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 月 17, 2021
93 Views

「禁石啊禁石!」羅林心中默默想到:「如果以後我有足夠的錢,我一定要渾身上下放滿禁石,然後讓他們的法術對我都無效化。」

Written by
banner

剛剛想到這裡,羅林竊喜,抬起頭,卻看到千尋海正看向自己,面色不善。

「怎麼?老爺子,我手上可也有這個。」羅林搖了搖手中的黑色長矛:「禁石製作的長矛,你的護體靈氣也擋不住,一碰就潰的喲。」

「謝謝你告訴我這個。」千尋海微微點點頭,面無表情,然後突然突擊,竟伸出一隻手抓向羅林,身形猶如影子,只是一閃便到了身邊。羅林揮矛直刺,卻只是刺在了半空中的影子上,而他的身後傳來一道聲音。

「你有禁石又怎麼樣,你打不到我。」

羅林急忙轉過頭,卻被一隻手扼住喉嚨,然後周身被一股大力狠狠一撞,撞的他慘叫一聲,哇地吐了一口鮮血,雙手也再握不住長矛,兩根黑色長矛「哐啷」地掉在了地上。

「你剛剛能發現我的行動,對我來說,你必須先死!」

千尋海將羅林拉近到面前,冷森森地說了這句話,然後羅林就覺得扼在喉嚨上的大手越來越近,竟不能呼吸,他被千尋海高高地舉過頭頂,窒息般的痛苦是羅林的手狠狠抓在了千尋海的手腕上,撕撓著,但千尋海無動於衷,直到羅林身體在半空中僵硬地發抖。

「老十!」笑棲風驚慌地大喊,這也是羅林昏迷前最後聽到的聲音。

與此同時,西門正在進行著最為慘烈的肉搏戰。

葉家不愧是劍術世家,每一個葉家的子弟幾乎都能和兩到三名對手同時作戰,刀光劍影、血雨腥風,雙方在西門城外鋪就了一道有一道用屍體壘成的屍牆,而屍體的堆積,就數烏維爾和葉元伯身邊最多。

而奇怪的是,二人其實並沒有殺幾個人。

葉元伯雖然第一時間沖如戰場,可烏維爾也第一時間找到了他,並將神言術下在了葉元伯的身上,所以戰鬥從始至終,二人都是面對面地站著。而為了援護自己的首領,葉家子弟和義莊嘍啰們在二人的身邊展開了一場又一場燦烈的戰鬥。

看著周圍的血戰,烏維爾卻掛起了一道詭異的笑容。 「老混蛋,你笑什麼?!」葉元伯眼角幾乎要撕裂,身邊已經打了那麼久,可自己卻被烏維爾定在原地一點不能動,眼看著身邊的葉家子弟浴血奮戰,他心裡抽抽地疼,這可都是葉家的精英啊。

烏維爾嘿嘿一笑,乾枯的老臉耷拉著,笑起來三分像人七分像鬼。

「你葉家這點人,縱然比我的嘍啰們厲害,但是人少,早晚我會贏,只需要把你留在這裡,看著葉家人死也就可以了。」

「你還真以為你鎮得住我?!不過是你藉助了神力,但是實力差距還是差距,你還想一直鎮住我?!」說著,葉元伯身子微微一震,身體表面就顯露出一層幽綠色的光芒,好像外殼一樣包在他的身上,發出一陣陣金屬摩擦般的刺耳聲。葉元伯青筋暴起,緊咬牙關,身體就好像憑空變大了一圈一樣,那幽綠色的外殼好像馬上就要撐裂,可是「咔咔」地一陣摩擦后,葉元伯似乎脫力了一般,身體恢復原狀,然後大口大口地喘著氣,額頭留下豆大的汗珠,幽綠色外殼也消失不見。

