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 月 19, 2021
73 Views

「這次恐怕要連累仙子,稍後再給你解釋,希爾呢。」希殿主神情語氣焦急的問道。

Written by
banner

「跟我來。」若雨仙子把手搭在了希殿主的肩膀上,然後二人同時化為漫天的星星點點消失不見。

原本在花園池塘包圍的涼亭,無所事事的希爾,忽然發現若雨仙子和父親出現在了身後。希爾詫異的轉首看過去,當看見希殿主渾身傷痕纍纍的樣子,當即大驚之色的叫道:「父親你怎麼受傷了,你不是說黑龍有事找你,去幾天就回來么。」

「站好。」希殿主並沒有回答,只是急聲道。

「哦。」希爾聞言一驚,下意識的站好,這還是第一次看見父親如此態度對她講話。看見希爾站好后,希殿主毫不遲疑嘴中念念有詞,一連串的魔法咒語念出,接著大片金色星光從希殿主的身中飛出,快速的鑽進希爾的身體之中。

隨著金芒的進入,希爾明顯感受到體內的精神力在快速增加。修為居然快速的達到了高級魔法士後期,並且很快突破了大魔法士初期。不過由於連續進階,希爾的身體有些開始支撐不住了,滿臉的痛苦之色。

希殿主看著眼前的女兒痛苦的表情,快速扔過去一個裝著紫色液體的水晶小瓶。「喝了它。」希爾聞言打開瓶塞,快速的喝了進去。也不知道這紫色液體是何物,居然讓希爾將奔潰的身體快速恢復了過來。

「父親,你這是要?」希爾不解的問道。

「希殿主,你這是要將畢生修為都傳給希爾丫頭么,我雖然不知道你是怎麼辦到的,但是這樣做的後果我想你應該比我清楚。」若雨仙子似乎看出了其中的蹊蹺。

「什麼,父親你要將畢生修為傳給我。不行,不行,我不要。」希爾聞言開始抗拒起來。

… 希殿主發現希爾居然在反抗,臉上一急,手指向前虛空一點,用魔法暫時困住了要掙脫的她.

「哎,為父時日不多了,你要聽話。」希殿主嘆了口氣說道。

「什麼,父親,你怎麼會時日不多呢。」希爾聞言大驚起來。

「希殿主,到底發生了什麼事,身後跟著你的人是誰。」若雨仙子問道。

「看來不說也沒機會了。」希殿主抬頭看了看天空,然後又說道:「此法其實是我在一本古書上學得的魔法,可以將自己的修為傳給後人,也僅限於後人。本來想千年後坐化了,在將修為傳給希爾這丫頭,沒想到今天卻先用上了。至於追殺我的人,一人是忽然倒戈偷襲我的黑龍,另一名則是傳言在千年前就坐化的天陽子。」

「什麼天陽子還活著,這怎麼可能。」若雨仙子聞言,臉上露出了震驚之色。

「我也不知道怎麼回事,而且黑龍已經暗中投靠了天陽子。這次引我出去,就是為了取我性命。」希殿主說道。

「可惡的黑龍,居然敢背叛聖殿,還有那個什麼千年老怪物天陽子。」希爾只是略微聽說過一些關於天陽子的事情,所以對於他並沒有太多震撼。但對於黑龍的背叛,要更為的生氣和憤怒。

「以傳言中天陽子的性格,看來這次遺失空間又要陷入混戰了。」若雨仙子回想著小時候,聽說過的關於天陽子的事情。

「我已經顧不上那麼多了,鄙人有個不情之請,懇請仙子能帶著小女離開此地。」希殿主看了看空中,臉色有些焦急,並且開始收回魔法。「時間差不多了,他們要來了。」

「父親,我不走,我要跟你在一起。」希爾聞言又怎麼會不明白情形,當即喊道。

「快走。」希殿主臉色一板,手中已經收回了魔法。此時的希爾也已經進階為了魔導士初期,要不是時間來不及,全部繼承她父親的修為也是有可能的。

「希殿主,保護希爾丫頭自然不是問題。但是以你現在的情況,實在有些不妥吧。」若雨仙子看著希殿主,此時一身精神力已經所剩無幾,根本就是送死。

「我還有一招上古魔法沒有使出來。」希殿主掏出一個水晶瓶,毫不猶豫的打開瓶塞,仰頭喝乾了裡面的金色液體。然後嘴中開始念起古老的魔法咒語,渾身猛的爆發出強大的精神力,似乎比全盛時期還強。

