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 月 18, 2021
6263 Views

「萬一是騙我,只怕我就出不來了,你捨得?」

Written by
banner

「可是……」喬輕雪也為難了,「萬一真病了,你還沒回去,她一定會很傷心。」

殷凱很吃驚,「你關心我媽咪?」

「她是你媽媽,我怎麼能不關心她?再說,我也是一位母親,我能理解她的心情。雖然束縛了你,可終究也是為了你好。」

殷凱被喬輕雪的一番話,說得沒了聲音。

他不是不孝,也不是不聽話,許是這些年,被束縛的太緊,終於有了機會,也有了理由,為自己,也為曾經母親的管束做出一些反抗的舉動。

就好像報復一樣,總要用忤逆的辦法,才能滿足他內心深處的那一點空缺。

喬輕雪看不透殷凱眼底糾結的複雜,推搡了殷凱一把。

「快點啊,想什麼呢!有媽咪疼你,愛你,跟你吵架,也是幸福的好不好!」喬輕雪不禁想到了自己,在剛剛成年,十八歲的年紀里,就失去了雙親。

殷凱終於反應過來,「輕雪,沒想到,你還能這麼關心我媽咪。」

他還以為,媽咪那麼對喬輕雪,還將孩子和她生生分開,喬輕雪一定恨透了媽咪。

「不管怎麼說,那都是你母親啊。」

殷凱心頭一暖,「輕雪,等我回來。」

「放心吧,我飛不了的。」

殷凱趕緊回了家。

喬輕雪一個人徜徉在花園之中,看著偌大的園子,美麗的風景,忽覺身邊空蕩蕩的。

殷凱也不過剛剛走,就覺得孤單了。

她搖頭笑笑,翻看手機。

最近公司里的事,都有夏紫木在處理,自己一下子清閑很多,時不時接個文件,幫著審核一下,要麼就是篩選一些設計訂單,分別分給公司內的設計師。

這幾天,董天磊沒有再給她打電話。


大概是看了新聞,看到她和殷凱,當眾擁吻,殷凱當眾宣布「娶定了這個女人」,便故意避嫌了吧。

這樣也好。

偏頭看向不遠處,長椅上,已只剩下顧若熙一人,喬輕雪便走了過去。

「陸少呢?」看著顧若熙還未散盡紅暈的臉頰,喬輕雪壞壞一笑。

「公司有事,先走了。」顧若熙低下頭,遮住臉頰上的紅霞。

喬輕雪坐下來,就坐在顧若熙的身邊。


倆人相視一眼,都笑了起來,什麼話都沒說,帶著滿足又幸福的笑容,看著穿透黃葉的日光。

那日光,猶如她們現在面對的幸福,刺眼,卻也美麗……

……

夏紫木下班走出公司,又看到了喬沐風。

她依舊繞開喬沐風,直接去停車場。

喬沐風也沒有追她,依舊站在那裡,目光隨著她的背影,一路飄向停車場。

等到夏紫木開車出來的時候,喬沐風還站在那裡。

亦如往常一樣,夏紫木看也不看喬沐風俊朗的身姿一眼,直接開車從喬沐風的身側而過。

喬沐風上了車,這一次追了上去,不遠不近,就跟著夏紫木的車。

夏紫木故意加快速度,喬沐風便也加快了速度。


到了一條車輛很少的僻靜街頭,夏紫木忽然停了車。一直跟在後面的喬沐風,也停了車。

「你還要跟我到什麼時候!」

夏紫木下車,大步走到喬沐風的車前,怒聲斥問。

喬沐風靜靜看著夏紫木,目光依舊那麼溫潤,那麼平和,不見絲毫惱色。

「你已經知道了我對顧若熙做的一切!你去告訴她啊!你去對她說,那一切都是我做的!」夏紫木大聲喊著,整張臉都變得通紅。

喬沐風打開車門,站在夏紫木的面前,依舊神色安靜地看著失控的夏紫木。

「我做了那麼多!那麼多!你怎麼不去告訴她!」夏紫木嘶聲喊著,一雙眼睛都紅了。

喬沐風的眼角顫抖了一下,聲音低沉又無奈,「紫木,這種事,我怎麼可能告訴她!」

他怎麼忍心做那種小人,一個是自己深愛多年的女人,一個是深愛自己多年的女人,她們又是那麼要好的朋友,他誰都不忍心傷害。

「紫木,這件事,就當從來沒有發生過,我也從來不知道,你不用當成心裡的負擔。」

畢竟現在顧若熙和陸羿辰已經在一起了,沒有造成什麼惡劣的後果,也沒必要太過糾結。

「你在可憐我是不是?可憐我變成今日的模樣,你愧疚,覺得欠了我了,你在憐憫我,施捨我是不是!」夏紫木憤怒地瞪著喬沐風,沙啞的聲音,帶著遮掩不住的顫抖。

「紫木,你怎麼能這麼想!」

「你走!你去告訴顧若熙,我在背後怎麼害她的!你去告訴她!」 與虎謀婚

「紫木!」

喬沐風大聲喊她,心口一抽一抽的疼。

「你走啊!你走!我再也不要見到你!」夏紫木力竭地喊著,眼中的淚水也掉了下來。

喬沐風心痛地望著她,不明白她在逃避憎恨什麼,卻因為她眼中的淚水,心口疼的發緊。

忽然,喬沐風一把抓住夏紫木的手,微一用力,就將失控的夏紫木製住。

「夠了!紫木!到此為止吧!放下吧!重新開始吧!已經夠了!我不想再看到你這個樣子!」

「你想看到我什麼樣子?嗯?你想看到我什麼樣子!」她用力掙扎,自己的力氣終究沒有男人的大。

「我每次都恨不得打你一頓解氣,我真的好恨!可我又捨不得!你告訴我,我到底應該什麼樣子?我都不知道,我到底要怎麼做,才能回歸正確的道路,帶能走得好一些,對一些!」

「我真的不知道,我要怎麼做了,你教我啊,讓我少背負一些抱怨!」她真的已經受夠了,只要回家就被夏爸爸和小媽咪斥責。

一個怨她怎麼還不快點離婚,一個說她怎麼就選了喬沐風,選了那樣的婆家!