而另一面,烏維爾竟「噗」地吐出一口血來,雖然血不多,但是他的面色瞬間就更難看了,眼角微微抖動,看向葉元伯。

「好你個姓葉的,不愧是王者,竟然差點讓你掙脫開。」烏維爾嘿嘿冷笑:「但是可惜啊,你還不夠強。」

「哼!神言術,不過是你借力而已。」葉元伯輕蔑地看著烏維爾,然後重重地咳嗽了兩聲:「你借來的神力是從你的身上釋放出來的,所以為了繼續控制住我,你就要加大借力的程度,嘿嘿,被借來的力量打傷了,可開心?」

「不用你跟我貧嘴!」烏維爾左手顫巍巍地一抬,突然喝道:「動手!」

「動手?」葉元伯聽后一愣,立即將眼神撇向身邊的戰局中。只見周圍突然開始飈血,這血不是別人的,正是從葉家人們喉部飈出的。周圍的人沒反應過來,但是葉元伯卻看得真切,有好幾道影子正穿梭於戰場,他們根本不管普通的百花天國士兵,而是專門刺殺葉家子弟。

「就是害怕控制住你之後小崽子們也打不過葉家的劍法,所以我向驟借的殺手,怎麼樣,你們那正大光明的劍法碰上這陰暗裡的匕首,似乎是全無抵抗之力啊!」烏維爾笑道:「咱們倆繼續站著,等他們殺光葉家人,就來殺你,畢竟,王者的護體真氣可不是那麼容易破掉的。」

「你!」葉元伯一聽,心中頓時發涼。葉家子弟基本人人修葉家的劍法,招式大開大合,正面決鬥一流,但若對手是速度極快招式刁鑽者,葉家劍法威力就大打折扣,但若面對這些每日藏於黑暗專司暗殺的人,毫無勝算!

「噗噗噗!」又是數名葉家子弟遭到偷襲,喉管頸腔中射出的血液讓葉元伯心中大急,也來不及將氣喘勻,便大聲一吼,再一次強行撼動烏維爾的神言術。

烏維爾咬緊牙關,頂著在虛空中傳來的巨大壓力,苦苦支撐。他不是不知道葉元伯的力量,二者實力相差懸殊,葉元伯只要拼儘力氣,一定能將神言術破開,而自己定然會遭到反噬。然而他沒有辦法,如果他不控制住葉元伯,那這位劍系王者必然在西城大殺四方,義莊的嘍啰們,任多少也不夠往裡填的。破開神言術只是時間問題,所以烏維爾只是希望葉元伯更加急切,從而更多地消耗。

「快快快!聚在一起!向家主靠攏!」葉家子弟也開始發現那些不太容易被察覺的影子,這些殺手和普通義莊嘍啰穿衣相似,但是動作奇快,都是不經意間接近然後在葉家人發招時突然發起攻擊,防不勝防。在三十多人被割喉之後,葉家人開始且戰且退,儘力地向葉元伯靠攏。

畢竟,葉元伯才是他們的主心骨。

「圍上去!給我攔住他們!」烏維爾一見百花天國人開始朝著面聚集,心中大急:「別讓他們傷到我!葉元伯放出來,都得死!快給我攔住他們!」

義莊嘍啰們當然知道對方的王者突然能出手會出現什麼後果,再加上剛剛刺客們的成功偷襲,讓義莊嘍啰們心中大定,一個個嗷嗷叫著穿插入百花天國的人群中,雙方人馬匯成了一片泥潭,任誰都是進不得退不得。

可是與此同時,葉元伯身上的幽綠色外殼發出一道清脆的響聲,烏維爾看到有數個地方已經崩碎,神言術對他烏維爾的壓力也逐漸變小……

南門處,莫甘竟然也第一次發覺到了無能為力。

百花城不愧是百花天國的都城,雖然早就疏於戰備,可是那高度絕非莫甘發明的這些兵器能夠征服的,他可以將各種各樣的東西扔上城樓,但卻無法將這個城池突破,在最開始的幾輪巨石強攻之後,莫甘軍中已經在沒有能撼動石頭城牆的彈藥了。

