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 月 18, 2021
79 Views

千般變化,本源法則蘊含世間一切力量,所謂泯滅,就是將原有之物化為虛無,一切阻隔盡可消於世間。

Written by
banner

這是最為霸道的一種力量,可以將任何事物強行抹除,好像從來沒有存在過一般,但也有幾種法則之力,可以與其抗衡,泯滅的另一邊則是創造,從無到有。

轟的一聲,原本的虛空,突然顯現出一個巨大的橢球形黑影,遮蓋了千餘里的範圍,在這巨大黑影的前面,任何人的身影,都顯得很渺小。

空間之界,那一層黑色的壁壘開始向內塌陷,準確的說,是一點一點的消失。

只是那一小塊,相對於整個傳承世界,根本算不得什麼,已經接受本源法則的世界,也擁有自我修復的能力,泯滅法則,到底還是從本源法則分離出來,拘於本源之力之下。

向前踏出一步,沒有領悟到本源法則,實力卻遠在這黑袍供奉之上,接下來的,大多也就是由他來完成。

冷峻的臉龐,表情認真,不掛一絲笑意,向前踏出的一瞬,身體四周,百里範圍的法則之力,全都朝著他的身上湧來,霎時間,身軀暴漲何止萬倍。

兩萬餘米,七千多丈的身軀,抬手間可折斷山巒高峰,讓江河湖海傾覆, 追婚入室:男神總裁請帶回 ,這等層次的強者激戰,無疑是毀天滅地,災難性的那種。

不用言語來說明,獄族族長,荒天子,無疑是這世間對於空間法則感悟最深的,即便是那噬天蟒一族曾經最強的那個族長,都不能與他相比。

以空間之力,對抗空間之界,被泯滅法則轟出的那個很小的豁口,在恐怖的空間法則的壓迫之下,豁然向內凹陷了很大的一片。

原本的橢球形,變得不再完整,就想是一顆完整的雞蛋,從尖尖的那一端,碰出了一個缺口。

這是遮蓋千餘里範圍的一個空間世界,所以那缺口,向內凹陷的地方,也有百餘里,一擊之下,便有如此恐怖的範圍,乾之境巔峰在這等層次強者面前,都沒有躲避的能力。

地面上的人們,獃獃的看著天空中發生的一幕,原本只是一個小點,竟然暴漲成那樣龐大的一副身軀,是在這裡的所有人,一生所見過的,最龐大的。

只是一點點的泯滅法則波及下來,將幾個人捲入,他們就在眾人的面前,平=身體一點一點的消失,速度很快,所以當身體都已經缺失了大半,沒有心臟支持,還能說話。

只是吼了一個不,有的則是一聲啊,便完全消失在了世間。

波動開的空間法則之力涌下來,將人壓在地上,瞬間陷進去,而後變的血肉不分,生命同樣消逝。

這就是聖之境的力量,在這種力量的面前,即便是尊之境,也只如螻蟻,連那力量波動開來的一點餘威都抵擋不了。


還留在傳承之地的外面這空曠之處的,就只有原來人數的三分之一,但也有三千多人,要是全部都在這裡喪命,必然會震驚整個大陸。

但真正震驚大陸的,一定會是符聖傳承者的出現,還有獄族族長的親自出手,在達到聖之境的強者看來,千餘人的生死,根本不算什麼,他們對於生死早已麻木。

此刻,正在這橢球世界的楚軒,才遭遇著最大的危機,兩位聖之境的強者,目標可就是他!

