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 月 18, 2021
113 Views

她了解顧若熙,即便再假裝堅強,心裡依舊是脆弱的,哭的和車禍現場一樣,還不是因為實在太愛陸羿辰。

Written by
banner

而她自己又何嘗不是,在面對安可馨的時候,自己也成了靠後的候補隊員。

只有真正的主角,被安撫好了,才能輪到這些候補隊員上場。

「顧顧,不要給任何人傷害你的機會!堅強起來!我們那幾年也過的很快樂,這個世界沒有誰離不開誰。」

「我去給你買好吃的!吃飽了,就沒有力氣傷心了。」

喬輕雪起身推門出去,就看到顧若陽和沈美冰簇擁在門口,一臉的擔憂。

「沒事的!你們剛出院,還需要休息,快點回房間去。」

顧若陽擔憂地向裡面看了一眼,拉著沈美冰去房間。

「若熙姐姐都哭了,若陽哥哥你怎麼不去哄一哄?」

「讓她靜一靜吧。」顧若陽嘆息一聲。

喬輕雪買了很多東西回來,但顧若熙沒有一點胃口,喬輕雪便自己抱著袋子一個人吃。

「我現在想通了,作踐誰,都不能作踐自己!什麼這個那個的,真的都是狗屁!他們什麼都不是!顧顧,聽我的!吃點,吃飽了,心情就好了。」

「姐對這個相當有經驗了!你看我,最近都胖了一圈,就是吃!吃的飽飽,然後再睡一覺,什麼都不用想了。」

「喬喬,你知道嗎?我和可馨的血型相配。」

「那又怎樣!這個社會上,很多人血型相配。」

說著,喬輕雪猛地張大眼睛,「什麼?你難道是說……」


喬輕雪到了一件可怕的事情。

用力吞咽下口裡的食物,雙眼瞪得更大,「怪不得,怪不得!」

「喬喬,原來你也懷疑過,只有我一個人傻傻的以為,他當初將腎臟捐給媽媽,是因為好心,不想看到我一個人孤苦無依,還以為他那時候就愛上我了。」

「也正是因為這個原因,一直支撐著我,以為他那麼深深愛著我,我沒有理由不相信他。」

「但現在真相拔開了,赤裸裸的,那麼鮮血淋淋,終於明白什麼叫現實的殘酷。」

顧若熙仰起頭,苦笑起來。

「顧顧,我也只是奇怪,憑藉陸羿辰的身份和地位,怎麼會自損身體,給素不相識的人捐腎。但我也沒想到,會有這樣一層關係。」

「果然是旁觀者清啊!怪不得父親一直不同意我們在一起,一定也是知道一些的!」顧若熙想到父親留下的字條。

上面寫著,「一切的真相,在這裡。」


「原來,我真的很傻。雖然傷心,痛得好像要死去了一樣,但我清醒了。從來沒有這樣的清醒過。」

「我在他眼裡,只是可馨生命的延續!說什麼愛我,都是騙人的假話!」

「顧顧……」

喬輕雪將一杯水放在顧若熙的手裡,又開始吃酸酸的獼猴桃果乾,「我還是覺得,你和陸少好好談談,只是自己一個人在這裡猜東猜西胡思亂想,那也只是你一個人的想法。」

「或許陸羿辰原先是有這樣的想法,但後來就沒有這樣的想法了。這也是有可能的!畢竟和你說這些的人,是可馨,她看不慣你們那麼恩愛。」

喬輕雪接著又說。

「可馨這個人,失去了全部,覺得自己也失去了得到幸福的權利,便看不得身邊的人快樂。尤其你還是仇人的女兒,她就更看不慣,才會一直在你們之間搞破壞。」

