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 月 18, 2021
111 Views

「怎麼?仙子您認識嗎?」蘇邵奇見她突然臉色有些古怪,在一旁有些納悶的問道。

Written by
banner

「掌柜的!出丹了!大師傅喊您快過去瞧瞧!」 楊麗瓊自認為可算是找到了陸瑤的錯處,嘰里呱啦開始說起來。

「當初我就說她年紀小,不懂事,你們一個個都喜歡她,這下好了,阿誠因為她沒升團長,這次還把阿明給牽連進去,她就是個惹禍精!」

楊麗瓊又嘟啦啦說一通,簡誠沒阻止,待她說累了,簡誠開口。

「娘說的話,或許有理,但是我很納悶,咱們村離軍區這麼遠,消息是怎麼傳出去的?」

他這一說,簡向前愣住。

是啊,怎麼傳到那裡的?

目光咻的看向妻子,無聲的詢問。

她不會真的傻到去告狀吧?

楊麗瓊這下急了,氣的拍床,臉都漲紅了。

「你們什麼意思,我這個樣子怎麼去傳?!」

她是不喜歡簡誠,但是也不會幹這麼損人不利己的事!

簡誠要是陞官了,以後簡軍的孩子也好沾光不是?

簡誠失笑,聲音沙啞,低著頭,似是很無力。

「娘,你當然是沒那個能力傳的,」說著,把包裹挪到爹娘跟前,「那娘您給我說說,陸琪是怎麼知道我的地址的?」

簡向前拿起來看,上面赫然寫著陸琪的名字。

目光再次看向妻子,楊麗瓊眼神閃躲,不敢去看他們。

「我不知道啊,你問我做什麼?」

看她這樣子,簡向前嘆口氣,已經知道了真相。

剛要說什麼,簡誠站了起來,笑容透著一股子凄然。

「娘,您可以否認,我也權當這件事沒發生過,有些事情,我不說,不代表我不知道。」

「只是因為您養了我二十多年,我感激你,您是我的母親,對我的婚事有意見我也可以理解,您不想我結婚,不想我結婚之後會對這個家不管不顧,我能理解。」

「十五歲我輟學參軍,只為了我弟弟能夠有個上學的機會,您對簡明很好,讓他有了完整的學業,也不枉我在外面奮鬥這麼多年。」

「瑤瑤是我認定的人,您若是出去打聽一下就會知道,她是個很好的人,將來她斷然不會讓我撒手不管您和我爹,可是您卻百般阻撓,還和陸琪聯繫上,您這是存了心想要破壞這門親事對不對?」

陸琪和陸瑤是親堂姐妹,傳出去兩姐妹為了一個男的爭風吃醋,或者說瑤瑤的父母知道了他收了陸琪的東西卻選擇了隱瞞,那他和瑤瑤,也算是走到盡頭了。

他娘,真的是好計策。

他都要懷疑,他娘癱瘓這麼多年,是不是每天都在盤算,如何讓他打光棍。

想想也著實可笑。

楊麗瓊被簡誠說的接不上話,這可是簡誠第一次開誠布公的和她談家裡的事,原來,他都知道。

那,他是全部都知道嗎?

剛剛他是不是特意提了簡明?

是的!

