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0 月 28, 2020
100 Views

又或者,讓誰誘導他走遠呢?要知道,這一去,就是永遠。

Written by
banner

周霜霜心中一陣絕望。

她不由攥緊了掌心。

那裏,只有她能觸摸到的痕跡,依舊凹凸不平。

她心頭一驚,突然想到了這個死局的一條出路!

——由她將人引開,在蘇達即將死去之前,回到空間去!

她這具身體,雖然似乎跟原本一模一樣,但考慮到自己來回切換的狀態,還有末世中自己的情況,周霜霜可以肯定,不會影響到本體!

既然這樣的話,那麼除了自己,也沒別人能夠做到這件事了吧?

就算自己來不及切換,應該……也會沒事吧?

她猶豫着,一時拿不定主意。

這時,一個女人的面孔,出現在她的腦海裏。

那是……

周霜霜直到此刻,都不知道她的名字。

至尊學校 她只記得那人亂糟糟的長頭髮,高高的顴骨,乾瘦的身材……

上個世界,自己猶豫了。

而這次,她該勇敢一些了。

不然,這個死局,恐怕只有人命填補才能解開。

智人就算再被情緒管控,可他們也仍舊是活生生的人,只不過社會發展方向不一樣罷了……

她不能因爲這個,就找藉口忽略他們生命的寶貴之處。

她深呼吸,努力保持鎮定。

但是,手指還是忍不住微微發抖——還是,有些怕啊………

………………………………………………

與此同時,林侖也閉目沉思,不斷在腦海中模擬各種場景。

處理器的高速運算,能夠在短時間內迅速給出結果。但是,不管他模擬哪種可能,最後的結果,都要有人死去。

他睜開眼,渾身大汗淋漓。

小野妻,乖乖噠! 處理器過載引發的高熱又一次席捲了他的身軀,他思維模糊,已經做不到百分百清醒了。

處理器發出警告:“運算過載,運算過載!建議立刻使用T01冷卻劑。”

然而,不行!

林侖咬牙:不行……不行……

不能放棄!必須要儘快想出結果!

他轉頭看着身邊的周霜霜,察覺到眼前的女孩兒看似鎮定,然而手指頭卻仍舊微微顫抖着,不由心頭一痛——

在這裏,這個星環東區最大的垃圾場,目前還有員工四千二百名!而這四千二百人,經過計算,有足足四百八十三人在高強電流自毀裝置的有效範圍內!

另外,還有九百七十八人,會被範圍外的電流影響,深受重傷……

他痛苦的一捂後腦,心中拼命掙扎着——

一定要想出辦法來!!!

然而這一刻,一聲可怕的警告聲在他腦海想了起來。

“警告!警告!”

“檢測到腦波高頻率運動,處理器過載,請立即就醫!立即使用T03加強版冷卻劑!”

“警告!警告……”

提醒聲連續三遍。

林侖卻臉色煞白——他來的匆忙,根本沒有準備冷卻劑!

而處理器一旦察覺……

“檢測到大腦高度疲勞,仍未使用冷卻劑,爲保證您的身體健康,將啓用等級干預!”

“同時,自主醫療預警裝置已經啓動。”

“位置鎖定——”

林侖的手掌瞬間攥緊了底下的垃圾!

——不,不接受等級干預!

不接受!!

“抱歉,檢測到您在六個月內曾經拒絕過等級干預,現判定您無資格再次拒絕。”

“強制執行開始——”

林侖簡直要暈過去!!!他驚恐的看着不遠處盯着他的蘇達,只恨不得一頭撞掉腦子裏的東西——

“滴——”

“S級預警!!!”

“等級干預檢索到您附近有一顆禁用武器,請保護好自己,已經呼叫星警!”

“請在星警到來之前保護好自己!”

“距離星警到達,還有五分鐘三十二秒,倒計時開始——” 林侖痛苦的按住自己的額頭!

不!

不行!!

星環S級預警,只會帶來更多的星警。可在無差別攻擊的自毀裝置面前,只要在攻擊範圍內,不管是十個人還是一百個人,統統都沒什麼差別!

那些星警擋不了強電流,根本,根本不該叫他們來!

他拼命凝神,試圖重新奪回處理器的控制權,同時手中不停編輯着信息,想要偷偷用終端發出去……

下一刻,顱內一陣翻攪,林侖只覺額心刺痛,處理器控制權已經被高等級處理器完全接手。

“警告!請您注意!”

“處理器過載,請迅速使用任意型號冷卻劑!”

處理器過載帶來的高熱如同洶涌而來的烈火,林侖只覺得腦子一片空空蕩蕩。

“警告!處理器過載!您的體溫……”

然後,天旋地轉——

………………………………

周霜霜還在爲剛剛的設想心驚不已,止不住的害怕發抖——

她今年,也纔不過十八歲而已。

哪怕平時表現的再鎮定,再厲害,可這都不能改變她前頭十八年被寵着長大的事實。

現如今,這還沒隔多久,就又一次面臨這種事,哪怕她心中早有準備,但無論如何,本能是控制不住的。

原本,她是想跟林侖商量商量的,但誰知纔剛湊過去,那人就直接一頭栽倒下去!

