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 月 18, 2021
108 Views

兩位少女的再次登場,讓南宮辰羽傻了眼,司徒翊澤微微有些吃驚,南宮辰羽呢喃的:果然是四大家族裡的孩子啊!長的簡直就是仙女!好漂亮!

Written by
banner

兩人都從沙發上站了起來,看著……說實在的,南宮辰羽花心大蘿蔔,什麼樣的少女他沒有見過,只是這樣美麗的女子還是頭一回見呀!

琀汐和珮音慢慢走下樓來,琀汐為首,換換走過司徒翊澤面前,發梢的清香掃過他的鼻尖。司徒翊澤微微一驚:薰衣草!珮音看著南宮辰羽,迎面撲來的百合香味讓南宮辰羽措手不及,臉微微一紅。接下來,珮音說:「……」

————————————————————珮音對著南宮辰羽說:「吶!是不是我太漂亮了?你臉才會紅啊!」

南宮辰羽不屑的看著她,「這是你自找無趣!沒事找事!是,你是漂亮!我,不稀罕!」

珮音不服了,「哎?憑什麼這麼說我?我告訴你!我皇甫珮音長得可是花見花開,車見車載,閉月羞花,沉魚落雁的,其餘我就不多說了。你為什麼這麼說我?」

「嗐?」南宮辰羽來氣了,這孩子怎麼沒事找事,「你怎麼不繼續誇你了?我看你是詞窮了,還說不想說了!誰信!」

珮音鼓起了腮幫子,臉憋得紅紅的,「南宮辰羽,你再說一句試試!」珮音說著挽起了袖子,「老娘我今天不整整你我不叫皇甫珮音!」

「來啊!」南宮辰羽也挽起了袖子,一副準備干一場的姿勢。

就這樣,南宮家大宅,第無數次世界大戰:開始了!

琀汐和司徒翊澤一副沒事人的樣子,一個聽著音樂,一個死盯著電腦看。

死盯著電腦看的是琀汐,她在調查一些資料。

「死盯電腦對眼不好!」司徒翊澤瞄了她一眼,好心勸道,可語調還是冷冷的。

「謝關心!」琀汐頭也不抬。終於,打了半個小時,兩人打累了。

珮音和南宮辰羽不顧形象的平躺在了地上,擺成了一個「大」字,喘息著……

忽然,南宮辰羽坐起來,「珮音,我們兩個交往看看如何?」

珮音正在喝水,一下子噴了。噴了一地,邊擦嘴邊說「什。。。什。。。。什麼?」

「呼!」南宮辰羽平復了一下心情,「我說,我們兩個交往試試看吧!」

「此話怎講?」琀汐的視線從電腦轉移,饒有興趣的看著地上的兩個人。

「恩。。。。。。。就是說。。。。。。。。。我和珮音在一起的時候,雖然多數都是吵吵鬧鬧的,可是。每次吵過之後,心情就特別的愉快,只要有一天不見到她,我就感覺空落落的,彷彿少了一些什麼重要的東西。總之,我一看到她我就很喜歡!」

琀汐傾城一笑,司徒翊澤盡收眼底:她笑起來宛若天仙吶!真美!

司徒翊澤是第一次為一個女人而發獃,他也不明白為什麼。

琀汐心想:南宮辰羽,說你花心你也蠻花心的,可你很老實呢!我把珮音交給你,你會好好守護她嗎?

南宮辰羽看出了她的心思,急忙補充說,「我會好好對待珮音的,絕不會不讓她受到任何人的傷害!」

珮音呆了:這什麼情況?不過,我每次看到南宮辰羽,心裡就很滿足,也不排斥他,這究竟是怎麼回事?哦!!!!我該不會是……喜歡上他了吧!

可珮音站起來,輕描淡寫的說了一句,「呵!真是離奇的要求!」琀汐懂珮音的意思,珮音從小不和男生接觸,除了自己的老爸。她的心裡一直以為男生都是些不可靠的東西。

司徒翊澤和南宮辰羽當場震驚:平時嬉皮笑臉的珮音也會這麼冷淡?

琀汐起身,「南宮辰羽,這個回答我讓珮音會給你的,只是,需要時間!」第一次對一個外人說了這麼多的字,奇迹啊!

