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 月 18, 2021
68 Views

可是,不知道是感應到了劉煜火熱的視線,還是源於其它什麼心理,面對這樣幽美的景緻,劉海倫竟然沒有欣賞的心情。她轉過頭來,目光低垂的對劉煜道:「小煜,你看,這山還是沒有變化。我覺得也沒有什麼好看的,我們還是回去吧……」

Written by
banner

看著劉海倫那張不知道是因為羞澀還是因為爬山的緣故而泛起紅潮的俏臉,看著劉海倫那正被紫色上衣緊緊包裹著的隨著微微顯得有點急促的呼吸起伏的酥胸,劉煜不由得暗暗的吞了一口口水,微微一笑,道:「你不是說要找我們的童年嗎?小的時候,我們可都是在山頂玩遊戲的……都到了這裡了,不再向上走一走的話,那前大半個小時的山路也就算是白走了。」

看了劉煜一眼,劉海倫不知道想到了什麼。狠狠的白了劉煜一眼,方才道:「那就走吧,跟上。」說完后,頭一昂,當先就向山頂走了過去。

不知道是心神不守,還是山路當真那麼的難走,才走了幾步的時候,就聽到劉海倫「哎喲」一聲,整個人蹲了下去,俏臉上也微微的現出了痛苦的神情。

劉煜不由得心中一驚。連忙快走了幾步,來到了劉海倫的面前,蹲了下來,關切的看著劉海倫道:「海倫,怎麼樣。沒事吧。」

很自然的接受了「海倫」這個新式稱呼,劉海倫搖了搖頭。道:「沒事,沒事,只是剛剛不小心,腳被什麼東西颳了一下。」一邊說著,一邊伸出手來,向著自己的一隻小腿摸了過去。

劉煜順著劉海倫的手一看,只見劉海倫那緊緊的包裹在小腿上的乳白色的絲襪已經被刮出了一條裂縫,一絲雪白的肌膚從那裡暴露了出來,但所幸的是,卻沒有流血。

看到這裡,劉煜不由得鬆了一口氣,正想出言安慰劉海倫幾句,但一雙眼睛卻不由得順著劉海倫雙腿的曲線優美滑動。這一看之下,劉煜那顆一直蕩漾著的心不由得再次加大了幅度,連安慰劉海倫的話也忘記說了,只是色迷迷的盯著劉海倫那充滿了誘惑氣息的雙腿上看了起來。

看著看著,劉煜彷彿聞到這了劉海倫的兩腿上散發出來的那種女性嬌美的身體上特有的幽香的味道,在這種情況之下,「氣血」極度旺盛的劉煜自然就衝動了起來。

不由自主的,劉煜的一隻手伸了出來,帶著不自覺的顫抖向著劉海倫的兩腿伸了過去,在這一刻,劉煜的一顆心不由得隨著他的手慢慢和劉海倫兩腿的距離越來越近而跳得越來越快,手上的溫度也越來越高,彷彿是吸收了劉海倫兩腿散發出來的那種炙熱的氣息……

就在這時,劉海倫看到劉煜突然間不說話,而是微微的喘息了起來,不由得心中好奇,抬起頭來,看了劉煜一眼,劉海倫的舉動,讓劉煜從衝動中驚醒了過來。

劉煜也算得上是機智,一雙眼睛向下一瞟,一隻本來是想伸到劉海倫雙腿上盡情撫摸的手也在中途改變了方向,向著劉海倫那刮破的地方摸了過去。

在劉海倫抬起頭來的一瞬間,劉煜完全的改變了姿態,從眼中閃著熾熱的光芒想伸手在劉海倫的兩腿上撫摸,感受一下劉海倫雙腿上的溫柔和細膩的動作,改成了臉上現出痛惜的神色,充滿了憐愛的想伸手安慰劉海倫的樣子。

劉海倫因為只注意到自己的腿部被刮著的地方了,對劉煜一開始的舉動竟然毫無察覺,在抬起頭來后,看到了劉煜的神色,還真的以為劉煜是在關心自己,不由得心中一暖,微笑的對劉煜道:「小煜,我沒事的,只是絲襪破了,我沒受傷……」

說話間,劉煜的手已經來到了劉海倫的小腿上,劉煜感覺到,劉海倫小腿上的肌膚是那麼的光滑而細膩,雖然隔著一層絲襪,但劉煜還是被劉海倫小腿上散發出來的那種女性的溫熱氣息弄得心神一盪。又聽到了劉海倫的話。劉煜的心中不由得一樂,暗道:「看來海倫也在試圖改變我們之間的相處方式,這樣嬌媚的宛如女子撒嬌的語氣,可是在我身為『侄兒』時,從來沒有聽見過的呢……」

心中這樣子想的,可是劉煜的表面上卻沒有顯露出來,而是在嘴裡說著:「海倫,你也是快要S級的異能者了,怎麼還是這麼不小心呀,你看看。襪子都刮破了,還好沒流血,不然的話,我會心痛的。」一邊說著。劉煜一邊用手在劉海倫那光滑如玉的,正被那乳白色的絲襪包裹著的小腿上撫摸了起來,藉機大吃著劉海倫的豆腐。