要不是周霜霜眼疾手快一把將他撈住,恐怕現在,他整個人都要栽倒在地面上凹凸不平的金屬垃圾上。

萬一要有什麼不測……

周霜霜咬咬牙,不敢再想。

………………………………………

而這時,蘇達已經衝了過來。

一見你我就想結婚 周霜霜下意識一側身,將林侖擋在身後,接着,煞有其事的指着不遠處一個廢棄的小機器人,驚訝道:“呀!那是你兒子嗎?”

這話出了口,周霜霜才終於反應過來——完了!

那個機器人,就是剛纔被蘇達抱在懷裏,片刻後又棄如敝屣的那個。

它似乎是個很老舊的款式,渾身的漆都斑駁了,但卻是個人形機器人。

只不過,沒有仿真皮膚,也沒有具體的五官。有的,只有猙獰的一寸寸骨架。

周霜霜絕望的看着蘇達,已經做好了隨時切換的準備——叫你嘴賤!

她心中哭唧唧的扇着小人兒,

然而,她高估了蘇達如今的清醒程度。

只見癲狂衝過來的男人在片刻的怔愣後,迅速在臉上扯出一個笑容——

“我兒子?”

他看着周霜霜,聲音突然溫和了起來。

“你見到我兒子啦?”

“我大兒子還是小兒子?”

周霜霜一愣。

蘇達的大兒子,不是已經……

片刻後,她咬牙:“大兒子!”

“啪!”

蘇達卻興奮的一拍手!

“我就知道,我兒子在這裏!哪裏?哪裏?”

他在四周走動着,不斷詢問這些廢棄的垃圾。銀白色的金屬腳面踩在凹凸不平的金屬上,十分靈活。

蘇達一路走,一路絮絮叨叨。

他滄桑的面孔上,已經過早的有了些許深刻的溝壑,眉目疲憊。

這一刻,他臉上期盼的神情,與地球上那些同樣期盼着自己孩子的父親,也並沒有什麼兩樣。

“兒子,爸爸預支了工資,湊夠學費了……別怕,爸爸給你轉學,你就不用被他們等級干預了!”

他喃喃着,眼神跳動着火焰,似乎真的是這麼回事——

“等爸爸再努力些,讓你弟弟也跟着一起轉學……”

“你們不要太聰明,只要平平安安陪着爸爸就好了……我們不要處理器,爸爸養你們……”

他在這裏轉了一圈又一圈,喃喃的話語重複了一遍又一遍,然而至始至終,都沒有看到自己孩子的身影。

周霜霜眼睛有些酸澀。

但是,看到蘇達放置在自己上衣口袋那個圓鼓鼓的紅色小球,她又很快深吸一口氣,勉強鎮定下來。

“他在這兒。”

她慢慢站了起來,試探性的,一步一步接近蘇達。

然後,在對方的目光看過來時,周霜霜蹲下身,撿起了地上那個破舊的人形機器人。

小小的人形機器人不過一米長短,渾身漆痕斑駁,關節連接處鏽跡斑斑,分明早已被淘汰多年了。

腹黑寶寶,媽咪拒絕曖昧 周霜霜卻一把將他摟在懷中,仔細描摹着對方圓溜溜的金屬頭顱。

“看!這就是你兒子!長得真可愛呀!”

可愛?

蘇達愣在那裏。

——儘管處理器消失,導致他多年壓抑的情緒在短時間內爆發,直接將他的大腦衝擊的七零八落,讓他成了如今這瘋瘋癲癲的狀態……

可是,如今,周霜霜提到自己的孩子……

他的眼神開始有了短暫的清明。

“對。”

他點頭贊同:“我兒子那麼可愛!”

周霜霜心頭一喜!

然而下一刻,他倏的轉頭,死死盯着周霜霜,眼睛裏紅血絲瀰漫,神情越發的可怖——

“我兒子死了!”

“我兒子有新的爸爸了!”

“……”

這些話顛三倒四,若非周霜霜知道他兩個孩子的情況,此刻估計就要一頭霧水了。

“沒有沒有!”

周霜霜急忙說的。

她摟緊懷中的小型機器人,捏着他已經不甚靈活的機械手臂揮了揮:

“看,你兒子在給你打招呼呢!”

“他說,他需要他爸爸陪他去一個地方,一個安靜的,沒有別人的地方。”

這句話說完,周霜霜只覺自己心臟怦怦跳得厲害。

然而暗自咬着牙,他卻面不改色的轉過身,朝着垃圾場更深處走去——

放鬆放鬆!

可以的可以的可以的……

她嘀嘀咕咕,卻始終忍不住看向前方。

——那裏,是早已經被歸類好的垃圾。除了垃圾之外,什麼也沒有。

周霜霜之前幾次來這裏偷偷摸摸,已經弄清楚了這裏的情況。

高強電流自毀裝置的有效範圍是一千米。

一千米而已,只要他們再往前走一走,走到無人地帶,到時候再讓蘇達引爆自毀裝置,她切換回地球——

這樣,就不會傷害到其他人了。

周霜霜暗自給自己打氣:

——有開元通寶這樣的金手指,你一定可以的,別怕,別慌!

手底下,那個小小的人形機器人零件早已生鏽,此刻被她故意拽着向前走,渾身零件都在嘎吱作響。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