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 月 18, 2021
87 Views

在空中飛翔的暗櫻被這道精神衝擊波擊中,立刻頭腦一昏,便往冰面上摔去,其他人也被這精神衝擊波及到,都是短暫的暈眩,軒轅星立刻操控不住木鳶,也往冰面上墜落……

Written by
banner

好在張凡和綠翼都有反覆升級后的道具護體,張凡的佛咒還護著身體,更是讓他不會受到這220%難度的精神衝擊波的干擾。但操控木鳶的骷髏卻是受不了這精神衝擊,也是在空中搖搖晃晃,無法正常操控木鳶了。他立刻念動佛咒驅散了骷髏木鳶的負面狀態……

綠翼的定力強大,只是微微暈眩后,便醒來。一巴掌將軒轅星給打醒,竟然比張凡的佛咒還要見效迅速!軒轅星睜開眼看見自己朝著冰面撞去,而那冰面正在迅速的破裂開,冰面下似乎有巨大的東西正在蠕動,嚇得他怪叫一聲,奮力將木鳶拉起,差點將操控的手柄給掰斷了!

綠翼和張凡都是眼睜睜的看著暗櫻往冰面上墜落,救援不到。這丫頭剛剛承受了北海巨妖針對她的精神衝擊,自然受到的傷害最大!

正當張凡要催動骷髏衝下去解救暗櫻時,只見暗櫻的下方一道綠光閃動,半機械螳螂慕然出現,穩穩的接住了暗櫻。而後震動翅膀,飛速升空!真是好瑤姬!好姐妹!

大家都不敢在海面停留,往天空衝去!那身下的大海迅速遠離,已經在千米天空中的阿肯,低頭看著濃霧籠罩的冰面,只見那彷彿冰川塌落一般的轟鳴聲中,那海面上一座小島穿破冰層,排開濃霧,緩緩升起!

這是阿肯在場景中看到的最大的生物!雖然相對於-大海來說,它還很渺小,甚至在這個生物自己所釋放的濃霧海域中,也只是相當於桌面與火柴盒的關係。但相較於那艘『胡德號』巨艦來說,已經是一個龐然大物!

張凡舉目往下望去,他驚訝的發現,自己竟然無法看到這頭巨妖的生命值!也許這頭巨妖的體型實在太大了,生命值遠遠超過自己目力探測範圍……

相當於近十艘戰列艦的身軀漂浮在海面上,灰藍色皮膚上滿是褐色斑紋。兩隻巨大的眼球獃滯的盯住空中的細如蚊子的五個小小飛行器,透出陰狠的光。阿肯發現,自己只要盯住它的眼睛多看一會兒,就會有一種想要降落的衝動。看來這個巨大的傢伙的精神力十分強大,已經能夠對普通生物產生一定的催眠效果了。 剛剛被暗櫻割斷的條觸手,只是它所有十多條兩百多米長的觸手中,最小的一條,雖然只是被切掉了一個尖部,相當於小半截手指。但對於敏感的軟體動物來說,這也是非常疼痛的。十指連心啊!這觸手的尖部是這頭北海巨妖身體上最靈活的部位,自然神經密集,感覺十分靈敏,甚至相當於它最前沿的感知器官,也是它除了眼睛之外最愛惜的部位。雖然這些觸手能夠自行生長修復,但對於驕傲的它來說,這一擊是千年以來,第一次本體受到傷害。而且還是被幾個如同海中的蝦子一樣細小的生物,這讓它的自尊心受到了嚴重的傷害!

憤怒的北海巨妖卻出奇的隱忍,從深海浮到海面上以後就只是這麼盯住天空。就連它十幾條觸手,也只是偶爾屈伸著露出海面,將破碎的浮冰輕輕撥開。也許它沉睡了太久了,巨大的腦子還未反應過來,或者是在思忖著如何將天空中的蟻螻給弄下來。

在它身旁,那艘被冰封了的『胡德號』已經杳無聲息,不知道裡面的艦員到底怎麼樣了,估計是凶多吉少。

另外兩艘英國重巡洋艦,見到眼前的情況,艦長和艦員一定是驚得失神了,竟然中斷了炮擊!過了好幾分鐘,才又瞄準了那頭北海巨妖,艦炮齊射!


兩艘重巡洋艦的攻擊,將這頭巨妖的注意力吸引了過去。身上還覆蓋著部分冰塊的它,被炮火擊中后,感覺有些疼痛。發出了一道精神衝擊波,一層層的將濃霧盪開,露出了它全部的身形。果然是一條巨型魷魚!長條形的身體,好像是放大了十多倍的航空母艦!

