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 月 18, 2021
104 Views

郭振宏狠狠地瞪了一眼歐陽志遠。

Written by
banner

歐陽志遠早就看到了郭振宏那張好像死人一般的臉,他心裡感到好笑,一個破主任,有什麼好當的?拿掉你的主任,就好像死了爹一樣?當年拿掉老子的辦公室主任,工業園主任,老子反而一身輕鬆,郭振宏就是個官迷。

當郭振宏瞪了歐陽志遠一眼的時候,歐陽志遠的心咯噔一下子,志遠知道,這傢伙肯定在怨恨自己。你媽個比的怨恨老子幹嗎?又不是老子撤了你的開發區主任,你怨恨我幹嘛?

縣委書記王廣忠走到了主席台前,看了大家一眼。

主持會議的是縣政府辦公室主任衛建安。

衛建安站起來道:「現在我宣布,黨政例會現在開始,現在,有請縣委王書記給咱們講話,大家歡迎了。」

衛建安說完,帶頭歡迎起來,下面的小領導們,都開始拍著手掌。

王廣忠威嚴的看了大家一眼道:「同志們,今天的例會的主題,就是加快新工業園的建設步法,一定爭取型工業園在十個月後正是投產運行。」

王廣忠這一句話一說出來,頓時把大家嚇了一跳。十個月建成投產?這不是做夢吧?老工業園建設了一年半,才正式投產,後續工作又幹了半年。

十個月建成投產,根本不可能。

王廣忠繼續道:「這一段時間,土地管理局、城建局和公安局,要緊密的合作,儘快完成土地徵收,我給你們十天的時間,十天之內完不成土地徵收工作,不論是誰,拖了後腿,一律就地免職。昨天晚上,我接到了郭市長打來的電話,把我罵的狗血噴頭。責令我們,加快征地的速度。現在,高家鎮就是一塊硬骨頭,但是我們一定要拿下這塊硬骨頭。現在我宣布新的任命。「

王廣忠這一句話一處,下面頓時靜的機器的可怕,鴉雀無聲。

新的任命?任命誰?去幹什麼?

王廣忠看了大家一眼道:「主管城建的副縣長郭振宏,不再擔任新經濟技術開發區管委會的主任,副縣長歐陽志遠擔任,新經濟技術開發區管委會的主任,全權負責新經濟技術開發區和工業園的建設、招商工作。主管城建的副縣長郭振宏和下屬的城建局,土地管理局、負責招商引資的副縣長賈正春、公安局局長周玉海,都要全力以赴的配合歐陽志遠,我現在醜話說在這裡,那個部門不配合,或者找各種理由推脫,哪個部門的一把手立刻撤職。我的話不會重複第二遍。」

王廣忠的話,說的斬釘截鐵,沒有一絲的餘地。

下面的人都知道,王廣忠說一不二,極其的強勢,下面的人,沒有一個人敢議論的。

王廣忠接著問道:「開發區新的規劃圖,大家都看到了,一會大家有什麼意見,私下裡給我提。今年下半年,我們縣委縣政府主要的工作,就是建設工業園,我希望大家配合好縣委縣政府的工作,我的話講完了。」

