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 月 18, 2021
74 Views

他不知道白如風到底開啟了什麼鬼東西,但是他知道,一旦這種事情控制不住的話,到底有多更可怕!

Written by
banner

造反?

他從來不想過。

無論聖皇多壞,百姓安居樂業的話,誰跟你造反?長右侯一直想著的就是,白如風借用大秦的力量,守住一方宗門,就可以了。然而,眼前的這一幕幕,讓他第一次拿不準了,大秦士兵……

真的要降臨了嗎?

琴凰宗弟子也一個個震驚的看著這一幕,主要是,他們對大秦的知識也都來源於宗門的講解,大秦真正的士兵,他們也是第一次見!更何況,這些士兵雖然活靈活現,但是卻面如凝土。

他們,似乎不是真正的人類。

「刷!」

「刷!」

一名名大秦士兵落下,當足足上萬人的時候,才堪堪停止。他們不是畫仙,甚至沒有畫力,只有無窮盡的可怕氣勢和殺意。

「果然是我大秦的兵。」

白起現身,看著這些士兵驚奇。

「陛下離開之前留下的坐標果然有效么?」

徐福看著也是激動不已,事實上,在這個東西真正施展之前,沒人知道放出來的到底是什麼玩意!甚至那個所謂的坐標背後,到底是什麼東西都沒人知道,徐福。只是執行當初的命令而已。

「若這一萬士兵給我,足以擊敗大夏百萬大軍!」

白起傲氣凜然。

「天不亡我大秦!」

徐福激動。

秦皇留下一萬士兵,就是為了給他們嗎?

「諸君集合!」

徐福大喊一聲,士兵文絲未動。

「不對么?」

徐福有些愕然,這些士兵,居然不聽他的?白起試了試,似乎也不行,也是皺著眉頭再認真研究到底怎麼回事。而正在這個時候,那天地的異象已經到了尾聲。白起和徐福都以為已經結束了,只有白如風臉上露出了笑容。

柳兄,你終於回來了……

「轟!」

虛空柔和的那一瞬,又生生裂開一道縫隙。

一道人影轟然落下!

天地異象再次光華流轉,那虛空中裂開的縫隙,猶如被撕裂的蒼穹,那般恐怖的震撼,那道單薄的身影站在前面,卻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那是……」

徐福整個人站了起來。

「刷!」

白起更是直接起立。

所有琴凰宗弟子都愕然的看著這一幕,他們接受過很多大秦王朝的知識。而其中,最讓他們震撼和感到榮耀的莫過於大秦皇族!

而現在……


大秦皇族還有活的?

那耀眼的流光和刺眼的金色讓所有人幾乎閉不上眼睛,太亮了。

長右侯一直在擔心。他不關心大夏是否會亂,他擔心的是百姓是否會被牽連,甚至他擔心白如風和柳風利用大秦最終被反利用,然而,當看見那人影的時候,長右侯整個人都驚呆了。

他想過無數種可能。

但是從未想過,柳風,居然是大秦皇族!

「列隊!」

柳風看了一眼亂鬨哄的兵馬俑。

「是!」

一陣怒吼。

這些兵馬俑在三秒鐘排成整整齊齊的方陣。殺意凜然!

「對嘛,這才是大秦的士兵。」

柳風淡然一笑,這才看向周圍,目光在眾人身上掃過,他想知道自己到底在哪裡,然後就看見了兩張熟悉的面容。

長右侯,白如風。

「柳兄,歡迎回來。」

白如風嘿嘿一樂。

柳風福至心靈。瞬間明白了什麼,「你叫我回來的?」

「嘿嘿。」

白如風一樂,「當白起前輩給我了坐標和要做的事情,再集合你當初傳授給我的科學知識,我就猜到了大秦去了哪裡。」

「白起?」

柳風的目光這才看向旁邊兩位。露出些許驚訝,這兩位居然還活著?而殊不知。那兩位才是真正的合不攏嘴。他們以為誰冒充大秦皇族呢,然而當看見柳風的時候,他們才真正嚇到了。

居然是太子?!

他還活著?!

「怎麼可能……」

徐福震驚。

「我親眼看見太子隕落……」

白起心神微顫。

他們不相信,可是柳風身上那熟悉的皇家血脈隱瞞不了他們,那來自靈魂深處的戰慄,他們何其熟悉?而柳風身上,那量身打造的龍袍,更是證實了柳風的身份,除了太子,誰能穿上它?

