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 月 18, 2021
71 Views

蘇妍珍驚駭失色,忙向後躲避。

Written by
banner

錦璃下了床,強硬逼近……

你進我退,蘇妍珍到了東窗前,半截身子探到窗外去——被殺,墜湖,兩條路都是致命。

她恐慌地歪頭看水面,髮釵脫落,墜水無聲,入水無痕,這才明白,錦璃不是開玩笑。

「錦璃,你……你瘋了?好好說著話,為何要殺我?!」

錦璃在她脖子上劃了一刀,不輕不重,卻足以讓蘇妍珍痛得死去活來,慘叫不停。

「姐姐,牡丹宴地毯上的毒蒺藜釘,比我這刀子惡毒多了!」

「你誤會了,我……我沒想害你,我是想嫁給七皇子康晨的,你知道靜琪那個狐媚子哪一個皇子都肯放過,所以……」

「康晨?哼哼,你拿這話騙皇姑母,騙太后,可騙不了我蘇錦璃!」深冷的眸子陡然溢滿猙獰的憎惡,「孫嬤嬤,拿證據!」

孫嬤嬤不驚不怪,忙把一個香囊雙手遞上來。

蘇妍珍臉色劇變,不可置信地抓住綉著四爪騰龍的香囊,「你……你給我看這東西做什麼?不過是一個普通的香囊而已。」

錦璃從她手上拿過香囊,「太子身邊所用的物件,只有這東西不是出自尚宮局。我搜羅府中女眷刺繡的香包,才發現,這是你親手做的。」

蘇妍珍悚然驚顫,連太后那雙眼都不敢想。「你怎麼拿到的?」

「太子貪色,康恆找了位比你聰明美麗百倍的女子送到他的龍床上,美人兒被太子臨幸,順手牽羊,就拿了這東西出來。」

蘇妍珍欲哭無淚,「錦璃,我知道錯了,你饒了我吧!」

殺人放火,錦璃倒是真沒做過。她也不想手染血腥。「我本想放過你,可你為何要說剛才那些話?為何給我弄兩張可惡的喜字?你想讓我和蘇靜琪反目成仇,想讓西門向蝶害死我?」

「錦璃,我再也不敢了……我對天發誓,再不害你……」

錦璃絕然冷笑,「可惜,我不信你!」

蘇妍珍就從窗子上后翻下去,墜入湖裡。

瑤雲閣下,護衛成群,彷彿沒有見到這恐怖的一幕,一個個鎮守原處,不動不搖。

蘇妍珍隨行的貼身侍從,則個個噤若寒蟬。

蘇妍珍在湖裡沉沉浮浮,不住地大喊救命,水咕嚕咕嚕往嘴裡灌……

孫嬤嬤忙趴到窗檯往下看,「郡主,這樣……會不會過分了?她一直在喊救命呢!」

錦璃轉身,隨手把錦囊放進梳妝台的抽屜里,依靠在床頭的方枕上把玩著彎刀,「讓她喊!等父王來了,看她有沒有膽子說是我推的!」

孫嬤嬤無奈地瞧著她越來越囂張的小祖宗,直念阿彌陀佛。

蘇妍珍果然驚動了整座王府。

瑤雲閣亮起所有的夜明珠,更比白晝。

蘇世韜親自趕到瑤雲閣的棧橋上,問明情況,勃然大怒。

蘇妍珍被救上岸,因喝了一肚子湖水,整個人都混沌不清,一見蘇世韜,忙哭嚷著叫父王。


御藍斯就在蘇世韜身側,瞧著這一幕,不動聲色。 白素語聽到顧晟的話,退出去招呼了傅瀟曦。

傅瀟曦進到辦公室,敏感的她馬上就感覺到辦公室里非一般的氣氛。

顧晟看著傅瀟曦問,「西風堂的項目你在跟?」

「是。」

「跟到哪了?」

「琳達說的,讓我明天早上就要交,我想是沒問題。」

顧晟聽到這話往後仰了一下,整個椅子搖了搖,他原本的安排是讓楚傑來對接,他自己清楚西風堂交上來的標案會是怎樣的東西,他期待著傅瀟曦說有難度,期待著她說不行,期待著她開口要幫助,這樣就可以順便把項目抽回來,可是她卻告訴他沒問題。

琳達這個時候心裡的火山已經冒泡了,顧晟從來不管秘書辦的工作安排,這次居然因為一個西風堂的項目,把她和於駿拉到辦公室來聽交代,傅瀟瀟是什麼人,顧晟辦公室除了她,於駿和楚傑,就沒見過其他人進來過,傅瀟瀟居然也要進來問話。

「要是交上來的不合格,那怎麼辦呢?」顧晟還沒開口,琳達當著顧晟的面,先開口說了話,心想著堵死傅瀟曦的後路。


「交不上來,說明我能力問題,我可以離職。」傅瀟曦剛毅果決回答了琳達,雖然不知道琳達怎麼對她這麼有敵意,但是她心裡清楚,她自己留在公司不是為了來對付琳達,而是有她自己一定要留下來的原因。

傅瀟曦鐵了心的要完成任務,但是離職這個詞卻扎住了顧晟的心,他了解的傅瀟曦,不會隨意放棄,也不會隨意做決定,說出來的話,也會履行承諾,如果真的完不成,真的會離開玲瓏嗎,離開玲瓏之後她要去哪呢?

