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 月 18, 2021
77 Views

嘶……

Written by
banner

當全身的精血和靈氣湧入那即將成型的金丹中時,蘇寒下意識的便是倒吸了一口涼氣,感覺到一陣撕心裂肺的劇痛,全身每一寸,都像是被刀子在一刀一刀的割。


這樣的痛苦,絕對能把普通人生生疼死。

蘇寒的身體緊緊繃著,卻是沒有半點移動,臉上肌肉突突突顫抖,如同火山洶湧澎湃,又如冰山冷靜到極致。

時間一分一秒走著,一煉,二煉,三煉,四煉……

蘇寒一次又一次的折磨著自己,全身上下汗如雨下,身體周圍的沙地,已然被完全浸透,像是雨後的泥濘。

而他的眼中,卻是現出無比的堅毅。

這樣的痛苦之下,蘇寒一顆心越來越純粹,越來越堅定。

我要變強!

我要成為頂天立地的強者!

我要笑傲山巔,徹底掌握自己的命運!

上一世,我已經錯過太多,既然老天給了我一次重來的機會,那就絕對不會放過!

絕不!

在這樣的堅持之下,蘇寒嘴角,竟然是不由自主浮現出一絲笑容。

如同嬰兒般的笑容,純凈,幸福,歡樂……

……

高空之中。

一個臉色白皙的人影,端坐於一頭玄鷹背上。

他長的極為秀氣,一身酒紅色的頭髮,柔順的飄在腦後,讓女人看了都會嫉妒。

完美的五官,俊秀的容貌,尤其是那微微有些挺翹的鼻子,更是增添了幾分英武。

但他的眼神中,卻是流露出極致的冷芒,如同兩道閃電,直直盯著下方,蘇寒修鍊的地方。

「有人突破修為?」

「天外邪魔?」

他喃喃自語,聲音卻是異常的沙啞,沒有半點磁性,就像是一個奄奄一息的老人發出的聲音。

大概是因為上天是公平的,給了他一副近乎完美的容貌,卻也給了他讓人厭惡的嗓音。

「哼,死吧。」

驅使玄鷹下落,冷風吹的他衣衫獵獵作響,而他的臉色,卻是越來越冰冷。

荒漠之上,眼見天空中一個黑點越來越大,血狼老祖一下子便叫出聲來,「是極火宗的人,極火宗的人乘坐玄鷹下落!」

「準備戰鬥!」蔓蔓咬咬牙,飛快說道。



這樣的事情,雖然是相當恐怖,但她並不是沒有預料,早已經做出應付這種情況的準備。

「小狼,霸王,你們兩人和我乘坐飛狼,與那人纏鬥,拖住他,不惜一切代價,絕對不能讓他打擾到蘇寒突破。」

「只要我們能纏住他,就是勝利!」

呆霸王點點頭,飛快說道,「我正面攻擊,你和小狼側面騷擾。」

「好。」

「沒問題。」

三人很快行動起來,乘坐體型最大體力最充足的三頭飛狼,幾乎是同一時間騰空而起,朝著那頭玄鷹迎了上去。 而當三人乘坐飛狼浮上半空時,見到那玄鷹背上的人影,血狼老祖倒吸一口涼氣,頓時就大聲叫了出來。

「是方屠夫!怎麼是這個老東西!」

他的聲音中帶著難以抑制的驚恐,似乎還有著極為強烈的畏懼。

「方屠夫?」蔓蔓眼神疑惑。

「這人名為方烈陽,但誰都叫他方屠夫,這人最喜歡乾的事情,就是屠城!幾十年前,極火宗和柔水宗大戰之時,這人帶領三千弟子,足足屠了柔水宗五座城池,滿城之人,都被坑殺!很少有活下來的。」

