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 月 17, 2021
73 Views

秘書小張走了出去,不一會,信貸部主任方明學帶著湖西市常務副市長方明海走了進來。

Written by
banner

「王行長,您好。」

常務副市長方明海剛一走進來,他就伸出了雙手,滿臉堆笑的和王娟握手。

王娟只是微微地欠了一下身,握了一下方明海的手道:「方市長,手續都辦好了?」

方明海笑道:「都辦好了,王行長,希望您能簽字。」

副市長方明海連忙把手續雙手捧給王行長。

王娟伸手接過很厚的一疊手續,慢慢的一張一張的看著。

信貸部主任方明學連忙道:「王行長,我看完了,手續都合格。」

王娟冷哼一聲,伸手拿出一張湖西市地質勘探局的地層勘探報告,冷聲道:「方主任,你說手續全了,省地質勘探總局的地層勘探報告,我怎麼沒看到?海港建設的勘探,按照總行最近下發的文件,必須要有省地質勘探總局的地層勘探的詳細報告,你們怎麼沒有?」

王娟這句話,讓湖西市常務副市長方明海眼前一黑,差點暈過去。

他知道,自己沒有省地質勘探總局的地層勘探的詳細報告,在過去,就是上星期,工商總局還沒有下這個文件,難道現在又下達了這個文件?

信貸部主任方明學的臉色一白,他知道,這個一百億,今天辦不成了。

方明學知道,那個文件是上個星期才下來的,但政府出面擔保貸款,一般沒有這麼嚴格的,文件是死的,人是活的。

在過去很多貸款,都沒有按照文件執行,要是按照文件嚴格執行,銀行的款項,根本貸不出幾筆。

王娟沉聲道:「方主任,你們去補個手續,手續補齊了,我就簽字,張秘書,送客。」

常務副市長方明海都不知道自己是怎麼走出行長辦公室的,補手續?怎麼補?省地質勘探總局的地層勘探的詳細報告是好補的嗎?人家不勘探,根本不會開這個詳細勘探報告的。如果出了錯誤,幾百億的投資打了水漂,是要坐牢的。

^^^^^^^^^^^^^^^^^^^^^^^^^^^^^^^^^^^^^^^^^^^^^^^^^^^^^^^^^^^^^^^^^^^^^^^^^^^^^^^^^^^^^^^^^^^^^^^^^^^^^^^^^^^^^今日推薦新書《省委第一秘書:領導親信》

內容簡介:小人物初入官場,情陷美女處長,面對著兇險莫測的官場廝殺,各種權**惑,競爭對手的爾虞我詐,幾個女人的情感糾葛,宋三喜掙扎在一場情感和權欲的雙重博弈中。

三喜以此為契機,周旋於多名女性之間,用自己的聰明智慧躲過了競爭對手的一次次暗算,在官場中如魚得水。

機關男人的官途風流,草根小人物在官場中奮鬥的一生。

直接搜索《省委第一秘號:183187,然後任意打開一本書的連接,把地址中的數字替換成183187即可。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最新更新! 第七十六章紀委副書記

第七十六章紀委副書記

要有這個手續,省地質勘探總局的地層勘探的詳細報告,人家就必須親自鑽井勘探,沒有兩個月的時間,是勘探不完的。

看來,自己的心血白費了。為了這筆貸款,光請客送禮,就花了幾百萬。雖然這個錢暗地裡是湖西市政府財政局出,但自己並沒有做成這件事,市長關占平那裡,怎麼交代?

兄弟兩人回到方明學的辦公室,信貸部長方名學猛一揮手,惡狠狠地把辦工作上所有的東西都掃到地上。

「嘩啦!」

水杯、電話和辦公用品都飛了起來,又摔倒了地上,四分五裂。

常務副市長方明海的臉色陰沉的更加可怕,他坐在沙發上,一臉的鐵青。

在送禮的過程中,雖然他準備好了一張一百萬的金卡,但他不敢給行長王娟送。因為自己的弟弟告訴了自己一個信息,這個信息讓方明海的心裡如同壓了一座大山一般。


山南省工商行的行長王娟,是山南省常務副市長秦明月的妻子,秦明月是歐陽志遠的親舅舅。

這個消息如同晴天霹靂,差點把方明海打暈。

自己可是在市長關占平的推動下,取代了歐陽志遠在海陽不凍港口的位置,歐陽志遠的舅媽王娟能貸款給自己嗎?