「嘩嘩!」

下面的領導們排起了手。

歐陽志遠現在有點佩服王廣種了,縣委書記王廣忠講的話,沒有一句是假大空的廢話,直奔主題,重點突出,口氣強硬,不容人質疑。

這種領導要是行的正、走的直,絕對能成就一翻事業的。

衛建安接著道:「下面,有黃縣長講話。」

黃曉麗也是不用發言稿,直接對著話筒講了起來:「同志們,咱們的老工業園,雖然運行時間不長,但污染十幾分嚴重,省里和市裡的領導一致通過了,在運河縣建設五十年不落後,無任何污染的有機環保高科技的經濟技術開發區,總投資二十個億。現在,新的工業園已經開始征地,所有的各個部門,都要以大局為重,緊密的配合新經濟技術開發區的建設中來。歐陽副縣長,年輕有為,他在傅山縣新工業園取得的成績,大家有目共睹的。傅山縣工業園的規模和咱現在建設的新工業園規模差不多,半年還沒到,工業園已經進入了收尾階段,有的工廠,就要投產了。歐陽縣長招商引資的成績,大家都知道,幾個月內,吸引外資一百多個億,真正的讓傅山這個貧困縣,走出了貧困的境地。現在,歐陽縣長調到了咱們運河縣,第一個漂亮仗,就是在銀行里貸出了一千萬,抗洪救災,購置了大量的抽水機,緩解了我們縣的澇情,昨天,他邀請到了紅太陽集團的董事長陳懂,來我們的貧困鄉北峰,簽訂了二個億的旅遊開發合同,而且,紅太陽集團,準備投資六到八個億的資金,開發運河古城和巨山湖萬畝荷花濕地,讓這三個地方,成為我們運河縣的旅遊景點,從而結束了運河縣沒有旅遊景點的怪現象。」

我的天哪, 破壞專家 ,厲害呀。

歐陽縣長真不簡單,現在,傅山縣的崮山旅遊和石頭城的旅遊,極其的火爆,燕京和全國各地旅行社,都把傅山縣的崮山、石頭城的旅遊景點作為了主要線路和景點來推廣。

傅山縣的人都發財了。人家打算把傅山縣建成全國最大的藥材基地,全國的人都到這裡來購買藥材。

下面的人議論紛紛。

黃曉麗接著道:「所以,我們運河縣的所有部門,都要支持新工業園的建設開發。我的話講完了。

下面的人,都開始拍起手來。

衛建安大聲道:「現在,請歐陽縣長講話。」

歐陽志遠一聽,頓時一愣,讓自己講話?沒有事先通知呀?

下面的人開始鼓起掌來。有鼓勵的,有嘲笑的,還有暗暗起鬨的。

這主要是,歐陽志遠長的太年輕了,二十三歲德才副縣長,老傢伙們的心裡不平衡呀。他們二十三歲的時候,剛大學畢業,只是個任人使喚的小科員。

王廣忠笑道:「志遠,講講吧。」

所有的人終於看到了王廣忠的笑臉,他們從來沒有見過王廣忠笑過,個個看著王廣忠的笑容,都驚呆了。世界彷彿在剎那間凝結不動了。

現在人們終於知道了,歐陽志遠在王廣忠心中的地位了。

歐陽志遠走到主席台上,微笑著道:「俗話說的好,在家聽爹娘,在外聽領導,領導讓我講兩句,我就講兩句吧。」

「哈哈……。」

歐陽志遠的第一句話,都把大家逗樂了。

在家聽爹娘,在外聽領導。這是一句老話了,是典型的溜須拍馬的話,但歐陽志遠用到這個地方,卻絲毫的沒有溜須拍馬的意思。

歐陽志遠看了大家一眼道:「黃縣長提到了崮山群峰就和石頭城的旅遊,我現在說說旅遊方面的事,傅山縣崮山群峰旅遊,是我一手抓起來的,共計投資八個億,而石頭城的旅遊,投資兩個億,一共是十個億,大家算一下,也就是估計一下,什麼時間能收回投資?」

下面的人一聽,頓時都算了起來。

「歐陽縣長,就怕要十年吧?」

「十年? 愛你隋遇而安 ,就怕要十五年,甚至二十年。」

歐陽志遠笑道:「我給大家交個底,崮山群峰開放不到兩個月,實際收入,也就是純利潤,共計三千六百萬,而石頭成的純利潤在兩千五百萬,大家算算,一年能收入多少?現在還是剛開始,很多的旅行社還沒有注意到傅山縣。」


我的天哪,兩個月不到,有三千六百萬的收入?一個月就是一千八百萬?厲害呀,這麼多?

這樣算下來,四年就收回了成本?

