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 月 17, 2021
75 Views

轟!

Written by
banner

當他聲音在落下的那一剎那,澎湃的意念力,直接是轟隆隆的席捲開來,那種意念力籠罩著天與地,看上去極為的恐怖。

一股極端恐怖的意念威壓,從那之中瀰漫開來。

「你若是有種的話,那就與我正面交鋒吧!」

江歷周身布滿了意念力,彷彿是一個上古凶神,如狼似虎,他一聲厲喝,當即一掌劈出,只不過這一次,當他劈出這一掌的時候,不僅那意念力匯聚成了一點,而且,在那之中,蘊含著令人驚悸的意念威壓。

那彷彿是一道撕裂了虛空的一掌,能夠撕裂天地間的萬物,沒有什麼東西能夠抵擋。

江歷這一掌,就算是四轉兵師,也只能暫避鋒芒,如果被劈中的話,必將會元氣大傷。

看到這一幕,那關注此戰的古遠,也是臉龐大變,從江歷這一掌之中,察覺到一股極為危險的波動。

江歷的這一掌,劃過天際,在武弘的眼中迅速放大,他的臉龐在此刻也是愈發的凝重,不過,在那凝重之中,卻並是沒有絲毫的害怕。

江歷實力的確是相當的恐怖,但若是想要讓他武弘害怕,那他未免也太沒用了一些。

之前武弘所展現出來的實力,僅僅只能抗衡四轉兵師而已,但若是有人就真的認為他只能抗衡四轉兵師的話,那可就太小看他了…

唰。

武弘的手掌,在此刻突然一握,幾乎是在頃刻之間,以他為中心的虛空,頓時碎裂開來,隱約間,彷彿是出現了一道兵符,那是他的本命兵符。

在那本命兵符內,意念力猶如是驚濤駭浪一般,波瀾壯闊著,彷彿是在瘋狂的爆發出來。

呼。

武弘深吸了一口氣,而後緩緩的握起拳頭,拳頭對著江歷。

而在這一刻,江歷的那一掌,已是貫穿天地,最後狠狠的對著武弘暴劈而來。

在那恐怖的攻勢即將轟然而至的時候,武弘的本命兵符,也是劇烈的震動起來,而後意念力凝聚,直接是他的面前化作了一道看上去堅不可摧的意念障壁。

「意念障壁!」

轟!

就在那意念障壁出現的那一霎,江歷的那一掌已是瘋狂的轟然而至,頓時整個通道都是顫抖起來,不過,讓得所有人感到不可思議的是,在那一掌的暴劈之下,武弘的那道意念障壁,卻始終的屹立不倒,甚至連裂紋都沒有出現。

江歷的那一掌,終於是在武弘那意念障壁的抵擋之下,威力暴減,最後光芒黯淡,片刻之後,便是完完全全的崩潰開來,化作了漫天的光點。

而在掌影崩潰開來時,武弘面前那意念障壁,也終於是咔嚓的一聲,徹徹底底的爆裂開來。

「其實,我也沒將你放在眼裡。」意念障壁爆裂,武弘則是望著那江歷,笑了笑的道。

聞言,江歷的面色也是微微一凝,他能夠隱約的察覺到,這武弘雖說只是三轉兵師,但他自身的戰鬥力,卻是超過了四轉兵師的層次。

這個傢伙,不管是實力還是戰鬥力,都是絲毫超越了同階,當真是不好對付啊。

不過,即便是不好對付,他也不會相信武弘是他的對手,他相信,只要他施展出殺手鐧,武弘將必死無疑!

倘若無法將武弘抹殺,他將顏面掃地,所以,他必須成功!

「呵呵,沒有將我放在眼裡?我也同樣如此,不過,我想你應該還沒資格成為我的對手。」江歷陰毒的一聲,而後他身形猛然一閃,所在大地瞬間崩塌,而他的身形,卻是直接是化作了一道光影,攜帶著極端恐怖的力量,毫不留情的對著武弘暴擊而去。

意念力在武弘的周身瀰漫璀璨,在他的面前,那本命兵符也是不斷的旋轉起來,自身戰鬥力已是達到了極致,面對著江歷那兇狠萬分的攻勢,他並沒有任何的後退。

轟!轟!