弟弟方明學道:「只要我們手續齊全,王行長就是歐陽志遠的舅媽,又能怎麼樣?他肯定會簽字的。」

但現在,王娟拿出了新的文件,這一百億的貸款,還是沒貸出來。

方明學慢慢的冷靜下來,他看著自己的大哥方明海,沉聲道:「你再去拜訪江省長,看看江省長能不能讓省地質總局開個勘探證明?」

「開假證明?能行嗎?」 權少的閃婚新娘 ,看著自己的弟弟。

方明學笑了,他低聲道:「什麼是假證明?這個世界上的真和假,是誰說了算?誰有權,誰就說了算,嘿嘿,咱們山南省,省長江川河說了算。只要江省長同意開這個證明,一個電話過去,省地質局敢不給你開證明嗎?」

常務副市長方明海一聽弟弟方明學這樣說,他的臉色漸漸好起來,他低聲道:「要送卡嗎?」

方明學道:「你請示一下關市長吧。」

常務副市長方明海沉思了好一會才道:「就是有這個證明,王行長也不一定簽字,省工商銀行,又不屬於省政府管轄,我看,主要的原因還是我接替了歐陽志遠的位置,王行長在故意卡我。弟弟,我還是先回湖西市吧。{免費.com}」

方明學道:「你先打個電話,向關市長彙報一下情況再說。」

方明海點點頭。

湖西市常委會,在市委書記宋光明發完言后,市長關占平在發言。

「同志們,海陽不凍港的工期,不能再耽擱了,省里已經開始對我們的工作不滿,歐陽副市長辭去了總指揮這個職務,鳥無頭不飛,必須有人要做這個總指揮,我建議,海陽不凍港總指揮,先讓常務副市長方市長做吧。」

市長關占平這樣一說,市委書記宋光明沒有說什麼,他也知道,海陽不凍港工程不能再拖了,他沉聲道:「方市長是抓全面工作的,他能忙過來嗎?」

市長關占平道:「方市長已經答應了,他昨天就去了省城,去忙海陽不凍港貸款的事了。」

市委書記宋光明道:「那就舉手表決吧,超過半數,方市長就擔任海陽不凍港的總指揮。」

關占平一聽市委書記宋光明沒有反對,他也知道,宋光明也不想讓海陽不凍港項目再拖下去,他看了常委們一眼道:「同意常務副市長方明海擔任海陽不凍港總指揮的,請舉手。」

幾大常委們,都知道,海陽港口不能再拖了,這個位置,一定要有人干,方市長不屬於市長關占平,也不屬於市委書記宋光明,沒有很大的厲害衝突,那就讓他干吧。大多數常委都舉起了手。票數過了半數,但市委書記宋光明竟然沒有舉手,這讓很多人都納悶。