城上全是火,濃煙衝天,一片片碎瓦殘屑向下墜落飄灑,本來應該是強登之處,如今卻被何英彥一聲令下化成了死地,登上城也穿不過火海,穿過了火海恐怕這個人也沒有再戰的能力了,想到這裡,莫甘將目光轉向城門。

這的確是一個巨大的城門,足足有五個城門口,而且大門都已經被莫甘的兵器摧毀,可是現在當在莫甘面前的,卻是何英彥送給莫甘的一道肉牆。

強悍的長矛陣,如果衝進去必然遭到極大地損失,所以莫甘下令對著城門射箭放弩,如雨的箭弩將百花天國的士兵釘死一批又一批……而何英彥卻又換上盾牌,箭弩的力量釘在盾牌上,不多時,盾牌碎裂,何英彥又下令換上第二個,並拉上無數乞丐遊民,讓他們冒死將屍體堆起來……就這樣,何英彥利用莫甘的惜兵,反而用屍體與鋼鐵鑄就了一個新的大門,箭穿不透,人殺不進,若想進城,竟只剩下了穿越火海這一條路。

如果讓士兵搬走屍體?不現實。用衝車直接將屍體推開?莫甘大概知道剛剛到底殺了多少人,如果真的都堆在這裡,恐怕衝車都會陷在屍體里進出不得,想到這裡,莫甘也放棄了這個想法。

讓士兵伐巨木然後推過去?倒像個樣,但是百花天國一馬平川,連個高點的山都沒有,更別說巨木了。

莫甘自嘲一笑,明明一直都是壓著對方打,誰知道結果自己把自己埋了坑。無奈之後,莫甘只得留下一支人馬駐守,帶領主力向別的方向馳援。

東門方向。

極惡道人掐訣念咒,手中的攝魂鈴「嘩稜稜」地響著,銅屍當先,搭起雲梯,然後帶頭向城上進攻,而嘍啰們則緊隨其後。城上弓石如雨,石頭還好,可弓箭射在銅屍上連點划痕都看不到。一時間,城上的守軍都慌了神。

「這就是銅屍?傳說中那個老混蛋用上百人才能煉成的銅屍?!」千紫虎看著刀槍不入,甚至雲梯被推到,重重摔在地上卻還能安然站起來繼續攻城的銅屍,心中恐懼萬分。極惡道人,凶名橫行於世,曾經將一城百姓煉成殭屍的大惡人,追求煉屍之法到了一種癲狂般的地步。曾經萬國通緝,也被他用屍海拖住,雖然覆滅了他的屍海,可是摘星子也成功逃脫了追捕,躲入黑區。

「這種傢伙,我又怎麼會是對手!」千紫虎絕望地看著銅屍們向上攀爬,雲梯一個接一個搭上,而城樓的石頭漸漸不再夠用,對雲梯的破壞也僅限於推到,可那對銅屍沒有半點傷害,不久后,他們則再次將梯子搭上。

千紫虎自己本身也僅僅是一個宗師,雖然按理說可以與摘星子一戰,但摘星子御下無數殭屍卻個個都要比千紫虎更強,再加上千紫虎分家出來,全家上下最強的竟然也只是他這個家主,也難怪他看到摘星子會如此的絕望了。

「紫虎賢侄!」這時,千紫虎聽到了一聲呼喊,他急忙回頭,成看到內城下,何英彥帶領人馬到來,何英彥的臉色很差,士兵也個個萎靡不振,蔫頭耷腦,竟比千紫虎這面看起來更慘。

「何家主!您的南門?」

「守住了,現在基本不用守了,敵人退了。」何英彥深吸了一口氣:「所以我帶人來支援你,畢竟你相對而言艱難些。」

「何止艱難啊!」千紫虎幾乎要流出淚來:「摘星子全面進攻,我們根本抵擋不住,這才不到半個時辰,我們的弓矢擂石几乎都放光了!」他急忙下城,跑到何英彥身邊:「請何叔叔幫我!」

一句何叔叔,何英彥臉色頓時好了不少,畢竟千紫虎的千家是何英彥心目中的囊中之物,他也不希望黃金千家損失慘重,急忙帶人上城,可剛剛上城,只是遠遠地眺望,竟向後連退數步,差點萎倒在地。