「那一戰,最後雖然是柔水宗勝了,但,八座城池卻是屠了五座,實力大損,再也沒有足夠的新鮮血液補充,最後,還是被極火宗蠶食鯨吞,一點點磨到滅亡。」

「自那以後,方烈陽一戰成名,人稱屠夫,在西北域,是能止小兒夜啼的存在。」

血狼老祖飛快說道,聲音都是在顫抖。

他雖然也兇殘,但和方屠夫比起來,簡直純潔的像是嬰兒一般。

方烈陽此人,就不是兇殘了,而是毫無人性,完全不像個人。

聽到這些,蔓蔓眼神中不由現出一絲恐懼,這樣的凶魔,對於她來說,還是很恐怖的,畢竟她是個女人,幾天前殺個人還會嘔吐。

但咬咬牙,蔓蔓眼神中卻是流露出極端的堅定,像是一頭堅強的母狼。深吸幾口氣,把心中的恐怖盡數驅散。

為了保護蘇寒,她願意做一切事情。

此時,三人距離方烈陽的距離,已然不足十丈。

而隨著那張臉龐在瞳孔中越來越清晰,蔓蔓眼中也是不由現出一抹詫異。這男人,饒是以她的審美觀看來,都是極為俊秀,甚至許多明星都比不上。

尤其是身上那種柔弱而清冷的氣質,簡直就是一位古典氣息十足的文弱書生,這人,真是一個殺人狂魔?


「你們三個,死!」

方烈陽緩緩吐出一句話,聲音中沒有半點感情波動。

蔓蔓這才回過神來,而呆霸王,早已是大喊一聲,驅使著胯下的飛狼,沖了上去。

這幾匹飛狼,在血狼老祖的命令下,早已是相當的馴服,如同戰馬一般,扇動肉翅,四蹄飛奔。

「呵。」

方烈陽笑了,白皙臉上這抹燦爛的笑容,讓人想到初春開放的明媚小花,而笑的同時,他的眼睛也是紅了。

一片血紅,詭異而深邃。

呆霸王全身蒙著一層淡淡金光,一隻碩大的拳頭,如同佛教傳說中的金剛杵,幻化出巨大的虛影,朝著方烈陽直奔而去。

方烈陽依舊在笑,卻是伸出一隻修?只修長的手掌,如同包容萬物的天空,一把抓住了呆霸王的拳頭。

幾乎是瞬息之間,他手中便是燃起洶湧的火焰,如火山爆發,釋放出恐怖的熱度,呆霸王全身汗如雨下,感覺自己的拳頭像是要被烤熟一般。

「小呆!」

蔓蔓驚呼一聲,指尖三朵火花,呈現出品字形,朝著方烈陽的臉直奔而去。

就在這三朵火花浮現在半空中時,方烈陽手中的火焰,驀然狂暴起來,只不過,卻不是燒向呆霸王,而是倒卷回去。

火光洶湧,甚至燒卷了他幾根紅色的髮絲。

方烈陽眉頭微皺,卻是笑的更加開懷。

「有意思,一個小姑娘,竟然擁有如此霸道的火焰。」

「做我的女人吧,我一定好好疼愛你。」

「我們生出來的孩子,定然是天資縱橫。」

他說的理所當然,像是一個高高在上的神邸,在命令自己的子民一般。

而聽到這話,蔓蔓臉色因為羞憤而漲得通紅,氣息驀然間狂暴起來,驅動著那三枚火球,冷冷吐出一個字。

「爆!」

轟!

三朵鳳凰真火,幾乎是同時爆炸,如同絢爛的煙花般,綻放出美麗的光影,但它的威力,卻是煙花完全比不上的。

劇烈的爆炸聲,震耳欲聾,天地間一片明亮刺眼的光線,讓人眼睛都睜不開。

這三朵鳳凰真火爆炸產生的光影,把太陽的光芒都壓下去了。

幾個呼吸后,爆炸的餘波漸漸散去,眼睛也漸漸能夠適應光線,而半空中,卻仍然是有一團團火焰燃燒著,像是慘烈廝殺過後的戰場。

人呢?

看了一眼,蔓蔓眼神疑惑。

環顧四周,卻是根本沒有發現方烈陽的身影。

難道死了?

