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 月 18, 2021
95 Views

「很簡單,如果要是無上佛祖的話,我當仁不讓,自然有能力收拾他。但如果要面對的是邪神秦飛,那能依靠的只有你自己。」

Written by
banner

「可如果邪神吞噬煉化了無上佛祖,邪神的修為將比無上佛祖更厲害,以我現在的修為根本就不是他的對手啊。」臉色有些蒼白,秦朗倒是沒料到事情竟然會這個樣子,完全出乎意料。

「邪神是你的宿敵,這個世界上唯一能收拾他的只有你。我想說的是,這就是命,命中注定的事情。」沒有說話,鴻蒙老祖已經說的很清楚,頓時秦朗陷入迷惘當中,因為他不知道接下來該怎麼辦才好,完全有些始料未及。

「秦朗,你是不是苦於沒有對付邪神的方法?」完全知會秦朗心中的想法,鴻蒙老祖平靜的問道。

「你說的對,我現在是始一之境,但距離你和無上佛祖有很大的差距,我不確定邪神現在有沒有吞噬煉化無上佛祖,一旦吞噬煉化了的話,我肯定不是邪神的對手,而且我想不到有什麼辦法能讓我的修為有進一步的突破。」嘆了一口氣,秦朗直言不諱,把自己心中的真實想法說了出來。

「其實要想有進一步的突破很容易,就看你有沒有那個運氣。」

「前輩,你所指的運氣是什麼?」意識到鴻蒙老祖話中有話,秦朗振奮的問了起來,也許鴻蒙老祖可以給自己指一條明路,所以秦朗很期待,對他來說,這是一飛衝天的絕佳機會。

「我、無上佛祖現在的修為都是太一之境,太一之境是整個修鍊的頂端,我修鍊了無數億萬年,發現達到太一之境再想繼續突破根本就不可能,但放眼整個天下,能達到太一之境的只有兩人,我和無上佛祖。秦朗,如果你真想有進一步突破,我建議你前往太始本源去看看。」目不斜視的盯著秦朗看著,鴻蒙老祖朗聲道,他希望秦朗能獨當一面,能親自收拾邪神秦飛。

「太始本源?我從來都沒聽說過太始本源,前輩,太始本源在什麼地方?」渾身的血液開始沸騰起來,秦朗總感覺太始本源很不簡單。


「太始本源在天地之極,具體的位置我無法告訴你,因為它本身就是虛無縹緲的存在,但可以肯定的是,我和無上佛祖之所以能達到太一之境,都是因為機緣巧合進入太始本源得到了萬精之靈,所以修為才會有如此大的突破。」眼神深邃的看著遠方,鴻蒙老祖從來都沒跟別人說過這一點,如今面對秦朗,他沒有隱瞞什麼,和盤托出。

「太始本源……萬精之靈……」

「秦朗,我說的太始本源和萬精之靈其實都是很虛幻的存在,尋常人根本就沒有進入太始本源的機會,就算進入太始本源要想找到萬精之靈也相當困難。所以我也只是跟你說說,能不能找到就要看你的運氣。當然,我相信你,因為你從一開始就註定了與眾不同。」心平氣和,鴻蒙老祖始終都給人一種如沐春風般的感覺,氣定神閑。

鄭重的點了點頭,秦朗深深地吸了一口氣道:「我知道了前輩,我會努力找到太始本源並且得到萬精之靈的。還有,你放心,不管怎麼樣,我都會竭盡所能的把你從須彌山中放出來,這是我對你的承諾。」

當即,秦朗沒有再在須彌山中停留。他已經得到了想要的答案,所以下一刻,秦朗神念一動,直接離開了須彌山。

萬血、器神鎮青山、無名氏以及戮心等人都在須彌山外焦急的等待秦朗,眼見秦朗從須彌山中走出來了,他們立刻擁簇過來。


「秦朗,怎麼樣了?看到鴻蒙老祖沒有?」熱情洋溢的看著秦朗,無名氏興緻勃勃的問了起來,相當興奮、激動。

平靜地點了點頭,秦朗臉色平和道:「已經看到鴻蒙老祖了,幽靈、龍鱗馬,你們不用再找了,那剩餘的半塊萬生石已經完全碎裂,所以我們沒有必要繼續找下去。」

「什麼?那剩餘的半塊萬生石碎裂了?」眼神一凜,幽靈和龍鱗馬都感到十分遺憾,畢竟如此一來,想要得到恢復萬生石應有的靈力就需要很多時間。

「秦朗,那我們現在該怎麼辦?」嘆了一口氣,無名氏臉色凝重道。

「如今沒有其他的選擇,只能把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器神身上。」說到這裡,秦朗認真地看著器神鎮青山朗聲道:「器神前輩,一切就都看你的了。」