我的天哪,旅遊業這麼能掙錢呀?

歐陽志遠笑道:「所以呀,台灣恆豐集團總董事長韓建國老人,直接投資八個億。我前天到了春江水庫檢查防洪設施,一下子就被春江水庫的景色迷住了,我敢說,春江水庫的景色,比崮山群峰的景色還要美上幾倍,古棧道、峰尖村碧波春的茶葉、甘露寺、竹海、彩竹嶺和彩竹的編織,所有這些,都把我迷住了。崮山群峰,只是簡單的景色,而我們北峰鄉不光景色比崮山群峰好,我們還有豐富的物產,峰尖碧波春茶、彩竹的編織,這些都深深的吸引了我,我立刻給紅太陽集團董事長打電話,讓陳董事長來看看。陳董事長來到北峰鄉,一下子被這裡的景色、物產和勤勞樸實的百姓迷住了,陳董事長直接和北峰鄉簽訂了投資兩個億的合同。

同志們,傅山縣的石頭城就是陳董事長投資的,她的眼光不會錯的,我們北峰鄉脫貧致富的日子不會遠了。還有運河古城,咱們的運河古城,是中國六大古城之一,自隋代就開始建設了,這裡的文化底蘊極其的豐厚,古城牆、古門樓、報國寺、江北第一水鄉,四通八達的水巷、震驚中外的古運河大戰遺址,這些都會成為旅遊的焦點。紅太陽集團準備投資八個億。還有,巨山湖的萬畝荷花濕地。這三個景點開發之後,我敢肯定,我們運河縣的景點收入,也會每個月幾千萬。」

歐陽志遠的講話,極具誘惑力。每個月幾千萬的收入讓大家對旅遊投資,充滿著強烈的渴望。

「嘩嘩嘩……。」


下面掌聲如雷,人們拍著手。

歐陽志遠接著道:「我們運河縣,是農業和工業大縣,這兩樣的產值,都在龍海市的前列,可是我們縣種植的水稻,都是一般的水稻,產值低,經濟效益低,大家聽到過海糧集團嗎?有誰聽到過?請舉手。」

農業局局長王宏運舉手道:「歐陽縣長,我知道海糧集團,他們主要是種植有機金香米,全部出口日本、韓國、新加坡和美國,每公斤售價五美元。」

歐陽志遠笑著道:「五美元相當於咱們人民幣四十多元,同志們,咱們種植的水稻,每公斤多少錢?」

王宏運道:「特級米每公斤二元二。」

歐陽志遠笑道:「每公斤二元二和每公斤四十多元,這能比嗎?」

下面的人笑道:「不能比,是普通的米二十倍。」

歐陽志遠笑道:「下一段時間,我就聯繫海糧集團董事長張成民,我要和他合作聯營,我們全縣所有的水稻田,都種上這種有機金香米。」

下面有人道:「歐陽縣長,人家海糧集團可是很大的糧食出口集團,您認識他們嗎?」


歐陽志遠笑道:「我不光認識海糧集團董事長張成民,而且還和他是好朋友,我現在就打電話,邀請張董事長來咱們運河縣考察,如果我們運河縣能和張董事長合作,全部種上有機金香米,你們算算我們的農業產值將會翻幾番?」

歐陽志遠的話,很有吸引力,就連黃曉麗和王廣忠都不禁的仔細聽起來。

王廣忠知道,歐陽志遠還在還在聯繫九海集團的養殖。如果運河縣能和海糧集團合作,種植有機金香米,運河縣的農業產值,絕對能闖到第一名。

小夥子真不錯呀。

王廣忠現在不禁佩服起歐陽志遠來了。

歐陽志遠說著話,撥通了海糧集團董事長張成民的電話。


張成民和九海集團的陳廣虎,都是蕭秋鵬的同學,在南州和歐陽志遠在一起吃過飯。

海糧集團董事長張成民一看是歐陽志遠的電話,連忙接過來。

歐陽志遠按下了免提,電話里傳來了張成民的聲音。


「志遠,你好。」

眾人一聽這個稱呼,就知道張成民和歐陽縣長的關係,絕對不一般。

歐陽志遠笑道:「張哥,你好,呵呵,我調到運河縣主管農業了。」

張成民笑道:「我聽說了,祝賀你,志遠,對了,你們運河縣不是出產水稻嗎?你現在主管農業了,正好我這裡急需大批的有機金香稻米,你和你們縣委王書記和黃縣長商量一下,能不能種植一批。」

