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 月 18, 2021
37 Views

好可怕的眼神,就像是盯上小白兔的餓狼!葉問天真的不想做小白兔,可面對沒有蛻變的女元帥,他哪有選擇的餘地?

Written by
banner

此時兩人的樣子格外詭異,特蕾莎以小腿壓在葉問天胸口,將他死死頂在牆壁上,雙唇相距不到一厘米,兩人的呼吸都明顯變得急促,只不過一個是緊張,另一個也可能是緊張吧。

「劫色當然可以,但可不可以換個方式?難道你想用強?」葉問天悄悄伸手順著胸口的長腿向下摸索,卻感覺胸口巨力陡增,痛得他差點一口老血噴出來。

「少羅嗦,姐姐我就喜歡來硬的!」特蕾莎近在咫尺的朱唇猛地壓了下去,比餓虎撲食還要兇猛,堪稱慘烈。

葉問天的話全都被強行堵了回去,唔的一聲便再無聲息,他敢肯定,這絕不是吻,這絕對是啃,無比兇狠的啃!

鎮壓很快結束,鎮壓即將開始。

啵的一聲,特蕾莎抬起頭,冰藍色的眸子幾乎要滴出水來,俏臉紅暈更甚,伸出舌尖舔了舔嘴唇,一口氣將黏在側臉上的髮絲吹飛,以絕強的威勢質問道:「喜歡嗎?」

葉問天扯開嗓門:「不喜歡!」

特蕾莎哼了一聲:「那就換個更暴力的方式。」說完,抓住葉問天胸前的衣襟,一把將他甩了出去。

嗖的一聲,葉問天如炮彈般順著走廊飛了出去,不過他很快調整身形,在牆壁上借力一蹬,揮舞著雷龍方天戟一聲長嘯迎著女元帥沖了過來。

特蕾莎以霸絕天下的氣勢堵在走廊上,當長戟當頭打落的瞬間,突然飛起一腳踢在長戟上,長戟嗡嗡狂震,脫手而出刺入天花板中。

這記飛踢姿勢剛好將********全都展露出來,可惜葉問天根本來不及去看。

葉問天雙臂酥麻虎口幾欲崩裂,還沒反應過來,已經被特蕾莎一掌貼在胸口,只聽砰地一聲巨響,以比衝來更快的速度倒飛了出去。

顯然女元帥角度控制的很好,剛好讓葉問天撞碎了卧室的大門,重重跌落在柔軟華麗的大床上。

特蕾莎恍若又回到了千軍破城的戰場,幾大步邁出已經跨越百米距離站在了卧室的床邊,在葉問天剛剛從床上彈起的瞬間,猛地撲了上去!

葉問天還沒從那一掌的僵直中緩過勁來,就被特蕾莎重重壓倒,緊接著,嘴又被封上了,這次不是鎮壓,而是攻城,面對暗黑魔龍的攻擊,葉問天守護的城池終於被攻破了城門,攻城之後就是掠奪,挖地三尺,寸草不留。

大魔王心臟突然加速搏動,一聲聲心跳如沉重的鼓點,那奇異的血液涌遍全身,帶去的是瘋狂和佔有,不過這次葉問天感覺自己格外清新,並沒有陷入迷失,他只覺得體內被塞了一團火,所有的血液都被瞬間點燃。

… 大魔王的心臟帶來了前所未有的力量,就在兩人都接近窒息的時候,葉問天終於成功展開了反擊戰,在被攻城略地的同時,雙手扯住特蕾莎上衣的扣子,從裡到外全都狠狠撕成了碎片,驚人的山巒彈了出來,以千鈞之力砸在他的胸膛上,這一刻他總算深刻體會到了特蕾莎的掩藏能力。

「居然敢反抗?」特蕾莎咬破葉問天的下唇猛然坐起,冰藍色的長發在空中甩出一片絢麗無比的光輝,對於膽敢反抗的對手,必須給予十倍的懲罰,雙手胡亂一撕,葉問天全身衣物都灰飛煙滅,連一點痕迹都沒有留下,彷彿它們從沒有存在過。

