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 月 18, 2021
102 Views

越人歌真的忍不住笑出了聲,「麻煩您好好看看,這裡是哪裡,我是誰,您又是誰。您想對我發號施令,也得看您說的話,對我好使不好使。我叫越人歌,不是因為我喜歡這個名字,而是這個名字是我大哥為我取得,不然你以為我為何還留著這個名字?留戀越氏嗎?我有病啊!!族譜?給我擦屁股我都嫌硬!!」

Written by
banner

越人祁真的氣到極點了,抬手就要扇越人歌。他被越白容抱住的同時,不知道什麼時候來到越人歌腳邊的一條大白狗,站起來就呲牙對越人祁狂吠,兇狠的好像要吃人。

越白容前一秒被越人歌的話驚到了,后一秒就被這條狗兇狠的樣子給嚇了一跳。不是狗的叫聲表情有多可怕,而是這條狗的氣勢,殺氣濃烈的好像一個提著刀的狂徒……

越人祁也被狗嚇得心口猛跳,到沒越白容看的這麼仔細,大口喘著粗氣,僵硬的坐下,神色都疲憊了幾分,大怒傷肝啊…….

「你,到底想怎樣……..」越人祁從牙縫裡擠出了這句話,「二十年,二十年啊!!你心裡有多少的怨,多少的恨,就真的一絲一毫都沒有減少嗎?!瓊山一戰,越派傷亡慘重,直接退出了靈力門派,隱居到現在,至今都難以恢復元氣。你失去了你哥哥,我也失去了哥哥啊,我和阿籌同門十多年,一起吃一起長,他對我來說,是哥哥也是師兄,難道我心裡,就不難過嗎?!!我心裡的痛苦,不比你少上一分!!不要覺得你是最痛苦最難過的那個!!越派所有的人,都比你痛苦,比你難過!!!」(未完待續。。)

ps:洗澡凍著了。。。睡著了。。。對不住啊。。。今天忽然發現,人在變老的同時,也會變得勇敢很多。年輕時不敢一個人做的事,不想一個做的事,老了,卻都希望自己一個人做了。孤獨習慣了,反到自在了。希望大家幸福安好~~~~ 越人歌面容冰冷,眼中一絲波動都沒有,彷彿此刻在他面前疲憊流淚的越人祁,完全不存在一般。

越白容看著這樣的越人歌,沒來由的心裡發緊,渾身發冷……..

「你們難過的,是失去了越人籌。我難過的,是失去了哥哥。對你來說,越人籌首先是越派最強大的弟子,然後才是你弟弟。可對於我來說,越人籌,只是名為越人籌的哥哥而已。」

越人歌說完,站起來,拍拍慶尋,「你們走吧,不要再來這裡了。也不要再去學校打擾小九。我讓小九去念書,只是為了那裡優秀的教學方式,不是為了對你們示好。」越人歌直接說明白了。因為他忽然也覺得好疲憊。

他看得明白越人祁的疲憊。而他自己,雖然並沒有被仇恨所累,雖然並不是為了復仇而活的,但是這份仇恨,到底已經深深埋進了他的骨血里,讓他在面對絕境的時候,只有兩個念頭——安排好小九以及,報仇雪恨。

越人籌真正的死因,整個越派,只有越無夢一個人知道。其他人,不過是被洗腦的精神病罷了。他已經無力對他們生氣了,但是仇恨,是絕對不會變的。越人籌死的那麼慘烈,人界,仙界,妖界,都在逼他,想讓他死。稍微有點腦子的人,都知道這裡面有問題。可知道今天,所有靈力門派的人,都選擇視而不見。妖界仙界的報應,因為他繼承了人君的位置。已經來了。可人界,可以說,所有靈力門派都是越人籌的仇人。御仙門派除妖門派,都是害死越人籌的兇手。

越人歌仇恨御仙門派的顧宗,而在所有這些仇人之中,越人歌最仇恨的,只有越派。他們都是越人籌曾經的至親,有血緣關係,有同門之情,可他們在最後。選擇了犧牲越人籌。沒有任何一個人覺得。這件事有什麼問題。


彷彿能力超絕的越人籌,就該是被犧牲的那個。越人籌就必須犧牲自己,必須去死,必須成為一個英雄。多一分鐘都不能活。

這就是他們作為越人籌的同門。做的事。到今天。他們這些人。都寧願守著一個名字,一個愚忠偽義,一個被包裝過的事實。自欺欺人的苟且偷生,卻不願去直面當年的事實…….