兩隻巨大的眼球在它的觸手與身體的交界處,那濃霧竟然是從它墨囊中噴出的墨汁,不過進化成妖怪后,演變成了覆蓋一片海域的濃霧。

這頭巨妖見有船隻敢於進攻它,十分憤怒,那精神衝擊波便是它的怒吼!但距離它十多公里遠的兩艘重巡洋艦自然不會受到什麼傷害,反而是在千米天空中的張凡團隊被波及到了一點,立刻在阿肯的命令下,升到了更高的空中。

北海巨妖巨大的觸手再長也不可能伸到十多公里之外,但缺不妨礙它將身邊的『胡德號』戰列巡洋艦撒氣!十多條觸手,輪番敲擊『胡德號』的甲板,竟然將上層建築統統敲碎!那被冰封的巨大艦體,再也承受不住這巨妖的虐待,被巨妖的觸手敲打成兩半,迅速沉沒!

張凡阿肯驚呆了,想不到歷史上在『丹麥海峽海戰』中被擊沉的『胡德號』戰列巡洋艦,這一次好不容易被張凡想辦法救出,卻依然被北海巨妖擊沉!看來歷史的改變竟然如此艱難!命運之神總能找到辦法,讓被她唾棄的消亡!

重巡洋艦的炮彈,被北海巨妖凝結在身體表面的十多米厚的冰層給阻擋住,對它一點傷害也沒有。但此刻那海面上的霧氣,卻活了過來,在北海巨妖的操控下,幻化出無數長長的觸手,向十多公裡外的重巡洋艦翻卷蔓延過去!

那些濃霧觸手,虛不受力,重巡洋艦的火炮攻擊毫無作用。在高空的張凡團隊看來,那海面上的濃霧似乎化作了一頭龐大到無與倫比的巨妖形態,觸手竟然可以伸展到十多公里遠的海域,甚至更遠!如此說來,自己的團隊即便是在空中也並非安全……

果然,下一刻,那些濃霧也往空中湧來,在半途便化作巨大的觸手,每一根都是擎天巨柱一般恐怖,翻卷著向張凡他們裹挾而來!就連低空的雲層,也被濃霧吸收,轉而變成這觸手的一部分,靈活的向木鳶捲去。

大家驚魂失措的分散開來,一邊躲避攻擊,一邊用靈力機炮還擊!還好,那些靈力炮彈對於這些巨大的觸手,還是有效果的,能夠將觸手擊散,恢復成雲霧在空中飄蕩。但下一刻被其他觸手一卷,又化作新的觸手,攻擊張凡團隊的飛行器。

這回阿肯不敢再讓飛行器試圖穿過這些看似虛幻的觸手,已經蘇醒過來的北海巨妖,不可能再用虛幻的攻擊來讓他們鑽空子。張凡的團隊的飛行器飛到更高的空中,發現這整個一片空域都被封鎖了,就連高空的風系靈力,也有些不太聽話了。

空中雲海翻騰,無數大大小小的觸手在圍追堵截木鳶和半機械螳螂,實體的攻擊對於這些雲霧幻化的觸手無效,唯有靈力子彈能夠將它們擊散,而後衝出去。但這些觸手實在太多,而且體型十分龐大。有好多如倒塌的巨山一般壓下來。

但反而這樣的觸手更容易被擊潰成雲團,只是看著嚇人。只是在無休止的逃脫與追擊中,木鳶和半機械螳螂的儲存靈力也在無情的減少。看來,如果不能夠將北海巨妖本體擊潰的話,這些雲霧觸手永無休止!大家最終會因為飛行器失去了動力而被巨妖擊落。

也許是北海巨妖發現這些雲霧凝聚的觸手,奈何不了天空中的小蝦米。下一刻,數十道水龍捲升騰而起,在海面上圍繞著巨妖逡巡,彷彿是它的十多根海水凝聚的觸手,伸到了天空!一時間,此處海面上,雲霧觸手,海水龍捲把張凡團隊的五個飛行器逼得上下翻飛,有些走投無路了!