對此,鎮青山倒是沒有推辭,神情泰然道:「放心吧,就算為了整個天下,我也會努力恢復萬生石的靈力。」

「如此,那現在你就到我的空間神器造化玉碟中的時間加速陣法中,那裡面的時間流速是外面的一百萬倍,能大大的節約時間。」

「好。」

接下來,秦朗直接把破碎的萬生石交給器神鎮青山,然後將他收進造化玉碟中,讓他在時間加速陣法中一心一意的修復萬生石。 「真沒想到那剩餘的半塊萬生石竟然碎裂了,太可惜了。秦朗,從如今的形勢來看,我們至少需要萬年的時間才能把鴻蒙老祖救出來,可一旦邪神要是在這之前煉化好無上佛祖的話,我們有可能功虧一簣,邪神遠比無上佛祖更殘暴。」嘆了一口氣,無名氏臉色凝重道。

「秦朗,接下來你有什麼打算?我們該怎麼辦?」無名氏話音剛落,戮心立刻朗聲問了起來,他必須知道秦朗下一步計劃。

並沒有立刻回答,秦朗陷入沉默當中。

片刻后,秦朗臉色肅然的看著眾人朗聲問道:「不知道幾位前輩可否聽說過太始本源和萬精之靈?」沒有人回答,因為根本就沒有人知道所謂的太始本源和萬精之靈。

「那你們可否聽說過太一之境?」秦朗繼續問。

依舊搖了搖頭,對他們來說,這些都是聞所未聞的存在。

「秦朗,你怎麼突然問這些?」茫然的看著秦朗,無名氏狐疑道,他不清楚秦朗為什麼突然問這些神乎其神的東西。

「很簡單。剛才我跟鴻蒙老祖有過交流溝通,他和無上佛祖都是太一之境,而太一之境是修為的巔峰。想要突破達到太一之境,必須得到萬精之靈,而萬精之靈在太始本源中。」平靜自如,秦朗坦言道,把剛才鴻蒙老祖說的一切全都說了出來。

「那太始本源在什麼地方?」興奮無比,戮心臉色動容的問道。

「太始本源在天地之極。」

「我在鴻蒙世界中這麼多年還從來都沒聽說過天地之極,看來是我孤陋寡聞了。秦朗,不知道所謂的天地之極又在什麼地方?」一頭霧水,戮心繼續問道。

同是修鍊中人,他們也渴望在修為上有進一步突破,所以對他們來說,這無疑是一種機會,他們也渴望能達到鴻蒙老祖和無上佛祖這種修為境界。

「對於你問的這些其實我也很想知道,但鴻蒙老祖說的很模糊。他說天地之極虛無縹緲,很多人即使看到了也碰不到,這點跟鴻蒙樹倒是有些相似,所以我也不知道所謂的天地之極在什麼地方,只能慢慢的尋找。還有,鴻蒙老祖明確表示了,邪神是我的宿敵,即使他出來了也無法鎮服邪神,我是唯一能殺死邪神的人。」如是而言,秦朗臉色肅然道。

「看來事情很微妙啊。既然如此,秦朗,接下來你打算怎麼辦?」深深地舒了一口氣,戮心直言問道。


「尋找天地之極,畢竟只有我才能殺死邪神,這是我的使命。」眼神深邃的看著遠方,秦朗擲地有聲道,他知道自己該做什麼。

接下來,秦朗在龍鱗馬的帶領下,直接朝天地的盡頭飛去,因為他們都不知道天地之極在什麼地方,所以只能嘗試著碰碰運氣,看走到天地的盡頭能不能找到所謂的天地之極。

「龍鱗馬,你的速度冠絕天下,難道你從來都沒到過天地盡頭嗎?」前進中,秦朗直言問道。如果天地存在盡頭的話,秦朗相信,龍鱗馬絕對有能力達到,畢竟速度是他最大的優勢。

「主人,我曾嘗試著飛到天地盡頭,可每到關鍵時刻我總發現天地似乎根本就沒有盡頭。我並沒有信心一直飛下去,當然,這可能跟我的性格有一定的關係,往往到最後卻堅持不下來。」

