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0 月 28, 2020
124 Views

江離冷冷的看着這個陰山派道士,用着極其冰冷的語氣對着他說,“能困住我江離的人,現在還沒生出來。”

Written by
banner

江離的這句話霸氣十足,連我站在一旁心中都不免想要給江離磕頭的衝動,天生有一種王者的霸氣,讓人不得不誠服他。

然而這個陰山派道士渾身不禁顫抖起來,一臉無法相信的看着江離,喃喃自語的說,“不!不可能!爲了這個陣法,我煞費苦心,處心積慮的跟着陰將軍學了這麼久的法術,就是爲了有朝一日可以設置這個陣法困住你!”

江離的眼神很是冰冷,根本就沒把這個陰山派道士放在眼裏,認爲他做的事情很是可笑至極,江離霸氣十足的說了句,“癡心妄想!”

那個陰山派道士心頭一愣,立即怒斥,“江離!我今天就要和你決一死戰!待我們的計劃完成,你所要珍惜的,要保護的,全部都必須死!”

江離極其淡定的看着這個陰山派道士說,“你這不是決一死戰,而是自取滅亡。”

此時那壯漢鬼可是嚇的夠嗆,他總算是見到了真的江離了,一開始還有的威風勁,全然沒了,只剩下一副貪生怕死,生怕被傷及的模樣,眼角的淚水都快要飈出來了,不得不說那個樣子很是可笑,一個無比壯漢,卻變成這副狼狽模樣。

陰山派道士顯然已經顧不得這麼多,赫然並指唸咒起來,而江離根本就不給他念咒的機會,一個迅猛的罡步,劃破一道結界,將這個陰山派道士全然包裹住,這陰山派本來想念“敕!”字,卻發現自己動彈不得。

江離的結界是直接將他包裹住,他的道法再結界之中是根本就無法施展出來的。

我看着那個陰山派道士的臉上顯然是一陣不願意相信的模樣,極其憤怒的看着江離,嘴裏不知道在說什麼,估摸着應該是辱罵江離的污穢言語。

江離設置的結界,那個陰山派道士不能施展道法,說的話,也全然

聽不見,因爲江離早就料到一旦這陰山派道士施展不出自己的道法,必然是會用一些污穢言語來辱罵江離,江離大可選擇不聽。

那一瞬間,我也極其佩服江離的厲害,而我如今的道法,就算是身上帶了三枚靈珠子,也依然顯得很沒用,難怪當年青龍會說,江離是完全可以取代陰長生的存在,因爲江離本身就很厲害了。

我用着一臉崇拜的表情看着江離,心中很是好奇,江離爲什麼可以這麼厲害,說到底他畢竟也是陰長生的徒弟,這師父教徒弟,不是都要留一手嗎?爲什麼江離卻如此厲害的可以和陰長生相匹敵了。

шшш•тт kΛn•C〇

我很是好奇的看着江離。

此時江離穩穩的走到了那個陰山派道士的面前,用着一幅極其淡定的表情說,“當年放你一馬,是給你改過自新的機會,可你不但不改過,還在凌雲山害了這麼多條人命,如果我還放你,那就是天理不容了。”

我愣了愣看着江離,忍不住的問了句,“師父,你打算怎麼處置他?”

江離冷冷的看着那陰山派道士,“天理不容者,自有天收服。”

我當時一臉懵逼,不大明白江離口中所謂的自有天收服是什麼意思,可就在江離準備唸咒的時候,忽然一個身影從天而降,直接落在了江離的面前

這個身影許久不見,卻依然是那樣的陰氣十足,他帶着黑色的斗篷連帽衣,斗篷帽遮住了他半張臉,可依然還是看的清楚他的眉宇和江離近乎完全一樣,只不過他的臉上多了一條傷疤,只是唯一可以直接區別他和江離之間的不同。

江離的臉色赫然陰沉了起來,這陰將軍突然的出現,定然是有不好的事情會發生。

陰將軍向來不主動露面,每次露面,都是有不好的事情發生,而我自從曉得了陰將軍的真實身份,也一直很害怕他們兩個人打打出手,江離若只是斷這陰將軍的胳膊和腿什麼的,倒也無所謂,最怕的是江離一發起怒來,直接要了陰將軍的命的話,那江離必然會受傷的。

