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 月 18, 2021
83 Views

章葉小心翼翼的移動著腳步,進入到了這個上古空間陣法之中。正想打量一下這個上古空間陣法,章葉突然的感覺到,一股浩瀚之極的精神力量從陣法的深處探了出來,一下子就鎖定了他,同時一個聲音在章葉的心靈深處響了起來:『。帶我離開!帶我離開!」, 這個突如其來的聲音,有著一種妖異的力量,震得章葉心神撼動,

Written by
banner

〖體〗內的真氣翻騰不休,嘴角都溢出了鮮血。

「帶我離開,帶我離開!」聲音一次次的響起,猶如黃鐘大呂一般轟擊著章葉的心神。饒是章葉的精神力量強悍異常,也無法忍受這種可怕的精神力攻擊,忍不住哇的一聲,吐出了一口鮮血。

「見鬼了!想不到這個上古空間陣法之中,竟然存在著這麼可怕的強者!」章葉苦苦的抵擋著對方的精神力攻擊,心裡心驚駭不已。這個擁有浩瀚精神力量的強者,強大得沒了邊,堪比神秘刀尖中的上古強者,只是簡簡單單的一記聲音,就讓章葉吐血不已,靈hun隨時都有可能被這個聲音擊散,變成白痴!

「頂住,頂住!頂住!!」

在這種生死一線的關頭,鼻葉的精神力量凝聚到了一處,苦苦的抵擋著這個可怕的聲音。

章葉的精神力量比普通的武者強悍得多,並且在神秘刀尖之中,見識過上古強者的威能,精神之力變得更加的強悍,即使千丈石碑也無法讓他屈服。這時候,章葉的精神力量就像是大海中的一塊礁石,苦苦的紮根在精神世界之中,始終保持著一絲的清醒。


時間彷彿停止了,每一刻都漫長得可怕。

「帶我離開!帶我離開!」

「帶我離開!!帶我離開!!」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那個聲音終於慢慢的消失了。聲音消失之後,章葉精神壓力一松,再次吐出了一口鮮血。這時候,章葉才發現自己全身軟弱無力,連站都無法站得穩,差一點就跌到地上去。

死裡逃生之下,章葉想也不想,就朝著陣法之外而去。

這裡實在是太危險了章葉死裡逃生之下,再也無心逗留,只想快快離開這個可怕的地方,離開那個可怕的強者。

「噗!」

章葉剛剛行出二步,突然間被一塊三尺見方的石碑絆倒。

隨意打量了一眼這塊石碑,章葉登時一呆,只見這塊石碑上面,竟然密密麻麻的寫滿了字。


「老夫乃是青楓山青楓真人。進入這座七古空間陣法的人注意,這個上古空間陣法裡面,〖鎮〗壓著一隻上古火精靈。老夫推測這隻上古火精靈,乃是上古鳳凰的鮮血,與火山的岩漿結合之後形成的。這隻火精靈的意識剛剛蘇醒,不懂得複雜的思考,就像是一個小孩子一般。

不過它的實力卻是堪比真道九重強者,即使被空間陣法〖鎮〗壓著,也能夠憑著一絲精神力量傷人。見到石碑的人請速速離開否則將有殺身大禍!青楓真人吐血留字。」

火精靈!

章葉看到這三個字,登時倒抽了一口冷氣。他看過一些古書,自然知道,上古蠻荒存在著無數的種族除了人族、龍族、鳳族、象族等種族之外,還有著種種稀奇古怪的種族與生命。如,一棵大樹生活了一段悠長的時間之後,它也會擁有自己的意識,會思考會修鍊,會說話會唱歌,甚至還能四處亂跑。

樹木能夠擁有意識和智慧那麼其它的東西,同樣能夠擁有意識和智慧。如一塊石頭,一座山,一縷風,一片雲朵……這些東西只要機緣巧合,都能夠擁有意識與智慧,能夠人一樣的修鍊和說話。

