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 月 18, 2021
103 Views

「只是如此了么,我還以為有多厲害呢。」

Written by
banner

瘋魎一直都在觀察著北冥焱的狀態,發現後者已經出現支撐不住的模樣,頓時失望的嘆了一口氣。

識海中,北冥焱的神魂已經開始偏偏碎裂,綻放出無數的光輝,如同破碎的陶瓷一般。

似乎是察覺到了北冥焱的艱難,一直漂浮在識海上方的黑書突然綻放出無數的黑色光華。黑色光華化作利劍,直接將識海內部所有侵入進來的冤魂碾碎。

滾滾黑氣在北冥焱的識海中升騰瀰漫,黑光掃過之間,所有的冤魂驚恐哀嚎,狼狽鼠竄,卻終究敵不過那黑光的速度,直接被追上,徹底碾碎。

黑色光華涌動,淡淡的光暈流轉之間,緩緩修復著北冥焱臨近破碎的識海。

清涼的感覺從大腦直接竄入四肢百骸,北冥焱痛苦的臉色略微緩解。

黑色的光華化作一層淡淡的光罩,直接籠罩住了北冥焱的識海。任憑外方無數冤魂如何攻擊,始終無法擊破這一層如同蛋殼一樣纖薄的光幕。

黑書散發出淡淡的光暈,察覺到這些冤魂憤怒的情緒,一股龐大的吸扯力直接發出,將冤魂盡數納入其中。

哀嚎連連,似乎這黑色的光華是刻意對付靈魂一類物種的模樣,無數的光華化作肉眼可見的狂風,直接將冤魂碾碎在其中。

北冥焱心頭大定,黑書終於是有了動靜,他也可以暫時放下心來。

半空中,瘋魎的臉色逐漸難看起來。雖然不知道具體發生了什麼事情,但是冤魂在急速的減少卻是能夠感應的出來。雖然這些冤魂不過是這黑色痛啊天帷幕中冰山一角的數量,但是卻也是耗費心力收集來的,如此迅速的被磨滅,讓瘋魎心情很是糟糕。


轟!

黑霧爆發,瘋魎直接大手一揮,滔天黑霧直接化作長龍,翻滾著湧向已經失去了戰力的北冥焱三人。

瘋魎已經失去了耐心,雖然這三人的神魂會給他的黑色帷幕帶來強大的提升,但是瘋魎似乎已經不打算吸納三人的神魂了。

三人雖然在抵抗著那無數冤魂的攻擊,卻也注意著瘋魎的動靜。發現後者出手,三人同時一驚,想要出手反抗,卻也根本做不到。


嗡!

一陣輕顫傳來,漂浮在北冥焱識海的黑書陡然爆發出一團濃郁的黑光,直接突破北冥焱識海的限制,劃過長空,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直接刺入瘋魎背後的黑色帷幕中。

瘋魎心中一驚,也顧不得去攻擊三人,趕緊冥神守心。

那巨大的黑色帷幕輕輕顫抖,黑色光華與黑色帷幕之間的差距不是一點半點,但是後者卻似乎根本無法抵抗黑色光華的凌厲。

無數的黑色破碎,化作一葉葉飄零的碎片,消散在天地之間。

瘋魎心中震動,神識受損,直接噴出一口黑色的鮮血。

黑色帷幕在那一道如同利劍一般的光華的切割下,直接破碎殆盡,最終完全消散。

瘋魎心中驚怒,一聲怒吼,憤怒的雙眼幾欲噴火。

「你這混蛋,做了什麼?」

瘋魎一聲怒吼,自己數十年的心血毀於一旦,卻仍然不知道那一道黑光到底來自何處,心中的憤怒可想而知。

修長的大手一會,那停滯在半空中的黑色長龍頓時咆哮一聲,帶著凌厲的破空之勢瘋狂撲下。此時,秦楊與屠戮眼中已經露出絕望之色,唯獨北冥焱仍然不願意屈服,那金色的雙眼中閃動著幾乎將瘋魎斬滅的光芒。

咻!

