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 月 18, 2021
107 Views

「必須要告訴星王大人吧?」

Written by
banner

「必須啊,這麼大的消息要是瞞著,你我都吃受不起啊!」

「可萬一那人族贏了,我們豈不是——」

「嘶,你竟然認為那人族比星王大人還要厲害?」

「雖然十分誇張,可不得不考慮這個可能性。」

「站隊啊!一旦站錯,那萬年修行就要盡赴諸於流水了!」

兩人都是一嘆,楚浩那麼強橫,赤河星王總有一天會知道楚浩的存在,到時候他們知情不報,肯定會受到重罰。可是現在就去通風報訊,萬一楚浩贏了,他們也會遭到秋後算賬。

關鍵是,楚浩還精擅空間法則,赤河星王未必殺得了他,那麼這個人族埋頭苦修個幾萬年,待突破群星之王再回來報仇,誰能擋得住他?

愁啊,真是太難做出選擇了。

「應該還是星王大人更勝一籌,畢竟星王大人可是高階群星之王,那人族再強也頂多媲美一階星王,不可能再多了。」

兩人最後還是達成了共識,也不回廣元大陸了,直接去拜見赤河星王,將楚浩的事情上報。

東王星,六等星,也是赤河星系的主星,由赤河星王親自坐鎮。

咻咻,佘太雲和尹元化很快就進入了這顆大星,但守護大陣立刻激揚,一片汪洋般的波浪蕩起,傳出一道聲音:「何人敢闖赤河星王的府第?」

「佘太雲、尹元化有要事拜見星王大人!」兩大星主齊齊止步,揚聲恭敬說道。

「原來是兩位大人,請!」那聲音說道。

尹元化二人連忙繼續前進,來到了一片汪洋之中,赤河星王的本體乃是一條蛟龍,修道幾十萬年,終成正果,論實力早就超過了普通的真龍。

蛟龍喜水,赤河星王便在海洋中建了一座浩大的宮殿,而這片汪洋更不簡單,被他以大能力聚斂水系法則,在這裡修鍊水系法則的話,能夠起到事半功倍的效果。

尹元化兩人在宮外等待,不久之後得到傳召,得以覲見這位赤河星系的霸主。

赤河星王自然早就化形,中年男子的模樣,身材魁梧,身著一件龍袍,頭戴平頂冠,霸氣十足。只是他的頭上還長著一對犄角,卻是顯得有些不倫不類。

他聽尹元化二人稟報之後,不由露出怪異之色。

這真得很難讓他相信,區區一名星主竟擁有匹敵群星之王的實力?這五級法則和四級法則之間,可是有著一道不可跨越的鴻溝,怎麼想都是不可能的事情。

但兩個手下會亂報這種事情,不要命了?


他斟酌了一下,道:「既然本王的治下多出了一位星主,論理應該向本王朝見才是。你們兩個去通知那名人族,著他十天之內來拜見本王。」

「還有,那名人族女子,也讓她來見本王。哼,居然闖了那麼大的禍!」

尹元化二人一聽,心裡差點哭了起來,這不是把他們放到火上烤嗎?(~^~) 可赤河星王既然下了命令,這二人想不遵守都不行。

去請人吧。

尹元化二人灰溜溜地迴轉廣元大陸,猶豫再三之後,還是向著人族之城飛了過去。

十年過去,人族之城也出現了巨大的變化,愈發得壯觀、雄偉。尹元化二人可不敢有任何的造次,都是停在了大城之前,十分恭敬地請求楚浩的接見。

「進來吧。」楚浩的聲音傳了過來。


尹元化二人進入主城,來到了一座幽雅的院子,這裡便是楚浩的住處。

「參見楚大人!」兩人行禮。

楚浩點頭,抬抬手,道:「何事?」

「奉赤河星王大人之命,特來請楚大人前往東王星,與星王大人會晤。」佘太雲恭敬地道。

楚浩頓時露出似笑非笑的表情,道:「哦,會晤?這麼巧嗎,八雲星系的人一走,赤河王就要見我,不會是有人去告密的吧?」

佘太雲二人都是腳下一哆嗦,差點摔倒在了地上。

「楚大人,發生這麼大的事情,赤河星王又怎麼可能沒有聽到動靜?只是大家畢竟是一個星系的,而且,治下出現兩位星主,於情於理,也該向星王大人報備一聲。」尹元化連忙道。

楚浩看著這二人,道:「你們就不怕站錯了隊,沒有以後嗎?」

佘太元二人莫不心中發虛,知道楚浩已經看透了這件事,不由擦起了冷汗來。他們真是兩頭不是人,既沒有在赤河星王面前討到好處,現在又得罪了楚浩,真是鬱悶。

楚浩笑了笑,道:「好,既然赤河星王想見,那就去見見。」

聽到他這麼說,佘太雲二人才鬆了口氣,至少暫時是沒事了。

「不知楚大人什麼時候動身?」尹元化又問了一句。他們可是得了命令,得讓楚浩在十天之內趕去拜見的。

楚浩看著他們,笑道:「赤河王給了你們幾天時間?」

「呃——」兩人面面相覷,過了一會才道。「十天。」

「那就第十天再過去。」楚浩笑道,他要是急巴巴地趕去,還要讓赤河星王以為他好欺負,而卡在第十天的話,也算是給了赤河星王面子。畢竟是你說十天的。

尹元化二人自然希望楚浩早點出發,可他們又哪裡敢催,楚浩肯答應在十天之內去就已經給足了他們面子,還想咋滴?