若雨仙子雖然不是魔法士,畢竟也是此界頂級存在,對魔法士的了解,比一般的低階魔法士要多得多。若雨仙子盯著希殿主看了片刻,瞳孔忽然一縮,露出恍然之色。」希殿主,莫非你在……」後面的話並沒有直接說出來。

其實若雨仙子沒有說出來的話是,她看出了希殿主是在燃燒自己的生命來暫時恢復和提升修為。如果換一句話,就是利用上古失傳的魔法,在藉助魔法特質的藥水,燃燒自己的壽元來恢復和增強自己的實力。但無論修為多高壽元都是有限的,而且這種魔法是不可逆的,一旦施展只能等著壽元消耗殆盡而死。

希殿主並沒有回答,只是微微點了點頭,然後看了看一旁說什麼也不肯離開的希爾,示意若雨仙子帶著希爾快些離開。

「希爾丫頭,我們走吧。」若雨仙子走到希爾的身旁說道。

「不,我不走。」希爾抱著身旁的柱子,說什麼也不肯走。

「希爾快走,要聽若雨仙子的話,為父一會就趕過去。」希殿主故意裝作什麼事也沒有的樣子說道。

「不,我不信,你騙我。」希爾依然不肯鬆手,說什麼就是不走。

希殿主見狀剛要再說什麼,可是忽然天空之中出現一道紅光和黑光。希殿主和若雨仙子一驚,同時抬首望去。

「不好他們來了,快走。」希殿主喊道。

「今天誰也別想走。」天陽子雙手捏決,手指向下方虛空一點,頓時一道紅霞快速向下捲入。紅霞在半空中一分為九,現出了九名皮膚乾癟的枯屍。接著枯屍渾身冒出大量血霧,一個個變成了肉身充盈,有血有肉的活人。當然這也只是看著像活人而已,並不是真的活了過來。

「吼~」一聲巨吼,從空中傳出。接著涼亭的上方,似乎出現了一片巨大的烏雲,遮住了太陽的光線。抬頭望去,這哪裡是什麼烏雲,明明就是一隻皮糙肉厚,長著巨大的肉翅,身長足有十丈的魔龍。

此龍乃是魔龍一族的黑龍一脈,光是巨大的身形和樣子就夠震撼人心的了。黑龍牛頭般巨大的眼睛,在眼框中轉了一圈,然後看向了下方的眾人。帶著一股上古神魔的氣勢,讓人忍不住渾身發抖。就連花園池塘中的,花鳥魚蟲都一個個老老實實的趴在原地,渾身顫抖的不敢動彈。可見魔龍一族不愧是與神龍一族同名,光是氣勢就能震撼一切生物。

不過在場幾人又何嘗不是一界強者,想憑氣勢就嚇退眾人,自然是不可能的事情。這裡的聲勢如此之大,自然引起了希殿主帶來的十二護殿使還有城主府守衛的注意,當即無數遁光向這裡飛來。

「殿主?」

「聖獸宮宮主?」

「黑龍小兒,殿主帶你不薄你居然背叛聖殿。」

「城主大人。」

「我等誓死保衛城主大人。」

天陽子看著這些人,放佛看的不是人,只是一群螻蟻。「血煉枯屍,殺,一個不許留。」天陽子說完,九具血煉枯屍快速的沖入人群之中,頓時一聲聲的慘叫之聲傳出。

「可惡。」若雨仙子看著這些對她忠心耿耿的手下,一個個被殺當即臉上充滿了怒氣。自從紫色飄雪的事件后,城主府也算是受到了清洗,留下的可都是對城主府視死如歸之人。若雨仙子怎麼可能忍心看著這些忠心耿耿的手下被殺,當即就要衝過去。

