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0 月 28, 2020
91 Views

即便是謝傲,此時也是目瞪口呆地看着醉天師。

Written by
banner

恐懼,彷彿充斥天穹的陰氣一般,瘋狂的肆虐在每個人心頭。

呼……

隨着醉天師這話一出,滿天陰氣再次洶涌起來,恍若開鍋了一般,從四面八方的無數鬼魂身上釋放出來,碾壓而來。

“殺,殺掉我們所有人?”

人羣中,一道驚恐地聲音響起。

這聲音一響起,就跟倒進油鍋裏的水似的,讓在場的所有人全都炸了!

“瘋了!簡直瘋了! 將軍她嬌軟易推倒 這傢伙是誰?爲什麼要殺我們?”

“天師,天師就能隨意殺我們了嗎?完了,早知道今天就不該來參加這狗屁開業大典的。”

“馬長生,謝傲,這是你們的私事,爲什麼要帶害我們?”

……

馬長生站在舞臺上,雙手緊握成拳,身體不受控制的顫抖着,完了,今天這幾十億,是徹底完了。

不僅幾十億得打水漂,甚至,整個馬家都可能傾覆。

在場上千人,雖然看似人數很多,但放到整個濱海,不過是九牛一毛而已。

但,能到現場的人,每個在濱海都是非富即貴之人。

要是全被殺了,別說他扛不起,在場的人裏,誰都扛不起!

馬夏風渾身顫抖着,身爲豪門第一少,他自然知道事情的後果。

他一步上前,扶住了華青月,聲音都有些顫抖起來:“華娘娘,還能不能堅持?要不,再剛一波?”

華青月現在已經受傷吐血,馬夏風知道說出這樣的話很過分,但真的沒辦法了啊。

要是在場的人全死光了,那就徹底玩大了!

“剛不動了。”華青月頹然地看了一眼馬夏風,呢喃道:“剛纔的一掌,是我全部陰力了。”

轟隆!

馬夏風如遭雷擊,華青月這話恍若無形大手,狠狠地將他拍進了絕望深淵。

連華娘娘都阻擋不了了,還有誰能擋得住這酒瘋子?

緊跟着,華青月的一句話,卻又將馬夏風從絕望深淵中拉了回來。

華青月捂着胸口,緩緩地轉頭看向舞臺下恐懼慌亂的人羣,目光閃爍着,彷彿在尋找着什麼。

他呢喃道:“你師父如果願意出手,那就好了。”

師父?!

馬夏風嬌軀一顫,猛地反應過來。

師父是跟着華青月和楚老上的島,那現在,一定還在島上。

想着,他急忙看向舞臺下方,想尋找白小鳳的所在。

可下邊全都是一張張煞白恐懼的臉龐,熟悉的面孔,並不存在。

至於更遠的地方。

該死!

全都是黑漆漆的陰氣,根本看不到!

一旁,馬長生請來的五個天師面面相覷,紛紛下意識地後退了一步,神情忌憚的看着醉天師。

他們之前就在海灘上感受過面前這位天師高人的實力,剛纔又親眼目睹這傢伙一掌拍的華青月吐血。

此時五人心裏早就七上八下起來,恨不得掉頭就跑。

雖然不知道華青月的身份,但簡單的“醫道世家”四個大字,猶如重錘狠狠地砸在他們心臟上。

但凡混陰陽界的,就沒有不知道“醫道世家”這幾個字的含義的!

可衡量了一下自己與面前這個拎着酒瓶子的天師高人的實力差距,五人同時心都涼了。

mmp,跑不脫啊!

舞臺下,楚老神情凝重,下意識地,扭頭看向四周,呢喃道:“白大師,到底還在等什麼?”

“嘿嘿……這豬頭肉真香。”

白小鳳重新換了一個碟子,裝了一碟子豬頭肉美美的吃了起來,雖然味道不如豆豆做的,但配上香檳酒,多吃點,倒是別有一番風味。

他喝了一口酒,仰頭看了看舞臺之上,不屑地說道:“爛酒鬼而已,至於連華娘娘都嚇成那樣了?”

緊跟着,他目光又掃了一眼馬夏風,最後落在馬夏風老爸身上,嗤笑了一聲:“這就是想利用本大爺的代價,今天就給你們玩一把刺激!”

“聒噪!”

也就在這時,舞臺上,醉天師極不耐煩的大吼了起來:“百鬼,難道你們就這點本事麼?”

轟!

話音剛落,之前被華青月氣勢嚇愣住的百鬼盡皆爆發出濃郁的黑色陰氣。

剛猛的陰風帶着徹骨的寒意,席捲全場。

同時,滿天飄着的密密麻麻鬼魂齊刷刷的鬼哭鬼嘯起來,再次朝着人羣撲了過來。

“啊!不要,求求你放過我,不要殺我。”

“天師大人,求求你放過我們,我,我願意給錢,再多的錢都我給,只求能活下來。”

“馬長生,你特麼快想辦法啊,我們都快被你害死了!”