兩道人影在近距離的瘋狂搏鬥,身體碰撞,每一次的碰撞,都是宛如奔雷一般,令得這片通道晃動。

而那關注此戰的所有人,眉頭都是微微一皺的望著兩人的那種碰撞,那爆發出來的力量,令得他們都是有些忐忑不安。

而這種碰撞,足足持續了數十次,令得池內的空間,都是有著一種塌陷開來的跡象。

看得出來,雙方都是在正面交鋒,並沒有任何的留手,身體碰撞,拳掌相交,那種近身搏鬥,看得其他的兵師都是毛骨悚然。

而那顧宇的臉龐,也是伴隨著武弘與江歷的正面交鋒並且沒有半點的技不如人,他萬萬沒有想到,即便是江歷施展出真正的實力之後,竟然也是無法將武弘徹底打敗。

「這個傢伙的戰鬥力,怎麼會堪比五轉兵師?」顧宇面色陰晴不定,心中隱隱有些不安,原來這古遠的陣營中,竟然是有著如此可怕的高手,看來倒是他失算了,不過,即便是如此,武弘想要打敗江歷,也沒那麼容易。

「這小子雖然戰鬥力極為驚人,不過,畢竟他只是三轉兵師,根本無法持久的再打下去,所以,江歷的勝算,比他要大的多。」

顧宇目光閃爍,他畢竟是靈兵師,自然是看得出來,武弘的戰鬥力無法長時間持續下去,也正是因為如此,這兩人之戰,看似難解難分,但若是短時間無法分出勝負的話,這武弘同樣是死。

轟!

在那眾多目光的注視下,武弘與江歷再度重重的碰撞在了一起,這一次,兩人都是倒飛了出去,嘴角都是有著鮮血噴濺出來,顯得受傷不輕。

在他們的身體之上,有著極為明顯的傷痕,那是承受了對方的攻勢所留下來的,好在他們的實力遠超常人,不然的話,恐怕有人早就承受不了了。

江歷面色有些難看,他雙目帶著陰毒的盯著武弘,旋即他殘忍的猙獰一笑,舔了舔嘴角的血跡,然後他沒有絲毫的遲疑,雙手突然抬起。

轟!

驚雷般的轟鳴聲,突然響徹而起,璀璨的光紋,從江歷的周身瀰漫出來,最後竟是在他的額頭之上,化作了一顆巴掌大小的血色眼球。

而且,在那血色眼球之上,似乎還隱隱有著刺眼的光芒浮現,而且,這些光芒彷彿是有著妖形之狀。


看得出來,這江歷額頭上的那顆血色眼球,非常不簡單。

「竟然被逼的施展出天妖眼了么…」顧宇見到這一幕,眼神都是一凝,身為會長,他對江歷的實力一清二楚,一旦施展出天妖眼,那江歷的戰鬥力,將會成倍的暴漲。

呼。

似是從那天妖眼之中感應到了致命的威脅,武弘望著它的同時,也是深吸了一口氣,旋即他的雙手,也是猛然緊握。

磅礴的意念力,猛然衝天而起,然後所有人便是見到,九道靈光,憑空般的出現在了武弘的周身。

那九道靈光,通體璀璨,猶如是保駕護航一般,在武弘的周身涌動。

你有天妖眼。

我也有九靈滅天光。

既然如此,就讓我們來比一比,究竟誰能青出於藍? 笑過後,慕顏緩緩收斂了臉上的笑容,神色鄭重地看著眼前的男人,一字字道:「帝溟玦,這件事交給我自己來處理吧?我會找到我的親生父親,讓他取消婚約,然後再將我喜歡的人,親自介紹給他。」

見帝溟玦要說話,慕顏捂住他的嘴,桃花眸中水波瀲灧:「就像你會處理好自己身邊的麻煩,不讓我受一點委屈一樣。我也不想讓你受一點委屈,這是我的問題,理應由我自己來處理。」

「他若是不同意呢?」這個他是誰,不言而喻。

帝溟玦問出這句話后,不等慕顏回答,嘴角就勾起一個森冷的弧度,「不,不會有這種可能!本君一定會讓他同意的。」

要是當真冥頑不靈,大不了暗中揍到同意為止!