劉海倫可不知道劉煜的心中在想著什麼,聽到劉煜的那關切的話語,劉海倫的芳心不由得一暖,抬頭看了劉煜一眼,看到劉煜正一臉關切的看著自己的小腿,雖然感覺到劉煜的手在自己的小腿上的撫摸已經漸漸的超出了查看傷勢的範圍,但劉海倫卻不忍心拒絕劉煜的好意,而任由劉煜在自己的小腿上撫摸了起來。口中還認真的解釋道:「異能者和武道修行者不一樣,S以下級別的,除了那些身體強化型的異能者,別的都沒法子增強自身的體質,只有晉級到S級以後,才有機會用異能改善自身!在過一段時間就好了,等我晉陞到S級以後,我體內的『毒力』就能淬鍊我的身體,到時候我至少能擁有不亞於化勁級新武者的強健體魄……」

要是劉海倫知道劉煜是懷著借著機會,先以關切的話語打動自己的心。再在自己的小腿上撫摸,裝著查看自己傷勢的樣子而大吃自己豆腐的目的,肯定會一腳將劉煜踹得遠遠的。

隨著劉煜的手在劉海倫小腿上撫摸的範圍越來越大,一陣酥癢的感覺從小腿上傳入到劉海倫的心中,劉海倫的芳心不由得也微微的蕩漾了起來。一張俏臉也不禁紅了起來,那種舒服的感覺。讓劉海倫沒來由的有些貪戀。

當下,劉海倫咬著嘴唇,看著劉煜,想看看劉煜倒底想要幹什麼,劉煜感覺到劉海倫並沒的拒絕自己那隻正在她小腿上撫摸的手,不由得心中一樂,開始細心的體會起自己的手在劉海倫小腿上撫摸時給自己帶來的那種溫暖而順滑的感覺來了。

一邊撫摸著劉海倫的小腿,劉煜一邊用眼睛的餘光觀察著劉海倫的臉色,在看到了劉海倫咬著嘴唇的可愛的樣子后,劉煜的膽子漸漸的大了起來,不由得在暗暗的吞了一口口水后,一隻正在劉海倫的小腿肚子上撫摸的手,漸漸的向上移動了起來,隨著手的移動,劉煜不由得微微的覺得有點口乾舌躁了起來。

見劉煜的動作越來越不「規範」,劉海倫的心跳也越來越快,她覺得不能任由這種情況繼續下去,當即奮起餘力,推了劉煜一下,起身肅容嬌嗔道:「小煜,我可是你的小姑,你的手怎麼可以那樣動……」劉海倫這一站起來,無形中就將劉煜的那隻正在自己大腿上撫摸的手給甩在了一邊,劉煜感覺到自己手上的那種溫熱的讓人心神蕩漾的氣息突然間離開了自己,不由得心中一陣的失落,但對劉海倫的舉動卻不好說什麼,只是也跟著劉海倫站了起來。

劉海倫也不知道是怎麼回事,明明在劉文淵的懇求下,在楚大校的勸解下,在經過一個月的深思后,心中已經接受了劉煜,同時也接受了劉煜現在群美環繞的狀況。

可是,在親身領受到劉煜對自己的動手動腳后,劉海倫在心動的同時,又不由得在心中浮現出了香江港時劉煜和鍾小滿在一起的情景,在一種她不願意承認的心理下,劉海倫才會阻止劉煜的「親近」。

劉海倫看了看身邊的這個自己看著長大的男孩,心中莫名的嘆息了一聲,臉上現出了一絲不忍的神色,轉身不再理會劉煜了。

要是劉海倫一直保持著剛剛說話的那種態度,臉上不出現那一絲不忍的神色,也許,劉煜在聽了她的話以後,基於她往日的「威嚴」,還真的有可能就此對劉海倫保持距離。畢竟,以劉煜對劉海倫的珍視程度。是絕對不願意對她有一絲一毫的勉強。更不會對她使用魅惑術來「強制」改變她的心意。

好在劉海倫轉身時臉上那一絲不忍的神色,讓劉煜尤如溺水之人抓住了一根救命的稻草一樣的心中一亮:「差點被海倫給騙過去了,我就說嘛,我的超級感知力怎麼可能出錯,明明已經感覺到了海倫對我的情意已經有了轉變,怎麼這會兒突然又自稱『小姑』了……嗯,她現在的這種情緒,按照我從小滿、珊珊她們身上得來的經驗看,不是害羞,就是吃醋……」

想到這裡。劉煜不由得又看了一眼正在山風中佇立的劉海倫,發現劉海倫的雙肩正在山風中微微的顫抖著,微微皺眉,劉煜以一種不撞南牆不回頭的氣勢。又一次的接近了劉海倫。

劉海倫感覺到一陣熟悉的男性氣息又慢慢的靠近了自己,一顆心不由得怦怦的直跳了起來,一雙手也不知道往哪裡放才好,感覺到劉煜的身體離自已越來越近,劉海倫不由得嚶嚀了一聲,一個身體再也忍不住的投入到了劉煜的懷裡,緊緊的摟住了劉煜。

