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 月 18, 2021
77 Views

瞬間,我感覺自己都快要奔潰了,這個黃曉雪也實在是太不要臉了吧?劉靜的為人我是了解的,絕對不可能會去干那樣的事情,唯一能夠解釋的通的,其實就是黃曉雪偷了劉靜的策劃書,反過來還說自己的是正版。

Written by
banner

黃曉雪這種人真的是太無恥了,上次因為在賓館要了她身體的事情,我甚至還自責愧疚過一段時間,現在看來,那所謂的自責愧疚根本就沒有必要,對待黃曉雪這種人,就應該有對付這種人的手段,而憐憫或者是其他的一些什麼都是沒有必要的。

「我去找黃曉雪!」猛的一下,我站了起來,準備要走。

薛老師走過來,唰的一下就拉住了我的手:「小龍,你不能這麼莽撞的,還是再等等,讓我們呢和黃曉雪好好的談一談,或者是找個其他的什麼辦法。」

「其他辦法現在還有用嗎?我必須要去找黃曉雪。」我堅持著我的想法。

薛老師攔了我一陣,見實在是攔不住我,就將我給放走了。

出了薛老師辦公室的門,我本來是想直接就走的,可是卻在突然之間想起了張婷婷曾在走之前將自己的那一大把高科技用具都放在了我的抽屜里。

仔細想想, 時空禁域 ,我就來到了我位置那裡,打開了我的抽屜。

果然,在裡面,我找到了一支很小的錄音筆。

拿著錄音筆,我感覺自己有了一點點的信心,就算黃曉雪的算計再厲害,她應該也不會算到我會拿著錄音筆去找她吧?

從公司裡面出來,直接去到了黃曉雪的公司,在黃曉雪公司的下面,我看到了我曾經的那個同事李琴,此時的她打扮的還是和之前一樣的漂亮,本來我是想上去說幾句話的,但是看李琴那樣子,看到我就像是老鼠見了貓一樣,恨不得能夠立刻飛走,為了讓她舒服一點,我也就沒有過去。

