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 月 18, 2021
75 Views

但是,遲遲沒有得到響應。

Written by
banner

畢竟,不是誰都有這樣的胸襟和手筆。

誰也沒有注意到,人群之中,悄然擠進來一名氣息邪異,臉色蒼白的年青男子。

此人一聲不吭,暗暗抖動袖袍。

頓時,一縷細如髮絲的奇光遁出,無聲無息的朝附近的一座平台席捲。

僅僅不到五息時間。

這座平台上,三名修鍊者同時身軀狂震,七竅都淌出黑血,當時就斷了氣。

「怎麼回事?!人怎麼都遭了毒手!」

眾人驚駭。

好詭異的手段!

魔尊斬道

氣息邪異,臉色蒼白的年青男子,這才施施然騰空而起,一下子落到那座平台上。

「夜獨醉!居然是『百毒洞』的夜獨醉!他居然也來了!!」


所有人的目光,齊齊聚集到此人身上,立即就有好幾人驚嘆。

怪不得,剛才那三人莫名的就隕落了。

想來,定然是遭到了蠱蟲偷襲。

「夜獨醉……」

楊林雙眼微眯,往事浮上心頭,眸中殺機閃現。

……

http://

起點中文網 夜獨醉是什麼人,大家一清二楚。

絕對是邪魔中的邪魔,行事不擇手段。

楊林相信,在場的諸多修鍊者,想殺此人的,絕對不在少數。


但是,沒有人敢動手。

白虎神君飼養手冊 ,沒有人敢明著來。

誰不怕「百毒洞」的蠱老和蟲老?!

那可是本土的兩大絕世魔頭,雙手沾滿了血腥,而夜獨醉則是他們竭盡全力栽培的接班人。

殺了夜獨醉,只怕立即就會招來蠱、蟲二老,掀起駭浪驚濤。

楊林也相信,只要他敢當眾抹殺夜獨醉,蠱、蟲二老就敢殺上「星峰谷」,不惜一切代價的破壞和報復,簡直是末日般的場景。

所以,縱然心中殺意沸騰,楊林也只能忍住,靜觀事態的變化。

「『大炎皇朝』的人來了!」

驀的,有人驚呼。

楊林一看,確實不假。

來了六名身穿紫金袍,腰纏玉帶的少年,每一個都是膚白如玉,氣質高貴,一看就是常年養尊處優的。其中一個,赫然是曾與楊林比試過的劍長河。

「楊林兄弟,原來你也在!」

劍長河一眼看過來,立即打了個招呼。

他對楊林,並沒有什麼惡意,也算是舊識。更何況,三皇子劍無名公開支持楊林父子,劍長河也不能不表達善意。

「真巧!」


楊林微微頜首。

眾所周知,「大炎皇室」底蘊雄厚,可以抗衡任何一個一流氣宗勢力。

但是,實際上有不少人,寧願得罪一流氣宗,也不願招惹「大炎皇室」。

道理很簡單。

氣宗勢力都是修鍊者聚集之處,得罪了他們,未必就面臨絕路。

「大炎皇朝」掌控世俗,誰敢與這個龐然大物作對,下場絕對凄慘,家族和根基,都要被連根拔起!

劍長河等六人現身,還沒開口,馬上就有人讓出了兩座平台,十分的識趣,也沒敢索要什麼補償。

當所有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在劍長河等人身上時,某個不起眼的平台,卻悄然發生了變化。