陰將軍就是江離的一部分,就是江離,千萬不能出事。

我心裏一沉,很是緊張的看着他們二人的對視,彷彿還沒有出手,他們的眼神已經開始打了無數次的架,打的天崩地裂了。

此時,陰將軍赫然開口,“打狗也要看主人的,我今天可不是來找你們麻煩,就是純粹帶我的人離開,不知道江道祖給不給我這個面子。”

我聽的出來,這陰將軍的口氣可不是來講道理的,更像是故意來找江離麻煩的意思,雖然我不明白他這麼做的目的究竟是什麼,但我可以肯定的感覺,這背後一定有什麼陰謀,這陰將軍,豈是吃素的!

江離冷冷的看着陰將軍,一臉冷漠的對着他說,“那就看你有沒有本事帶人走了。”

陰將軍不是江離的對手,這個我自然清楚,不然江離當年也不會斷他一隻手。

陰將軍卻饒有興趣的看着江離,隔了一會,陰將軍開口說,“你怎麼不問問,你身邊的那隻小狐狸去哪裏了?”

我心裏一沉,塗靈可分明是和青龍走了啊,怎麼又成陰將軍了……我心裏不禁咯噔了一下,麻痹的!陰將軍用了幻術,變成了青龍的樣子了,我就說有袁天罡等人在凌雲山莊,這青龍怎麼可能會離開山莊到山下來。

陰將軍果然是個厲害的人,就連青龍喜歡塗靈的細節都捉摸清楚了,不過也倒不稀奇,這青龍喜歡塗靈也太明顯了,估計沒有人不知道。

只是我壓根沒料到,竟然是這陰將軍用幻術扮演的,我居然沒有發現,眼睜睜的看着塗靈被陰將軍帶走。

江離的眼神驟然一聚,陰沉的氣息更爲凝重,我當時整個人被江離的樣子嚇壞了,江離那個眼神,彷彿會吃人一樣,渾身上下的氣場更是壓的讓我喘不過氣來。

陰將軍的眼神微微一皺,突然露出一絲不懷好意的笑容,“你還是我認識的那個江離嗎?不是說對感情不會有任何的在意嗎?不過是說了一下你身旁的小狐狸而已,幹嘛這麼大的反應。”

我愣了愣,江離這個反應在陰將軍看來就很大了?

我自然不曉得江離以前的模樣,但是看到過江離以前是個不苟言笑的人,很是可怕,但是至於江離的其他方面,我還真的沒這個陰將軍清楚。

此時江離一語不發,用着極其冰冷的眼神直勾勾的看着陰將軍。

這陰將軍哈哈大笑起來,極其挑釁的口吻對着江離說,“放心吧,那小狐狸還算乖巧,我不會讓她吃苦頭的,不過江離,你真的是變了,不過這也將成爲你的軟肋,我原本以爲你江離天不怕地不怕,沒想到陽間走一趟,變了這麼多,在乎的也越來越多了,這樣做大事,可是不行的,冷血無情可是你教我的。”

我愣了愣,顯然不大明白,這江離和陰將軍之間的關係,覺得很是微妙,有點相愛相殺的錯覺。

(本章完) 墨九狸看著帝瑤,不知道如何回答她,她心裡歷劫帝瑤,因為是她,可能也會如此的!但是,她不能看著帝瑤和魔紫皇就這樣錯過……

「瑤姐姐,我也會跟你一樣的選擇,不會和帝溟寒在一起!但是,我不會放棄的!我真的愛他,很愛很愛,我就不會讓他孤單一個人,更不會把他讓給別的女人!所以我不會放棄,我會努力,努力客服一切困難,一定會在一起的……」墨九狸看著帝瑤堅定的說道。