所有的人一聽,心裡頓時很高興,能種植四十元一公斤的有機金香米,這要比種植一般的稻米強上二十倍,誰不想種?

歐陽志遠一聽張成民這樣說,笑道:「張大哥,九海集團的陳大哥在下個星期來運河縣考察養殖,要和我們一塊合作,您和陳大哥一塊來吧。」

張成民笑道:「好呀,我們一塊去。」

歐陽志遠笑道:「好的,張大哥,我等你們。」

這時候,誰也沒想到,王廣忠竟然高興地站起來,伸手接過歐陽志遠的電話道:「您好張懂,我是縣委書記王廣忠,你們來的時候,我親自給你們接風洗塵。」

張成民一聽對方是縣委書記王廣忠,立刻笑道:「呵呵、王書記,您好,我和陳懂都喜歡喝酒,到時候,我們要喝玉春露,你讓志遠送我們每人每一箱。」

王廣忠一愣,玉春露是什麼酒?自己怎麼沒有聽說過?

歐陽志遠對著電話道:「好的,只要張哥和陳哥能來,我保證喝個夠,另外,每人再送一箱。」

歐陽志遠一對著電話說話,王廣忠下意識的把電話送到歐陽志遠的嘴邊,這樣就成了王廣忠給歐陽志遠拿著電話。

這個詭異的動作,讓所有的人都大吃一驚,驚得的獃獃的發愣。

歐陽志遠只是個副縣長,而王廣忠可是縣委書記,兩人之間相差好幾個級別。

歐陽志遠和王廣忠都沒有意識到這個情況。

「好呀,志遠,不多說了,下個星期我們就到,到時候,咱們訂合同就可以了。」

「再見,張大哥。」

歐陽志遠接過了電話。

歐陽志遠又接著道:「咱們,講完了旅遊和農業,再講講新工業園。建設新工業園,勢在必行。同志們,南水北調工程就要開始了,這個工程不允許工業園靠得運河這麼近,更不允許污染運河水和地下水,所以,老工業園必須關閉,新工業園加快建設。我告訴大家一個好消息,那就是,五座焦化廠就要被關閉了。」

歐陽志遠這句話,嚇了眾人一跳,誰都知道,焦化廠是縣委書記王廣忠二哥王廣臣的,污染再厲害,沒有人敢放個屁,現在歐陽志遠竟然要說關閉焦化廠,這不是腦子進水了嗎?是不是有點得意忘形?

人們的眼光一起看著王廣忠,王廣忠竟然很平靜的沒有說什麼。

所有的人都愣住了,王廣忠怎麼不說話?難道真的要關閉焦化廠?

歐陽志遠道:「大家記得前一陣美國惠瑞爾集團來參觀我們運河縣的工業園嗎?總裁惠瑞爾臨走留下一句話,那就是,只要焦化廠關閉了,沒有污染了,

他們就在新工業園投資十個億,建一座大型的治療癌症的中成藥基地,同志們,我們的新工業園還沒有開始建設,咱們就收到十個億投資的項目,大家說,這個開門紅怎麼樣?」

眾人一聽惠瑞爾集團要投資十個億,全都神情一呆,心道,不會吹牛吧?