楊麗瓊猛然看向他,「你…」

簡誠開口堵了母親的話。

「爹,娘,瑤瑤被抓走快兩天了,她父母肯定極壞了,我中午就不在家吃飯了,去她家報個平安,晚上再回來。」

說著,拿起包裹朝父親點了點頭離開了。


走到門口的簡誠,聽到了摔東西的聲音,接下來是父親訓斥的聲音,他頭也沒回,大步離開。

裡屋里,簡向前氣急了,摔了茶缸,指著妻子。

「楊麗瓊!這就是你乾的好事!」

「我,我…」

楊麗瓊自知心虛,我了半天,也沒說出反駁的話來。

簡向前原本想要和她說什麼,話到嘴邊也不想再說了。

「你就繼續這樣下去吧,勸你多少回,我也累了,哪一天真的沒人管你了,或許你就該清醒了。」

這句話楊麗瓊就不贊同了,梗著脖子說道。

「我有簡軍,再不濟我還有三個閨女!」

簡向前看她像看個傻子一樣。

她倒是真敢想,把希望寄托在簡軍身上,那她就等著『享福』吧。

**

簡誠到陸瑤家裡的時候陸建業夫婦還沒做飯,見他過來,陸建業連忙起身過來。

「簡誠,你怎麼回來了?」

簡誠握住他的手,跟著他一起進屋,王秀花急的紅了眼。

兩步跑到簡誠面前,拉住他的手就是一陣痛哭。

「簡誠,怎麼辦,瑤瑤被抓走了,怎麼辦啊?」

王秀花也是沒了主心骨,瑤瑤被抓走了,她也見不著,昨天陸建黨一家過來,告訴他們瑤瑤要坐牢了。

昨天一晚上他們都沒睡好覺。

瑤瑤可是他們的指望啊。

簡誠扶著她坐下,安撫道。

「嬸嬸,沒事的,你放心,瑤瑤很快就會出來了。」

王秀花不知道他是不是在說謊,含著淚抓住他的胳膊。

「簡誠,瑤瑤是要嫁給你的,她就是你的人了,你一定要救救她好不好?」

陸家不認識什麼人,她娘家更沒有了。

唯一能指得上的就是簡誠這個當兵的了。

「嬸嬸,你放心,瑤瑤沒事,過幾天就回家了,我不會讓她在那裡受苦的。」

王秀花哭的肩膀一聳一聳的,都快呼吸不過來了。

「你沒有騙我們?」

陸建業過來抱住她,看向簡誠。

「阿誠,瑤瑤,她出來了會有案底嗎?」

要是有了案底,那她出來了該怎麼辦?

「叔,不會,我不會讓她有任何的黑歷史。」

「好好好,你辦事我放心。」

簡誠既然承諾了,應該不會食言。

簡誠說了他回來就是解決這事的,陸建業夫婦就更放心了。

「好好,也中午了,今天就在這裡吃飯吧。」

王秀花把眼淚抹去,起身去做飯。

簡誠本就是想在這陪他們的,瑤瑤沒在家,他們肯定也難受。

「好,那就謝謝嬸嬸了。」

「不謝不謝。」

王秀花得了保證,心情也好了許多。

吃過飯,趁著王秀花去刷碗的功夫,簡誠和陸建業說了下午要去陸建黨一家說件事。

「什麼事?」

陸建業問。

簡誠把事情大概的說了一下,陸建業的臉色越來越沉。

直到說完,陸建業臉黑了個徹底。

「叔,就我們兩個去吧,嬸嬸要是知道了肯定會鬧起來,反而不好。」

陸建業嘆口氣,點頭應了。

他到底是做了什麼孽,欠了大哥一家什麼,他們要這麼對他?對他的閨女! 「哎呦!又出丹了?這次出了幾顆呀?」大掌柜一聽,激動的面上難掩喜色。

「這次出了足足有八顆丹!真是大豐收啊,掌柜!」

「好好!八顆好啊!這可真是一爐更比一爐多呀!」

「可不,給大師傅高興壞了!他說這次咱們用藥材換的這葯仙譜啊,真是賺大了!這不讓我趕緊喊您過去呢嘛!」

「慕雲仙子,機會難得,不如……就與我們同去瞧瞧?」大掌柜笑眯眯的回頭邀請著,這樣的喜事,那可是越多人分享越好啊!

「掌柜如此盛情相邀,自然該去瞧瞧!」蕭慕雲想到了自家師兄臨行前的所託之事,倒也欣然應許。

當初答應來蘇家時,她就知道之後少不了要與蘇家丹房或是學堂的人打交道,如今順勢前往,正好先去看看他們這邊煉藥師的實力水平如何!

得了蕭慕雲的首肯,大掌柜就在前面殷勤的帶著路,一行人迅速往塔底走去。

似乎真是件大好事,大掌柜原本氣色就不錯的臉上,此時更顯紅潤!

在前面引路時,他步步生風,給人一種……人逢喜事精神爽的感覺!

蕭慕雲見他如此,心裡不由打趣,若不是有自己這麼個客人在,只怕大掌柜是會飛奔而去的吧?

「那個,邵奇小哥!我想跟你打聽一下,不知大掌柜之前說的這位大師傅是?」

原本她正暗自好笑著,卻突然想起除了仙界江湖的傳聞外,自己好像對蘇家知之甚少,便打算臨時抱個佛腳。

「仙子……不是吧?你竟然不知道我們大師傅?」蘇邵奇則有些驚訝的反問道。

看他那大張到彷彿的可以吞下一顆朱雀蛋的嘴巴,就好像蕭慕雲不知道他們大師傅是誰,就跟仙界人不知道仙尊是誰一般奇怪!