張凡取出『神聖裁決』,這上面還有一個『末日裁決』的一次性技能,這個技能曾經在『墨者的試煉』中使用過,十分厲害,能夠將數萬楚國豆兵殲滅!看來這一次是必須動用這個壓箱底的技能了!不知道對這頭北海巨妖管不管用……

張凡想了一下,便和阿肯說了。「這樣下去可不行,我動用『末日裁決』幹掉它!」張凡讓骷髏木鳶突破層層阻礙,往海面上俯衝下去。

得到張凡的通報,阿肯立刻組織大家掩護,集中火力,打開一條通往海面的通道,向北海巨妖的本體衝擊過去!感覺上,好像一群發狠的蚊子,在對一個巨人發動攻擊,還揚言要把它幹掉!天空的雲霧觸手,絞殺攔截。

張凡團隊的飛行器好像在巨大迷霧森林中飛行,被層層的雲霧藤蔓糾纏不清。四架木鳶,八道火舌向下噴吐,編織出火網,清理攔路的雲霧觸手,將一條條恐怖翻騰的觸手打成雲團。能見度越來越低,似乎大家又衝進了濃霧中。

只是在接近了北海巨妖的身體上空,那些水龍捲反而無法攻擊到大家。但十多條水龍捲,與雲霧觸手,在周圍形成一個巨大的牢籠,將張凡團隊困在這片狹小的空域里。而在這片空域中,瀰漫起暴雪來,雪片如刀,切割起木鳶來。更有十多根兩百多米長的觸手,掀起的巨浪,在大家的腳下澎湃衝擊……

周圍大片的雪花飄飛起來,彷彿刀片一樣,追逐著大家。這低空環境要比高空中惡劣的多。好在北海巨妖本體巨大,它也懶得挪窩,只是十根觸手擺動著,操控自己的水系雲霧能力,和冰雪法術,對那些敢於攻擊自己的小蝦米,進行無情的打擊!

忽然,北海巨妖感到一陣心悸,這是從來沒有過的!也許在千年以前,自己還沒有這麼強大的時候,曾經有過一條抹香鯨,讓自己難受了一陣。但最後那個大傢伙被自己吃掉了。好像還有一個人類法師,那也很久遠的事情了,他好像讓自己沉睡了很久……

張凡站在木鳶上,高舉金剛杵,渾身圈起六道佛光,將自己和木鳶護住。那些雪片在佛光外飛舞,暫時未能突破這道防線。而眼前的北海巨妖身體正在急劇放大!在空中俯視並不覺得它有多可怕,但近身後,才感覺得到這頭巨妖恐怖的威壓!

「不行了!我們快支持不住了!」阿肯看到軒轅星的木鳶已經被雪片擊中,正搖搖晃晃的無法操控,被更多的雪片劃出了一道道傷痕!要不是綠翼在後座用一把重機槍在掃射那些雪花,木鳶早就被擊落了。軒轅星發出驚恐的尖叫!

「你別鬼叫!這點算什麼?!」綠翼很憤怒,這傢伙就好像女人一樣尖叫,讓她很心煩,恨不得用機槍給他爆頭了。

「我們要死了!這回一定會死的!」軒轅星臉色蒼白,在他眼中,那頭巨大的魷魚,兩隻房子一般巨大的水泡眼,似乎正在對他發出陰狠的冷笑。

「再喊,就把你踢下去!」綠翼火了,她恨不得自己跳下去,直接跟北海巨妖戰鬥,也好過受這個膽小怕死的傢伙無休止的噪音騷擾!

軒轅星聲音戛然而止!他真怕這女修羅將他踢下去。

北海巨妖眼球翻轉,看見一個小小的彩色光團,似乎正在從上空向自己衝來。這些小蝦米,他們還敢下來挑戰自己?不過那個彩色光球,似乎給它帶來一絲沒來由的威脅感。除此之外,它還感到有一個對自己很有威脅的生物,在盯住自己,好像只要自己有什麼動作,便要殺了自己!在這海洋上,還有能夠威脅自己的生物嗎? 北海巨妖莫名的心中忐忑起來,這是一起從來沒有過的!於是層層的堅冰將自己的身軀包裹,天空中暴雪飛舞。它噴吐出更多的濃霧,習慣性的想要將自己的身形掩藏起來,甚至它有點想要回到自己那個冰冷而安全的巢穴中去了……

遠處的兩艘英國重巡洋艦,炮轟仍在繼續!英國皇家海軍從來沒有遇見對手逃跑的習慣!即便是未知的敵人!眼前的巨大怪物,將一艘己方巨艦擊沉,那就是死敵!巨大的艦炮已經將北海巨妖鎖定,一次齊射,便將巨妖身體上的堅冰轟的成片碎裂,但在這冰冷的海水中,北海巨妖的力量是無窮的,堅冰立刻又凝結起來。

那濃霧凝聚的觸手,距離兩艘戰艦已經不足三百米,那恐怖的濃霧觸手,在皇家海軍英勇的官兵眼前越來越大,翻騰著席捲而來。驚恐的讓艦橋指揮艙里的艦長,頭上冒出冷汗。如果剛剛回頭逃跑,不去攻擊這頭恐怖的巨妖,那麼雖然犧牲了皇家海軍的傳統與尊嚴,兩艘戰艦都可保住。但他毅然的命令,讓千餘官兵和自己前去送死,卻毫無怨言!

