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 月 18, 2021
68 Views

與之相反的是,裹著嬰兒的襁褓卻相當精緻,充分顯露出郡王府的華貴氣息。

Written by
banner

看到年輕婦人抱著孩子出來小家將就挑起燈籠確認了一下茶姑和孩子的長像、身份,這才點點頭道:「抱好孩子,跟我來吧!」

對於家將示意,茶姑也沒多說什麼,一副不想多問的模樣,抱著孩子就默默隨家將往前走去。

雖然泓郡王圖速現在只是個郡王,但由於曾在北越國皇帝圖輥和育王圖滾爭奪皇位中率烏山營支持圖旭繼位,因此至今居住的仍是原來的泓王府。不僅面積大,而且四通八達的道路也十分多。

可跟在家將身後走了一段路后,茶姑臉上就慢慢露出了疑惑之色,腳步也漸漸放慢了。


感覺到茶姑腳步落後,家將卻停下來說道:「怎麼?走不動了。」

「我們現在究竟是去哪?這附近應該不是老爺該去的地方

茶姑雖然來到泓郡王府也才五年多時間,但由於只是一個最低級的掃地女僕,所以能進到那些主人屋子的時間雖然不多,但對郡王府的各處房屋布置卻非常熟悉。

現在兩人走的地方不僅極為偏僻,再往前走就是郡王府的雜物房方向。根本轉不到能見到泓郡王圖進的地方。

泓郡王圖速有可能在雜物房接見自己和孩子嗎?茶姑認為這根本就不可能。

神情頓了一頓,家將卻說道:「能多走一段路,茶姑你就多走一段路吧!或者茶姑你有什麼想說的話也可以對我說出來。即便我未必能幫你去辦,至少茶姑你還可以有個聽眾。



聽到家將說話,茶姑原本被凍得發紅的雙臉立即變白,慢慢說道:「老爺已經容不下奴婢母子了嗎?或許老爺可以殺了奴婢,可他為什麼連自己骨肉都要殺掉

「我不知道。但老爺真正想殺的乃是小少爺,茶姑你只是池魚之殃

「他要殺小少爺?他居然要殺自己兒子?


自言自語一句,茶姑突然就帶著一種嘲諷意味的笑聲道:「呵哈哈」。他殺得了嗎?他敢來殺就試試看。兄弟,謝謝你,謝謝你告訴我真相,你可以走了

「茶姑,你不要這樣,你這樣不是讓自己受累嗎?。

從家將來找自己時,茶姑就已認出對方。

雖然茶姑並不知道家將名字,但每日在郡王府中走來走去掃地。郡王府中的人卻沒有一個是茶姑不認識的。同樣,家將也認識茶姑。不是說同情,而是想到泓郡王圖速的要求,家將就認為應該讓茶姑和孩子都走得安靜一些、平靜一些。

在家將開始勸阻時,茶姑卻單;披二核子,揚年揮道!「受累。我叉怎會受累。叉弟你咒,我今天就不殺你了。」

「轟!」一聲。

正當家將還在因為茶姑的話語一陣發怔時,順著茶姑揮手的方向,突然就捲起了一股氣浪,直接擊中一棵單人合抱的大樹。然後在一聲炸響中,大樹就慢慢傾倒下來。「砰!」一聲砸在了地面上。

看著這一幕,家將雙眼瞬間睜得溜圓。

抬眼再次望向茶姑時,卻見茶姑已經抱著孩子站在了附近一處院牆上。

望著茶姑在院牆上屹立不動的身影,家將知道自己雖有一身不錯武藝。可也無法將一株大樹就這樣隔空擊倒。顫抖著身體就吃驚道:「茶姑。你到底是什麼人?」

「我是什麼人?」呵呵?這還重要嗎?」

站在牆頭上,茶姑卻也一副不想立刻離開的樣子道:「原本我還以為生出孩子后,他應該再來問問我的身份,那樣或許我們還會有一個嶄新的開始。沒想到他對我們母子不管不顧不算,最後還竟想派人來殺了我們母子。」