「九狸,我……」帝瑤看著墨九狸有些不知道說什麼好,她第一次看到墨九狸如此堅決,從前的墨九狸總是天真愛笑的,有點小任性和小可愛,從來沒有見過如此堅定的墨九狸。

一時間,帝瑤都有些被震撼住了……

「瑤姐姐,如果我有辦法,讓你和魔紫皇在一起,但是會很辛苦,也需要很久的時間,你願意試試嗎?」墨九狸看著帝瑤認真的問道。

「九狸,你說真的嗎?可是我……」帝瑤有些不確定的看著墨九狸道。

她忘不掉之前的事情,所以她沒有信心……

「瑤姐姐,你相信我嗎?」墨九狸看著帝瑤有些猶豫繼續問道。

「我相信你!九狸,我信你,如果你說的是真的,無論多艱難,我都要試一試……」帝瑤看著墨九狸堅定的說道。

「好,既然如此,那瑤姐姐就放心的交給我,我不會讓你失望的!」聞言笑著說道。

「好,我聽你的!」帝瑤聞言看著墨九狸說道。

她相信墨九狸,如果真的有辦法,她願意試一試……

「我先幫你煉製體魄!」墨九狸看著帝瑤說道。

「煉製體魄?九狸,你說的可是傳說中的煉製體魄?」帝瑤聞言震驚的看著問道。

「沒錯,我這次突破領悟了一些我娘親留下來的法術,其中就有煉製體魄!雖然不清楚是不是傳說總出現過的煉製體魄法,但是我想試一試,剛好瑤姐姐也需要,或許我能成功呢,瑤姐姐信我嗎?」墨九狸聞言看著帝瑤輕笑說道。

戲精聚集攻略 「信,我們九狸做什麼都會成功的!」帝瑤聞言一愣,隨即笑著說道。

「哈哈,瑤姐姐你是我遇到第一隻這麼開心的小白鼠!」墨九狸看著帝瑤笑著道。

「啊……什麼小白鼠?」帝瑤好奇的問道。

「嗯,這個說來話長,是我在地球的時候,一種試驗品的統稱……」墨九狸一邊忙碌著手裡的事情,一邊給帝瑤說道。

帝瑤聽到墨九狸說起地球的事情,十分有興趣,於是一直陪著在整理藥材的墨九狸,轉眼墨九狸準備了大半的藥材,看向帝瑤說道:「瑤姐姐,你去幫我喊一下寒進來……」

「好,那我去寒他!」 總裁老公,太粗魯 帝瑤說道。

墨九狸點點頭,帝瑤轉身離去,墨九狸心念一動一個跟自己一模一樣的黑衣女子出現在面前,墨九狸看著對方道:「狸影,幫我喊閻叔叔來一趟……」

「好的,主人!」狸影點頭說完,化為一縷黑氣小時在墨九狸的面前。 甚至在某些時刻,我並不認爲陰將軍有想殺江離的心,而是想故意挑釁江離殺他。

陰將軍見江離一語不發,更是挑釁的說,“這小狐狸堅信你會來救她,我倒也好奇,你江離會爲了一個妖界的妖物,跟我妥協嗎?只要你放了我的人,我大可以放了你的人,這個交易挺好的吧?”

我定眼看着陰山派道士,我心裏更是憋了一股氣,這陰山派道士對我爺爺做出那些事情,我早就恨他入骨了,更別說,他草菅人命,這村子裏的飛頭蠻,可是他做出來的,無辜害死了一個生命,這事情豈能就這麼說了算。

可是一命換一命,這陰將軍做的也是夠絕,無論如何,江離也不可能爲了這個陰山派道士放棄塗靈的,這是個正常人都會做的。

陰將軍已然揚起的勝利的笑容,就等着江離妥協。

江離冷冷的看着他,赫然揮手一甩,陰山派道士的結界,瞬間消失,這陰山派道士立馬躲在了陰將軍的身後,竊竊私語的對着陰將軍說,“老大,千萬不可以這麼放了江離,現在可是我們對付江離最好的機會!”

陰將軍揮了揮手,示意讓陰山派道士後退。

陰將軍氣勢儼然的朝着江離一步一步走了過去,似乎找到了一絲勝利的喜悅,根本就忘記了江離是他打不過的對手似得,不過他手上有塗靈,江離自然也要忍耐幾分。

陰將軍得意的對着江離說,“那小狐狸我自然會還給你的,不過江離,你欺壓我太久了,我特別想要看到你敗落的樣子,你想要拿回那個小狐狸,也不是不可以,可你必須承認你已經破了戒法,動了真情的道士,永遠都是垃圾,永遠都不能成爲第一!”

