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0 月 28, 2020
104 Views

應該會!要不然,自己以前收服它們的時候它們幹嘛要一直叫呢?!

Written by
banner

我起身,想要再次嘗試,但被突如其來的周曉曉給攔住了:“沐顏,你發什麼瘋?!你是覺得自己的腦殼硬可以去撞牆了是嗎?!”

周曉曉的手死死抓住我的手臂,她有些長的指甲有幾根摳到了我的肉,引來一陣疼痛。

“我不是死了嗎?你怎麼碰到我的?……難道……”

還沒等我說完,周曉曉便一巴掌甩再來我的臉上,我的頭硬生生地歪向側面。

臉上,傳來火辣辣的疼痛。

“疼嗎?”周曉曉問着我。

我點點頭。

周曉曉的聲音再次從頭頂上傳來:“打醒了嗎?”

我點點頭,左手捂着我被打的左臉。

就在這時,我看到了一個紅色衣服的小女孩,穿牆而過,來到我的面前,甜甜地說着:“媽媽!”

“紅依?”我看着眼前的小女孩,頓時揚起了嘴角,走過去想抱住小女孩。

可我卻直接穿過了紅依的身體,跌倒在地上。

直到這時,我才清楚地意識到,自己沒死。

沒死,原來我沒死。那千年古屍呢,宮洛怎麼樣?!

心中雖然這麼想着,但當我看到前面的小女孩時,我的目光被她吸攝住了。

她長得和千年古屍很像,只有那雙眼眸有些像我。瓷娃娃般可愛的面容,嬌小的身材,還有那慘白的臉蛋……她就是我的女兒,紅依!

(本章完) 我蹲在紅依的面前,眼淚止不住地流淌着:“紅依,我的女兒,是媽媽對不起你,是媽媽對不起你!原諒我,原諒我好不好?!”

說着,我不禁留下了鼻涕,但我已經無心管它。

我的腦子裏,充斥着各種各樣的東西,但是最明顯的當初打掉紅依時候的場景,一遍遍地重複着那個場景,那聲慘叫。

我擡起頭,很真誠地看着紅依,只見紅依的小嘴巴嘟嘟着,眼中流着紅色的眼淚。

“嗚嗚~媽媽~!”紅依站在原地哭泣着,和小孩子一樣,邊哭邊抹着眼睛。

紅依的手裏沾滿了鮮紅的血液。紅依將血液擦在她的裙子上,裙子的顏色更加鮮豔了。

我突然想起捉鬼手套。

我看了眼身上的病服,然後看着周曉曉:“曉曉,我的衣服呢?我的東西在哪裏?”

不知道爲什麼,周曉曉仇視地瞥了我一眼,便氣沖沖地往外面走去。

劉嘉明對着我扯了扯嘴角,然後指了指邊上:“在那裏。”

說完,劉嘉明也出去了。

我走過去,拿出捉鬼手套,戴在手上,來到紅依的面前。

紅依看着我對我手,全身止不住地顫抖着,向後挪去。

我的眼中有些傷心,更加溫柔地對着紅依說着:“相信媽媽,媽媽不會傷害你的!”

紅依這纔不往後退去,但眼中依舊充滿着恐懼。

她知道這是什麼。

我來到紅依的面前,小心翼翼地撫過她的面頰,觸碰着他冰冷的肌膚,沒發生任何事情。

當初劉懸拿到捉鬼手套的時候,雖然控制了倩倩,但並沒有對倩倩造成什麼傷痛。如果我的動作可以更輕柔,我就可以和紅依接觸,並且不會控制或者傷害她。

紅依有些不可思議地看着我:“媽媽……”

我莞爾一笑,慈愛地看着紅依,再次輕柔地扶着她的小臉:“這是爸爸給我們的禮物,你喜歡嗎?”

“爸爸……”清脆的聲音焉了下去,紅依低着頭,死咬着脣瓣。

我抱過紅依,將她的小身子埋入我的懷內,心中有着濃烈的恐懼。

我的腦海中浮現着千年古屍被壓的場景,我與他說了很多話,流了很多眼淚,但是他毫無反應……不,這一切都是假的!