那兩道氣息,吞噬勝負之靈不會忘記,如果不是這兩個人,不是那個隱藏在黑袍之下,實力不算多強,卻給他最可怕的一種感覺的神秘人,吞噬聖符確認能夠保證楚軒的安全。

吞噬之力,還要吞噬世界毀滅所捲起的毀滅之力,所以無法抵抗那空間壁壘破滅傳進來的空間之力。

幸好,毀滅之力對於這個世界便是一種衝擊,這種衝擊並無法衝破世界,衝破空間壁壘,落在那正在破滅的空間壁壘那一邊,將傳進來的空間之力消磨一空。

泯滅法則凌駕與毀滅法則之上,所以無法抵擋,但是空間法則之力可以,一時半會兒,這片空間還不會被擊破。

就算是空間壁壘真的被破開,這一片世界,也不會崩塌,除非這世界的本源之力,被全部抽離,否則,無論破損得多麼誇張,都能夠自行恢復。

現在的情況很危險,所以吞噬勝負之靈,有必要將情況告訴楚軒知道,比起保留這個世界,他更不能叫楚軒陷入危險。

要是被獄族族長,還有那個神秘的黑袍之人抓去,整個鬥氣大陸,絕不可能找出什麼人能夠救他出來,就算是符聖也不行。

「你的身上懷有本源之力,靈魂呼應星空中的太陽,所以你是獄族之人必然要抓的人。他們抓去的人,有一部分便是如此,不過那些人只是對應某一顆星辰。你是星空中最重要的,所以也會是他們最想要得到的。」

一開口,就做說得很明白,世界之外,這突如其來的另一種波動,都是因為聖之境巔峰強者,那獄族族長所引起的。

獄族族長!聖之境巔峰!

雖然已經見過姜妍的父親,噬天蟒的那位先祖,但都只能等同於意志的存在,無法發揮聖之境的力量,所以聖之境巔峰層次,對他而言感覺是那麼的遙遠。

現在,他竟然被兩位聖之境強者當成必然要抓的人,他真的有逃開的可能?

靈魂呼應星空,原來獄族抓人的目的,就是為了尋找這樣的人,還巧立了那樣的名目。

他是星空中最重要的,最耀眼的太陽,所以也會是獄族最為重視的,以至於直接由兩位聖之境出動,還包括獄族族長在內。

突然之間,變成了這個樣子,身懷本源之力,卻變成了一種災難,如果他是因為靈魂呼應星空中的太陽,而被獄族當成目標的話,那麼月夜尊者呢,是不是也與此有關。

每一次,月夜尊者出現,都會伴有明月,即便是在白天也是如此,那麼月夜尊者的靈魂,竟是呼應那輪陰晴圓缺的月亮?

這樣的解釋,很有可能,但想到這裡的同時,也讓楚軒感覺到了更為巨大的壓力,如果月夜尊者對於獄族而言,很重要的話,那麼他要救月夜尊者出來的可能,更加渺小。


眼前最需要考慮的,還是楚軒如何從這裡脫身,要是他被獄族那族長擒住,真的就會陷入萬劫不復的境地,到時候生與死都變得沒有意義。

但是還不能離開,吞噬聖符之靈,也說得明白,如果楚軒現在離開,這個世界就會完全的毀滅,太陽還未凝成,便是本源法則之力沒有凝成。

楚軒離開,這個世界將會完完全全的陷入到毀滅之力的衝擊之下,崩塌成為必然,但至少楚軒會是安全的。

另外還有一個冒險的方法,就是在這世界,堅持到本源法則平息下來,太陽高懸空中,毀滅之力也停下來的時候,他在離開。

可是到底能不能堅持到那個時候,吞噬聖符也說了,只有不到三成的把握。

值得一說的是,數百年前,這傳承世界出現,雖說能夠抵擋得住乾聖層次的斗者,但卻擋不住聖之境層次的。

聖之境若是強行闖入這個世界,世界便會崩塌,一般的聖之境強者,也會隕落。

荒涼還有這黑袍神秘供奉屬於意外,只是那個時候,他們沒有硬闖這個世界,只因為沒有多大意義,沒有理由讓他們損耗那麼大的力氣。

身懷本源法則之人的出現,給予了他們足夠的理由,那七千多丈的身軀,暴襲向陷口的中心,同樣的毀滅之力從裂口處爆湧入那個世界之中。

巨大的衝擊,將擋在缺口後面,操控著吞噬聖符的楚軒掀飛出去,他執意要留下來,讓這世界完成重生,終究還是太過冒險!

… 就算有吞噬聖符相護,楚軒還是被震得內臟破碎,在身體之中扭曲,大量的鮮血,從他的口中湧出.