「啊?啊!」南宮辰羽有些受寵若驚,自己竟然讓琀汐說了這麼多的字。

司徒翊澤看到南宮辰羽有些欣喜的表情,心,猛地被什麼抽了一下。很失落的感覺……琀汐看了司徒翊澤一眼,微微鞠躬,拉著珮音離開了。

。。。。。。。。。。

琀汐想到了些什麼:那個沐昕玫……不是十六歲的年齡吧!一定也是十五歲!

。。。。。。。。。

番外:最近雪琋總感覺文文有些混亂啊!但請放心,等更完這幾張,主角們的名字一定會更正的!!!親們多多收藏,多評論,多推薦。好嗎? 琀汐微微鞠躬,她很遵守規矩,然後,拉著珮音離開了。

一路上,珮音選擇沉默,她無話可說。

琀汐陪在她的身邊,兩人一高一矮,很像姐妹。

過了一會兒,珮音抬起頭,看著琀汐,「汐,我答應不答應?」「你覺得呢?」琀汐的語氣微微緩和。

「恩。。我想。。。。答應!」珮音再次低下的頭又抬了起來。

「恩?那就答應吧!」琀汐看著她,堅定的眸子給了珮音信心珮音點了點頭,臉上的表情明顯有了好轉。

第二天,珮音高興的給了南宮辰羽答案,南宮辰羽異常高興。只是,南宮辰羽身邊,少了司徒翊澤的影子。琀汐有些失落:他,到哪裡去了?

司徒翊澤最近很少來上學,公司的事情他的爸爸一個人整理不過來,他去幫忙了。

晚上,珮音早早的睡覺了。琀汐不忍心打攪她,就回自己的房間去睡覺了。琀汐一進門,薰衣草香撲鼻而來,琀汐走進去。

打開檯燈,打開筆記本電腦。

正在查著資料,窗戶一下子被打開了。琀汐沒有驚恐的失聲大叫,淡定的關上電腦。警惕的走到窗前,忽然,一個黑衣人捂住了琀汐的鼻子和嘴巴。

琀汐措手不及,但她知道,這個感覺……好熟悉?!……,很快,隨著腦子的疼痛,自己便沒有了知覺……琀汐被那個神秘的黑衣人帶走了,黑衣人抱著她,把她扛在了自己的肩上,又在書桌上寫了一些什麼,從窗口跳了出去,離開了。

這一系列的舉動悄無聲音,安靜的很。第二天早上,珮音打了個哈欠。發現自己的身邊空空的,就知道琀汐去自己的房間睡覺了。她下床開始洗漱,一切準備完畢,準備去吃飯,卻看見樓下的客廳桌上,擺著珂珂給自己和琀汐做的飯,琀汐,卻不在那兒坐!

珮音有些奇怪,反身走到琀汐房間門前,輕輕的敲了敲,琀汐的感覺很敏感,不需敲得太大聲。沒人應,珮音猛地推開了門,看見床上,被子整整齊齊的疊著,床單整整齊齊的,只是不同尋常的是,窗戶打開,窗帘被微微肆意的亂吹。

她頓時心中產生了一絲畏懼:汐怎麼了?千萬不敢有什麼事啊!她走到書桌邊,看到書桌上站著一張紙,她急忙打開一看:

皇甫珮音,相信你已知慕容琀汐失蹤了!是我帶走了她!想救她?當你看到紙條后的第二天晚上,萊麗亞茜斯學院後院,我們單獨見面。當然,你如果帶人,那麼,她的命……

——無名氏珮音看了看這張寫著娟秀字體的紙,就知道抓走琀汐的是女生,是喬璐琳嗎?她的字體可沒有這麼好看,量她也沒有這個膽量,敢抓琀汐,完蛋的節奏。那會是誰?上官昕玫?不可能的吧!她還沒回國呢!那,會是誰呢?連琀汐這麼厲害,她都敢抓,誰呢?

來到學院,她忽然想起了一些什麼:那張紙上寫的是萊麗亞茜斯學院後院?那麼,就說明她在這個學院嘍?不過,她不會輕易露面的。

來到班裡,珮音依然原本的模樣,丑巴巴的。

只是,今天的她無精打采。上課老是走神,老師提問叫她的名字,她都不給予理睬。南宮辰楓很擔心:音怎麼了?怎麼老是心不在焉的呢?而珮音卻一直在想:我把這個消息說出去?