「當然要反抗!」葉問天毫不客氣雙手齊出奪回了一丁點主動權,十指兄弟揭竿而起對女元帥的暴力統治發動反擊。


這個動作顯然激怒了女元帥,纖纖玉手直破大營,將軍旗奪入手中。

「檢驗一下果實還新不新鮮!」特蕾莎攥住軍旗狠狠揮舞了幾下,登時讓敵軍主帥雙目赤紅幾欲發狂,奪旗之恥不能不報。

「給你留了這麼多年,趕快給我摘掉!」葉問天嘶聲喊道,十指將軍縱橫廝殺,軍旗化為怒龍夭矯衝天,直欲逃離女元帥的魔掌。

特蕾莎正和敵帥激烈廝殺,哪有功夫顧忌十指將軍,一聲怒喝騰空而起,將飛天的蛟龍鎮壓回地面。

猛然坐落的瞬間,特蕾莎突然渾身僵硬,接著倒吸了一口冷氣,在胸腔中憋了半晌才吐出一聲壓抑已久的吶喊。

這記攻擊簡直如泰山壓頂般沉重,終於將敵帥徹底按倒在地,而軍旗則完完全全被女元帥奪走。

葉問天雙目赤紅髮出一聲低沉如野獸的咆哮,十指將軍幾乎用上了全力。他感覺自己的理智和意識全都被抹去,剩下的意識只有進攻進攻再進攻。

這顯然不是女元帥希望的結果,她是要趁著修為還在來一次全方位的碾壓,怎麼能容忍任何抵抗甚至是反擊的存在呢?特蕾莎揮軍橫掃,將十指將軍統統打飛,全身突然以毀滅性的兇悍力量收縮繃緊,頓時將葉問天提上了天堂又打落地獄。

嘩啦一聲,皇城被破,大帝俯首,結實的大床坍塌碎裂,房間中所有的瓷器、玉器、油畫都統統爆裂成齏粉,武器收藏架里的長劍長刀四散翻飛,刺入天花板或牆壁中嗡嗡顫動。

火山翻卷怒海滔滔,天崩地裂電閃雷鳴,不死不休的戰爭就此拉開序幕。


……

永夜沒有太陽,現在應該是黎明時分。

房間中所有能破壞的都被破壞了,甚至連牆壁和天花板都不知什麼原因出現了幾個大洞,這情景足以令最兇惡的強盜為之汗顏。

大床早已變成了一地的碎木片,特蕾莎站起身,背對著葉問天伸了個懶腰,那不可思議的完美曲線毫不吝嗇地展露在他的視線之中。

此時特蕾莎全身上下除了白色高跟筒靴外什麼都沒有,從斜下方望去,這個背影簡直完美極了,以至於葉問天又有了開啟第七次戰爭的衝動。

就在剛才,兩人剛剛結束了第六次世界大戰,雖然每次都是葉問天被壓在下面,但他敢拍著胸脯說,他完全沒有敗下陣來,能在暗黑魔龍女元帥的攻打下挺過足足六輪,簡直是堪稱奇迹般值得驕傲的事情。

「特蕾莎,感覺怎麼樣?」葉問天雙手枕在腦後笑嘻嘻問道。

特蕾莎的背影明顯僵了一瞬:「額,還好,嗯我的意思是,其實挺不錯的……啊,或許是這個意思吧,你就當做是這個意思好了!」

葉問天忍不住哈哈大笑:「你好像挺怕的,其實沒那麼可怕不是嗎?」

「怕?」特蕾莎就如被摸了屁股的老虎,猛地轉了過來,由於轉身轉得太急,登時甩出一片洶湧波濤,高跟筒靴抬起來重重踏在葉問天肚子上,完全不顧這個姿勢會暴露什麼,聲調陡然拔高,「我可是堂堂女元帥,我會怕?哎呦痛痛痛!」或許是說的太急,居然不小心咬到了舌頭。