劉煜看到劉海倫迷人的樣子,壓制了好久的衝動再也忍不住的暴發了出來,忍不住也伸出了手來,緊緊的摟住了劉海倫火熱的嬌軀。微微的帶著一點喘息對劉海倫道:「海倫,你也是同意了的吧……以後你不再是我的『小姑』了,你只會是我的『小媳婦兒』……」

劉海倫正沉浸在劉煜溫暖的懷抱中,享受著劉煜身體上散發出來的那一陣陣迷人的男性的熱力給自己帶來的那種舒服的感覺,聽到劉煜這麼一說,她的臉上不由得一紅,心中莫名地害起羞來,臻首也深深的埋入到了劉煜的懷裡,竟是再也不敢看劉煜。

劉煜感覺到了劉海倫的小鳥依人,心中不由得一熱。從劉海倫嬌軀上散發出來的那一陣陣的誘人清香,彌散在空氣中,刺激著劉煜的神經,使得他不由得深深的吸了一口氣,低下頭來。看著懷裡的可人兒。

感受著劉海倫柔軟而火熱的嬌軀緊緊的貼在自己的身上,劉煜心中更加的興奮了起來。心中也為自己剛剛的大膽而暗暗的高興了起來,如果不是自己剛剛報定了那不撞南牆不回頭的決定想再試探一次劉海倫,也許,現在自己和劉海倫已經在下山的途中了,怎麼會還有機會享受劉海倫的香軟呢?!

看著劉海倫白玉般的脖子已經微微的泛紅了起來,劉煜的心中不由得一樂,「閱歷」豐富的他知道,這是女人動情的徵兆,在這種情況之下,劉煜的膽子也漸漸的大了起來,忍不住伸出手來,就向劉海倫那雙正被絲襪包裹著的修長而均稱的**摸了過去。

感覺到劉煜的大膽舉動,劉海倫不由得渾身一震,本能的反應,使得劉海倫不由得立刻將一雙美腿併攏了起來,了她沒想到自己的這一舉動,反而就像是把劉煜的手夾在胯下了,迎合起劉煜的行動一樣的,劉海倫**內側的溫熱傳到劉煜的手上,刺激著劉煜的觀感,使得劉煜忍耐已久的身體的某個部位立即強硬了起來。

劉海倫沒有想到劉煜竟然這麼大膽,一上來,就敢把手伸到自己的腿上撫摸起來,不由得心中一怒,但是劉煜的大膽,卻又讓劉海倫心中隱隱隱約約的覺得一股快意從心頭升起。

可是就在這時,劉煜卻又把手從劉海倫的兩腿之間拿了出來,紅著臉道:「海倫,對不起,我不由自主的衝動了起來,把手伸到了不該去的地方,你原諒我吧。」

劉煜態度的突然改變,讓劉海倫不由得微微一愣,再加上兩腿之間在劉煜溫熱的大手離開后給劉海倫帶來的一陣陣的空虛感覺,使得劉海倫的心中不由得有些空空落落了起來。她狠狠地瞪了劉煜一眼,沒好氣的嗔道:「現在知道道歉,早幹嘛去了?!哼,走吧,快到山頂了……」

見自己「欲擒故縱」的方略似乎起了效果,劉煜不由得對著劉海倫微微一笑,道:「海倫,你不生氣就好,我們繼續走吧,不過,你可得小心一點呀。」說完,跟在劉海倫的屁股後面,又繼續的前行著。

看著劉海倫的那一雙被絲襪包裹著的**,劉煜在吞了一口口水后,心中暗道:「真是捨不得離開啊……不過照海倫現在的態度,似乎不但不再抗拒我的『親近』,而且還有些留戀,看來,我離征服她的身心又近了一步……」

想到這裡,劉煜的臉上不由得浮現出了曖昧的笑容,也許是老天爺要再給劉煜一個接近劉海倫的機會吧,才走了一小段路,就聽到劉海倫又是一聲哎喲,好像是踩到了什麼東西一樣的,一個身體搖搖欲墜了起來,劉煜眼疾手快,幾步衝到了劉海倫的身邊,伸手從劉海倫的胳膊下穿了過去,扶住了劉海倫的身體。

劉海倫正在搖搖欲墜的時候,突然感覺到一隻大手扶住了自己的身體,知道是劉煜到了,不由得心中一定,轉過頭來,對著劉煜感激的一笑,身體一動,就想脫離劉煜的手,自己走路。,. 劉海倫的這一動身體,就使得她一隻半球的邊緣開始在劉煜那隻伸到了她腋下的手上若有若無的磨擦了起來,劉煜感覺到自己的胳膊上傳來一陣陣讓人心酥腿軟的柔嫩感覺。.)訪問下載txt小說他知道那是劉海倫的半球和自己手臂在親密接觸,當即心中就是一大盪,身體的某個部位第n次的強硬的表現出了自己的反應。

感覺到劉海倫想掙脫自己的手,劉煜在暗暗的吞了一口口水后,才對劉海倫道:「海倫,你就別逞強了,讓我扶著你吧,不然的話,以我們的速度,可能再走一個小時也走不到山頂了。」

