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 月 18, 2021
73 Views

「玄皇呢?」

Written by
banner

劍姬仍是搖頭。

素銘心中震撼,連玄皇都不行嗎?劍姬的家族到底是有多強大,劍姬的仇敵究竟是有多強大?

「難道要玄帝?」素銘顫抖著聲音道。

劍姬嘆道:「即便是玄帝,你一個人,也挽回不了多少局面。」

素銘頓時默然,手卻是在劍姬背後緊緊握住。

我一定要變得更強!

!!

,如果您喜歡,請點擊這裡把《天火大帝》加入您的書架,方便以後閱讀天火大帝最新章節更新連載。 三天後,素銘的傷勢徹底痊癒,而修為也一下子提升到玄宗二階。

因為擔心南懷書和清澄他們的情況,所以素銘還是決定回那方洞內看一看。

回到天藍冰蠍的巢穴,不意外的,兩人已經消失無蹤。

不過幸好,洞穴的壁上寫了兩行字:「素兄,我們必須趕往秘境出口,若你安全看到留言,請勿念。」


素銘鬆了一口氣,他差點誤以為他們倆被無憂殿給抓去了呢。

無須借用劍姬的修為,如今的素銘已經真正能夠算得上是強者了,輕鬆地踏空而去,兩旁的風聲呼嘯,這一次素銘的心情特別爽快。

不過或許是因為太過高調,素銘的踏空飛行立刻引起了不少謀生者的注意。

看著素銘落了單,有幾位立刻心懷不軌地跟上來,想要在素銘身上榨出一點油水。

素銘稍微看了一下他們的修為,大多都是大玄宗階別。

若是以前,大玄宗還真是夠他煩惱一陣,現在,不用劍姬幫忙,他也能夠輕鬆收拾。

連太淵都沒有拔出來,實際上眾目睽睽之下,他也不敢拔出來。這樣的重寶,拿出來就是在找死,即便有劍姬,也會給他惹上一屁股麻煩。

除了太淵,素銘現在可是有冰神瞳,這絕對是一個逆天的好寶貝,而且隱藏性很好。

偷偷在袖子里一照,數位玄宗感覺渾身一冷,腦中的奇異景象轟然炸開,身體頓時僵住了。

這一僵,素銘便找到了可乘之機。

靈闕一拔,唰唰!一出手便是解決掉了兩個。

數位玄宗醒轉過來,大驚。

「若是再跟著,他們就是你們的下場!」素銘冷冷道。

眾玄宗渾身一抖,暗道剛才是什麼玩意,竟讓讓他們如此措手不及,連身體的本能反應也隔絕了,這也太可怕了吧。

訕訕地立在原地,沒人敢再打素銘的主意了。

素銘經過此次教訓,也不敢太過高調,老老實實地低空飛行。

途中遇到不少玉松果樹,有的被採摘一空,但總有那麼幾棵可以讓素銘撿漏,所以很快,兩千枚玉松果便到手,而且還有許多富餘。

唰!素銘一路上不知斬殺了多少妖獸,同時也斬殺了眾多為非作歹的傢伙,著實是令莽林內的謀生者下了一大跳。

令素銘肉痛的是劍姬只取了冰神瞳,沒把天藍冰蠍的屍體也帶上,不然絕對可以買個好價錢。

素銘將殺掉的妖獸全部取了魔核,雖然這些對他來講並沒有多大的作用,但是拿到蒼南學院,未嘗不能換取一筆收入。

畢竟現在在中州,用的是紫金幣,他理所當然的身無分文了。

靈器,丹藥,功法,這些在蒼南學院都要依靠錢來獲得,想要快一點達到絕強的境界,錢無論在哪裡都是不可或缺的。

一連飛過了近二十天,素銘已經是掙得盆滿缽滿。

打劫了上百位對他圖謀不軌的傢伙,他將手中的錢匯總了一下,令他高興的是,竟然有數萬紫金幣,這下他也算是一個有錢人了吧?

前方的林木越來越稀疏,很快一片光亮在素銘面前顯現,素銘一加速,唰!他徹底從莽林內走出!

