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 月 17, 2021
92 Views

「咳,爸……爸。」黑主優姬苦笑著,「我們快走。」拉著劉煜的手衝出了房間,隨著房門的關閉,一個巨大的衝擊聲。

Written by
banner

「優……優姬……」飛撲過來的理事長沒有撲到人,反而撞到了門,軟軟地沿著門滑下。

「啊,不要緊吧,理事長他?」劉煜被黑主優姬親昵的牽著手走在小道上,還是有點擔心,聽聲音,那一下可撞得不輕啊……

「沒關係,他的生命力是無比頑強的!」黑主優姬腦回憶著無數次的飛撲攻擊。

「呵,真有趣。」

此刻,月之寮的大門口已是擠滿了人,人群不時地傳出口號聲、尖叫聲,迎接著華麗的王與公主們。

「啊,總算趕上了。」黑主優姬擦了擦臉上的汗珠,「大家退後,退後,請維持秩序。」

「優姬,很慢哦。」錐生零走近了他們。

「抱歉啊,零。吶,今天也努力地工作吧。」說完,黑主優姬重新投入到維持秩序的戰鬥。

「你也是,工作了喲。」錐生零看著劉煜,總覺得有些違和……師尊,真的有丈夫了嗎?!

「但是,我不知道該怎麼做?錐生君可以告訴我嗎?」劉煜微笑道。

「可以。 我的冷豔總裁老婆 ,我有個問題。」錐生零盯著劉煜銀色的雙眸,「我可從來沒有聽說過師尊有丈夫的。」

「我還以為是什麼呢……」劉煜不以為意的笑了笑,「我和你師尊在這個世界走到一起的時間還不到三個月呢……」

「這樣啊……」錐生零呼了口氣,果然是自己太神經質了嗎?「夜間部的學長們出來的時候要維持周圍日間部的學生的秩序,不能讓他們太靠近。之後,在晚上,夜間部上課的時候,我們就負責校園內的巡邏。」

「嗯……不能讓日間部的學生擅自走動,是么?」

「是。」錐生零的話音剛落,月之寮的大門開啟了,那種嗚咽之聲,像極了沉睡了千年的猛獸的覺醒。

劉煜、錐生零、黑主優姬三人立刻行動了起來,不過效果么還有很有差別的。

劉煜——以無敵的魅惑力攻擊,讓沸騰的少男少女們安靜了下來。

錐生零——腳邊的一米半徑之內無人敢靠近,只是一個冰冷的眼神,他身後的少女們就如綿羊般溫順。

黑主優姬——張開雙手,拚命地擋住推擠的人群,還是有點勉強啊。

「咳。」嘆氣聲來自劉煜和錐生零,兩人只能無奈地看著黑主優姬奮勇地抵擋。

「加油哦,優姬。」劉煜輕語道。

明明是無法聽到的話語,黑主優姬卻仍沖著劉煜燦爛一笑,讓劉煜的心也隨之陽光起來。(未完待續請搜索樂讀窩,小說更好更新更快! 「啊,玖蘭樞大人……」

「是藍堂學長啊……看這邊,這邊……」

「架院曉學長可真帥……」

「一條學長~~還是一樣的溫柔啊……」

「早園同學,請接受我的禮物吧……」

「啊,支葵學長……遠矢學姐……」

圍聚在月之寮的日間部學員的情緒漸漸瘋狂,撕心裂肺的叫喊聲此起彼伏。

劉煜翻了一個白眼,正在感嘆這風紀委員不易做,突然發現周圍情況有些不對勁,轉身看去,卻見自己身後多出了一些日間部的學生,正滿眼星地盯著自己。

「你……你們……」劉煜有種不好的預感。

「劉同學~~沒想到日間部有您這麼完美的人啊……」

「劉大人,請讓我們做您的親衛隊吧……」

「煜樣,沒想到您竟然是我的校友……


「等……等下啦,各位同學,請不要騷擾我們風紀委員……啊……」趕來準備「救援」劉煜的黑主優姬那小小的身影瞬時被激動的人群吞沒。

一隻修長的手搶在劉煜之前扶住了將要跌倒的黑主優姬,「你沒事吧?」這是一個溫潤的能讓人心軟的男聲。

「誒,沒事,謝謝。」黑主優姬順著對方的拉力站了起來,抬眼看到的是一個有棕色長發,棕紅色瞳孔的美麗少年。在她臉色微變時,周圍的人已經在一陣「樞學長」的招呼聲紛紛退開。

