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 月 18, 2021
82 Views

「本事不足,被天荒四尊所殺,不足為惜。」九章罪的聲音冰冷至極,就好像死的是四頭豬,而不是他的四位手下。

Written by
banner

「但是,事情有些古怪……」籠罩在黑霧中的人影語氣有些遲疑。

「何事古怪?不要吞吞吐吐,但說無妨。」九章罪這才抬起頭,看向單膝跪在他面前的回報者。

「屬下觀察過他們四人的傷口,從傷口判斷,他們應該是……應該是死在了葬夜的刀鋒下!他們四人和葬夜是一同出發的,如今四人皆亡於葬夜的刀鋒下,附近也沒看到葬夜的人影……」他沒有繼續說下去,因為他知道,殿主九章罪自有判斷。

「恩,本尊知道了,你下去吧!」九章罪平靜地擺了擺手。

「屬下告退。」

黑影一閃,房間里又只剩下九章罪一個人。

「噔……噔……」

九章罪右手食指緩慢地敲擊了兩次桌面,嘴角微微上挑,低聲自言自語:「葬夜……本尊的好手下好徒弟,你果然不負本尊期望,為本尊出色地完成了任務。完成了任務后的你,為什麼遲遲未歸,甚至連一個信號都沒有傳回呢?是這個任務的血腥,讓你厭倦了殺戮的日子嗎?也罷,你為本尊做了太多事,殺了太多人,也知曉了太多你不該知曉的秘密,該是你休息的時候了。看在你這些年忠心耿耿的份上,作為獎賞,本尊會親手賜你一個安詳的夢境……」


……

同一時間,鳴竹峰上,旭日東升,經過一夜並不太安穩的睡眠,夏凰一身疲憊盡消,收拾好自己的東西,走出了他的第六副閣。

剛一推開門,夏凰就驚訝地看見他的四師兄五師兄兩人已在外面等他了。

「老六,聽說你今天準備離開了?」四師兄李執白微笑著迎了上來,「老六你每次都是匆匆而回又匆匆而走,連陪我坐下來下盤棋的時間都沒有,實在讓我這個做師兄的心寒。」

「抱歉了,四師兄,實乃風波纏身,一日也清閑不得。」夏凰歉意地笑了笑,「而且,若是我真的常留閣內,說不定還會將我的麻煩招來閣內,打擾到師兄你們的清閑生活。」

「我又不是真的在怪你,你這麼一本正經地解釋做什麼?」李執白湊到夏凰身邊,在他耳邊壓低了聲音道,「老六,我看得出來,師尊現在身體是一天不如一天了,雖然不想說不吉利的話,但是他老人家不知道還有多久可活……師尊平日里嚴厲是嚴厲了一些,但其實是很心疼我們的,你下次回來,若是有時間,就在閣內多待一段時間吧!否則以後可能想陪陪師尊,也沒有時間和機會了。」

「恩,我會!」夏凰鄭重其事地朝李執白點了點頭。

就算不用四師兄李執白提醒,他也早已當面向師尊立下誓言,下次回來,他一定會想方設法解決連命鎖和後山封印下方凶獸的雙重麻煩,並設法補回師尊暮雲平異常消耗的生命力。

師尊為他犧牲良多,身為弟子,這是他想去做、也必須去做的!

「老六,我不知道四師兄給你說了什麼,但想來都是些會給你壓力的廢話,你別理他。」陸輕現在膽子越來越大,當著李執白的面,都敢這麼毫不客氣地說話,還白了李執白一眼,「你這次去南十字密林,一半的目的是修鍊,這個是肯定的。另外一半的目的……當然是去遊山玩水啦!好大人生,不好好享受享受怎麼可以?我說的對吧?」

早就很久以前,陸輕就是個喜歡偷偷跑下山去玩的主,對於夏凰能這麼光明正大地離開,他心中別提有多羨慕了。


就在陸輕興奮地想要再給夏凰說點什麼的時候,一聲突來的冷哼令他整個人頓時僵住!

