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 月 18, 2021
79 Views

就因為爸爸和他的女人一起,背叛了他!

Written by
banner

他就要殺我全家!

「那份證據現在還有嗎?」七七紅著眼洭,激動的抓住白髮女人的雙手,雖然現在的她已經痛苦萬分,可一定要忍住,外面可還是有人守著,千萬不能讓他們有所查覺。

白髮女人疑惑的看著七七,問:「你到底是什麼人?!你竟然知道友德……可我,看你一點也不像警局裡的人啊!」

「我……我不是警局裡的,我是他女兒!」七七見白髮女人半天不出聲,又怕時間太久引起懷疑,只好全部告知。

白髮女人一愣,說:「他是跟我說過她有個漂亮的女兒,你真是他女兒?可……看起來不像啊。」

七七隻好撒謊說道:「我整過容,我來這裡就是為了報仇的,你知道我爸爸的真名嗎?」

「夏……」白髮女人有些相信七七。

「夏建國!」七七接她的話,爸爸竟然把真名都告訴她了,那這個女人肯定要知道我們家裡的一些事情了,「我叫夏寧,他的女兒,弟弟是夏俊!」

七七猜測這個女人被關了怎麼長明間,肯定也不知道其實他們一家人,都遇害了,擔是七七不打算將這些告訴她,沒有時間,也沒那個必要!

「你真是他的女兒。」白髮女人終於相信七七,「我告訴你,那份文件就被他藏在他的辦公室的保險柜里,密碼是:323638XXXXXXXXX」後面說了一連串的密碼,白髮女人重複了幾遍,再次交待七七:

「你可要記好了,一定要小心再小心,要是被盛全盛發現了,就是死!那我的好心就變壞心了,也沒臉去再你爸了,你放心去做你的事,我不會跟任何人說我們見過面的。」

七七牢牢記住了號碼,雖然對這個白髮女人沒有什麼好感,當聽到這個女人跟爸爸有關係后心底總是有些不舒服的,可她為了大局著想,還是說了句:「謝謝!」

白髮女人笑了,說:「他有你怎麼個女兒,真幸福!」眼底卻是滿滿的衰傷,是想起了她自己的孩子,「你媽媽真幸福!」

七七的臉故做怔靜,說:「我該走了,飯在桌子上,你記得吃。」說完她便快步的離開了這裡。

她能想到身後白髮女人的羨慕的眼神,可是有誰知道呢?

媽媽幸福?

一個躺在床上的植物人,會幸福嗎?

而我會有幸福嗎?

在得知爸爸炸亡的消息,她就知道,她沒有資格去貪戀那些本就不屬於她的東西!

可是……心底的某個角落,卻還是會痛的。

…… 藍色的寶石散發著耀眼的光芒,篤立在黑色硬板上威嚴霸氣,雕刻的發一根根翌在大而圓的頭上,烔烔有神的一雙眼睛,雕刻的彷彿也能射出犀利而威嚴的光芒,栩栩如生。

盛全盛的手放在這頭藍寶石雕刻的獅子上,眉頭微皺,說:「你給我兒子灌了什麼葯?讓他這麼迷戀你?」

二少爺!?

七七有些吃驚,看著盛全盛擺弄著不知道何時多的一頭獅子,她沒有啊,等等,有問題。

「他今早來跟我說,他要娶你!」盛全盛見七七半天不出聲,他又接著說:「要是他真要娶你,你是什麼意思?」

看著深不可測的盛全盛,七七就是用腳扯頭想,也是不會嫁給殺父仇人的兒子!不過後來又想想,盛全盛一向跟盛軒宇不和,而他一直提拔她,也是為了他那寶貝女兒。

「我不能嫁給他,也不想嫁給他。」

「哦?可我聽管家說,你們不是處得挺好的嗎?」盛全盛不相信的問。

七七淺笑道:「都是玩玩的那能當真,不過我們也沒有發生過什麼,不是剛剛好就被……」後面的話不說而明。

盛全盛挑眉,身體深深吸了一口氣,說:「你不嫁也沒有辦法了,現在是他天天來我這裡求要娶你啊,我還在想,我這個兒子,從來都沒有想過要結婚,怎麼突然就!唉!」

「我記得您不是許了我三件事么?」七七突然想起了盛全盛答應了她,救盛朵言,那時許下承諾她三件事情,「現在我就想您幫我做主,我不想嫁給盛二少!」

「哦」盛全盛的臉上閃過一絲看不懂的神情,想起來了,是有那麼回事,他又皺了皺眉說:「不讓你嫁給他,可單單我的允諾是不夠的,我這個兒子決定的事,怕是要拆了我這把老骨頭他都要做的!」

七七聽得心情沉的很,難道真要嫁給那個混蛋嗎?

盛全盛又說:「不過,得有一個兩雙的辦法啊,即要讓他不能來鬧事,還要順理成章……」

原來這個盛全盛心裡早有了打算,也是不想她嫁給他的兒子,擔是這個老狐狸卻偏偏要由她開口,然後又假惺惺的,讓自己受了他一個好大的恩惠。

再好死心塌地的替他們父女倆賣命!


