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 月 18, 2021
103 Views

龍慕寒瞬間無言,她的世界,他越來越看不懂了。她要去第六界的,想要小水兒看到他將來在第六界鎖站著的高度,那時候她一定會理解他當初為何離開,一定會原諒他的。

Written by
banner

可是她這般懶散的修鍊,真的不知道要到什麼時候才能上去第六界。

「我真的拿你沒辦法,我會想盡一切辦法,讓你變強的。」龍慕寒痴心不改。

等到他離開,烈火掏了掏耳朵道:「我的耳朵堵快受不了了,老大,你打哪兒找的這樣的牛皮糖哇!」

「這個男人太噁心了!」生為一個男人,土七做了一個直接的評價。

水清搖了搖頭道:「上次跟他說的話白說了,還是來噁心老大。」

楚原道:「老大,要不我下次送個大餅給他,然後把他撐死算了。」

木白道:「這個男人,不是值得託付的男人。不過老大也看不上。」

這個時候,一個腦袋從後面冒了出來道:「好麻煩的人哦!殺了吧!」風眠頂著一張娃娃臉,用著陰森森的語氣說道。

龍慕寒的話之中句句關心,各種愛護,一片痴心,恐怕會讓不少女子動容。

可是他們不喜歡,這個男人以自我為中心,根本就不了解老大嘛!只是把自己所臆想的一切,強加在老大的身上。

烈火好奇的道:「不過老大你跟他關係不一般呢!我們很好奇1」

不少人齊刷刷的看向凰千淼道:「你們太八卦了,這樣揭人家的傷疤可是很不好滴。」

眾人無語了,她那樣子算是傷疤嗎?老大可不是這麼脆弱的人。

「看你們這麼好奇,我就說一說吧!」

等凰千淼說完,眾人更是無疑了,「老天啊!這麼不來一道雷把那個男人給劈死!」

「他還有臉在老大面前轉悠,我覺得這已經是一個空之界未解之謎了。」

「殺了……」

「毒死!」

「滅了他們全家!」

「……」

整個空之尊小隊的人都殺氣騰騰了起來,他們所敬愛的老大竟然被那樣對待過。


凰千淼道:「現在殺不死,也不能白養了不是嗎?他離他的目的地越來越接近,那麼我想要知道的事情也會明了了。」

「只要我們把他當空氣,那麼他連礙眼的機會都沒有,所以大家淡定,好好去休息吧!」

凰千淼已經飄走了,風眠跟上!

下午時分,龍慕寒的小隊傷痕纍纍的回來了,就連龍慕寒身上也掛了彩。

「該死的,光之學院的人竟然早有埋伏。」

「他們太卑鄙了。」

「簡直是混蛋!」

「這一次任務,比想象之中的要難。」

「他們圖書館竟然還有封印陣,闖不進去!」

這樣的情報,一一的傳入了凰千淼他們的眼中,凰千淼的眼底閃過了一絲亮光。

「果然啊!強行攻破是有點兒難度的,我們必須改變思路,換一個辦法進去才行。」

眾人好奇的問道:「什麼辦法?」既然老大這麼說,那麼一定有了辦法了。

凰千淼丟了六張紙在他們的面前道:「你們可以好好看看哇!」

眾人看了那幾張紙,上面記錄著六個人,可是他們依舊不知道怎麼回事?

烈火問道:「這六個人很強嗎?」

土七道:「尊王巔峰,是蠻強的!」

水清道:「他們有什麼特殊之處嗎?」

「……」

他們像是好奇的小寶寶一般,希望老大給出答案來。 凰千淼滿臉的黑線,這一群人怎麼就看不到重點呢!凰千淼道:「他們是光之學院的人,所以如果我們易容成他們辦事,那就沒有什麼問題了。」

「可是,老大我們不會易容術哇!」

「這還不簡單,容貌封印!」一瞬間,眼前的楚胖子就變成另外一個胖子了。

這讓所有的人都目瞪口呆了,「老大,你的封印術越來越神奇了。」

「高啊!實在是太高明了。」

「話說老大,你上課的時候,不能跟封印法則交流,廢材的要死,也是演戲吧!」

凰千淼無奈的道:「那絕對不是在演戲,我是真的沒法跟封印法則交流,不然我也不會想賺那麼多共享之去圖書館十三層找線索。」

「怎麼會這樣,老大你明明那麼厲害啊!」

「是哇是哇!這不可能。」


凰千淼也非常的苦惱。「也許那封印法則嫌我群唄!不然還能怎麼樣?」

這個時候,一個幽幽的聲音傳了過來道:「也許,事實與老大你所想的相反呢!」

眾人齊刷刷的看向了他。說話指認真是風眠。

凰千淼想起了鈺給他的資料中好像說,風眠可是來自封域,對封印術恐怕知道一點什麼?

