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0 月 22, 2020
123 Views

在修行界,修爲達到了聞道境界後期,被稱之爲大師。修爲達到了聞道境界巔峯,被稱之爲宗師,可以開山立派。而到了更高一境的洞玄境界,則稱之爲傳說。

Written by
banner

“所有人都以爲孤月城千年不倒,是靠着劍聖的威名。殊不知這個徐莫問發起瘋來,同樣驚人。”中年婦人又補充道。

喜樂娘娘沉默了許久,然後才道:“那兩個年輕人,到底哪一個是他的徒弟?”

“應該是那個空靈之體。聽聞徐莫問和林白素來不搭理孤月城事務,也不收徒。是以孤月城近年來的弟子一代比一代平庸。而今孤月城收了一個舉世罕見的空靈之體。可能引起了徐莫問的興趣。”中年婦人認真分析道。

喜樂娘娘嘆口氣,道:“可惜啊。白白犧牲了一個聞道境界強者。若是讓我哥哥知道劉長老就這樣死去,他應該會很生氣。”

“娘娘,紫玉琉璃裙還需要搶奪嗎?”中年婦人問道。

喜樂娘娘搖搖頭道:“暫時不要動她。只有出了陽州,去了中州之地,才能找機會下手。奪走那件聖甲。”

“那個姑娘如此年輕就能穿上聖甲,就不怕遭天譴嗎?”

喜樂娘娘露出了妒忌和不喜之色。

第二日,孤月城,離火教,流雲宗還有其他一些勢力或者散修的年輕一代最強者聚集在皇宮之內的太和大殿。

昨晚的動靜太大,在場之人全都知曉。紛紛看向孤月城的三名弟子,神色各不相同。有些敬畏的,有些不喜的,有些不屑的。

離火教衆弟子看向孤月城衆弟子,則是一臉輕視。數十年的九州薈萃大會,離火教一直以來都是陽州三大門派的佼佼者。

由此,離火教已然成爲了陽州的第一大派。

“人皇到,喜樂娘娘到,建安公主到。”

“人皇萬歲萬歲萬萬歲。”

“喜樂娘娘千歲千歲千千歲。”

“建安公主吉祥。”

大殿之內,所有門派弟子恭敬地跪地行禮。看着衆人簇擁之下,一位俊朗威嚴的中年男子,身着龍袍,龍行虎步走了進來。

在他的身後,喜樂娘娘身着華服,高起的髮髻之上插着璀璨金釵,顯得雍容華貴。

林楓的視線並沒有停留在威武不凡的人皇身上,也沒有停留在絕美無雙的喜樂娘娘身上,而是停留在建安公主身上。

“瑾兒……”流雲宗方向,司馬上善忍不住驚呼,雙目迸發出濃濃的喜悅。

“大人……”

雖然祈禱着唐瑾兒活着,萬萬料想不到,今日真的看着她活生生出現在自己面前。林楓愣在當場。 見到唐瑾兒瞬間,往事種種如微風拂來,直上心頭。林楓一臉沉默,思緒有些複雜。

林妙妙看着分神的林楓,輕輕問道:“林楓,你怎麼了?”

“沒,沒事。”林楓回過神來道。

人皇入座,微微擡手道:“衆人平身。”

衆人起身,紛紛看向龍椅之處,瞻仰人皇雄風。

喜樂娘娘坐在人皇身側。唐瑾兒則是優雅地站在人皇身側。在唐瑾兒的身旁,墨莫靜靜站立。她的目光正看向林楓,而林楓的目光也落在了墨莫身上,滿臉疑問,等待着解答。

由始至終,唐瑾兒並未看林楓一眼。反而是不時地和臺下的司馬上善有眼神交流。司馬上善則如喝了烈酒的漢子,滿面**,心情大好。

人皇的目光在衆人身上掃過,然後道:“今日,陽州衆天縱之才齊聚於太和大殿。朕心情甚好,樽酒。”

“諾。”

侍女們領命給各位樽酒。

喜樂娘娘給人皇樽酒,玉手柔若無骨,端起酒杯的姿態,美妙不可言。她向着人皇傾城一笑,道:“皇上。”

人皇接過爵,頗爲滿意地看了喜樂娘娘一眼,然後看向衆人朗聲道:“諸位青年才俊,請。”

“謝人皇。”

衆人雙手捧爵,仰頭一飲而盡。

司馬上善自顧倒了一杯酒,端起爵起身,走至大殿中間,對着人皇彎腰一拜道:“司馬上善替流雲宗宗主向人皇請安,祝人皇壽與天齊。”

“好,愛妃給朕滿上。”

人皇有些滿意地看着司馬上善,道:“司馬卿家一直在朝爲官,爲我大唐帝國立下諸多汗馬功勞。此次入中州,朕希望司馬卿家博得一個好名次,替我大唐帝國爭光。”