還是不說出去?說的話,告訴誰呢?不說的話,我該怎麼辦呢?琀汐和我的父母是肯定叫不得的,他們一定會大張聲勢。上午放學,人漸漸走光了。珮音還趴在桌子上發獃。南宮辰楓看著她,「音?怎麼了?老是走神。今天第二節課,老師叫你去校長室幹嘛了?吵你了嗎?」

「沒!」珮音淡淡的開口,艱難的扯出了一絲微笑,「沒啊!我昨天沒睡好。」「琀汐了?」司徒翊澤冷冷的看著她。

「請假了!她生病了,伯父伯母把她接走了。怎麼了?」珮音站起身來,看著他。「恩?哦!」司徒翊澤半信半疑的走了。其實司徒翊澤知道,這是借口。可問題是,琀汐究竟哪去了?南宮辰羽見兄弟對琀汐的事情這麼上心,微微一笑。他,已經了解了一二了。

珮音不知該怎麼辦,很無助……可是,她不想告訴任何人……放學了,珮音收拾了一下,先去宿舍了,飯都沒有吃。

她邊走邊呢喃著:汐,你一定會沒事的!他一直躲在樹后,聽到了這句話,瞳孔猛地縮小:她怎麼了?為什麼珮音說她一定會沒事的?

珮音無力的回到了寢室。睡著了。這一上午,她幾乎忽略了所有人。。。 她,似乎想要忘記整個世界,也不願意忘卻了她。

下午,珮音以很好的精神狀態來面對每一個人,她要以全新的狀態迎接新的時間。她不能再這麼消沉下去了,如果琀汐知道,一定會說自己的。

所以,她決定,不告訴任何人關於這件事。


琀汐失蹤的第一天,過去了。這是第二天,今天晚上,珮音要去要回琀汐……

第二天晚上,還是來臨了。對於珮音,想快又不想快點。

晚上,珮音很守時,早早的就來到了空無一人的後院。靜靜的等待那個神秘人物。殊不知,大樹榦後面,還有一個敏捷的身影,他的聲響無人察覺。靜靜的站在那裡,彷彿也在等候那個神秘人的出現。

果真,那個神秘的人來了。輕盈地落在了屋頂上。

她穿的很酷,黑色大衣長的直到腳脖子,黑色的短靴,她的頭髮用一個紫色的帽子包了起來,留下了幾縷藍色細發還在外面,齊劉海任風隨意的吹動,只是,她那雙血紅色的眸子下面,有張面紗,蓋住了她的容貌。

「不錯,你還挺守時的嘛!」站在瓦瓴上的她雙手環胸,語氣煞人。大衣隨風擺動。

「快說,你把她弄哪去了?」珮音看著她。


樹后的他震驚了:重點到了!

「哦?不必這麼著急,你會和她見面的。不過,在這之前,我要和你進行決鬥,看看你有沒有資格從我的手裡搶人!」她的語氣很緩慢,從容不迫。

「好!」珮音答應了,為了琀汐,她無論如何也想試一試,她不想失去琀汐,琀汐像個姐姐一樣給了她太多的關心,現在也該自己付出回報了吧!

那個少女的年齡和珮音差不多,但看上去和琀汐一樣大。

她扔給珮音一把劍,珮音接著了。然後,她跳了下來,站到了珮音的面前。「開始吧!」

兩個少女揮舞著劍在萊麗亞茜斯學院的後院里,有個少年,靜靜地看著這場不可思議的較量。珮音不甘示弱,想揭開她的面紗,她哪裡願意,防禦的很好。

最後,珮音失敗了。左肩被那個人的劍划傷了,之後,離開了,還留下了一句話:你還不配從我手裡搶人!!