「鴻蒙世界只要不是圓的,一定有盡頭,但這跟你的性格並沒有關係。天地之極如果真要是那麼容易到達的話,想必鴻蒙世界中也不僅僅只有兩個太一之境的強者。」深深地吸了一口氣,秦朗直言道。

「主人,這次你放心,無論如何我都會孤注一擲,我會努力到達天地盡頭的。」

……

琅琊山,這裡是左逢源和右逢源兩人修鍊的道場,無數年來,他們一直都在這裡閉關修鍊。

左逢源和右逢源兩人的修為極其彪悍,放眼鴻蒙世界中,除卻太一之境的鴻蒙老祖和無上佛祖,真正能威脅到他們兄弟倆的屈指可數,幾乎不存在,所以他們兩人在鴻蒙世界中極有聲望。

琅琊山山脊上,一個少年凌空飛了過來,一襲紅袍,眼神貪婪的盯著琅琊山看著,雙眼中精光四射,宛若看到獵物一般。

「左逢源右逢源,你這兩個老東西給我滾出來,爺爺來了你們還不滾出來迎接。」少年語出驚人,竟然怒罵左逢源和右逢源,給人的感覺,他似乎根本就沒將左逢源和右逢源兩人放在眼裡,十分霸氣。

「哪來的毛頭小兒,放肆,你可知道這裡是什麼地方?可知道我們是什麼人?我看你就是找死!」當先出來的是右逢源,只見他惱怒的盯著紅袍少年看著,眉宇間怒氣逼人。

他感受到深深地挑釁,所以才如此暴怒。

「找死?那可不一定,你是右逢源吧?讓你那個廢物弟弟也出來,兩個人一起來。」蔑視看著右逢源,紅袍少年強勢道,似乎根本就沒將右逢源放在眼裡。

「好大的口氣!你到底是誰?」眯著眼睛盯著眼前這紅袍少年看著,右逢源見多識廣,本能的感覺告訴他,這紅袍少年不簡單,至少自己還無法看透他的修為境界。

「小爺是誰你們不必知道,不過我可以告訴你們我來這裡的目的,就是為了殺死你們。」玩味的看著右逢源,紅袍少年諷刺道,眉宇間極盡不屑。

「找死!」右逢源徹底被激怒了,當即不再廢話,臉色一狠,直接朝紅袍少年殺了過來。


「嗖嗖……」

「嘭嘭……」

針尖對麥芒,面對右逢源的瘋狂攻擊,紅袍少年並沒有避讓,而是強勢迎擊。

沒有意外發生,兩人的攻擊狠狠撞擊到一起,讓右逢源震驚無比的是,從少年身體中竟然竄出一股極為彪悍的力量,在這股力量的肆虐下,右逢源竟然被打得狂吐精血,如果不是修為強悍的話,在這一擊下他有可能被直接殺死。

「這、這……」倒吸一口涼氣,右逢源這才意識到紅袍少年的厲害,雙眼中寫滿了駭然的神色,此刻他那在看向紅袍少年的雙眼中寫滿了恐懼和震驚,似乎這才意識到他有多厲害,完全超乎想象。

「呼呼,真沒想到你竟然如此厲害,你到底是誰?」眯著眼睛謹慎的盯著紅袍少年看著,右逢源心有餘悸道,此刻他可以確定,紅袍少年的來歷絕對不簡單,可在這之前他從來都沒聽說鴻蒙世界中有這麼一號人物,不得不讓人震驚。

「我說過,我是誰不重要。不過我必須警告你的是,左逢源不出來的話三招內我就可以殺死你。」眼神冰冷的看著右逢源,紅袍少年威脅道,銳氣逼人。

「好大的口氣!」突然就在這時,一道精光突閃而至,赫然是左逢源。在意識到右逢源遇到麻煩后左逢源也出現了,老實說,左逢源也被紅袍少年所展現出來的彪悍修為給震驚到了。

「很好,你們兄弟倆都出現了。不過對我來說,結果是一樣的,那就是你們兄弟倆都必須死,而且都必須死在我的手中。」輕蔑的看著左逢源和右逢源,紅袍少年怡然自得道,那在看向他們的眼神就像是看著兩具冰冷的屍體一般,沒有任何憐憫和同情。