「哼。」只聽天陽子鼻中傳出一聲冷哼,接著手指虛空一點,頓時數不清的劍氣刺了過去,將若雨仙子前方擊出一個百米巨坑。「在老夫眼皮底下,還是想想自己怎麼活命吧。」

「天陽子。」若雨仙子渾身爆發出強大的靈壓,整個人暴怒起來。

……

神學院,沐清菡等人都被紫色面紗女子安排到適合她們的地方修鍊去了。此時一處華亭之中,紫色面紗女子已經跟越子墨講解了很久關於修鍊上的問題。 重生閣主有病 ,神域之人就是不一般。一句受益匪淺已經完全不足以形容此次的收穫,幾乎很多此界或者人域公認的理論,都被全盤推翻,為越子墨以後的道路打下了良好的基礎。

「好了,今天就講這麼多。現在開始實訓吧,我想幻境你應該不會感到陌生的。」紫色面紗女子大有深意的說道。

「幻境,這倒是不陌生。」沒等越子墨說完,紫色面紗女子就伸出雪白的細長手指,輕輕的打了個響指,接著二人就出現在了另一處天地之中。

「此處就是我製造的一個幻境,你就儘管修鍊就好。能使出多大的力量就使出多大的力量,這樣更有助於你看找到自己的極限,才更容易突破。」紫色面紗女子說道。

「是。」越子墨邊打量著四周說道。

此處鳥語花香,遠處還能看見長著通天巨樹的森林。但是從空中時不時夾雜著腥腥鹹鹹的味道,很明顯離這裡不遠還有海。這麼真實的世界,根本不是人域還有遺失空間的結界幻境可比。要不是紫色面紗女子說明,越子墨真會以為自己是被帶到了其他的地方了。在越子墨的記憶中,也只有那個不知道是不是幻境的,水晶金字塔中的女神石殿可以跟此相媲美。

「用不了多久,遺失空間的三大勢力就會開戰,它們之下附屬的勢力也會加入其中。所以我打算等你的修士修為達到了化虛後期,與魔法士修為相平之後就以第四大勢力之名,同時對三大勢力開戰。畢竟你的兩種修為相平,綜合實力就會提升,使用巨雷神的威力也會增強。」紫色面紗女子說道。

「啊,巨雷神?」越子墨聞言一驚。

「怎麼是不是施展不出來了。」紫色面紗女子看著越子墨的反應,輕笑一聲道。

「這個學生還沒有使用過第二次,畢竟之前也是一時情急施展出來的。」越子墨說道。

「沒關係,現在施展給我看看。」紫色面紗女子說道。

「是。」越子墨恭敬的回道。然後打算開始念動咒語,施展巨雷神。可是在他剛想念動咒語的時候,忽然發現自己不知道咒語是什麼。於是尷尬的對紫色面紗女子笑了笑,然後打開胸前的神導書,開始查找巨雷神的咒語。

看見越子墨略帶傻氣的反應,紫色面紗女子又是忍不住一陣輕笑。然後繼續看著越子墨,看著他時而眉頭微皺,時而撓撓頭,艱難卻又認真的背著生澀難懂的咒語。

… 時間一點點的過去了,越子墨實在沒有想到此咒語居然會這麼難背,這麼難以理解.也虧了越子墨無意中施展過此魔法,多少還記得當初的感覺,否則此魔法當真不是他現在可以學習的。

「呼,終於背完了。雖然還不是很理解,但咒語還是勉強能念出了。」越子墨站起身子,重新將神導書戴在了脖子上。

「那就施展給我看看吧。」紫色面紗女子用期待的目光看著越子墨。

「#%^&*^!」越子墨按照記憶中念起咒語,雖然很蹩嘴也不太懂,好在勉強算是念完了。可咒語是念完了,卻沒有任何事情發生。越子墨似乎早有預料,抬起雙手看著身上的雷之衣,有些尷尬的再次笑了笑。