目送著李琴走了之後,我就決定要上去了,不過,進入到這棟寫字樓裡面,我還沒有坐電梯呢,黃曉雪就穿著風騷,提著包包下來了。

看到她,我立馬就想起了那天晚上的風流來,下面很自覺的就硬了起來。


她注意到了我,但只是沖我笑了笑,卻並沒有上來和我搭話的意思。

她不想跟我搭話,我就走了過去,攔在了她的前面。

「這些天過的可還好啊?」我笑眯眯的看著她,問她道。

「拖你的福,我過的還算是很不錯吧,你呢?日子過得還舒心嗎?」黃曉雪的話語中帶著一絲絲的嘲諷。

「同樣拖您的福,我這日子還算過的舒服。」我笑了笑,但是心中已經有一種咬牙切齒,想要上了她的衝動了。

「那就好。」黃曉雪笑了一聲,「如果你沒什麼事情的話,我就先走了,這幾天比較忙,今天還約了法院的法官一起去吃飯的呢。」

黃曉雪得意的笑著,我內心咬牙切齒,但表情還是非常的平靜,「你拿了別人的策劃案,說是你的策劃案,現在還要將別人告上法庭,你不覺得你這樣做很過分嗎?」

「我過分嗎?」黃曉雪悠然的笑了一聲,「過分的應該是你們吧?把我的策劃案偷走,現在被我給查出來了,要告你們,你們還非說是你們的策劃案,你們也太沒有道德了吧?」


黃曉雪說的很自然,我心中一震,本來以為這樣簡單的就能夠將黃曉雪的實話讓錄音筆給錄下來,但是卻沒有想到實話竟然會是這個樣子。

剛才還很淡定的我在這個時候再也淡定不下來了,立馬就開口罵道:「黃曉雪,你這樣做真的太過分了,你無恥!」

「你還流氓呢!」黃曉雪捂著嘴笑著,「小屁孩一個,姐姐不跟你說了,再跟你說下去,法官大人該等不及了呢!」


黃曉雪說完之後就提著包包甩著自己的大屁股走了。

我在後面看著她,即使心中狠的咬牙切齒,也沒有多少的辦法。

想來想去,我此時唯一能夠做的,其實也就是跟上她了。

她自己開車去了,我本來是想坐一輛計程車跟她的,但是等到她將自己的車開出來的時候,我就改變了想法。

我直接走了過去,拉開了她那輛車的副駕駛車門,然後坐了進去。

「你可好真自覺啊,這可是我的車,你確定你沒有做錯車?」黃曉雪兩隻眼睛瞪圓了看著我。

「你的車怎麼了?我就不能坐了嗎?我正好有事跟你同路,你就不能帶我一程?」我笑了笑,心中卻已開始冷笑,不管黃曉雪在這個時候說些什麼,我都是打定主意要坐她的車輛車,我還就不下去了,不下去了我!

「好吧,既然你不下去了,那就坐著吧。」黃曉雪說著話就發動了車子。

這個時候,我倒是有些驚訝了,本以為她起碼也還得趕我一陣子,讓我下車,卻是怎麼都沒有想到她竟然如此淡定的就讓我坐了下來,沒再說讓我下車的話。

我不知道她要開車去哪裡,但是我想,既然我都已經坐上來了,那就不下去了,不管她將我帶到哪裡,我都能夠接受,我就不信她還會將我給帶到什麼我沒法去的地方。

不過,最終的結果,我感覺我還是要哭了。

她開車直接將我給帶到了一個城中村裡面,這個村子裡面有很多的破房子,看著這些破房子,我心裡其實非常的沒譜,從來沒來過這個地方,也不知道這個地方是幹什麼的。

在這個城中村裡面三拐兩拐,在車子拐過一個拐角之後,我突然之間就有了一種驚醒的感覺,特么的道路兩旁站滿了穿著暴露的女人,雖然看起來確實是一道靚麗的風景線,但是作為男人的我還是立馬就明白了這是一個什麼地方。

「你帶我來這種地方幹什麼?」我趕緊看向了黃曉雪。

「沒什麼啊,我就是看你好像是饑渴了,讓你來這裡釋放一下。」黃曉雪得意的笑了起來。

這個時候,我真的有了一種想要殺人的衝動,但是說實話,這種衝動還又真的是不能夠暴露出來,我的心中非常的糾結,但是卻又沒有什麼辦法。


「下車吧!」黃曉雪刻意笑著說道。

「我不下去,要下你自己下去!」我瞪了黃曉雪一眼,感覺自己還是有辦法了,只要我不下去,黃曉雪又能夠將我怎麼樣呢?

「好吧,既然你不下去,那我就自己下去了,待會兒你不要後悔就行了。」說著話,黃曉雪拉開了車門,下了車。

我神態自若的坐在車裡,你下去就下去唄,想被人操就站大街上使勁的喊自己是個雞,而且還是一個高級雞。

心中這樣想著,我突然就想笑了,可是還沒等到我笑出來呢,黃曉雪一嗓子就讓我驚醒了過來。

「大家都往這邊看了啊,車裡有個公子哥,很有錢的,大家今天誰要是能夠將她從車上拉下來,並且成功的讓他變成自己的客人,我就給誰兩千塊錢,錢在這裡,往這邊看!」黃曉雪手中拿了一疊鈔票,在風中晃了兩下。

那些站街女在這個時候立馬就露出了貪婪的眼神,一個個什麼都不管了一樣,立馬就向我這邊瘋狂的跑了過來。 看到這樣的一幕,我也是瘋狂了,手腳立馬就行動了起來,想要將車內的門都反鎖上,可是當我剛剛將我旁邊的車門鎖上的時候,黃曉雪手中的遙控器按了一下,車子滴滴響了兩下,特么的我剛剛鎖上的車門竟然就被打開了。(www.)