方出莽林,素銘忽然受到一股強大的推力。

唰!素銘出現在一片空曠的廣場內。


廣場上正坐著數十位身穿紫色鑲邊的白袍學長,為首的那位正好是月前在莽林內訓話的臧月城。

臧月城漫不經心地看了素銘一眼道:「還不錯,第八十三個出莽林,用時恰好三十天,兩千玉松果帶了嗎?」


素銘掏出一個袋子,裡面是他此次所摘得所有玉松果。

臧月城讓身邊的一人將袋子拿過來,簡單用神魂一掃,不屑道:「怎麼才四千兩百個玉松果?前面可是有人採集了數萬玉松果的。」

素銘搖頭道:「事不可做盡,總要留些給別人才好。」

臧月城眼睛一亮,忽覺得素銘倒是個好苗子。

將玉松果一收,臧月城笑道:「行了,甲等學子,跟著他去登記處登記,你就正式成為我們蒼南學院的一員了。」

臧月城指著一位幹練的武者說道。

那名武者對著素銘一揖:「葉獨酌,請。」

素銘一拜:「請葉學長多多關照。」

說著又對臧月城微微一笑,笑得臧月城一驚。

還沒等臧月城反應過來,素銘已經跟在葉獨酌身後,走開了十幾丈。

素銘隻字沒提那多餘的玉松果換成紫金幣的事情,只是一笑,卻也是提醒。

臧月城笑得更歡,這一個挺著道的,大概能在中州多活上幾年吧,如果混的好,說不定還能修成玄王,前往中州深處歷練。

「敢問學長已經在學院里學習了幾年?」素銘恭敬問道。

葉獨酌謙和道:「不過是三年,修為尚還低微,倒是學弟的修為令人刮目相看了。」

素銘一怔,心道自己的修為葉獨酌怎麼看出來的?想了想便瞭然,剛才被那推力一推,定是泄露了不少氣息。

「看學弟修為,想來應該不會如此晚到,莫非在途中遇到了什麼危險?」葉獨酌問道。

素銘忽然覺得葉獨酌有些危險,這人觀察入微,一點細節他就能猜出無數信息來,在他面前,估計很難保住秘密。

素銘搖頭道:「危險倒沒有遇到多少,只是因為忽逢突破,所以耽誤了些天數。」

葉獨酌又隨便問了幾句,很快就到蒼南學院的登記處。

做好登記,便是分配住所,因為是甲等學子,所住的區域也自然是甲等區。

當葉獨酌領著素銘入到宿舍時,一路上,他遇到不少冷漠和鄙夷的目光。

這冷漠鄙夷的目光未必全然是對著素銘而來,更多的還是針對葉獨酌。

素銘暗道這葉獨酌的人緣也是夠壞的,走在路上也要受人鄙視。

一人忽然擋在了素銘兩人的前面。

「葉獨酌,怎麼,又在接新生?」

那人笑了笑,然後看著素銘道:「小學弟吧,我勸你還是離這廢物遠一點,免得變得像他一樣草包。」

「你可知道你身邊這位是什麼人?」


「他可是我們蒼南學院三年級學生的恥辱啊,入中州三年,修為僅僅是突破玄宗,哈哈,至今窮的連住宿費都付不起!」

他又偏向葉獨酌說道:「你迎接新生這種工作也是臧月城那傢伙施捨給你的吧,一個月可以領到一百紫金幣,哈哈,好高的待遇,我們可是羨慕的不得了呢,哈哈……」

素銘看了看葉獨酌,葉獨酌臉色發青,拳頭緊緊握住。

但最後他還是淡淡說道:「請讓開,不要妨害我的工作!」

這時周邊已經聚集了不少人,聽著葉獨酌義正言辭的講話,眾人皆是哈哈大笑。

素銘平時最討厭以戲弄別人作為自己的快樂,來滿足自己的虛榮心的人,所以他決定給這人一點教訓。

素銘上前一步,此刻已然是準備動手。

以前遇到這種事,一般的新生都會趕緊離開,但是素銘卻是想幫他出頭,葉獨酌內心一陣感動,不過他可不想素銘真的這麼做。

葉獨酌拍拍素銘的肩膀道:「謝謝,不過這種事情已經遇到很多次了,不用介懷。你一直往前走,經過一道岔道口左轉,向前走一百丈左右,就能夠找到自己的宿舍,你一個人去吧。」

眾人聽葉獨酌這麼一說,知道葉獨酌服軟了,這時候也更來勁。

「怎麼,這麼快就認慫了?」

「當初不是還挺有骨氣的嗎?」

「這還是當初和左一風鳴搶仙兒姑娘的那個男子漢嗎?」

「我要是仙兒姑娘,現在早已經在心裡唾棄了你一百遍。」

葉獨酌拳頭握得越來越緊,但是最終還是袖袍一甩,轉身離去。

素銘聽到這裡,也知道其中大概的經過了。

他忽然想起了自己的大哥素少陽,當年似乎也是這樣的吧。

因為和素少陽聯繫起來,素銘忽然覺得幫助葉獨酌義不容辭。

素銘不屑地看著四周嘰里呱啦的人群,心裡極度的厭惡升騰起來。

不過到底還是壓抑住了,他知道,此時出手,不過是解葉獨酌一時之困,而他要的卻是從根本上改變葉獨酌廢物的形象!

