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 月 18, 2021
86 Views

此刻,唐嫣儘管只是中期武皇境中期,但其變態靈魂和變態肉身的完美契合卻讓她的速度比後期武皇境初期巔峰的胡媚娘絲毫不慢。

Written by
banner

短時間內,胡媚娘休想追近半步,哪怕是胡媚娘的天罰完成,晉陞到後期武皇境中期,唐嫣也有絕對的信心,徹底將其甩開。

但現在,她卻不會那麼做,她的目的就是將胡媚娘這最強戰力引開,又豈會讓其追丟?

「我會將你碎屍萬段的!我倒要看看你能笑多久?已經是五重天罰了,再有四重,我便能踏入後期武皇境中期,你,逃不掉的!」

「要逃,我早將你這賤人甩出十萬八千里了,告訴你,我不過是將你引開罷了,四狂龍和追隨你的那幫傻子,現在都可能完蛋了……呵呵……」

「哼,我會信你?那幫人的死活,我又豈會在乎?白痴!到了現在,無論你說什麼,都沒用的!我要的,只是斬殺你,獲得凝道仙果核和所有寶物!」

胡媚娘冷冽地說道。

此刻,周圍沒有任何圍觀者,她赤果果不再掩飾自己的狠毒。唐嫣越是蠱惑她放棄追殺,她越是相信唐嫣走投無路。

而且,正如她所言,四狂龍和那幫後期武皇的死活,她根本不在乎,能否將莽蒼龍等人全部斬殺,她早就知道希望不大,最好的結果那便是同歸於盡,那樣也省的她將來還要分寶物給那些後期武皇境高手。在她看來這種可能性還是很大的……

畢竟,赫連羽逸雖強,但與劉竹淑和夏月星聯手,短時間內也很難將四狂龍斬殺。

三十名後期武皇境高手圍攻莽蒼龍、唐靈和李陽,對付沒有正在引動天罰的莽蒼龍三人,只要形成合圍聯合攻擊之勢,短時間內便能做到……

但她卻不知道,四狂龍雖然狂,卻壓根沒有為她拚命的打算,在她離開的時候就要逃走。

若非如此的話,赫連羽逸斷然不會施展出她能力的禁忌力量,否則的話,或許拖延一點時間,莽蒼龍、唐靈和李陽還真危險……

但四狂龍要逃走,讓早就得知四人兩次要斬殺唐嫣,且將唐嫣逼入險境的赫連羽逸,對他們恨之入骨,直接不惜重創使用禁忌力量,聯合劉竹淑和夏月星頃刻間將四狂龍斬殺。

四狂龍一死,近三十名後期武皇境高手直接嚇破了狗膽,好不容易形成的包圍聯手攻擊之勢,瞬間自行瓦解,瘋狂四散逃逸。接下來自然就簡單了。

這是胡媚娘和唐嫣都沒想到的事情。

「夠狠!」

「是嗎?很快你就會知道,什麼叫更狠!哼!」胡媚娘雙眸綻放出一抹奇異的光芒,聲音森寒地說道。

……

「殺神唐嫣,聖女胡媚娘?竟然都是小境界天罰……很好!很好!天助我也!合該我陸幽冥發達!桀桀桀桀……」

頭頂劫雲的陸幽冥,遙遙看到是唐嫣和胡媚娘之時,頓時露出了驚訝的神色。但旋即則是無邊的興奮,陰森大笑。


「來的正是時候!下來吧!」

咔嚓!

轟隆隆……

滾滾天雷,從天而降,陸幽冥身形驟然加,沖向了唐嫣和胡媚娘。

他對自己極為逆天的天罰很有信心,在他看來,只需靠近兩人便能將胡媚娘和唐嫣斬殺,這對於他來說絕對是大氣運。

原本他要踏入後期武皇境后,憑藉幽靈族的天賦隱匿神通和他自身強大暗殺絕技,才有希望斬殺胡媚娘這樣的頂尖高手,至於殺神唐嫣,雖然境界問題不足為懼,可他也知道唐嫣身邊有了幾大高手。

但現在,卻不費吹灰之力就能將兩人拿下,奪得凝道仙果核和人族引萬千天才競爭的胡媚娘。

如何能不興奮?

……

「幽靈族的高手?」

唐嫣在看到頂著滾滾天雷而來的猙獰相貌后,頓時露出了一抹微笑。

這樣就沒有任何心裡負擔了。

若是人族修鍊者的話,她打擾人家引動天罰。終究是有點不厚道的事。

但異族,別說打擾,就是斬殺,也是理所當然的。

嗤!