他們傻嗎?不,他們並不。相反的,他們都很聰明。因為他們知道,只有當個傻子,當個精神病,才會安全的活著。不然,就會和他一樣,被送去真正的精神病醫院,關上一輩子。

到今天,越人祁都是這般急功近利,這般虛偽寡恩,到最後,他都不肯面對越人籌的死。越派的人難過嗎? 快穿之配角逆襲之戰 …….可這種難過,只會讓越人歌覺得,噁心。

越人祁沒有再看越人歌一眼,有點無力的低頭站起來,走到門口的時候,忽然說,「當年,很多弟子都看到越人籌救下了那個妖王。而那個妖王,就是後來帶著妖怪攻擊越派的首領。掌門沒有一點要犧牲阿籌的意思,就算越人滿死在掌門面前,他也沒有要交出阿籌的意思……」

說完這些,越人祁和白著臉的越白容離開了失物招領鋪。

越人歌獨自站在門口,看著天邊的蔓延了半個天的火燒雲,心似雲海。

越無夢和顧少罄,一個是除妖門派越派的掌門,一個是御仙門派顧宗的宗主。這兩個,是唯二知道越人籌死因的人。可他們到底也不知道,到底為什麼越人籌必須死……越無夢或許當初真的有心想保下越人籌,但是,面對妖群的圍攻,為了越派,為了人界,他只能讓越人籌自殺。可他又哪裡知道,那時,第一個帶著妖群來圍攻越派的妖王,只是想救走越人籌啊…….


如果他能相信一個妖怪的話,越人籌也許就不會死。可他作為一個除妖師,他當然不可能相信一個妖物的話。妖言惑眾……..

越人歌用了三年的時間,找回越人籌的骨骸,同時,也把越人籌真正的死因,差的一清二楚。知道真相的那一刻,連越人歌自己都膽戰心寒。悲劇的形成,只是因為眾多的陰錯陽差而已。

「人君。」慶尋變成了人形,喚了越人歌一聲之後,退到了一邊,玄素提臉色奇差,目光里的暮氣卻都消失了,卻而代之的,是蓬勃的興奮。

越人歌把腦子裡的東西扔到一邊,反正都不是著急的事,玄素提現在這個樣子,還比較要緊,「怎麼了你這是?」

「剛才那兩個人類嘴裡說的那個正紅長發,額頭上有赤紅鳳紋的男人,你也見到了?!」

越人歌對這件事,也是疑惑萬分。他去古城的時候,只感覺到了很濃烈的妖氣,並沒有絲毫的仙氣啊,可既然越人祁說那裡有仙人,那就是肯定有的,而且這仙人,玄素提還認識。

「你認識這個仙人?」

「我問你見到沒有!!!」玄素提低吼,仙氣迸裂,氣流鋒利如刀,剮在越人歌的臉上,生疼。

越人歌捂住臉,「我沒有。」招手拿過一張地圖,「那個古城,就在這裡,你可以親自去看看。那裡只有妖氣,沒有仙氣。但,那個仙人,肯定是出現在那裡了。你回來之後,再來找我談。我也必須要知道這個仙人的事。」

玄素提抓起地圖,身影一閃,就不見了。慶尋沖越人歌深鞠一躬,也跟著消失了。

越人歌心想,難道玄素提要找的仙人,就是這個紅頭髮的?他要找的,似乎是那個失蹤萬年的前任明南神君吧?那麼尊貴的神君,怎麼可能出現在人界……..