雖然知道這世界上,有著稀奇古怪的生命,但第一次遇上火精靈,章葉心裡仍然是震撼不已。

知道了火精靈的來歷章葉心裡稍稍的鬆了一口氣。這隻火精靈被空間陣法〖鎮〗壓著,無法動彈,只有一絲精神力量能夠使用自如。在這種情況之下他只要能夠抵擋住火精靈的精神力量,就沒有xing命危險了。

沉吟了一下章葉一步步朝著空間陣法的陣眼而去。

章葉的腳步剛剛移動,火精靈的聲音突然又出現了。

「帶婁離開,帶我離開!」

「帶婁離開,帶我離開!」

聲音一遍遍的出現在章葉的心靈之中,轟擊得章葉臉se慘白,嘴角的鮮血慢慢的湧出來。不過章葉有了一次經驗,抵擋起來就容易了不少,火精靈的聲音雖然一次次的轟擊著他的心神,但章葉始終能夠保持清醒,並且一步一步行走著。

上古空間陣法龐大之極,奧妙之極,運轉之際隱隱與天道相合,威力無窮無盡。在這個大陣裡面行走,只要走錯半步,立即就要被可怕的力量撕成碎片,又或者被傳送到別的空間去,永生永世無法返回蠻荒大陸。

章葉手裡雖然有著地圖,但仍然不敢有絲毫的大意。他一邊抵擋著火精靈的聲音,一邊慢慢的前行,如果足足行走了十天時間,無數次與死亡擦肩而過,總算來到了一處奇妙的地方。

章葉的前方,是一個巨大的火山口。這個火山口方圓有五六十里,無窮無盡的岩漿在火山口之下,瘋狂的翻滾著,掀起了一道道岩漿bo浪,將整個天地都染成了慘紅之se。就在岩漿的上空,懸浮著一個白玉做成的平台,這個白玉做成的平台刻畫著種種繁雜的陣法,一股充斥天地的力量從這個平台上面發出,牢牢的〖鎮〗壓著下方的岩漿,任岩漿如何的翻滾咆哮,始終無法噴出來。


章葉獃獃的看著岩漿上方的白玉平台,良久才回過神來,自言自語道:「這個白玉平台散發出來的力量,看來就是傳說中的空間之力了。這空間之力果然厲害,輕輕鬆鬆就鎖定了空間,這火山口裡的岩漿再厲害,也無法噴發出來。」

震撼過了之後,章葉一陣的發愁。這個白玉平台懸浮在岩集的上方,要想到達平台上面去,就需要飛過二三十里的岩漿。這個過程之中,只要稍不小心,立即就要跌到沸騰的岩漿裡面去,被活活的燒死。

怎麼才能夠安全的到達白玉平台呢?章葉苦苦的沉思著。

「帶我離開,帶我離開!」

「帶我離開,帶我離開!!」

章葉苦苦的思索著,都無法想出一個好辦法。而在他思索著的時候,火精靈的聲音卻是毫不停息,一遍又一遍的在章葉心底響起,吵得章葉心頭一陣的鬱悶,吼道:「小子,你給老子住。!老子在想問題!」

這句話吼出口,章葉立即就後悔了,他的心提了起來:「見鬼,我真是太衝動了!這隻火精靈被我這麼吼了一下,不會突然的爆發吧?如果它發怒之下,瘋狂的展開攻擊,那我的麻煩可就大了!」

就要章葉等待著火精靈的爆發時,一個怯怯的聲音從章葉的心底響起:「老子?你的名字叫老子?」

「呃」章葉萬萬想不到,這隻火精靈居然好奇的問起了問題。

章葉心裡感覺到怪怪的,抓了一下頭皮后,說道:「我不叫老子,我叫章葉。」

火精靈奇怪地說道:「你為什麼叫章葉呢?」

「這個」章葉哭笑不得,說道:「因為我是章葉,所以我就叫章葉。」

火精靈接著又問道:「那我叫什麼呢?」

接連的聽到這些幼稚的問題,章葉登時意識到,這隻火精靈就像是小孩子一般,它什麼東西都不懂,對什麼東西都好奇。小孩子需要哄,這隻火精靈也一樣,如果能夠將它哄好,自己就再也不用飽受它的聲音折磨了。