市長關占平道:「票數過了半數,通過,符合法律程序,呵呵,方市長以後就是海陽不凍港的總指揮了。但願方市長能貸來款。」

歐陽志遠坐在自己的位置上,看著市長關占平的得意的樣子,他知道,方明海的貸款,絕對不能成功。自己的舅媽能貸給方明海一百個億嗎?嘿嘿,關占平,你想的太簡單了。

市長關占平的電話傳來了震動,他一看號碼是常務副市長方明海的,他站了起來,拿著電話走了出去。

來到走廊上,他按下了接聽鍵。

「關市長,我對不起你,辜負了您對我的期望。」

電話里傳來常務副市長方明海沮喪的聲音。市長關占平心裡一沉,他知道,方明海沒貸來款。

市長關占平沉聲道:「說說情況。」

方明海道:「所有的路都走通了,最後一關,王娟不簽字。」

市長關占平道:「什麼理由?」

方明海道:「工商總行新下了一個文件,大型港口的建設,必須有省勘探局鑽井勘探的詳細報告,而我們只有市裡的,所以,王娟不簽字。」

市長關占平的心沉到底了,歐陽志遠的舅媽王娟,省工商銀行的行長,果然不會支持方明海的。

方明海道:「關市長,我是否去拜訪江省長,帶張金卡去,懇求江省長給省勘探局打電話,讓他們出具證明報告。」

市長關占平嘆了一口氣道:「江省長不會這麼做的,你回來吧,咱們再想辦法。」

方明海道:「對不起,關市長。」

市長關占平道:「這沒有什麼對不起的,人家是按照文件執行,我們沒有任何辦法。」

關占平掛上了電話,走回了會議室。

他看了一眼歐陽志遠,歐陽志遠也正看關占平,關占平在歐陽志遠的眼裡看到了一絲譏笑,這讓關占平的內心頓時怒火衝天。

他強壓怒火。坐在自己的位置上,沉聲道:「剛才,方市長來電話了,海陽不凍港的貸款,省工商銀行沒有批下來,大家都說一下,有什麼好辦法解決海陽港口的資金問題。」

市委書記宋光明一愣,方明海竟然沒有貸出款來,所有的手續不是都辦齊了嗎?

市長關占平的話音剛落,政法委書記王盛舉道:「關市長,要不,先用咱們市裡財政的八個億,先開工,天恆集團趙智羽的幾十個億,沒有到賬嗎?」


市長關占平道:「先開工也可以,咱們再向省里要點,天恆集團趙總的幾十個億,由於燕京精慧聯盟的退出,趙總在猶豫了,他的幾十個億,還沒有到賬。」

人大主任賀文國道:「讓主管招商的范中偉副市長,和招商局長賈凡濤,加大力度宣傳,對外招商,吸引外資。」

宣傳部長陶宗綱道:「咱們可以一邊動工,一邊籌集資金。」

紀委書記夏傳法冷聲道:「海陽不凍港的資金早已到位,你們非得撤了歐陽市長的總指揮不可,結果燕京精慧聯盟撤資,將近二百個億呀,怎麼籌集?天恆集團趙智羽的那幾十個億,不一定能到位了,趙總是出了名的謹慎董事長,燕京精慧聯盟的撤資,讓他對這個項目起了疑心。」

紀委書記夏傳法這樣一說,市長關占平冷聲道:「地球離開誰,都能照樣轉,我就不相信,我關占平籌集不出來200個億?」

歐陽志遠一聽,心道,你個王八蛋在說大話,200個億是個什麼概念?嘿嘿,你要是能籌集出來200個億,還讓方明海到省里的工商行貸款?就是喜歡留後手的趙智羽都不敢拿出200個億,別說別的投資商。

歐陽志遠笑道:「關市長說的不錯,地球離開誰,都能照樣轉,我相信,關市長可以輕鬆的籌集出來200個億。」

歐陽志遠的嘴角,帶著譏笑。

關占平冷聲道:「籌集200個億資金,根本不成問題。」

政協主席杜易山道:「關市長,我有個主意,海陽不凍港建成后,海陽不凍港後面肯定和福隆港口一樣,形成一個小城市,我們現在可以提前出售海陽不凍港口後面的土地,來換取建設海陽不凍港的資金缺口。」

政協主席杜易山這個主意剛一說出來,所有人的眼睛都一亮,這是個好注意呀。

市長關占平的雙眼立刻放光,他強壓住自己的狂喜,好主意,自己怎麼沒有想到這個方法?

關占平笑道:「好主意,宋書記,您看看,這個辦法可行嗎?」

海陽不凍港長時間不能動工,市委書記宋光明也是很著急,他聽到政協主席杜易山說出來這個主意,他也認為可行,點點頭道:「關市長親自操作吧,但不能違規,今天的會就到這裡吧。」

市委書記宋光明說完,走了出去。

他知道,市長關佔山急著籌集資金,要讓他不違規,有點不可能,他要讓關占平親自操作,即使有了錯誤,也是關占平承擔,和自己無關。

市長關占平看著宋光明走了出去,心道,真是個老狐狸呀。不過,現在終於有辦法籌集資金了,方明海回來,海陽不凍港就開工。

歐陽志遠一看宋光明出去了,他站起身來,也跟著走了出去,他剛走到走廊中間,就看到三位衣冠楚楚的官員,簇擁著一位和王盛舉長得一模一樣的人走了過來。

省紀委副書記王盛民到了。

^^^^^^^^^^^^^^^^^^^^^^^今日推薦《遭遇女幹部的尷尬事:男婦委主任》

內容簡介:街道辦婦女主任張斌,一個並不起眼的小人物。無意間闖進女領導的生活。從此以後人生際遇發生了巨大的改變,機遇,艷遇接踵而來。

一個簡單的婦委會,在各種陰謀和傾軋中又會遭遇怎樣的洗禮呢。本書講述了官場小人物的生存之道,深刻揭露了各路官場女性的情感糾葛和生存狀態。


本文很上進,風韻之中流露幾分風情。

閱讀辦法:直接搜索《遭遇女幹部的尷尬事:男婦委主任》,或記下書號169155,任意打開一本書的連接,把地址欄中的數字替換成169155即可。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最新更新! 第七十七章漂亮的女人