歐陽志遠接著道:「這是一個好的開端,關於新工業園的事,我還沒有接手,等到我接手了在和大家說說,好了,今天就說這些了,說的不好,請大家諒解。」

底下的人開始鼓起掌來。誰也沒想到,歐陽志遠的講話是這樣的別具一格,讓人聽了很是向上奮進。

會議結束后,歐陽志遠開車直奔陽泉大酒店,去接陳雨馨、韓月瑤參觀運河古城。

後面的招商局長賈正村和旅遊局長陳嘉禾他們都跟來了,陳雨馨來投資,都屬於兩人的職責範圍。

歐陽志遠就是夜裡和蕭眉去過一次運河古城,白天沒去過。 方外志異 。歐陽志遠把兩位小姐接下樓,整個車隊,直奔運河古城。

賈正村帶的線路和上次不一樣,這次走的是正門,剛一到古運河城,一座十幾米高的古代青磚城門樓,拔地而起,氣勢磅礴,股股古老的滄桑帶著凝重撲面而來。

高大的城門樓上,古磚銹跡斑斑,帶著古老歲月的痕迹,展現在大家的面前。

天下第一古城!

六個古迹斑斑的大字,鑲嵌在城門樓上。

大字旁邊,有侵略者東洋鬼子留下的彈痕累累。

歐陽志遠彷彿聽到了前輩先烈的怒吼聲從青磚里傳來,盪人心魄,讓人奮進。

歷史上的運河古城是一座商旅所萃、居民饒給的運河名城,它形成於漢,發展於隋唐,繁盛於明清,據《運河縣誌》記載:「古運河城跨漕渠,當南北孔道,商旅所萃,居民饒給,村鎮之大,甲於一邑,一位皇帝稱天下第一古城』」,呈現出「商賈迤邐,一河漁火,歌聲十里,夜不罷市」的繁榮景象。

明朝萬曆年間,京杭大運河因黃河多次淤塞,南北交通中斷。於是,不得不耗費國力「開泇行運」,從巨山湖東南段出口,取道泇河水,經巨山湖,向南直通邳州。泇運河這段,不僅水道暢通,避「黃河奪運」之害,又能縮短路程七十里。於是,這段運河成為清時期京杭大運河山南段的主要通道(今天也是如此)。由此,使得運河上的重鎮運河古城成為傍水而築、因河而興的「水旱碼頭」。

至清代咸豐九年,古運河城,逐漸變成了一座繁華的城鎮,城市人口最多時高達6萬多人。作為重要的商品集散地,每年通過運河漕運,向中國東南地區運送四五百萬石的煤炭,古運河成雲集了大批的晉商、徽商、浙商、閩商、粵商,是輻射蘇魯豫皖地區一座重要的商埠城市。城區內現仍保留長達3公里的古運河河道及明清繁榮時期的街巷、碼頭等遺址,被中外專家譽為「京杭運河僅存的遺產村莊」。古運河城至今基本保留明清時期古城脈、古河道、古碼頭,多是低平建築。

進了古城門,就是青磚鋪地的古老街道。和街道一起穿行的是縱橫交錯的水巷。

副縣長賈正村帶領大家看了一個多小時,歐陽志遠的電話響了,他拿出電話一看,是黃曉麗的秘書趙小雲的電話。

歐陽志遠按下接聽鍵。

電話里立刻傳來了趙小雲焦急的聲音道:「歐陽縣長,你快來,高家鎮的人和我們起了衝突,黃縣長受傷了。」

這個消息,讓歐陽志遠嚇了一跳。

這些狗日的翻了天,竟然打了自己的女人,你們能打嗎?老子今天要看看是誰有這麼大的膽子,老子饒不了你們。

歐陽志遠連忙換上一副笑臉道:「陳懂,你們先看看,縣政府有急事,我先回去。」

陳雨馨知道歐陽志遠忙,笑道:「志遠,你去忙吧,有賈縣長和陳縣長陪同就行了。」

歐陽志遠笑道:「那就好。」

歐陽志遠打了一個摩的,直奔自己的越野車。來到越野車,他立刻加大油門,沖向高家鎮。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