劉海倫也感覺到了自己的那一對半球正在上衣的緊緊包裹之下和劉煜的手臂頻頻接觸,從劉煜手上散發出來的男xìng熱力,讓劉海倫的身體也不由得微微一軟,她知道劉煜說的是實情,也就不再掙扎了,而是任由劉煜半扶半摟著自己,繼續的向山頂走去。

在這一刻,那劉海倫不由得又想起了那天晚上劉煜突爾溫柔,突爾的對待自己的樣子來了,想到那讓人面紅耳赤的那一幕,那劉海倫的心兒也不由得微微一盪,那心中對劉煜的那種怨恨之情,也不由得減弱了很多。

劉煜看到劉海倫順從了自己的意思,不由得心中一喜,另一隻手也伸了出來,扶在了劉海倫的腰上,繼續的前進了起來。雖然隔著一層衣服,但是劉煜還是能感覺到劉海倫小蠻腰的光滑和細膩。

在這一刻,劉海倫就像是被劉煜摟在了懷裡一樣的,從劉海倫的嬌軀上散發出來的溫熱氣息和淡雅幽香,使得劉煜的身體上的強硬反應更加的明顯了起來。

感覺著懷裡劉海倫的酥軟身體,劉煜的心中不由得微微一樂,他沒有想到,這麼快就又將劉海倫給摟在了懷裡。在這一刻,劉煜覺得自己很有可能真的是「世界之子」,大氣運在身!他側著臉向劉海倫看了看,發現劉海倫正目光流動。也不知在想些什麼,但是那紅霞遍布的俏臉上,卻沒有流露出一絲一毫拒絕劉煜的意思。

在這種情況之下。劉煜心中不由得升起了一股強烈的想要在劉海倫俏臉上親上一口的衝動,但劉煜知道,時機還沒有成熟,自己這個時候如果冒然先動的話。引起劉海倫的反感那就適得其反了,想到這裡,劉煜忍住了內心的衝動,而是轉而將眼睛瞟向了劉海倫那高聳的一對半球,肆意的在那裡打量了起來。

劉海倫的那一對半球正在那紫sè的上衣的包裹之下。呼之yù出,在劃出了一個讓人看了以後熱血沸騰的孤形,而那紫sè上衣的衣領雖然高高的,但因為劉煜位置的緣故,使得劉煜一低頭,就可以從那紫sè上衣的衣領中將眼光伸入到劉海倫的胸前,觀賞起那裡的美景來。種種難以對外人言的美妙,讓劉煜不由得心中一熱。呼吸也不由得急促了起來。

劉海倫感覺到劉煜這充滿了男xìng氣息的身體幾乎有半邊貼在了自己的身上。從劉煜的身上散發出來的那一陣陣熱力,讓劉海倫的心中也不由得微微的蕩漾了起來,再加上劉海倫感覺到劉煜的一隻手正摟在自己的腰際,而另一隻手,側伸到了自己的腋下,使得自己的半球邊緣隨著兩人的走動而微微的在劉煜的胳膊上磨擦。

一陣陣溫柔酥麻的感覺從敏感地帶傳入到了劉海倫的心中。使得她的心也不由得怦怦的直跳了起來,一種異樣的感覺湧上劉海倫的心頭。使得她的呼吸也不由得微微的急促了起來。

兩人急促的呼吸聲交織在一起,給這片寂靜的山林。增加了些許曖昧的氣氛。隨著兩人的身體在行進的過程中不斷的接觸,劉海倫感覺到自己的身體漸漸的軟化了起來,一絲淡淡的渴望,從心中升了起來,在這種情況之下,劉海倫不由得臉上更紅了,給那原本就嬌艷的膚sè,更增加了幾分嫵媚的神情。

劉海倫的身體的變化,劉煜全部都感覺到了,在這種情況之下,劉煜的心中不由得驚喜了起來,自從第一眼見到劉海倫,劉煜就被劉海倫的那充滿了鄉土氣息的風情給深深的打動了,在那種情況之下,劉煜忍不住的對劉海倫產生了親近的感覺,在這種感覺的趨使之下,劉煜不由得產生了想佔有劉海倫的。

看著劉海倫臉上嫵媚的神sè,劉煜心中愛到了極點,又感覺到劉海倫對自己兩手的活動沒有抗拒,他不由得大著膽子,微微的又將自己的身體貼近了劉海倫的嬌軀,使得自己的身體幾乎是貼在了劉海倫的嬌軀之上。

劉海倫感覺到了劉煜的意圖,一顆芳心跳動得更歷害了起來,有心想要抗拒劉煜的動作,但是那種男xìng的熱力和劉煜的大膽卻又深深的刺激著劉海倫,使得劉海倫捨不得放棄劉煜給自己帶來的那種舒服的感覺,所以,劉海倫在這種矛盾的心理作用之下,也只好任由劉煜在自己的嬌軀上做著各種的隱蔽而又過分的小動作。

劉煜看到劉海倫到了現在還沒有抗拒自己的意思,不由得心中一動,膽子更大了起來,一隻本來扶在了劉海倫腰際的手,也慢慢的在劉海倫的嬌軀上划動了起來,漸漸的向著劉海倫的腰臀滑去。