說罷,人皇端起爵,豪氣而飲。

司馬上善倍受鼓舞,滿腔熱血道:“司馬上善定當全力一搏,讓大周人見識一下我大唐人的風采。”

言畢,司馬上善雙手捧爵,一飲而盡。這纔回到座位之上,臨走之時,不忘含情脈脈地看唐瑾兒一眼。

說到和大唐帝國皇族的微妙關係,離火教絲毫不遜色流雲宗。離火教在朝廷的地位和流雲宗伯仲之間。而離火教在陽州的勢力和威望則勝過流雲宗。

離火教大弟子江如風端起爵起身,走至大殿中間,一臉恭敬行禮道:“江如風替離火教向人皇請安,祝人皇修爲通天,長生不衰。”

“好。離火教戍守邊疆有功。朕也希望江少俠中州一行,博得好名次。朕更加希望看到江少俠歸來之後,願意從戎,爲我大唐子民戍守邊疆,抵禦魔族,護衛我大唐子民萬年無憂。”人皇說着再次端起了爵。

“江如風定不會辜負人皇所託。”江如風恭敬道。

隨後,一位身着綠色裙襬的魅惑女子款款走上大殿中間。每行一步,完美嬌軀如弱柳輕擺,讓人看着眼熱。

這位女子,約莫十六,面容白皙,五官十分精緻,透着一股媚態。在她的眉心,點出了一多紅色的小花,更添幾分姿色。

“弱女子紀夢受宮主之命拜見人皇,謝人皇送我紅花宮弟子前往中州。”紀美說完一飲而盡,然後趁着酒意起舞。

她的整個身子十分柔軟,好似無骨,擺動起來美妙至極。其舞姿如一朵紅花,在雪原之中綻放,令人眼睛一亮。

恍惚之間,大殿之內竟然憑空起了雲霧。她整個人猶如隔霧之花,朦朧飄渺,閃動着美麗的色彩,好似仙女下凡而來,卻又是如此的遙不可及。

隨着短暫的舞蹈結束,雲霧散去。紀夢身上的綠色裙襬消失不見,只着塑身衣物。也不知此衣何名,領口大開,豐滿的絕美呼之欲出,令人眼饞。

衆人正看得入迷,紀夢轉身之間,綠衣裳憑空出現,裹住了她的美妙嬌軀。

紀夢屈膝行禮道:“民女獻醜,以此舞祝願人皇永主沉浮,喜樂娘娘美貌永駐,建安公主修爲早日通天。”

“紅花宮的女子果然不凡,愛妃覺得如何?”人皇說着看向身旁的喜樂娘娘。

喜樂娘娘端莊微笑道:“紅花宮的舞蹈,自然天下無雙。賞。”

“謝人皇,謝喜樂娘娘。”紀夢恭敬行禮,然後回到座位之上。

此時,一個嬌小女子走上大殿,她皮膚略黑,雙眼極大,有些活潑之態。她身穿藍布印白花衫褲,自胸至膝圍一條繡花圍裙,耳上垂一對極大的黃金耳環,足有酒杯口大小。

“蠻族青山拜見人皇。我可不會像他們那般會說話。人皇莫怪。不過我爹爹可是十分想念人皇呢。”青山說着忍不住咯咯笑起來。

“屋塔山乃蠻族第一奇才,蠻王有你這樣的女兒是他的福氣啊。”人皇笑道。

“人皇過獎了。我爹爹可不喜歡女兒呢,他呀就喜歡男兒。我倒是羨慕建安公主有人皇這樣慈祥的爹爹。”青山不拘小節自顧道。

隨着蠻族屋塔山入座,現在只剩下孤月城弟子沒有上前參拜。若是以前,本應該由孤月城大弟子上前,可是而今陸無雙自知修爲遠不如林妙妙,心裏也想着將此次露面的機會給林妙妙,因此並未出去,而是對着林妙妙輕聲道:“師妹,該你了。”

林妙妙搖搖頭道:“我可不喜歡這樣的場合。林楓,你好歹當過官,不如你去吧。”

“師妹,林師弟資歷尚淺,拜見人皇不可不敬。”陸無雙阻止道,心中暗想怎麼排位也輪不到林楓上去。

林楓此時哪裏心思爭這個,一直保持沉默,思緒紊亂。

“我反正不會上去的。師兄若是喜歡,你自己上去吧。”林妙妙一臉無趣道。

“好吧。”

陸無雙端起爵起身,走至大殿中間,彎腰行禮恭敬道:“孤月城大弟子陸無雙拜見人皇,祝人皇長生不老。”

人皇微微頷首,道:“劍聖近來可好?”