一個站街女二話不說,手一伸,就將房間的門給拉開了。

我趕緊往裡面鎖了一下,另一邊的一個車門開了,另外一個站街女也將手伸了進來。

我沒有地方跑了,被兩個站街女扯住了手和腳,我想要讓她們鬆手,就使勁的動著自己的手和腳。

可是這兩個站街女此時都因為錢而瘋狂了,不管此時的我再怎麼的動彈,這兩個女人就是將我抓的緊緊的,絲毫都不鬆手,讓我沒有多少的辦法。

「你們其他人看著幹什麼啊?都過來幫忙啊,今天誰要是能夠將這個傢伙從車上拉下來,我也給她一千塊錢!」黃曉雪又在這個時候大叫了一聲。

於是乎,我看到了更多的站街女開始往這邊狂奔,而就在這群站街女狂奔的時候,路邊一個提著菜籃,看起來應該是剛剛買菜回來的足足有二百多斤的老大媽甩著身上的肥肉就向這邊狂奔了過來。

這樣體重的老大媽,平時走路應該是很委婉的那一種,但是在此刻,那老大媽絲毫沒有委婉的意思,在她的身上,我看到了狂放不羈!

看到這樣的大媽往這邊狂奔,我有些害怕了,一個不注意,竟然就讓兩個站街女各自抓著我的一條腿將我從車子裡面給拽了出來。

此時此刻,我真的感覺這個世界實在是太瘋狂了,為了錢,這些女人竟然特么的會爆發出如此瘋狂的一面來。

一個女人看起來應該比較強悍吧,在我剛剛被拽下車,其他人都瘋狂的向我撲過來的時候,這個女人就像是一個救世主一樣的站在了我的面前,做出一副好像要替我遮風擋雨的樣子,震懾著其他的女人。

「這個男人是我的,你們誰都別想動,否則,回頭我讓李哥收拾你們!」這個女人就這麼站在我的面前,說著讓我非常無語的話。

「哈哈,好,只要你將他帶回去,脫了他的衣服拍了照,這兩千塊錢就是你的了。」 我的絕色女妖王

我心中那個酸啊,向四周看看,已經有了逃跑的打算,我一個大老爺們,我就還不信跑都跑不過這些女人了,畢竟她們胸前有兩團肥肉,跑起來一晃一晃的,始終都是個累贅。

擋在我前面的那個女人已經將手拿了出來,準備要數錢了,我感覺這個時候逃跑應該還是很合適的,所以猛的一轉身,我撒腿就跑了起來。

可是我沒有想到的是,我這剛一轉身,就感覺自己撞在了一堵席夢思上,把我給撞在了地上。

「這特么的是什麼東西?」我心中想著,抬頭一看,我的個媽呀,那老大媽竟然就站在我的面前,沖我笑著。

我嚇壞了,正想跑呢,那老大媽把頭一抬,不看我了。

這讓我鬆了一口氣,舒了舒心。

「女同志,你看看我行嗎?我把她帶回去,也不需要你兩千塊錢,只要能夠給我一千塊錢也就行了。」那老大媽笑呵呵的說著。

我心中那個惡寒啊,抬頭看看,找了一個空隙,我立馬站了起來,準備再次逃跑,可是我這動作始終是慢了一下,那老大媽直接將我的胳膊給拽住把我摟進了她的懷裡。

老大媽胸前的肉都快讓我有了一種要窒息的感覺,我掙扎了兩下,沒想到這老大媽的手勁兒還挺大,直接將我又給往裡面按了一圈。

我知道我沒辦法反抗了,也就只能是認命了。

我看向了黃曉雪,兩隻眼睛惡狠狠的盯著她,我倒是要看看,她今天到底要用自己手中的那些臭錢干出什麼事情來。

黃曉雪的臉色依舊還是之前的那個樣子,春光燦爛,但是語氣卻是稍稍溫和了一些。

她走了過來,從那兩千塊錢中分出來一半,直接給了老大媽,說道:「大媽,你已經做的很好了,這一千塊錢是你的報酬,我領我弟弟出來就是想讓她長個記性而已,現在記性也長了,其他的就算了吧。」