「哼!老五你腦子裡就只有遊山玩水,所以修鍊才會一直停步不前!等老六離開后,我要親自監督你修鍊一個月!」

「大……大師姐……」陸輕僵硬地轉過身,整張臉已經苦得都快要滴下膽汁了…… 陸輕欲著張臉,欲哭無淚地望著剛剛走過來的大師姐上官紫心,心裡恨不得自己一耳光抽死自己。說這些話的時候,居然被大師姐聽到了!按照大師姐的脾氣,接下來的日子,他就算不死也得被折磨掉半條命了。

好在上官紫心好像只是嚇嚇陸輕,並無意現在就教訓他,並沒有再多說什麼。

陸輕的心情這才稍稍好了一點。

綺煙就跟在上官紫心的身旁,她昨夜確實是在上官紫心的第一副閣中休息,看到夏凰,她不由得又想起昨日尷尬的一幕來,微微有些臉紅。

夏凰倒是完全沒有注意到綺煙臉上的紅暈,疑惑地對上官紫心道:「大師姐,你怎麼也來了?我不過是暫時離開而已,你們都來了,倒像是給我辦歡送會……」

「師尊讓我轉告你,離開前你就不必去向他道別了,他不在乎這表面上的禮儀。」上官紫心板著張臉,又恢復了她往日威嚴的大師姐做派。

「師尊……」夏凰望向主閣的方向,他能看見主閣,但卻看不見閣中師尊的身影。

顯然,師尊打從一開始就沒打算在今天見他。

雖然對師尊這種外冷內熱的脾氣已經習慣了,但是夏凰還是忍不住嘆了口氣。


「老六,南十字密林是一個完全不同的世界,那邊門派之多,絕對遠超你之想象。而且,那邊的散修數量也十分驚人。老六,不要小看那些散修,其中有些散修的實力之強、威望之高,甚至更甚派門。你到了那邊,凡事都要多加小心。」上官紫心又提醒道。

「我明白的。」這些事情夏凰其實已經從書樓中的藏書中了解了,他這一個月的書可不是白看的,不過上官紫心是好意提醒,他還是感激地對他的大師姐行了一禮,「謝大師姐提醒。」

「雖然時間尚早,但你繼續留在這兒也只是浪費時間罷了,而且還容易被某些懶散墮落之徒帶壞,不如就早早出發吧。」上官紫心一邊說,一邊瞪了陸輕一眼。

陸輕霎時噤若寒蟬,在一旁搖頭苦笑不已。

「恩!」夏凰點了點頭,看向站在上官紫心身旁的綺煙,「綺煙,我們出發吧!」

「好。」綺煙也恢復了往日的鎮定。

兩人御空而起,天空中鳴竹峰的護山大陣無聲開啟,讓他們兩人可以自由離開而不受護山大陣的攻擊。憑虛御空,夏凰又看了看主閣的方向,暗自握緊了拳頭。

「大師姐、三師兄、四師兄,師弟拜別!」

禮罷,夏凰毅然轉身,和綺煙一道,化光向南遠去……

剛飛出不到一刻鐘,夏凰就發現跟在身邊的綺煙有些真元紊亂的跡象,疑惑地回頭一開,發現綺煙的臉上儘是吃力之色,香汗淋漓。

夏凰恍然,心中暗嘲自己全無照顧他人的習慣。

他險些忘記了,他如今的修為遠勝綺煙,速度更是勝過了綺煙不知道多少。全力飛行的話,眨眼間綺煙就能被他甩出老遠的距離,就算他現在並未以全速飛行,也不是現在的綺煙可以追上的。

為了追趕他的速度,綺煙甚至不得不開啟「神御」來加成自己的速度,即便如此,她還是追得十分艱難。

「你還好吧?」夏凰以真元托起綺煙,幫助綺煙控制她身側的風,並和夏凰自己身邊的風勢融合,提升她速度的同時又減少她的壓力和真元消耗,「抱歉,我剛剛沒有注意到你的情況。」