“回人皇,師尊閉關修煉多年。弟子不曾見。”陸無雙恭敬回道。

“想來劍聖修爲又精進了不少”,人皇略微停頓,看向孤月城弟子方向,然後道:“聽聞孤月城出了一個空靈之體,天碑排名第二,是何人?”

“是我的師妹,她叫林妙妙”,陸無雙說着看向林妙妙,道:“師妹,還不過來朝拜人皇。”

林妙妙見無可推卻,只能起身來到大殿中間道:“孤月城弟子林妙妙拜見人皇。”

人皇身側的喜樂娘娘,建安公主,墨莫三人得知她便是傳聞之後的空靈之體,紛紛看去。特別是墨莫,目露覆雜之色。

那日雪原之中得見林妙妙,知道她是不凡的女子。卻沒有想到她竟然是空靈之體,不凡到如此地步。這樣罕見之體他日足以和她的師姐,雲麓仙宗的聖女相若。

人皇頗爲滿意一笑,道:“大唐出了一個天之驕女,不錯。此次中州之下,林姑娘準備拿下第幾名?”

林妙妙心想,即便朝着第一而去,也只能對着師父,林楓以及自己說。對外人說,則顯得傲慢而又引來風波。於是她道:“我只打算全力備戰,至於名次則沒有考慮太多。”

“如此心態,方能沉着應對局勢。朕看好你,等你的好消息歸朝。”

“謝人皇。”林妙妙又是彎腰一拜。

喜樂娘娘見所有人朝拜完畢,便道:“皇上,我精心挑選了一些宮女奏樂歌舞,雖比不上紅花宮,卻也有幾分賞心悅目。不如請上來助助興吧。”

“準。”

人皇身旁的太監立即揚聲道:“歌舞奏樂。”

鐘鼓聲氣,美人涌入大殿之中,如蝴蝶一般翩翩起舞。

林楓時不時地看向唐瑾兒,見她一直沒有看自己,哪怕一眼也無,不由暗想:回到都城,一切都不一樣了嗎?她如今貴爲公主,便不再是邊疆那個稱呼自己‘小林’的上司了嗎? 從太和大殿出來,林楓覺得一身輕鬆。

由始至終,唐瑾兒沒有看他一眼。林楓心裏有些不爽,可隨着走出大殿,看着刺眼的日光,也坦然了許多。

以前種種,隨着那一場大雪而淹沒,而今日光正好,大雪化盡,一切重新開始。

Wшw ●ttκǎ n ●¢O

“林楓,你怎麼了。今日一直心不在焉。”林妙妙問道。

林楓笑了笑,回道:“無事。傳送大陣要到傍晚時分纔開啓,我們回去歇息準備一下。”

“好。”林妙妙回道,既然林楓不願意開口,妙妙也不想多問。

兩個人走下臺階,朝着宮門的方向行走。沒過多久,一個幽靜動聽的聲音從身後響起道:“林楓。”

狼性總裁,別太猛! 林楓停了下來,轉身看去,正是墨莫慢慢走來。

林楓笑道:“原來是墨姑娘,別來無恙。”

“有些話想要與你說,可否借步說話?”墨莫問道。

林楓不想避開妙妙,便道:“這是我的師妹,不算外人。”

“有些話不方便對第三人說出口。”墨莫開口,看也未看妙妙一眼。

“林楓,我去那邊逛街,你們聊吧。”妙妙說完也不等林楓答應,便自顧離去。

墨莫這纔看向林妙妙,忍不住蹙眉道:“年紀輕輕,就算有師父護佑,也不能身着聖甲如此招搖過市。”

林楓看出來墨莫對妙妙的不喜。他心中有些不快道:“墨姑娘,林妙妙是我的女友。倘若你對她有什麼意見,麻煩你埋在你心裏。莫要讓我聽見。”

“說與你聽了又如何?你要替她向我動手麼?”墨莫靜靜地看着林楓,似乎是一種挑釁。

林楓沉聲道:“說吧,尋我什麼事情?”

“是關於大人的事情。看來你也不想聽,也不願意聽,更加沒有必要聽了。”

墨莫有些生氣起來,說完便轉身離去。

看着墨莫莫名其妙的耍性子,林楓真的不想搭理她。放任她離去。可她剛纔提到了唐瑾兒。林楓有些心動。想要知道唐瑾兒爲什麼就對自己不搭理了?打個招呼,當作一般朋友也好過現在這般。

林楓追了上去。忍住心裏怒火平靜道:“總兵大人怎麼了?”