那老大媽也實誠,從黃曉雪的手中接過那一千塊錢來,而後就將我給放了。

「我們呢,我們呢?」周圍的站街女們一個個都有些不服氣了。

黃曉雪又從自己的包裡面抽出一疊錢來,而後直接扔到了空中:「這些錢就是你們的報酬了,我也不想多說什麼了,自己分配就好了。」

看到滿天飛舞的人民幣,我在心中狠狠的鄙視著黃曉雪,生活不易,就算是你要施捨,也應該去給那些需要施捨的人啊,你把錢給了這些人能夠有什麼好處啊?

正這樣想著呢,一張鈔票從天而降,掉在了我的的領口處,插在了那個地方。

我伸手正準備去拿,一隻手搶先放在了我的衣領處,我一看,是個非常漂亮的站街女。

這站街女將那張鈔票拿走,而後還向我吹了一口氣,氣味很香,讓人感覺非常的舒服。

我正沉浸在這種氣味的芳香中呢,黃曉雪的車突然之間就發動了,我瞬間驚醒了過來,這裡特么的七拐八拐的,要是不趕緊坐進去,待會兒自己還真有可能酒走不出去了呢!

趕緊一個步子搶過去,拉開車門坐了進去,我這才鬆了一口氣。

「哼,還以為你真的很淡定呢,沒想到只是個表面活,現在下面很難受吧?要不要姐姐我為你服務一下?」黃曉雪笑呵呵的看著我。

我也是從剛才的驚嚇中恢復了正常,看著黃曉雪,我說道:「可以啊,我上次還沒玩夠呢,正想和你再多玩幾次呢!」

「那好啊,既然你想玩,我就再陪陪你吧!」黃曉雪嘿嘿笑了一聲。

我冷笑一聲,其實根本就不相信黃曉雪還會帶我去賓館玩那個,畢竟現在的我對黃曉雪來說可是沒有什麼利用價值的,而且,我也還沒有自戀到以為黃曉雪會喜歡我的地步。

不過,我是真的沒有想到,黃曉雪還真特么的就開車到了賓館的下面。

「你不是說要去見法官的嗎?」我趕緊問黃曉雪道。

「只是一個法官而已,我想讓他等著,他就等著,又不是什麼大爺,我怕什麼啊?」黃曉雪嘿嘿笑了一聲,而後向我這邊纏綿了過來,「如果你要是不喜歡去賓館的話,我們也可以去個其他的地方。」

「恩恩,好啊!」可能是此時的我心智有些不成熟了吧,我竟然就特么的點了兩下頭。

黃曉雪壞笑了一聲,而後發動車子掉頭再次上了公路。

「你要帶我去哪裡?」我趕忙問黃曉雪道。

「這個你就不用管了,等到了地方上,你就明白了。」黃曉雪笑了一聲。

其實這個時候我是真的想要下去了,可是每次手摸在衣兜裡面,想到還沒有得到自己想要的錄音,我就又沉寂了下來。

我早已經做好了決定,在這一段時間裡面,在沒有把握的時候,盡量都不跟黃曉雪說那個事情,等到黃曉雪的情緒有些激動,比較容易說出實話來的時候,我再去跟她吵,讓她把實話說出來,我相信,只要有了黃曉雪的親口錄音,劉靜的危機就能夠解除掉了。

時間過的還真快,轉瞬,半個多小時就過去了,當我再次向周圍看的時候,周圍一片黃土,地面光禿禿的,幾乎什麼都沒有。

車子停了下來,黃曉雪看著周圍,長長的嘆了一口氣。

「你帶我來這裡幹什麼?」我有些疑惑的問黃曉雪道。

「車震啊,你應該聽過這個詞兒的吧?」黃曉雪笑呵呵的看著我說道。 我感覺自己在瞬間就凌亂了。www.

