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 月 18, 2021
97 Views

「這個數。」那位哥哥伸出了一把手。

Written by
banner

那兄弟兩人的談話,王德厚都聽到了。他抬起頭注視著那兩個人,開始有興趣聽他們的話題了。

「五千?」弟弟問。

「嗯,不是。再加這個數。」哥哥說著,翻了一下手掌。

「啊?一萬?」弟弟有些驚訝。


主神實驗品 對,這是毛利,除去我的各種花銷,也就剩七八千吧。」

「媽呀!我真羨慕你……」

那哥倆繼續聊著,看樣子那個哥哥很開心。

聽了他們的談話,王德厚再一次對做小生意心動。吃完那頓飯,他匆匆地離開了那家市場,準備立刻回去和錢盈兒商量一下。

那個時間,城裡的公交車已經下班了。本來捨不得打車的王德厚,不得已攔下了一輛出租。(未完待續)

ps:新書不易,求推薦,收藏,訂閱。您的支持是我努力的動力,新人作者需要謝謝了! 鑽進車裡已經沒有了冬夜裡清冷的感覺,車子很快駛出城市,穿梭在鄉間的路。透過車窗仰望,可以看到滿天的星了。有的明些,有的暗些就如這百態的人生,假如沒有雲的遮擋,都可以自由的閃亮。

梳理著一天的經歷,王德厚回到了那個給他溫暖,讓他時刻都在牽挂的地方。錢盈兒早就躺下了,但卻至今沒有睡著。她像翻書一樣,翻閱著自己的履歷。曾經是十指不沾泥痕,錦衣玉食,使奴喚婢的嬌弱小姐,生活給了她極大的富足,卻吞噬了她的快樂。儘管,與林墨的結緣,讓她心裡有了一種活著的感覺,但如今想來,那根本不是愛,或許只是在無助的絕望中抓住的一棵藤,她想得到快樂,想逃離久積內心的壓抑。

真正的成長是在她穿越千年以後,是從一個古代貴女,跌落至生活無依的窮家女孩兒的那一剎那。是那個窮小子,讓她懂得了人間的溫馨,知道了相互攙扶,體會了傾心付出,才能換得的真情。

她願意為他付出,願在今世做一個普通的凡婦,享受貧寒中的快樂。

王德厚輕敲了幾下門,很快便聽到了錢盈兒的回應。錢盈兒沒有懼怕,也沒有懷疑那敲門的人是不是他?因為她相信,他一定會回來,因為他的心留在這個家裡。

錢盈兒披衣下床,去開門。

王德厚看到錢盈兒,先給了她一個深情的擁抱。


「女王大人,奴才有件事要向您彙報,不對,不對。是商量,和您商量。」他在她耳邊說。

錢盈兒推開他。

「既然我是女王,你就應該向我彙報,而不是商量,因為決策權是女王的。」錢盈兒笑著說。

「是!奴才知錯了,甘願受罰!」

「走吧,進去再罰你。」

兩人說笑著走進房間。

王德厚直奔那一排破舊的土暖氣片。把凍得僵直的手放到上面。錢盈兒則重新鑽進被窩兒。探出腦袋看著他。

「彙報吧!女王已經上朝了。」

「哈哈,你那是上床。」

王德厚笑了,錢盈兒也翹起了嘴角。

「是這樣的。我有一個打算……」王德厚鄭重其事的講出了自己的想法兒。

錢盈兒聽后,考慮都沒有考慮直接給出了回復。

「我同意。」

「謝謝你這麼支持我,不過,你要考慮清楚了。萬一我賠了錢,生活可能會更清苦。」

「我不怕。而且我還準備和你一起去。」

「什麼?」

王德厚驚問。他怎麼捨得讓手心裡的至寶,去受那披星戴月,風寒徹骨之苦?