「沒關係。」緩過來一口氣的綺煙沖夏凰搖了搖頭。

「你的『神御』應該不是加成速度的吧?你強行逆轉『神御』的能力,來提升自己的速度,雖然這麼做確實可以助你在短時間內極大地提高飛行速度,但卻也傷害到了你的心神。你放鬆,我會帶著你一起前進,你好好調息恢復,如果這個時候你不及時地讓心神恢復,將會對你的心神造成永久的損傷。」

在竹閣的書樓中記憶了整整一個月的各類藏書,夏凰現在的眼力和知識早已今非昔比,所以他一眼就看出了綺煙現在不妙的狀況。

「我的『神御』在開啟后,效果是加成身法的,和提升速度有著一定的共通之處,所以嚴格來說,我這並不算逆轉『神御』能力,傷害也沒有你想象中那麼大。」綺煙微微一笑,「放心吧,我心神所受到的傷害並不嚴重,就算不用調息也能慢慢恢復。如果完全讓你帶著我一起御空飛行的話,會劇烈消耗你的真元。萬一遇上了什麼突髮狀況,恐會對你不利。」

「真元會劇烈消耗?」夏凰聞言先是一愣,旋即仰天大笑,「哈哈哈哈!這一點,你就完全不用擔心了!」

說罷,夏凰也不管綺煙同意不同意,便以真元強行將自己和綺煙「綁」在一起,化作一道流光,將速度提升到極限,急速破空前行!

保持著這種速度,夏凰一飛就是兩天兩夜,而且速度絲毫不見減緩!

綺煙最初有些害羞,畢竟她現在幾乎是和夏凰緊緊貼在一起,感受到夏凰黑羽長衣所傳來的溫暖體溫,她的臉又情不自禁地紅了起來。

過了一段時間后,她的表情就開始出現一絲絲驚訝了。

等到夏凰帶著她全速飛行了兩天兩夜后,她的臉上就只剩下無比的震驚!

全速飛行兩天兩夜,這種事情並不困難,很多修士都可以做到。真正讓她震驚的是,在整個過程中,她絲毫沒有感覺到夏凰真元的消耗!就好像夏凰的真元隨時都保持在最充沛的狀態一般!

「你……你的真元……為什麼沒有消耗?」綺煙不可置信地問道。

「我都說了,這個問題,你完全不需要擔心!」夏凰心中豪氣頓生!

綺煙當然不會知道,因為服用了命運之毒的關係,夏凰現在體內有著整整六個一模一樣的心神!因為體質的緣故,他本來真元恢復的速度就比一般修士要快,現在有六個心神同時幫助他恢復真元,這個速度究竟快到了什麼程度?!

他不是沒有真元消耗,而是在消耗了之後,真元瞬間就能補充回來! 東皇城內,天荒四尊的暴行在東皇城內已經激起了滔天民憤。加上前段時間東皇城的劇變災難,東皇城內百姓們對天荒四尊的仇恨已經達到了極致。百姓無不希望高高在上的帝廷供奉堂出動,將天荒四尊這四個惡徒統統幹掉!

然而,他們卻遲遲沒有等帝廷方面的動作。

隨著時間的推移,一個消息開始在百姓間不脛而走——

帝廷供奉堂在上次的劇變中損失慘重,已經失去了保護帝廷、保護百姓的能力,更別說去追擊天荒四尊了。

這個消息越傳越廣,而帝廷方面的沉默也讓越來越多的人開始相信這個消息是真的。在不知不覺間,民心已經動搖,不少東皇城的百姓已經生出了搬離東皇城的心思……

這種惶恐不安的日子,他們真的是過夠了!

今天,當所有人都以為這又是惶恐不安的一天的時候,一個威嚴、響亮、中氣十足的聲音突然傳遍整個東皇城!傳入每一位百姓的耳中!

「如今天荒四尊犯我都城,殺我子民,血案累累,蒼天震怒!臣,暗夜殿殿主,願率己部,萬里追殺天荒四尊!還我百姓太平安寧!縱然馬革裹屍,亦在所不辭!請陛下恩准!」

百姓聽到這個聲音,皆是一愣,隨即,排山倒海的歡呼聲響徹整個東皇城!

終於有人肯站出來了!終於有人肯站出來討伐天荒四尊這四個惡徒了!這是他們這段時間以來,聽到的最令他們振奮的消息!

