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0 月 28, 2020
101 Views

“呵呵……”聽罷,她高興的笑了笑。

Written by
banner

“等我好好和家人朋友告別,我就來找你。”

特種兵之王 “約定。”她伸無名指,傅井哲笑了笑,與她拉勾:“約定。”

當大拇指碰到一起時,他額間出現了一個?色的印記,轉瞬便不見了。

我曾聽楚南棠說過,人與鬼之間可以結下契約,名曰‘鬼契’。

結下契約後,她從我的身體裏離開了,我整個人脫力的往後倒去,跌進一個柔軟的胸膛。

盛開的那株薔薇。也在角度裏慢慢變?凋零。

楚南棠替我除去了身上的濁氣,疲憊感漸漸消失,身體慢慢恢復了過來。

異界大領主 “楚先生,我有一件事情需要去做,需要你陪同。”

楚南棠眼角掃了他一眼:“此事已經結束,你與她下契約,時辰一到,你即會與她一同離開這人世。”

“不,還沒有結束。”傅井哲祈求的看着他:“後天,我會讓你們知道真相。做完該做的事情,我也不會……對她有這麼多的愧疚。”

楚南棠輕點了下頭。傅井哲舒了口氣,笑道:“謝謝你們。”

醒來的時候,發現躺在房間的大牀上,四周寂靜無聲,只留了牀前的一小盞壁燈。

我記得有什麼事情要去做,但又想不起來了。

對了,我是誰來着?我是誰……?

“醒了?”那人突然憑空從?暗中走出,一身白色長衫,俊雅非凡。我一時看入了迷,忘了收回視線。

“你……”

“不記得了?”他坐到牀沿,溫柔的詢問。

都市修真醫圣 我搖了搖頭:“我該回去了。”

“回哪兒去?”

我猛然擡頭看着他,好半晌:“秋水……秋水會來接我。”

“容婼。”

我下識意應了聲:“什麼?”

他淺笑:“你是該回去了,回到沈秋水的身邊,你們本來就是一對。”

“那,你呢?”

他低低的笑了,聲音極是清澈動人:“我有靈笙了啊。”

我想起他是誰了,下意識拉過了他的手:“南棠,我們本來就不該成親的,你也不要怪我那樣對你。其實我比任何人都難過……”

他伸手輕撫過我的臉,輕嘆了口氣:“我不怪你。”

這世上怎會有這樣溫柔的男人?溫柔到讓人心疼,爲什麼我會心疼他?

“你真的不怪我?”

“是逃不掉劫數,早已註定了的。”

我輕嘆了口氣:“我想起了好多事。可又忘記了好多事情。但不管怎樣,我希望你可以幸福。對了,你說的靈笙是誰啊?”

“是個與你長得像,卻又完全不一樣的人。她去遠方了,但很快會回來。”

我不由得放下心來:“她能回來就好,這樣你就不再是孤單單的一個人了。”

他笑了笑,不再說話。我只覺得十分疲憊:“我突然困了。”

“那就睡吧。”

“南棠,你能帶我去見秋水嗎?我想他了,我的孩子也想他了……”

“嗯,等你睡醒了,我就讓你去見他。”

“醒了就能見到他?”眼皮真的好沉。支撐不住想要入睡。

意識陷入了漫長的?暗中,我彷彿飄浮在雲端,個人的意識很模糊,突然有一種奇特的感覺,我,或許已經漸漸不再是我。

可是心中像是有個釘入骨血的執念,這個執念叫——楚南棠。

只要我還得記得他,就不會徹底的迷失了自己。

“容婼,容婼,快回來吧,我等你回來……”

“秋水?秋水……”痛苦的淚水滾滾而落:“秋水,你說會回來娶我,爲什麼又娶了別人?”

我伸手去抓,眼前的一切像是一場幻境,全都消失了,只有一張熟悉又陌生的臉,不斷的叫着我:“靈笙!靈笙?!”

總裁讓我修理一下 從睡夢中清醒,驚覺滿臉的淚痕。

“終於醒了?你知不知道你已經睡了一天一夜!”

“你是……”

他伸手在我眼前晃了晃:“我白憶情啊,我的祖師奶奶,連我你都不記得了?”

“白憶情?”我呢喃着:“楚南棠……對啊,南棠呢?”

白憶情似乎頭疼的撐着額頭:“我就說你最近不對勁兒,怎麼跟着連人都認不出來了?”

我拼命的告訴自己,只要記住楚南棠,只要記住他,我纔不會迷失了自己。

“我也不知道祖師爺爺去哪了,總覺得你們最近都不對勁兒,究竟發生什麼了?”