「回去你替我轉告他。他既然敢殺我兒子。我也敢殺他的兒子。他既然敢殺光我的血脈,那我也敢殺光他的血脈。」

「一天一個!」

茶姑豎起右手食指道:「你回去告訴他。一天一個,我誓要一天一個殺光他的所有血脈。」

「茶姑,你不能這樣,我們還不知道老爺為什麼要殺小少爺的原因。或許老爺也是不得已。」

突然聽到茶姑宣言,雖然不知這種事情該不該自己多問,家將還是急得趕緊勸阻起來。因為,以茶姑這樣的武藝,或許郡王府有準備下不是完全擋不住。但要付出的代價也是不可想像的。

「呵哈哈,不得已?不得已他就能犧牲我的孩子,犧牲我在世上的唯一血脈嗎?」

「兄弟你是個好人,我今日不殺你。」

茶姑一臉悲憤道:「但虎毒尚且不食子。煩兄弟再做一次好人。回去告訴那個狼心狗肺的東西。一天一個,我誓要一天一個殺光他的所有血脈。」

「一天一個」我誓要一天一個殺光他的所有血脈。」


一天一個」我誓要一天一個殺光他的所有血脈。」

不是迴音,而是帶著一種悲倫呼喊。

當茶姑的身影從牆頭上消失時,一邊遠去,茶姑的聲音甚至開始在整個郡王府中迴響起來。

即便一些郡王府的暗藏高手也聞聲而動。但看到茶姑身影竟是一閃一閃地從一個小個。地方消失,然後又一閃一閃地從一處處出現,自己的雙眼根本無法捕捉到茶姑身影時,留在原處的家將就一動不動了。任憑那些高手去追逐著茶姑一起離開,自己跑去向泓郡王圖進回稟。


「什麼?你說茶姑是個。武林高手,剛才在府中亂喊的就是茶姑?」

「是的,屬下雖然也想動手,但根本就不是茶姑對手,然後她就說著誓言離開了。」

雖然家將並沒有完全說實話,例如家將並沒有真正為難茶姑母子。但在聽完家將回報后,泓郡王圖迷就滿臉震驚地呆在了書房中。

因為,不是易贏的特殊「建議」不是可用烏山營為郡王府再換取一個王爺位,泓郡王圖迷根本就沒想過要殺茶姑和那個孩子。最多就是當一個陌生人養在家中,再也不去理會他們。

這不是泓郡王圖速無情,而是身為皇室宗親,他們可以同任何女人芶合,但卻不能同任何女人輕易有孩子。

如果讓外人知道泓郡王圖迷八十多歲了還與一個掃地女僕生了一個。兒子,那不是一種榮耀,而是整個朝廷,是所有皇室宗親的笑柄。

所以,即便進行了血脈驗證,知道激郡王圖迷有個幼子的人仍是少之又少。

可泓郡王圖速怎麼都沒想到,茶姑竟是一名武林高手,還是一名府中養的那些高手都無法抓到的武林高手。想起茶姑說的那句或許我們還會有一個。嶄新的開始的話,泓郡王圖進就一陣後悔。

因為,他如果再重視一下茶姑母子,再去仔細詢問一下茶姑身份中有沒有什麼值得榮耀的地方,事情也未必會到今天這地步。

一天一個」我誓要一天一個殺光他的所有血脈?

這樣的話不僅讓泓郡王圖速聽得滿臉心寒,也已經讓整個王府中徹底騷動起來。

告訴他們真相?告訴他們自己為了一個王爺人選就想殺了自己幼子。這種事情,誰開得了口。

「王爺,我們要不要向少師大人求教。」

「少師大人不僅深知事情關鍵,而且身邊還有天英門高手。如果少師大人肯出手,以天英門的力量,應該能擋得住茶姑報復,甚至是將茶姑捕下,至少王爺也應該有個和茶姑交涉的機會。」從泓郡王圖進神情中,皮純忠就知道泓郡王圖速是後悔大過於害怕,立即就在旁邊建言起來。

聽到皮純忠提醒,泓郡王圖還神情一怔。立即從呆怔中恢復過來,滿臉驚喜道:「對,本王還有少師大人,還有少師大人的天英門弟子可以依賴,皮師爺,你立即去

話說到一半,泓郡王圖速卻又頓住了,想想才說道:「不行這事我們還得再等等,我們怎麼都得等到易少師與大明公主談過用烏山營立的事情再說,不然本茫怎麼同茶姑解釋」「那外面的夫人和少爺、孫少爺他們