那濃霧觸手卻逐漸向兩艘巨艦蔓延過去,雖然緩慢,但卻堅定,只要被濃霧包圍,這兩艘人類的鐵甲船,就是自己的俘虜,裡面可口的美食,將會讓自己飽餐一頓!

不過北海巨妖的美妙想法,卻在下一刻破滅了!

天空中的雲海,出現了一個巨大的漩渦,彷彿海面被倒掛在天空中去了。漩渦緩緩旋轉,北海巨妖感到一種絕望的恐懼,讓它想要立刻沉入海底躲藏起來,但它發現自己已經動彈不得了!因為就在空中漩渦形成時,一個巨大是十字架虛影在它的身體所在的海面上顯現,將它的身軀困在了十字架上!接下來,一道擎天光柱,從漩渦的中心噴吐而出!將那些直線上的雲霧觸手、海水龍捲、暴雪刀片,統統化作烏有!

這道光柱直直的射在北海巨妖的身體上,那片海域的濃霧被毫無懸念的排開。暴雪在遠離光柱百米範圍內,都無法凝結!水龍捲更是在天空凝聚那巨大的漩渦的一刻,被摧毀了天空雲海的根基,化作暴雨灑落!北海巨妖體表的堅冰算是阻礙,但在炙熱的光柱下,那裹挾在北海巨妖身體上厚厚的堅冰鎧甲,消融的很快!

濃霧凝聚的恐怖觸手,就在距離兩艘英國戰艦數十米的海面上忽然退卻了,大家剛剛似乎都可以觸摸到那寒冷的濃霧!彷彿死神的鐮刀剛剛架上大家的脖子,忽然又冷笑著退開了。艦炮手仍舊在緊張忙碌的開炮,炮彈卻在聖光柱外忽然失重墜落,沒有人可以冒犯這神聖的威嚴!艦長和他的下屬看著逐漸消退的武器,都是長長的鬆了一口氣……

北海巨妖就在張凡發動『末日裁決』的一瞬間,便感覺到不好。但它體型龐大,想要立刻下潛逃跑,也不是立刻能夠辦到的。現在那道百米粗的光柱帶著無窮的威嚴,從天而至,照射在海面上巨大的十字架虛影的中央,那是北海巨妖小島般巨大身體的中部區域。


這道百米粗的聖光柱要比張凡在『墨者的試煉』中召喚的,還要壯觀!這也許是將道具提升到『唯一』后,技能的威力有提升了!整個聖光柱,照射在北海巨妖的身體中央,那濃霧、龍捲、暴雪、堅冰,統統都是浮雲!嘹亮的聖歌從聖光柱中響起,那是從天堂傳來的聲音。

在聖光柱的源頭,天空雲海漩渦的中心,一個巨人般的六翼熾天使緩緩降臨!他散發著無窮的光芒,熾烈卻不炫目。彷彿這陰沉沉的天空,那失蹤的太陽從這個漩渦中降落到人間。熾烈的光芒中,那熾天使對著北海巨妖怒目而視,手中一把燃燒著聖火的光劍指向它……

「好像比以前更強大了!看來有戲……」匆匆帶著大家遠離雲海漩渦範圍的阿肯,滿意的對張凡說道,「你召喚的很及時……」

軒轅星的木鳶此時已經被暴雪擊落,他和綠翼隨著木鳶漂浮在海面上。不遠處便是北海巨妖的本體,那噁心恐怖的觸手剛剛想要撲擊過來,卻在張凡召喚的『末日裁決』的光柱擊中本體后,翻卷著縮了回去。但北海巨妖身體雖然被光柱定住,那十多條觸手卻在海面上翻江倒海起來。洶湧的海浪,可怕的碎冰,把軒轅星和綠翼乘坐的木鳶蹂躪的體無完膚,眼看就要散架。

「快想想辦法,我們就要被這傢伙弄死了!」軒轅星看著那噁心恐怖的觸手,在身旁揮舞,將海水寒冰擊打的要淹沒自己,大叫起來。

「你給我閉嘴!沒見過你這麼膽小的!」綠翼怒喝道,將一個圓形臂章甩出,化作一匹神駿的獨角獸,站在翻騰的海水中,她立刻收起了木鳶,拉住在海水中呼救的軒轅星騎到了獨角獸背上。催動獨角獸往遠處跑去。獨角獸踏浪飛奔,躲避著流冰的襲擊,速度很快,竟然在數十米高的巨浪下穿過,而毫髮未傷!