可想想小九的特殊。越人歌心裡也開始惴惴的。難道小九是仙人的後代?這怎麼可能。仙人產子不易,怎麼可能讓後代流落人界,還落到了妖怪的手裡。再說了,要真是仙人的後代,到了妖怪手裡,多一半都是被吃掉的命運啊…….怎麼還會弄下重重結界,保護她?而那個戰追的主子,明顯對小九不一般,怎麼想,小九都不可能是仙人的後代啊……

越人歌在這端端的時間裡。用腦過度。腦袋都要打結了,拍拍頭,就上樓看小九來了。

小九已經睡醒了。因為她忽然在睡夢裡聽見了玄素提的叫喊聲。


睜開眼睛一看,自己床邊圍了一圈。小九眨眨眼。忽然笑出來。「臉好大哦~~~」

「……..」

以小九的膽子,真的被嚇著,那是絕對不可能的。與其說是被嚇著。還不如小九是第一次見到這種事有些接受無能罷了。妖怪,在一年前,在她眼裡,還都是和人一樣的存在呢。然後,她知道了人和非人,現在,她知道了人類,妖怪,仙人。可沒有人和她說過除妖師會斬殺妖怪啊。她知道除妖師,玄素提說過,她以為,那就是一種類似於老師似的,工作。

可今天親眼所見之後,小九發現,除妖師和電視里演的,殺手,是一樣的啊。他們在殺妖怪啊!!!問題是,那隻大兔子,明顯是有話想和她說,還沒說出口,就被越白衿的叔叔給殺死了…….

小九抱著玩具熊坐起來,看向了走進來的越人歌,「爸爸,除妖師為什麼要殺妖怪呢?」

越人歌把琉璃幾個都趕了出去,抱著小九靠在床上,「除妖師,就是除妖的啊。這其實在很久之前,萬萬年之前,女媧娘娘創造了人類,過了很久很久,之後,人界妖界仙界基本是連在一起的。仙人妖,也都能相遇。那時的神仙,是真正的神仙,和現在的仙人,不是一回事。人類是最為弱小的,經常會被妖怪吃掉。後來,人類出現了文明,開始了社會發展,開始不甘心淪為妖怪的食物,就祈求神仙的幫助……」

「神仙把人類當成自己的子孫,也痛惜人類的遭遇,對妖怪越來越肆虐,也是不滿的。就教會了人類利用自身特有的靈力,學習咒術,剋制妖怪。可以說,這種咒術,和妖怪的妖術,是生來就相剋的。除妖師學習的目的,就是斬殺妖怪。這就是除妖師存在的意義。」

小九聽懂了,可是,「就算妖怪很好很可愛,除妖師也會必須殺了妖怪嗎?」

「是的。在除妖師眼裡,妖怪只有一個結果,那就是死。」越人歌語氣有點冷硬,但說完之後,嘆口氣,「但其實,也有不合格的除妖師。比如你大伯伯,他是除妖師,卻心慈,只殺為惡吃人的妖怪,其他的妖怪,一該不殺。像你大伯伯這種的除妖師,也是不少的。」

小九還是有點接受不了,妖怪都很可愛啊,和她說話和她玩,為什麼要被殺死呢?妖怪死了會變成土啊!!不過,吃人什麼的,還是好壞好噁心哦。小九想著,就把大兔子的事和越人歌說了,她覺得大兔子有話想和她說。

越人歌心想,是小九讓那隻兔子妖化了,剛剛妖化的妖物心智不穩,不然不會對小九發動進攻。可就算沒有越人祁在,哪怕一百隻大兔子,也傷害不到小九啊。結果,這到成了小九心裡的一個沒有結果的憾事了,她想知道大兔子想和她說什麼吧。

「爸爸覺得,大兔子會妖化,肯定是因為心有怨氣,至於怨氣的來源,可能是孩子們被人類抱走了,也可能是在那公園裡生活的不好,做不過就是這些方面。你也不用掛懷這件事,生死有命,命終有時,不用遺憾。」

小九聽完,小聲的嗯了一聲,爸爸的話永遠都是對的。可隱隱的,小九總是心中有份不安。可她也懂事了,自己今天已經害的爸爸擔心了,就不想在多說什麼,再讓爸爸繼續為自己擔心了。小九笑了笑,「肚肚好餓~~~~」