他不停地搖著頭。

可錢盈兒的態度很堅定,她堅持要去。在她的記憶里那些走街串巷。吆喝叫賣的小販,彷彿是一道風景,是平民生活的一個縮影。如今流落異世。她真的想去嘗試一下,那種生活。

「我就是要去。就是要去嘛!」錢盈兒像個小孩子,突然搖晃著身體撒起了嬌。

王德厚看著她可愛的樣子,不忍再拒絕了。於是,這個「宏偉」計劃就這麼敲定。

那晚,她蜷縮進他的懷裡,像一隻可愛的乖乖兔,可愛得讓他倍加疼惜,連一根毛髮都不忍傷害於她。

早上的溫度依舊很低,霧氣很濃,能見度只有幾米遠。今天還不是買賣開張的時候,他們需要對家裡雜七雜八的事情做些安排。小寶和思盈上學需要怎麼吃飯的問題是當下的首要之急,王德厚數著手裡僅有的錢,拿出一些作為小寶和思盈的生活費,交給了學校的食堂,午飯的問題就暫時解決了。至於,下午放學,他們可以結伴走回家,好在並不遠。

接下來,就是去做市場「考察」了,先了解一下行情再去準備一些必要的用具。運輸工具已經選好了,就是錢盈兒一直用著的那輛電動三輪車,雖然有些破舊但仍可以對付一陣子,等賺到了錢再換也不遲。王德厚掐指算著還需要什麼?對,計量用具,就是需要一桿秤,確切的說是一台。因為現在都是那種可以自動顯示數字,自動計算金額的電子秤。

記錄下來,想到這裡王德厚找來一個小本兒,記下了需要購置的用具。準備出發了,他打算先去附近的蔬菜水果店打聽一下價格,然後再去城裡的農貿市場,兩者價格做一個比較,取個折中決定自己的零售價。

「女王大人,今天您就待在家裡吧,天氣不好,讓我一個人出去吸風喝霧吧。」王德厚用幽默的語言,表達出他不想讓錢盈兒在惡劣的天氣陪他去受風霜之苦。

錢盈兒的頭搖得像撥浪鼓,執意不肯留在家裡。

「我喜歡大霧的天氣,像是走在雲里,有一種飄飄若仙的感覺。」

錢盈兒望著門外,露出天真的渴望。

「不想讓你受苦。」王德厚握住她的手,看著她的眼睛,從心底挖出幾個字。

「不想讓你一個人受苦,一定要分給我一份。」她也看著他的眼睛,掏出那句久存心底的話。

他們彼此的眼裡都映出了對方,影像存留進心裡。

「走吧。」見拗不過她,王德厚只好說了兩個字。

大路之上,大大小小的車輛都打起了遠光燈。他們的小三輪車也有一隻碗口那麼大的燈泡,於是,也讓它盡起了自己的職責。錢盈兒坐在小小的車廂裡面,身下是王德厚已經鋪好的厚厚的褥子。到了附近的蔬菜水果店,王德厚對裡面的各種果蔬的價格一一問了個清楚,然後全都記錄到小本子上。這一舉動引起了店裡老闆娘的不滿,因為他的行為讓人猜測到可能是同行。自古同行是冤家,老闆娘十分惱火。

「喂喂,你買不買東西呀?不買走人!」 大唐之科技帝王

王德厚沒敢辯解,只好帶著錢盈兒退了出去。

距離城區也就三十幾公里,如果三輪車的載重不是很多的話,一個多小時就可以到達,只是這樣的天氣,人要多吃點苦了。

錢盈兒掀起了褥子的一角,蓋在腿上,吩咐一聲:「走吧,我的輦夫。」

「什麼?說錯話了吧?呵呵,那叫丈夫不是輦夫。」王德厚自以為是的說。

錢盈兒笑了,不禁唏噓兩人知識面的差異之大,不過,這並不影響彼此心靈的相吸。

「哈哈,我是女王,你就是我的車夫,也叫輦夫。」錢盈兒笑著說。

「嗯,還是聽不懂。」王德厚先是點頭,然後又搖頭,表示依舊不太明白:為什麼車夫,叫做輦夫?

