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 月 17, 2021
95 Views

黑臉隊長表示已經氣得不想說話了。

Written by
banner

慕顏來本身就不是為了與極域交惡的,所以還是解釋道:「我和我的師兄弟,原本並非是修仙大陸上的人,我們來自下界位面。前段時日剛剛飛升成功。」

極域眾人都是一愣,震驚地朝慕顏看過來。

從……從下界位面飛升上來的?

開玩笑吧!

下界位面飛升上來的修士,能有金仙初階的修為就已經是阿彌陀佛了。

可眼前這三人,至少都是玄仙。

「你們從哪個位面飛升而來?!」

慕顏正要回答,就聽那隊長憤怒道:「不管哪裡飛升而來,都不可能有這樣的修為實力。而且,你既是從下界位面飛升而來,又怎麼可能是藥王大人的徒弟?!」

此話一出,護衛隊的修士,包括霍鴻寶,臉上都露出狐疑的表情。

關於聖祖藥王留在天光墟中的傳承空間,其實很多人都知道。

但那是在千年前。

當初韓初九發了瘋地想找到能夠通過傳承考核的徒弟。

幾乎在三界都發布了公告。

但後來千年過去了,別說有人能夠通過傳承考核了,便是連考核都無法觸發。

於是慢慢的,藥王傳承空間的事情就逐漸被人遺忘。

而因為藥王的傳承空間設置在修真大陸上,對於修仙大陸上的人更是沒有多少人記得。

這個小隊的人只是極域皇庭外圍防衛隊的成員,修為不高,哪裡會知道藥王傳承考核已經被人完成的事情。

此時只覺得越看慕顏越可疑。

「我看你就是魔族或者幽冥域精心培養出來姦細,說什麼找師父,其實是想要從我極域帶走藥王大人。」

「我告訴你,就算是死,我也絕不會讓你得逞!!」

隊長眼中迸射出決絕的殺意。

竟是不顧一切要選擇自爆,來抵抗【從心符】對他的控制。

慕顏一陣頭疼,想著要不要直接把這些人弄暈打包丟給寒夜算了。

正在這時,遠方的天際一道流光如風馳電掣般飛過來。

慕顏皺了皺眉,仰頭看去。

只這短短一瞬間,那流光已經衝到了面前。

一個渾身破破爛爛,臉上頭髮花白,還沾著不少塵灰的老頭從空中落下來。

「乖徒兒——!!」

老頭一看到慕顏,立刻興奮地撲過來:「乖徒兒,真的是你!!你終於來找為師了!!」

明明是蒼老的模樣,可出口的聲音卻帶著少年人特有的溫潤動聽。

而且因為太過激動,撲過來的時候,臉上的半邊鬍鬚,直接被髒兮兮的衣服給蹭了下來,露出一張青澀可愛的少年面容。

慕顏臉上也露出欣喜的表情,「九師父,上次你被韓家鳴襲擊,有沒有受傷?」

韓初九此時正在手忙腳亂把假鬍子往臉上貼。

剛剛他在【藥王殿】煉丹,突然感覺到一股熟悉的氣息從門外飄蕩進來。

隨後有一張紙漂浮在空中緩緩燃燒。 韓初九全身一下子緊繃。

因為他感覺到了【咒之力】。


只是這【咒之力】與他從前碰到過的全然不同,沒有灰暗與血腥,也沒有半分惡意。

還不等韓初九衝上前研究那燃燒的紙,就見虛空中出現了一行字。

「你徒兒來了。」

只這五個字,韓初九馬上就想起來,剛剛從外面飄蕩進來的氣息為什麼熟悉。

因為那是他寶貝徒兒的靈力波動氣息啊!

當真是他的親親寶貝乖徒兒來了!!

然後虛空中又出現了一行字。

「極域守衛不放她進來。」

韓初九這一下連【咒之力】都顧不得了。

手忙腳亂地拿過假鬍鬚貼上,連衣服都顧不得換,就沖了出來。

衣服可以不換,但師父的威嚴是絕對不能丟的。

雖然他已經在寶貝徒兒面前露過好幾次真面目了。

但第一次見面,必須給寶貝徒兒留下師父——慈祥、和藹又威嚴的好印象!