「何叔叔,您?」

「真是陰魂不散,陰魂不散啊!」何英彥咬牙切齒道。 看到何英彥的失態,千紫虎緊皺起眉頭來,「這個老混蛋是怎麼了?少見得慫啊!」千紫虎心中正尋思著,不經意向城下一看,頓時愣在了原地。


在摘星子的陣旁,一支人馬正緩緩趕來,人數不少,而且隊伍里攜帶了巨量的兵器,連弩機、投石器,簡直是應有盡有。

「這……這……」千紫虎張著嘴卻是合不上了,這支部隊帶頭的分明是莫甘!莫甘不是在南門么? 99次心動︰老公,晚上見 ,莫甘竟然也轉了來?!千紫虎看向何英彥,心中暗罵:「老混蛋,你這簡直就是禍水東引!」

「老二,怎麼樣?」莫甘不緊不慢地帶著人趕來,把玩著手裡的一個小物件,對摘星子說道。

「你怎麼來了?」摘星子看到莫甘,誇張地大驚失色,然後神神叨叨地在莫甘身邊繞了三圈,輕輕地嗅了嗅。莫甘倒習以為常,注意著手中的東西,全然不把摘星子的動作放在眼裡。摘星子嗅過之後,似乎回味了一下,然後點點頭:「嗯……真的,是真的!你怎麼不在南面打,來我這裡做什麼?」

「南門已經徹底堵死,進不去了,所以我來幫幫你,免得他們把你好不容易攢的這點家當給砸沒了。」

「哼,就他們,我的銅屍殺光他們易如反掌,只要衝上城頭!」摘星子捻著鬍子,冷哼一聲:「進去之後,我就要將這城上的人統統煉掉!」

「那就隨你了,小的們,把東西給我架起來,對準城頭打!」莫甘一聲令下,隊伍中的嘍啰們就開始布設攻城兵器。聽著機械咔咔的聲音,還有那搭上弓弦的半丈長的弩箭,千紫虎的心是越來越冷,他急忙向何英彥說道:「何當家,何叔叔!請您告訴我,這要我如何抵擋?!」

銅屍不能飛上城牆,尚可用滾木擂石抵擋,推到雲梯,銅屍也就沒有了作用。可如果莫甘的兵器搭好,城頭可就再難堅持了。

「如何抵擋?」何英彥恨恨地看著遠處的莫甘,氣的幾乎要發抖,又看千紫虎的態度明顯有些激動,他一雙陰沉沉的眼睛立時盯住千紫虎:「千當家,我何家付出極慘的代價才守住南門,過來是為了幫你,最好你搞清楚!」

當那陰沉的雙目盯到了自己時,千紫虎背後就瞬間流出汗來,這時他才想起來,面對自己的是一位王者,是百花天國最強的三人之一,自己在他的面前就如一個小雞崽般弱小,失去了千尋海的庇護,他的黃金千家根本無法與何家分庭抗禮。

「那……那一切聽何叔叔安排……」千紫虎忍著氣,向何英彥低頭求助。憑現在的態勢,黃金千家說什麼也守不住東門,而何英彥既然守得住南門,自然應當有辦法守住這裡。

「嗯……」何英彥見千紫虎服軟,冷冷地應了一聲,然後說道:「南門我是以火禦敵,可是銅屍不畏水火,就算把城門上下都燒起來恐怕也沒用,我們得再找個方法。」

何英彥看著正在安裝兵器的士兵們,眼角時而微挑時而耷下,突然一努嘴:「千家主,有兩個辦法能擋住他們。」

「哦!」千紫虎一聽激動起來。不愧是老人精,自己橫看豎看這都是死局,可他竟然能找到兩種方法禦敵,簡直驚人!急忙問道:「還請何叔叔教我!」

「對方的銅屍專註攻城,在雲梯上一時半會也沖不上來,可也下不去,而下面的士兵並不多,可以組織人強攻他們的兵器陣地,如果他們兵器無法使用,加上我何家人,你這城就算是守住了。」

