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 月 17, 2021
75 Views

大約幾個呼吸之後,唐沖停止了哨音。

Written by
banner

此時的一萬隻力王雞,已經活躍之極,個個撲楞著翅子,在這片廣袤的荒山上奔跑著,並不時的短距離飛行。

而且,力王雞中的公雞們,還扯開嗓子,高聲鳴叫,叫聲極為響亮。

「嗯,不錯,這才是力王雞該有的樣子!這些年,龍象王朝看來是沒有多少有獸道天賦的修士,導致力王雞的豢養技術一再退步,這些力王雞也退化了,哪還當得上『力王雞』這個稱號啊,力衰雞還差不多!」

龍祖頗為感慨地說道,「看力王雞的這個勁兒,這個狀態維持到深更半夜是絕對沒問題,接下來進行下一步吧,讓那些巨玄豬也活動起來!」

「嗯!」

唐沖立刻又飛奔到另兩個獸園,分別有著一千頭巨玄豬。

這些巨玄豬,看起來除了很瘦之外,也是無精打採的,眼神獃滯,站在那兒呆如木雞。

「看到這些巨玄豬的可憐樣子,我真是很心痛啊!」

龍祖又發起了感慨,「這叫巨玄豬么,這叫微玄豬還差不多!就算一千年前的巨玄豬,也有一千五百斤!兩千年前的巨玄豬,能有兩千斤!而一萬年前的巨玄豬,個頭之大,能夠和野毛象一較雌雄,真能裝一把象!」