意識到了這一點,章葉放鬆了下來,呵呵的笑著說道:「你是火山的岩漿與鳳凰之血,結合而成的精靈,因此你的名字就叫火精靈。」

火精靈說道:「火精靈?好,那我以後就叫火精靈了。章葉,你能不能帶我離開這裡?我在這裡生活了很久很久,一直只能自言自語,自己修鍊。我想到外面去看看,你帶我離開這裡吧。」

章葉苦笑說道:「你不是被空間陣法〖鎮〗壓住了嗎?這座上古空間陣法龐大無比,威能足以封天鎖地。我的實力太小太小,無法解除你的封印,無法帶你離開。」

火精靈沒有說話,但章葉分明的感覺到,它變得悲傷了起來。這種悲傷的情緒影響到了章葉,讓章葉心情都不好受起來。

過了好一會之後,火精靈說道:「我自己呆在這個地方,一直只能自言自語,進入這個空間陣法的人,都被我的聲音嚇死了。你的精神力量是所有人中最堅韌的,只有你能夠聽我說話。你能留下來陪我說說話嗎?」

火精靈說得可憐巴巴的,用的是懇求的語氣。不過章葉在這個上古空間陣法裡面,已經無數次與死亡擦肩而過了,這麼危險的地方,他只恨不得立即離開這裡。章葉搖搖頭說道:「這裡對我來說,太過於危險,隨時都有可能死亡,所以我不能留下來。我來這裡是有事情要辦的,辦好了事情之後,我會立即離開。、。

火精靈又是一陣的沉默。過了一會兒,它說道:「你有什麼事情要辦?我對這裡很熟悉,應該可以幫得上忙。我只希望,你事情辦好之後,陪我說說話就行。」!。 聽著火精靈的要求,章葉微微搖頭,忖道:「看來,這隻火精靈真是寂寞空虛透了。不過據古書記載,像火精靈這種異類生命,一般是沒有情感的。這隻火精靈怎麼會感覺到寂寞呢?真是怪了!」

心裡的念頭一閃而過,章葉把世界石取了出來,說道:「這是一塊世界石殘片。世界石來自空間裂縫,質地堅硬不可摧毀,有著種種妙用。如果有足夠強大的空間之力,就能夠在裡面開闢出一個空間來。我現在,想利用這個上古空間陣法的空間之力,在這塊世界石里開闢出一個小空間,用來攜帶東西。你能不能將這塊世界石送到空間陣法的陣眼之處,把空間之力貫注到世界石里?」

火精靈「哦」了一聲,說道:「這個容易,我在這個空間陣法裡面,已經生活了很長一段時間了,對空間之力很熟悉。在世界石殘片里開闢出一個小空間來,不是難事。先說好了,成功之後,你得陪我聊天一段時間。」

章葉心裡一喜,說道:「沒問題!只要你能夠將這塊世界石送到陣眼之處,讓空間之力在裡面開闢出一個空間來,我陪你聊上一個月都行。」

火精靈說道:「好!你把世界石交給我吧。」

章葉感覺到,身子周圍的天地精氣微微一振,竟然化成了一隻無形的手。章葉先是一驚,隨後就反應了過來,這種隨手操縱天地精氣的手段,正是火精靈施展出來的。於是就將世界石放到了這隻無形的手上。

「嗖!」

這隻無形的手平平托著世界石,掠過了翻騰不休的岩漿,閃電般朝著白玉平台飛去。

這個虛懸在岩漿上方的白玉平台,正是上古空間陣法的陣眼,上面有著無窮無盡的空間之力。世界石剛剛落到白玉平台上,無窮無盡的空間之力登時涌了過來,一聲雷霆般的巨響轟然出現!