越人歌笑呵呵的抱起閨女,「先洗澡,然後咱們去你春媽媽那裡蹭飯吃。」

春嫂知道今天小九被越派的人嚇著了,特意做了爐焙雞。這道菜沒什麼難度,就是比較麻煩,需要反反覆復的烹炒。

用肥的滴油的肥雞,先煮,煮完之後,剔骨。然後切小塊,卻不能散掉。鍋里熬好油,放進雞塊稍微炒一下,然後迅速蓋上一個小盆,悶住。領起一口鍋,酒醋醬油放進等量,燒到特別熱的時候,放進香料和一些鹽,然後把這些東西都倒進放著雞塊的鍋內。烹幹了湯汁之後,在領起一口鍋,做湯汁,倒進雞塊鍋內,再炒。 情一動,心就痛 ,一直烹炒,直到雞肉變得干酥為止。

吃在嘴裡又酥又嫩,滿口香。拌米飯卷麵餅,都是特別好吃的。在加上棉線一般細的黃瓜絲胡蘿蔔絲,放點芝麻,小九一個人可以幹掉一鍋。

看小九吃的香,春嫂幾個也就放心了。只覺得這孩子,真是萬事不走心啊…….也是福氣。

周一,地方台早間新聞,第一條新聞就是,小九周六剛去過的那個公園,全部動物都死了。初步懷疑是被人投毒了。

小九聽見這條新聞的時候,正在吃小餛飩。頓時味覺全無了,吞下了餛飩之後,瞪圓了眼睛看向了也呆住的越人歌,「爸爸,大兔子就是想告訴我這件事嗎?」

越人歌無法回答。要是說是,小九心裡的遺憾,會變成愧疚。可這份愧疚,本不該被小九背負。要是說不是,這麼凄慘的新聞,還在播放著,越人歌很明白小九其實並沒有放下大兔子的事……..

玄素提揪起餐布,給小九擦嘴,摟住小九的肩膀,「好好吃飯,今天咱們不去上學了,咱們去公園裡看看,能不能找到兇手。」

小九有點灰暗的大眼睛,瞬間亮了亮,「能找到嗎?」

玄素提霸氣的一笑,「人類自然是找不到的了。不過,咱們可以啊~~~」

小九眼睛又亮了幾分,是啊,他們可以啊!!!(未完待續。。) 越人歌看了玄素提一眼,自從他回來之後,心情似乎就很好,他沒找他,他也沒主動來找他說紅頭髮的事。也是,現在不是玄素提求著他了…….

玄素提也看了越人歌一眼,他其實也有話想問越人歌。長久以來的尋找,終於有了一絲線索,雖然這連線索都算不上,可玄素提一點也不覺得氣餒,只要確定朱典真的在人界,那麼,他就算翻遍了人界每一寸土地,也要找到他…….

小九被三戒馱著,和玄素提一起,帶著琉璃,一起來到了公園動物園這裡的上空。這裡已經被圍了起來,不許進入。動物的屍體擺了一地,化驗結果還沒公布,好幾個穿著制服的人走來走去,還有穿白大褂的。

琉璃嘖嘖幾聲,「可憐這些畜生,死的也是夠慘的。」一看就是中毒了,隔著那麼多的毛都能看見黑紫的皮色,還有隱隱飄過來的惡臭,最溫馴可愛的小動物,都變得青面獠牙的,可想死的時候,有多麼的痛苦。

小九看的也是心裡特別難受,大兔子原來就是想告訴她這個,可大兔子是怎麼知道的呢?