唐沖不禁苦笑,差點以為龍祖是巨玄豬一族的先祖呢。

不過,整個玄修界的衰退,是每一位修士都不得不承認的。

年代越久的玄修時期,強大的修士便越多,那時候的獸類,也絕對不是現在的獸類能比的。

兩萬年前的力王雞,也就是力王古雞,有現在的長頸鹿那麼高大,那如矛般的雞嘴,能夠輕易戳破凶鱷的鱷甲,以鱷類為食。

不過,唐沖知道,眼下可不是嚮往遠古玄修界的種種風采的時候。

唐沖摸出了骨哨,吹奏起來。

這自然又是一股玄妙的哨音,悠揚的音波,如水波一般緩緩擴散出去。

獸園中的這兩千頭巨玄豬,一聽到這悠揚的哨聲,立刻全身一個激伶,接著豬頭一抬,沖著天空一聲吼哮,如興奮的公牛一般,放開四蹄跑動起來。

兩千頭巨玄豬,同時跑動起來,這場景還真是壯觀,如萬馬奔騰一般,地動山搖。

吹了約莫十來個呼吸之久,唐沖停止了哨音。

而這兩千頭巨玄豬,可並沒有停止下來,繼續如撒了歡兒一般,在兩座山頭上跑動著。

「老大,兩千顆蛇頭果兌換到了!」

這時候,聶輕水從玄寶堂回來了。

看到兩座山上奔騰如虎的巨玄豬們,她不禁驚得瞪大了雙眼。


巨玄豬是出了名的好吃懶做的,正因為如此,才能夠瘋狂長肉,得巨玄豬之名。

「輕水,立刻去找一百個罐子,將這兩千顆蛇頭果打碎后,將果肉打入罐子中,記著,每個罐子打二十顆蛇頭果!」唐沖說道,「兩個時辰之內,必須完成!」

「好的老大,一定按時完成任務!」

聶輕水立刻像個出征的女戰士一樣,點頭說著,迅速離去。


「唐沖,立刻讓人挖掘一個大池子,交代下來后,你也該動身了,捕捉那殘暴鯊,可能也要費些時間呢,必須得趕在半夜前回來!」

龍祖說道。

對於唐沖接下來的行動去向,恐怕也只有龍祖心裡有數,其他任何人都是一頭霧水。

「等到今晚半夜時分,我還是用吹哨的方式,將地下的玄黃蚓給招引出來,讓力王雞飽食一頓后,它們會交而配之,再將白骨蚣招引出來,由它們飽食之!」

「到明早,力王雞便會下蛋,將下的幾萬顆力王蛋,浸泡到裝滿殘暴鯊之血的血池裡,有殘暴鯊之血的血熱溫養著雞蛋,兩個晝夜后,雞蛋便會順利孵化……」

唐沖在心中迅速地算計著,每一步的時間都計算得十分精準,並且要留出多餘的時間來,以防發生什麼變故。

接下來,唐沖立刻離開獸園,返回營帳,立刻召集營中的武衛。

「黃直,由你帶頭,和大家一起挖掘一個三丈長、三丈寬,一丈深的方型深坑,最晚要在今晚子時前完成,可以么?」

唐沖問道。

「營領儘管放心,絕無問題!」

黃直立刻表態道。

這還是唐沖第一次正式給他發布任務,自然是說什麼也要出色地完成了。

眼下已經是日落時分了。

像唐沖提到的這樣一個方型深坑,如果不是修士,換作世俗凡人的話,那就算拼了老命,四十個大老爺們也很難完成。

不過,修士的體力可不是凡人能比的。

這坑的任務量,等於是除成40份,每個人的任務並不算重。

離開營帳后,唐沖也直接放出遁風雕來,火速趕往靈虛海。

而就在此時,烽火營左統領禹炎的營帳中,卻是一片沉悶。

除了禹炎之外,蕭雄和賽東卿也在帳中。

「大人,唐沖這小子越來越狂,接連作下大事,章玄這老東西又越發庇護他,難道我們便束手無策,坐看他們勢力漸長么?」

蕭雄說道。 聽到這話,禹炎臉色為之一黑。

「在烽火營,一切靠實力說話!你們兩家的兄弟,一個比一個廢,那麼多人圍攻唐沖,傷不到他分毫,竟全都死在他手上!」

禹炎也是氣不打一處來,「我們這邊不但損兵折將,又完全占不著理,而章玄的實力本來就在我之上,他此時寸步不讓,難道我要跟他大打出手?」

他這麼一發火,蕭雄和賽東卿立刻閉口不說話了。

再多說一句,誰也承受不了禹炎的怒火。

「章玄和唐沖,正如烈火與熱油,章玄正是看中了唐沖的玄修潛力,所以才不惜與我正面衝撞,如果能斷了唐沖這道油,章玄的火焰,至少能滅掉一多半!」

禹炎喃喃說道,「這次,唐沖放言要在15天內,繁殖出力王雞和巨玄豬來,還要搞定玄石的洗鍊問題,你們怎麼看?」

「大人,我認為,我們可以從側面阻擊唐沖!他在這15天里,想必會有各種舉動,我們觀察一番,暗地裡破壞之,阻撓之,那他凡事必以失敗告終!」

賽東卿說道。

「不錯!只要唐沖此事失敗,或者在15天之後,未能完成自己的承諾,那光是那些商戶們,就絕對不會善罷甘休,到時我們再慫勇一番,把事情徹底鬧大后,地盟一旦知情,自然會把章玄撤職,以平眾怒,這樣大人就可以升為右統領,整個烽火營便是我們的一言堂了!」

蕭雄也如此說道,生怕禹炎以為自己不如賽東卿多謀,獻起這條計策來也是極其熱切的樣子。

「不錯,你二人總算獻了條靠譜之計!」

禹炎滿意地點點頭,「不過,最要緊的是要把勝男召回來!她負氣離開烽火營,無非是為了尋找力量對付唐沖,而眼下,正是對付唐沖的好時機,豈能少得了她?」

「大人放心,我們會立刻在外間做出暗號,召禹勝男回營!」賽東卿笑著說道。

「嗯,快去做吧!蕭雄,你給我盯著唐沖那邊的動靜,有什麼風吹草動,及時回報我!」

禹炎說道。

……

天色己黑。

遁風雕連飛了一個時辰,總算飛到了靈虛海。

落腳的這一片海域,沒有半個人影,只有一些大型的海獸,時不時的躥出海面,興風作浪一番。

唐沖落到一塊凸起的礁石上,摸出骨哨來,吹響哨音,那頭早已經馴化后的碧戟鯨,立刻遊了過來。

「幾天不見,別來無恙吧,眼下又要勞煩你一番了,呵呵!」

唐沖微微一笑,立刻飛落到碧戟鯨的鯨背上。

嘩!