葉問天抬手抓住她的腳腕反問道:「不怕你喝什麼酒?」

「我……」特蕾莎明顯呼吸一滯,接著一邊抬腳往下挪一邊咬牙切齒道,「我那是為了……為了……姐姐我願意不行嗎?」找不到借口索性開始耍賴。

「你這是在挑起第七次戰爭!」葉問天故意虎著臉,但眼中卻全是笑意。

特蕾莎動了動鞋尖眯著眼睛道:「我就是在挑起戰爭怎麼了?」

「那就戰吧!」葉問天攥住她腳腕的手猛然發力,角蟒之力發動,將特蕾莎扯向自己。

特蕾莎沒有料到葉問天居然敢主動發難,登時驚呼一聲摔進了他的懷中,於是第七次戰爭真的就此展開,戰況之慘烈兇險完全不遜於之前。

或許是因為葉問天的挑釁,或許是為了遮掩自己的尷尬,這次女元帥鎮壓的格外暴力,不惜作弊動用壓倒性的實力碾壓了對手。葉問天自然是拚死反擊,也讓女元帥付出了刻骨銘心的帶價。


這是一場沒有輸贏的戰爭。

一個小時后,第七次世界大戰終於圓滿結束,特蕾莎沒有起身,而是靜靜趴在葉問天懷中喘息著,冰藍色的長發隨意灑下,一縷沾滿汗水的髮絲黏在臉上,俏臉依然蕩漾著劫後餘生的潮紅,這樣的她,足以讓任何男人變成嗜血的野獸。

而葉問天就這麼擁著她,輕輕摩挲著她的後背,望著天花板,帶著慵懶的笑意:「酒勁過去了?」

「嗯……」特蕾莎很想說其實早就過去了,至少剛才的戰爭不是借酒壯膽,可到頭來還是化為了一聲細如蚊吶的呢喃。

葉問天拍了拍她笑道:「沒事,下次就不會這麼緊張了。」

「還想有下次?」特蕾莎抬起頭挑了挑好看的眉毛。

「當然,難道你不想?」葉問天反問,順手幫她撥開黏在臉上的濕潤髮絲。

特蕾莎眨了眨眼睛,忽然恢復了女元帥的威勢,舉起拳頭威脅道:「下次我還要在上面!」

葉問天彷彿聽到了最可笑的笑話:「哈哈,得了吧,別忘了今天是你蛻變的日子,從今以後只要你能打得贏我,我就讓你在上面。」

特蕾莎瞪圓了眼睛:「我不服,你這是趁人之危!」

「這叫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下次你就明白了,嗯,我一定會讓你徹徹底底明白的,哎呦,別動手,你現在還沒蛻變呢,會出人命的!」葉問天痛呼著沖了出去,特蕾莎也怒氣沖沖追了出去。