「可是……」千紫虎一聽急忙道:「可是正面和他們對戰,恐怕……」

「對,出去的人幾乎就回不來了。」何英彥點點頭:「就是要他們拚命摧毀義莊的攻城兵器,以幾千人的損失保住東門,還是很划算的。」何英彥噙著笑,看向千紫虎。

「這……這九死一生的局……」千紫虎看著何英彥,咬著牙道:「損失太大,還請何叔叔說說另一個計策……」

「呵呵,另一個說難也難,說簡單也簡單。」何英彥笑著指向遠處的莫甘:「還請千家主帶人,將那個人殺掉,那我們就全無顧忌,老夫一個人就能將這群賊人打退。」

「殺……殺過去?!」千紫虎看著遠處的莫甘,還有城下的黑壓壓一大片的人馬,心中頓時發毛起來。不錯,莫甘是一個普通人,根據上次和帝國一戰百花天國所得的信息,這個莫甘將身體做了一定改造,但是凡人還是凡人,只要近身,幾個宗師總能將他打到不能再死。可衝出去的這群人,要衝過黑壓壓的大軍,然後在一個次王的面前殺死莫甘,談何容易?!


「只要沒有墜仙儀,咱們百花天國的戰事瞬間就會逆轉。」何英彥繼續笑道:「千家主少年英傑,若衝出去斬下了莫甘的人頭,這一戰你便是首功,他千尋海再要做什麼小動作也都沒發控制黃金葉家了,而千家主也將成為整個百花天國的大英雄。嘿嘿,若不是老夫年老氣衰,早就不及宗師的體質,恐怕也會帶人建此奇功啊!」何英彥一句趕一句地說著,看著千紫虎越來越白的臉色,他的嘴角掛起一彎笑容。


「如果千家主不放心,我何家也派一批高手幫您,只要能拿下莫甘的腦袋,功勞全算千家主的,您看如何啊?」何英彥繼續說道:「我何家雖然不及千家強者多,但也能助家主一臂之力!」

「您派人幫我?」千紫虎奇怪地看向何英彥。這群出去的人凶多吉少,可何英彥竟然願意把自己的一支精銳派出來送死?千紫虎只覺得腦筋已經跟不上了,只想從何英彥的臉上找到一絲線索,可何英彥面容只掛著微笑,不緊不慢,這讓千紫虎的大腦更是一片空白。

「還請千家主快快定奪,畢竟時間不夠了!」突然,何英彥大聲說道:「若敵人的兵器裝好,我們全要死在這城頭上,百花城若被破,放這一群惡賊進來,敢問千家主如何對得起百花天國的百姓?!」

這一句周圍人都聽到了,紛紛看向千紫虎和何英彥的方向來。只見何英彥厲聲勸告,而千紫虎似乎因為怯戰而臉色發白,一臉慌張。人們不明實情,紛紛看向千紫虎,目光繁雜,盯得千紫虎肩負千斤一般沉重。

「好,我將帶人出戰……」雖然怎麼看都是陷阱,逼著自己去跳,但是既然挑起了大梁,分裂了千家,黃金千家的存亡就和何家葉家的支持息息相關了。如果戰勝,千紫虎功不可沒,黃金千家的地位就不可撼動,何家葉家千家,誰也沒辦法再控制他千紫虎。而如果失敗……千紫虎仰頭深吸了一口氣,然後鄭重地對何英彥道:「還請何叔叔借人給我。」

「沒問題!」何英彥立時答應,然後高聲令道:「立即點齊高手,準備隨千家主出戰!」

「紫虎……多謝何家主相助……」千紫虎輕聲謝道,然後趕緊離開組織人馬了。

看著千紫虎離開的背影,何英彥摸了摸下巴,冷冷一笑,回頭對城頭的人喊道:「仔細著抵擋,搭好弓弩,待千家主沖入敵人,做好掩護!」

「嘭!」

一聲巨大的響聲在羅林耳畔響起,他覺得五臟六腑都在翻滾,身體也不知滾了多少圈,將他的意識又生生拉回了身體,然後便感受到了身體傳來的種種酸痛,疼得他低聲哀叫。緩緩睜開雙眼,只覺得雙目模糊,眼前兩道模糊的影子在你來我往,似乎打的不可開交。