「還有一種稱謂:叫『造父』,這個恐怕你更沒有聽說過。」錢盈兒有些傲慢的一笑說。

其實,她很少在王德厚面前賣弄自己的學問,不想有意拉大兩人的差距。今天只是因為開心,才小露了一手。

她一直在尋找合適的機會,準備把自己穿越女的身份,毫無保留的展現給他。

「算了吧,你再說我就暈過去了,我只認識青菜蘿蔔大西瓜。走吧,去城裡。」

錢盈兒微微一笑,不再為難他了。

到了城裡的農貿市場,這裡都是零售攤位,王德厚又用同樣的方法記錄了那些果蔬的價格。同樣,他又一次遭遇了那些攤販的反感。

有了那個小記錄本兒,心裡多少有了個數。至於批發了以後,去哪裡售賣他都想好了,準備去錢盈兒以前做表演的那個景區。那裡人口密集,而且生活也比較富裕。

心裡有了個譜,就開始著手準備必要的用具了。

「走吧,我的女王,陪我這個什麼……什麼夫?去批發市場。」王德厚笑著拉起在東張西望的錢盈兒,錢盈兒對這個農貿市場很感興趣,因為她喜歡這裡的生活氣息,這也許是她小女人的一面。

聽到王德厚露怯的話,錢盈兒笑了。但礙於在公共場合,沒有給他指正。


再次走進那家批發市場,王德厚第一次在白天看到了這裡的全貌。白天,尤其是早上和整個上午,是這裡最熱鬧的時候。車輛的鳴笛聲,人們的熙攘聲混雜在擁擠的通道,錢盈兒的眼睛幾乎應接不暇了。她從車上下來,王德厚推車在前,她跟在後面,欣賞著許多沒有見過的人和物。

這樣大型的批發市場,肯定是有計量用具的。王德厚找了一陣子,終於找到了。

「你在這裡等著,我過去看看。」

「不,我也要去。」

錢盈兒又撒起了嬌,於是,兩人一起進了那家店鋪。(未完待續)

ps:新書需要支持,求推薦、收藏和訂閱。謝謝! 霧,漸漸散開,冷冷清清的光暈,浸染著市場的每一個角落,這家店鋪里的光線也跟著明亮起來。這裡是專賣計量器具的,大到足足一米多高,百十斤重的噸磅,小到家用的體重秤、老太太們買菜有時會帶著的,像鋼筆一樣的手提秤,樣樣俱全。貨品琳琅滿目的擺滿了,十幾平米的空間。一位頭髮花白的老者,坐在一把搖椅上,腿上放著一個小巧精緻的半導體,在聽著幾十年前流行的歌曲。

錢盈兒是第一次走進這種地方,這裡的貨品她僅見過賣菜的商販,平時用的可以放在桌子上的那種秤。錢盈兒觀測著這裡的一切,感覺這也好奇,那也新鮮。

見他們進來老者緩緩站起:「年輕人,想要點兒什麼?」

「我──想要一台賣蔬菜水果用的秤,您看哪種合適呢?」

王德厚想聽取老者的建議。

「你是搞批發?還是零售?

