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 月 18, 2021
36 Views

這是——

Written by
banner

防禦系統!

自己並沒有輸入什麼奇怪的指令,難道,是指紋掃描系統檢測出了自己的非主人身份,自動開啟了防禦保護?

有意思!

果然是限量版。

「夏風,21歲,密特尤勒夫大學se專業碩士,讓我看看你,怎麼解開防禦。」 「你他媽的能別見錢眼開嗎?」陸恆川可以說能從我一雙眼看穿我一顆心:「而且宋為民兩眼無神帶凝滯,這一陣的運勢肯定也不會太好,一定多挫折,少順利,事兒恐怕不好管,我勸你別砸自己招牌。」

你他媽的純屬廢話,好管這些錢還能落到咱們手裡?那些落跑的大師不就早拿到手了嗎?天下沒有白吃的午餐,我李千樹跑的買賣,哪一個是好啃的骨頭?

「這事兒我非接不可,」我瞅著他:「你可別忘了,那十五萬你自己扔沒了的,這事兒算你戴罪立功,現在我是老闆,明明白白告訴你,這活必須接。」

「你掉錢眼裡了,一個堂堂北派二先生,難道還用把這麼點錢給看在眼裡?」陸恆川也跟我犟:「我看著,你就是……」

「少給老子瞎幾把扯蛋!」我回頭就跟王德光說道:「把咱們公司賬號告訴宋老闆,這個買賣咱們接了!」

「哎呀真是太好了!」宋為民跟會見領導的勞模似得,一把就抓住了我的手:「李二先生,陸先生,你們的大恩大德,我宋為民記住了,只要我那小七子能好,不光是這三千萬,不管啥時候,但凡有用錢的地方,跟我宋為民開了口,我半點眉頭也不皺!」

嗯,很押韻。

陸恆川在一邊扯了扯嘴角,看樣子很想罵我,但是他也知道,罵我也不管用,賭氣也不吭聲了。

「那咱們就走著?」宋為民連忙說道:「快請上車!」

這事兒既然跟邪物有關,那帶上個武先生就好了,可惜雷婷婷不回來——算了,都是命。

我就上了宋為民的電動三輪,留下了王德光看店,帶了唐本初跟我見習,一見唐本初要去,阿瑣也不甘落後,跟著擠上了電動三輪。

陸恆川雖然滿臉不願意,最後也還是上來了。

唐本初忙說道:「師父,你看陸先生對你,那是真愛啊!」

這也是,陸恆川刀子嘴豆腐心,我們交情還是沒的說的。

結果陸恆川冷笑一聲:「我就是去看看,李千樹是怎麼死的,註銷戶口的時候好給他填死亡證明。」

我特么真恨不得一腳把他從三輪上踹下去。

現在正是一年之中最熱的時候,烈日當空照,曬的身上要起皮,坐電動三輪鬥上燙屁股。

阿瑣一皺眉,唐本初趕緊把自己T恤脫下來給阿瑣遮陽,勸阿瑣忍忍,同時多嘴問道:「宋老闆,您家裡那麼有錢,什麼車開不了,為啥非要開這麼個電三輪啊?對您的身份也不相配啊?」

「哎,委屈你們啦!」駕駛電三輪的宋為民忙說道:「這也是我老婆聽人家說了,我可能是命薄,扛不起這麼大的福氣,才招來的災禍,所以讓我過普通人的生活,不能享受那不該我享受的一切——不過這也沒啥,跟我真沒錢時過的日子比起來,已經舒服多了!」