我搖了搖頭:“我是……我是誰?”

“靈笙啊,張靈笙。”

“對,我是張靈笙,我不是容婼,我不是,我不是……”

“噢!天吶!!”白憶情抱頭哀嚎了聲:“我去準備午睡,你要是不舒服。就再躺一會兒?”

“嗯。”待白憶情出去後,我在抽屜裏找了找,最終在書桌的筆筒裏找到了一把美工刀。

我顫抖着手,張開左手手掌,拼命的咬着牙,一刀一刀在掌心刻畫着,他的名字。

“我不能忘了你,南棠,楚南棠……”鮮紅的血蜿蜒的從手腕上滴落,把你的名字刻在掌心裏,最接近心臟的那一邊,烙印一輩子。

好疼,只有疼到極致,才能刻骨銘心。美工刀脫力的掉落在地,我看着掌心的名字,癡傻的笑了笑。

“我不會忘了你,楚南棠。”

白憶情進來叫吃晚飯,看到眼前這血腥的一幕,差點叫出聲來:“靈笙!!你怎麼這麼想不開要自殺啊!!”

他以爲我割腕了,走上前一看,才知我只是拿刀在掌心裏劃了血口子。

“嚇……嚇死我了!你得去醫院。”

“不去。”

“傷口會感染!!”

“讓它感染化膿,結痂。變成好不了的疤。”

“你……你胡說八道什麼呀?!你,算了,我去買藥和繃帶,給你包紮。”

“好。”

……

我又睡着了,睡得很沉,迷糊中好像身邊坐着一個人,他一直守着我。

睜開眼睛時,我看到了他,這次沒有忘記。

“南棠……”

“醒了?”

他扶我坐起,垂眸看着包紮得嚴實的左手,輕撫着我的掌心:“你怎麼這麼傻?難道不知道疼麼?”

“我害怕,害怕把你忘了。”

“忘了也沒什麼,若是你把我忘了,我們再重新開始。”

“不!不能忘,忘了自己,也不能忘了楚南棠。沒有他,沒有他……一切都沒有意義了。”

他喉結滾動,雙眸緋紅,將我擁入懷中:“靈笙,不管何時何地,我都不會丟下你。”

“假如我把你忘了怎麼辦呢?我害怕……”

“你不會忘。”他想了想說:“有我在,也絕不會讓張靈笙消失,拼上一切我都不會,讓張靈笙消失,放心吧。”

“張靈笙?”我有些搞不太清楚:“我是容婼,張靈笙又是誰?”

“你是誰現在不用去糾結。”

“不用糾結?”

“你心若在,人便在。你若不在了,心也和魂也不在。心和魂不在,又何必糾結,你是誰?”

“我不明白……”

他笑了笑,吻了下我的眉心:“總有一天,你會明白。相信我嗎?”

“嗯。”我堅定的點了點頭。

“不要勉強自己去記得一些東西,待歸來之時,你自然會想起。你是容婼也好,張靈笙也好,做自己就好。”

“做我自己?”這句話,像是一個魔咒,心底壓抑的東西,瞬間消失不見。

“好好休息,我晚點再回來看你。”

見他要走,我下意識拉住了他:“不要丟下我一個人,你去哪兒,都帶上我一起吧。”

他想了想,點了下頭:“好。”

我們去見了傅井哲。傅井哲說:“約了一個朋友,在ktv的包間裏,現在趕過去。”

傅井哲上前攔了車,半個小時後趕到了ktv的包間,只見沙發上坐着一個與他年紀相仿的男生,個子高高的,模樣端正。

見到傅井哲,笑了笑,熄掉了手裏的煙,上前給了一個大大的擁抱。

“兄弟,好久不見了。自咱們考上不同的大學,這都兩年多了吧?”

相較於這男生的熱情,傅井哲顯得有些冷漠,扯着嘴角笑了笑:“坐啊,這是我同學。張靈笙,靈笙,他叫李俊。”

“嗨,美女。”李俊熱情的與我打了下招呼。

我點了下頭隨他們坐到了沙發裏,李俊一個人連唱了好幾首歌,一臉納悶的看着我倆:“我說你倆,來開追悼會的?哭喪着臉,就我一個唱,多無聊,去點歌啊!”

傅井哲半開玩笑半認真道:“那就當是來開追悼會的吧,我突然想起了一個人來。”

李俊拿過爆米花疑惑的轉頭看向他:“想起誰了?”