唐嫣驟然加快了速度,沖向陸幽冥的天罰領域。

咔嚓!咔嚓……

轟隆隆……

唐嫣的小境界天罰頓時跟陸幽冥的恐怖天罰疊加在一起,狂暴地轟擊在唐嫣身上。

「很強大的天罰!」

感受著來自雷霆的恐怖力量和威壓。唐嫣猛然狂暴地催動了自身精氣神,速度非但沒有減弱,反而以更快的速度,向著陸幽冥靠近。

距離陸幽冥越近,承受的天罰威力自然越大。

「哼!垂死掙扎罷了!」

胡媚娘眼神冷冽,身形電閃,面對雙重天罰的威力,她緊追不捨,一無所懼!

「你們這是自尋死路!太小瞧我陸幽冥了!」

陸幽冥見到唐嫣踏入他的天罰領域內后,竟然還敢主動靠近,這未免太不把他的天罰當回事了,即便是正合他的心意,如此被輕視也很不爽,「這不過是我的第一重天罰罷了,我倒要看你們敢靠近到什麼程度!哼!」

但只過了片刻,陸幽冥的臉色便變了,滾滾天雷中,唐嫣和胡媚娘都如同瘋子般,絲毫不在乎肉身、靈魂承受的恐怖壓力,轉瞬之間便衝到了距離他只有幾百里!

幾百里的距離,幾乎已經是他天罰的核心,即便沒有他承受的強,也差不了多少,而兩人還都頂著自己的天罰,可以說,此刻,絕對不比他承受的壓力小,但兩人的速度依舊快若閃電……

「怎麼可能這麼強?不行,暫時絕對不能再給他們靠近了!否則我便有危險!」

嗤!

陸幽冥沒敢耽擱,驟然向著側方向,快而去。


但陸幽冥一動,唐嫣旋即也改變方向!隨後,胡媚娘也緊接著改變!

剎那間,變成了陸幽冥在前,唐嫣居中,胡媚娘尾隨,伴隨著滾滾天雷,速度驚人地向著深處而去,瞬息千里……

陸幽冥剛開始的興奮已經消失,取而代之是不安和煩躁,向來自信的他,雖然之前便見識到了殺神唐嫣和胡媚娘的實力,可也只是跟他旗鼓相當罷了,即便胡媚娘在引動踏入後期武皇境中期的小境界天罰,他也沒有放在心上,他相信他的天罰…… 可現在,兩人的輕鬆模樣,尤其是還承受著自身天罰,卻比他還要輕鬆。直到這個時候,他才感到了危機!

「不行!唯有讓天罰的速度加快,儘快進入第九重!」

嗤!

眼看著唐嫣距離他的距離越來越近,陸幽冥雖然不甘,但卻必須作出抉擇!

唯有捨棄硬抗天罰的磨練,讓更強大的第二重天罰降臨!沒有太多猶豫,一劍斬向了頭頂虛空上的劫雲!

轟隆隆……

煌煌劍光,凌厲無匹,劍氣縱橫交錯,一件便將劫雲破開。

嗤嗤嗤嗤……

旋即,高飛行的陸幽冥,頭頂上再次瘋狂地凝聚起劫雲,更為恐怖的天罰威壓傾灑而下,而在這沒有天罰的間隔期,陸幽冥全身心都用在了提升速度上。

饒是如此,唐嫣依舊在一點點的逼近。

「殺神唐嫣只是中期武皇境中期,肉身、靈魂、度,便強悍到如此境界……那胡媚娘,更是之前強大了很多,難道他們當初都隱藏了力量?****他娘的!本以為是一次機緣,沒想到卻讓我陷入危機!害的老子連天罰淬鍊都得捨棄!」陸幽冥咬牙切齒。

咔嚓!

轟隆隆……

片刻之後,陸幽冥的第二重天罰降臨,這個時候,胡媚娘的第五重天罰依舊沒有結束。

她一點都不急,在她看來,一切都在她的掌控中,小境界的天罰,也是天罰,而且是專門針對她自身缺陷的天罰,是難得的淬鍊機會,她完全能做到一邊硬抗天罰磨練自己,一邊追著唐嫣。

而唐嫣的小天罰跟胡媚娘相當,同樣還在進行著第五重。

「哼,我就不信你們能堅持到最後!等我九重天罰接觸,便會得到天罰反哺,瞬間恢復到後期武皇境的巔峰狀態!那時,便讓你們知道我陸幽冥的厲害!」

嗤!

陸幽冥極為不舍,但在第二重天罰只持續了片刻后,便再次劍斬劫雲!

……

第三重,第四重,第五重……

雷罰變得越來越恐怖,到了這個時候,緊繃著神經,渾身痛苦不堪的陸幽冥越來越驚恐。

「絕不能就這麼死掉!給我破吧!」

嗤!

陸幽冥強忍著渾身劇痛,再次鼓起全身力量斬向劫雲!

現在的他,若是停止下來,全力承受天罰的話,也會輕鬆抵擋,但如此高飛行,再加上斬破劫雲消耗的力量,讓他又吃不消。可追在後面的唐嫣和胡媚娘,雖然速度慢了很多,卻依舊比他的狀態要好的多,而且,還在接近。

咔嚓!