第七十七章漂亮的女人

政法委書記王盛舉看到了自己的弟弟王盛民帶著調查組的工作人員來到了,他的嘴角露出了一絲獰笑。[`書.com小說`]

嘿嘿,歐陽志遠,你這次不死也要脫層皮,嘿嘿,毆打央企的人,而且是燕京周家周志水的員工,嘿嘿,你是找死呀。

王盛舉看了一眼市長關占平,關占平雖然是市長,但他還做不到象宋光明一樣,喜怒不形於色,他的眼裡同樣露出一絲狂喜。

省紀委副書記王盛民到了。市長關占平連忙站起來,快速的迎了過去。

歐陽志遠沒見過王盛民,但看到這個人和政法市委書記王盛舉長得幾乎一模一樣,他就知道,這人是來調查自己的紀委副書記王盛民。

嘿嘿,來得好快。

紀委副書記王盛民也看到了歐陽志遠,他同樣是第一次見到歐陽志遠,他的眼裡露出一絲妒忌的眼神,真年輕呀,二十三歲的副廳級官員,自己二十三歲的時候,還是個只知道打牌喝酒的小科員,人和人不能比呀,人比人得死,貨比貨得仍。

這絲妒忌讓他的心裡更加憤恨,自己的大哥王盛起的縣長和科委副主任被撤,都和歐陽志遠有關,這次一定要把歐陽志遠弄下來。

來的時候,省長江川河私下裡叮囑自己,一定要找出來歐陽志遠的錯誤,最好,連歐陽志遠的副市長都弄下來。

嘿嘿,央企國煤能源化工集團湖西化工分公司的人,是你能隨便打的嗎?央企國煤能源化工集團的董事長可是燕京周家的周志水,周家在燕京都無人敢惹,何況在湖西市?歐陽志遠,你的背景再大再深,這次你死定了,老子想辦法把你弄下來,我靠上周家,老子的前途一品光明呀。

王盛民一心想著靠上周家,但他並不知道歐陽志遠還是霍家的孫女婿,他這種人,做了省長江川河的槍,他都不知道,最後肯定成為無用的炮灰。真是可悲呀,歐陽志遠是他能對付了的嗎?

王盛民看了一眼歐陽志遠,沉聲道:「你是湖西市副市長歐陽志遠嗎?」

歐陽志遠冷聲道:「我是歐陽志遠。」

省紀委副書記王盛民沉聲道:「我們是來調查你毆打央企國煤能源化工集團湖西化工分公司的人的過程,請你配合我們調查。」

歐陽志遠道:「王書記,你可以隨便調查,是他們先動手打人的,而且國煤能源化工集團湖西化工分公司的人在私自毀壞山林,強佔我們水煤漿項目的規劃用地,你為什麼不先去調查他們?反而先過來調查我?」

紀委副書記王盛民道:「我們肯定要去國煤能源化工集團湖西化工分公司調查的,你是湖西市副市長,本身打人就不對。」

歐陽志遠一聽,冷笑道:「合著我們立正站好,等著挨揍,還不能還手?你這是什麼邏輯?什麼人敢動我歐陽志遠一根汗毛,我絕不會放過他。」

歐陽志遠的口氣極硬,一股凌厲的殺氣在身上狂涌而出,強大的壓力讓王盛民的呼吸都感到窒息了,他

禁不住後退了一步,大聲道:「歐陽副市長,你想幹什麼?你這是什麼態度?請你好好地配合我們調查。」

歐陽志遠冷聲道:「調查可以,你先去央企國煤能源化工集團湖西化工分公司調查去吧,我還有急事,不能奉陪了。」

歐陽志遠說完,一閃身,走下樓去。

「你……你站住……你是什麼態度?」

紀委副書記王盛民一見歐陽志遠這樣,氣的他臉色鐵青。

歐陽志遠的強硬,讓湖西市的官員目瞪口呆,天哪,誰敢在省紀委副書記面前這樣囂張?要是自己被調查,早就嚇得腿軟了。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