「左逢源,你小心一點,這小子的修為不可小覷。」深深地吸了一口氣,右逢源沒有理會紅袍少年的叫囂,而是警告左逢源,讓他小心一點。

來者不善,其實左逢源和右逢源兩人心裡都很清楚,只是他們沒想到的是,這麼一個名不見經傳的少年竟然將他們打得如此狼狽,這是他們所沒想到的,也無法接受。

「放心吧,我還就不信這麼一個毛頭小子能奈何我們。我倒是想要看看,他到底有什麼底氣。」冷冷地逼視看著紅袍少年,左逢源殺氣騰騰。話音落下之際,左逢源眼神一凜,下一刻,直接朝紅袍少年殺了過去。幾乎在同一時間,右逢源行業瘋狂地朝左逢源沖了過去,他們的目標是一致的,竭盡所能的將紅袍少年殺死,僅此而已。

面對兩大超級強者的聯手攻擊,紅袍少年雖然強勢卻也不敢大意,他知道左逢源和右逢源的實力有多麼恐怖,一旦被他們聯手擊中的話有可能身陷萬劫不復,而這不是他們想要看到的。

所以真正交手后紅袍少年極其謹慎,儘可能小心的跟他們交手。亂石穿空!紅袍少年和左逢源、右逢源都展現出作為一個超級高手應有的頂級實力,以他們交手的地方為中心,方圓十萬里的範圍內完全成為生命的禁區,任何人一旦進入其中即有可能形神俱滅。

左逢源和右逢源原本以為他們聯手就有能力收拾紅袍少年,可讓他們駭然的是,紅袍少年異常頑強,而且他的修為也幾近巔峰,不敢左逢源和右逢源多麼強大,始終都沒有辦法給紅袍少年帶來任何威脅。

「傳說中左逢源和右逢源一旦聯手的話這個世界上除了鴻蒙老祖、無上佛祖之外就沒有人是對手,但今天在我看來,不過如此,你們太讓我失望了。」諷刺的看著他們兩人,紅袍少年恰到適宜的嘲諷道,眉宇間儘是不屑,似乎根本就沒將他們兩人放在眼裡。

「擁有這麼厲害的修為絕對不應該是默默無聞之輩,小子,你到底是誰?為什麼這些年來我們從來都沒有聽說過你?」心中愈發驚訝,左逢源和右逢源已經被震驚得有些語無倫次,因為他們從來都沒想過紅袍少年的修為會達到這種不可思議的程度,徹底超乎他們的想象。

「對於兩個將死之人,你們覺得我有必要告訴你們嗎?不過你們既然如此好奇的話,告訴你們也無妨。我是邪神之子血心。現在你們應該能瞑目了吧?哈哈……」肆無忌憚的大笑起來,紅袍少年滿不在乎道,尤為得意。

「什麼?你、你是邪神之子?」目瞪口呆,左逢源和右逢源做夢都沒想到邪神秦飛竟然有了兒子血心,並且實力還如此強大,如此一來,整個鴻蒙世界的局面更加被動了。

當然,對於左逢源和右逢源來說當前最重要的不是鴻蒙世界的局勢,而是必須考慮自己的處境,無論如何,必須想方設法面對血心,他所展現出來的修為太恐怖了,今天能不能善終都是一個問號。

「很意外嗎?你們應該做夢都沒想到會有一個我存在吧?但對你們來說這些根本就不重要,去死吧。」沒有廢話,血心展現出他殘酷的一面,再次瘋狂地朝左逢源和右逢源兩人殺了過去。