「再試試。」紫色面紗女子不緊不慢的說道。

「#%^&*^!」越子墨再次念起了咒語,但還是沒有任何反應。

「再試試。」紫色面紗女子繼續說道。

……

這已經是越子墨第……,已經數不清是第幾次念出狂雷神的咒語了。在越子墨以為這次又要失敗,都準備再一次重新念起咒語的時候,雷之衣忽然有了反應。雷弧開始狂躁起來,並且開始向外慢慢的擴張變大。越子墨見狀大喜,可是雷之衣在離體寸許之後,居然在發生一聲輕響之後消散了。

「不錯,不錯,比我預想的要好很多。」紫色面紗女子讚許道。

「啊。」越子墨撓了撓頭,有些不好意思。這麼多次的失敗,他可是沒有感到有任何的喜悅。可當多年以後,越子墨知道了此魔法的來歷,他才知道能在情急之下使出巨雷神是多麼的幸運,並且在當時那麼低的境界就能學習,還只嘗試了數百次失敗就能讓巨雷神起了一點反應,那是多麼值得慶幸的事情。

「好了,巨雷神先練習到這裡。現在開始其他的訓練。」紫色面紗女子說道。說完還沒等越子墨發問,紫色面紗女子的秀手又輕輕打了個響著。接著整個地面的重力忽然變得無比沉重,就連空氣似乎都變得異常凝重。

「噗~」的一聲,越子墨重重的趴在了地上。

「咯咯。」紫色面紗女子秀手捂著杏口輕笑起來,忽然增強的重力似乎對她沒有任何效果。「不過才是五十倍重力,怎麼就趴下了。快起來,這才剛開始。」

「什麼,五十倍,還剛開始。」越子墨心中大驚,哪有人一上來就拿五十倍重力訓練人的,在怎麼也應該是慢慢增加,讓人有時間適應才行啊。直接五十倍,身體比注入了鉛還重,真是連抬下手指都做不到。

不過當越子墨想到自己的目標,自己還要去遙遠的神域,以他現在的境界,還差的太遠太遠。一想到這裡,越子墨心中就充滿了堅定,同時爆發出強大的靈力和精神力,咬著牙,雙臂用盡全力要將自己支撐起來。

看著越子墨努力的樣子,紫色面紗女子又說道:「加油,慢慢來。幻境之中的時間與外界不同,任由我隨意控制。所以在這裡我們有的是時間。」

「這裡真的是幻境么。」越子墨滿頭大汗,咬著牙依舊努力的慢慢站起來。

……

城主府雖然高手眾多,但是也不可能敵得過九名合體後期血煉枯屍。這樣的組合要是不遇見若雨仙子,聖殿殿主之類的頂級存在,那真是可以橫掃一方,所向披靡。在若雨仙子和聖殿殿主被天陽子和黑龍攔住后,城主府很快就如遭到血洗一般,滿地血色河流。

若雨仙子被天陽子攔住后,二者經過了一番的激戰,她連連敗下陣來。身上多處的劍傷,但依然控制著一把水藍色的飛劍,抵擋著天陽子的攻擊。天陽子煉製的由百把組成的成套飛劍,如漫天火矢一般,從若雨仙子四面八方攻擊而去。若雨仙子則控制著名為清水劍的本命飛劍,飛快的打出法決。清水劍水藍色的光芒猛地一閃,化為漫天雨絲似乎想滅掉射來的火矢。

「哼,小丫頭,在回去修鍊幾年吧。」天陽子在胸前一掐法決,所有飛劍火焰一盛,如有靈智一般化為火蛇在若雨仙子四周擺舞起來。頓時一片片白霧升起,竟然破解了若雨仙子的攻擊。