如煉獄雷海,七重天罰終於達到了質變,磅礴恐怖的威壓,無盡的雷霆,狂暴落下!

嗤嗤嗤!

轟隆!轟隆!轟隆隆……


這一刻,無論是引動大天罰的陸幽冥,還是追在其身後唐嫣、胡媚娘,紛紛鼓盪起全身力量,抵禦七重天罰!

「終於停下了嗎?很好!」

陸幽冥眼中綻放出一抹晶芒,這一次。他沒有直接斬向劫雲,而是催動恰到好處的力量抵禦住天罰的攻擊,同時瘋狂萃取著天地靈氣,恢復己身。

……

「這女人難道還隱藏著力量?」

唐嫣催動著能量,抵禦著恐怖的天罰,心中駭然。

原本她是想藉助陸幽冥這恐怖的天罰,看看能否找到斬殺胡媚娘的機會,可現在看來,他的心機恐怕是完全白費了。

胡媚娘無論是肉身還是靈魂,在這恐怖的天罰的下。始終都能緊跟上她的腳步,且沒有絲毫受創的樣子。

在第五重的時候,唐嫣都在懷疑,胡媚娘沒有催動到極限,故意放慢了自己一點速度,隨後,胡媚娘也放慢,始終跟她保持著一定的距離。

而現在,唐嫣假裝無法再前行,停了下來,對方也停了下來。

這已經非常明顯,胡媚娘絕對遊刃有餘……

之所以,沒有追上來,無非是戲弄自己,且利用陸幽冥的天罰淬鍊自身罷了。

「幸好我還有底牌,否則真要死在這女人手裡了……既然你要玩我,那我就陪你玩!」

確定猜中胡媚娘心思后,唐嫣頓時虛張聲勢地抵禦天罰,但更多的天罰力量、威壓,她卻引入己身,淬鍊肉身和靈魂。並且特意讓自己的肉身出現了龜裂焦黑的跡象……

而胡媚娘更直接,竟然立即開始硬抗雙重天罰!

「好!很好!殺神唐嫣明顯是承受不住了!胡媚娘則是想利用老子的天罰淬鍊己身,不得不說,這女人實在是強悍!但終究是太自信了……既然如此,那我就沒有什麼好怕的了!」

陸幽冥看到兩人的情況,徹底放下心來,殺神唐嫣已經不足為懼,至於胡媚娘,既然選擇硬抗自己的天罰,那麼,他只要堅持到天罰結束,被天罰反哺瞬間恢復到後期武皇境的巔峰狀態,他便掌握了絕對主動。

他相信,胡媚娘再強,承受自己的九重天罰后,也會出現一定的虛弱。

那時,憑藉他幽靈族的天賦隱匿神通,襲殺胡媚娘都有很大的把握,即便無法做到,他要逃走也輕輕鬆鬆!

嗤!

轟隆隆……

陸幽冥同樣直接選擇了硬抗天罰。即便重創,他也絲毫不在乎,反正天罰結束,他就是後期武皇,而且是巔峰狀態!

……

「哼,你不是很強嗎?不過是第七重,便承受不了了?放心,我保證不會讓你死在天罰之下的!」

硬抗天罰的胡媚娘,周身果露在外的每一寸肌膚都隱隱浮現出道則符文,看起來極為驚人,更驚人的是,她分出心神輕輕鬆鬆說話。

「這女人到底是什麼怪物?」唐嫣一聲不吭,似乎恐怖的雷罰,已經讓她沒有說話能力,但心中卻在咒罵,唐嫣還從來沒有遇到過連續讓她吃驚的人。

一次次以為看清楚了胡媚娘的實力,可竟然一次次失算。

「她不是什麼怪物,而是正在以先天道胎的肉身為器,將強大符文以逆天手段,凝練在肉身之上,將她的肉身做為自身本命法寶!幸好這是她踏入後期武皇境后,才開始凝練,還沒有成功……若是成功的話,之前你們便全要死在她的手上了……不過……」唐嫣的腦海中,離傾城的聲音忽然傳來。

封仙九禁的消失,離傾城早已能夠出現。

這些年,儘管無法跟唐嫣溝通,但離傾城的實力也水漲船高。

「不過什麼?」

「她恐怕不是要斬殺你那麼簡單了……」 「什麼意思?」

「啊呀,糟糕,出問題了!唐嫣,你自己小心……」離傾城忽然驚恐至極地說道,說完便徹徹底底地消失在唐嫣的感知中。

「怎麼回事?離傾城?離傾城!」唐嫣頓時大聲在腦海中呼喚,但再也沒有離傾城的任何回應。這讓唐嫣直接傻眼了。

「離傾城!」

唐嫣有種吐血的衝動,這不是玩自己嗎?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