韓初九挺了挺胸膛,嗤笑道:「韓家鳴算什麼東西?他想傷為師,也得要有那本事啊!乖徒兒,你怎麼過來的?路上累不累?你來是特地來找師父的嗎?你應該先通知師父一聲啊,師父好去接你!剛剛是不是有人為難你了?說,是誰!敢攔著我的寶貝徒兒不讓她進來?!為師一定要把他們全都抓起來當葯人!!」

說著,韓初九冷厲的殺人目光已經朝著護衛隊眾人掃過去。

而護衛隊的所有人,包括黑臉隊長,此時完全傻眼了。

他們中或許有人不認識藥王韓初九。

但韓初九的本體是無法離開藥王殿的。

他的分身卻時常會在皇域之內飛來飛去。

這些護衛隊的修士就算沒見過韓初九的臉。

這道時常飛來飛去,在天空中劇烈波動的氣息,卻是大部分人都感受到過的。

一些新來的修士也曾大驚小怪上報。

卻被老隊員或者長官告知:這是藥王大人的分身,天地間人人遍尋而不得聖祖藥王在他們極域之內,誰都不許外傳,更不許對藥王大人有任何不敬。至於藥王在皇域內飛來飛去,有時還大肆破壞,那是藥王大人在發脾氣呢,要管也只有帝君和常老能管,他們這種小嘍啰直接當沒看見就好了。

如此一回憶,再加上,此人方才從皇域核心處而來,修為又如此之高。

哪怕沒有刻意散發威壓,也已經讓他們瑟瑟發抖。

再結合他說的話,還有什麼不明白的?

這位就是聖祖藥王韓初九。

而此時被韓初九噓寒問暖,恨不得當個寶貝捧在手心的少年,當真……當真是聖祖藥王的徒弟。

黑臉隊長眼前一暈,腳下一軟,有點想跪下去。

霍鴻寶喃喃道:「我……我就說葉大神很厲害吧,葉大神怎麼會說謊呢?他,他真的是藥王的徒弟啊,老天!!」

皇域內的人誰不知道聖祖藥王的地位有多高啊!

此時知道自己得罪了聖祖藥王的寶貝徒弟,一個個都覺得眼前一黑。

被逐出護衛隊就算了。 最重要的是,聖祖藥王脾氣有多壞,有多記仇,誰不知道啊!

他連凌霄殿都敢破壞,連帝君都敢嗆聲。

回頭收拾他們幾個,還不是輕而易舉的事情。

一想到變成藥人的凄慘模樣,他們都想哭了。

慕顏笑著阻止了想要衝出去教訓護衛隊的韓初九,一邊不著痕迹看了三師兄一眼。

青年坐在輪椅上慢條斯理的品茶,另一隻手捏著一本書,悠然閱讀著。

彷彿這邊發生的事情完全與他無關。

但慕顏知道,九師父會如此快趕過來,肯定與自家三師兄有關。

她收回視線,一邊替韓初九整理儀容,一邊道:「九師父,他們是護衛隊,盤查可疑人物是他們的職責,沒什麼好責備的。更何況,我方才已經戲耍過他們了,您就放他們一條生路吧!」