小九問出了這個問題。三戒說,「是不是大兔子看見了什麼?咱們先從接觸過大兔子的人類查起吧?」

琉璃也是這麼想的,「這裡氣味真難聞,不過,確實有一絲淡淡的妖氣還沒散開……」周六到今天,滿打滿算也就兩天,越派的人斬殺了兔妖,兔妖的遺骸散去,卻沒有全部消失掉。「我來找有大兔子氣息的人類,三戒你帶著小九離這裡遠點,這裡怨氣太重,肯定會出現妖邪的。」三戒應了,帶著小九飛高,玄素提一直捂著鼻子,也坐上了三戒的背上。囑咐琉璃。「你自己小心,有除妖師過來了。」

琉璃當然也感覺到了,擺擺手。「不過是幾個小嘍啰,還都是墮入了邪道的,不用擔心。」說完就消失了。

小九心情很低落,玄素提和她說了好些話。才讓她情緒好了一點,「前天我才餵過它們的……早知道。就讓它們都變成和大兔子一樣就好了……」玄素提聽懂了,小九這不是說讓動物都和大兔子一樣,被除妖師斬殺,而是說。讓動物都妖化…….

玄素提看著小九,「你知道動物為什麼會妖化?」越人歌可沒和小九說這件事啊。

小九歪頭,「妖化就是變成妖怪嘛?它們不是想變成妖怪嗎?它們在吃這個…….」說著舉起自己的小肉手。上面是凡胎肉眼看不見的,蓬勃如煙的靈力。

玄素提看向小九的手。吃這個?「是吸收嗎?你能看到它們吸收這個?它們是怎麼吸收的?」玄素提心裡驚疑頓起,很久之前的,在人類知道靈力的存在,成為除妖師,並開始把除妖師這個行業發展的很繁盛的時候,點石成妖用作自己的幫手,是件很平常的事。可那是需要把很多靈力,運用咒術,把靈力傳入對象身軀之中,並封存住,才能進行點妖行為。

也就是說,這是一個施與受的結果。而不是由妖化的東西主動吸收靈力而來的。如果能夠主動吸收靈力妖化,那人界還不都成了妖怪啊……

小九不知道玄素提的驚疑,很不在意的回答,「就是好像吸塵器似的,把這個吃進去,哦,吸收進去……」

玄素提皺了下眉頭,重點不在這裡,「你幫了它們嗎?你幫它們吸收靈力了嗎?」

小九眨眨眼,「不能幫嗎?它們都很努力啊,不會說話,可是很著急很想啊,我就幫它們推了推…….」

重點就在這裡。什麼叫推了推?玄素提越聽越著急,他跟在小九身邊,幾次看見妖化的妖物,卻從來沒看見過小九說的這個吸收靈力和推了推啊…….他只能看見小九身上散發的強大靈力,卻從來沒見過妖物吸收靈力啊……..

「小九,為什麼你能看見它們吸收靈力?我看不到。你是怎麼幫它們推了推的?」

小九一聽也納悶了,「你看不到?」說完拍拍三戒,「你也看不到嗎?」

三戒也聽得心驚肉跳的,「看不到。」說完半是對小九說,半是對玄素提說,「在越人歌之前,這些人界妖化的妖物,不是被妖怪吃掉就是被除妖師殺掉。其實不理會它們,時間長了,它們自己就自行滅亡了。畢竟,妖力太弱了。後來,越人歌繼位,他開始著手管理這裡妖化的妖物,也說不上是管理吧,反正,越人歌開始正視這些低等不正常的妖物…….」

「這些妖物,都是心懷執念,怨恨多些,人君收集它們,養著它們,幫它們化解怨恨,實現願望。願望實現之後,這些妖物就會恢復到妖化之前的狀態,但也有化成灰燼的。」三戒說到這,「人君經手的妖物,妖力都會增強很多,心智也會增長,暴虐的情緒也會消失掉,心性都很清明。像大兔子這樣,剛妖化的時候,理智全無,是每個妖化的妖物都經歷過的。」

玄素提明白了。越人歌的靈力很強大,可以幫助狂暴的妖物歸於平靜,是一個引導幫助的作用。以前誰都不會理會這些低等妖物,現在越人歌會管,而小九,可以幫助這些人界的死物活物,妖化……..

小九聽得半知半解,但她也知道了,似乎只有她看得見靈力被吃掉…….那麼,小九揮揮手,對玄素提說,「你能看到我手上的靈力嗎?」

玄素提點頭。三戒也嗯了一聲。按說他們一個是仙人一個是妖邪,已經可以看到人類和妖怪看不見的東西了,可他們卻無法看見小九能看到的東西……..