七七眉頭緊皺,心一狠,緊張又誠懇的說:「盛董我願意做您的義女,就是不知道您願不願意做我的義父?這樣您就不用為難了。」

在他們這條道上,義女是不能跟兄弟結婚的,那會招來無止盡的風波,在豪門裡便會成為恥辱跟笑話了!

盛全盛盯著眼前的七七,一身幹練的工作服,這個女孩子倒是很會摸索他的心思,半響,笑了笑道:「好!好!好啊!這件事,我會告訴盛家上下的所有人,也會選個日子,去拜祭拜祭!」

「謝謝義父!」七七笑道,這個老狐狸!

她一定會把他的皮,一層一層的撕下來!

「哈哈哈……」

盛全盛大笑。 ***

古色古香的寺廟,一座座大佛坐在正中,慈愛的笑著,仿若眾生皆無憂,一旁的魚木,正咚咚咚的敲著,有幾位大師嘴裡在不停的念經。

七七和夜漠一同站在盛全盛的身後,盛朵言和盛家一些大股東,都在這裡上香。

看著盛全盛拿下著香,嘴裡不知念了些什麼,再把香插進香鼎,后而就是這些大股東的們,依次一個一個,盛朵言插好香,對七七說:

「姐姐,現在你真的是我姐姐了,快點去吧。」


七七看了一眼笑得無邪的盛朵言,便走向了前去,她接過大師手裡的香,拜了拜把香插好,正準備轉身,一旁的大師說:

「把手伸出來。」

七七看了大師一眼,還是把手伸出去。

大師拿著木板,不重不輕的在七七的手心裡打了三下,雖然七七不明白是什麼意思,擔她也不打算問,大師做完拿回木板的時候,抬頭看了一眼七七,眼眸收縮,閃過一絲讓人著模不透的光芒。

七七看到這位大師盯著自己發起愣來,她收回手,轉身回到了盛全盛的身後,心想:

莫不是那高人發現了什麼?

不可能吧。

緊接著是夜漠的上去,這次七七仔細的看了那光頭大師,只見光頭大師看夜漠的眼神,就跟剛才看她的一樣,散著異樣的精光。

難道大師有識破人心的功能?

難道這位大師修到了這種境界?

這……因該不會!

良久,一切結束后,盛全盛帶著股東們一一撤場,擔就在她和夜漠即將要離開的時候,光頭大師突然叫住他們:

「二位,請留步。」

光頭大師看了一眼在夜漠身邊的盛朵言,這次盛朵言出奇的尾隨著她的父親去。

七七和夜漠互視了一眼,完全不知道光頭大師要搞那出?

光頭大師轉動著手裡的佛珠,說:「佛說:一切有為法,儘是因緣合和,緣起時起,緣盡還無,不外如是。」

「鳳凰每五百年涅槃,也自有它的道理,由愛故生憂,由愛故生怖。」

七七汗顏,冒似她不是境修人,真得聽不懂高深莫測的話,她免強微笑說:「大師能不能簡單……」

她其實很想說:大師,說人話!

夜漠沉靜的看著這位大師,卻是一臉的若有所思。

「我只想說,劫在你手,它是劫也不是劫!,珍重,珍重!」說完大師便走了。

七七是越來越聽不懂,什麼鳳凰?什麼劫不劫?

她看了一眼夜漠,問:「他在說些什麼?」

夜漠說:「大師是看破紅塵,歸依我佛,境界高深,你聽過就好,走過。」

雖然他聽懂了一些話,可不明白的的為何要怎樣說七七?

又似對他說?!

「嗯,也是吧。」七七疑惑的點了點頭,擔她怎麼就感覺夜漠好像要比自己懂些。

可是,就在幾小時后,七七也終於明白了大師說的珍重為何意了!

盛家,依然是莊嚴豪華的,一座座的別墅之間的距離有幾百米之遠,在廟的那些股東們,依然被盛全盛,盛情的邀約在盛宅若大的飯廳里用餐。

「盛董真是有福氣之人啊,不像我一個女兒都沒有。」是對面坐著的某股東藉機拍馬屁。

「是啊,是啊,有女兒好啊,人家都說這女兒是媽媽的小棉襖,也是爸爸的小棉襖啊。」

「還是你們家朵言好啊,又多了一個姐姐。」

…… **********

本市最嚴禁,高檔奢華的私人會所里,能夠進出的人,不但是有錢還要有一定的權力與地位,一間應有盡有的密室VIP房裡。

一位穿著藍色西裝的男人,手中拿著一杯紅酒正搖晃著,懷裡坐著一位嫵媚性感高挑的女人,女人像只貓一般聽話的依偎在他的懷裡,他問:「今天真難得,來見我?」

另一位穿著暗格色西裝的男人,劍眉蹙起,雕刻般的臉上非常凝重,性感的薄唇,輕啟:

「程池,叫她下去!」

見他一臉的凝重,程池揮手叫懷裡的女人離開,女人乖乖的離開后,他忙問道:「夜漠,出什麼事了?」

「我……」夜漠欲言又止,卻把一旁的程池急壞,挑起的眉頭更高些,他看著程池,說:「有煙嗎?」

「靠!就這事?」程池退出向前的身體,感覺不對勁,問:「你不是不抽煙的嗎?今天是怎麼了?你快有二個多月沒有主動聯繫我了吧?」他們的事,一直由暗線傳,這樣相見還是頭一次。

「有嗎?」夜漠再問一遍,神情更加的凝重。

「有。」

夜漠接過程池給的煙,點燃,吸了二口,臉色沉重的說:「我睡了她!」

正喝著紅酒的程池被嗆個半死,本來想吐,可夜漠離他太近,他可不敢吐他身上,最後還是憋了回去。

程池的表情,由開始的呆、驚、喜、最後直接跳了起來,笑道:「哈哈哈……好事啊……你一直不近女色,害我還擔心你那個不行呢,哈哈,回去跟他們說說,他們准也樂死了!」


見夜漠完全無視他的調侃,腦海中一記警鐘敲響,臉一沉:「你不會是睡的男人吧?!」

怎麼緊張,讓他不得不往那處想啊。

夜漠冷冷的瞥了程池一眼,程池立即閉上了張開的嘴,他幽幽道:

「我從來沒遇到過她這樣的女人!」

「是誰啊,她可是祖上燒了幾輩子的高香了!」程池羨慕的就差沒有模拜了。

「你見過的。」夜漠又吸了幾口,緩緩吐出,幾縷白色的煙霧在他的臉前,更添幾分迷俊,「她被下了BIM毒,卻把唯一救命的男人給殺了,是我給她解得毒,不過她好像不知道……」

「天啊,BTM毒,你知道那毒的,又猛又痛的,那是專研給女人用的毒,如果沒有男人的精——子灌溉,她是會死的,而且種了那種毒是全身沒有知覺的,一切都沉入夢境中,她……她竟然還能有殺人的意識力?」

夜漠想到那個想碰七七的男人,死得好,他的嘴角浮起了一絲笑容,隨即又冷了下來,就算那男的沒死,他也會讓那男的活不過今晚。

程池放下了紅酒,坐在夜漠的身邊,「這可不是一般的女人能做到的啊,不過你救了她一命,事後她不知道也是真常,上次聽我那兄弟說,他抓了幾個吃了這毒的女人,她們都說事後什麼都記不得,不過……你可以告訴她啊,讓她對你感恩帶德,痛哭流涕,死心塌地的,不是更好?」

「你覺得好?!」夜漠冷冷的盯著程池,「一個女人在那種情況下失了身,你覺得她會感激你!」

程池感覺這是天陽打西邊出來的節奏,放在任何一個女人的身上,都上趕著失身於夜漠呢,就連他自己的妹妹都上趕著求了十多年了,現在他是越來越對那個女人有模拜的念頭,他問:「你不會睡得是盛家千金,盛朵言吧?」

「不是!」夜漠面色突地暗沉,把煙熄滅,拿起紅酒,起身站在窗戶外,看著遠方蔚藍的天空,出現了一道雲痕,他說:「啟動B計劃吧。」

如此的風輕雲淡。

他是不想再繼續那個話題了。


程池嚇了一跳,也站起來走到夜漠的身邊,心思疑重的說:「我們一直都是進划著A計劃,B計劃是不得以為知,你確定要啟動嗎?」

「……」夜漠點頭。

「那可是幾百號人命啊……真是衝冠一怒為紅顏啊……那女人到底是誰啊?」

「你會知道的!」

別人,他不在乎,他在乎的只有她,夜漠放下酒杯,轉身離去。

「喂,這樣就走了?真沒意思。」程池免不了抱怨了幾句,不過想到夜漠睡了女人的大新聞,足夠他樂一陣子了,不過這事千萬不能讓他妹知道,這點他是公私分明的很。

程睛睛迷戀夜漠的的態度,極竟瘋狂的地步了,連房間里到處都是貼的夜漠這傢伙的照片,飲食愛號等等,怕是要比夜漠本人還要清楚。

可惜的是,落花有意,流水無情啊……

真不知道什麼樣的女人能入他的眼啊……

**********

自那件事後,七七的身份也發生了變化,她現在是盛全盛親點的經理了,不知是不是盛全盛覺得上次的事情,太過了,隨後七七便搖了搖頭,真是可笑至極!

眼下,盛全盛給了她一張非常大的單子,一他的一個大客戶,貴賓級別的,常市一個姓常的黑道老闆,急需一批金銀珠寶,還是大額份的,她現在是經理,理所然這些大單由她來接手。


需要出差一段時間,被盛全盛點名的還有夜漠,及幾個老手。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