護衛隊眾人齊齊抬頭,露出無比感激的神情。

尤其那黑臉隊長更是眼含熱淚,只覺得自己剛剛那麼過分,這位少年竟然還未他們求情,簡直是天下第一大好人。

韓初九怒道:「他們攔住你,不讓你來找我,就是迂腐、蠢笨,不知道變通,憑什麼放他們一條生路?乖徒兒,你別因為他們是帝溟玦那小子手下的人,就對他們手下留情啊!」

突然,韓初九想到了什麼,氣的吹鬍子瞪眼:「乖徒兒你說,你來極域到底是找我,還是找那小子的!」


「找你,當然是找九師父你!」慕顏看韓初九一副你敢回答錯,我就跟你沒完的架勢,連忙道,「不信你問他們,我是不是一進來就說要找師父!」

韓初九陰測測地看向護衛隊眾人。

護衛隊眾人瘋狂點頭,把慕顏從飛舟下來后發生的事情一股腦兒全說了出來。

聽到寶貝徒兒連提都沒提帝溟玦,一門心思就是來看他的。

韓初九立刻眉開眼笑,連帶看這幾個護衛隊靈修都順眼了不少。

「行吧,看在你們乖乖讓我徒兒戲耍的份上,就饒你們一條狗命!但是,死罪可免,活罪難逃!」

「做葯人就算了,但你們跟我回去,試一下藥,我保證,這葯肯定不會要你們命。」

說完,韓初九興高采烈地看向慕顏:「寶貝徒兒,我跟你說,為師我最近煉製了一種美容養顏的葯,能讓女修的皮膚變光滑細膩白皙,腰肢變軟,胸和屁股變大,整個人更妖嬈嫵媚。寶貝徒兒你吃了后,一定能讓天底下所有的男修都為你神魂顛倒,哈哈哈哈!」

楚末離:「噗!」

慕顏:「……」九師父,你去了魔族一趟是不是染上了什麼奇怪的屬性?!!!

韓初九:「不過這葯為師也剛剛煉製出來,怕萬一有什麼副作用,就先讓這幾個臭男人幫你試試藥好了。這幾人皮膚那麼粗糙黝黑,長得那麼丑,要是連他們都能變妖嬈美麗,那證明肯定是有效果的。到時候寶貝徒兒你再服用好了。」

護衛隊眾人:「……」

不要啊!!葉大神救命!! 他們不要妖嬈嫵媚,他們不要變成男不男女不女的人妖啊!

護衛隊眾人的眼中充滿了希冀與祈求。

他們相信善良的葉大神一定會救他們的。

然而下一刻,他們就聽到少年輕咳一聲,然後用清脆悅耳的聲音道:「師父說的不錯,那就讓他們回去一起試藥吧!」

到時候,偷偷給他們加點料,向師父證明這葯有副作用。

想必師父就不會逼著她服用了。

很好,死道友不死貧道。

……

因為要去藥王殿的人比較多,慕顏重新取出了神行飛舟。

「九師父,結界附近無人把守,會不會有什麼問題?」

韓初九此時正摸著自己的假鬍鬚,微微眯著眼看向楚末離。

眼中帶著審視的光芒。

聽到慕顏的話,他滿不在乎道:「能有什麼關係?整個皇域都在神獸諦聽的監聽範圍內,只要有強大的敵人懷著惡意闖入,諦聽就會上報給帝溟玦那小子。呵呵,要是少了幾個守衛,極域就要垮了,帝溟玦那小子還有臉當極域帝君嗎?」

「這些護衛隊的作用,充其量也就是解決幾個闖進來的小蟲子。結果連這點小事都辦不好,敢把我的寶貝徒兒攔在外面,哼,帝溟玦養的手下真是越來越沒用了!」

護衛隊眾人縮了縮脖子,極力把自己的存在感降到最低。

慕顏摸摸鼻子,不敢搭話。

她發現,自家師父對帝溟玦的意見,不是普通的大啊!

簡直能趕上自家老爹了。

這兩人如果見面,說不定會有很多共同話題聊吧?

韓初九罵完了帝溟玦和護衛隊,又把視線投向楚末離。

臉上豐富的神色收斂了不少,緩緩道:「乖徒兒,這人是誰?」

慕顏回過神來,連忙道:「對了,忘了跟您介紹,這位是我的三師兄楚末離。」


她頓了頓才緩緩道:「三師兄對【咒術】無比精通,我帶他過來,是希望能幫師父您解除身上的【咒】。」

韓初九眸光沉了沉,冷冷道:「你是離家人?」

楚末離修長的手指捻過一頁書頁,輕輕翻過,才抬起頭似笑非笑道:「為什麼修仙大陸上總有人要問我這個問題?」

護衛隊眾人看著這一幕,臉上都露出匪夷所思的表情。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