我都可以活着出來,和紅依相聚,他也不會有事情的!

對,對,就是這樣!

“爸爸在家等我們對不對?爸爸說過,會在家裏一家團聚的!”我的聲音有些哆嗦,抱着紅依的雙手止不住地顫抖着。

過了許久,紅依環手抱住了我,對着我說道:“嗯。爸爸已經在家等我們了。等媽媽沒事了,我們就回家!”

“嗯!就是這樣!”我將頭埋進紅依的脖子。

“那媽媽,我們睡覺吧。”說着,紅依就跳出看我的懷抱,拉着我來到病牀上,躺了下去。

我寵溺地點了點紅依的鼻子:“先洗手再睡。”

她的手上,還沾有從眼角流出的血液。

將紅依的手洗白白,我才抱着紅衣回到病牀躺了下來,抱着紅衣再次入睡。

我做了一個很真實的夢,在夢中,千年古屍被壓在一堆石頭

下,一隻手高高陷入亂石之中。

我用手挪開所有的石頭,可是千年古屍的身上都是血,鮮紅的血!

我努力地呼喊着,他都沒有反應。除了身體沒有僵硬……僵硬……

我的腦海中突然閃過廢墟中的那句屍體,硬邦邦的肉感……然後是千年古屍……

有東西爆炸了,整個房子都倒塌了,千年古屍爲了救我,用自己的身體去擋着!

最後,他還在我的身上。我和他說了好多話,說了很久,直到嗓子都說啞了,也沒有人過來,發現我們。

我以爲我和他死定了,我還想了死後的我會什麼樣子……猛然,我的心在脖子上跳狂亂地跳着,毫無章法。

我整個人被噩夢所驚醒,大聲呼喊着:“千年古屍!”

我驚怕地看着眼前,夢中和廢墟中的一幕幕在腦子裏不斷回放着,同時,還有周曉曉仇視的眼神。

這也難怪,宮洛和千年古屍共用身體。宮洛傷得那麼重,她肯定會擔心。而我那時候的態度……誒,爲什麼我當時的腦子會那麼混亂!

我轉頭看向紅依。看着她依舊熟睡的面容,我俯下身體,親吻了一下紅依的臉頰,然後起身,換上自己的衣服,帶上自己的東西,向外面走去。

現在是下午,太陽在西邊的高山上,快要落下去了。

我找到宮洛做手術的手術房外,看着劉嘉明和周曉曉坐在外面,還有一對中年夫妻站在不遠處。

我走過去,看着周曉曉,眼中滿含着歉意:“曉曉,宮洛怎麼樣了?”

周曉曉沒有看我,只是冷哼一聲:“哼!你還關心他的死活!”

我低了低頭,眼中分歉意更濃 :“剛纔,我的腦子還很亂……”

我看着周曉曉,突然鞠了九十度的躬:“對不起,要不是爲了保護我……”

“我知道是爲了保護你纔會這樣。”周曉曉的聲音異常冷漠,看着我的眼神充滿了敵意,“要不然,那麼大一棟別墅倒塌,你怎麼會只有點皮外傷?!”

我無言以對,她說的是對的。房屋倒塌變成廢墟,而同樣被壓在下面,就我沒有重傷,是多麼得沒道理。

我轉過頭看向那扇門:“進去多久了?”

劉嘉明回答我的問題:“從昨天晚上發現你們到現在,將近十八個小時了。”

“那……那你們發現他的時候,他傷得重不重?”我用畢生最剋制的聲音說着,屏住呼吸看着劉嘉明。

劉嘉明的眼神有着閃躲,最後還是開口道:“很嚴重。”