「是……是千尋海和七哥么……」羅林狠狠搖了搖頭,揉揉眼,雙眼立即清晰起來。

千尋海還是之前的樣子,但是喘著粗氣,動作卻沒有絲毫減緩,也不知是為什麼會讓這個老東西喘得這麼厲害,似乎他並沒有疲乏啊……反觀笑棲風,身上已經多處受傷,完全是憑藉著那一雙長矛勉強抵擋著千尊海的攻擊,狼狽不堪,卻邊打邊笑,似乎很是享受這場戰鬥。

「哈哈哈,姓千的,爪子疼么?爺爺我再戳你爪子一下,是不是你就該廢了?」笑棲風大聲笑罵著,倒滿是平日的放蕩不羈,羅林心中稍安,雖然看起來慘點,但是這說明笑棲風沒有什麼危險。而聽著笑棲風的話,羅林也注意到千尋海,他的右手明顯被戳傷了,而且正在流血。

戳傷了就算廢了么?羅林不解。可就在他觀察戰局時,卻被千尋海一個斜瞥看到。千尋海看到羅林醒來,習慣性地將右手伸向羅林,手掌一抓。

毫無反應。

「嘁!」千尋海狠狠地剜了羅林一眼,再看沖了過來的笑棲風,身後的嘍啰已經爬上城牆,心中無奈,急忙雙腿一瞪,整個人就像飛鳥一般躍在半空中,然後在半空中向城頭衝去,好像踩在無形的台階上一般。

「老東西別跑!」笑棲風急忙要上前追,卻發現自己說什麼也做不到這凌虛空踏的功夫,氣的跳腳大罵:「匹夫,下來!」然後急忙向城門方向追趕。

「這就……攻進去了?」羅林感覺有點想笑,對方明明是一位貨真價實的王者,卻被這麼一群痞子打敗了。檢查自己身上都只是皮肉傷,羅林急忙拾起那黑色長矛,追著笑棲風的腳步沖向城門。 在移動速度上來看,王者的確是有其優勢的,凌風而行,遠超笑棲風和羅林的速度,二人距離城下尚有距離,千尋海已經翻入城牆,看不見身影了。

「媽的,這麼快!」笑棲風看著千尋海消失的身影跳腳大罵,而嘍啰們早已攻入城中,笑棲風和羅林也迅速登上城牆。

羅林上了城牆后迅速左看右瞧,竟沒有發現千尋海的蹤跡,本以為會被埋伏,搞得他上來時小心翼翼……尋思著,羅林眼神一瞥到城內的情景,頓時驚得一呆。


不得不說,羅林低估了義莊這群強盜的破壞力。

就在對面遠處看不見的地方,濃煙滾滾,甚至能看到一絲絲火光的痕迹,城中一片混亂,沖入北門的嘍啰們已經四散攻入大街小巷,逢人便砍,燒殺搶掠,再沒了一點紀律,大概第一次沖入如此繁華的地方,這群餓狼也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性子,那勁頭竟連連擊潰了一支支前來抵擋的軍隊。沖入民宅,殺人放火,一時間,北門附近也化為一片烈焰。

「殺!殺,給我殺,能搶走的都搶走,搶不走的都給我燒了!」

羅林的耳邊已經開始充斥著這種聲音,下到小嘍啰,上到幡旗老大,都沉浸在攻入百花城的「勝利」之中。百姓哀嚎,作鳥獸散,稍有動作慢者便化作刀下之鬼,火勢迅速向整個城市蔓延。