聖光柱中的熾天使,此時已經沿著聖光柱,降落到北海巨妖的身上,舉起火焰巨劍在它身上劃出一個巨大的十字,十字聖火便在巨妖身上燃起!那包裹巨妖的堅冰被旋轉的十字聖火融化。巨妖的本體,則在聖火中燃燒!

劇烈的灼傷,讓北海巨妖疼痛的難以忍受,但無法挪動的身軀,只能夠眼睜睜的讓它看著自己的軀體在聖火中乾裂,焦灼,而無計可施。它的所有法術和技能所生成的濃霧、堅冰、暴雪,剛剛生成,便都在聖光的照耀下徹底消融,一身怪力,也被無情的十字架封鎖!唯一能做的,只有用它的觸手拍打海水掙扎!

這種一次性的技能,果然威力驚人!

十字聖火炙烤著北海巨妖,它的兩顆巨大的眼球,受熱后迅速膨脹,彷彿兩隻被吹鼓起的熱氣球,最後「嘭——」的炸裂,裡面的寒冷體液,被熾熱的聖光很快蒸干!

濃霧早已被聖光碟機散,海面上的寒冰也已經融化。遠處的英國重巡洋艦上的官兵們,看到遠處的神跡,一個個都是跑到甲板上歡騰,都是高喊著上帝保佑,在胸口畫著十字。有的甚至高舉起十字架護身符,唱起英格蘭的國歌。兩位艦長和隨軍牧師,在艦橋上的指揮艙里,看著聖光柱中的熾天使形象,在胸口划動十字,口中默默的祈禱。

聖光漸漸的消散,熾天使的形象在北海巨妖的身上慢慢淡化,飄渺的聖歌逐漸遠去,巨妖的觸手也不再掙扎,緩緩的垂落,在海面上漂浮。事實上,北海巨妖小島一般的身軀,現在也已經無力的在海面上堆積著,死活不知。那巨大的身體表面,出現了一個百米直徑的圓形疤痕,和一道十字形深深的溝壑……

張凡帶著大家降落到巨妖的身體上,綠翼騎著雪白的獨角獸,帶著軒轅星也從遠處海面飛馳而來!獨角獸四蹄一蹬,躥上北海巨妖的身體,前蹄猛地高抬,將坐在後面軒轅星掀了下來。這傢伙實在是太吵了,獨角獸也受不了他。

「喂!我們可是戰友,你不能這樣!」軒轅星從巨妖身上一躍而起,大聲叫道,「要不是我操控木鳶……我還差點救了你……當然,差一點……」

獨角獸對著他埋下頭,尖角閃動光芒,嚇得他往後急退。

「呃,這裡怎麼這麼噁心……真是倒霉!」他一腳踩空,踏進了巨妖爆裂的眼球中,兩腳沾滿了巨妖分泌出的噁心黏液。

阿肯將哥布林後座的敖靈抱了下來,給她灌了一口酒,將她弄醒。敖靈一醒過來,就發出歇斯底里的大叫,「它來了,我們死定了!哦,親愛的,你快跑!」

阿肯使勁拍了拍她的臉,指著腳下,大聲說道:「喂!你看,親愛的你看,它死了!被我們打死了!」他大笑著在巨妖身體上跳了幾跳。

敖靈這才猶豫的放開阿肯,在北海巨妖身上遊動,這頭巨妖的氣息,讓她現在任然很畏懼。這就是她的天敵啊!

「今天真是瘋了。都被這條大魷魚給嚇傻了……」綠翼口中嘟囔著。

北海巨妖身上透著一股海鮮烤熟后的香味,讓尤達咽了一口唾沫。他四處尋找著,看能否找到點有用的材料。可惜這是一頭軟體動物,沒有可利用的地方。也許要把這頭大傢伙剖開,但恐怕沒這麼大的刀子。如果靠大家挖,恐怕要一個星期,才能夠將這頭巨妖給弄開。

大家正在巨妖身體上查看,忽然這頭巨妖的身體顫動了一下,就好像地震了一般,將猛然大家摔倒。幾條巨大的觸手,從海中蜿蜒舉起,向身體上的人襲卷過來!