我一臉不解,忍不住的說了句,“陰長生不也天下第一嗎!”

陰將軍的臉色赫然一怒,“可他一樣死了!只要冷血無情,斷了七情六慾的人,纔可以長生不老,道法修煉成爲至高!”

我愣了愣,我可從來還不知道修煉道法有這麼一說,江離也從來沒跟我提供要我斷了這七情六慾。

不僅如此,江離還同意我和雯雯的婚事。

我實在不大明白,爲什麼陰將軍卻認爲,一定要斷了這些東西,才能成爲最牛逼的人。

江離一臉嚴肅的看着陰將軍,並未有過多的言語,似乎在江離看來,這陰將軍不過是個跳樑小醜,而江離只不過配合他的演出而已。

陰將軍饒有興趣的看着江離,“江離,你已經輸了。”

我不明白陰將軍的話究竟是什麼意思,但是看得出

來,陰將軍和江離之間,有我所不能理解的地方。

此時此刻,江離赫然開口,“我只說一句話,把塗靈交出來。”江離的語氣很是陰沉,渾身上下讓人有種毛骨悚然的感覺。

陰將軍立即開口,“白然洞穴,自己去拿吧。”

那一瞬間,江離緊緊捏着拳頭,恨不得狠狠揍一圈在陰將軍的臉上,不知道爲什麼,似乎江離知道那個洞穴的可怕程度似得,我壓根就不知道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情。

陰將軍見江離的臉色很是不好,不禁哈哈大笑起來,笑的極其猖狂,好像是早就做好了的準備似得,就等着看着江離難看的表情,來尋找一絲滿足感一樣。

陰將軍轉身離開,一邊笑着,一邊說着,“你江離應該最不喜歡那個地方了吧?能活着出來,算你江離命不該絕!”

我心裏一沉,莫非這白然洞穴有什麼對江離不利的事情嗎?

我心裏更是好奇的很,可見這陰將軍知道江離所有的軟肋,必然會成爲威脅江離最大安全的人。

江離的臉色很是不好,我極其擔心的看着江離,眼下陰將軍帶着陰山派的道士離開了院子,就連那個壯漢鬼也趕緊跟着離開了。

我定眼一看,牆角邊上有個魂魄躲在那裏唯唯諾諾的,很是害怕一樣,我再仔細一看,這不就是我正在尋找的張富貴的娃兒嘛!

江離的眼神極其恐怖,我壓根就不敢招惹,只好趕緊朝着那個孩子走了過去,那孩子顯然是被剛纔江離和陰將軍的氣勢給嚇壞了,一個人躲在一旁的角落裏瑟瑟發抖,難怪我一直沒看見他的蹤影。

我對着那孩子說,“走,你爹在等你,跟我來。”

孩子瑟瑟發抖的看着我,見勢我乾脆一把拉着他的小手,將他帶回了屋子裏,這張富貴一看自己的孩子就在面前,眼淚水嘩嘩的飈了出來,此時馬瑩瑩赫然作法,那孩子的一縷殘魂瞬間被陣法困住,直接吸進了屍體之中。

孩子緩緩睜開眼睛,身上散發着一股極重的陰氣,現在他和化生子無疑,是個活死人,只不過是孩子命不該絕,我能幫的也只有到這裏了。

我跟張富貴交代了一些事情後,就帶着馬瑩瑩從屋子裏走了出來,此時,江離一個人靜靜的站在院子裏,看似面無表情,實際上渾身的冰冷氣息,讓我有些不敢靠近。

“師父……”我弱弱的喊了一聲。

江離換換回過神來,眼神稍微溫和了許多,極其溫柔的聲音看着我說,“師父來晚了,你沒事吧?”

我愣了愣,連

忙搖搖頭,“我沒事,那個……白然洞穴究竟是什麼地方?”