同樣是毀滅之力,但是聖之境巔峰的獄族族長控制的這一股毀滅之力,卻多了一份霸道,也更集中,不是無序的四處亂撞的那種。


吞噬聖符能夠吞噬外物外力,但終究也是有極限的,隔著這一層世界壁壘,他都不敢絕對保證楚軒的安全,如果空間壁壘被打破,到時候,什麼都來不及了。

「走!我送你離開。」

不再去管楚軒的想法,也不在乎這世界會真的崩塌,再不復存在,楚軒才應該是最為重要的。

四周空間的扭曲,讓楚軒馬上就察覺到了吞噬勝負之靈要做的事情,但事情真的已經到了毫無方法可言的地步?

他不想看著這樣的世界,崩塌毀滅,這個世界里,還有那位噬天蟒先祖的意志,等他的意志完全融入這個世界之時,這個世界便是他。

一定還有辦法,楚軒將吞噬聖符緊緊的握在手中,將那扭曲的空間之力,硬生生的逼了回去,擁有本源之力的他可以做到,他現在也應該算作吞噬聖符新的主人。

女追男之隔座山

況且,他還有兩個分身,就算這個一個隕落在了這裡,也不過是缺少了一副身軀而已,比較下來,完成這個世界,顯得更重要一些。

原本的傳承世界已經毀滅,楚軒正在親手將其送向新生,所以他會是這世界的新的掌控者,在這個世界之中,他可以自由的運用法則之力,也就可以發揮出遠超他現在境界的實力,甚至能夠達到聖之境的層次。

但這終究是在這個小世界中勉強達到的層次,又怎麼可能去鬥氣大陸中真正達到聖之境巔峰的強者抗衡,他要做的,只是談談。

「好像,我對你們來說,很重要!不知道死的活的是不是一樣。我的意思很明白,這世界沒有完成之前,你們不能闖進來,即便你們再強,總沒有阻止我自殺的能力。不信,盡請一試。」

面對聖之境巔峰強者,整個大陸最強悍的存在,楚軒沒有半點懼意,反而有點興奮,因為對方是獄族的。

如果說添風雨乾聖還是比較容易脫困的,那月夜尊者就沒有那麼好救了,還有百乾聯盟的關係,符聖的傳承,都意味著他與獄族會是完全敵對的關係。

是敵人,反而不覺得害怕,他言語之中所傳達出來的心境是否堅定,亦不可能瞞得過聖之境巔峰層次的強者,所以他的決絕是真的。

七千多丈的身軀,那爆砸在橢球形世界一端的毀滅之力,驟然停頓,從這世界中傳出來的聲音,所傳達的那種意思,讓他們不得不去考慮。

這是他們之前所沒有想到的問題,即便是聖之境也不是說就是完美,從一般的情況來看,生命對於一個人是最重要的,所以很少會有人有自殺的勇氣,除非是最無奈的情況。

被他們抓住,便沒有逃脫的可能,活著也僅僅成了活著,這對於一個背負著天才之名的人來說,肯定是極不願意的,向死而生,他的這個決定,這份決絕,真的為他找到了一絲轉機。

一旦靈魂消散,自然無法在呼應星空,星空也會做出新的選擇,並不是當即就會選擇,而是會經過漫長的周期。

毫無規律可言的周期,即便是一顆不起眼的星辰,在原來選擇的眷顧者隕落之後,或許也要登上百年,才會選擇新的眷顧者,而太陽到底多久才會選擇這樣一個人,即便是荒涼,還有這位黑袍供奉都不知道。

他們不敢冒險,因為不想要等得更久,這意味著可能會錯過這一次,但想必距離下一次機會的到來,不會太久。

霸道的攻擊不再繼續,但是毀滅法則依然從外衝擊這個世界,空間法則更是維持著那些裂縫,沒有半點縮減,倒也沒有繼續擴大。

僅僅是如此,也讓楚軒鬆了一口氣,因為他賭對了,他的性命,竟然被對方如此重視,也不知道算是悲哀,還是說值得高興的事情。

時間一點一點的推移,傳承世界也在逐漸的完善,趨於完美,不過對方一定會等到這個世界的本源之力穩定下來,完成重生之後才攻進來,那麼這個節奏放慢一些,又有何不可。

這是在考驗對方的耐心,不過手裡面卻有那樣的底牌,抉擇不了其他的事情,難道還無法抉擇自己的生死?