「以後要注意安全。」玖蘭樞對黑主優姬笑了笑。又轉向其他人,「大家也是。要注意安全啊。」

「是。」眾人一致的回答。

他便是玖蘭樞了么?那個夜間部的領袖,吸血鬼甚少現世的親王?劉煜摩挲著下巴,想到公孫綠萼透露的信息,不由得加緊矚目玖蘭樞和黑主優姬,準備坐視「姦情」的誕生。

可能是劉煜的眼神太過熱切,黑主優姬掙脫了玖蘭樞的扶持,像個害羞小媳婦兒般的跑到了劉煜的身後,讓劉煜很是無語。

看了劉煜一眼。玖蘭樞很友好地說著:「你就是新任的風紀委員啊,以後拜託你了。」

「嗯,我會的,學長們。」劉煜回以微笑。

「再見,優姬。」玖蘭樞溫柔地看了有些逃避他的黑主優姬一眼,轉身離開。

屬於黑夜的王公主們一個個從劉煜的面前走過,劉煜可以感受到無數審視的眼光。這些異族們果然不是泛泛之輩啊!

夜間部的學長們離開之後,追隨者們都各自回到宿舍。錐生零和黑主優姬又幫助劉煜,將那些表示要成為劉煜親衛隊的fns一一遣回了宿舍。

「累死了。」黑主優姬喃喃道。

「這些多出來的工作是你的錯。」錐生零看了眼劉煜,就靠著棵樹,閉上了眼睛。

「誒?我的?我又有什麼辦法……」劉煜挨著黑主優姬,無力地望天。

「好啦。今天的工作要努力哦。吶,現在,解散。」黑主優姬以領導者的姿態說著,「煜,也要加油哦。」隨後做了個v字手勢。

「嗯。」一會兒后黑主優姬就消失在了視線。

看著涼涼的月光。錐生零淡淡的說道:「你應該也是來對付吸血鬼的吧?!不過玖蘭樞他們不是好惹的,你最好不要輕舉妄動。我不想師尊她傷心,你自己小心點,走了。」

劉煜看著錐生零遠去的背影,突然發現這個人看起來好孤獨,而且,現在的錐生零似乎對黑主優姬沒有那種情愫,他數次有意的親近黑主優姬,都沒有引發錐生零的醋意,這又是怎麼一回事啊?!

……………………

「吶,樞大人,那個新任的風紀委員是什麼人?」藍堂英很好奇地問道,其實在場的所有不知情的人都很好奇。

「劉煜,十七歲,土人,是我先前公布的那張單曲mv的男演員,其他的還不清楚。」玖蘭樞拿著本書隨意地翻閱著。

「劉煜?就是那個搶走我工作的卑賤人類?」支葵千里微微皺眉道:「我前天回家,聽說玖蘭李土大人已經發布了通告,說最近十幾年風頭很盛的那個吸血鬼殺手公孫綠萼又到東瀛來了,她身邊還出現了幾個幫手,其之一就是最近在世俗界很火的劉煜。」