江離一臉嚴肅的看着我說,“在凌雲山的盡頭,有一個山脈,山脈最頂端有個洞穴,那裏一年四季皆是冰雪天氣,常人無法抵抗的嚴寒,就連妖也抵不過。”

“這麼厲害!”我一臉震驚。

江離告訴我,“那裏是鴻鈞老祖當年設下陣法,專門處置不聽話的徒兒或者是道教叛徒的禁地,活人進去,就成了冰死人,三界人進去,必然熬不過一天,就會魂飛湮滅。”

我心裏一沉,塗靈現在的能力可是今時不同往日了,豈不是很危險,難怪江離當時的眼神變得那麼可怕。

“師父……你去過嗎?”我問。

江離陰沉着臉告訴我,“以前跟着陰長生曾經去過。”

“那不就沒事了。”我說。

江離看了我一眼說,“你不能進去。”

我愣了愣,江離繼續說,“六根不清淨的人,進去會有生命危險。”

我忍不住的想到了陰將軍說的那些話,如果說江離真的對塗靈姐姐有感情的話,那豈不是也是六根不淨的人嗎,那麼江離進去指不定也有危險。

“師父,你進去真的沒事嘛?”我擔心的問了句。

江離一臉冷靜的看着我說,“放心吧,你師父是最厲害的,不會有事。”

不知道爲什麼,平日裏江離說這句話的時候,我真的很相信他說的話,可自從聽到了陰將軍說的那些話以後,我反而更加害怕有一天江離會受傷,我想了一會,忍不住的說了句,“師父,我陪你把,如果我受不了,我就出來!”

江離沉默了一會,看了我一眼,嗯了一聲,倒也沒有說什麼,大概是因爲江離現在也覺得我是個大人了,有能力保護自己。

而我,是害怕江離有事情。

畢竟江離遭受了天譴,半邊的肩膀壓根就沒有好,我很害怕會有什麼對江離不利的事情,畢竟這陰將軍對江離的討厭也不是一天兩天的,他做這些事情,無非就是希望看見江離受傷的樣子。

馬瑩瑩見勢,立即問了句,“那……我可以跟着你們一起去嗎?”

江離看了一眼馬瑩瑩,“到了洞穴入口,就不要走了。”

馬瑩瑩一聽,立即樂開了花,很是興奮的看着我,我扭頭看了一眼江離,“師父,凌雲山這些村子的事情,現在該怎麼辦?”

江離卻陰沉的說了句,“周武王馬上會來這裏,這裏並不安全,我會給袁天罡他們傳信立即轉移地方。”

(本章完) 這個狸影是上次送寶寶離開后,發現沒有跟寶寶一起離開,回到自己體內的,墨九狸想可能是星辰國無法帶鬼族進去吧……

所以就把狸影留在身邊了,這一次突破后,她的所有契約獸全部晉級了,就連狸影也是,而狸影晉級后就是可以隨時隨地幫她去鬼界和冥界辦事了,比如這樣去通知閻王來這裡……

而且這一次晉級,墨九狸的收穫可謂豐富極了,不然她也不會答應魔紫皇,救治帝瑤了!首先是她識海中消失了一段時間的天地九神訣,再次出現了……

這一次天地九神訣化為了一個金色的九字,掛在墨九狸的識海,而幫帝瑤煉製體魄的方法,就是因為自己在墨百里的小屋修鍊時,因為想念寶寶,想到寶寶走之前自己答應寶寶的事情,想到了帝滄海,南宮藍和帝瑤三人的情況……