「喬喬,在他的心裡,我終究比不上可馨重要的,我一直都知道!六年前,他已經拋棄我一次了。」

喬輕雪深深嘆息一聲,繼續吃著東西,不說話了。

「喬喬,你吃那麼酸的東西,胃會不舒服的。」

「不會啊,很好吃,你嘗一個。」

顧若熙將自己摔在床上,「我現在只想睡覺。」

……

陸羿辰出去追安可馨,但還是讓安可馨開著車給跑了。

米米也很焦急可馨,不住給可馨打電話,她還是不肯接。

「陸少,我很擔心可馨會出事!早上見到她拿那個檔案夾,就知道她要做什麼可怕的事,沒想到我還是晚了一步,沒能阻止,我感到很抱歉。」米米道。

「可馨任性慣了,她要做什麼,你阻止不了!倒是感謝你,及時給我打了電話。」陸羿辰焦急地到處張望,還是沒有在安可馨經常會去的地方,找到安可馨的蹤影。

他們又一起去了安可馨曾經住的家裡尋找,還是沒有找到安可馨。

「我實在沒辦法阻止她,才會給陸少打電話的!但看來,我的電話還是打晚了,若能早些通知陸少,就不會發生這種事。」

米米還是感覺很慚愧。

在陸羿辰的眼裡,米米是救了可馨的恩人,又是可馨現在最好的朋友,陸羿辰對米米一直也很客氣,況且米米只是個外人,不該有任何遷怒。

「你已經努力了,我知道。」陸羿辰匆匆上車。

「可馨的脾氣,現在很容易衝動,我很擔心可馨會想不開,出什麼事。」米米萬分焦急。

陸羿辰也很擔心這一點。

安可馨曾經得過憂鬱症,自殺過。現在又被自己打了,一定接受不了,情緒又那麼激動,開著車跑出去,很容易釀成大禍。

他已經在六年前沒有保護好可馨了,絕對不允許再讓可馨出事一次。

「陸少,我們分頭找!我有可馨的消息,會儘快給你打電話。」

米米上了自己的車,便和陸羿辰分頭去找安可馨。

米米在街上繞了一圈,便去開車去了海邊。

安可馨果然在海邊,正站在淺水灘,雙腳浸泡在海水裡,面朝大海,任由海風在臉頰上無情吹打。

米米下車,走過去。

「可馨!你不會真的想不開吧?」

米米站定在安可馨的身後,海風將她的長發吹了起來,不住拍打臉頰。

安可馨沒有回頭,依舊眯著眼睛看著遠方的蔚藍天空。

「他居然打我!第一次打我!」

撫摸了一下臉頰,上面還有陸羿辰掌摑的刺痛。

那麼疼,那麼疼,一直疼到心坎里。

「你也沒有吃虧啊!」米米向前走了一步,拽住安可馨。


她還真有點害怕,安可馨忽然跑向大海的深處,拉也拉補回來。

安可馨似乎終於有了點欣慰,揚起嬌容,笑著對米米說。

「你說的對,我也不算吃虧!顧若熙知道了這件事後,看她還怎麼和我哥繼續下去!」

「誰都無法原諒,自己深愛的男人,居然對自己有著奪命的算計。米米,謝謝你,幫我想到這麼好的主意。」

米米心疼地揉了揉安可馨紅腫的側臉,「可馨,我們是好姐妹,謝什麼謝。我也看不慣,你總是被欺負!」 路易斯很認真,好一會才發現簡單已經回到了家裡。他那對亮晶晶的眼睛看著簡單,張了張嘴,想說話,卻還是等薯片咽下了才開口。

「單單,你等等還出去嗎?」

「嗯。」簡單沒看到路易斯神采奕奕的樣子,自顧自的回答,「晚上有事情,你得自己呆在這裡,需要的東西我都給你買好了,有什麼事情給我打電話,號碼等等給你。」

路易斯的臉一下就黑下來了。

有什麼破事情,有他重要嗎?!