一道灰濛濛的,十分不起點的劍光,象是從幽冥地獄中閃現,猛的在平台上繞了一圈。

這個平台上的修鍊者猝不及防,連慘叫都沒發出來,就全都被斬殺,血液噴起十來尺高。


「好兇殘!是誰下的手?!」

眾人驚駭。

嗖~

只見一個身穿著千星袍的少年,落到了那座平台之上,一腳一個,將三具屍骸踢落,迅速清空了平台。

「是『星象宗』最近崛起的天才,叫做是奚百里,好狠辣的手段!」

有人認出了這名少年。

楊林也反應過來。

的確,此人曾在「升龍台」時見過。當時奚百里並沒有太驚艷的表現,沒想到,戰力飆升得這麼快。

剛才,奚百里殺的,是三名「氣海期」中期的強者。 重生問仙路 ,甚至沒來得及反應。

楊林估計,奚百里的戰力值,大約在七八十萬點左右,能夠與諸多一流氣宗的天才少年相抗衡,也算是個異類。

嗚嗷嗚~~

強大妖獸的咆哮,在人們身後響起,讓人毛骨悚然。

一位面目陰沉,沒有眉毛的精瘦少年,帶著兩頭四階妖獸出現了。

這兩頭妖獸,長得似虎非虎,似獅非獅,全身覆蓋著天青色的鱗甲,四爪象是踏著四團真氣火焰,渾身戾氣沖霄,一看就是吃人不吐骨的凶獸。

「老天爺!我看到了誰?!居然是『獸皇府』最具潛力的天才,叫做是『李沉舟』!」

不少人驚呆了。

誰也沒料到,僅僅是一個「時之隙」的開啟,就引來了這麼多戰力驚天的少年。

李沉舟身畔的妖獸,叫做「地火麒麟獸」,血脈高貴,品階高達四階。

通常來說,四階妖獸堪比「斬念期」強者。

但是,一頭「地火麒麟獸」,能輕鬆撕裂三五名同階人族強者。

兩頭這種妖獸,那就更加恐怖。

「李沉舟本身戰力一般,但是,憑藉這兩頭妖獸,居然在『天驕榜』能排進前七十名!」

程紫衣低聲解釋道。

「還是少惹點這種人。」

沐塵臉然有些發白,緊張的盯著那兩頭「地火麒麟獸」。

李沉舟一言不發,徑直朝位置最好的那座平台掠去。

見狀,平台上的三名強者,也悚然驚駭,不得不退避開來。這三人都是「水火蓮花宮」的天才,正宗的地頭蛇,卻也不敢與李沉舟對抗。

「楊師弟,咱們怎麼辦?!」

看著一座座平台,都有了主人,程紫衣不免有些焦急。

「還能怎麼辦?看誰不順眼,就把他們攆走好了。」

楊林無奈道。

現在這個身份,要顧忌的人和事太多,到哪裡都是束手束腳的。

若是換成「蝕日樓」弟子「林陽」的身份,那就簡單多了,橫行霸道是邪魔氣宗的標誌。殺幾個人,搶幾個平台,根本就不算什麼大事。

也就在這時,某處最不起眼的平台上,響起了楊刀虎的聲音:「阿林,到這裡來!我們三個的位置,讓給你們。」

「什麼?刀虎哥!你怎麼來了?!」

楊林微微一怔,簡直不敢相信。

仔細一看,確實是楊刀虎。他身旁的兩人,也都是「火雲宗」弟子,分別叫張熙文和楊柳依。楊柳依還是「離京城」楊家主脈的人。

此時,楊林不禁有些慚愧。

剛才怎麼沒注意到他們?!

「『時之隙』開啟時,我們三個恰好在附近轉悠,最先闖進來,沒有花費什麼代價!快來吧!」

楊刀虎解釋道。

「楊林兄弟,又見到你了!這才多久沒見,都有傳聞說,你快要踏入『天驕榜』了!」

張熙文滿臉堆笑。

他和楊林,在「升龍台」時,曾經簡單的交談過幾句,並不算太陌生。

楊柳依自然也沒有意見。

方才,她已經見到了好幾幕兇險場景,感覺脊背生寒,早已不想呆下去。

「也罷,多謝三位的好意了!」

楊林想了想,並沒有推辭。

畢竟,機會難得。

程紫衣和沐塵,都沒想到,事情會發生這樣的轉機,兩人都是喜上眉梢。

「這裡有點源石和烏金幣,算是對你們的補償。拿去吧。」

楊林率先踏上平台,立即拿出了一個「儲物珠」,遞到楊刀虎手中。

類似的「儲物珠」,他還有百十來個,全都是抹去了真氣烙印的,每一枚「儲物珠」,都裝了大量的修鍊資源。

給楊刀虎的這枚珠子,裡面有兩枚下品「源石」,以及近五千萬烏金幣,並不算少了。

楊刀虎並未審視「儲物珠」,和張熙文、楊柳依匆匆的離開。

「時之隙」太危險,此時坐鎮二十七座平台的,就有好幾個殺人不眨眼的魔頭,再不走的話,有可能喪命於此。

直到此時。

「時之隙」內的秩序,算是暫時穩定下來。

人人都在耐心的等待著,那神奇的一刻,全場鴉雀無聲。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

某一刻。


楊林只感覺到,頭頂的璀璨星空,發生了莫名的變化。

緊接著,一束束粗大的光線,從星空深處投射過來,恰好籠罩著一座座平台。

「果然,時間流速在加快!」

奇光罩體,楊林心如明鏡,雙手各握著一枚中品「源石」,開始竭力修鍊。

程紫衣和沐塵,也都不甘落後,經脈內真氣往來搬運,發出浪潮翻湧般的駭人響動。

整個「時之隙」,陷入了瘋狂中。

但是,也有八座平台,沒有被光束籠罩。這幾座平台上的修鍊者們,一個個臉色鐵青,眸光閃爍的盯著附近平台,都有些蠢蠢欲動。

「娘的,怎麼會這樣?!老子就這麼倒霉?!」

夜獨醉跳著腳咒罵道。

他所在的平台,恰恰沒有光束籠罩,自然不會產生時間流速加快的效果。

附近的平台上,不少人被驚動,都目光警惕的盯著夜獨醉,生怕他又暗中搞鬼,干出殺人奪平台的事情。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