他們暫時告退,第十天的時候自然還會再來。

「你真要去見赤河星王?」待尹元化兩人離去之後,羅輕煙向著楚浩問道。


楚浩點點頭,道:「我們既然要在這裡長住,那肯定要和地主打個招呼的。」

羅輕煙立刻道:「本姑娘可沒有打算在這裡長住,隨時可以走人。」

「你闖的禍,說走就走?」楚浩瞪著她道。

「人家可是群星之王。本姑娘又打不過,難道白白送死不成?本姑娘又不傻!」羅輕煙抱著雙臂道,然後又哼了一聲,「要不是我爹還在沉睡,區區群星之王,吹口氣他就死上一百回了,還敢惹本姑娘!」

「關鍵是你老子現在使不上勁,所以你以後還是老實點,別給我惹事了!」楚浩嘆了口氣,這魔女可說是世上最最嬌貴的公主。想讓她不惹事還真是難。

「切,你以為本姑娘是那種愛惹事的人嗎?」羅輕煙給了他一個大白眼,然後柳眉一皺,道。「那可是群星之王啊,你真能搞得定?」

「打不一定打得過,但保命絕對沒有問題。」楚浩笑道,掌握了空間法則就是這麼有信心。

時間過得很快,十天時間一晃便過,尹元化二人果然早早就來了。等著楚浩啟程。

楚浩、羅輕煙、尹元化和佘太雲上路,四大星主那是何等速度,只是一個小時左右,他們就來到了東王星。而若是楚浩一個人的話,他其實一個振翼就能到了。

但不是生死大戰,楚浩可不想讓人知道自己的極限實力。

由尹元化二人進行通稟,他們進入了東王星,並一路來到了赤河星王的宮殿。

楚浩還是頭一回來到海底的宮殿,看著一個個美艷的蚌女、妖嬈的人魚,不由十分新鮮,左看看、右瞧瞧,頗有鄉下小子頭一回進城的模樣。

這讓許多宮女都是笑了起來,她們見楚浩長得年輕,自然都不以為他會是什麼強者,還以為他和羅輕煙都是尹元化兩人的後輩。

尹元化二人則十分拘束,別看星主只是與群星之王差了一個境界,這個境界卻是如天塹一般難以跨越。在群星之王的面前,星主其實和戰神、戰兵都沒有一丁點的區別。

因此,容不得他們不小心翼翼。

「星王宣見!」宮殿門口,走出來一個龜丞相,身上確實背著一個龜殼,非常有喜感,但他卻赫然是一位高階星主。

歸無用,赤河星王最器重的手下,也是赤河星系的第二高手,擁有著極高的威信。

這赤河星王派歸無用親自來迎接楚浩他們,一來是表達了重視之意,二來也有來個下馬威的意思——你看看,我開門迎客的都是高階星主,夠牛逼了吧?

「宣?」楚浩淡淡一笑,道,「我今天只是來見見赤河王的,何來聽宣之說?」

「大膽!」歸無用立刻勃然大怒,對著楚浩森然一指,「好大的人族小輩,居然敢對星王大人不敬!」

「我最討厭的就是別人拿手指著我。」楚浩目光一厲,「給我跪下!」

「哈哈,不過低階星主,居然敢要本公——」歸無用冷然而笑,正想要譏諷楚浩,卻是臉色一變,只覺一股無可名狀的壓迫力襲來,可怕得驚人。

啪,他雙腿一軟,跪到了地上。

尹元化、佘太雲都是驚得眼珠子都掉了出來。

這怎麼可能!

歸無用可是赤河星系的第二高手,也是星主中最強的存在,可在楚浩面前別說出手,居然連一個氣勢都擋不住,直接就跪了,這實力差距真是大到天上去了。

「啊——」歸無用發出怒吼,想要站起來,可只覺身體上竟好像壓著一顆超等星,根本直不起腰來。他又怒又驚,堂堂高階星主,赤河星系的第二人,居然跪在一個低階星主的面前,真是太丟人了。

楚浩淡淡一笑,他只是運轉了土系法則,給歸無用製造了無邊的重力,以他掌握的幾萬億土系法則,這樣的重力根本不是歸無用所能抗衡。

卡卡卡,歸無用渾身的骨骼暴響,額頭上現出了汗水,顯得吃力無比。

他現在不但站不起來,甚至連腦袋都要往地上磕!

跪了不算,還要拜?

不行,絕對不行!