聖殿希殿主看著此景,想去支援,卻被黑龍攔了下來。「殿主,你想去哪裡啊。」

「黑龍,你這個叛徒給我滾開。」希殿主抬起手,一團金色的光球孕育而出,看舉動隨時都可能發動攻擊。


「恕難從命。」黑龍舉著巨大的黑色重劍,渾身爆發出強大的精神力。

「沒想到,你已經進階魔導士後期了。但你以為這樣就是我的對手了么。」希殿主抬起手,金色光球瞬間變為一道水缸粗細的光柱,向黑龍激射而去。黑龍見狀臉色一變,將黑色重劍再身前一擋。

「錚~」金色光柱擊在了巨大的重劍之上,發出了金屬般的響聲。黑龍在空中被擊退了數百步,才堪堪穩住身形。

沒想到這個傢伙受了這麼重的傷,還有如此實力。黑龍臉色沉重,對空中的黑龍喊道:「耐薩羅姆,黑龍之火。」


「吼~」空中的魔龍張開長滿獠牙的血口,沖著下方的希殿主,一口巨大黑色火球吐了出去。

幾經交戰下來,九名血煉枯屍已經開始向若雨仙子這邊的戰場飛來。這也意味著城主府的守衛,還有聖殿的十二護殿使已經紛紛戰死。想來也是,城主府雖然人數眾多,但大多都是元嬰和凝神境界。其次就是化虛境界為多,合體初期和中期只有寥寥兩三人。怎麼可能是四名合體後期血煉枯屍的對手。

若雨仙子和希殿主本就是勉強應戰,現在對手又多了九名合體後期的枯屍,已經是必敗無疑。

「啊。」若雨仙子慘叫一聲,胸口被火琉劍刺穿,整個人倒飛了出去。傷口之上如被灼燒一般,身體中出現一股火焰之力快速的吞噬全身。若雨仙子只覺得胸口一悶,一口鮮血吐了出來。

天陽子看著重傷的若雨仙子,臉上現出一絲諷意。然後轉頭看向一旁,被黑龍和魔龍還有四名血煉枯屍圍攻的希殿主,手指快速的虛空一點。一把火琉劍拖著長長的尾巴,瞬間飛刺過去。

「噗~」希殿主胸口被瞬間擊穿,栽身掉落地面。並且同樣捂住胸口,一口鮮血吐了出來。

「哈哈,希殿主你就別在掙扎了,今**難逃一死。」看著地面上的希殿主,黑龍將黑色重劍抗在肩上,大笑起來。天陽子則淡淡的看著身前不遠的若雨仙子,已經開始準備捏起法決,發動致命一擊。

「啊~」一聲怒吼從希殿主嘴中傳出,同時爆發出一股極為強大的精神力。接著一道金色的光幕,瞬間出現,一下子就將天陽子還有黑龍還有他的聖獸,以及九名血煉枯屍擋在了外面。

「若雨仙子請快帶上小女趕緊走。」希殿主大喊道。

「希殿主,你。」若雨仙子拖著重傷的身體,勉強的站起身子。

「對不起,若雨仙子。是希某人連累你了,否則城主府也不會變的如今這個模樣。如有來生的話,希某人定當做牛做馬像你賠罪。」希殿主說完快速的念起魔法咒語,金色的光幕翻轉起來,將天陽子等人罩在了其內。

「可惡。」天陽子見狀怒罵一聲,雖然希殿主等人都是遺失空間真正的強者,但是在他眼裡都不過是比一般人強一些的螻蟻。在千年前這些的人,連提鞋給他都不配。現今居然一個不注意,著了小輩的道。

「叮叮~咣咣~」的聲音傳出,天陽子等人發現,金色光罩堅硬異常,居然無法頓時間破開。

「父親,我不走。」希爾之前在三名血煉枯屍的攻擊下,也是渾身之傷連連敗退。但是就在剛才,忽然憑空出現一道光幕,將三名枯屍困在了其中。這也讓她可以將注意力回到父親身上,在看清這邊的情況后,當即哭喊道。