「白起、徐福,拜見太子。」

兩人躬身拜倒。

「起來吧。」

柳風將兩人扶起,稍稍解釋了自己化身為靈又重生為人的事情,兩人這才恍悟,柳風居然經歷了這麼多?

「所以,現在能給我解釋一下,到底怎麼回事嗎?」

柳風苦笑,「比如,為什麼會出現在這裡?」

「當初秦皇的一道口諭。」

白起這才開口,「秦皇帶領眾人葬國,唯有我重生輪迴,帶著那道口諭執行秦皇最後的命令,那道周期足足萬年才可以執行的命令。所以,這個任務最大的難度不在於執行力,而在於……活著。」

白起沒說多少,但是人們何嘗感覺不到那股波瀾壯闊?

活著……

說起來容易,可以如果是活萬年的話……

那是怎樣艱巨的任務啊。


「辛苦你了。」

柳風微微點頭。

「我是徐福,但是也是其中一個。」

徐福搖頭,「我是方士,當初看見問題,跟秦皇商討,最終留下一縷殘魂跟隨秦皇離開,而本體卻留在了這裡,尋找失落的大秦後裔,帶到琴凰宗慢慢發展,萬年來,才有了琴凰宗現在的規模。」

「這可惜,跟大夏比起來,終究是以卵擊石。」

徐福有些無奈。

琴凰宗強嗎?

強!

琴凰宗的實力,僅次於洛神山,但也不會差太多,可是跟大夏王朝比較,根本就沒的比!要知道,大夏王朝的整體實力,那是超越整個宗門界的!更何況,你只是區區宗門界的一個琴凰宗?

「明白。」

柳風並未多說。

幾人你一言我一語,柳風已經明曉前後因果。

原來如此。

這,是那位秦皇送給他的最後一個禮物么?

柳風在風中沉默,久久未動, 聽耳樓奇談之幽冥撫琴 ,最後,又看到了白起和徐福臉上,那一絲久違的戰意。

大將猶在!

國師也在!

甚至大秦士兵也在!

秦皇,留下的好大一筆財富啊……

柳風眼中驟然綻放流光,聖皇不容於他,九皇子不容於他,他原本只是打算在亂世中尋得一方土地,然而到了現在,顛覆了大夏又如何?!腦海中思緒如閃電般閃過,柳風很快拿定注意。

「第一步,一統宗門界!」

柳風淡淡的說道。

「是!」

琴凰宗所有人興奮。

足足萬年之久,大秦,終於要回歸了嗎?眾人興奮很久,而徐福臉上卻露出一抹擔憂的神色。

「怎麼了?」

柳風奇怪的問道。

「今日大夏有一位妖孽天才,製作各種神奇靈畫,威望滔天,橫掃宗門,甚至差點將洛神山擊敗,非常可怕。如今據說帶著手下消失下落不明,但是不可不防,若是此人對琴凰宗出手……」

徐福非常擔憂。

「嗯?」

柳風愣了一下,他才走了幾天,大夏就有這麼牛逼的人了?

「那人叫什麼?」

柳風問道。

徐福如實回答道,「柳風。」

「……」

PS:那啥,大家希望新書是什麼類型?(未完待續~^~) 「柳風?」

柳風忍不住重複了一下。

徐福開口的時候,他想到了很多,甚至想到了九皇子,但是從未想過,徐福口中的妖孽居然是自己,頓時有些哭笑不得。

「是真的。」

徐福看柳風的表情,趕緊說道,「那人威望之大,無人能及,就連在宗門界也有很大的威望,不然那些宗門又豈會輕易臣服與他?一則因為他實力強大,二則因為他對很多人都有著救命之恩!」

「不然的話,以那些宗門的風格,兔子急了還跳牆呢,怎麼肯臣服?」

徐福緩緩說道。

「哦?」


柳風頗為驚奇。

他倒是不知道這件事,以前一直以為實力強大,宗門就臣服了啊,結果後來就遇到了無常宮那個難啃的骨頭。

這個時候仔細想想,可能還真是,黑獄魔宗和天武門因為距離大夏王朝非常近,若是被靈畫影響,有一些絕命五災的弟子,最終被治好,也不是不可能,而無常宮已經是十萬大神深處,受影響的可能性就小多了。

這麼說的話,似乎就可以理解了。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