皮純忠並不奇怪泓郡王圖迷的選擇,因為易贏那邊如果不開口,事情根本就開始不了。

所以,不管泓郡王圖速打算怎麼應付茶姑的逆襲,他們首要保證易贏那邊不出問題才行。

幸好,易贏是說明日就去見大明公主,否則事情就大了。

隨著皮純忠提醒。泓郡王圖速立即注意到書房外傳來的眾多吵鬧聲。顯然家中很多人都已聽到了茶姑先前的夜啼,都趕著來找泓郡王圖速表示關懷,並且問問到底是什麼狀況。

想起這事不好解釋,泓郡王圖迷立即怒道:「管他們幹什麼,立即趕他們走,而且不準任何人再談今晚之事。」

「還有,茶姑是個武林高手的事也不能說出去。」

「屬下知道了。」

隨著泓郡王圖速望向自己,被命令去殺茶姑的家將立即同皮純忠一起低下頭去。因為他即便不知道泓郡王圖迷先前在與皮純忠談什麼,但也清楚泓郡王圖速肯定有自己的應對方法。

不該說的話就不要說,這可是做大戶人家家將的至理名言。

當皮純忠帶著家將走出書房,開始去應付那些紛鬧起來的郡王府家人時,茶姑也抱著孩子悄悄走出了郡王府。

這不是茶姑對郡王府還有什麼留戀,而是她要取回一些藏在郡王府中的東西。

東西取回,茶姑也就要真正離開了。

然後,等到茶姑再次回到郡王府,那就是一天一個,誓要殺光泓郡王圖迷的所有血脈。

「茶姑,你打算去哪」

剛從郡王府的一處偏僻院牆跳下,茶姑就聽到身後牆影下傳來一聲低呼。

換成另一個人可能會吃驚無比,但茶姑卻好像早就知道牆影下有人,淡淡說道:「郡王府已經沒我什麼事了。我想先回去休息幾日再說。

你回去轉告大明公主一聲。等我安頓好孩子,會再回來聽她命令。」

「你不要一天一個」殺光那傢伙的所有血脈了?」


雖然有些愕然,但在聽到對方關心的竟是這事時,茶姑臉色一松,卻沒有回頭。依舊斬釘截鐵般說道:「我當然要一天一個殺光他的所有血脈,但這也得等我安頓好孩子再說。」

「你就不想知道那傢伙為什麼要殺了自己孩子嗎?」

「我為什麼要知道?只要他做出這種事情,我就不可能饒他,換誰來都一樣。」

聽出對方語氣竟有些輕佻,茶姑仍是面不改色道。

然後,黑影下就走出一曼妙身影。臉上雖然蒙著黑紗。但從那高隆胸脯及挺翹臀部上,卻可明顯看出那是一名女子。

只不過,蒙面女子的聲音卻相當中性道:「真的嗎?這事情真的很有趣哦!等你聽聽就肯定不想回去,甚至還會主動去見大明公主了。」

「主動去見大明公主?這事情與大明公主有關?」

「現在與大明公主還沒關係,大明公主甚至根本不知道這件事。但從明天開始,乃至以後都肯定要與大明公主有關。甚至如果不是為了趕時間。那傢伙又怎會深夜派人來殺自己孩子。」

每次說起「殺自己孩子」時,蒙面女子的聲音都有種想要大笑的感覺。

不明白蒙面女子為什麼會是這種態度。茶姑顯然有些無奈道:「那好吧!我就聽聽那傢伙為什麼如此狠毒吧!」

「狠毒?嘖嘖,這哪又叫狠毒,茶姑你還沒見過真正狠毒的傢伙呢!」

「你到底說是不的…」

從兩人對話中,就可看出茶姑與對方很熟。

看到茶姑真開始生氣,蒙面女子就走到茶姑身邊道:「好好好。說就說嘛!茶姑你別生氣啊!不過這事情真要說出來,保准茶姑你更會生氣了。告訴你。這事情是這麼,這麼」

夜深人靜中,街面上空無一人。可隨著蒙面女子在茶姑身邊咬著耳朵說出一些話,茶姑的臉色很快就變了。

好一會,茶姑才重重跺了一腳道:「那個老混蛋,他竟然因為這種理由就想殺了自己孩子,我一定要讓他不得好死。」

「對吧!這事的確很氣人。但茶姑你認為現在是殺光那傢伙的血脈解氣,還是帶著孩子去找大明公主解氣。」

「想想就知道了,本來你的孩子就是做為那傢伙的繼承人出生的。現在大明公主還要送一個王爺給你的孩子。有什麼比當面奪去那傢伙想要的一切更讓人興奮的?等到他烏山營沒有了,王爺位也沒有了。看他哭去吧!」蒙面女子帶著興奮聲音使勁攛掇道。