劉海倫被劉煜的舉動弄得心中一跳,一個身體不由得扭動了起來,彷彿是在抗拒著劉煜的行動似的。但劉海倫的這一扭動身體,卻使得她那本來就和劉煜的另一隻胳膊微微接觸在一起的半球邊緣在劉煜的胳膊上更緊密的磨擦了起來。

那種酥癢的感覺使得劉海倫的心中不由得一驚,不敢再扭動身體,而是任由劉煜的一隻手在自己的身體上滑動了起來,劉煜感覺到了劉海倫身體上的變化,心中不由得一樂,膽子越發的大了起來,一隻手也終於滑動到了劉海倫的挺翹臀上,並堂而皇之的停留在了上面。

頓時,一股溫熱細膩而彈柔綿軟的感覺從劉煜的手上傳了過來,刺激著劉煜的神經。[]使得劉煜的鼻息也漸漸的粗重了起來,一隻手,也不由得隔著那黑sè的超短裙。在劉海倫正被那黑sè短裙包裹之下的誘人之地上撫摸了起來。

而劉煜的另一隻手,也借著扶著劉海倫身體的時機,在劉海倫的嬌軀上活動了起來,從劉海倫的半球上傳來的那一陣陣的溫熱氣息。讓劉煜愈發的心神蕩漾。

雖然劉煜感覺到劉海倫的嬌軀在自己的親密接觸之下已經是漸漸的發熱了,但劉煜也知道,在這個時候,不能cāo之過急,不然的話。劉海倫反抗起來,那結果就會適得其反了,因此,劉煜的心中雖然很想趁熱打鐵,就地將劉海倫給征服了,但卻還是強忍住了內心的衝動,而是不溫不火的挑逗起劉海倫來。

在劉煜的抱扶之下,劉海倫和劉煜兩人終於來到了山頂。也不知是因為劉煜的挑逗。還是因為爬山耗費了太多的力氣,反正劉海倫在到達高頂的時候,臉上已經是cháo紅一片了,一對高聳的半球也隨著急促的呼吸而劇烈的起伏了起來,看得劉煜幾乎連鼻血都要流了出來。

一到山頂之後,劉海倫不由得歡呼了一聲。向前走了幾步,藉機掙脫了劉煜的懷抱。劉煜感覺到自己的手上還留著劉海倫香軟身體的餘溫,但伊人卻已經離開了自己的懷抱。不由得心中一陣的失落。


看著劉海倫那嬌柔的身體,劉煜不由得心中尋思了起來:「看海倫的樣子,應該是已經動心了的,可是,又怎麼突然間掙脫起我的懷抱來了。」

摸了摸下巴,劉煜不由得又想起了剛剛在路上的時候,劉海倫在自己的挑逗之下一聲不吭的樣子,不由得暗道:「難道,一路上,她都在向我暗示著,她並不介意我的親密和挑逗,她其實一直在等著我的行動,但是到了山頂我都沒有行動,她就生氣了,所以,才掙脫我的嗎?!」

想到這裡,劉煜不由得心中暗暗的後悔了起來,他覺得自己應該再大膽一些,不能有太多的顧慮,不能患得患失……

說起來,也就是對劉海倫,劉煜才會有這麼忐忑的心理,要是別的女人,在他全功力輸出的的「魅惑術」之下,又怎麼可能反抗他的親密接觸?!

如果不是本尊劉煜和重生者劉煜對劉海倫強烈之極的感情,不願意對她有絲毫的勉強,只希望能讓她像鍾小滿那樣,是真真正正的以「本心」愛上自己的話,以地球宅男劉煜那「省事」的心理,恐怕早就動用「魅惑術」這種無往不利的「泡妞神器」了!

看到劉海倫那在那黑sè超短裙包裹之下的迷人之地,正向自己發出著誘惑的信號,劉煜不由得咬了咬牙,心中升起了一股想要最後試探一下劉海倫心意的想法,他慢慢的移動著身體,裝著看風景的樣子,靠近了劉海倫。

隨著山風飄散過來的劉海倫淡雅的體香,連綿不絕的刺激著劉煜的神經,眼看著他就要再一次靠到劉海倫香軟的嬌軀上,劉海倫卻在這時突然轉過身體來,看著劉煜道:「小煜,你真的變壞了,你自己說說,我們才多久沒見面,可你就多了多少個女人?就算剛才……哼,你居然膽大到對我動手動腳,到底是誰把你教的這麼sè的……」

劉煜一愣,沒有想到劉海倫竟然在這個時候不適宜的說出了這樣「煞風景」的話,一時間不知道該怎麼面對劉海倫的質問,身體也不由得停了下來,看著劉海倫。

劉海倫看到劉煜的樣子,不由得微微一笑,對劉煜道:「小煜,你以後不要再這個樣子了,雖然風流不算什麼,但你也要注意一下,不要把風流變成了濫情!我告訴你,你現在的女人已經足夠多了,你要收收心,不要傷到那些愛著你的女人們,也要好好的保重自己,不要因sè傷身,否則的話,我是不會原諒你的……」