接下來,血心毫無保留的施展出自己的修為,在他疾風驟雨般的瘋狂攻擊下,左逢源和右逢源根本就堅持不下來,很快就被打得遍體鱗傷。

剛一開始左逢源和右逢源還想聯手殺了血心,可此刻他們才意識到,血心所展現出的修為遠超想象,他們根本就沒有能力殺死他,不僅如此,自己的性命反倒受到威脅。

對於左逢源和右逢源兩人來說,現在理智的選擇就是逃離這裡,血心的攻擊力實在是太彪悍了。

心照不宣,左逢源和右逢源都想離開這裡,保命要緊。

但很遺憾的是,血心似乎早就察覺到他們兩人的意圖,在他們打算離開之前就徹底封死了他們的退路,如此一來,他們必須面對現實。

「想走?之前我就說過,今天你們兩人必須死在這裡,誰都別想離開。」冷冷地盯著左逢源和右逢源看著,血心蔑視道,繼續瘋狂地朝他們兩人碾壓過去。


沒有意外發生,接下來不到半柱香的時間內,邪神之子血心相機殺死了左逢源和右逢源,並且將他們兩人吞噬,因為血心也是傳說中的地陰神軀,他也擁有強大的吞噬能力。

「嘿嘿,就憑你們兩個也想跟我斗?找死。」有驚無險的吞噬了左逢源和右逢源之後,血心殘酷的笑了起來,十分滿足。

對他來說,首戰告捷,他成功的殺死了左逢源和右逢源,得到強大的修為和實力,而這一切都是他希望得到的。

對血心而言,一切才剛剛開始,迎接他的將是更兇殘的明天。 時間如斯,轉眼間,一年的時間過去了。

這一年的時間內,秦朗一直都在和龍鱗馬朝極南所在的方向飛了過去。

跟極北之地截然不同的是,極南的溫度十分酷熱,讓人有種在蒸籠中的感覺,到最後已經熱到甚至連龍鱗馬都無法堅持,而這段時間內,秦朗甚至都不知道自己到底行進了多少距離,但可以肯定的是,他們早就遠離了鴻蒙世界的腹地。

這一方領域極端荒蕪,完全沒有生命的氣息,至少從這一年的行程來看,秦朗沒有看到任何生命。環境實在是太苛刻了,根本就不適合生存。

「主人,這裡已經到了我身體所能承受的極限,接下來只有看你自己的了。」身心俱疲,龍鱗馬嘆了一口氣,他已經儘力了。秦朗知道龍鱗馬已經堅持不下去了,立刻給他身體中注入一絲鴻蒙精華,隨即將其收進空間神器造化玉碟中,讓他好好的休養。

接下來,秦朗能依靠的只有自己。他擁有鴻蒙樹防禦,這極南之地的環境雖然苛刻到了極致,但依舊無法給秦朗帶來威脅,他可以承受一切。

「秦朗,你沒事吧?外面的溫度那麼高,你能承受嗎?」頗為擔心的問了起來,死神戮心擔心秦朗無法承受。

捫心自問,他們也無法承受外面那近似苛刻的溫度,已然超過他們所能承受的底線。

臉色淡然,秦朗並沒有他們想象中那麼不堪,十分平靜地笑了笑說:「鴻蒙樹的防禦已經達到極致,放心吧,目前還在我所能承受的範圍內。我倒是想要看看,天地間到底有不有極限。」

話音落下,秦朗繼續前進。雖然他的速度跟龍鱗馬比起來有很大的差距,然而一旦施展身形如電,他的速度也不慢,至少不是無名氏等人所能相提並論的。

極南之地的溫度已經不能用熱來形容,雖然沒有火焰,可溫度早就達到極致,以至於秦朗有種感覺,就算無名氏等人出來,哪怕撐開防禦也能在半柱香不到的時間內被焚燒化為虛無。

好在秦朗有造化玉碟護體,一切都在刻意承受的範圍內,鴻蒙樹輕易卸下所有桎梏的溫度,如此一來,秦朗閑庭信步,並沒有收到太大的阻礙。

龍鱗馬的速度快到極致,本來秦朗以為龍鱗馬飛行了一年的時間差不多可以達到天地盡頭,可眼下龍鱗馬已經堅持不下來了,卻還沒到達天地的盡頭,這讓秦朗不得不懷疑,鴻蒙世界到底有沒有邊。