就在黑霧長龍即將碾碎三人的時候,一道散發著濃濃生機的綠色匹練直接略過長空,將黑霧長龍擊碎,最終化作一條綠色的藤蔓,在半空中輕輕搖動。

「已經夠了,如果再敢放肆,別怪我背信食言出手。」


一道清靈的聲音響起,如同瓊漿甘露撒過心靈一般,令人感到身心一陣暢爽。

本文來自看書蛧小說 「喂。」

深夜來電最為要命,阮阮身為優秀負責的經紀人要時刻保持電話暢通,應該又有小記者爆料韓藝怎麼怎麼了。這丫頭熱度沒有多少惹事卻不得了。又是跟某某男星約飯又是女星韓藝的傻子日常,只要不扒出來她跟於七那檔子破事,也就隨她吧。

阮阮認命了。

「我有點想你。阮阮……」

這一頭不清醒的人瞬間清醒。睜大眼睛看來電。

許司覃。

「嘟嘟嘟……」

然後,那邊掛了?

好了,這下是真的睡不著了。某女覺得,他怎麼還是一句話就能讓自己潰不成軍呢。

啊——不能再這麼下去了!

好不容易忘掉的。怎麼能因為他的一句話就全部想起來呢。許司覃能是個什麼神仙?


你是真出息啊。

一夜翻來覆去,哪怕是循環著改革春風吹滿地,下一句就幻聽成許司覃有點想你。

去你媽的許司覃。

第二天早上,盯著凌晨的通話記錄。

「誰知道我昨晚打過去說了什麼。」

齊刷刷搖頭。

「哥你應該是酒後吐真言求她複合了吧。」伍柏揉著太陽穴,你說一天天的,這哥凈整這麼些子事。不過喝酒真快樂。是真快樂。

就是現在他看啥都像極了愛情。

可不就是一男一女還是你情我願互相來電男未娶女未嫁那檔子事怎麼就整這麼複雜了?

於七甩甩手,枕著一晚上都壓麻了,「我去片場了啊,補韓藝昨個兒的戲。」

陸玖年眯著眼:「我沒事我還能睡,哥把包間加時到中午。」

三人也懶得理這傻六,拿著外套走出去。

「哥,你正好有機會再打個電話給小嫂子。」


許司覃不理他。

「上班吧。」

伍柏搖頭,高冷我覃哥,追妻話不多。

下一秒,只見他高冷的哥拿起電話。

「那個,我昨晚……」

「酒後亂言,我理解。」

「阮阮,我們談談吧。」

「覃哥跟我一塊去片場?」

許司覃點頭。

伍柏:去他媽的高冷人設。

「那覃哥,今個兒還算放假?」

「你不是。」

覃哥是,伍柏收到。想當年畢業時,他懷著「打工是不可能的,這輩子都不可能的。」如今……下輩子他絕對不會給人打工的!

兩個人坐在咖啡館。

我給閻王當助理 ,她更不說話。

是許司覃忍不住先開口。

「你為什麼說我有兩個孩子?」

全戰英雄

「我去過一次同學聚會。」

「嗯。」

「聽說的。」

「以前的聚會我都去了。」

為什麼沒見到你。

「哦。」

其實阮阮心裡不是很慌,她以為見他是一件讓自己無所遁形的事。

就像夜裡的那通電話。

可是,她是真的沒什麼想聽的,也沒什麼想說的。

「許先生,很抱歉對你的名聲造成了不好的影響,那檔節目應該沒什麼人看的。能不能讓它過去?」

這邊裝傻充楞。

「阮阮,我是認真的。」

這邊一語道破。

「吃早飯了嗎?」「我在等你。」「我有點想你。」

現在又是他是認真的。

這不搞笑呢吧。分手時又是瞎了眼又是不再見,時隔五年,這感情戲來得太突然。她信他個鬼哦。

「那我也只能當作說笑了。」

阮阮笑,「以前的事都過去了,是我的不對,以前也是,現在也是,我冒失了。」

以前啊,她不應該作死去追這麼高不可攀的許校草,現在啊,她更不該跟他有什麼交集了。她認錯。

「咖啡我請,就當是道歉。」

就這樣吧,她起身刷卡離去。 第200章黑色的刀

綠色的光華從後方的山谷中瀰漫而出,轉眼之間就覆蓋了半邊天空。

黑色與綠色交相輝映,刺目的光芒從半空中爆發,掀起一道狂風呼嘯。

「瘋魎,你數十年的積攢已經功虧一簣,深淵不在,你又如何與我對抗?」

伴隨著綠色的光華閃耀,一道神一般的身影從天而降。這是一株巨大的芙蓉花,晶瑩潔白的花瓣綻放出無數的光華,九片綠瑩瑩的葉子輕輕舞動,撒落一片綠色的光雨。

光雨落在大地上,頓時化作一片綠色的光幕。大地一陣震顫,破碎的地面完全癒合,萬物生長,充斥著勃勃生機。綠意從大地中蔓延生長,轉眼之間覆蓋了所有破碎的土地。百花齊放,葯香逼人,充斥著清新與生命的蓬勃氣息。