劉煜看到劉海倫的樣子,心中已經暗暗的笑破了肚子,他知道,現在劉海倫不自覺的又又擺出了以前對自己慣用的「教育」態度,只不過,其中似乎也混雜了一些醋意,看來劉海倫的心態也在持續轉變中……

不過。劉煜覺得這種心態轉變的速度有些慢了,他覺得,以劉海倫對自己的態度。自己若是不採取一些非常的手段,可能不會出現劉海倫主動投懷送抱的情景,因此,劉煜滿帶情意的對劉海倫笑了一笑。道:「海倫,你看,這裡的風景這麼的好,讓人心曠神怡,不如。我們在這裡坐一會兒吧?」

聽了劉煜的話,劉海倫不由得嫵媚的看了劉煜一眼,發現劉煜正滿臉期待的看著自己后,不由得點了點頭,坐了下來。而劉煜看到劉海倫坐了下來,自己也靠著劉海倫坐了下來。

兩人坐了下來后,卻找不到什麼話來說,只是悶悶的坐在那裡。劉煜聞著劉海倫身上散發出來的淡淡體香。心中不由得樂開了花,劉海倫可不知道劉煜的心中在想什麼,一側臉,看著劉煜道:「劉煜,你是不是覺得我變的很快呀?」

劉煜其實明白劉海倫指的是什麼,但是裝著不明白的樣子。道:「海倫,你在說什麼呀?」

看到劉煜的樣子。劉海倫的臉不由得微微一紅,道:「小煜。你是明白了我的意思的,我是說,我們原本是姑侄的關係,可以後卻會變成男女關係!你……你不覺得我對這件事的態度很奇怪嗎?我幾乎沒有什麼抗拒之心,相反的,我還在心中渴望和你在一起……」

劉煜聽到了劉海倫的話,心中不由得微微一樂,在深深的吸了一口氣后,他接過劉海倫的話,道:「海倫,實話說,其實我挺理解你的想法的,而我,不是也有同樣的想法嗎,但是我認為,我們做為青年人,思想觀念應該放開一點,對待事物也要看到她本質的,我們在一起,是心靈上的溝通,又怎麼能去在乎那世俗的眼光呢?!況且,我們並沒有血緣關係,而且,這一點還是眾所周知的,這代表著什麼還用名言嗎?再說了,我一直奉行的,就是『走自己的路,讓別人說去吧』,如果因為顧忌別人看法,顧忌一些世俗的禮儀,那麼,我們什麼都幹不了了,到了死的時候,我們一定會後悔的……」

聽到了劉煜冠冕堂皇的一番話后,劉海倫雖然覺得劉煜講的太極端了,但一時間卻也找不出什麼理由來反駁劉煜,而且,劉煜的話,好想是刺中了她心中的某一處深藏的東西,使得劉海倫不由得低下頭來,沉思了起來。

劉煜看到劉海倫的樣子,知道自己的話在她的心中已經產生了作用,不由得將扶在劉海倫腰上的一隻手,伸出了一個手指,開始用指腹在劉海倫的纖腰上划著圈。

雖然隔著衣服,但是劉煜仍然能感覺到劉海倫腰部皮膚的光滑和細膩,從手指上傳來的感覺,讓劉煜心中微微一盪。劉海倫感覺到了劉煜在自己的腰上的行動,一陣陣的異樣感覺從心中升了起來,使得劉海倫不由得扭了扭腰,嗔怪的看了劉煜一眼,道:「小煜,看不出來,你的嘴皮子倒是挺歷害的呀,連我都被你說得有些動心了呢。」


劉煜聽到劉海倫這麼一說,不由得微微一笑,卻並沒有回答劉海倫的話,而是享受起自己的手指在劉海倫纖細的腰肢上磨擦時給自己帶來的那種溫暖而細膩的感覺來了。

劉海倫也被劉煜的弄得心中蕩漾,一種溫熱的氣息從劉煜的身上散發出來,再刺激著劉海倫的神經,使得劉海倫不由得心神迷離了起來,任由劉煜的手在她的腰上動作。

看到劉海倫沒的拒絕自己,劉煜心中一樂,不由得伸開手掌,將整個的手掌按在了劉海倫的腰上,嘴裡道:「海倫,我不知道你是怎麼克服這個心理障礙的,但是我想對你說出我的想法。你知道嗎,其實我一直對你都懷有二心,只不過,在之前,我一直認為那是一種強烈的『戀姐情結』,只是我的『親人佔有yù』在作祟。可是,自從在香江港聽到你和夏宇軒之間的往事後,我的心情就一直很yīn郁,甚至都不知道搞怎麼面對你,還一直抗拒著像往rì那樣和你親近……這次回家,聽到爺爺說要讓我們結合,為劉氏家族繁衍出具備巫族血脈的子孫,我的第一反應不是抗拒,而是欣喜!說一句可能會讓你鄙視我的話,在之前,我就已經起心要接近你了,哪怕你真的是我的小姑,我也要將你拘禁在我的身邊,我不會讓你離開我的……」

劉煜的這番話,不盡不實,像他當rì在香江港之所以和劉海倫沒有往rì的親近,不過是怕和「劉煜」極度親密的劉海倫發現他「三位一體」之後的異樣而已。不過,劉海倫並不知道這些,反而因劉煜的這一番大膽之極的「表白」羞紅了臉,低垂這臻首,坐在那裡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看到劉海倫的反應,劉煜滿意的一笑,一邊說話,一邊將嘴慢慢的湊近了劉海倫的耳朵,說到最後幾個字的時候,劉煜的嘴唇幾乎都湊到了劉海倫的耳垂上了,劉海倫只覺得耳垂一陣的發癢,不由得扭了扭頭,卻不想,這一扭頭,自己頭上的秀髮,卻在劉煜的臉上拂了幾下,劉煜深深的吸了一口氣,貪婪的呼吸著劉海倫秀髮上的清香。.)

