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 月 18, 2021
77 Views

「哥哥。」

Written by
banner

一聲呼喚,辰如初秀髮飄逸的跑到了辰逸身邊,眉目中一片關切之色,辰逸寵愛的摸摸辰如初的三千青絲:「乖,我沒事的,我早就跟你說過啦,沒有人可以欺負你的。」

「那你以後再也不能離開如初那麼久了!」

天價嬌妻︰厲少,強勢寵婚! 一定的,絕不會再離開那麼久。」

辰逸說笑間,將辰如初攬在身旁,只是眉目卻攀上一抹厲色,這個時候喬山的面龐浮現在他的腦海中。

辰逸冷笑著:「喬山,你可要等著我,三族試煉下,這筆賬是一定要算的!」 辰逸單挑拿下辰力的事情,不出一天就在辰家傳了個遍,這讓辰家大長老氣的臉色鐵青,但是拿自己不爭氣的小孫子卻也沒有任何辦法。

「你說你,連個辰逸都拿不下!」


長老之孫辰力一臉委屈道:「這能怪我嗎,就那個符技,比你給我的那本厲害的多!」

「這…」


經過辰力這麼一提醒,辰家大長老略微思索,確實辰逸這次回歸特別的詭異,先不論那本神秘的符技,單憑那隻黑獅就讓他艷羨不已。

每每想到辰逸胯下那隻黑獅,辰家大長老就透露出一副垂涎的表情,這種貨色的凶獸可不是一般人能拿下的,但是辰逸居然能騎著它回家!

每件事都透露著詭異。

「爺爺,你說他是不是在密林中發現了藏寶洞!怎麼得了這麼多好處?」

聽聞辰力這麼說,辰家大長老一驚,這一點他並沒有想到,但是此時再回想一番的話,一切都透露著不尋常!

「哼,一定要這個機會單獨審問這小子一頓!好事兒豈能讓這個廢物都佔盡!」

「對!他這次把我整慘了,我要讓他好看!」

辰力目光歹毒,正是因為辰逸,他迎娶辰如初的計劃可謂是功虧一簣!

而辰逸此刻已經成了辰家的焦點人物,現在誰都知道辰逸的前途是不可限量。

走在路上,那些平時看見辰逸都不屑於看一眼的傢伙們,如今也都是主動的和辰逸開始打招呼了。

「這些人啊。」

辰逸無奈的搖搖頭,對於身份的變化辰逸的感觸還是很大的,沒有實力,將一無是處!

「哎,你們看,這就是幹掉辰力的那個傢伙。」

「是嘛!也沒什麼特別啊!」

「你知道什麼,以前這丫的算是咱們這裡最廢物的了,前段時間消失了一陣子,這次回來突然就這麼厲害,太離奇了!」

這些人跟隨在辰逸的身後議論紛紛,雖然自認為聲音很小了,但是辰逸早已聽得一清二楚,不過並沒有去追究他們的意思,現在的辰逸也有了去武場鍛煉的資格。


摧毀瑪麗蘇 ,沒有實力,就連練習的資格都沒有,這就是所謂的強者為尊,人們都會敬重有實力的人。

感受著周圍議論的目光,辰如初笑呵呵道:「現在哥哥成了大名人了呢!嘻嘻!」

「行了吧你,以前你跟著我的時候,我也一樣是個『大名人』啊!」

辰逸可不會忘記,當初他一無是處的時候,跟辰如初在一起所受到的那些異樣的目光。

「以前是以前,現在是現在啊!」

辰如初抱住了辰逸的手臂,咯咯咯的笑起來,黑髮如瀑,一雙水靈的眼睛彎成了月牙,漆黑的眸子中,唯有辰逸一人的身影。

「咳…那倒也是啊。」

辰逸被這麼一搞,頓時有點慌亂,而且胳膊附近似有若無的觸感也讓這傢伙開始心神蕩漾了。

「我可是看到有人快把持不住了啊!」

紫炎一副壞笑的樣子出現,讓辰逸一愣,雖然辰如初看不到紫炎,但是辰逸卻瞬間清醒!

確實,辰如初可是自己的妹妹,雖然辰如初純潔無邪,但是不代表辰逸也是這麼天真,他已經隱約感受到,辰如初似乎從開始的依賴變成了依戀。

雖然辰如初不是自己的親妹妹,但是辰逸也從沒有打過辰如初的主意!