結果天地九神訣察覺到她想的問題,接連給了她幾個訊息,墨九狸看過之後心中一喜,因為天地九神訣告訴她的,正是如何治療帝瑤,帝滄海,和南宮藍的辦法……

其中帝瑤的最為複雜,因此墨九狸選擇先幫帝瑤,畢竟之後還有許多事情,要靠帝瑤自己去完成,所以墨九狸才會先帶帝瑤來這裡……

好在幫帝瑤煉製體魄的藥材,空間裡面都有,但是她還需要一些帝溟寒的血液,畢竟帝溟寒是帝瑤的弟弟,而帝滄海和南宮藍現在的情況也不允許放血,所以只能喊帝溟寒來了……

魔紫皇跟著帝溟寒一起隨著帝瑤,來到了修鍊室,看到已經準備了無數藥材,和將煉器爐變大,等候他們的墨九狸時,帝溟寒好奇的問道:「九狸,你打算做什麼?」

「我需要你們幫忙!但是在這之前,我有些話要先跟瑤姐姐說,所以,你們兩個到外面等會兒再進來……」墨九狸看著帝溟寒和魔紫皇說道。

帝溟寒兩人聞言有些疑惑,但還是聽話的走到了外面,墨九狸關上門之後,又直接心念一動,將帝瑤身後的門悄悄打開一道縫隙,讓帝溟寒和魔紫皇能夠聽到他們說話……

站在門口的帝溟寒見狀,瞬間明白了墨九狸的意思,於是將走到院子裡面的魔紫皇喊了回來,在門邊停下來……

墨九狸聽到外面沒聲音之後,這才看向帝瑤認真的問道:「瑤姐姐,我知道你在意之前的事情,但是你更在意魔紫皇!我也知道你不願意佔據別人的身體,就是覺得即便自己佔據別人的身體,也是不幹凈的!而你不願意抹去記憶,更是因為你不想連我們和魔紫皇都一起忘記了是嗎?」

「九狸,你都知道還問我!」帝瑤有些落寞的說道。

「所以,我打算幫瑤姐姐煉製好體魄之後,送瑤姐姐去輪迴!」墨九狸看著帝瑤說道。

「什麼?輪迴?九狸你……」帝瑤震驚的看著墨九狸問道,就連門外聽到墨九狸兩人談話的帝溟寒和魔紫皇也是心中一驚。 張富貴帶着化生子從屋子裏走了出來,多半也聽見我們之間的對話,張富貴緩緩開口,“不管怎麼說,我媳婦如果真的是被妖魔附身,一路上你們若是遇到了,不用手下留情,留個全屍給我。”

看的出來張富貴說這句話的時候,心中很是不捨,畢竟他跟他媳婦感情深厚,孩子出了事情,媳婦又被妖魔附身,這事論發生在誰的身上都不好受。

張富貴隔了一會又開口說,“這陰山派做的這事情,我是不能忍,可我曉得我張富貴除了會做棺材的手藝,一無是處,更不是那些人的對手,不過有什麼需要我可以幫忙的,我張富貴絕不說一個不字,幫到底!”

我們自然也理解張富貴的心情,這陰山派的人,且先不說是否和妖盟的人有串謀,但是他們害張富貴孃的事情,是鐵打錘實了!

離開了張富貴的院子,正好和雯雯撞了個照面,雯雯一臉嚴肅的看着我說,“從這裏離開順着南邊走一公里。”

我之前讓雯雯去找張富貴他媳婦的下落,雯雯倒也神速,不過一會就找到了行蹤。我看了江離一眼,江離一臉嚴肅的對着我說,“我先去洞穴,你們解決了就過來。”

我嗯了一聲,江離必然是很擔心塗靈的安危,畢竟也不知道這陰將軍是什麼時候把塗靈送到白然洞穴的,萬一去晚了,指不定塗靈的命就沒了,我點點頭,不等我反應過來,江離迅速的朝着另一邊走了去,看得出來江離的步伐很是沉重又很是着急。

我跟着雯雯一路順着南邊走了一會,正好來到墳塋區,只見那張富貴的媳婦正背對着我們,一個人刨土,動作行爲很是詭異。

我朝着她走了過去,她猛然一個回頭,眼神很是可怕的看着我,突然陰森的笑了起來,“你們來晚了,哈哈哈!”

我一臉懵逼,此時她赫然站起身來,突然一縷黑煙從她的身體裏竄了出來,我立即拿着赤紅寶劍朝着那黑氣用力揮了過去,不過那黑氣溜得極快,我的劍刃過去的時候,它已經跑的無影無蹤了。

此時這雯雯開口對我說,“這妖是千年道行,沒那麼容易對付,應該是青丘國的人。”

我愣了愣,一臉疑惑,雯雯繼續開口,“若是普通的小妖我一個人就能對付,這個妖的級別應該和塗靈有九尾的時候一樣厲害,這種妖怕是隻有讓江離來收服,只是眼下江離不在,怕是村子會出事。”

我繼續看了一眼雯雯,“這樣,你先在村子盯着,有什麼事情,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