「好!我現在就去找大明公主,給他討一個王位。」

「等等,你別急啊!這事還不能急,我們還得等少師大人」

茶姑沒有想太多,甚至已經不想去想太多,只專心在如何報復泓郡王圖迷上面。

而隨著茶姑神色激動地轉頭,蒙面女子卻也興緻勃勃跟在了茶姑身後。好像不將這事當成什麼足以改變北越國政局的一件大事,只是將此當成一件有趣的事情來看待。

佞 佞

慶新為什麼能酒秋心安下海,憑什麼身份能去酒秋心自然因為羅慶新乃是水月樓老藹。

一個老藹也能成為大使?如果老鳩不只是老鴉,當然有可能。

這就好像現代官場的官員不僅僅是官員一樣,為了吃、拿、卡、要能更容易些,他們總會先在一個地方預定些股份,然後所有東西全都是股份內收入。再沒有所謂的行賄、受賄等危險。

當然。這種狀況雖然不適合用在羅慶新身上。但在北越國這樣的古代社會中,成為老鳩卻也是女人獨自走向成功的必經之路。

為什麼說是必經之路?

因為男尊女卑的關係。如果沒有男人出面撐腰,別說是一般行業,便是綉庄那種主要由女人來經營的營生。女人都很難插足進去。這就只有成為故館老鳩,擁有一定自立名聲后。別人才有可能將各種鋪子盤給女人來經營。

畢竟一間鋪子可不僅僅只屬於老闆本人。還要維持許多人的生計。古代認在社會意識這方面比現代人可要認真多了。

而只有成為老鳩,女人才不需要依靠男人來展現自己的能力。

當然,故館雖然也需要男人來依撐,但此依撐卻非彼依撐。反而為了圖個喜慶,許多涉及大買賣的生意都會在妓館中進行。這也是羅慶新為什麼在盤下許多鋪子。並以商行老闆名義成為西齊國駐北越國大使后,至今仍是水月樓老鳩的原因。

因為比起其他地方,水月樓這樣的妓館也更適合用來收集情報。

「嚴大人。你怎麼能這麼莽撞,萬一不是莫愁發現了你們一群人。你們不是真要成了奴隸嗎?。小

「這有什麼,事實匕在被俊王府牙將抓住時。我們就已經是奴隸了。」

望著年華已韶的羅慶新,嚴松年用手中酒杯遮掩著臉色,眼神中卻微微有一種遺憾與悵然。

因為在兩人見面前,嚴松年還能輕鬆記得羅慶新當年的如花年華,記得兩人的海誓山盟。

不過,為了國家羅慶新不僅成為了故女。成為了妓館老毯,最後竟然就一直留在了北越國,再沒有回去西齊國一次。

不說是為了羅慶新。至少嚴松年也是因為想要看看一直待在北越國的羅慶新變成了什麼樣子。這才沒有在被俊王府牙將抓住後設法逃脫。

不然從秦州到京城的八百里路,嚴松年手中又有那麼一大批人。想逃又會真逃不掉?

可嘆是再見到羅慶新時,再人都不再是青春年紀。不說是故意疏遠。而是看到羅慶新現在已然呈現些許老態的容貌,嚴松年就很難再有當初的漏*點。若有若無中。兩人的關係也就漸漸拉開了。

坐在靠窗的一個小雅間中對飲,身為以察言觀色為最大能力的故館老鳩。羅慶新又怎會看不出嚴松年的眼神變化。

不過,羅慶新也不會對此多說什麼。因為在成為故女的第一天。羅慶新就已將為國家奉獻一切當成了自己畢生的努力目標。

「嚴大人,你怎麼能這樣呢!」

所以,在嚴松年表現出的淡然態度中,羅慶新就一臉嚴肅道:「這可不僅僅關係到嚴大人一人安危,還關係到那麼多密探弟子的安危。你這樣放鬆自己。又怎麼去教導他們為國盡忠?嚴大人又怎知他們將來不會為西齊國建下更大的豐功偉業,卻要因為嚴大人一己之私而

「慚愧,本官慚愧。還是羅大使教的是。本官下次再也不敢了。」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