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0 月 28, 2020
110 Views

江昊天的眸子燃燒着怒火:“顧蘇,你居然跟他睡在一起,你還要臉嗎?”

Written by
banner

江昊天的話猶如一把刀子,驀然插在我胸口,不等我說話,蘇瀾塵變回人身,金色的眸子一片寒冷,尖銳的爪子驀然掃向江昊天:“誰都不許這樣說蘇蘇。”

江昊天的眸子森寒,避過蘇瀾塵的爪子,一拳掃了過來。

瞬時,兩個人就打了起來。

“不要打了!”我趕忙上前去阻攔,但根本沒有用,兩個人竟飛出了窗戶,往後院子裏去了。

我慌忙跑去後院子,小蘇的傷還沒有好,何況,他現在沒有了三千年的修行,怎麼可能是江昊天的對手。

我急的不得了。

我跑到後院子的時候,正好江昊天一拳狠狠的打在蘇瀾塵的胸口,我眸子驀然睜大,慌忙跑過去扶住蘇瀾塵:“小蘇,你怎麼樣?”

蘇瀾塵笑着對我搖頭:“我沒事的。”

可我一低頭,竟看見鮮紅的血從蘇瀾塵的胸口透出來,這一下我頓時沒了神:“流血了,一定是傷口裂開了。”

爺爺說過,狐族的心臟可以分割,但一定要在心臟已經還原的情況下,而心臟還原至少幾年。

所以要是小蘇的傷口在裂開,要是傷及了心臟。

“就捱了一拳,有什麼好緊張的,又死不了。”江昊天嘲諷的開口。

我驀然起身,一個巴掌狠狠的落在江昊天的臉上,江昊天死死的盯着我:“你敢打我。”

我冷冷的盯着他:“江昊天,我告訴你,你若敢傷小蘇半分,我一定雙倍奉還。”

江昊天漆黑的眸子死死的,死死的盯着我,好像要將我看穿,要將我撕開來。

我轉身,不再看他,扶着蘇瀾塵:“我們馬上去找爺爺看看。”

蘇瀾塵笑:“真的沒事,只是流了點血,沒關係的。”

我瞪他:“什麼沒事,都流血了,一定要去看。”

身後,江昊天就那麼看着我扶着蘇瀾塵離開,目光漆黑如墨,卻沉默如石頭。

而他黑色的西裝上,慢慢的瀰漫出血跡,越來越多,而在我扶着蘇瀾塵進樓的瞬間,一道狠戾的五爪印清晰的出現在黑色的西裝上,將那衣服撕裂,露出血肉模糊的爪印。

連夜叫了爺爺過來看,確定沒有傷及心臟,我才放心。

“蘇瀾塵。”我直直的盯着他。

蘇瀾塵一下子化成圓滾滾的小狐狸,我卻生氣道:“蘇瀾塵,我跟你說,以後你要是再敢打架,我就打斷你的腿,聽見沒有?”

小狐狸點點頭。

對着他那圓滾滾可愛樣子,當真是沒辦法生氣,我嘆了口氣,將小蘇抱在懷裏:“小蘇,答應我,不要讓自己受傷,哪怕是爲了我,都不要。”

小蘇舔我的臉,我知道,如果有下一次,小蘇還是會這麼做。

我看着小蘇,眸子裏迅速的閃過一抹深深的擔憂。

第二天,我給蘇瀾塵準備好了早餐,給他換了藥,才急急忙忙的下樓去上班。

只是一下樓,江昊天就站在那裏。

我裝作沒有看見,徑直想要走過去,江昊天卻驀然拉住我,我想甩開他,但卻甩不開,我生氣道:“江昊天,你放開。”

江昊天卻恍若未聞,一把將我帶上了車子。

車上,一片沉默,我們兩個誰也沒有開口。

江昊天將車子停在那家餛飩攤邊,頓時,豪華的布加迪威龍就吸引了往來行人的目光,人們紛紛駐足。

“吃早餐。”江昊天吐出三個字。

我看也不看他一眼,打開車門就往前走。

“是顧蘇啊!”突然,後面有人認出我來,驚訝道。

江昊天拉住我:“你幹什麼?”

我嘆了口氣:“江少爺,這句話該是我問你,你到底要幹什麼?”

“吃早餐,你不是喜歡吃這裏的小籠包子。”江昊天道。

“我不吃。”我甩開江昊天的手,大步離開。

江昊天沒有追上來,而是凝視着我離開,擡起剛剛被我甩開的手。

我看着湛藍的天空,確定江昊天沒有追上來,才重重的鬆了一口氣,對於江昊天,我不想再糾纏不清,我只想安靜的過自己的生活,把小蘇照顧好!