辰逸暗罵自己無恥,但同時不得不承認,這小妮子出落得已經越來越水靈了,再過幾年恐怕就是傾國傾城的水準了。

辰逸不動神色的抽離自己的胳膊,雙手交叉放在腦後,漫不經意問道:「小丫頭,有沒有喜歡的人啊。」

「有啊有啊,就是哥哥啊!」

「咳…」

辰逸被這回答噎了一下,雖然以前的辰逸也經常這麼逗辰如初玩,但是這次感覺卻是怪怪的,似乎經過這次短暫的離別,某些地方出現了一些變化。

「哥哥怎麼了?難道你不喜歡如初了嗎?」

看著辰如初一臉幽怨,辰逸趕忙解釋:「怎麼會,我可是拿生命來保護你的。」

得到滿意的答案,辰如初甜甜一笑,再次抱住了辰逸的胳膊道:「我就知道哥哥最好啦!」

辰逸的胳膊再次被辰如初抱入懷中,讓辰逸無奈,他老臉微微一紅,在一群留著口水的傢伙的目光中,緩緩的朝武場走去。

行進間,辰逸思緒不禁回到了很久之前,他的母親走的早,家裡全憑辰逸父親辰戰天一人扛著,年幼孤獨的辰逸獨自在家的時候,總是一個人獨自啜泣,直到有一天父親帶回一個小傢伙。

而那個人自然就是辰如初了,似乎是命中注定,當看到辰如初的一刻,啜泣的辰逸馬上停止了哭泣,一雙大眼圍著辰如初打轉。

辰如初是辰戰天從荒野外帶回來的,這個時候的辰如初僅僅才是襁褓中的一個小嬰兒,辰戰天希望一切事物都能像最初一樣的美好,故為這個小丫頭取名辰如初。

辰逸至此也就多了一個妹妹。

「哥哥,你在密林失蹤后,我經常在那裡等你的,上次,我又碰到喬山那個大壞蛋了。」

「什麼!」

聽到喬山,辰逸全身都僵了一下,他轉頭凝重的看著辰如初:「他有沒有做什麼。」

「有點,他想欺負我,但是不凡哥哥來了,他救了我」

「哦?蕭不凡?」

「是的。」

辰逸會心一笑:「還算這傢伙有點良心。」

「是呀,不凡哥哥很關心你的,不過好像更關心我一點…」

「哈哈!你呀!」

辰逸被辰如初的話逗樂了,繼續道:「三族試煉,勢必要和他碰上了。」

辰逸知道蕭不凡的實力,最初的時候,他們也是要好的朋友,只是隨著各自能力的變化,他們的距離被逐步的疏遠,時隔幾年,想要回到當初的關係有些不現實。

辰逸喃喃道:「三族試煉就要開始了,蕭不凡,你到底到了怎樣的水平呢?」

「哥哥,我也想修鍊,可是為什麼我就沒有資質呢。」

辰如初的話打斷了辰逸的思緒,看著辰如初哀怨的表情,辰逸笑笑:「說明就是讓我努力保護你啊!」

但是辰逸每次想到這一點也是很心痛,辰如初不能修鍊,才是辰逸極力想保護辰如初的原因,他不希望自己的妹妹受到一丁點的傷害!

「不能修鍊?難道又是一個空間系的?」

辰逸此刻並不知道,依附在符文內安安靜靜的紫炎現在就像驚弓之鳥一樣,因為辰逸身上的怪事實在是太多,此刻又聽到辰如初不能修鍊,忍不住浮想聯翩。 經過反覆思考,紫炎還是否定了自己這個可怕的想法,如果空間系能這麼隨隨便便遇到,那麼不是他瘋了,就是這個世界瘋了!

對於空間系的能力,紫炎還是相當的忌憚,想到這裡,紫炎不禁又想到了過去。

空間系本身並不是很厲害的,如果非要說出眾的,恐怕就是自身的速度會快一點,但是唯有一點是三界為之為之忌憚的存在!

這一點就是空間系的穿梭能力,可以撕裂空間,直接越過界面之力,輕易降臨神魔二界,這對於這二界都是不可忍受的。

到了人界強者巔峰時期,神魔二界均有其據點,三界執法者的威名也由此而來。

眾多的人界修士在空間系強者的幫助下,不斷的運輸到神界和魔界之內,如此一來,對於神魔二界古老勢力的衝擊自然是巨大的,最終經過一番商討,神魔二界卑鄙的聯合起來,誅殺了眾多空間系強者!