碧戟鯨搖一搖頭后,立刻乘風破浪地遊了出去,其速如箭。

這一次來到靈虛海上,唐沖是來捕幾頭四階玄獸,殘暴鯊。

等到明天一早,那些力王雞下了蛋后,要給幾萬個雞蛋一個合適的溫度,以便以最短的時間,孵出最優質的雛雞。

這個最合適的溫度,只有四階玄獸殘暴鯊的血能夠給予。

殘暴鯊,正如其名。

唐沖已經了解到,雄殘暴鯊,在和母鯊交而配之時,一般會死死咬住母鯊的背鰭,像殘虐對手一樣,展開長達半個時辰的交而配之的過程。

這個過程十分浩大,在很廣的一片海域內,沒有任何獸類而接近。

等到交而配之的過程結束后,雄鯊往往會累得沒有絲毫力氣,而母鯊在痛過、樂過之後,會很興奮,並極度飢餓,這時會直接張開血盆大口,將身邊的雄鯊吃掉!

而幼鯊在成長時,一般都會賴在母鯊旁邊,吃母鯊捕到的食物。就算長大到完全有能力自食其力時,還是會賴在母鯊旁邊啃老。

等到母鯊實在捕不動食物了,而早已成長起來的幼鯊又無食可吃時,又會把母鯊給吃掉。

這種殘暴之極的海獸,唐沖也是深惡痛絕,所以打算多捕幾頭。

嘩!

突然,前方的海面上掀起一道海浪,唐沖看得清楚,正是要捕的四階玄獸殘暴鯊。

這頭殘暴鯊顯然也是發現了唐沖和碧戟鯨的存在,立刻搖頭擺尾,沖著這裡殺奔而來。

「呵呵,我正要放你的血,你卻要急著先吃我,來得好!」

唐沖微微一笑,摸出骨哨后便吹響。

哨音一擴散出去,那殘暴鯊的遊動速度,立刻大大慢了下來,而且來勢也不是殺氣騰騰的了。

等它游到身邊不遠處時,唐沖直接一個凌空抓攝,將這重達一萬兩千來斤的殘暴鯊直接抓起來,收入到萬象袋之中。

以唐沖現在的戰力,抓攝這麼一頭殘暴鯊,如凡人捉雞。

接下來,唐沖又在這片海域尋覓起來,專捕殘暴鯊。

一個時辰之後,唐沖一共捕至了五頭殘暴鯊,十分順利。

這一次在海面上巡遊,卻並沒有發現任何人,更沒見到像貓眼城玲瓏姐妹那樣的奇葩。

「五頭殘暴鯊的血量,足夠了!」

唐沖點點頭,旋即將遁風雕放出來,一個翻身跳到雕背上,就此離開。

而為唐衝出了一番力的碧戟鯨,也迅速潛入了海中。

來到海岸上之後,唐衝心中一動,又順便捉了四隻靈火龜。

……

又是一個時辰之後。

夜已經很深了。

唐衝風風火火地趕回了烽火營。

營里一切都好,並沒有發生什麼變故。

「唐營領,你回來了?那個方型深坑,我們已經挖掘好了!」

黃直立刻上來說道。

「好!辛苦了。」

唐沖點點頭,前去看了一番。

在距離兩座放養著力王雞不遠的荒山旁邊,一個正如唐沖所要求的方型深坑,已經挖好。

唐沖檢查了一下,深坑的硬度和濕度都很合適。

接下來,就在營內許多武衛的注視之下,唐沖放出五頭殘暴鯊,玉質骨槍一槍一頭,直接將五頭殘暴鯊擊殺在深坑內。

這一剎那,坑內頓時血流如注。

五頭殘暴鯊那海量的鮮血,很快充滿了整個深坑。

這殘暴鯊的鮮血,與眾多玄獸的鮮血都不同,竟是熱得驚人,冒著大量的熱氣,如火熱的熔岩一般。

眼下這一幕,令無數武衛看得目瞪口呆,不知道接下來唐沖又會有何舉動,倒是都十分期待。 「諸位兄弟姐妹,不是我唐沖多疑,不把大家當自己人,而是我嚴重懷疑有營里的敵對勢力,會派人偷窺咱們營地的情況,所以,大家現在還真不是看熱鬧的時候,幫我到營界上盯著點吧!」

唐沖向眾位武衛說道。

他們就算看熱鬧,也只是看個當時的熱鬧而已,什麼也學不到。

「好!」

眾位武衛點點頭,誰也沒有任何不情願之色,立刻趕往營界去了。

唐沖也立刻趕到力王雞的獸園之中。

此時,正是半夜時分,兩座荒山獸園中的共一萬隻力王雞,還在那兒狂奔飛走,那興奮的勁頭兒就像鷹一樣。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