「那麼……」小九站起來,指指空氣中的一點,「你們能看見這個嗎?」問完又揮揮手。「就這些?」


什麼都看不到。問題大了。

玄素提也站了起來,問題真的大了。越人歌應該也不知道這點吧?他們一直以為小九眼裡的世界,雖然和凡胎人類不同,但和他們卻是一樣的,可結果,居然和他們,和仙人。妖怪。妖邪,眼中的世界,都不一樣……..

「小九。你眼裡的世界,到底是什麼樣子的?」玄素提拉住小九,「你到底,看見了什麼?」

小九看著玄素提嚴肅的樣子。也不嘻嘻哈哈了,指指空氣。「這裡,有閃閃的東西,應該就是,你和爸爸說的。靈力……」

小九又指指四周,「這裡,到處都是。很小很小的,星星似的。我周圍很多……」然後看著玄素提的四周,「你周圍的點點,是金色的…..不是靈力……」最後,看向三戒,「她周圍,是灰灰的……」

「古靈呢?」三戒問。

「黑色的。」小九回答。

玄素提皺皺眉頭,金色的?那麼,「你從什麼時候開始,可以看見這個的?」

小九想了想,「不記得了……」好像是忽然有天就看見了。

玄素提眉頭皺的更厲害了,既然小九可以看到不同顏色的力量,為什麼卻分不清人,妖怪和仙獸呢?

「小九,你難道從來沒想過,不同顏色的…..點點,其實就是代表不同的屬性嗎?」玄素提說道,「你看,我和慶尋,是不是都是金色的?而我們和你,和你父親的顏色,是不是不一樣的?」

小九歪歪頭,「顏色不一樣怎麼了啊?這些點點,你也在吃啊……」小九在空中揮揮手。

玄素提反應了一下,明白了。小九這是說,人界空間之中彌散的靈力,他也可以吸收…….這不可能。他是來自仙界的,不可能吸收人界的靈力。三界界限被打破,可以互相行走,但這不代表,類似於種族的屬性也可以被打破。

可玄素提這時候,也是沒辦法反駁小九的。連小九自己都一問三不知,他無論是追問還是反駁懷疑,都對小九不好。還是回去和越人歌談談吧。如果仙獸真的可以吸收人界的靈力,那麼,三界將要面對的,就是天翻地覆……

玄素提微微踮起腳尖,磕了磕三戒,三戒明白,這是封口的警告。她和琉璃他們不同,她是妖邪,就算曾經是妖,現在也已經完全脫離妖界了,她不可能為了妖界做出賣小九的事,更別說是這麼大的事。

小九偷瞄了玄素提一眼,看出來他的擔心,想了想,「我還可以看見別的哦……」

玄素提笑了笑,搖搖頭,「過段時間,你再告訴我,好不好?先保密,好不好?」他今天受到的衝擊太大了,暫時有點心緒不寧,不想再聽見任何一個能讓他驚異的消息了。

小九哦了聲,她以前沒想說過,現在要不是玄素提追問,她也是不想說的。至於為什麼,不知道。小九都是按照自己的本心行動的。

經年之後,玄素提為了此時自己的膽小,而悔恨交加。如果他這時能勇敢一點,只考慮小九的事,那麼,他的心愿,就會提前實現。可惜,這時的玄素提,為了仙人的身份,不得不思慮過多,畢竟,仙界的仙力,隨著真仙們離開時間的加長,而在減少。現在,已經不夠所有仙獸修鍊了,仙獸們的修鍊,進入到了停滯期,萬年來,新生兒出生率,越拉越少,仙獸化形的數量,更是稀少。

在過幾萬年,仙界就將成為一片死城……仙獸會滅亡。

可現在,小九說,他可以吸收人界的靈力…….人類特有的強大而蓬勃的靈力,一直是仙妖兩界防備羨慕的對象。雖然不是每個人類都具有,雖然不是都強大,但是靈力特有的生命力氣息,被仙妖兩界渴望和喜歡。妖怪吸食靈力,甚至不惜墮入邪道,也要吃掉有靈力的人類。仙人們做不來這樣的事,但許久之前,也曾因為可以得到靈力,而被御仙師驅使…….