「仙子拜託你了。」希殿主說道。

「希殿主,永別了。」若雨仙子說完身形一閃,出現在了希爾的身後。一把就將哭喊的希爾抓在手中,向遠處的空中飛去。


看著若雨仙子帶走了希爾,希殿主不舍的望著心愛的女兒安全離去的身影。這將是他最後一次看見自己的寶貝女兒,淚水不自覺的流出,臉上露出了淡淡的笑容。這樣的笑容很難用言語形容,只能說那是為了保護自己真重要的人,而拼上性命的笑容。

孩子,原諒父親不能在保護你了。

希殿主轉過頭來,看著不停攻擊金色光罩的幾人,嘴角露出一絲冷笑然後大喝一聲,將自己所有的力量全都爆發了出來。金色光罩和希殿主,瞬間爆發刺目的光芒,似乎變成了空中的驕陽。

「今天希某人要將你們全都斬殺於此。」

「轟~」一聲巨響,火雲衝天而起。整個城主府,在爆炸中化為了灰燼。

… 此時若雨仙子已經帶著希爾,遠遠的離開了仙味城.但一股強大的能量波動,還是從數萬米外傳了過來。希爾回頭看著爆炸的方向,眼淚不停的落下。「父親~」聲音沙啞而又悲傷,在空中久久的回蕩。

「希爾。」紫色面紗女子拍了拍希爾的肩膀,同樣望著仙味城城主府爆炸的方向。苦心經營數百年的城主府,還有那些忠心耿耿誓死效忠於她的手下,通通不復存在了,心裡的無法言語。

「父親。」希爾抽涕起來,傷心難過。

「走吧,希殿主犧牲了生命,我們才得以逃脫。如果再被天陽子等人追到,我想你父親死也不會安心的。」若雨仙子說道。

雖然萬般不舍,但是若雨仙子說的沒有錯。希爾在空中站了起來,然後跟著若雨仙子向遠處飛去。若雨仙子臨走前,深深的又望了一眼遠處城主府的方向,低頭不語向遠處飛去。

城主府發生了如此大的動靜,引來了無數圍觀之人。不多時仙味城傳開了,關於城主府瞬間被夷為平地的消息。引來了各大勢力的猜測,一些一直窺探城主府的勢力,也蠢蠢欲動起來。仙味城的人還驚訝的發現,空中禁制飛行的法陣,也不知道在什麼時候失靈了。

失去了禁中飛行的法陣,在加上沒有城主府維持秩序,整個仙味城可算是陷入了前所未有的混亂。打砸搶燒,殺人奪寶之事不斷發生,混亂程度比紫色飄雪的時候,還要嚴重許多。外出執行任務的花雨仙子,得到消息后,趕緊放下手中的任務向城主府趕回。但是回去的時候,只看到了一片廢墟。

「城主府。」花雨仙子看到城主府的慘狀,整個人都傻了。良久花雨仙子回過神來,雖然城主府不在了,但這不代表城主大人不在了。 相思始覺海非深 。接下來的幾天,花雨仙子調整好心態,暗中遊走在仙味城,開始召回城主府的殘餘力量。幾天下來,召回之人雖然修為都不是很高,但也有千餘人。這些人都是對城主大人忠心耿耿之人,就算城主府不在了,卻也一直隱秘行蹤等待著城主大人的歸來。


在確認找回了所有能召回的人手,花雨仙子帶著眾人深夜離開仙味城。做出此舉,也是為了防止被未知的敵人發現。畢竟能毀掉城主府的勢力,自然不容小視。

眾人在某處隱蔽的小島上盤踞了數日後,花雨仙子意外的收到了若雨仙子的聯繫。於是帶著興奮的眾人,前往了若雨仙子和希爾的藏身之處。

「我等城主護衛,參見城主大人。」花雨仙子站在最前方,帶著千人對若雨仙子行禮說道。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