慕顏正要說話,帝溟玦突然臉色一變,掌心亮起一道血紅色的光芒。

緊接著,纏在她腰間的三色絲線收了回去。

帝溟玦蹙著眉頭,神色陰沉。


慕顏心中咯噔一下:「發生什麼事了?」

帝溟玦看向她時,眉目間的陰鬱褪盡,化為柔和:「無事,我要回修仙大陸一趟,大概要數月才能再回來。」

慕顏聞言心中先是一陣失落。

隨即又忍不住蹙了蹙眉:「你之前說,通天梯斷裂,空間壁壘通道崩塌,那帝溟玦,你和小寶是怎麼來浮空島的?」

她的手撫上帝溟玦剛剛出現紅色印記的眉心,「你是不是用了什麼傷害自己的辦法?」

不得不說,慕顏的直覺相當敏銳。

連帝溟玦神色都僵了一瞬。

但很快就露出淺淺的睥睨笑容,握住她的手道:「確實有些麻煩,所以我才說,下一次來要數月之後。但顏顏,你是不是太小看本君了?強行撕裂空間對我來說,本君也不是第一次做了。」

慕顏微眯著眼看他,那神情也不知道信了沒有。

帝溟玦忍不住好笑地將她攬在懷裡,「好吧,我承認確實會損些神元,但決無大礙。」

頓了頓,他啞聲道:「顏顏放心吧,我絕不會像小寶的親生父親一般拋下你們,讓你孤獨神傷。」

慕顏:「……」

她神色複雜的看著眼前的男人。

猶豫著要不要把真相告訴他。

慕顏是真沒想到,自己當初一句「我只愛小寶的親生父親」,如今竟成了個魔咒。

作繭自縛說的就是她吧?

慕顏輕咳了一聲,半晌才道:「事實上,我與小寶的親生父親並不是……」

然而她的話還沒有說完,就被帝溟玦冷著臉打斷:「不許提他!」

慕顏:明明是你先提的好嘛!

只許州官放火,不許百姓點燈啊!

帝溟玦的額頭又亮了亮,他眼中閃過一抹寒芒。

伸手按住慕顏的後頸,垂首在她唇上碰了碰:「保護好自己,不許拈花惹草……」

話還沒有說完,男人的身影已經慢慢變淡。

房間門砰的一聲被推開,小寶急急衝進來。

看到身形慢慢消失的帝溟玦,忍不住大叫了一聲撲過來:「爹爹——!!」 江歷的額頭之上,一顆血色眼球緩緩而動著,看上去異常的詭異,與此同時,在那之中,有著排山倒海般的意念波動擴散出來,猶如是在這通道中颳起了狂風暴雨。


而在那血色眼球緩緩而動時,那江歷的戰鬥力,也是在此時成倍的暴漲,雖說沒有達到五轉兵師,但也相距不遠了。

天妖眼!

這片天地間,所有人都是目瞪口呆的望著通道中那近乎瘋狂的交手,臉龐都是有些凝重,而那顧宇等人,更是面色相當的難看,想來誰都有些無法想像,武弘竟然能夠將江歷逼到施展天妖眼的地步。