顧晟不小心被擾了心,開口說,「那就明天再說,你們倆出去,於駿留下。」

於駿看著琳達和傅瀟曦走出辦公室,轉過頭看著顧晟,「哥,不是說好的演場戲嘛,不演戲嫂子在琳達手下干著難免受打壓,你又不能明出頭。」

「雖然琳達的大伯快退休了,但是在位一天,就要給點面子,不能做的太難看。」顧晟說完站了起來,走到窗邊,坐在榻榻米上,背對著於駿,看著窗外。

「哥,那嫂子怎麼辦。」

「之前秘書辦對接西風堂的事情就沒有辦漂亮過,這次西風堂的這個標會一定要辦好了。」

顧晟說的這話一點都不過分,之前做的好看的案子,都是楚傑或者於駿直接對接的,交給秘書辦的,都沒有做的完美的,不是秘書辦的人能力不行,而是西風堂的事太難對接,對付公司的人不願意配合,於駿和楚傑能對接好,大多數是因為他們倆是顧晟的親信,投鼠忌器,但是這一點秘書辦的人卻不清楚。

於駿聽明白了顧晟的意思,如果傅瀟曦作為在秘書辦第一個對接西風堂把事情完美完成的人,那後面安排她就好辦了,只不過這段時間要委屈一下嫂子了。

「明白了哥,我先出去了」,於駿說完看顧晟沒有說話,靜靜離開了辦公室。

於駿出去之後,整個房間突然間空蕩了起來,剩下顧晟一個人坐在窗邊,曬進來屋裡的陽光無法去體驗他那無以名狀的心情,照射在顧晟身上的陽光彌散開來。

顧晟看著窗外,天格外的藍,窗外依舊寒風凜冽,玲瓏的頂層是非常高的,幾乎俯瞰了周圍的所有建築,他看不到河邊的楊柳和白楊,也看不到行人和紅燈,但是顧晟看到了在別人家頂層搖曳著的衣服,飄飄起舞的床單被罩。

從剛剛於駿告訴他,傅瀟曦跟陸傑去了一塊荒地,是蓋著爛尾樓地皮,當時他的心就一下子莫名的揪了起來,他條件反射似的去聯想到之前傅瀟曦跟於駿借地下倉庫的事情,後來他遲遲等不到傅瀟曦的電話,直到見面也一直沒見她開口,沒想到去找了陸傑,傅瀟曦就是寧願找一個剛認識的人,也不願意跟他開口。 第058章偷看他,被逮到

錦璃斜倚在瑤雲閣前廊下的朱漆柱上,不著痕迹,偷偷瞧著他。

沒有看到西門向蝶的蹤影,心裡的酸澀卻還是直往上冒,垂在胸前的長發,在手指上擾了幾圈,越是心浮氣躁。

今晚特殊,寧安王感謝溟王平息兩國干戈,諸臣陪宴。所以,他穿了禮服。

紫紅錦,明黃綉,飛天展翼騰龍繞在偉岸俊秀的身軀上,凝了他的魂,鮮活了一般,流光輝煌。


栗紅色髮絲高束,罩著紫珠金冠,寒雪玉顏於燈光下,如蒙月華。

他單那樣無聲立於人群之中,驚艷邪魅,竟直往人眼裡心裡扎。

御藍斯敏銳轉眼,捕捉到她未來得及轉開的視線,一掃她一身櫻花粉的睡袍,注意到她一直拿絲帕捂著臉頰,眸光微黯。

蘇世韜把蘇妍珍攬進懷裡,見蘇妍珍脖子上有血痕,懷疑地看向錦璃。

「錦璃,你三姐好端端地怎麼墜湖的?」

錦璃無辜嘟唇聳肩,「父王,您問她呀!我這養病呢,睡得正香,就聽到她在我的瑤雲閣里叮叮噹噹地布置,沒一會兒就大喊救命!我還沒怪她吵了我呢!」

「妍珍好意來給你送血族太后的賞賜,她墜湖,你竟還有心思睡覺?」蘇世韜怒焰漲紅。這臭丫頭,今兒不知吃錯什麼葯了。「妍珍脖子上的傷是怎麼回事?」

听音師 ,忙揪著蘇世韜的袍子,「父王,不怪妹妹,是……是我自己不小心墜進湖裡的。脖子上的傷,是我自己不小心劃得。」

錦璃輕歪螓首,半托受傷的腮兒,嘲諷冷哼,「父王,您聽到了,可不管我的事。沒事兒的話,我回去躺著了。」

她話剛說完,腰身一緊,裙袍飛旋,身軀就凌空起來,粉雕玉琢地赤足離了地面……

熟悉的龍涎香,混合華服簇新的氣息,與男子獨特的體香,一併沖入鼻息。

她雙頰緋紅地低垂眼帘,手臂精準攀住他的肩,額角就抵住他的下頜,巧妙阻擋他查看臉上的傷,一抹冗長的栗色髮絲觸在臉頰上……顫了心尖。

樓下,來救蘇妍珍的眾人離開。

樓上,錦璃被輕柔擱在床榻上。

她正要鬆開他的脖頸,捂住臉上的傷,眼前光芒陡然一暗,唇上微燙,甘醇的清甜味道,被他以熱吻送入口中,竟是……他的血!