大家驚叫著,四處躲避,薩摩、暗櫻和瑤姬,這三個能飛的,立刻飛到了空中。張凡綠翼,也都迅速趴在了這條巨大魷魚的皮膚褶皺里隱藏身形。阿肯拉著驚叫的敖靈,從巨妖的身體上滑到海中,躲到巨妖的身體下面。 唯有軒轅星剛剛踩在這頭巨妖的眼球中,而且滑了一跤,摔得更深了,正罵罵咧咧的,一腳深一腳淺的往外攀爬。也許正是由於他在這個魷魚最敏感的部位搞出的動靜,將被重創的北海巨妖給弄醒過來,感到眼睛的位置很難受。所以幾條觸手伸過來,將驚恐中的軒轅星一下捲住!

「啊——救命啊!」軒轅星嚇得尖叫呼救,張凡和綠翼立刻從隱身出爬了出來,但卻被巨妖身體的移動給弄得站立不住。

天空中的瑤姬立刻就拉開弓箭,向捲住軒轅星的觸手射了一箭,但卻被另一條觸手給擋住了,沒有射中。暗櫻化作流光就閃身過去,卻被一塊突兀顯現的寒冰給攔住,身體狠狠地撞在那片寒冰上,將這片寒冰給撞碎了,但暗櫻也被撞了個七葷八素的跌落在海中。好在這頭巨妖的能力沒有恢復,製造的寒冰厚度很薄,不然暗櫻恐怕要被撞成重傷。

薩摩也被另一條觸手給纏住,好不容易風遁脫身,在找軒轅星,卻看見這傢伙已經被甩到海水中,然後又被狠狠的拎起來,重重的敲在海面上。軒轅星頓時暈死了過去,沒了聲息。

此時巨妖豎起了身體,將張凡綠翼和尤達抖落到水中,也用觸手卷了起來。阿肯和敖靈正要迅速遊走逃跑,可是在水中,他們的行動早就被巨妖感知,哪裡還能夠逃脫,立刻被兩根巨大的觸手追上捆住。雖然北海巨妖的眼球已經爆裂,但他並不完全依靠視覺感知,水系靈力的一絲波動,也能夠讓它準確找到目標。

撞暈的暗櫻也被觸手從海中捲起,瑤姬一看不好,召喚出半機械螳螂,將一根襲來的觸手用鐮足給割傷,然後使用『風靈閃』,跑到了高空,薩摩也是風遁而走……

遠處的英國重巡洋艦見到北海巨妖又活動起來,立刻警報大作,艦員們衝到自己的崗位,炮口迅速被抬起,將剛剛測量的炮位距離校準,對著巨妖再次開炮!

那呼嘯的炮彈有的掠過巨妖,在海中炸響,空濺起了海水。有的炮彈卻正命中巨妖的身體,這一次巨妖無力製造冰塊護體,被重炮炸得血肉橫飛!可憐這頭巨妖被聖光和聖火蹂躪,身體上一個百米大的烤熟的疤痕。現在又添了新的傷口,藍色血液噴涌而出!

但它也抓住了將它重創的人類,雖然它眼睛無法看見,但依舊能感覺得到,正是這幾個小蝦米一樣的東西,讓自己如此狼狽!嗯,居然還有一條小小的同類海妖,吃了她還能恢復很多能量!不過還是先吃掉那個挖自己眼睛的人類,嗯,一起吃,這麼點,還不夠塞滿自己的口器……

想到此處,巨妖也不顧遠處的戰艦對著自己瘋狂的轟炸,身體橫了下來,十多條長長的觸手往外翻開,將自己巨大的口器露了出來,將卷著軒轅星和其他人的觸手就往自己口器中送……

綠翼手中十字軍刀揮砍,只是將觸手劈砍的藍色血液噴涌,卻無法將海蛇妖身體那麼粗的觸手給砍斷!其他夥伴也是呼喊著使用各種辦法攻擊把自己捲住的觸手,但對付如此粗的觸手,都是無濟於事!更別提已經被弄昏迷的暗櫻和軒轅星了。


瑤姬哭喊著從天空中沖了下來,操控著半機械螳螂奮力劈砍捆縛張凡的觸手,但卻被其他觸手抽打過來,遠遠的抽到海中!薩摩的各類法術用盡,除了那無數狂雷,將幾條觸手麻痹的跌落海中,也是無法奈何身軀如此龐大的北海巨妖!