回到公司,我找到張經理。

“小顧啊,旅遊怎麼樣,開心嗎?”張經理問。

回想在麗江的那幾天,我撐起笑:“開心。”

“開心就好,怎麼了,今天來找我有什麼事情嗎?”張經理問。

“是這樣的經理,我想轉職,我覺得助理這個崗位我不太適合,能不能給我安排別的工作。”我問。

“可以啊,正好宣傳部那邊缺個人,你就去那裏吧!”

張經理如此好爽的答應倒是出乎我的意外,我趕忙道:“謝謝經理。”

果然,不用面對顧曲裳,讓頓時就輕鬆了!

中午,食堂。

我剛買好飯,找了位子坐下,只是整個食堂頓時沸騰了,尖叫聲一聲高過一聲。

我皺眉,擡頭去看,卻見江昊天從門口走進來。

“天哪,居然是江少,居然是江少耶!”女人們激動的不得了,恨不能整個都貼上去。

我低下頭,恍若未見,繼續吃我的飯,反正他是來找顧曲裳的!

我正吃着豬蹄,江昊天卻突然在我對面坐下。

尖叫聲再次起來。

“天哪,江少怎麼坐在她的旁邊。”

“就是啊,她們什麼關係啊!”

議論聲可怕的傳過來,我趕緊吃下嘴裏的豬蹄,站起來澄清:“那個,我哥是來找曲裳姐的。”然後看向江昊天:“哥,曲裳姐在路上呢。”

“對哦,我怎麼忘記了,顧蘇是江家的乾女兒。”

“對對,那江少就是她的哥哥。”

人們一下子想了起來,我頓時鬆了一口氣。

“你剛剛喊我什麼?”江昊天陰沉着臉問我。

我眨眨眼睛:“哥哥啊!”

砰!

霎那間,窗戶上的玻璃驟然破碎,從半空中掉落下去。

江昊天站起身,冷黑着臉離開。

我看着他的背影,鬱悶的撇撇嘴,然後繼續吃飯。

林靜曾經跟我說過,想要自己不傷心,那麼,就一定要管好自己的心,不能讓它放肆。我摸着我胸口的心臟,以後,我再也不會讓你胡亂跳動了。

再也不會!

到新的部門,一切都比我想的要簡單,簡單的同事,簡單的工作,讓我突然覺得,生活又是非常美好的了!

“蘇蘇,下班了!”一個同事喊我。

我微笑:“好的!”

我收拾了東西,打了指紋,高興的下班,想着晚上應該買什麼東西回去當晚餐。

小蘇的話,我記得他是最愛吃雞肉了,那就買些雞肉,再買些蔬菜吧!我這般盤算着,身體卻驀然被人拉住。

我一擡頭,居然又是江昊天,我深深的嘆了一口氣:“江昊天,你到底有完沒完。”

“看電影。”江昊天吐出三個字。

我頓時眨了眨眼睛,以爲我自己聽錯了。

“你不是喜歡看動畫片嗎,就去看海綿寶寶曆險記。”江昊天道。

我:“…..”

我趕忙摸江昊天的額頭:“沒發燒啊,該不會是傻了吧!”

www_ т tκa n_ ℃o

下班的時間,都是出來的同事,看見門口停着銀色的勞斯萊斯,都紛紛圍觀,在看見江昊天的時候,更是圍攏過來。

“天哪,江少好好啊,居然接自己的妹妹下班!”

“對啊,我要是有一個這樣的哥哥就好了!”

“真是羨慕!”

人們你一言我一語,議論着。

顧曲裳從裏面走出來,看着人羣中央的我跟江昊天,眸子眯起,然後轉身往偏僻的後門離開了。

“你放開我。”我壓低聲音道。

江昊天卻不容我拒絕,已經帶着我上車了,車上,我狠狠的瞪着他,可他就跟感覺不到一樣。

電影院。

偌大的電影院,只有我跟江昊天。

“你喜歡的電影。”江昊天想讓我坐下。

我一把掃開他的手:“江昊天,我說了不看,不看,你不要再浪費我的時間,我要趕回去給小蘇做晚飯。”

江昊天一把抓住我:“小蘇,小蘇,你跟他什麼關係啊,居然叫的這麼親。”

我冷笑:“江昊天,你以爲你是誰啊,我跟小蘇是什麼關係,需要向你彙報嗎?”