甚至在公司,還能聽見很多人在竊竊私語,說她新婚夜就出車禍,被夫家嫌棄,要求離婚,她卻死賴著不放手。

「我累了沐風,我真的累了,你告訴我,我到底要怎麼做,才能輕鬆一些?」她幾乎用了哀求的口氣。

喬沐風心口更是一疼,忽然就將夏紫木抱入懷中。

「我會跟你一起面對,我們一起面對,不用你一個人扛。」

夏紫木好笑起來,「跟我一起面對?真是太好笑的笑話了!喬沐風,我不會再痴人做夢,更不會再以為,給你一次機會,你就會愛上我!我現在非常清楚,對於一個心裡藏著別的女人的男人,我絕對不會再回頭!」

「紫木!你要我怎麼說,你才相信我的真心!」

「真心?那就更好笑了!你居然跟我說真心!」

夏紫木用力推開喬沐風,好笑的都不知道要怎麼來表達自己的心情了,只用鄙夷又嫌惡的目光,瞪著喬沐風,來掩飾內心血流成河的疼痛。

「你跟她本來就應該是一對!你怎麼不加油,不努力,你們完全可以還有機會,你怎麼能放棄!我做了那麼多,都是希望你們能在一起!希望做的一切,能彌補我造成的過失!我只是想彌補,想將一切扭轉!」

「紫木,已經發生的事,怎麼可能再扭轉過來!時光已不能倒流,變了的感情,變了的心,也不可能再重新回到原來的位置!」

「你的感情和你的心又沒有變!」她喊著。

「你怎麼知道我沒有變!」他亦喊了起來,帶著強烈的無奈,深深的心疼,還有一抹夏紫木看不透的糾結。

「你說什麼?你說你變了?」

喬沐風拽住夏紫木的手臂,溫暖的掌心很柔軟,他就是那樣會給人溫暖的一個人。

「紫木,你聽我好好跟你說,放下你的成見,放下你自以為正確的堅持,好好聽我跟你說。」

喬沐風柔軟的聲音,終於安撫了夏紫木的火焰,她漸漸平靜下來。

「你說我是為了彌補也好,絕對虧欠你也罷,我承認剛開始就是因為這個原因不想跟你離婚。 武俠之我的系統好多坑 ,絕對不僅僅於此。」

夏紫木吃驚地看著喬沐風那雙溫軟如水的眼睛。

「紫木,我現在已經開始珍惜你了,你明白這種感覺嗎?我想要的重新開始,不是和你之間的重新開始,而是我的心……」

他點著自己胸口的位置。 咯-這是兩段不理想的戀愛史的結束。

當然,事物的結束並不象徵著地獄、黑暗;它是開啟嶄新之物的鑰匙,是曙光女神的法杖。

結束,是每一個人應該慶幸同時也要牢記的。

【那個初中時期】

-她的初中,二中-

她的名字是「赫心」。(這只是她初中的名字,高中改名了)

赫心初二時,她的班級來了一位轉校生。

轉校生是個男孩,高高的,清爽短髮貼著額頭,嘴角總是掛著向日葵般的笑容。

他的名字是「顏夕」。

顏夕被分配到了赫心的旁邊。

赫心一米五的身高與他一米八左右的身高顯得很怪異,呵-其實容貌也有些差異。

顏夕的臉乾乾淨淨,小麥色的皮膚,黝黑的雙眸,高挺的鼻樑,很帥氣,很陽光。

而赫心呢?凌亂的短髮參差不齊,大大的黑框眼鏡架在鼻樑,再加上那因缺少水分而乾裂的嘴唇。

反差很大。

但是,顏夕對她很好。好得......讓她心跳加速?。

他沒有帶書時會跟赫心靠的很近,他的氣息噴洒在她的臉上,痒痒的......砰砰;

他會經常逗赫心生氣,然後又討好她,對於這種小孩子的舉動......砰砰;

他在體育課上會對成績極差的赫心道「加油」......砰砰!

在青春期的赫心,沒品嘗過那名為「愛情」果實的赫心,會跟著身體走,那是不由自主的。

神經在告訴她,她喜歡上了他。

可是。

他們分開了,他們的座位分開了。

一個星期,一個月......顏夕再沒跟過赫心說話,一次也沒有。

他和他的現任同桌——班長(一名女生)好了,就像先前對待赫心一樣溫柔。

也出現過他們交往的傳聞。

雖然她的心很痛,可她還是認為她是喜歡他的。

奇迹般地,上帝又把顏夕賜予給她——他們再次成為同桌。

如往常般的打鬧,彷彿他們之間冷淡的那段時期不存在一般。

但是她不是自戀的人,甚至是膽小的人,對於感情。

她一直認為,這只是她的單戀。

直到有一天。

他告白了!

多麼令人喜悅的事情。

赫心必然激動地答應了。

然後......

他們再次分開了,不是同桌了。

這次,他又是和一名女生挨著。

雖然看到自己喜歡的人和她人肩並肩很不爽,但是,赫心不害怕。


因為他喜歡她。

可是......事與願違......

他彷彿忘了告白的事,他們的關係再次被冰凍住了。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