到底是小孩子,路易斯擺了個臭臉,也沒心情繼續看那些東西了。但是極好的家教沒讓他做出什麼事來,最多就是在回房間關門的時候,聲音大了點。

簡單看著那緊閉的房門,若有若無的笑了笑,突然覺得路易斯有些可愛起來。

將自己的號碼寫到便簽上,這次改貼在他房門前了。距離和南臣皓答應的時間還有點,簡單轉身走進廚房,親自下廚弄了些菜。

過了好一會,她將那些東西都放進了冰箱,走到路易斯的房門前。

「我得走了。飯我都放到冰箱里了。要吃的時候拿出來進去微波爐里撥,我要先走了。晚上回不回來不一定,你乖乖呆著,有事打我電話。」簡單敲了敲門,說著。

房內的路易斯耷拉著臉,極度不滿,心中在想到底要不要出去,可是在最終下決心的那一刻,耳旁傳來的是一陣關門聲。

她走了。

*

簡單開車回到別墅里,南臣皓今天倒是沒什麼事,也沒去軍區,一直坐在家裡為過段時間的去外地軍事演習做準備。

至少簡單回來的時候,看到的是他埋頭做著工作。

「回來了?」他的口氣淡淡,沒有抬頭。


「嗯。時間還有一會吧,我先去準備。」簡單脫下外套,進了房間。

將昨日南臣皓給他的晚禮服拿出來,簡單一時間突然有些震撼。

這款晚禮服名為devilandangle,出自著名設計師緹安之手,沒有公開發售,世界上也僅僅只有三套。據說第一套被t國的總統夫人拿走了,第二套是義大利某個黑手黨家族,而第三套……竟然會在這裡!

好一會,她才收斂住自己的目光,將那件半件黑半件白的晚禮服穿上。這件衣服以一條斜線分割開來,上半部分是婉約肅靜的白,而下半部分,卻是屬於黑夜般邪魅與墮///落的黑。這本就是一款極為矛盾的搭配,但經過緹安這一手創作,竟顯得無與倫比的美艷。

簡單給自己畫上裝,不會太過於清雅也不會太過於妖嬈。只不過……這僅僅是她的個人感覺而已。

南臣皓靠在門沿上,雙手盤胸,眼神一時間緊緊追隨著她。根本離不開。

他原本以為簡單這種清新乾淨的女子,只適合淡雅的裝束,卻沒想到,如此矛盾的極品衣衫,在她的身上也能得到極致的展現。

看著她那毫不掩飾的玲瓏腰段,一時間有些不想把這樣的人間尤物給別人看到。

她只能是自己的,這種視覺享受,也應該只有他一人可以擁有!

然而,除了這外,今晚另一個令人驚嘆的女主角,同時也在精心打扮著美艷的自己。同樣精緻卻顯得過分勾人的臉,比起簡單,反倒是少了絲令人捉摸不透的神秘。 第1164章1164:時至今日……

陸羿辰終於找到了安可馨。

他什麼話都沒說,拽著安可馨回到家裡,直接將安可馨鎖在房間內。

安可馨不住敲門,「打開!不要鎖著我!」

陸羿辰站在門外臉色冷的好像冰塊。

「既然打了我!還鎖著我做什麼!你去找顧若熙啊,還理我的死活算什麼!」

安可馨喊著,就沖向窗戶,「讓我死了算了!你也安心了!不用再左右為難了。」

陸羿辰抓緊鐵拳,還是一把將房門打開,將爬上窗戶的安可馨一把拽下來。

他的力道很大,見安可馨摔倒,也沒有攙扶一下。

「鬧夠了沒有?」

陸羿辰現在的臉色嚇人極了,安可馨有點害怕了,但還是掙紮起來,大聲喊。

「還管我的死活做什麼!我對你來說,已經不重要了!」

「非要大家不歡而散,你才罷休!」陸羿辰嘶吼起來。

「我只是將真相說出來!」

「你說的是真相嗎?當時……」

當時只是他一直在尋找合適可馨的心臟配型,之後醫院就發現顧若熙的非常符合,就將顧若熙的體檢報告,還有和安可馨的配型做好了報表,交給了他。

他當時確實很高興。

「你敢否認,你當時沒有動那個心思嗎?」

安可馨的質問,讓陸羿辰無話可說了。

「你不該說現在若熙留在這裡,也是為了心臟!」陸羿辰深黑的眸子里,有火焰正在燃燒。

安可馨用力仰高自己的下巴,「反正我就是這樣認為的,我只是說了我想說的話,顧若熙要多想,也怨不得我!」

「可馨,不要一直逼我。」

安可馨見到陸羿辰滿身的寒意涔涔,不禁退後了一步。

「你這樣做,只會耗光我對你的所有疼惜。」

安可馨不禁呼吸都緊緻了,她看到了他變得越來越冷的目光,還有那不能容忍一切的厭惡。

安可馨的心口,猛地收緊跳動了一下。

她的雙眼裡,浮現了晶瑩的淚光。

「哥……」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