江昊天深深的凝視着我,這樣的目光是我從未見過的,我不想再看,我轉身想要離開,江昊天卻拉住我:“顧蘇,你可以繼續愛我了。”

聽到這句話,驀然,我笑了。

我看着江昊天大笑,巨大的屏幕上是海綿寶寶歡快的笑聲,而我笑着笑着,雙眼生疼:“江昊天,你把我當什麼,機器嗎,你想要快進,我就快進,你想要暫停,我就暫停,你現在想要我繼續,我就要繼續嗎。”

江昊天抓着我,凝視着我,眼眸深黑一片。

我驟然冷笑:“江昊天,我告訴你,我不喜歡你了,我再也不會喜歡你了。”

“你胡說,你明明跟我說,你喜歡我的。”江昊天猛然將我壓在牆上。

我看着江昊天,諷刺道:“喜歡又怎麼樣,喜歡了,也能不喜歡,難道,你不知道!” 江昊天死死的盯着我,漆黑如淵的眸子裏波濤洶涌,可因爲一片墨色,卻是什麼都看不出。

我掃開江昊天的手,平靜而淡漠的開口:“我已經不喜歡你了。”我走過江昊天,離開。

卻不曾看見江昊天看着我的背影,高大的身軀竟狠狠踉蹌一下!而在他身後的數百把椅子都驀然四分五裂。

漆黑的夜色。

我看着繁星點點的夜空,努力將我的臉揚起,不讓眼睛裏的東西流落出來,我笑,嘲諷而苦澀。

而我,再也不會允許自己喜歡江昊天絲毫!

絕對——不允許。

我深呼吸,調節好情緒,回到家,入目的竟是一片黃暈的光,以及一桌子豐盛的晚餐,我驀然一愣,這纔想起,我連菜都忘記買了。

“小蘇蘇,你回來了,你看,我這些都是我精心爲你做的。”蘇瀾塵從廚房端着一碗湯出來,對着我笑。

我眼角一酸,差點落淚,我慌忙掩蓋:“我肚子正好餓的不得了。”

“小蘇蘇,你看,我的手指在切菜的時候切傷了,好大的一個口子啊!”蘇瀾塵將他那修長的食指伸到我面前,上面清晰的留着一個口子。

“是不是很疼,我馬上給你去拿創口貼。”我說着慌忙起身,但卻絆在椅子上,一下子摔倒了。

“小蘇蘇。”蘇瀾塵要來扶。

我連忙從地上撐起來,跑進了臥室,我拿着創口貼,眼淚卻驀然落下,蘇瀾塵並沒有進來,一直在門口靜靜的等着我。

我擦乾眼淚,拿着創口貼出去。

“小蘇蘇,你看,其實沒有傷,我騙你的。” 急婚如律令 蘇瀾塵如同個孩子一般將手指在我面前晃動,那食指上面的傷口也已經不見了。

我什麼都沒有說,只是拉過他的手,仔細的將創口貼幫他貼上,蘇瀾塵凝視着我,沉默。

貼完創口貼,我捧着蘇瀾塵的手,靜靜道:“以後,什麼都不要做,飯,我會做,地,我會掃,要是受了小傷,不要用法術,知道嗎?”我微笑擡頭看他。

蘇瀾塵俯身,在我額頭上落下一個清淺的吻。

爺爺說,幾次三番重創的蘇瀾塵,現在很弱,爺爺也說,作爲狐族的王,若是沒有強大的法術,那是一件非常危險的事情。

所以,不能隨便浪費。

吃過了晚飯,我給蘇瀾塵換藥。

“小蘇蘇!”蘇瀾塵緊緊的跟在我後面。

“給我去老實去牀上坐着。”我開口。

蘇瀾塵衝着我眨了眨眼睛:“我不知道回去的路。”

我看着客廳到臥室,十步路的距離,擠出笑容:“麻煩,請轉身,直走十步。”

“我就是說,會迷路啊!”

“蘇瀾塵,你信不信我抽你啊!”我怒了。

蘇瀾塵趕緊衝着我笑:“現在我認識了。”說着回臥室。

我拿了爺爺給我的東西,回到臥室:“把衣服脫了。”

蘇瀾塵轉過身,居然半帶嬌羞道:“蘇蘇,你好直接,粗暴,我會受不了的。”

我:“……”

我默默的閉嘴,上前二話不說將他的上衣脫了。

“蘇蘇,你對我溫柔點。”

“蘇瀾塵,你給我閉嘴。”

蘇瀾塵瞬間眼巴巴的望着我,我:“…….”

我一邊從架子上拿紗布和藥,一邊好奇的問:“你們狐狸精都這樣嗎?”

“什麼?”

“愛裝可憐,裝可愛,還愛演戲?”我問。

蘇瀾塵湊到我面前,真誠道:“小蘇蘇,我只對你這樣。”

撲哧,我笑了。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