如果是在鬥氣大陸,外面的世界,楚軒在聖之境強者面前,確實是連自殺都由不得自己,但他們畢竟隔了一個世界,有著整個世界的意志相抗,獄族族長的神識也無法強行闖入,便干涉不到楚軒的決定。

總歸還是要想辦法逃走,雖然只是一個分身,卻也不想死在這裡,更何況終於窺見的至強層次的至寶吞噬聖符,又怎麼能說失去便失去。

不是因為貪婪,只是因為擁有吞噬聖符的力量,楚軒便可以去就添風雨乾聖出來,甚至是強闖獄族北殿,救月夜尊者出來。

他在等一個機會,等一個混亂的局面,獄族族長,兩位聖之境強者出現在了這裡,那麼其他幾個族群,又會不會有什麼舉動。

答案是肯定的,整個大陸都感覺到了動蕩,那種極不尋常的異常之象,都察覺到了,儘管已經開始平息,不如開始前那般狂亂,但也足夠引人注意。

許多乾聖層次的強者都很快趕到了這裡,只是再看到空中的那巨大的身軀的時候,便知道他們根本沒有參與的可能。

獄族族長這種層次,整個大陸,找不出三個能夠與他抗衡的,能夠勝過他的,可以說沒有,即便是符聖還在,也只能跪在抗衡的行列之中,聖之境強者要分出一個勝負,對於大陸來說是毀滅性的。

這裡是符聖的傳承之地,獄族出現在這裡,似乎是為了吞噬聖符,這麼多年之後,終於露出了魔爪?

龍族還有鳳族,在有一點上,保持著同樣的立場,什麼族群都可以得到那符聖傳承,得到吞噬聖符,唯獨獄族不行,因為獄族實在是太強大,威脅到了這兩個超級族群的存在。

不久之後,鳳族來了,然後龍族也來了,不單有兩個族群的族長,還有幾位聖之境跟隨,從力量上來說,壓制荒涼還有那黑袍供奉,已經足夠。

這一天,當真是熱鬧了起來,皇族的那一位族長,唯一的聖之境也出現了,因為這裡有獄族的出現,他必須要過來表明立場。

「你們這兩個老傢伙,當我們人類好欺負不成?這本就是我們人類自己的事情,好像也不該由你們插手。」

皇族族長剛出現,龍族也才來了不久,龍族加上鳳族一共六位聖之境,而他們這一邊也就三位,好像很不對等,但只是數量就能說明問題?

「多說無益!今日有我龍族在此,便不會看著你們奪走吞噬聖符,要戰的話,來戰便是!」

這一位龍皇,根本不用言語去辯解爭論什麼,實力才能決定一切,許多年之前便在亡神域練就的意志,讓他成為龍族歷史上殺最果斷,決定也最直接決絕的龍皇。

這位皇族的族長,臉上的肉抖了抖,想說話,卻又不知道再說什麼,在這裡的所有聖之境中,他的實力只能算在中等,比他強的至少有三個。

在傳承世界之內的楚軒,可以感覺到那多出來的聖之境的氣息,一共九位,昔日里只在傳聞中的強者,竟然出現了九位,什麼時候聖之境變得如此泛濫?

