然會配置藥劑,怕也會手忙腳亂,甚至於,他都做好了看到程然失敗的準備。

程輝的二女兒程思思,比程然還大一歲,66續續學藥劑學了好幾年了,但現在就算配個最基礎的舒緩劑,十次裡面都有四五次會失敗。

但事實正好相反,程然做藥劑的時候非常投入,對周圍的一切充耳不聞,從頭到尾都有條不紊……

這樣的孩子,就算不是輻能戰士,從小培養,也能做科研,卻被程宏給養成了這個樣子……幸好,他現在只有十六歲。

程旭澤對程然觀感不錯,但是想到之前程宏說的話,卻忍不住嘆氣。

程宏在他的妻子去世之後,對他的態度一直不太好,但他們畢竟是父子,程宏也不至於用這樣的事情騙他……而且,要不是這個原因,程宏又怎麼可能這樣對自己的兒子?

至於程然可能不是程家人這一點,程旭澤倒是一早就否決了,程然和程宏臉型眼睛都很像,分開也就罷了,要是放在一塊兒,別人總能看出來他們是父子。

這孩子的母親,怎麼就做出這樣的糊塗事來?強扭的瓜不甜,上趕著不是買賣,有些事情,做了就是害人害己。

等回了星火城,他一定要找些其他方面的研究資料給程然,做藥劑……對於一個沒有輻能的人來說,這根本就不是長久之路。

程旭澤對程然的態度有些複雜,這點師青陽也看出來了,不過並沒有當回事,只要程旭澤認程然這個孫子,以後程然在星火城橫著走就完全沒問題。

至於別的……程然在星火城就過得很好,又何必再去在意別的?他一點都不希望程旭澤把程然接走。

「我做好了!」程然突然道,然後就將鍋里的藥劑過濾,裝在了幾個漂亮的瓶子里。

程旭澤跟當初星火學院的寧安老師一樣,總以為程然把藥劑做完了會給自己,剛剛伸出手,程然卻已經把藥劑塞進了師青陽的手裡:「青陽,給你!」


程旭澤突然覺得心裡酸溜溜的。

錄下了程然配置藥劑的視頻,抄下了藥劑的方子,又將貫眾和白牛膝這兩種藥材都看過,程旭澤忍不住敬佩起來:「青陽,你師父真厲害,這樣的藥劑,他竟然也能想得出來。」

「爺爺,師父說這藥劑不是他想出來的,不過在此之前,確實只有他知道。」師青陽笑道,這藥劑,可是封家那個研究所里的人研究出來的,那個研究所建在中央城附近,非常大,還做人體研究,他們會在七八年後從某個實驗中得到啟發,然後開始研究這個方子……

要是別人的研究成果,師青陽絕不會拿,但是對於那個研究所,他一點都不會手軟。

程旭澤當然不會知道這些,只是想到了臨終托「方」之類的故事,覺得師青陽恐怕也不知道具體的情況,也就沒有多問。

如今華國所有的城市,都連接著虛擬網,網路非常方便,但也存在著一定的危險,程旭澤反正也不著急,乾脆就將記錄器收好了,打算回去之後再給冉雪看。

「爺爺,然然的事情,可不可以別讓別人知道?」師青陽又問。

「可以。」程旭澤立刻就同意了,程然沒有輻能,要是遇上危險毫無反抗之力,他當然要護著他一點。

回去之後,他該讓冉雪再簽訂一份保密協議才行。

做好了打算,程旭澤突然又笑眯眯地看向了師青陽:「青陽啊,小然會配置藥劑,這種藥劑你不缺吧?這些給爺爺了好不好?」

「爺爺,這些是給青陽的。」程然突然道:「爺爺要的話,我再給爺爺做。」


「還是小然心疼爺爺。」程旭澤笑了起來。

程然很快就再一次做起了藥劑,程旭澤晚上的時候,更是收到了一盒用最普通的藥劑瓶裝著的藥劑。

「小然,這個瓶子怎麼跟師青陽的不一樣。」程旭澤突然想起了之前讓自己很是鬱悶的事情。

「爺爺,那個瓶子是我賣給師青陽的,」程然表示,看到程旭澤似乎不喜歡手上的瓶子,又翻了翻自己的聯絡終端,「爺爺,我這個月的零花錢已經用完了,下次我有錢了,再給你買好不好?」

原來是因為沒錢了……買幾個瓶子的錢,對程旭澤來說根本不算什麼:「然然沒有零花錢了嗎?爺爺給你個紅包!」他用了轉賬裡面的紅包系統,直接就轉了一大筆錢給程然。

程然最近剛剛對錢有點概念,顧長今當然不會給他太多,看到那麼一大筆錢,他甚至有些傻眼。

程旭澤本以為程然會感謝,看到程然呆愣的表情,又擔心起來,如今的孩子都有叛逆期,思思那孩子就曾經抱怨他們只知道給她錢不知道關心她的生活,程然不會也這樣吧?還有,這孩子會不會覺得自己這樣拿錢砸人傷了他的自尊?

程旭澤正琢磨著程然會有的反應,卻看到程然往師青陽身邊挪了挪,把聯絡終端放到了師青陽面前:「青陽,我有好多好多錢,你有沒有想要的東西,我給你買。」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