“怎麼,你還知道關心大人?”墨莫仍舊一副不滿意的樣子道。

“你這個小妮子怎麼這樣死腦筋啊?”林楓嘆口氣,無奈道:“大人對我不薄,又有知遇之恩。我心中自然掛念她。”

“大人於你而言,僅止於此麼?” 冷少終結者 墨莫看着林楓,一臉認真問道。

“墨姑娘,你想要說什麼?”林楓有些不耐煩起來。

總裁大人請愛我 墨莫轉過頭,看向不遠處的林妙妙,沉默了片刻道:“你的心緒不寧,大人在你心裏如何,也只有你自己清楚。”

“實不相瞞。我家宗主雖然親自出手,不惜耗盡至寶雙生花。這才令大人復活過來。但是她的記憶,她的性情,需要慢慢恢復。”

“如此說來。她對於我的記憶只是暫時沒有恢復過來,所以先前一直沒有看我一眼?”林楓立即問道。

墨莫道:“可以說如此。但是由於大人生前耗盡了一魂一魄,有些記憶將會永久丟失。正好丟失的便是邊疆之行。”

“什麼?那她將永遠不會記得我了?怪不得她一直沒有看我哪怕一眼!”林楓喃喃自語。

“怎麼,你想讓大人記住你麼?”墨莫看着林楓反問。

林楓欲言又止,最後還是無奈一笑道:“這樣也好。我救了大人一命,也算報答了她的知遇之恩。以後如何。那都是以後的事情了。”

“看來你對林姑娘用情至深”,墨莫微微蹙眉。沉默了一會兒才道:“大人剛剛醒來不久,不能受到刺激。今日來找你便是告訴你,邊疆之行的事情,莫要對大人提起。”

“明白了,墨姑娘放心。”林楓回道。

“如此甚好,告辭。”

墨莫正要離去的時候,唐瑾兒恰好走來,端莊一笑道:“莫妹妹,我四處尋你,你怎麼在這裏呢。”

墨莫回道:“我在和一位朋友敘舊。”

“哦,能被莫妹妹稱之朋友的人定然不凡,誰呢?介紹與我看看。”

唐瑾兒說着便來到了林楓近前,她定眼看着林楓,林楓也看着她,兩個人的視線相交,都各自定格了瞬間。

那一瞬間,林楓不能不承認內心深處悸動。

林楓皺眉,擺過頭去,假裝看着皇城的風景。

那一瞬間,唐瑾兒覺得被什麼東西吸引了一番,竟然有些忘了自己的瞬間。

唐瑾兒臉色微紅,不由低下頭來,露出了嬌羞之色。

“此人確實有些不凡,卻不知道可以成爲多久的朋友。”墨莫說着不由看向林楓。

唐瑾兒擡頭道:“莫妹妹這話說的怪異。你的朋友便是這位嗎?天碑之上排名多少?以莫妹妹的眼光,至少排名前五才能入莫妹妹的法眼吧。”

不遠處,林妙妙百無聊賴地逛着。看見墨莫瞧林楓的眼神有些非同一般,似乎藏着一些情緒。

林妙妙好幾次忍不住想要過去,最後都是忍了下來。而今看到建安公主湊了過去,林妙妙這才朝着林楓開口道:“林楓,你們講完了嗎?我有些餓了,想要回家吃些東西。”

林楓朝着兩人拜別道:“我只是一個無名小卒,天碑之上沒有我的名字。不好意思,我還有要事,告辭。”

唐瑾兒也聽到了林妙妙的言語,知道林妙妙是罕見的空靈之體,有心結實,便道:“我府裏有些不錯佳餚,林姑娘若是不介意,不如去我府裏?”

說到後面的時候,唐瑾兒看向林妙妙,不由加大了聲量,故意讓林妙妙聽見。

“還是不要了,我帶着師妹去吃點東西便好。”林楓回道。

“爲何不要?”

林妙妙說着幾步便走了過去,她看着唐瑾兒道:“既然公主邀請,若是拒絕便是不敬。林楓,你應該答應。”

林妙妙說完看向林楓,林楓覺得妙妙的眼神有些奇怪,讓他覺得不自在。若是進入了唐瑾兒的府裏,豈不是會亂糟糟起來?

林楓立即道:“妙妙,公主府里人多熱鬧。而你又喜歡安靜,我想有些不合適。”

墨莫聽了此話,立即道:“巧了,公主的府裏倒是一個安靜之地。至於安靜的原因,我想你應該知道。”

“哦,是嗎?”

妙妙有些興趣地一笑,道:“林楓,既然你知道公主府裏安靜,爲何還言說熱鬧呢?故意不讓我去嗎?”

“墨莫這個小妮子存心的”,林楓心裏暗罵了一句,然後笑着解釋:“我哪裏知道,我也從未進入過公主府邸啊。”

一片的唐瑾兒覺得他們好似話裏有話,一頭霧水,皺眉道:“你們到底說什麼呢?我怎麼一句也聽不懂?”

林妙妙也不廢話,道:“公主,請帶路吧。”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