她眼裡閃過了一絲亮光看向風眠道:「小眠眠,你似乎知道一些什麼呢!快點來告訴老大吧!」

凰千淼湊近,風眠那一雙大大的眼睛閃爍著道:「我什麼都不知道?」

「呼!」直接趴下睡著了,他越是如此,凰千淼就越覺得這廝有問題。

這廝這麼張莫宰羊,是絕對不會說實話的,所以凰千淼也不糾纏她了。

這個時候烈火湊近了凰千淼道:「老大,我第一次知道容貌可以這樣整,老大你的臉恐怕也不是真的吧!」

凰千淼道:「我的臉被自己下了封印術!」

「我就說嗎?老大的氣質很容貌不符合,這一張臉實在是太普通了。」水清淡淡的道。

「我要看老大的真面目!」土七道。

其餘的人全部都盯著凰千淼,就連風眠都從睡夢中睜開了眼睛了,凰千淼卻道:「等你們乖乖的完成任務在說。」

凰千淼看著那上面的幾個名單道:「今天晚上,光之城有一場小型的拍賣會,這六個人會出來參加,這正是我們下手的好機會。」

「好。」凰千淼他們商量完了,最後對風眠道:「風眠,你的任務就是選個地方接應。」


「哦!」

晚上,凰千淼帶著他們幾個人出動了,走進了拍賣場的大廳,凰千淼嘴角勾起了一抹笑容道:「等下他們要拍什麼,我們就拍什麼,一定要讓他們拍不到東西,最後主動送上門來。」

楚原吞了吞唾沫道:「老大,你這一招真的夠狠的。」

凰千淼無辜的道:「很嗎?我這只是請君入甕好不好。」

這一次拍賣會雖然小,不過倒是有不少星域來頭不小的人來參加,凰千淼這一群學生在坐在大廳之中,倒是不引人注目。

他們的六個目標卻分別住在了樓上的大廳之中,性格都是極為的囂張跋扈的,絕對不會允許有人跟他們搶東西。

水月樓的情報,絕對沒有任何問題。

凰千淼道:「自己瞄準目標哦!」

三男三女,他們三個人早已經分配好了,這個時候拍賣會的拍賣師宣布,「這一次拍賣會,我宣布就此開始。」

「接下來開始……」前面的幾個拍賣品,目標任務並沒有任何想法。

就在這個時候,拍賣師開口道:「接下來要拍賣的,是一個神級首飾,紫瑩鏈。」

那是一個淡紫色的項鏈,非常的精緻漂亮,拍賣師道:「這個項鏈不僅僅是一個裝飾品,而且還能夠抵擋得住三次尊王巔峰級別的攻擊,無論是外型還是用處都極為的好的。」

「這個拍賣品的低價是十萬紫晶,每一次加價不能低於一萬紫晶。」拍賣師道。

這個時候一個少女開口了。「一百萬紫晶。」

眾人倒抽了一口涼氣,這到底是哪家的小姐這麼的敗家啊!一出手竟然是十倍的加價。這是把紫晶當成石頭了嗎?眾人特別的無語了。

這個時候凰千淼輕笑道:「我的目標出手了,該我了。」

凰千淼開口道:「一百萬零一萬紫晶。」

對於凰千淼這般加價,他們甚是無奈,最少只允許加這麼多,她竟然就只加這麼一點。

一個極為不屑的聲音道:「既然買不起,那麼就別再這裡打腫臉充胖子,這東西也是你們這些窮酸的人能買得起的。」

「一百二十萬紫晶。」那位小姐再一次把價格給提升了。

凰千淼懶洋洋的道:「一百二十一萬紫晶。」

又是加一萬,那一位小姐要氣瘋了,「我看你是故意跟本小姐作對吧!」

凰千淼淡淡的道:「我是真的很喜歡那東西哇!」

「你……」那個少女氣得要死,然後道:「一百三十萬。」

「一百三十一萬。」

「一百四十萬。」

「一百四十一萬。」

「……」

「二百五十萬。」少女的聲音有些顫抖了,這已經是她的底線了,要是那個小丫頭再加價,她根本就出不了高價錢了。

凰千淼淡淡的道:「二百五十一萬。」

少女在上頭包廂之中雙眼冒火的看著凰千淼,怒道:「這個本小姐就讓給你好了,我看你這個窮酸的連包廂都沒有的小丫頭能不能有這麼多錢,別到時候付不起錢丟人被拍賣場的人給關起來。」

她不甘心的看著那淡紫色的項鏈,這東西絕對是她的。

凰千淼道:「這東西,就不需要你費心了。」

拍賣師敲下了拍賣錘,確定了凰千淼拍下了這一個項鏈,一二百五十一萬紫晶的價格。

凰千淼笑著看著他們小隊的人道:「接著你們使勁玩就好,反正老大我紫金不缺。」

「好的!我們也不會跟老大客氣什麼的了。」


接下來,他們對凰千淼那般氣人的加價方法給如法炮製了,最後終於輪到楚胖子出場了。

「一千萬。」這是目標任務,對一個武器下的價錢。

「一千萬零一個紫晶幣。」這是楚胖子的叫價聲。

眾人都齊刷刷的看向了楚胖子,嘴角抽搐著,竟然是加一個。

楚棚子很無辜的道:「拍賣師不是說,這一個拍賣品的加價是沒有相知的,我加一個也是加不是嗎?」

拍賣師深呼了一口氣,可見他敢拍賣師這麼多年來第一次遇到這樣的極品。

不對,今天這一夥都是極品,他都懷疑這一群人是來砸場子的。

「兩千萬!」

「兩千萬零一個紫晶比。」

烈火無奈的道:「你也用不著加一個哇!」

土七道:「加十個也好哇!」

楚原道:「我這是為了給老大省錢啊!能省下一個是一個。」

凰千淼笑道:「嗯!這種節約思想很不錯。」

接下來價格開始飆升了起來,這一件武器道士不錯。

「三千萬。」

「三千零一。」

「六千!」那一個聲音都變得粗重無比,顯然已經快被楚棚子給氣瘋了,殺氣騰騰。

不過慢半拍的楚胖子可是感覺不到那殺氣,繼續加價道:「六千零一個紫晶。」

最後,那個人放棄了,放棄的極為低調,什麼話都沒有說,可見有著暴風雨在醞釀之中。

拍賣師宣布,那武器是楚胖子所得。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