眼淚從眼角溜了出來,我低了低頭,默默地擦掉,深呼吸一口氣,也坐在椅子上等着。

終於,那扇門開了,從裏面走出來一個醫生。我的心頓時從脖子提到喉嚨,趕緊起身往醫生走去。

可是,周曉曉跑在我的面前,剛好擋住了我的路。不得已,我只能放慢腳步。

“醫生,宮洛怎麼樣了?!”周曉曉急迫地問着,臉色嚴肅至極。

醫生摘下口罩,鬆了一口氣,對着我們說道:“患者已經脫離了生命危險。現在情況一切良好,但不排除有惡化的情況,還需要做進一步手術。”

說着,醫生來到不遠處的夫妻,說着話

。再不久,就有護士來到他們的面前。

我看到那兩個人在護士的紙上簽字。

“他們是誰?”我沒有看見過他們,但卻有些眼熟。

“宮洛的親生父母。”劉嘉明的聲音依舊溫和。

周曉曉冷哼一聲:“哼!他們也配當父母!”

我知道,宮洛和家裏的關係並不好,所以那麼大的宅子都是一個人住。本以爲是比較平常的父母吵架,可是……我看着不遠處的這一對夫妻,他們眼中的默然,臉色的自然,就像是來做一件平常無奇的事情一般。

我們在外面繼續等着,那多夫妻簽完字就走了。

直到午夜十二點,醫生們才從手術室裏出來,笑着對我們說着:“很幸運。那麼重的水泥壓下來,竟然只斷了兩根肋骨,一隻手骨!”

說着,那些醫生也看着我說道:“你也是。基本沒受什麼傷!”

聽着醫生們的話,我心頭的大石總算落了下去,深呼了一口氣“那他多久可以痊癒?”

“如果順利的話,一個月就可以下牀。”醫生認真地對着我們說道,“等會兒轉到病房裏,你們可以去看看他。”

“那謝謝醫生了。”我誠摯地說着。

第二天,我再次被醫生們檢查身體,結果無恙。

我做了出院手續。來到病房的時候,看見紅依已經站在那裏等着我了。

“紅依,我們去見爸爸。”說着,我拉起紅依的手,往外面走去。

可是紅依卻站在原地一動不動,低着頭沉悶地說道:“他已經不是爸爸了。”

聽着紅依的話,我的心頭一震。他不是爸爸了……那他是,宮洛?!

我看着紅依,只見紅依對着我點了點頭:“剛纔,爸爸和我說他要走了。讓我和媽媽在一起。”

紅依的話撞擊了一下我的心臟。對於紅依和千年古屍,我發現自己根本不瞭解。

紅依爲什麼說起千年古屍的時候總是很甜蜜色樣子?這段時間紅依都去哪裏了?千年古屍又是怎麼將她帶回來的?而且,千年古屍可以和宮洛共用身體,又可以單獨飄出靈魂和紅依說再見?……我猛然一回頭,看着紅依,認真地問道:“紅依,你這段時間都去哪裏了?你知不知道,我有多想你!”

說着,我又抱起紅依,感受着女兒的實感。

紅依的身體略微一僵:“就在……就在給我們蓋的家裏。”

我的眉頭一皺,心疼地說道:“女兒,你說,是誰欺負你了,媽媽給你欺負回來。”

我很早之前就感覺到,紅依所在的地方是一個危險的地方。千年古屍每次都避而不答,而紅依的反應也是可以重重。

作爲母親的天性,我看得出來,她在撒謊。

而且,千年古屍所謂的那個家我根本沒有看到,我是不會這麼輕易地相信的。

“沒有……沒有人欺負我。”紅依的眼眸有些閃躲。

我狐疑地問道:“真的?”

紅依賣力地點着頭。

沒辦法,看樣子,只能下次再問了。

下午,我來到宮洛的病房內,看着牀上那個被大量的白布包裹着,掛着點滴的男人,我心中的愧疚如江水般濤濤涌來。

(本章完) 我在病牀的旁邊坐下,手指輕輕撫摸着纏在他手上和胸上的紗布,看着他那張英俊面龐上無數的傷痕淤青。

我的心一陣刺痛,心疼不已。我知道,他是宮洛,但是此時此刻,我無法分清楚他們。

因爲這些傷痕,的確是千年古屍因爲救我而連累到宮洛。它讓我看到了千年古屍爲了我而瘋狂。

“對不起。”我小聲地哽咽着,低下了頭。

一聲悶哼,我擡頭一看,只見宮洛皺緊眉頭,最後睜開了眼睛。

看到我,宮洛的眼神有些複雜,那是我看不懂的東西:“你什麼時候來的?”