這就是靈力的魅力。為了得到它,仙妖都是不擇手段的。

現在,小九說,只要站著,什麼都不做,就可以吸收點點的散落在空氣中,細如微塵的靈力…….這要是被仙妖兩界知道了,兩萬年之前,人類挑撥仙妖開戰,兩萬年之後的現在,仙妖就要滅掉人類佔領人界了……..

心驚肉跳的玄素提此時還不知道,如果人類滅亡了,靈力也就枯竭了。

一個驚世駭俗的消息,就被三隻小孩子模樣的傢伙,給默默的,刻意的,忽略了過去。遺忘在腦後,封印起來。等再次撿回來的時候,除了小九,玄素提和三戒都察覺到,原來,他們兩個,從來就不曾忘記過…….野心這種東西,不問場合,不分種族,要來便來,洶湧而不滅。

琉璃回來的時候,帶回來一個小玻璃瓶子,「我聽調查的人說,這裡面就是投毒的毒藥,叫什麼化學物的,這上面有大兔子的氣息,也有好幾種不同的人類氣息,咱們一個個找找吧……」

玄素提不讓小九靠近瓶子,自己捂著鼻子看了看,都是人類和動物的味道,還有個淡淡的妖氣…….「我記得,越人歌說過,妖物了的東西,可以蠱惑人心,是不是啊?」琉璃點頭,「你發現了什麼?」

「這上面有個人類的氣息,混合了妖氣,應該就是這個人投毒的。」玄素提又聞了聞,「跟我來。」

琉璃心裡悶笑,這當成狗鼻子使喚了…….玄素提淡淡看了琉璃一眼,琉璃立馬憋住,不敢在胡思亂想了。

找到這個人的時候,連小九都很肯定,就是這個人投的毒了。

帝傳之諸天亂 ,規劃的挺好,家家都是三層小樓。他們眼前的這座小樓,肉眼看起來,光鮮潔凈,可在小九幾個的眼裡,窗戶里流出來的黑霧,濃烈的好像黑色的巨蟒。整座房子都被這黑霧籠罩著,宛若陷在深淵中。(未完待續) 「這,能住人?」琉璃都捂住了鼻子,小九坐在他肩頭,一隻手捏著鼻子另一隻手不停的扇風,空氣里黑色的小點點,塵埃似的,四處亂竄,不過不敢竄到小九身邊,可看著還是彆扭。

玄素提高高站在高處,完全不靠近,三戒站在琉璃身邊,雖然沒捂鼻子,腦袋卻側的厲害,留仙鎮里居然還有這種東西,看來長街的凈化作用,到底做的不到位啊……..

琉璃把小九交給玄素提,和三戒一前一後,慢慢靠近小樓,就在琉璃的腳將將進入到小樓一米範圍之內的時候,黑霧好像活了一樣,變成一條條黑蛇,沖向琉璃,眨眼間就纏住了琉璃的手腳和脖子。三戒早就把腳縮回來了。和越人歌身邊這群怪咖混久了,三戒別的本事沒學到,死道友不死貧道的本事學的特別好…….

狠狠瞪了三戒一眼,琉璃起手刀落,斬斷了這些黑蛇,然後抽身閃到一邊,躲開黑蛇的再次攻擊,抬手打出一道攻擊,炸開了小樓半面牆,黑霧瞬間散去然後又重新聚集在了一起。但是,這個瞬間,也足夠琉璃和三戒看清楚了。

原來是一塊木雕。可以看出是個新手雕刻的,是個兔子的樣子,但因為雕工不純熟,看起來有點不協調。妖力很強大,看來妖化的時間不短了。可問題是,妖化之後的東西,應該是妖力越來越弱的,這裡又沒被越人歌幫助過。那麼。這個木雕,怎麼妖力這麼強大了呢?

「不許動!!」一個帶著防毒面具的男人,舉著一把彈珠槍,用茶几掩護住自己,眼神不善的看著琉璃和三戒。


是的,一個人類,看著琉璃和三戒。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