……

舞臺下的衆人全都哀嚎咆哮了起來,哀鴻遍野。

四面八方蜂擁過來的鬼魂羣,恍若無情的大手,狠狠地將所有人按進死亡的深淵。

聽到哀嚎,馬長生渾身大汗,他深吸了一口氣,扭頭對謝傲咆哮道:“謝傲!所有人死了,你也得完蛋!有什麼事,衝我馬家來!”

此時,謝傲也緊張忐忑的厲害,完全被醉天師的一句話嚇到了。

馬長生的咆哮,嚇得他猛地一震,的確,要是所有人都死了,他之前所有的盤算就全都付諸東流了,不僅如此,濱海掀起了海嘯巨浪,他也得被巨浪淹死!

謝傲忙對醉天師一抱拳:“醉天師,萬萬使不得啊,這麼多人……”

沒等他說完,醉天師猛地轉身呵斥道:“本座和你只不過是交易而已,你特麼剛纔不辦正事,儘想着齷蹉事,廢話半天,連男人都不放過。那好,本座今天就幫你果斷一點,你不殺馬家人,那本座就幫你殺掉所有人!”

話音剛落。

一道充滿磁性的聲音忽然響起。

“想殺所有人?你這比裝的,怕是有些太早了!”

醉天師猛地轉身,怒視着華青月:“臭小子,你都吐血了,難道還有和本座一戰的資格麼?”

華青月搖搖頭,嫣然一笑:“不,不是我,是那個準備裝比的傢伙!”

什麼?!

醉天師一愣。

緊跟着,華青月示意馬夏風扶着他轉身,然後對着舞臺下大喊道:“白小鳳,藏了那麼久,此時不裝比,更待何時?” 華青月這話恍若旱天雷一般,轟然劈落在哀鴻遍野的人羣中。

剎那間,所有人都死靜下來。

即便是蜂擁撲來的鬼魂,也再次停在半空,他們雖然是被醉天師號令過來的。

但,都有自己的意識。

現在,華青月這一嗓子喊出來,肯定是還有變故!

白小鳳?!

好清新脫俗的名字呢!

一時間,舞臺下所有人都茫然起來,紛紛好奇這白小鳳到底是誰。

同時,他們的眼中也泛起了希冀的光芒,彷彿垂死之人,猛地抓到了最後一根救命稻草。

雖然不知道白小鳳到底是何方神聖,但,能被這個渾身冒青光宛若神祗的小哥喊出來,絕對不是一般人啊!

“嗝……白小鳳?好熟悉的名字!”

幾乎同時,憤怒的醉天師露出疑惑之色,彷彿是醉酒腦子有點迷糊似的,擡手狠狠地砸了一下腦殼,努力思索着。

而那五個馬長生請來的天師,此時紛紛露出駭然之色。

“白,白小鳳?是白大師!我的天吶,白大師竟然在島上?”

“一定是白大師!我一個朋友那晚上就在黑市,親眼見過白大師的真容,且,他說過,白大師的真名就叫白小鳳,有救了,咱們有救了!”

“僥天之大幸啊!有白大師在場,這傢伙,絕對翻不起半點風浪了!白大師……在哪?”

……

馬長生虎軀一震,駭然地看着華青月的背影,旋即,他的心跳嘭嘭加速跳動起來。

他雖然不知道白小鳳的實力有多強,但兒子的誇讚儼然是將白小鳳捧上天了,所以,他這次纔想着“利用”白小鳳上島鎮場的。

可沒想到被白小鳳識破,反而將了他一軍。

現在這場面,儼然已經到了最壞的地步,要是白大師出手,或許能夠有救!

畢竟,死馬當成活馬醫,也好過醫都不醫一下,就直接等死的好吧?

彷彿抓住了最後一根救命稻草,馬長生握緊了雙拳,快步走到馬夏風和華青月身旁,激動地問道:“白,白大師真的在島上?”

“老爸,師父和華青月楚老一起上島的。”馬夏風大聲喊道,同時不着痕跡的瞥了一眼不遠處的謝傲。

他其實也是想警告一番謝傲,你特麼的有大佬依仗,敢情誰沒有啊?

如果沒有師父這一環,他們馬家和楚老的關係,確實不如謝傲,偏偏,就有師父的存在了!

大家都和楚老有交情,誰特麼也別想着拿楚老這尊娛樂界的大神來壓人!

聞言,謝傲臉色一沉,疑惑道:“這特麼白大師到底是誰?”

“好!很好,還有機會,咱們馬家還有機會!”