「零售?」

「哦,是這樣啊!這個、這個、還有這個,這幾種都可以,就像那種幾十斤一大袋子的蘋果,或是一筐梨都可以約出準確的重量。」

「那麼這些的價格是……?」

「哦,這種台式的一百五,這個稍大點兒的二百五,這種的三百三。」

老人家用手一一指著,詳細地給他介紹價格。買東西總是這樣,買者總想更便宜一些,而賣者總是希望利潤多一些。所以,買東西有時是一種心理較量。

「我想要這台,老人家,這個價格……能不能便宜一些呢?」王德厚指著中間那一台問。

「年輕人。你放心,我絕不會給你多要。我這裡一向是價格公道,保證質量的。」老者很嚴肅的說。

「我聽說,有一種秤可以讓人多掙些錢?」

「哈哈,年輕人。你這麼問,就說明你的動機不純。我做這行幾十年了,那種八錢變一兩的秤。我絕對不賣。」

老者又嚴肅地說了一句。他所指的八錢變一兩,意思就是那種本身就缺斤短兩的秤。

王德厚暫時沒有回話,停頓了片刻。

老者走近王德厚。拍了拍他的肩膀。

「年輕人,我這裡還有一桿秤,你知道嗎?」

「在哪裡?便宜嗎?」

「在這裡,它是無價的。多少錢都不賣。它是衡量人心的,我們每一個人都應該有。」

老者拍拍自己的胸脯。語重心長地說。王德厚點點頭,不再爭論價格的事了。

「老人家,我就要這台了。」王德厚再次指著中間的那台,認真的說。

「二百五這個價格。確實有些不好聽。這樣吧,我再讓十塊,二百四十塊錢賣給你。」老者自己把價格降低了十塊錢。 超極品太子 ,把秤搬到車上。付了錢準備離開。

他帶上錢盈兒,去了那個蔬菜水果批發區,一路上那位老者的話一直縈繞在耳邊。

衡量人心的秤是無形的,也是無價的。我們每一個人都應該有,首先要衡量自己。

王德厚還沒有想好具體要批發點什麼,心裡還想再比較一下價格差,一切十拿九穩了才正式開張。走過昨晚曾到過的那個蔬菜區,但他並沒有過去。他不想去見昨晚遇到的那個賣黃瓜的大哥,因為僅有一面之緣,怎麼好意思去麻煩人家?

「這裡好大呀,好濃的生活氣息!」錢盈兒忍不住讚歎道。她的確很喜歡這裡,感覺這裡有一種向上的力量。

「你喜歡呀?喜歡就想辦法天天在這裡生活。」王德厚笑著說。

「住哪裡呀?」錢盈兒天真的問。

「這還不簡單,隨便找一個批發商嫁了,天天可以來這裡,而且,晚上還可以住在車上。哈哈……」王德厚說完,自己笑了起來。

錢盈兒終於明白過味兒來,揪住王德厚的耳朵,狠狠地擰了一下。王德厚「哎呦!」一聲,不再開這樣的玩笑了。

他們在擁擠的人群和車輛間,艱難地走著,看著。突然,一陣響亮的吆喝聲吸引他們駐了足。

王德厚把他那輛破三輪車,艱難地推到一個角落裡鎖好。然後,拉著錢盈兒順聲音找去。

那是一輛大貨車上傳出的吆喝聲,車上有半車蘑菇,一筐筐的擺放在那裡。一個三十歲左右的男子,站在車廂的邊緣,嘴裡不停地吆喝:「蘑菇便宜了啊!五毛錢一斤,賠本兒給你了啊!我家有急事需要馬上回去,所以只好把這些菜處理了。快來買呀,轉手就能賺兩塊五……」那人不思疲憊的吆喝著,車下站著一位婦女,也是巧舌如簧,小嘴兒「巴巴」的講個不停,誇讚自家的蘑菇有多好。

有些禁不住「高利」誘惑的小菜販子,爭先恐後的往這裡擠。這個說「要三筐」,那個說「要五筐」爭搶個不停。

王德厚陷入了思索,他拿出那個「考察價格」用的小本兒,上面清晰的記錄著──蘑菇,一斤三塊。傻子都可以算出,一斤能賺兩塊五。想到這裡,王德厚心裡痒痒的,這種便宜事兒,可是可遇而不可求啊!

王德厚絲毫沒有做生意的經驗,兩人相互對視一眼,點點頭通過了那個決定。如果說,王德厚絲毫沒有做生意的經驗,錢盈兒就更不懂了,兩人懵懵懂懂的便付諸了行動。

「我要三筐。」王德厚擠過人群來到車跟前,舉起手示意。車上站著的批發商低頭看著他說:「兄弟,有眼光,你日後一定能成大老闆。」

「借您吉言了。」王德厚還美滋滋的,認為自己做了一個正確的決定。

「老婆,幫這位兄弟搬幾筐蘑菇。」那位批發商吩咐站在車下的那位婦女。

「等會兒,大哥。我去推我的車。」王德厚說完,去推自己的車了。

車子推來,那位婦女十分熱心的幫王德厚搬下幾筐蘑菇,並一一過了秤。

「兄弟,你看好了,這重量絕對只多不少。金額,八十五塊三。這樣吧,零頭兒去掉,你拿八十就可以了。」

那位婦女一邊看著電子秤上的數字,一邊說。

王德厚湊近了,仔細觀測著。上面顯示的數字,確實如她所說。就這樣,高高興興的交易成功。王德厚心裡盤算著這幾筐蘑菇能賺多少錢?臉上洋溢著開心的笑……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