手一松,素銘低著頭,朝著宿舍方向走去。

眾人看著素銘離去的背影,心中一陣痛快。

「現在的新生原來也都是草包啊,哈哈。」最開始挑釁的那人高聲道,周圍又響起了一片歡笑聲。

!!

,如果您喜歡,請點擊這裡把《天火大帝》加入您的書架,方便以後閱讀天火大帝最新章節更新連載。 新生是草包?素銘心裡冷笑了一聲,那可不盡然。

回到宿舍,素銘就發現一大張蒼南學院的一些規章制度簡介。

原來起先是沒有所謂的蒼南學院,最初近百批武者在殘酷的中州歷經生死考驗,頑強生存下來的人當中,出現了一個天縱奇才者,名為葉蒼南,不過四五十年,他便由一名小小的玄靈突破到令人艷羨的玄皇境界,一舉成為中州邊緣地帶的霸主。

葉蒼南覺得來自四方大陸的武者生存幾率實在太小,應該給這些人一個緩衝期,於是他便創建了此所蒼南學院。

蒼南學院的學制五年,五年內,這裡的學生將會受到學院的完全庇護,畢業之後,學院將不再關心學員的生死。

學院內並不禁止打架鬥毆,但是要求點到為止,對學員下死手者,將會遭到嚴厲的懲罰。

最令素銘關心的一條還是如何獲得頂尖武學、丹藥、靈器以及頂級修鍊地。

根據規定,每對學院的貢獻值達到十萬,學員將有一次選擇頂尖功法或者頂尖靈器的機會;至於丹藥和修鍊場地,則需要相應的貢獻值來購買。

貢獻值可以由做任務獲得,可以用物品進行兌換,可以用紫金幣兌換,比例也是一比一,還算公道。

素銘不缺靈器,他現在可是有了太淵這等大殺器;如果劍姬願意,他功法也不會缺,但是劍姬還是讓素銘去換取一兩門武學。

劍姬不願為他這寶貝徒兒省錢,那他也只好拼了老命去掙錢了。

素銘走出宿舍,隨便花了十枚紫金幣,向一位學長購買了一份掙錢指南。

掙錢指南上列舉出了最掙錢的幾大方法。

最掙錢的便是做賞金獵人,每月學院都會發布一些窮凶極惡的惡徒名單,每個惡徒都明碼標價,殺一個,最少也能獲得一萬貢獻值,若是難度極大,賞金或許一次就能達到十萬貢獻值!

因為發布的惡徒名單極多,也並不是每個惡徒都得到伏誅,於是很快學院內就自然而然地產生了天惡榜和地惡榜。

天惡榜上幾乎都是玄王級別的強者,那是給學院內的長老們參考的榜單,他們這些學員自然沒什麼機會;地惡榜榜單上列出來的則全部是玄尊級別的強者,是供高年級學員參考的榜單。

天惡榜上惡徒的賞金已經不能用貢獻值來衡量,殺了一個那就可以直接升任為蒼南學院的王牌長老;地惡榜上,每一名惡徒的賞金至少也有十萬貢獻值,地惡榜榜首賞金更是達到一百萬!

素銘心情還真有些激動,有了劍姬,這地惡榜上的傢伙們,他似乎都可以橫掃吧。

這個方法掙錢真是太快了……

「師父,怎麼樣,我們要不要干一票大的,直接把這地惡榜榜首幹掉?」素銘激動得眯著小眼問道。

劍姬卻是嘆道:「我自然是幫你這壞傢伙,但是在中州,我每動一次修為,暴露行蹤的可能性越大。這樣,你還要我幫你嗎?」

素銘一驚,連忙道:「我絕不會讓師父暴露的,我們找其它掙錢方法!」

劍姬欣慰地一笑。

素銘見師父笑了,又開始趁機撒嬌,佔佔劍姬的便宜。

將劍姬嘩地撲倒,素銘親吻著劍姬的紅唇。

劍姬眉黛一皺,唰!她把素銘壓在了身下!

感受著撩人的香味,素銘意亂情迷起來。

手一點點伸進劍姬的衣服內,那麼高傲已經臣服在素銘的手上。素銘小腹火嘩地用上來,慾火焚身一般,他第一次撕開了劍姬的衣服。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