「轟隆!」

聲音在火山口上回蕩著,震得火山口裡的岩漿都劇烈的翻騰,一道道數百丈高的岩漿波浪,直直的沖了上來。岩漿的溫度極高,翻騰之下,無窮無盡的熱力橫掃而出,饒是章葉在身體之外釋放出了數道真氣牆,卻也無法抵擋這些熱力的衝擊,整個人都後退了十多丈。

章葉理也不理這些熱力,驚喜之極的打量著數十裡外的世界石。剛才發出來的一聲巨響,正是空間之力開闢空間時,發出來的聲音。也就是說,開闢空間已經是成功了,現在就看這空間之力,開闢出來的空間到底有多大了!

這時候,火精靈的聲音出現在章葉的心底,說道:「成功了!不過你這一塊世界石太過於堅硬,空間之力也無法開闢出多大的空間。」

章葉心裡一沉,說道:「有多大?」

火精靈說道:「方圓五十丈。」

「方圓五十丈!」章葉的眼睛豁然的瞪圓,眼睛亮了起來。這一塊世界石的殘片,章葉本來以為,能夠開闢出一個方圓一丈的空間,就已經是心滿意足了。沒想到這隻火精靈對空間之力如此的了解,竟然讓空間之力在裡面,開闢出一個方圓五十丈的空間來!

「方圓五十丈啊!哈哈哈哈!」章葉忍不住一陣的大笑。

「嗖!」

世界石朝著章葉飛了過來。章葉將世界石拿在手裡,只見這塊世界石變得黑漆漆的,體積也變得小了許多,只剩下二指大小。上面繚繞著一種神秘而可怕的力量,這種力量,正是空間之力。

將精神力量透百度雄霸蠻荒吧手打入到世界石裡面,章葉果然感覺到一個方圓五十多丈的空間。這個空間充斥著淡淡的空間之力,精神力量在裡面掃過,有著一種神秘而冰冷的感覺。

「空間之力果然神秘不可測,玄妙到了極點,果真在世界石裡面,開闢了一個空間!我試一下能不能將東西放去!」章葉精神力量驀然鎖定了一塊通紅的石頭,念頭剛剛一動,這塊數十斤重的石頭立即就出現在小空間之中!

「好好好!」章葉連說了三聲好,興奮得身子都微微發抖。

小空間在上古時期,乃是十分普通的東西。但隨著時間的流逝,小空間變得越來越少見,即使是衛國真殿殿主,也無法弄得到一個小空間。據章葉所知,整個衛國真殿,也只有一隻小小的儲物袋。這隻儲物袋百度雄霸蠻荒吧手打由四位殿主共同擁有,只有碰上緊急的事情,才會拿出來使用。

偌大的真殿也只有一個儲物袋的時候,自己就已經擁有了一個方圓五十丈的小空間。想到這一點,章葉感覺到所有的冒險與付出,都值了!

章葉一股腦的將身上的東西扔到了小空間裡面,然後拿著世界石在手臂上一按。龍象功修鍊到了第六層中期,章葉對身體的掌控,已經到了不可思議的地步。一按之下,章葉手臂上的肌肉裂開一個口子,正好將世界石包容住。

如此一來,這塊世界石與章葉的身體,幾乎就是溶為一體,除非斬斷章葉的手臂,否則誰也無法發現章葉的身上有著一塊世界石。

收好了世界石,章葉朝著火精靈說道:「謝謝了!」

火精靈說道:「那你就陪我說說話吧。」

於是,在接下來的時間裡,章葉都在聊天之中度過。這隻火精靈對外面的世界極為嚮往,問起問題來源源不斷。而章葉這時候心情極為舒暢,火精靈問什麼,他都一一的回答著。

一個月的時間很快過去。章葉盤算了一下,發覺他在這十萬火山裡面,已經足足的逗留了四五個月的時間。離十三國新人王大賽,只剩下一個多月的時間了,於是章葉就向火精靈提出要離開。