歸無用死撐,雙手按在地上,不讓自己拜倒下去。以他的實力,以手撐地的話,絕對是大地會被他生生撐開,而不是他的骨頭都要斷裂。

但現在情況特殊,楚浩是直接將土系法則作用在了歸無用的身上,因此其實是歸無用的骨頭在自己擠壓自己。這別說他是星主,就是域主都沒用。

啪,他的頭還是觸到了地上,以最最屈辱的方式跪在了楚浩面前。

牛逼!

尹元化二人都震驚得說不出來,每次他們以為知道楚浩的極限實力后,卻總是會被打臉。

「呵呵,現在的年輕人還真是盛氣凌人!」一聲淡笑之中,可怕的威勢卷過,讓每個人都是從心底生起寒意。

歸無用卻覺全身一松,頓時麻溜地站了起來。 會有那麼一天 ,叫道:「星王大人!」

剛才正是赤河星王出手,化解了施加於他身上的法則之力。

楚浩也沒有再出手,赤河星王要給他一個下馬威,剛才便是他的回敬,讓對方知道不好惹就是了。而他既然肯來這裡見赤河星王,便是沒有打算將事情弄僵,否則何必跑這一趟。

讓對方知道了自己的實力,接下來就能和談,而不是聽赤河星王發號施令。

「請進!」赤河星王說道。


歸無用駭了一跳,因為赤河星王用了一個「請」字。要知道,赤河星王乃是這個星系當之無愧的霸主,有誰能夠讓這位霸主說上一聲請的?

這說明楚浩的實力確實很強,否則哪有看門狗被人打了,還對人家說請的?

楚浩毫不在意,大步走進了宮殿,只見一名看上去五十歲左右的男子正高坐於王座上,他相貌堂堂,身材高大,頭上長著一對犄角,戴著平頂冠,散發著強大的霸氣。

總裁的掛牌正妻

「哈哈,果然是年輕俊傑!」赤河星王大笑道,「看你血氣衝天,應該還沒有滿一千歲吧?」

噗!

歸無用、尹元化三人都是噴了出來,不滿一千歲?開玩笑吧,誰能在千歲之前成為星主?一般來說,能夠在五千歲之前成為星主就不錯了,三千歲以前絕對是天才。

楚浩微微一笑,沒有在年齡上做糾纏,不然說自己未滿百歲,恐怕要把這裡所有人都給嚇死! 試婚成癮 :「不知赤河王召見,有何指教?」

「此女惹了大禍,又是你的朋友,你說該怎麼辦?」赤河星王卻是把矛頭對準了羅輕煙。(~^~) 楚浩呵呵一笑,道:「她嘛,我已經教育過了。」

羅輕煙頓時翻起了白眼,居然敢說教育自己,你是我爹還是我師父?

可赤河星王卻是怒氣隱動,把一位星王的兒子廢了根,說一句教育過了就沒事了?這一次之後,八雲星王肯定會親自過來。

赤河、八雲同屬於千花星域,向千花域主稱臣納貢。而八雲星王和千花域主又是什麼關係?八雲星王乃是千花域主最小的徒弟!

若非如此,他又怎麼可能答應讓七名星主進入他的地盤耀武揚威呢?

他給的不是八雲星王面子,而是千花域主啊!

還好,沒打死人,代表著就有化解的可能,因此赤河星王還是坐得非常之鎮定。他哼了一聲,道:「若八雲星王親至,你也教育教育他嗎?」

楚浩哈哈大笑,道:「那自然得交給赤河王來對付了,我打了小的,大的歸赤河王,哪敢逾越。」

這時候你倒是知道尊卑,之前又幹嘛去了?

赤河星王更顯不滿,道:「本王為什麼要幫你?」

「作為赤河星系的王,所有人都是您的子民,誰要動您的子民,那就跟您的兒子一樣,相信以赤河王的為人,一定不能忍!」楚浩正義凜然地道。

赤河星王臉皮扭曲,他真想給楚浩一巴掌。

愛民如子個屁!

這只是說說而已,面對另一位群星之王的威脅,特別是那人還是域主的親徒,他自然是選擇明哲保身了。星王之於域主,就好像星主之於星王,完全沒有一丁點的還手之力。

真要讓千花域主不滿意了,他恐怕只有放下一切,逃去上古學院,求學院庇護了。

所以,不到萬不得已的時候。他自然不希望與八雲星王鬧翻,更是把千花域主給惹出來。

「哼,你以為三言兩語,本王就會給你背上這樣的鍋?」赤河星王冷笑。「這件事情,本王可不會插手,你自己解決吧。」

「好,自己解決就自己解決。」楚浩笑道,一點也不在乎。

赤河星王真是看不透這個年輕人。區區星主而已,就算可以輕易鎮壓高階星主,那也只能說明他在星主中很牛逼,但跟群星之王還是差了幾萬光年的距離。

「哦,那本王倒要看看你有什麼本事。」他果斷出手,一掌推出中,一條水龍浮現,龍身密密麻麻布滿了神紋,這可是貨真價實的四級法則,而且數量超過了兩千道!

楚浩自然不會硬擋。在上古學院中他不斷地挑戰群星之王,得出了自己的極限戰力是在三階群星之王上下,有些打得過,有些打不過。

——境界相同,戰力有差距那是很正常的事情。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