兩人就保持著這個狀態在空曠的城堡中展開了追逐戰。

… 今天就是特蕾莎的蛻變之日,具體時間是傍晚時分,而她體內增長到極限的靈力也只能堅持到那個時候,如果今晚零點之前不進行蛻變,就會被突然翻倍的靈力撐得爆體而亡。

天空是永恆的夜,今天卻格外陰沉,黑雲密布翻卷涌動,給人一種非常壓抑的感覺,似乎隨時都會孕育出一場毀天滅地的大風暴。

可是,女元帥的心情卻非常好,或許是初承雲雨的關係,那凌厲的眉梢眼角都變得柔和潤澤了許多。

兩道人影並肩離開了暗黑龍殿,這座充滿黑暗恐懼的古堡終於徹底陷入寂靜。

「特蕾莎,我發現你今天更漂亮更迷人了。」葉問天也穿了一身鎧甲,化裝成了女元帥的護衛。

特蕾莎驚喜的轉了個圈:「真的嗎?」


葉問天忍著笑頷首道:「那當然,這都是我昨天辛苦一晚的功勞啊!」

「你還說!吃姐姐我一掌!」特蕾莎一掌按在葉問天胸口,直接將他轟飛上百米。

……

日月之巔,核心區,東苑小樓。

今天的課卡恰依然心不在焉,被連續點了三次名,最後更是被直接趕了出來,不過她根本不在乎這些,她只想知道葉問天究竟去了哪裡。

「不行,不能再等了,死傢伙一定出事了!」卡恰在客廳中來回踱步,尖細的黑色高跟和地板碰撞發出密集的咄咄聲。

卡恰的容顏明顯變得更加妖異美麗,青澀的稚嫩已經完全消失,個頭也長高了一大截,身材變得更加修長,尤其是雙腿的比例。她的腰肢依然纖細,前後曲線卻豐滿了許多,特別是她最在意的地方更是足足成長了三倍,已經足以撐起一片傲人的天空。

錢多多也是一臉焦急之色,聞言道:「可我們根本一點線索都沒有啊!」

卡恰咬牙道:「飛月老師一定知道,我再去求見一次,她若還是不見我,我就硬闖!」

錢多多吃了一驚急聲道:「你別亂來,要是惹飛月大人生氣,你會被逐出日月之巔的!」

卡恰寒聲道:「驅逐就驅逐吧,管不了那麼多了,你在這等我消息。」說完,根本不給錢多多勸說的機會,轉身奪門而出,直奔永恆之塔奔去。

半個時辰之後,卡恰返回東苑小樓,一臉寒霜殺氣四溢,二話不說直接拔出妖刀斷紅一刀落下,將名貴的茶几斬為兩段。

錢多多剛要發問,卻被卡恰的舉動嚇了一跳,咽了口口水試探道:「有消息了嗎?」

卡恰一對妖異的紅瞳中怒光閃爍:「有了,死傢伙去了永夜帝國!」

「永夜?他去那裡幹什麼?為什麼不告訴我們行蹤?」錢多多吃驚道。

「你問我我問誰?飛月老師不肯告訴我,只說明天讓我去找李慕白。」卡恰沉聲道。

「你別生氣了,我相信他一定有他的苦衷。」錢多多勸道。

卡恰收刀,氣呼呼地坐下,撐著臉鼓著腮幫子:「你到善解人意,哼!」

錢多多哭笑不得,盈盈坐在卡恰身邊柔聲道:「不是我善解人意,只是你想不通罷了。你想想,除了女元帥,就屬你和他關係最好,以你們兩之間的感情,他為什麼會瞞著你悄悄離開呢?絕不是不信任,我猜他要做的事情很危險,怕把你牽連進去所以才瞞著你,這是對你的關心,你該開心才對,為什麼要生氣呢?」

卡恰皺了皺眉鼻尖,抱著腦袋氣道:「我知道,我知道,我知道,可我就是不爽嘛!」

錢多多攬住卡恰的肩膀淺笑道:「好啦別生氣了,這件事肯定和女元帥有關,飛月大人不是讓你明天去見李慕白嗎?我想明天應該就能真相大白了。」

卡恰咬著銀牙氣哼哼自語道:「死傢伙,看我這回不狠狠咬死你!」

……

黑龍城,一條長達千米的巨大黑龍匍匐在山頂的石洞中,洞中亮堂堂的,到處都堆滿了金銀財寶,黑龍每一次呼吸都會噴出黑色的氣流,氣流並不飄散,而是盤旋在空中凝結成一片詭異的黑雲,這完全是由邪氣組成的黑雲。