眼下的局面,著實是出乎了他們的意料,令得他們都是有些措手不及。

通道中,那江歷腳踏意念力,他的額頭中,便是有著一顆拇指般大小的血色眼球,一股凶神惡煞的氣息,一點點的散發出來,令人極為不安。

「能夠將我逼到施展出天妖眼,你可真是讓我意外!」江歷眼神充滿著瘋狂的盯著武弘,陰冷的道。

此時,他看向武弘的眼中,再也沒有之前的不屑,經過先前的交手,他已經是真正的明白,這個武弘,的確有資格成為他的對手,其實力,令得他都是覺得有些棘手。

這個傢伙,的確是一個難纏的對手,連他都不得不承認這一點。

武弘同樣是面色凝重的盯著施展出天妖眼的江歷,這江歷施展而出的天妖眼,給人一種相當危險的感覺,雖說並未爆發出威力,但卻讓得他感受到了不小的威脅,可見的確是個危險人物啊。

這個傢伙,一旦以後晉陞到五轉兵師的話,那麼他恐怕將更難對付了,不過,對於武弘來說,所幸的是,這個江歷目前只是四轉兵師。

若非如此,恐怕他將沒有任何的勝算可言,但這或許是武弘打敗他的唯一機會了,不然的話,憑藉著江歷現如今的實力,極有可能藉助兵師池晉陞到五轉兵師。

但即便是如此,此時江歷施展出天妖眼,也同樣是難以對付。

「既然如此的話,也是到了分出輸贏的時候了啊。」

在武弘目光閃爍的時候,那江歷的眼中,則是有著陰狠之色浮現,既然前者將他逼得施展出了天妖眼,那他自然是勝券在握了,而前者的死期,也到了。

轟!

一想到此處,江歷雙手緩緩的併攏,只見得在他額頭那拇指大小的血色眼球,突然閃閃發光起來,光芒四射。

江歷面色陰毒,雙手成爪,而後那爪子便是以一種快如閃電的速度,暴抓而出。

在他的額頭,那血色眼球的妖形之狀,也是在此時浮現出來,那一刻,彷彿是有著一種氣吞山河的氣息釋放出來,猶如是天妖降世。

那一爪,雖然是快如閃電,但當其抓出時,天地猶如都是被撕裂而開,只有著那瀰漫著氣吞山河的爪子安然無恙,天地萬物,彷彿是暴露在了它的攻擊之下。

武弘見狀,面色也是在此時忍不住的一凝,江歷這一爪,即便是他都是感應到了從未有過的威脅,這一爪,若是被擊中的話,足以致命。

「天妖爪擊!」

江歷那立刻之聲,也是在此時轟隆隆的響徹起來,一爪抓出,頓時空間碎裂,那一爪,竟是化為了充滿著血腥的鐮刀,刀光劍影,天地間的意念力彷彿都是有些躁動起來開始不斷的向那爪子匯聚而去,猶如是被控制了。

爪子撕裂而來,這片空間一陣陣的被撕裂,下方的大地,更是接連的崩塌,一道道密密麻麻的裂紋,在整個通道之中飛快的蔓延而開。

「武弘,小心!」

看到這一幕,古遠等人都是忍不住的尖叫起來,顯然都是察覺到了江歷這般攻勢的恐怖,如此危險的一抓,就算是他們也都是感到有些心驚肉跳。

武弘立在那九道靈光之前,他望著那撕裂而來的爪子,也是深吸了一口氣,不過,在他臉龐上,卻依舊是沒有半點的畏懼,而後他雙掌握起,迅速的結印。

嗡嗡!

而隨著武弘雙掌結印,只見得在那九道靈光之上,頓時有著奪目的金光綻放出來,一眼看去,猶如是日月一般。

轟!

奪目的金光,突然是衝天而起,頓時意念力席捲出來,猶如是能量團一般,包裹在了武弘的身體之上,最後直接是在武弘的手心之中,化為了一座巨大的靈光巨戟,巨戟通體金色,揮動之間,彷彿是有著亡天的威力。


「九靈滅天光,亡天戟!」

武弘眼中狠厲涌動,心中一聲大喝,只見得手中那靈光巨戟迎風狂漲起來,下一刻,巨戟直接是刺爆了空間,然後直接與那撕裂而來的爪子,重重的撞擊在了一起。

面對著江歷的這般恐怖攻勢,武弘同樣是不敢有絲毫的大意,所以,他一出手,便是施展出了九靈滅天光的殺手鐧。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