這隻火精靈對外面世界知道得越多,就越是嚮往外面的世界。聽到章葉要離開,它依依不捨的說道:「章葉,有空一定要回來啊!我等著和你聊天呢。」

章葉與火精靈聊了一個多月,知道這隻火精靈心思極為單純,於是笑著說道:「放心吧,有空我會回來的。等我的實力強大起來之後,我帶你離開這個上古空間陣法,帶你到外面的世界去看看。」

火精靈高興的說道:「好啊好啊。其實你的實力也用不著多強大,你只需進階到真道,我就有辦法脫身了。章葉,你進階到真道之後,一定要回來找我,帶我離開這裡啊!」

「放心吧,我記得的。如果我進階到真道之後,我一定會回來找你的。」章葉安慰了一下火精靈,隨後沿著地圖上的線路,慢慢的退出了空間陣法,重新回到了那塊千丈石碑的下面。

「嗖嗖嗖!」出了空間陣法之後,章葉施展出了身法,的離開這座龐大火山。

在過去的一個月時間裡,章葉幾乎每時每刻,都與火精靈聊天。長時間使用精神力量,使得章葉的精神力量精進了不少,全力的感應之下,章葉可以感應到方圓萬丈的東西。除了精神力量精進之外,章葉的修為也是精進了許多,隨時都有可能突破到武道九重中期。

精神力量與修為精進不少,章葉的刀法刀拳法,也精進不少。在上古空間陣法裡面,章葉天天都可以看到空間風暴,連續一個月時間的觀察,章葉對空間風暴了解得越來越多,自創的戰技破山斬,也越來越精進了。

修為提升了,章葉的速度也就快了許多,只用了四天的時間,章葉就離開了這座龐大的火山。離開這座危險重重的火山之後,章葉並沒有立即的離開十萬火山,而是在十萬火山裡面,慢慢的搜索著。

十萬火山每時每刻都在噴發著,火山噴發出來的,除了岩漿之外,還有一些金屬。這些金屬都是難得一見的東西,拿到外面去可以打造出一柄柄鋒利的武器來,就算直接賣掉,也價值不菲。

章葉小空間里空蕩蕩的,因此他就瘋狂的搜尋著各種的金屬,火山玉、火山精金、火山黑耀石、火山松脂石、火山玄鐵……。值錢一些的金屬,都被章葉扔入小空間裡面。

瘋狂的搜索了七八天時間之後,發覺離新人王大賽越來越近了,章葉才依依不捨的收手,朝著十萬火山之外飛去。

「哈哈哈哈!章葉,你居然還沒有死!很好,很好!」

章葉剛剛飛出十萬火山,就聽到了一個咬牙切齒的聲音。舉目看過去,只見一個白衣青年人正遙遙的從遠方而來,身上的殺氣衝天而起,連天空上面的雲彩,都被這一股殺氣衝散。

「嗯?」章葉眼睛微微一眯,忖道:「這小子命好硬,上千隻火鴉居然都殺不死他。」

「哈哈哈哈!想不到吧?」白衣青年人飛到了章葉的前面,龐大的氣勢緊緊的鎖定著章葉,冷笑著說道:「章葉,看來你終究百度雄霸蠻荒吧手打還是要死在我手下!這就是命,你就認命,安心的死了吧!」

章葉也是哈哈一笑,說道:「口出狂言!小子,今天我就要親手打死你,以報數月之前的追殺之仇!」 章葉與白衣青年人隔空對峙著。……

章葉的目光之中,全是森森的殺意,這個白衣年青人,不但打算收鳳通明為丫環,而且還將他打成重傷,打得他不得不狼狽逃跑。辜葉自出道以來,很少試過如此的狼狽,因此章葉心裡暗暗的作出決定,無論此人有著多大的後台,也要將他打死!


白衣年青人的目光之中,也全是森森的殺意。章葉這個武道九重初期修為的人,居然硬生生的打死了他姜家一個執事,並且順利的從他的手底下逃跑,這讓他感覺到無比的憋屈。而在十萬火山之中,章葉以一柄小劍偷襲了他,讓他差一點就喪生在火鴉嘴裡,這種仇不能不報,章葉不能不殺!