經此一役,人界倍受打擊,但是神魔二界也沒有好過,三界生靈塗炭,元氣大傷,一干強者更是悉數隕落,紫炎嘆息一聲,知道他隕落前,慘烈的景象依舊是歷歷在目。

「紫炎大人,什麼事?」

辰逸察覺到紫炎的異動,一聲嘆息被辰逸注意到。

「沒什麼,只是有點可惜你這個妹妹,沒有修鍊資質。」

「這樣啊…」

辰逸看著身邊的妹妹,滿臉的憐愛之色,反倒讓一旁的紫炎有點受不了。

「你有必要這樣嘛?你個戀妹狂魔。」

被紫炎這麼一說,辰逸不由得解釋道:「別瞎說,我從小看著她長大,她只是我的妹妹!」

「不然呢?你還想她是什麼啊?嘿嘿嘿…」

「我…!」

辰逸已經發現了紫炎是在揶揄他,看清這個辰逸不再接紫炎的話茬,總算是清凈了一點。

到達武場,這裡已經一小撥人,看著辰逸的到來,自然是少不了一番打量。

「看啊,那個傢伙來了,簡直不能相信,竟然能拿下了辰胖子啊!」

「小聲點吧,現在辰逸可是能參加試煉的人了!你行嗎?你能去嘛!」

「切,能去又如何,以前還不是我…等下,他不會復仇吧。」

「哎,主要是他那個妹妹呀,實在是太漂亮了,以前還有點機會,現在他這麼厲害,還讓不讓人搞了!」

雖然幾人說話聲很細微,但是對於辰逸來說,依舊是聽得清清楚楚了。

「哎。」

辰逸搖搖頭,不再理會這些傢伙,看著身邊的辰如初,辰逸帶著他找了一片空地坐下。

辰如初笑眯眯道:「哥哥,記得很久以前你就想到這裡和大家一起練習的,不過被那個壞叔叔趕出來了,他好壞啊。」

「咳…都過去了,還提他幹嘛。」

這個事情說的辰逸老臉一紅,這件事他自己也記著,在眾人的關注下被趕出武場,讓年幼的辰逸倍受打擊,值得慶幸的是一起都過去了。

辰逸環顧四周,宏大的場地讓辰逸不禁升騰起一絲敬佩之情。

這個武場內是用來淬鍊身體的地方,各種的器具都可以不斷的提煉自己的身體,使其越發的強壯,這樣才能更好的吸收元素之力。同時還有演武場,以供族人對戰,是一個大型的修鍊之地。

「在眾人的議論中,一個中年男子緩緩進場,辰逸一眼就認出,這就是當初一點情面都不給,直接把他轟出武場的那個武場監管。

開始是例行的點名,在一連串的喊到聲中結束了點名,當然並沒有辰逸的名字出現。

「你這小孩子是哪裡來的?」

對於辰逸,武場監管並沒有太在意,家族中也總是有些小傢伙跑到這裡,也是讓人見怪不怪了。

只是辰逸還沒有辯解,一道爽朗的笑聲就已經傳來:「哈哈,不礙事不礙事,是我讓他來的,辰逸現在也擁有符石了,按理來說已經符合進入武場的標準了。辰武教官還要多多照顧下啊。」

辰傲天趕來,及時的為辰逸解圍,族長已經發話了,辰武作為教官自然也不能再多加阻攔。

「辰逸,聽說你沒有領取符技?」

辰傲天走到了辰逸的身邊,甚是不解,他已經說過了,但凡是參加試煉的弟子,都是可以領取一本綠色符技的,但是最終十本符技確實有一本沒有交出去。

細問之下,他才得知是辰逸沒有領取,這才一大早便來武場找尋辰逸。

辰逸認真答道:「多謝族長看重,只是我已經有了一本符技,再多一本,對於修為的提升也沒有太多的幫助,所以我才沒有領取的,還是留給家族中更加需要的弟子吧。」

「這…這…你就真的不要了?」

「是的,族長放心,而且學的再多沒辦法用的話,也是浪費。」

聽聞辰逸如此說,辰傲天才點點頭,辰逸說的也有道理,他的符石剛剛凝聚,並不能調動太多的元素,即便學的在多,沒有能量去釋放也是雞肋,如此辰傲天對於辰逸更加的高看一番。

至於一旁的教官,臉色已經是一陣青一陣紅了,他在心底早已罵了辰逸千百遍,那可是綠色符技,用教官的話來說,簡直就是敗家玩意兒,自己不用,留著給他啊!

可惜身為武場教官,這樣的話無論如何也是說不出口的。

「紫炎大人,真的不用學嗎?感覺還是好可惜啊。」


「哼,我的魔焰拳就那麼差嗎?那可是雙系符師用的!你上次都沒有調動暗黑系能力就把那個肥仔打趴下,難道還要質疑功法?」

辰逸知道自己又說錯話了,趕緊滿臉堆笑道:「哪能呢紫炎師傅,你看你有沒有什麼三系啊四系符師用的功法,不如也一併傳給我嘛,對不對?」

「…」

紫炎經歷了短暫的無語,瞬間的爆發出來:「你丫的以為那是大風刮來的啊!三系魔法最起碼是金色級別了!你還想四系融合的符技!你丫是何居心!還有!不要叫我師傅!不要!永遠不要!」

「我…」

突然爆發的紫炎讓辰逸是手足無措,畢竟這個傢伙的暴躁辰逸早就領教過了。

好在這危急時刻,辰教官放話了:「所有人集合,今天我給你們講講符石的問題。

「過去,聽聽他講什麼。」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