我知道宋為民以前過的大概是個什麼日子,不過這種說法根本就特么是扯。

還命薄,又特么不是傾世名妓,那些錢只要是你自己辛辛苦苦賺來,不是用了邪術透支福氣,你就有權利用,不知道宋為民老婆跟哪兒聽到的歪門邪道,真是頭髮長見識短。

不過我也不好廢話,人家是兩口子,我一個外人插嘴,除了落個挑撥,什麼也不管用。

很快,到了宋為民家。

我算是到過不少豪宅了,可是這一看宋為民家,還是給看愣了。

那是一棟很大的銀白色建築物,外觀設計的特別時尚,有點像是北京的那個銀河SOHO的縮小版,大的絕對能做個大企業的員工宿舍了。

門口一排警衛,看見了宋為民,齊刷刷敬禮,特么搞得跟大檢閱似得,把我都給嚇一跳。

隨身一座城 ,順手擦一把汗,帶著我們就往裡走:「寒舍狹小,見笑見笑。」

卧槽,狹小?比你這大的也就故宮了。

接著他又補上了一句:「海南那個,比這個大。」

進了故宮,不,進了豪宅,裡面是特別舒服的中央空調,簡直沁人心脾,跟電視劇里一樣,不光擺設特別奢華,豪宅里還有女佣人給接衣服擦汗,比服務場所還周到。

唐本初不是沒見過錢,可也跟我一樣看傻眼了,阿瑣一個住峒子的,對這個倒是沒什麼概念,不過也好很好奇的四處亂看。

只有陸恆川很淡定——對了,這小子跟這裡以前是有過合作關係的,估計來了不少次了。

到了這種地方,才真的覺得投胎是個技術活。

接著,宋為民領著我們就上了樓——有電梯。

到了二樓,我鼻子尖,先聞到了一陣血腥氣——還挺新鮮。

接著,一個女人就從裡面沖了出來:「為民,你把人帶來了吧,快去看看志遠!」

這個女人一出來,頓時把血腥氣都給沖淡了,我聞到了一股子香水脂粉味兒——確實是很高級的那種,但是在這個女人身上的呈現,真是——眼花繚亂。

估計這就是宋志遠他媽了。

看得出年輕時候是個美人,可惜現在,美人遲暮。

美人遲暮已經很可惜,更可惜的是,她不服老。

不過我也不是為了品評她來的,就跟著宋為民往裡走,結果這個女人一把攔住我,疑惑的說道:「大師呢?這幾個毛頭小子又是誰?徒弟?別什麼阿貓阿狗的,都往志遠這裡招!」

我一下愣了,阿貓阿狗?


「哎呀,這就是我找來的大師!」宋為民立刻說道:「你讓開。」

「我可是志遠的親媽,怎麼還不能說上句話了?」那女人立刻轉向我說道:「你是哪兒來的小白臉兒,我可可告訴你,別以為我們家有錢,你就能隨便騙,我們是著急,但我們不會病急亂投醫,你會幹什麼,就來充大師了,給我們志遠看壞了,一萬個你也賠不起!」

「你看不起誰呢?」唐本初脾氣急,早就受不了了,就要衝上去說理,結果那女人一看就大叫了起來:「保安,快過來!這邊有人要打我!你看看,原形畢露,哪裡的地痞流氓,就學人過來行騙了?」

宋為民一聽,趕緊要解釋,結果不知道哪裡就竄出來了一個塊頭很大的保鏢,沖著唐本初的胳膊就要擒下去。

阿瑣見狀,手在布巾底下就翻了起來。

這要是讓阿瑣碰上了,保鏢能不能活都難說。

我立刻凝氣上手,一下就把那個保鏢給撥開了,那個保鏢目測得有一百八十斤左右,可輕輕鬆鬆的就被我給翻了個個兒,厚重的脊背一下就給把一個花瓶噹啷給撞碎了,爬也爬不起來。


那女人一愣,一個沒站穩,扶著一個水楊木的古董架子,殺豬似得就叫了起來:「那個花瓶是我從佳士得拍回來的,你,你竟然敢……」

「不光花瓶是你從佳士得拍來的,估計你最近還拍了個跟我歲數差不多的誰吧?」我說道:「這事兒要是我說出去,別說花瓶和兒子了,你要丟的東西可就更多了。」

那女人一聽這個,兩隻眼睛瞪的跟核桃似得:「你……你什麼意思?」

我湊近那個女人,低聲說道:「我可警告你,你養小白臉的事兒,很快就要被宋為民給發現了,拔出蘿蔔帶出出泥,你其他的虧心事也很快就亮出來了,比如,你搬弄的那些是非,最近又冤枉了誰,到時候你要是離了婚,可毛票都落不到,自己收斂著點,有好處,你今年四十二了?剛當上老樹開花劫,好自為之吧。」 男子的話,讓夏風心裡一個激靈。

這不僅僅是因為,這個聲音聽起來那麼虛無那麼冷清,更要緊的是,他說出了自己的名字,年齡,專業!

他居然知道的這麼清楚!

夏風的驚訝非同小可,抬頭卻看見男子手中捏著一張小小的卡片——夏風的學生證。

不用多想,肯定是剛才摔倒的時候,學生證從口袋裡掉了出來。只是這個人的手腳倒是很快,居然神不知鬼不覺的撿走了自己的學生證。

哦,對了!