「我竟然帶著這群傢伙,來這裡做這種事?」羅林看著城中紛亂的場面,心中多少有一絲震撼,平日里再怎麼作惡,都沒有今日讓人感覺戰慄,只是幾個呼吸間,羅林就已經望不清活人的身影了,只能用耳朵聽到火焰的噼啪聲、哀嚎聲和嚎叫聲,他將頭轉向身邊的笑棲風,卻看到笑棲風只是平靜地看著,沒有驚愕,但也沒有了往日的笑容。

「七……七哥……」

「怕了么?」笑棲風打斷了羅林的話,回過頭來,認真地看著羅林的臉:「我們是義莊,是盜賊,這才是我們真正的面目。」

「真正的面目?」羅林問道:「發動這麼大的規模圍攻百花城,只是為了洗劫這一切么?」

「當然還有別的目的。」笑棲風平靜地回答:「滅百花天國,大哥自然有大哥的考慮,這就不是你所考慮的事了。」他一揮手中的黑矛:「既然我們是賊,就該做賊的事,少做仁人君子的夢。」說罷,笑棲風迅速下城,也向城市內部沖了進去。

笑棲風的速度很快,但是羅林卻從始至終沒有看到笑棲風那幾乎時刻掛在臉上的微笑,周圍沒有了任何人的身影,羅林不敢一直停留,只好也隨著笑棲風的前進的方向,沖入街巷之中。

「咦?怎麼了,哪裡這麼吵?!」

何英彥皺著眉問向身邊的衛士,剛剛千紫虎已經帶人衝出,正與義莊的嘍啰們血戰,看得他很是開心,卻只覺得耳邊雜訊越來越大,所以側頭問道。

「報!」正當他剛剛問完,一個傳令兵就迅速跑了過來:「北門失守,無數賊人殺進來了,北門現在已經被燒成一片火海!」

「什麼!」何英彥大驚失色:「北門不是千尋海守著的么?怎麼會失陷!」

「千……千家主發現對方不強,所以將千家人安排支援西門……」

「胡鬧!」何英彥氣地狠狠砸了一下城垛,將身前的城垛砸出了一個裂縫:「那……那千尋海死了?」

「沒有, 遲到的丘比特 ,進城了。」

「可惜……」何英彥嘆了一口氣:「好了,你退下,通知城中的小家族,迅速給我組織力量抵擋,不許北門進來的賊人們再前進一步了!」

「喏!」傳令兵很快下去了,何英彥看著遠處通紅一片的火海,又看了看城下廝殺的場景,眉頭竟然微微一皺,斜瞥了一眼正在奮戰的千紫虎,他輕輕地搖了搖頭,然後對左右吩咐道:「你們的弓石不能停,全力掩護千家主,實在不行也要將他救回來!」說罷,何英彥便轉身離開城樓,向城內走去。

王者,在面對莫甘的墜仙儀時會變得弱小,所以他們要投身更加適合的戰場上。

「轟!」

當綠色的外殼徹底崩碎,無數的沙塵被爆發的力量狂掀起來,遮蔽了人們的視野,當煙塵散盡,只見烏維爾正坐在地上,七竅流血,而對面的葉元伯拄劍而立,氣喘吁吁,面色蒼白。

「還是……沒能如願……」烏維爾慘兮兮地叫著,聲音蒼老,斷斷續續,他緩緩站起身,將拐杖抓在手上,轉身而去。

「六……六當家?咱們走了?」

看著這一切變化, 恃寵而婚 ,將劍從地上抽出的時候,一場大潰逃在所難免。

「快跑,六爺輸了!快跑!」

一位王者的影響就是如此之大,在這個世間,具有王者的戰鬥,往往勝負的關鍵也在於雙方王者的角逐,而他們這些好勇鬥狠的戰士,只是作為陪襯罷了。

「別追!」看到義莊潰敗,葉家弟子紛紛激動起來,可葉元伯一句話將他們都給攔住。葉元伯看了看身邊的葉家子弟,又看了看狼藉滿地的屍首,心中揪然地一疼,多少年了,葉家子弟已經多少年沒有如此巨大的損失了,這可都是家中的精英啊!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