大多數普通百姓都不知道暗夜殿殿主是誰,也不知道暗夜殿是幹嘛的,但是每個人都知道暗夜殿是帝廷四殿之一。能做四殿之一的殿主,在他們想來肯定是高手中的大高手!有這樣的高手自願冒險!何嘗不能為被屠殺的無數神照百姓報仇?

而在皇宮之內,當朝神照大帝也聽到了暗夜殿殿主九章罪的聲音。

這段時間以來一直都沒有心情喝酒的神照大帝衣冠整齊,在貼身侍衛赤廉的陪同下走出御書房,望向皇宮的東南方。

九章罪並沒有選擇進入皇宮向他當面請命,而是選擇了在宮外東南方的一座高閣上將聲音傳遍整個東皇城。

「九章罪……他這麼做,無異於逼宮!他這是要寡人不得不答應他的『請命』!」不飲酒的神照大帝眼中閃爍著精明的光芒。

「他這是在控制人心向背!」站在神照大帝身旁的赤廉一口道破九章罪的真實目的。

「從他現在的作為看,東北方萬鎮被屠的慘案,也是他派人做的!真是好狠的心!好毒的計!從狠毒和無情的角度上來說,他確實比寡人更適合做一個君王。這麼多年,他一直都有反叛之心,卻沒有反叛的實力和機會。這次的事情,終於讓他找到了可趁之機!」

「陛下你打算如何做?」

「當前只能順著他的意思,讓他如願控制民心,就算他真的稱帝了又如何?寡人無心開疆擴土,但是,守護這片祖宗留下的基業,卻是寡人必須盡到的義務!就算他稱帝了,有朝一日,寡人也會親手將這一切奪回來!」神照大帝眼中厲芒閃動,眼底一片決然,「赤廉,這條路,將是艱澀難行、荊棘遍布,你願與我同行嗎?」

赤廉毫不猶豫,立刻單膝跪倒在神照大帝身前:「自從宣誓效忠的那一天起,赤廉之命,就與陛下同在!陛下的腳步,就是赤廉永遠追隨的道路!」

「哈哈哈哈!」神照大帝看著自己此生最可以信任的貼身侍衛,心中豪氣頓生,仰天大笑不止。

大笑過後,神照大帝同樣以真元擴散音波,讓自己的聲音清晰地傳入東皇城內每個人的耳中——

「暗夜殿殿主九章罪!寡人允你出征,你此番出征,勢要擊殺惡賊天荒四尊,不得有誤!」

「臣遵旨!」

皇宮東南方的一座不起眼的閣樓上,九章罪悄然揚起嘴角:「就算是世襲帝位又如何?還不是被我逼上了絕路?再過不久,你的帝位就是我九章罪的了!」

……

回到暗夜殿,九章罪坐在自己舒服鬆軟的大椅上,心滿意足地策劃著自己的下一步行動。為了增強他出征一事的可信度,他必須銷聲匿跡一段時間,然後再渾身帶傷地浴血而歸。

這段時間,他不可能只是傻傻地坐在這裡等時間過去,這時間,正好讓他去處理一些必須處理的小事情。

「葬夜啊葬夜……我的好手下,我的好走狗,你以為你能逃得掉嗎?你的全部本事都是我所傳授,就算你躲到天涯海角,我也能輕鬆將你找出來!是時候讓你帶著你知曉的那些秘密永遠沉睡了……」

就在九章罪心情極度愉悅之時,一個像公鴨子般難聽的聲音突然從他身後傳來——

「九章罪啊九章罪……我的好徒兒,我的好走狗……」

聽到這個聲音,九章罪頓時汗毛倒豎!像活見了鬼一般,整張臉都驚恐地扭曲了,僵硬地轉過頭……

在他的身後,是一片黑暗,別無他物!