“一個女孩,你認識的。她叫?衫。”

李俊表情變得極不自在,手跟着一抖,爆米花掉了一地。

“呵……怎,怎麼突然提她啊?怎麼了?懷念初戀啊?”

傅井哲一臉煩悶,問他:“有煙嗎?”

“有啊。”說着李俊拿出了一支菸遞給了他:“給,幫你點火。”

傅井哲抽了口煙,神情凝重:“阿俊,我前幾天夢到她了,她對我說……”

“說,說什麼?”

“要帶我和你一起走。”

跪安~ 那李俊聽罷,整張臉變得慘白,眼神一個勁兒的閃躲,扯着嘴角對傅井哲笑了笑:“跟……跟我有什麼關係?”

傅井哲不動聲色繼續套着李俊的話:“阿俊,我真的沒跟你開玩笑,她每天都來找我,難道你就沒有感覺到嗎?”

李俊騰身而起,憤憤道:“行了井哲,你今天老說這些做什麼?”

傅井哲長嘆了口氣:“我只是擔心你,不過其實也不用怕,不做虧心,不怕鬼敲門。”

李俊顫抖着手拿過桌上的酒杯,抖得厲害,都灑了出來。

他仰頭一飲而盡,深吸了口氣:“你真的看到她了?”

傅井哲點了點頭:“看到好幾次了,阿俊,你要是做了什麼,現在就說出來,我認識一個道士,他能驅鬼除妖,肯定能幫你啊!”

“井哲……”李俊態度軟了下來,一臉愧疚之色:“咱們是好兄弟吧?”

“嗯。是啊,咱們都認識十幾年了,當年是最好的兄弟。”

“我不管做了什麼事你都不怪責怪我?”

傅井哲衝他笑了笑:“怎麼會呢?有句話不是說,女人如衣服,兄弟如手足?”

“可是我怕說出來你會恨我。”李俊搓着手,沉?了許久,或許是壓抑在心底太長時間,還是決定說出來。

當年李俊其實也暗中向?衫告白過,但是被拒絕了。李俊很不甘心,又得知傅井哲與?衫分手的消息,於是藉由傅井哲的名議,寫了一張紙條兒,約她晚上在河堤見面。

衫果然來了,李俊悄悄藏在暗處,在背後矇住了?衫的眼睛,將她帶到了河邊的漁船裏,實施了不軌,?衫以爲是傅井哲並沒有抵抗。

天還未亮李俊便驚慌失措的逃離了,留下了?衫一個人。後來?衫懷孕了,大家一直在猜她肚子裏的孩子是誰?

但是?衫死也不肯說,於是同學們背後都議論她,是個不檢點又放蕩的女人。

沒想到?衫竟然如此想不開,選擇了以這樣的方式結束了自己的生命。

李俊痛苦的抱着頭:“我真的沒想到,事情會變成那個地步,井哲,你說我該怎麼辦?我當時要是說出去,估計會被我爸打死的。而且,我的前途也毀了。”

傅井哲雙手緊握成拳,狠狠的將李俊甩在地上,一頓拳手腳踢。

“你個混蛋!!你怎麼不去死啊!!”

“md,你瘋了?竟然敢打我。”李俊翻身爬起,與傅井哲扭打成一團,很快見了血。

我上前將他們倆個拉開。李俊喘着氣兒:“你丫今天就是來套我的話的吧?我告訴你,即便她的鬼魂來找我,我也不怕,讓她來找!”

說着狠狠甩上包間的門走了出去,傅井哲喘着氣兒,臉上都破了好幾處皮,一臉的血,看着怵目驚心。

“你們現在知道事情的真相了?本來這一切都只是猜測,沒想到竟然是真的。”他擦了擦臉上的血,滿是疲憊之態:“我去洗手間洗個臉。”

“嗯,我們去外面等你。”

我和楚南棠一道離開了包間。在ktv門口等人時,突然前面一陣喧譁聲,好多人聞迅跑過去看。

“聽說剛纔有人被渣土車給軋死了。”

“是真的,就在前面的路口,頭都給軋成了豆腐渣。”

……

楚南棠蹙眉,沉聲道:“上前看看。”

“嗯。”

我們一道跟着人羣趕了過去,擠進人羣一看,只見地上躺着一具已經氣息無存的屍體,而這人不是別人,正是李俊。

我倒抽了口氣,擡眸時。對面街邊有個穿着高中制服的女孩,正衝我們這邊在招手,而她身邊還站着一個無頭男人,十分可怖。

直到傅井哲趕了過來,看到了眼前的這一切,還有些無法接受:“怎麼會?”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