當然,秦朗可以肯定的是,鴻蒙世界不是一個圓形世界,否則他們早就該完成一個輪迴了。

咬牙堅持前進,轉眼間,百年的時間過去了,秦朗依舊沒有到達盡頭。很難想象,秦朗就這樣全力飛行竟然已經持續了百餘年的時間。

「秦朗,你怎麼樣呢?還能堅持嗎?」似乎察覺到秦朗很狼狽,葉傾城忐忑的問了起來,她擔心秦朗出現意外。

整個人已經疲憊到了極點,眼下聽到葉傾城在關心,秦朗神念一動,直接回到了造化玉碟中,他也想休息一下。

「呼呼,我已經飛行了百餘年的時間,竟然還沒有到達天地的盡頭,不可思議,沒想到鴻蒙世界竟然這麼大,遠超我的想象。」慨嘆萬千,秦朗臉色深沉道。

回到造化玉碟中秦朗有種如釋重負的感覺,對他來說,有種浴火重生的感覺,很舒服。

「秦朗,還有必要堅持下去嗎?」皺著眉頭,無名氏朗聲問道,他擔心秦朗竹籃打水一場空,到頭來什麼都沒有得到。

「我已經堅持一百年的時間了,現在更沒有放棄的理由。更重要的是,我相信能在這裡看到所謂的天地之極,並且進入太始本源。成功的路向來都布滿荊棘,其實在下定決心來這裡的時候我就做好了一切準備。」十分坦然,秦朗知道自己在做什麼,所以他無怨無悔,並且堅持本心毫不動搖。

「秦朗,到了這個時候你必須小心,因為誰都不知道下一刻等待我們的是什麼?我們會遇到什麼?我們都不希望你出現意外。」凝視盯著秦朗看著,靈兒柔聲道,臉色動容。

「我知道自己身上的使命。你們都不用為我擔心。」蒼白的臉上擠出一絲笑容,秦朗從容道。說到這裡,秦朗再次出了造化玉碟,繼續前進的征程。

秦朗心如磐石,無論如何,他都必須堅持走下去,哪怕知道前面是死路一條也義無反顧,在沒有確切結果之前,他是絕對不會放棄的。

功夫不負有心人,秦朗來到環境極度苛刻之地,甚至鴻蒙樹都無法承受這裡的溫度,然而繼續往前進時,秦朗又驚訝的發現,溫度突降而至,冷到極致,以至於讓人都快要崩潰。他處於兩個極端,介於極冷和極熱之間。

「怎麼會這樣?為什麼會存在這樣的地方?」從來都沒見過這樣的地方,秦朗很好奇,驚訝無比,他想不通為什麼會存在極冷和極熱的地方,並且這兩個地方緊挨在一起,卻又涇渭分明。

「秦朗,怎麼回事?你有什麼發現?」察覺到秦朗臉上的神色不對,無名氏直言問道,本能的感覺告訴他有不妙的事情發生。

「我發現一個奇怪的地方,我這裡的溫度已經熱到極致,可再往前走一步,溫度卻又冷到極致,我從來都沒見過這麼神奇的地方。難道鴻蒙世界是圓的?這裡是兩個極端之地所在?」緊皺著眉頭,秦朗按捺住內心的激動,給他的感覺,一切都那麼神奇。

「秦朗,你這話是什麼意思?難道這裡是所謂的天地之極?」聽到秦朗這麼說的時候萬血直言問了起來,他總感覺一切都不簡單。

「不知道,但以我的感覺而論,這裡應該就是所謂的天地之極。」眯著眼睛,秦朗直言道。

他有種感覺,如果有可能找到太始本源的話,一定會是在這裡,這個地方實在是太特殊了,聞所未聞,至少他從來都沒見過這麼神奇的地方。

「太好了!如果這裡就是天地之極的話,你就有可能找到太始本源,也就可以找到萬精之靈。秦朗,這裡的溫度我們能不能受得了?」說話的是死神戮心,不難看出,他想試試看,看能不能碰碰運氣,也許有意外的發現。

「我以鴻蒙樹都難以承受,不過如果你們誰要是想嘗試一下的話,我可以讓你們出來試試看。」並沒有阻攔,秦朗平靜道。

「既然如此,你讓我出來試試看吧。」沒有廢話,當即秦朗神念一動,直接將死神戮心從造化玉碟中放了出來。

「啊啊……」

立竿見影的效果,當死神戮心被秦朗從造化玉碟中放了出來后,他立刻凄厲的慘叫起來,痛不欲生,似乎根本就承受不了這裡的溫度。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