一切,似乎都和往常相同,仿若那個聲音就只是他的錯覺。

然而,九章罪卻一點都輕鬆不起來,聲音顫抖:「是……是師……師師師……師尊嗎?你……你……你……你不是已經……經……」

「你想說為師已經死了?而且還是你親眼看見的?為師確實是已經死了,不過,我又復活了!你另外那個沒本事的師父都沒死,為師怎麼可能忍心就這麼棄你而去、讓你獨自面對這個無趣的人世呢?」黑暗中的聲音明明語帶笑意,卻冰冷徹骨,令人不寒而慄,「不過,為師現在還沒有徹底復活,還需要乖徒兒、乖走狗你一點點幫助,你會答應的,對嗎?」

「是……是是是是……」

「不過在那之前……我的好徒兒,似乎是太久沒有見面了,你似乎將看見為師時的規矩都已經忘得一乾二淨了!」

「撲通!」

堂堂先天強者、堂堂暗夜殿殿主、在別人面前狂傲而不可一世的九章罪,在聽到這句話后,嚇得雙腿一軟,跪倒在地,顫抖著張開嘴,喉嚨里震動出一個艱難而又屈辱的聲音——

「汪……」

「好狗兒,乖!」 在親身感受過夏凰的強悍之處后,綺煙不再反對夏凰帶著她飛行的決定,畢竟,真的要她靠自己飛行,想追趕夏凰的速度,難度實在是太大了。

兩人夜以繼日地疾行半月,終於跨越了廣袤的神照帝國國境,來到神照帝國國境最南端和南十字密林的交界地帶。

「從地圖來看,從我們現在的位置再向南,就會直接進入『觀日天城』的統轄範圍,不過,距離『觀日天城』真正所在的位置尚有不短的一段路。若是從東南而行,就會進入無盡山脈。根據記載,無盡山脈是南十字密林中門派與散修最多的一片區域,這片區域並沒有什麼特彆強大的門派,作為我們適應南十字密林生活的第一站還是很不錯的。」夏凰懸停空中,指著遠方對綺煙道。

「為什麼不直接進入『觀日天城』?難道你對『觀日天城』沒興趣嗎?」綺煙問道。

夏凰知道綺煙說的「興趣」指的是什麼,點了點頭,又搖了搖頭:「上古七劍其中之一的『極重之無鋒』就被插在觀日天城的中央支柱上,以無鋒劍撐持整座觀日天城,如此奇思妙想,觀日天城的城主確實值得一見。不過,蕭天慶前輩曾經提醒我,不喜歡東皇城生活的我也同樣不會喜歡觀日天城,所以觀日天城還是以後再找機會去吧!」

「恩,觀日天城有觀日天城自己的秩序,相比之下,無盡山脈中就要亂得多,這對你的修鍊也有好處。」

夏凰正要再說什麼,忽然神色一動,抬頭朝東南方望去。

綺煙見狀微微一怔,也循著夏凰目光的方向望去,但卻看不見任何異常,不由得疑惑道:「你在看什麼?」

「你剛剛還說無盡山脈很亂,這一點馬上就得到了證明。在我們東南方的遠方,有一群修士正在追殺一人。怪了,這群人都有著差不多超物境三四階的實力,被追殺的人不過是個元胎境大圓滿的修士,被追殺的人不斷承受著後面追擊者們的攻擊,居然還能撐住一口氣繼續逃命。」

「有這種事?」綺煙露出好奇的神色,她很想看清遠方究竟發生了什麼,但是以她的目力和感知力,不管再怎麼努力,仍是徒勞無功。

超物境三四階左右實力的修士,要殺掉一個元胎境大圓滿修為的修士,本應該是輕而易舉的事情,如果是一群超物境修士動手的話,結果就更無懸念了。

但是夏凰所描述的畫面卻和常理截然相反!

「咦?」夏凰忽然發現了什麼,微微皺起眉頭,左眼眼角鳳翎花紋閃耀起一層微薄的金光!

這是他將目力提升到極限的徵兆!

「怎麼了?」

「是他。」夏凰自言自語,語氣像是喜悅,又像是感嘆。

「誰?」綺煙更疑惑了。

「你在此等我。」夏凰沒有回答綺煙的問題,身形化光一閃,朝東南疾掠而去!

……

東南方的天空中,確實有一群修士正在玩命地追殺一名實力遠不如他們的年輕人。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