她顰眉抬眸,正對上他寵溺含笑的眼眸,兩人氣息相融,親密無間,她越是心慌意亂。

「溟……」

溫柔的男子氣息,抵觸她嫣紅的唇,寵憐誘哄。

「乖,咽下去,傷就不痛了。」

她不咽,他便一直抵住她的唇,笑看她水光瀲灧的鳳眸羞赧閃爍。

她終是拗不過,血液入喉,臉上肌膚刺癢癒合,恢復成他貪戀許久的無暇美肌。

輕柔的吻,疼惜落在原來的傷痕處,點點纏綿,移到唇畔……

她嘗到他口中殘留的酒氣,不由心馳神醉,清淺一點回應,挑燃他狂野的火…… 第059章鳳命,邪王告白

輕若無骨的身子,被健碩的雙臂禁錮。

熱吻因壓抑太久,驟然變得急若狂雨。

敏感的肌膚,隔著絲薄的衣裳,被他的體溫熨燙,按在她後背的大掌需索急迫,似要把她揉進體內方能罷休。

想到西門向蝶,錦璃無法再繼續……

她,蘇錦璃,生來使命在身。

大齊太祖開國之時,受蘇氏一族相助,名留青史。

名門寵婚:陸少的掌上嬌妻 ,康氏皇族與蘇氏王族,永世安好,共享天下。

大齊歷代皇后,皆是出自蘇氏。

每一位蘇氏嫡女郡主,不容有喜愛的男子,自幼嚴格受教,除了父兄,亦不得其他男子進入閨閣。

在及笄之後,送入宮門,與太子成婚,而將來,註定是皇后。

當今太后如此,皇后蘇世敏如此,她蘇錦璃於前世嫁給康恆,亦是難逃厄運。


康氏后陵墓碑上,刻著孝純仁皇后蘇氏,孝順德皇后蘇氏,孝端素皇后蘇氏……

而她,蘇錦璃,得康恆口諭,前世亦成了——孝柔懿皇后蘇氏。

此生,她誓死扭轉乾坤,顛覆大齊,再不讓蘇氏的女子成為這「遺訓」的祭品。

因此,現在她不能接受他,她籌謀多時,復仇在即。

而他,心繫血族,勢必要奪取血族皇位。

將來,他端坐龍椅,陪侍君側的女子,就算不是西門向蝶,也絕不會是她僅有百年壽命的蘇錦璃。

唇瓣上一陣刺痛,他忙鬆開她。

漫不經心地抹了下唇瓣,血染了白皙的指,他不怒反笑,不過瞬間,唇瓣上傷口癒合。

「前幾天還信誓旦旦,說要當我的王妃,說什麼定讓我溟王愛上你,竟這點本事?」

這可惡的吸血鬼,果然竟拿那番話揶揄她!

錦璃惱羞盛怒,低嚷著「不準說」,氣呼呼地捶他,打他,推他,踹他……

知道她心裡壓了太多疑問與怒火,他眸光灼然睨著她,默然杵著,不動不搖。

她卻反而打得手痛,腳痛,心更痛,還莫名其妙地,哭成了淚人兒。

打不動了,就這樣與他僵持相對,卻又說不清自己到底在哭什麼。

他凝眉挫敗一嘆,拉她入懷,溫柔擁緊。

擔心眼淚濕了他的禮服,她忙拿帕子擦掉淚痕,氣惱地推開他,「你的青梅竹馬呢?」

御藍斯坐下來,見桌上有茶,押了一口潤喉,又拉了拉領結,緩解身上肆虐的燥熱。

「西門王室在血族之北,我常年往返莫黎城與皇宮,過年過節方才碰面,如此兩人豈會是青梅竹馬?」


錦璃這才發現自己中計,「你……故意氣我?」

他挑眉,揶揄斜睨著她,「你還不是故意被康恆吻?」

她坐下來,隔著桌案,氣結嚷道,「是你先與我彆扭!一個大男人,小肚雞腸,總是莫名其妙地不理人。」

「你若不總想著康恆,我又豈會彆扭?」

話脫口而出,他凝眉抿唇,茶盅擱下看過去,卻見某小女子破涕為笑,空靈身姿調皮跪在椅子上,傾身趴於桌面,手托著腮兒,正一臉嘲笑地研看他。

============================

接下來,更精彩,親愛滴們,別忘放入藏書架O(∩_∩)O 顧晟想著,不知道在窗前坐了多久,緩緩拿出手機,給傅曉曦打了個電話。

電話那頭很快接通了,不等傅曉曦先開口,顧晟就開口問「在哪兒?」

「準備請假。」

「要回去了嗎?」

「還沒,但我先把假請了。」

「還有工作沒做完嗎?」

「沒什麼事了。」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