「我……自小少出雲山,很多人都不怎麼認識的。我想……到丹房之前,還是先了解一下比較好。要是一會見面后,彼此都很陌生,難免會顯得有些尷尬吧?」蕭慕雲卻沒介意他的怪樣。說完,只是略帶些靦腆的笑了笑,一雙美目靈動,裡面卻是流轉著憨態可人的笑意。

「哎呀,你看我!竟然沒想到這些!仙子說的是,是我考慮不周了!」蘇邵奇本就對蕭慕雲的印象不錯,看她如此周全,不由的更喜歡了幾分。

蕭慕雲雖然是仙尊一脈,卻絲毫沒有那些世家小姐難搞的嬌蠻脾氣!

之前跟著少主去前線的其他下人們也對她讚不絕口。她在船上時,事事親力親為從不給人添麻煩,還很會照顧人!最難得的是,即使對境界修為低微的下人們,她也是一樣的謙和有禮!

如今到了蘇家的底盤,她還如此體貼的提醒自己疏忽的事,蘇邵奇感覺心裡暖暖的。心想,這麼溫柔的仙子,要是她能跟大少爺在一起,成為我們蘇家未來的主母就好了!這慕雲仙子,可比我見到的那些什麼李家和姚家的小姐們,是好太多了!

「邵奇小哥,你怎麼了?」蕭慕雲自是不知道邵奇心中已經開始了給自家少爺點起鴛鴦譜了,只他有些愣神,就輕聲問了一句。

「啊!沒什麼,沒什麼!我給您介紹一下我們大師傅吧!」邵奇立馬回過神兒來!


見蕭慕雲笑著點頭就趕緊往下介紹。

「我們這濟世藥房的大師傅,名叫蘇尚宇!除他以外,這藥房總共還有十位煉藥師!之所以叫他大師傅,是因為他是我們蘇家這濟世藥房里煉丹術最好的煉藥師!而且平時蘇宅的學堂和其他學徒多半也是他和三師傅在教的!開始大家總大師大師的喊他們,可是大師傅覺得以他的水平,還不足以被其他仙人如此稱呼,便不讓大家這樣叫!他都這樣說了,下面的煉藥師更不敢如此自稱了,後來還是大掌柜想的主意,說是能兼顧學堂就都改成了這稱呼。」

「哦,所以也就是說,他是蘇家最好的煉藥師嗎?」

「不不不,哪裡會!尚宇少爺只是濟世藥房這邊最好的煉藥師而已。別看他被我們喊做大師傅,其實年紀並不是很大,尚宇少爺其實是我家少爺的表親!兩人自小一起長大,少主將來是要繼任族長的,他便拜了我們蘇家葯仙谷的大長老——承恩大師!那位啊,才是我們蘇家最厲害的煉藥師呢!」

「哦,是這樣!承恩大師……這我倒是知道,那這位大師傅在蘇家整體的醫藥方面排在什麼程度呢?」

「嗯……這個啊,在小輩裡面尚宇少爺排的上第一,不過在葯仙谷里的話嘛,應該也就勉強算是中上游吧?」

「才中上?這谷里谷外的……竟然差這麼多?」


「嗯,在蘇家是這樣的!你看這在外面藥房,應對的大部分是常規的問題!只要達到中等水平的煉藥師,大都是可以應對的!」

「那谷里呢?

「谷里嘛,則是專門用於進修和研究的!還會有意尋找或接待一些疑難雜症,定期開展煉藥師的比試之類的,總之等級是差著很多的!說的不好聽一點,就是谷里小有所成的學徒們,來這邊藥房積累經驗的。」」

「哦,看來外面還只是初級到中級的程度呢!不過聽你這麼一說,蘇家整體水平確實要高出其他世家不少!」

「那是自然了!前面就是丹房了,進去以後要是他們不搭理你也不用太在意,尚宇少爺除了煉藥煉丹之外,為人有些冷淡!他只對醫藥這些事情感興趣,其他的煉藥師們也大都比較孤僻,不太好相處的。」

「哦,沒事的,這我知道,早就習慣了!」蕭慕雲呵呵一樂,倒是沒太當回事。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