眼看著眾人就要被送入那已經張開的恐怖口器中,阿肯甚至已經看到裡面黑褐色的尖牙,聞到那口器裡面腥臭酸腐的氣息。他將左手腕高舉,那『神奇之蔓』在瘋狂生長。張凡綠翼也是舉起左手,手腕上的『神奇之蔓』迅速沿著觸手蔓延,甚至鋪開到海面,與另外兩人手腕上的藤蔓連在了一起,結成巨網,攔在了口器的外面。

不斷生長的藤蔓甚至將北海巨妖的巨大口器封住,而且把捆縛張凡綠翼和阿肯三人的觸手給拉到了一起!三人手腕上藤蔓相連,如同三人無法拆開的友情,牢牢的捆住了巨妖的三根觸手,並堵住了它的嘴巴!

薩摩見到,立刻加入,無數藤蔓憑空生出,合併到『神奇之蔓』上,加速其蔓延的趨勢,竟然將巨妖露出來的口器層層的捆了起來,讓它無法進食!

但這個辦法只能一時困住巨妖,時間長了,必然讓逐漸恢復力量的巨妖掙脫。甚至不用恢復力量,巨妖的觸手只要將大家拖入水中,便能在十分鐘內淹死眾人!除了阿肯和敖靈。而現在昏迷中的暗櫻和軒轅星已經奄奄一息……

「書靈!想想辦法!」阿肯呼喚道,只見他的背後,一本羊皮書飛出,在空中飛舞。

「張凡趕快召喚出煉金戰艦!」書妖的聲音傳出。

下一刻,張凡的六芒星護符閃動光芒,煉金戰艦突兀的出現在海面上,書妖一頭便扎進煉金戰艦中。迅速命令『洞察之眼』操控戰艦沉入海中。

六米長的兕角,如同長矛,狠狠的刺進北海巨妖的身體里,但這頭巨大魷魚的身體實在太龐大了,六米的巨角也只是剛能夠劃破它的表皮!煉金戰艦圍著巨妖身體飛速擦過,戰艦兩側那扁平的骨刺,將這條巨大的魷魚割得傷痕纍纍,但愣是對它無法產生致命的傷害!

遠處英國戰艦的艦炮,也是不斷的在這頭十艘航母一般巨大的魷魚身體上炸開傷口。唯有穿甲彈才能鑽進北海巨妖的體內,產生強大的殺傷力。但那些炮彈的體積相對於北海巨妖來說,實在太小了,就好像一顆顆黃豆,鑽進它的體內,而且在海水中,巨妖的身體還在不斷的恢復,與這些小小的傷害來說,它的恢復力可能相對還更快一些。

幸虧張凡召喚的『末日裁決』對它的傷害足夠巨大,讓它到現在還無法聚集起足夠的力量潛入海底。要不然,大家已經完蛋了。

軒轅星已經被觸手拖入海中,生命力已經堅決的下降,直到降低至重傷瀕死的交界處時。在煉金戰艦船艙中,『洞察之眼』所放映的影像上,一道淡淡的金色虛影,如電一般射過!雖然很小,但卻非常快速,從北海巨妖雙眼中心位置穿透,進入它的身軀中……

「它終於行動了……」書妖眯著眼睛查看北海巨妖那處很不起眼的傷痕,也許相較於北海巨妖小島般龐大的身體,那個細小的創口,比繡花針扎在人體上的針孔還要小。

但卻是致命的!因為下一刻,這頭本來就奄奄一息的巨妖,忽然抽搐起來,十多條巨大觸手,痙攣的從海中抬起,竟然將『神奇之蔓』的捆縛都掙脫開!而後胡亂的在空中亂抖一番,將被捲住的眾人拋到海面上,然後便紛紛無力的垂落下來,漂浮在水面上,一動不動了……

脫困的張凡剛剛還以為三人牢牢捆住的藤蔓被巨妖掙斷,自己就要被吃掉了,但下一刻卻被觸手扔到了海中,而且同伴們都被鬆開了。

他立刻大喊:「快救人!軒轅星和暗櫻都快沒氣了!」

不用他喊,大家都行動起來。特別是敖靈,她現在是真正的感覺威脅消除了,心中放鬆下來,連忙幫著眾人打撈傷者,有她的幫忙,軒轅星和暗櫻很快獲救。大家七手八腳的將二人抬到煉金戰艦中,遠遠的離開巨妖的身體。

不過敖靈卻留了下來,這海妖現在感覺很好,這眼前已經死去的大傢伙,竟然讓她饞涎欲滴起來。阿肯知道她又要吞噬這頭巨妖的能量了,囑咐她將北海巨妖身體里的內丹,或者其他煉金材料收集給自己,便讓她去了。看來這又是敖靈的一次進階的機緣……