北冥焱幾人身體一樣被籠罩在光雨之中,短短片刻,秦楊與屠戮的傷勢就已經完全痊癒。唯有北冥焱傷勢過重,一陣骨骼咔嚓作響,不斷的接續癒合,渾身都在輕輕蠕動,那是骨骼與肌肉正在完成新生。

北冥焱心中震驚,卻也絲毫不敢怠慢。破天決瘋狂的運轉起來,那綠色的光雨中充滿了勃勃生機,與破天三段的氣息相仿,直接被納入體內,化入一身血液之中。

綠色的光芒從北冥焱的體內散發出來,白色的源炎演化出勃勃生機,影響了周圍的環境。

無數的草木迅速生長,展現出屬於大自然的強大力量,將那滾滾黑霧完全驅散。

半空中,那潔白晶瑩的花瓣上似乎露出一張人臉,詫異的看了一眼北冥焱,臉上露出些許的驚異,但是卻並沒有在這個時候上前,而是看向另一邊臉色十分陰沉的瘋魎。

「還不打算住手嗎?看你尚未完全陷入瘋魔,我是本著慈悲之心,想要度化與你,不要執迷不悟了,回頭是岸。」

空靈的聲音聽不出男女,卻帶著一種令人十分舒適的感覺,讓人心神頓時一陣清明。

瘋魎臉色陰沉,身後的滾滾黑幕已經完全消散,化作黑霧緩緩飄蕩。

那遮天的黑幕名為深淵,乃是瘋魎最為強大的一招武技,也算的上是一宗強大的秘寶。數十年以來,瘋魎不斷的屠戮天下強者,吸取對方的神魂化入深淵之中,煉化變為冤魂,十分強大。哪怕是遇到比自己還要強大的敵人,有著深淵的無數冤魂在,瘋魎也是絲毫不懼。

那無數的冤魂不知道屠殺了多少的強者與百姓,所有的靈魂都被納入其中,經過深淵的煉化與溫養,都會比本身更為強大一些。而今瘋魎還沒有展現出深淵對於神魂最強大的威脅,就已經被那莫名其妙的黑光斬了個支離破碎。

「慈悲之心?笑話,所謂的慈悲,不過是白痴罷了。要戰便戰,哪來這麼多的廢話?」

瘋魎咆哮,心中已經完全亂了。深淵徹底破碎,想要重新回到那般規模,不知道要何年何月了。數十年的心血一朝盡毀,讓瘋魎已經近乎瘋狂。

九葉芙蓉花輕聲一嘆,卻並沒有出手的意思,那朦朧的臉上頗為糾結。

看到九葉芙蓉花這般模樣,瘋魎一愣,隨即像是看穿了什麼,嘴角露出一絲冰冷的笑容。

「怎麼了,芙蓉花大人?難不成你修鍊出了岔子,身體還處在虛弱之中?或者說,渡劫失敗了?」

瘋魎眼中光芒更甚,逐漸變得猩紅起來。一身瘋狂暴戾的氣息釋放出來,化作滔天的怨靈哀怨。無數的黑影在半空中環繞著瘋魎盤旋飛舞,發出一陣陣攝人心魄的慘嚎。

聞言,半空中的九葉芙蓉花臉色微變,氣息出現了一剎那的波動,雖然很不明顯,但是仍然被瘋魎捕捉到了。

「我就說呢,怎麼這麼長時間以來都沒見到你再度出手,想來是依靠這裡的陣法,把所有的氣息都掩蓋住,偷偷渡劫,想要再度提升修為吧。可惜啊,可惜,沒想到你竟然會渡劫失敗。如此,即使沒有了深淵,我亦能將你們全部斬於刀下!」

瘋魎大笑,手中忽然出現了一把閃爍著黑色光芒的開山刀。濃郁的煞氣釋放出來,帶著十分狂暴的氣息,隱隱間猶如被惡鬼盯上一般,令人心神顫抖。

北冥焱忽然睜開雙眼,感受到那把開山刀中所蘊含的罪惡之意,一身源炎不受控制的瘋狂湧出,如同受到了刺激一般,拚命的想要將那詭異的黑刀焚盡。

瘋魎皺眉,感受到手中的黑色開山刀也在不斷的輕輕顫抖,雖然不明白怎麼回事,但是目光卻落在了渾身輕顫的北冥焱身上。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