當然不是因為聖之境泛濫,而是這件事所牽扯到的,實在是太大,將幾大巔峰勢力全部牽扯了進來,像是百乾聯盟這種,根本沒有露面的資格。

龍族還有鳳族的強者,是後來感到的,所以先入為主的覺得這種異象,天地巨變,是因為獄族引起,根本想不到關於傳承者的事情。

荒涼也不會提什麼傳承者,只是緊盯著身前這巨大的世界,維持著那橢球形世界一段,巨大的豁口上的一道道裂痕。

本源之力涌動,那些裂隙,正在一點一點的修補,等到這個世界的本源之力穩定下來,要在攻破,難度大了數倍,所謂維持這個裂痕的存在,很重要。

關係雖然不和,但是看到獄族族長的舉動,鳳族還有龍族,還是當即團結起來,整個大陸,也就只有他們兩個族群從遠古傳承而來。

豪門佳妻 ,火鳳之身,火之本源法則,還有部分毀滅法則,都湧入到鳳族族長,也是凌曦的父親的身上,伴著一聲長鳴,巨翼撐開,足有萬丈!

雙翼一振,從那火焰翎羽之上,捲起烈焰,蘊含著最為狂暴的力量,天地間蒙上了毀滅之紅,比起一旁正在從毀滅之中重生的傳承世界,還要霸道。

信念法則,死亡法則,審判之力,都從這位龍皇的身上爆發,他要對付的目標,也是荒涼,至於其他的二人,交給一同隨性而來的聖之境便可。



… 雖然隔著一個世界,但是楚軒很清楚外面發生的事情,因為是聖之境層次的戰鬥,都是依靠法則之力,悟到了本源之力之後,能夠清楚的感覺到每一種法則波動,有的則說不出名字.

速度暴漲十倍,之前的刻意壓制,全部在此刻釋放出來,本源之力壓制下毀滅之力,從虛無之中,再度變出物質。

是創造法則,不同於泯滅,楚軒說應該有星空,所以星空出現,純粹的本源之力,匯聚成一棵棵的黑石,然後激發光彩,高懸天空。

楚軒說應該有大地,所以大地開始出現,一層層的泥土疊加起來。有些能量,並沒有變成純物質的狀態,便被埋在了地下,掩蓋著厚厚的土層。

花草,鳥獸,這些都應該有,但這卻不是他的力量所能做到的,這需要經過極為漫長的一段時間。

握著吞噬聖符,吞噬之力爆發,將那從外而內侵入的毀滅之力,遣散到虛無的空間。

那獄族的族長,很顯然沒有心力,全力顧忌這一邊。

當縫隙慢慢的填補回去,修復了三分之一后,卻是有空間之力毀滅之力,同時狂壓進來,瞬間又變成了原本被破壞的樣子,空間壁壘上的裂縫,甚至裂開得更大。

用聖境之軀,擋住龍族三位聖之境的攻擊,荒涼不想再耗下去,他不想錯過這一次的機會。

「交給你。」

他看了一眼黑袍供奉,他已經將空間壁壘破壞得七七八八,憑藉這黑袍供奉的力量,足以將這世界轟破,抓來他們所需要的人。

一人之力,硬抗五位聖之境的攻擊,還包括龍族族長,鳳族族長,荒涼的確是強得不像話。

但即便是他,這一戰之下,也必然落下重傷,聖境之軀大損,但這些他不在乎。

比起黑袍供奉,他還是更著急一些,因為那個執念,支撐他走過這一個千年的執念。

聖境之軀已然那麼龐大,但這等層次的強者的激戰,遠不止萬丈的距離,更何況是完全掌握空間法則的荒涼。

他的手抬了一下,眼神變得更為冷漠,從現在他才開始變得認真,將會用到全力。

向上扇動的火焰之翼,猛的被空間之力壓了下來,禁錮在一個「狹小的」空間,無法變換身形,好似靜止在了那裡。

左手一甩,一道暗紅色的精光,逼向那位龍皇,全身鱗片有將近九成都是青色的巨龍。

將靠近橢球形空間的上下四方,二百七十多度的範圍,全部擋住,除了那龍皇還有麻煩的鳳族族長,其他幾個,都算不上什麼。

手背往右側一帶,威嚴龐大的巨龍,就被掀飛到一旁,還波及到了另外一隻火鳳。

即便是在千里之外,也能夠清楚的看到這裡戰鬥的激烈,已經有太多年,數百年的時間,沒有什麼人見過聖之境層面的戰鬥。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