珮音拖著疲憊的身體,來到了小橋上,穿過小橋,有一片草地,河邊有棵柳樹。她剛坐下來,他就出現了。

「你為什麼說謊?」冷冷的。

珮音難免有些吃驚,難道昨天下午他跟蹤了自己一下午?「不希望任何人知道!」珮音靜靜的看著河裡的月亮。

他坐了下來,「為什麼?」第一次問這麼多為什麼,為了她……

「你那麼想知道是為什麼?」珮音反問他。

他垂下了頭,「不知!」冷冷的語氣和琀汐一模一樣。

珮音似乎明白了一些什麼,她開口,「那,我告訴你吧!但你不可以再和第三個人說了!」

他看著她,點了點頭。「好!」

「恩!剛才那場比賽,你也看見了,是那個少女把琀汐帶走了,具體是誰我不知道,但我能確定,她不是喬璐琳或者上官昕玫!」

司徒翊澤有些吃驚,「上官昕玫?」

「恩!」

「你怎麼知道她的?」司徒翊澤的話語從來都是命令的口吻,擁有王者的威嚴,冷傲不羈。

「喬璐琳說的啊!」珮音依然看著河水,她不願意看著司徒翊澤,她覺得司徒翊澤的氣質只有琀汐才能夠匹配,當初那個懵懂的自己根本不配,現在的自己也不配……因為,命中注定,琀汐是屬於他的……

「。。。。」司徒翊澤陷入了沉思。。。 「。。。。。」司徒翊澤陷入了沉思。。。

那麼,接下來如何進行呢?那個女人,到底是誰?珮音滿腦子都想的是琀汐。

司徒翊澤一直看著天上的月亮:她,是誰?

「那個,司徒翊澤,我能問你個問題嗎?」珮音的目光沒有轉移,而是試問性的開口,她怕司徒翊澤不給她回答。

「恩。」他的側臉看起來依然帥氣,被風吹成凌亂的碎短髮在月光的印襯下搖曳著……

珮音慢慢抬起頭,看著他,「那個,你為什麼要問我琀汐的事情?」她想幫琀汐了解一些……

「不知!」淡淡的語氣,說明他真的不知道。

「哦?是嗎?可我總感覺……」珮音說到一半,頓了一下,又接著說,「我總感覺你和琀汐之間有說不出的密切!」

「恩?」司徒翊澤明顯被這一句話震驚到了,他扭過臉看著珮音。「此話何意?」

「看!你說話的方式都和琀汐那麼相似!」珮音的膽子微微壯了一些。

「是嗎?我怎麼不覺得呢?」司徒翊澤半眯著眼睛,雙手交叉著靠在腦後,整個身子靠在柳樹榦上。

過了一會,司徒翊澤似乎想起了什麼,從口袋裡拿出了一瓶葯給了珮音,「治你的傷,拿去用吧!」「謝謝了!」珮音有些欣喜。


月光的照耀下,他瘦長的身材顯現的一清二楚。

珮音只是笑了笑:司徒翊澤應該是情商低,不然不可能連自己對琀汐……也發覺不了的!

司徒翊澤察覺到了,「你笑什麼?」

「沒。。。。。沒什麼,只是覺得……」珮音想笑出來。

「時間不早了,回去睡覺吧!」司徒翊澤站直了身子,看著坐在草地上的她。「恩!」

司徒翊澤一直等著她。


「怎麼不走?」珮音問他。

「等你!」司徒翊澤一臉無語的看著她。

到了宿舍門口,宿舍的大門也關閉了,珮音一臉的悲催。

司徒翊澤看著她,「你會飛嗎?」冷冷的聲音。

「啊?怎麼飛?」珮音被弄的暈頭轉向。

司徒翊澤說,「蹦上去,跳過大門,就可以進去宿舍里了!」

說完,司徒翊澤敏捷的跳了過去,扔下了珮音一個人。他覺得,珮音自己可以跳過去。很不幸的是,珮音不會攀爬,如果琀汐在的話……可,琀汐不在了……

珮音難過地低下了頭,艱難地爬過了大門,回到了寢室。

南宮辰羽一直在等她,一見她進來,就急切地問,「音!你去哪裡了?」

「沒有啊!」珮音暗暗慶幸:還好,剛才司徒翊澤給我了一瓶葯,現在傷已經好了。不明顯了。「那你怎麼回來的那麼晚呢?還有,琀汐怎麼一天了也沒見她?」

「問他!」珮音默默的離開了兩位男主,走向了自己的房間。

珮音指著司徒翊澤,之後就離開了。南宮辰羽一臉壞笑的看著躺在床上的司徒翊澤,「澤!」

「恩?」

「嘿嘿!坦白從寬,抗拒從嚴!說,你怎麼知道琀汐去哪了的?問我家珮音的嗎?」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