其實也真的是我太笨了,她說要干那個事兒,還開車帶我來到這麼偏僻的地方,其實我早就應該能夠想的到了,只可惜我真的是太笨了,任憑我怎麼想,都是沒有想到這個點兒上。

今天我之所以跟著黃曉雪過來,其實目的真的很簡單,就是為了要一個錄音,可是貌似現在計劃有些讓我凌亂了,為了那麼一個錄音,我不僅要將自己的身體獻出去,而且還是在這種地方這樣的一個環境下,雖然想想也感覺挺刺激的吧,但是這畢竟還是有點讓我心悸。

「你害怕了?還是不敢了?」黃曉雪瞪了我一眼,「你要是害怕了,就在這兒下車吧,到時候你自己走回去就好了。」

「我不敢,也不想!」點了點頭,我說道,「但是我想要回去,如果你再將我扔在這種地方,我肯定會跟你對抗到底的,直接說,就是不會放過你的!」

「呵呵。」黃曉雪笑了,「簡直是翻臉比翻書還快啊,跟那個劉靜一樣,偷了我的策劃案,還說是自己的策劃案,你和那個劉靜是一樣的不要臉!」

我勒個擦,聽到黃曉雪這樣的話,我真的是無語了,她是不是料到了我會錄音,所以自從今天見面到現在,每次說起關於那個策劃案的事情,她都會說策劃案是她的,而從來都不說是劉靜的?難道今天我除了獻身之外,就真的沒有辦法從她的口中套出實話來了嗎?

為了公司,我決定要瘋狂一次了,反正上次已經和她搞了一次了,現在再搞一次也沒什麼的。

我動了一下自己的身子,看向了黃曉雪,而這個時候,黃曉雪也看向了我。

兩個人的眼睛對視著,但是卻並沒有那種含情脈脈,有的只是互相的利用以及那複雜的神情。

「看來你是想好了啊。」黃曉雪笑呵呵的挪動了一下自己的身子,到了後面的位置上。

我一直偏頭看著她,當她看到我的時候,她也是微微笑了笑,而後說道:「過來吧,讓我看看這麼長的時間過去了,你的技術進步了一些沒有。」

正說著話,黃曉雪就將自己的衣服給脫掉了,只剩下了穿在裡面的貼身內衣。

黃曉雪的身材真的很好,看著她身上白花花的皮膚,再看看她擺出的誘人的動作,我有些忍不住了,手伸進衣兜里將錄音筆打開,而後脫掉外衣,我也就到了後面。

激情的時刻真正的開始了,和黃曉雪纏綿在一起,足足糾纏了很長的時間,車子震動的非常的厲害,而我的精力也是在一點一滴的被慢慢的消耗著。

已經都過了很長的時間了,我感覺自己都快要堅持不住了,而就是在這個時候,黃曉雪終於是到了高潮。

「你快點,再快點啊,不要,慢點,慢點,好舒服。」黃曉雪銷魂的叫著,我感覺自己都快要奔潰了,最終還是沒有能夠挺住,在她達到高潮的時候,我也繳槍投降了。

「爽不爽?」我貼近了黃曉雪的身子,靠的很近,我問她道。

「爽……爽……」黃曉雪粗重的換著氣,音色都有些發顫。

「呵呵,」我笑了笑,「這個時候,你還像是一個女人,可是為什麼做起事情來就那麼的絕呢?明明就是你偷了劉靜的策劃案,現在還反咬一口,你真的是讓我有些看不懂了。」

「哈哈,這就叫商場,是一個戰場,是斗腦子的地方,劉靜被我下了套,鑽了進來,就只能說是她腦子笨,如果她能夠早點將自己的策劃案拿出去,有個證明可以證明她的策劃時間比我的早,當然就沒什麼問題了,可惜現在她拿不出來,也就活該被我給坑了!」

黃曉雪得意的說著,而我則是在此刻露出了狡黠的笑容。

目的已經達到了,我感覺此刻也應該是到我要收手的時候了。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