就在張凡他們在煉金戰艦中搶救傷員的時候,雲層中一匹鐵甲飛馬背負著一個聖殿騎士,在空中懸停著。那不正是艾森?她喃喃自語道:「原來他們已經這麼強大了,竟然能夠戰勝這頭兇悍的北海巨妖怪!怪不得不肯加入我的團隊,奧斯陸看來死得不冤,我……還是去見他們一面吧……」

「張凡你快來看……」阿肯指著影像,呼喚張凡。

看著暗櫻和軒轅星都已經沒事,張凡來到影像前,一看便驚道:「是艾森!她竟然也在這個場景中!她好像是沖著我們飛過來的……」

阿肯笑道:「現在瞞不了她了,這胖妞估計已經知道了我們的實力。」

「她怎麼會到這麼遠的地方來?難不成也有任務?她現在是哪個陣營呢?」張凡有些好奇。

「她一定是德國陣營的,她是義大利籍,又和古代神聖羅馬帝國有很大的瓜葛,那就是德國的前身。梵蒂岡跟古代東羅馬,以及現在的德國都有很深的淵源,二戰時期,也是和納粹糾纏不清。這傢伙自然是在我們的對立陣營嘍。想不到她又成為我們的對手了……不過這一次,看她好像並沒有發揮出多少作用,不在狀態上啊……」阿肯冷笑道。 張凡點點頭,沉聲說道:「她剛剛死了最親密的戰友,應該還沒有恢復狀態,情緒很低落。估計她就是書妖所說的,對立陣營的強大布局者。可惜她還沒有能夠擺脫同伴奧斯陸死亡的陰影,讓我們布局佔了先機。但她能夠來到這裡,看來也是被場景提示新的場景出現,有任務了……不過好像來晚了……」

阿肯卻搖了搖頭,「你太小看她了,如果真是有任務的話,她不可能來晚的。而是她通過了解到『俾斯麥號』下水,推測到英國方面陣營有智者布局,觸發了『丹麥海峽海戰』的場景,才跑過來的。而且來得很早,只是因為發現了我們才沒有露面。一方面不想與我們為敵,一方面是想看看我們的最終實力!我敢說,那艘拉德里的古希臘戰船就在不遠處海域!」

「那我們為什麼沒有搜索到他們?」張凡懷疑,『洞察之眼』的搜索能力如此強悍。

阿肯立刻說道:「你不要小看這些高級持戒者的能力,她可是二級守護者了。能夠讓我們僥倖贏得先機,已經是她最大的疏忽了。估計是她情緒低落,懶得布局,只想隨便混過這個場景,所以才能夠讓我們佔了這麼大的便宜……」看來他對自己的對手還的很推崇的。

「好了,她已經在外面的了,我們去迎接她吧。」張凡心中有數,讓煉金戰艦打開封閉艙門。

懸停在半空中的聖殿騎士,依舊英姿颯爽,軒轅星看著對方如此高調的出現,很有些羨慕。要是坐在那匹飛馬上的是自己,然後帶著瑤姬……這傢伙意淫開了……

阿肯一拍他腦袋,「想什麼呢?!就憑你,過一百個場景,也混不到人家這一步!」

軒轅星大叫:「你怎麼知道我在想……」

艾森降落在煉金戰艦的背甲上,收了坐騎,慢步過來,看了一眼軒轅星,對阿肯笑道:「就是這個新手,讓你們降低了難度吧……」

「你怎麼知道我是新手?我可是經過五個場景的高級持戒者了!」軒轅星很不服氣,取出綠色大馬士革刀晃了一下,又拍拍身上的兕皮甲,「這些可都是真傢伙!」

綠翼踢了他一腳,「你就別丟人現眼了……」

艾森搖搖頭,「你們怎麼眼光越來越短了,為了降低難度,也不能如此飢不擇食吧!」

阿肯有些不好意思,「哎,一個朋友所託,欠了人家太大的人情……」

「那一定是你佔了別人太大的便宜!」艾森毫不客氣。

張凡連忙道:「想不到我們這麼有緣,進去說話吧。嘗嘗我們的英國紅茶。」

大家一同進入了煉金戰艦中,艾森推上護面,仔細打量著艦船中的情形,看到竟然是兩隻『洞察之眼』在操控,口中讚歎:「想不到你們的進步速度這麼快!看來道門煉金當鋪的那個邋遢道人,已經和你們的關係相當不錯了!」

軒轅星驚道:「你這傢伙,怎麼什麼都知道?」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