蔓蔓腦海中不由自主冒出這個念頭,只是這個念頭剛浮現在腦海中,便是被她否決。

怎麼可能?

聽血狼老祖的介紹,這個方烈陽,絕對不會是一個膿包,怎麼可能一下被自己秒殺?

「小心!」

而就在這時,蔓蔓卻忽然聽到呆霸王一聲聲嘶力竭的大喊。

「頭頂!」

聽到這兩個字,蔓蔓甚至都不敢抬頭看一眼,心中冒出一股子極端的涼意,拚命驅動飛狼狂奔,朝著前方奔去。

但,片刻后,她尖叫一聲。

整個人像是一隻毫無反抗之力的雞仔,被方烈陽提在手中,隨手便丟到了寬闊的玄鷹背上。


「我說要你當我的女人,那麼你就一定要當我的女人。」

一招解決了蔓蔓,方烈陽眼神中卻是沒有半點得意,依舊是那副雲淡風輕的表情,隨口說道。

蔓蔓摔倒在鷹背上,整個人呈現出一幅相當狼狽的姿態,她咬咬牙,身上的火焰瘋狂燃燒,不顧一切的發出一枚巨大的火球,直奔方烈陽。

這枚火球,是蔓蔓羞憤之下的作品,幾乎凝聚了她體內三分之一的鳳凰真火,而射出之後,更是如同半空中一尊緩緩升起的太陽。

爆!

蔓蔓毫不猶豫的控制火球自爆,而她自己,卻是縱身一躍,朝著呆霸王跳去。

「接我!」

一匹飛狼落在她腳下,穩穩停住。

而高空之中的火球,再次爆炸,聲勢比第一次更加宏大。

十幾個呼吸后,爆炸平復,蔓蔓這次不敢有半點大意,和血狼老祖以及呆霸王背對背,極為警惕的看著四周。

「我說過,要你當我的女人,那你就一定要當我的女人。女孩子,要聽話。」

半空中,響起一聲悠悠的嘆息。

一個人影,再次浮現在蔓蔓頭頂,以一副居高臨下的姿態,直直盯著三人。

聽到他這種漫不經心的語氣,蔓蔓心中怒火更加澎湃,但卻是咬著牙,強忍著發出火球燒他的衝動。

蔓蔓不是笨人,連續兩次毫無半點用處的攻擊,她也意識到了,這個人的身法速度相當之快,而且,他控制下的玄鷹,幾乎就是他身體的一部分,相當完美。

以自己現在的控火之術,根本傷害不到他。

不愧是方屠夫,僅僅是這速度,就讓人心中生出絕望。

沉默片刻,蔓蔓抬頭看向他,咯咯笑著,「是嗎?那我想問一下,你還有幾個女人。」

到這個時候,蔓蔓選擇了暫時和他耗時間。

只要等到蘇寒修為突破,怎麼都好說。

「你是要跟我耗時間是嗎?呵,不過,隨意吧。下面那小子,就算是修為突破,我一巴掌就能拍死他。我勸你不要想其它,跟我走吧。」

「我可以明確告訴你,現在我總共有二十八個女人,但你要是跟我走,我會把她們全部殺掉。」

方烈陽輕聲說道,就像是在說一件和自己毫不相關的事情。

對於他來說,他絕對做的出這種事情。

他這輩子追求的,不是女人,也不是權勢,更不是力量,只是,一個更加完美的後代。

為了尋找一個更加完美的後代,他找的女人,都是資質相當出眾的存在,而一旦她們生下孩子,方烈陽便迫不及待的去檢測資質。

一旦發現某個孩子資質較差,便會毫不猶豫的燒死。

這就是一個完美主義到變態的男人,一個毫無半點人性的男人。

所以,在他見到蔓蔓那火焰時,他幾乎是立刻就做出決定——一定要和這個女人生個孩子!

如此強大的火焰,再加上自己最優秀的基因,生出來的孩子,一定是最完美的。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