“剛來。”我嘟了嘟嘴,聽着他話語的虛弱,我的歉意更多了幾分,“對不起,都是因爲我……”

可是還沒等我說完,就被宮洛給打斷了:“別說這種話。我並不覺得這是一件壞事。”

我有些愣,他無緣無故受了這麼重的傷,結果他說這不是壞事:“你怎麼了?是不是腦子被壓壞了……”

“你腦子才被壓壞了呢!”說着,宮洛白了我一眼,“這些傷口,代表了我也救了你。難道你想我救了你,然後我的身體毫無傷痕嗎?!”

宮洛的話狠狠撞擊了我的心頭。他,他是不是記起了千年殭屍啃噬他的身體的事情了。

“你記起來了?”我睜大了眼睛,看着宮洛。

宮洛的頭略微一轉,眼神一飄:“我不是傻子。這是我的身體,我身體上發生的一切,我都應該知道,並且承受。”

我低下了頭,心中更加愧疚。是的,他應該知道,那也是他的身體。可是,我卻寧願他不知道,因爲這些事情和他毫無關係。

我不說話了,宮洛也不開口。空氣逐漸沉默,氣氛不知不覺變得有些尷尬,我略微+咧開了嘴角,想着還是轉移話題:“那個,紅依回來了。”

剛纔,她說她不想進來,在外面等我。我同意了,因爲她對宮洛的印象似乎並不是很好。

宮洛看了我一眼,然後看了一眼旁邊:“人呢?”

“她沒來。”我的眼神有些閃躲。

宮洛垂了垂眼瞼,他似乎可以從我的話語中知道我的想法。

不知道爲什麼,我的心中更加難受了,我趕緊說道:“我去叫紅依進來,她一定會喜歡你的!”

說着,我就往外面走去。

“不用了!”宮洛拉住了我的手,對我扯了扯嘴角,“我纔不喜歡小屁孩! 植靈師 去給我倒杯茶,我渴了。”

我轉過頭,看着宮洛的嘴脣,確實很乾。我點點頭,趕緊給他倒了一大杯溫水,拿到他的面前:“多喝點。”

看着他旁邊的點滴袋裏的液體快要沒了,我叫來了護士,幫他換袋。

“以後,你想要怎麼樣?”宮洛冷不丁的話讓我微微一愣。

我搖了搖頭:“我沒有想好。但是,我一定會保護好怕她的!”

因爲她是我的孩子!

宮洛點了點頭:“恩。你還是個好母親。”

“ 不,我不是。”我的腦海裏再次浮現出有關紅依的事情,那些事情令我有些無地自容,更加想要補償紅

依,“我不是一個好母親,我甚至親手打掉了她!所以,我想補償,我會用我這一輩子來贖罪!”

紅依已經是鬼了,她不能享受正常小孩般的待遇、成長,這些事情我必須負責。我會一直在紅依身邊,陪她,保護她,直到我死了,我也會用我的靈魂保護她……宮洛沉默了,許久之後,緩緩開口:“你要怎麼贖罪?是要嫁給他,還是要一命償一命……”

聽着宮洛的話,我震驚了。這是什麼意思?什麼嫁給他,什麼一命償一命:“宮洛,你這是什麼意思。我只是想帶着紅依,陪着她度過餘生,然後死了繼續和她在一起,保護她。”

宮洛的眼神突然發起精光,猛然擡頭看着我:“真的?你真的沒想過嫁給他?!”

“他?……”我知道,宮洛說的是去千年古屍。可是,“我這輩子,也不會嫁給她。”

他真正喜歡的是夜媚,而不是我。我不想被第一世捆綁,至少這輩子,我想活出我自己,而不是夜媚。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