馬長生激動地雙手狠狠地握在了一起,旋即,他也顧不得自己的身份了,一步走到舞臺最前方,雙手一抱拳,對着舞臺下方恭敬大喊:“白大師你在哪?鄙人馬長生,是夏風的父親,之前多有得罪,長生願意磕頭謝罪,還請,白大師出手相助!”

噗通!

說着,馬長生沒有半點猶豫,雙膝一彎,便是跪在了地上,筆筆直直。

轟隆!

隨着馬長生這一跪,下邊還在驚疑茫然地衆人登時炸鍋了。

人在垂死掙扎的時候,往往都失去了理智和思考的能力,但凡有希望抓住任何一根救命稻草,都會毫不猶豫的抓住。

哪怕,他們不知道這根救命稻草到底牢不牢實,能不能把他們救起,都會義無反顧的去抓住。

所以,上千人,全都瘋狂了。

“白大師你在哪?救救我們,求白大師出手相助!”

“白大師,求求你出手相助,救我們一條活路。”

“白大師,這位白大師到底在哪?快出來,快出來救救我們啊!”

……

上千人的瘋狂大喊匯聚在一起,宛若滾雷一般,震天動地。

白小鳳吃掉盤子裏最後一片豬頭肉,砸吧了一下嘴,放下了叉子,無奈地看向瘋狂的舞臺人羣,目光最後落在了華青月身上:“華娘娘這甩鍋甩的也夠乾脆地,這麼快就把本大爺頂出來了,還沒吃飽呢。”

聽着人羣的瘋狂大喊,白小鳳無奈地嘆了一口氣,擦了擦嘴角,緩緩起身。

現在這節骨眼,差不多是本大爺登場的時候了!

然而,

就在他起身的同時,舞臺上一直砸腦殼思索的醉天師突然一聲大吼,手裏的酒瓶子“啪”的摔砸在地上,四分五裂。

緊跟着,醉天師渾身陰力轟的爆發而出,化作漆黑的颶風席捲八方,恐怖的威壓彷彿是無形大手一般,悍然鎮壓全場。

瘋狂大喊的人羣同時被這股威壓壓制的停止了大喊。

所有的目光,全都驚恐地看向舞臺上的醉天師。

這個瘋子,又要幹嘛了?

“是你,就是你!殺本座綠瞳屍妖之人!”醉天師神情猙獰無比,眼中泛起了血絲,彷彿擇人而噬的巨獸一般:“原本想改變計劃殺你,卻沒想到你竟然也上島了!好巧!巧得很啊!”

說話間,醉天師忽然想起那晚被白小鳳順着“網線”偷襲的事情,眉頭一擰,剛剛燃起的洶洶怒火陡然衰弱下來。

其實他是有些忌憚白小鳳的,畢竟都是五品天師,一旦正面硬剛,他能殺掉白小鳳,自己也會重傷。

要不是考慮到兩敗俱傷的結果,他也不會和謝傲走到一起。

這時,謝傲聽到醉天師的話,登時激動地走到了醉天師身旁:“醉天師,那個白大師就是你要殺的人?現在好了,他敢自己上島,還成了這些傢伙的救世主,醉天師正好直接動手殺他了啊,一了百了,省的後邊再麻煩了。”

“……”醉天師。

他好氣哦!

老子還在擔心會不會和那傢伙拼個兩敗俱傷呢,你特麼上來一句話就把老子架到火上烤,整的進退兩難了啊!

想着,醉天師扭頭瞪了謝傲一眼:“你怕是猴子請來的逗比吧?”

“啊?”謝傲被懟的莫名其妙,“醉天師這話是什麼意思?那傢伙碰巧都上島了,難道您還想放過他?或者,您是在擔心什麼?”

暴擊!

簡直是暴擊啊!

醉天師被謝傲的話刺激的不輕,這王八蛋簡直是已經開始懷疑本座的實力了啊!

身爲五品天師,醉天師還從來沒被人如此輕視過!

剛纔自己還在這一千多人面前囂張的不要不要的呢,現在要是承認了謝傲這話,那豈不就是認定自己害怕那個白大師了?

混蛋啊!

五品天師不要面子的啊?

“大不了,大不了,本座殺了那小子後,在外養好了傷再回總部!”

想着,醉天師一步上前,磅礴如獄的陰力化作漆黑的幽光破體而出,如同巨浪一般橫掃八方。

恐怖的威壓愣是壓制的所有人寒蟬若驚,瑟瑟發抖。

豪奪新夫很威勐 旋即,醉天師調動陰力,發出一聲咆哮:“白小鳳,給本座出來,受死!”

這一聲蘊含陰力的咆哮震耳欲聾,擴散到整座島嶼每一個地方,恍若巨雷轟鳴。

“嘖嘖……原來是那晚跟老子玩視頻通話的那傢伙呢。”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