難怪這個人跟自己說第一句話,就知道用中文。

密特尤勒夫大學是一所著名的國際綜合性大學,從世界各地到這裡求學深造的學子不計其數。如果不是一開始就確定了自己的身份,那麼這個人就不會一開口就說中文。

不錯,夏風是密特尤勒夫大學的學生。

se專業,也即software engineering,軟體工程。

學這個專業的女孩子極少,進入密特尤勒夫的高門檻深造的更是少之又少。她們之所以選擇這個專業,都只有一個原因,她們發現在這方面是天才。

夏風是天才中的天才,但她並不是因為發現自己是這方面的天才而選擇學習,她是在因為另一個原因選擇了這個專業之後,才發現自己是個天才。

此時,防禦系統啟動到了正式的界面。

暗夜錦爵!

——國際上最頂尖的防禦系統!只有某些組織的重要機密終端、最高端的軍用設備和精密儀器才會應用的高難度防禦系統!

居然出現在了這個人的手機上。

「你是誰?」

夏風這才意識到,自己可能遇上了一個棘手的人。不是他撞錯了人,而是,自己撞錯了人。

難道,是fbi?

「保密。」

男子的話,顯然是輕忽又冷淡的語氣。

「原來是保密局的人。」

嘴上在說笑,心裡卻知道,不管是不是保密局的,這都是一個可怕的人。

夏風不想跟這樣的人拉上什麼關係,至於,暗夜錦爵……夏風默默地吞了吞口水,此刻奉還暗夜錦爵,就好像一個飢腸轆轆的人把剛到手的山珍海味送出去。

實在捨不得。

至於視頻上的那個女人,反而沒有那麼重要了。

權衡之下,夏風有些猶豫地遞出手機。識時務者為俊傑,被撞只好自認倒霉,這個手機卻是看不得的,萬一惹上了什麼不該惹的人……

「怎麼,這麼快就認輸了?」

不屑,輕蔑。


就勾起別人的反感和憤怒這個本事來講,眼前的這個人絕對是這方面的天才,不,是天才中的天才。

夏風的手倏地收回。

去你大爺的保密局,安全局,以及fbi。

不管你是誰,這顆暗夜金爵,我解定了。

就遇到某些人某些事情完全不懂得沉著冷靜、容易衝動容易沉不住氣來說,夏風也是天才中的天才。

夏風屈身坐在了路邊的石凳上,偶然風動,櫻花的花瓣像是粉色的雪,紛紛揚揚,翩躚飄落。

這本是春風醉人的時刻。

可是夏風的世界似乎與這若飛若揚的美景有些格格不入,她只是靜默地如同此刻的夜色,連同她黑色的長發,黑色的長裙,一起溶入靜寂。

只有夏風眼中映出的一行行讓人眼花繚亂的代碼,方顯示著這平靜的一切中的繁複、紛亂、詭異,不可言說。 暗夜錦爵。

難度之高不必多說。

夏風纖長的手指在屏幕上飛速跳躍,一段又一段指令發出,破除了一個又一個接踵而來的障礙。

這樣的場景,夏風在小的時候想都沒有想過。

在國內讀高中的時候,夏風還是一個絕對意義上的好學生,除了令老師們滿意到無話可說的成績,還有就是絕對不令老師家長操心的習慣。

不泡吧不打遊戲,不網聊不網戀,夏風的世界,幾乎和計算機沒有關係。

夏風十六歲上了大學。

是一般女孩子會選擇的專業,學醫。

也就是在大一的那一年,夏風忽然知道了一個意外的消息。

那個消息改變了夏風的所有主意和想法,甚至改變了夏風的人生軌跡。

不顧祖母的反對,夏風換了專業。

從醫學換成了軟體工程。

換專業的第一點,要求本專業成績在全系排名前三,第二點,要求通過所要換的專業的全部課程。

本專業前三,對夏風沒有一點困難。

可是對於軟體一竅不通的她,面對這個專業的考核發了愁。

她根本不懂什麼是指針,什麼是命令,更不懂為什麼程序裡面還有所謂的函數。

於是,夏風憑藉自己驚人的毅力和記憶力,硬生生將那一年的課程和五年內全部考試題,都記了下來。

夏風依舊不理解,更沒有絲毫的興趣,可她是那年計算機專業的第一。

從此夏風被稱為天才。

熟能生巧並不適合所有人所有行業,幸運的是,適合夏風。

第二年的課程,夏風忽然發現了某種契機,無意在網上認識了一個高段黑客,然後她覺得自己可能真的喜歡上了編程。

繼而夏風成了天才中的天才。

提前一年大學畢業,夏風收到了密特尤勒夫的邀請。

昨天,夏風剛提交了畢業論文,提前半年修完學分。

如今的夏風,運指如飛,看著程序在自己的指令下運行。

她完全忘記了這是一個怎樣詭異的環境——車禍現場,肇事者悠閑地站在一邊,受害者居然悠閑地在運行程序。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