從劉煜的嘴裡呼出來的熱氣,一陣陣的扑打在劉海倫的耳垂邊嬌嫩的肌膚上,使她心中麻麻酥酥了起來。劉海倫一邊閃躲著劉煜的那xìng急的嘴唇,一邊低聲的道:「小煜,雖然我感覺對夏宇軒有愧,但那只是源於當年劉氏家族對他的利用,以及他這十年來的長情而已!我對他其實沒有愛戀之情的,你不要誤會……」

劉海倫眼中波光流動,帶情含怯,看到她的這副小媳婦兒模樣,劉煜不由得心中得意,一邊繼續的低下頭,追尋著劉海倫的耳垂,一邊輕輕地說道:「海倫,雖然很不爽你一直被夏宇軒惦記著,但我卻絕對不會誤會你們!如果你和夏宇軒有什麼的話,這十年之中,你們早就可以開花結果了……」

聽了劉煜的陳辭,劉海倫一邊閃躲著劉煜那追尋自己耳垂的嘴唇,一邊眨著美目嫵媚的看著劉煜,佯嗔道:「早知道我才不便宜你這個小壞蛋呢!人家夏宇軒那麼的痴情。可你卻這麼的風流……」

聽到劉海倫這麼說。劉煜一邊繼續的用手在劉海倫的腰際輕輕的撫摸著,一邊嘿嘿笑道:「海倫,你這種理解方式是不對的!愛人之間的相處,最重要的是開心快樂,難道你真的願意跟一個永遠不會走進你心裡、更不會撩動你的情緒的傢伙過一輩子嗎?那樣還不如直接找一尊充氣娃娃過rì子好了……」

劉海倫聽劉煜說得有趣,不由得格格的笑了起來,一邊笑,一邊將身體慢慢的靠在了劉煜的身上,嘴裡也喃喃的道:「小煜,你太會說了。雖然我知道你所說的並不完全是那麼回事,但是我還是說不過你,找不到理由來反駁你,罷了罷了。我們就不說這些了……」

劉煜感覺劉海倫香軟的身子,正慢慢的靠到了自己的懷裡,從他身上散發出來的淡雅體香撩動著他的心弦,讓劉煜心中不禁又是一盪,一雙手也不由得伸了出來,緊緊的摟住了劉海倫的腰。

一陣陣男xìng的熱力從劉煜的身上散發出來,讓劉海倫愈發的提不起勁,只能任由自己綿軟香滑的身子窩在劉煜的懷裡。不過,劉海倫很明白,現在不論是時間、地點。還是她自個兒的心境,都不適合發生親密關係,故而,劉海倫嘆息了一聲,溫柔的對劉煜道:「小煜,就這樣抱著我好嗎,不要再深入了。」

劉煜應了一聲,本來想撫摸劉海倫身體的手也停了下來,只是緊緊的摟住了劉海倫,讓她靜靜的躺在了自己的懷裡。可是。劉煜雖然手上不能行動,但一雙眼睛卻沒有閑著,開始在劉海倫惹火的身體上遊盪了起來。

劉煜看到,劉海倫那正被紫sè的上衣緊緊的包裹著的幾乎是呼之yù出的一對半球,正隨著她的呼吸一起一伏的。[]在劉煜的面前划著一道又一道的優美的孤線。

看到這裡,一股熱力不由得從小腹升了起來。使得劉煜的眼睛忍不住又往下探望了過去。劉煜的熾熱目光,滑過劉海倫的那平坦的小腹,來到了劉海倫那正被黑sè超短裙遮著的雙腿之上。

劉煜想到了剛剛自己的手伸到劉海倫的**上撫摸的時候,手上傳遞而來的那種溫暖而潤滑的感覺,當即就呼吸急促了起來,身體某個部位的反應也再度強硬了起來。

劉海倫本來都快要愜意的睡著了,可是突然間覺得自己的腰腹處頂上了一個熱熱的硬硬的圓柱形物體,不由得微微一顫,抬起頭來,嬌媚的白了劉煜一眼,膩聲道:「小煜,你這個小壞蛋,又對人家起sè心了?看我怎麼懲罰你……」說完,在媚眼如絲的看了劉煜一眼后,她伸出手來,抓住了劉煜的臉龐,狠狠的捏了一下。

劉煜的有些吃痛,不由得將身體向後一縮,苦笑首道:「海倫,你錯怪我了,任何一個男人,只要是這樣抱著你,都會起反應的,因為你太迷人了,如不起反應,那他就不是個男人了。」