章葉現白衣年青人的目光對視著,雙方都看到了對方眼中的森森殺機。

「噗噗噗!」

兩人身上的氣勢碰撞了數下,白衣青年人輕輕的咦了一聲,目光之中露出一絲驚異之色。短短的幾個月不見,白衣青年人發現,章葉的氣勢變得強大了一倍之多,與他硬拼氣勢竟然絲毫不落下風。

更讓白衣青年人吃驚的是,而且章葉身上的殺氣濃郁得可怕,也不知道斬殺了多少的生靈。

「奇怪!只是短短的四五個月不見,章葉此人的氣勢怎麼如此強悍?他身上的殺氣,又是從何而來的?」白衣青年人心裡有些疑不定。不過白衣青年人對自己的實力,有著足夠的自信,雖然知道章葉的實力強悍了不少,但他依然信心滿滿。

白衣青年人手一翻,精純之極的玄冰真氣發出去。

「轟隆!」

方圓百丈之內,溫度驟然的降下去,眨眼的時間裡天空中就下了起片片雪花。就在雪花測測出現的時候,白衣青年人的手掌一按,天空中的一團雲彩突然被他扯下,整片天空像是塌陷了一般,直直的朝著章葉壓下去!

以強橫的玄冰真氣,引動虛空中的天地精氣,用來攻擊敵人,這是白衣青年人最為強大的攻擊手段。在這種攻擊之下,閃無可閃避無可避,因為整個天地都迎面轟擊而來,即使身法再神妙,也無法擺脫。

四個月之前,白衣青年人施展出這種攻擊手段,只是簡簡單單的一擊,就將章葉打成重傷,不得不狼狽逃跑。現在,白衣青年人再一次施展出這種手段,就是想一擊將章葉打成重傷,迅速的解決戰鬥。

章葉的目光之中精光大盛,全身的衣袂獵獵的飄拂,他不聲不響地飄前一丈,一隻手掌直直的朝著天空斬去!

自創戰技——破山斬!

在上古空間陣法之中停留了一個月,章葉每一天都在觀察空間風暴,長時間的觀察之下,章葉對空間風暴的意境領悟得越來越多。對空間風暴領悟得越多,破山斬的威力也就越強悍。章葉簡簡單單的一斬,手掌邊緣竟然了一層黑蒙蒙的風暴,一股霸道到極點的力量裂空而出!

白衣青年人的手掌,就像是天一片壓下。但章葉施展出來的破山斬,卻像是專門吞噬虛空的空間風暴。天地是最為神秘的存在,但空間風暴卻是專門吞噬虛空的,白衣青年人只感覺到手掌一震,他引來的天地精氣竟然被章葉硬生生斬散,一股森森的力量撲面而來!

啊——

白衣青年人萬萬沒有想到,四個月的時間不見,章葉的實力竟然強悍到了這種地步,只是簡簡單單的一擊,就有著如此強大的威力。吃驚之下,白衣青年人大喝一聲,全身的玄冰之氣狂涌而出,狠狠的與章葉的手掌撞到了一起。

「轟隆!」

白衣青年人無堅不摧,可以凍結萬物的玄冰真氣,竟然被章葉這一掌硬生生的斬散。斬散了玄冰真氣后,章葉的手掌挾著巨大的力量,排山倒海一般斬來,白衣青年人竟然被這一股力量硬生生的斬飛百丈!

在虛空之中停下了身形,白衣青年人的臉色十分的難看,喝道:「這是什麼戰技?」

章葉只是一擊,就將這個實力強橫的白衣青年人擊退,心裡暢快之極。

聽到白衣青年人出聲相問,章葉哈哈一笑說道:「你等一下就要死了,問這些有什麼用?看刀!」章葉說話之間,一步跨過了數十丈的虛空,又是一刀斬過去!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