「特蕾莎,如果能得到你的血脈,我肯定會進階成為黑龍城歷史上第一頭真正的黑龍皇,不,應該是邪龍皇才對,哈哈,真是期待啊。」

這頭黑龍赫然正是黑龍城的龍王:阿斯菲爾。

黑龍山下黑龍谷,奧丁家族族地主殿之中。

「蓋亞,一切准好了嗎?」老奧丁坐在首位,聲音透出莫大的威嚴。

左手邊一位和老奧丁八分相像的中年男人頷首道:「大哥,家族墓地已經血祭打開,一切已經準備妥當。」

「很好,讓各大豪門的人不要輕舉妄動,在特蕾莎進入家族墓地之前,千萬不要觸怒她。」

蓋亞突然嘆了口氣:「這丫頭的性格和克蕾爾當年太像了。」

老奧丁忽然一拍桌子居然發了怒:「不準提克蕾爾,我沒她這個女兒!」

「是是是。」蓋亞連忙弓腰認錯,眼中卻掠過奇異的光芒。

……

魔武殿,冥殿。

「偉大的冥王殿下,據眼線回報,暗黑魔龍特蕾莎今晚將進入家族墓地進行蛻變,永夜帝國皇室和各大豪門都已經出動。」米諾斯單膝跪地,不敢抬頭直視那擎天立地的恐怖陰影。

紫色的巨大眼睛微微張開,陰影中出現了一張嘴:「辛苦你了,赫卡忒,務必將特蕾莎帶回來,屍體也無所謂,她的血脈事關重大,許成不許敗。」

「多謝冥王殿下,我可不像某人那麼沒用呢。」一道黑影從冥殿側面的一座雕像中飛了出來,繞著米諾斯轉了幾圈,聲音充滿了戲謔,「是不是,米諾斯閣下?」說完嗖的一聲飛了出去,只留下低沉的笑聲在殿中回蕩。

米諾斯心中暗怒,暗暗捏緊了拳頭躬身退了出去。

片刻之後,一位披著斗篷手腳纏著繃帶,面帶骷髏面具,背著巨型鐮刀的人走了進來,正是當代死神塔納托斯。

「塔納托斯,地府的事情進行的怎麼樣了?」陰影開口詢問。

塔納托斯躬身行禮:「尊敬的冥王殿下,計劃非常順利,北陰酆都大帝並沒有出面阻撓。另外屬下聽說了一個很有趣的消息,地府出現了一個很強的遊魂,實力不遜於鬼王,專挑巡城隊伍下殺手,現在十殿閻王都被弄得焦頭爛額。」

「很好,必要的時候,可以出手幫幫這個有趣的遊魂。」

「屬下遵命。」

… 當葉問天和特蕾莎趕到黑龍谷奧丁家族族地的時候,距離午夜零點還剩不到三個小時。

不愧是豪門族地,一路上葉問天辨認出的靈帝強者數量就超過二十,這還不算那些沒遇到的,靈聖以下的高手更是數不勝數,這些人看見特蕾莎的眼神都很微妙,顯然蛻變的事情在家族中並不是秘密。

由此推斷,雖然杜邦家族當代家主被殺,銀月城中的屬地和城堡也被摧毀,但族地中的強者肯定還有更多,說不定還會突然冒出個上代家主,他們肯定不會和特蕾莎善罷甘休。

兩人走入主殿之中,特蕾莎望著首座上的老奧丁,半點也沒有要行禮的意思,直截了當道:「老東西,準備好了嗎?」這句話其實一語雙關。

「放肆,他是你親爺爺,怎麼說話呢?」蓋亞厲聲斥責。

特蕾莎斜著眼睛瞅了蓋亞一眼:「老變︶態,再多嘴我現在就殺了你!你若不信可以試試,我現在的靈力又快要翻倍了,正撐得難受呢!」

「你!」蓋亞臉色一變,終究還是沒敢繼續說什麼,畢竟有老杜邦的例子擺在前面,在這個敏感的時候觸怒特蕾莎太不明智了。

老奧丁悠然喝了口茶笑道:「準備好了。」同樣是一語雙關,說完又望了裹在鎧甲中的葉問天一眼咦道,「你怎麼就帶了一個護衛?」

「需要更多嗎?」特蕾莎強勢反問。

「當然不需要,這裡是咱們家族的族地,是你的家,誰敢在這裡對你不利我第一個不放過他!」老奧丁露出一臉慈祥的笑容。

看到這個笑容,葉問天真想立刻衝上去抽爛他的臉,世界上怎麼會有這種不要臉的東西,對自己的親孫女都能做出如此畜生不如的事情。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