劉海倫聽到劉煜稱讚自己迷人,心中也暗自喜歡,可手上卻又在劉煜的臉龐上捏了一下,嬌聲道:「算你會說話,你讓下面的東西給我老實一點,弄得我心神不寧的,想睡個覺也睡不好。」

聽到那劉海倫這麼一說,劉煜不由得苦笑連連:這時我讓他老實,他就會老實的嗎?你說說看,上山的這兩個小時,我這兄弟已經表達出了多少次強硬的態度了,可最後還不是軟了下來,無法的強硬到底!小……海倫啊,你可知道,這種反反覆復卻又無法宣洩的強硬,對人體的傷害是最大的……

劉煜看向劉海倫,正要為自己辯駁一下,卻又正好看到劉海倫也抬頭白了自己一眼,那嫵媚的小眼神勾人之極,而且那誘人的嘴唇也離他是那麼的近,近得幾乎可發讓他聞到劉海倫嘴裡吐出來的如蘭似馨的香氣,劉煜心中大大的一盪,終於忍不住低下頭,就向劉海倫的嘴唇吻了過去。

劉海倫也不躲避,看到劉煜吻了過來,不知道是因為驚訝,還是源自迎合,竟然微微的張開了小嘴。劉煜看到劉海倫的樣子,自然就伸出了舌頭,鑽入了劉海倫的口腔中,在她香甜的小嘴裡攪動了起來。

劉海倫嚶嚀了一聲。不由得也伸出小香舌。和劉煜的舌頭糾纏在了一起,兩人就這樣的熱吻著,忘了時間,忘了地點,也忘了世間一切的凡塵瑣事。

也不知過了多久,劉海倫才推開了劉煜,紅著臉,道:「小煜,我們回去,時候不早了。不然的話,二……你媽她可就等急了。」

劉煜心中的火焰在剛剛的那一場熱吻中,已經完全被劉海倫挑了起來,此刻卻聽到劉海倫說要走。不由得心中火起,拋開了所有的顧慮,直接就將劉海倫摟在了懷裡,一伸手,在劉海倫那誘惑了他很久的半球上揉捏了起來,嘴裡道:「現在還不到四點鐘,時間早著呢,我們再呆一會兒。」

劉海倫在劉煜的懷裡掙扎了起來,一雙手也用勁的推著劉煜的身體,嘴裡急道:「小煜。不要這樣,這樣不行的。」

劉煜哪裡還會理會劉海倫在說什麼,只是用勁的揉捏著劉海倫的半球,另一隻手,則緊緊的摟住了劉海倫的腰,不讓劉海倫離開自己。

在劉煜的努力之下,劉海倫漸漸的覺得全身都熱了起來,一雙本來推著劉煜的手臂,也漸漸的軟了下來,鼻中也發出了淡淡的喘息之聲。嘴裡還喃喃的道:「劉煜,你這個小壞蛋,居然敢這樣子糟踐人家,人家絕對不會放過你……」

就在劉煜和劉海倫將要擦槍走火之際,擁有著超強耳力的劉煜察覺到了有人正往這裡快速移動。心中雖然暗怒於好事被打擾,卻也不得不停下了嘴和手。

滿面情的劉海倫納悶地看了劉煜一眼。劉煜一面鬱悶的幫劉海倫整理衣裙,以免那誘人的光外泄,一面悻悻的說道:「有人來了……」

劉海倫捂著紅腫的小嘴吃吃而笑,拍了劉煜作怪的手一下,快速的脫離了他的懷抱,長長地吸了幾口氣,以平復激蕩的氣血,她可不想讓外人看到自己衣衫不整、情勃發的嬌俏模樣!

午後的陽光從天際投shè而下,將山路那頭出現的高大人形映照成金黑sè的剪影。

「是他……」劉煜和劉海倫同時認出了來人。

來人顯然也看到了劉煜和劉海倫,他那原本就快捷的步伐開始飛奔起來,極速接近后,他先咳出彆扭的咳嗽聲,潤滑一下自己乾澀麻癢的喉頭,接著道:「午……午安,海倫,花……送給你。」鮮麗明媚的紅玫瑰被遞送出來。


劉海倫看了面無表情又不言不語的劉煜一眼,暗自一嘆,出言道:「夏宇軒,你怎麼來這兒了?」

不錯,來人正是當年和劉海倫有過婚約的夏氏家族核心弟子夏宇軒!

身材高大、模樣俊雅的夏宇軒完全沒有三十多歲男子的沉穩,反而像是十三歲情竇初開的小男孩兒一般,在面對自己中意的女孩兒時,表現的很有些口齒不清的局促:「我……我聽人說……你回來了,在這裡有玩……就……就想過來……看看你……」

微微皺眉,劉海倫不想讓才剛從「侄兒」轉職成「愛人」的劉煜誤會,當即沉下臉來搶白道:「我們也算是從小就認識,十年不見會一會是正常的,可你帶一把玫瑰算是什麼意思?你今天晚上不是要跟華少琪那個男人婆訂婚的嗎?你該不會是走的太匆忙,將原本準備送給華少琪的花順手遞給我?」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