「誒?那,那他進入學院不就是不安好心了么?」藍堂英吃驚地叫道。

「英,冷靜點。」架院曉拍了拍自家表弟的肩膀。

「樞,你打算怎麼做?」早園琉佳看著玖蘭樞凝神的側臉。

「放心吧,不會出什麼事的。」玖蘭樞的聲音輕緩卻有力,予人以強大的信心:「這樣才會有趣……」

……………………

「早上好,優姬。」劉煜無力地跌坐在座位上。

「怎麼了,煜?好沒精神啊……啊,是昨晚工作得太辛苦了嗎?」黑主優姬有點擔心地看著劉煜。

「不是。」劉煜趴在桌上,頭埋在手臂之間,「幾天不睡覺也沒關係!但是,今天早上……那些傢伙實在讓人受不了……」

在黑主優姬莫名其妙的時候,錐生零淡淡的在一邊補充道:「是他的那些狂粉追隨者。」

黑主優姬恍然的點了點頭,又訝異道:「零,你怎麼知道?」

「我看到的啊。」

「真是,零真過分,看到朋友有難也不去幫忙,你怎麼能將煜一個人留在那群虎狼之?!」黑主優姬雙手插腰,不滿地看著錐生零。

錐生零神態自若地說道:「我去也沒用,這些事必須得他親自搞定。」

「零……」黑主優姬正準備發作。

「噓,優姬。劉君睡著了。」錐生零做了個禁聲的手勢。

「啊,不好意思。說太響了。」黑主優姬不好意思地笑笑,但又氣呼呼的表達了自己的意念:「零,以後可不能再這樣了……」

噠噠噠……是粉筆摩擦黑板的聲音,「誰來解一下這道題?」數學老師鋒利的眼神掃過眾人,然後停滯。

「優姬,我怎麼覺得老師在看你?」錐生零小聲地說著。

「有么,我覺得……」黑主優姬微微轉頭看向劉煜,只見他一手放在書頁上。一手抵著臉頰,側著頭。「煜?」黑主優姬輕輕喚了一聲,沒有回應。

「劉君,請你上來解一下這道題。」老師精明的眼神落在劉煜的身上。

「是。」劉煜慢的站起身,走上講台,解題,回到座位。這一系列的動作幾乎只用了短短几十秒。

老師有點尷尬,「嗯哼,劉君這道題解得很好,那我們來看下一題……」

「煜,你好厲害啊~~」黑主優姬崇拜地看著劉煜,「但是。你既然醒著怎麼剛剛不附和我?讓我被零的冷暴力打敗了……」


劉煜揉了揉眼睛,「剛剛確實睡著了。」

「那……」


「第感。」劉煜神秘地笑著,「但老師也太厲害了,我這個姿勢他都看得出來。而且,那傢伙不聽課的動作不是比我更明顯么?」劉煜指了指錐生零。

「零的成績非常好啦。就算被叫上去,也能很輕鬆地解題。所以嘛……」黑主優姬看著將頭偏向窗外的錐生零說道。

「這樣么,真好。」

剛一下課,班長風一樣地刮來,「劉同學,原來你的學習能力那麼強,嗯,可以和錐生比一下了。果然風紀委員頭腦也很好啊……」突然又轉向黑主優姬,「黑主同學,請你好好學習,你身邊有兩個活生生的例。今年的舞會我絕對要和琉佳跳舞,嗯?懂了嗎?」班長的威脅果然很有用。

黑主優姬心虛地答應著,躲在劉煜的身後。

「班長,黑主優姬會努力的。」劉煜突然覺得黑主優姬有點悲慘,這個班長好強勢啊……

「啊,既然劉同學都這麼說了,那麼黑主同學請好自為之……」

「呼,嚇死我了。」看著班長詐唬著離開,黑主優姬心有餘悸地撫著胸口,「謝謝你,煜。」

「班長對你有敵意誒……」劉煜摸摸黑主優姬的短髮,帶點寵溺的口吻。

「這個么……」黑主優姬在一旁做「手指對對碰」遊戲。

「優姬在學習方面可以稱得上是白痴。」腦袋依舊偏向窗外的錐生零若無其事地說道。

「零,你可以說得委婉點嘛。」黑主優姬有點臉紅,丟臉啊。

劉煜會心一笑,「沒關係喲,我們都會幫你的。吶,班長說的舞會是什麼啊?」

黑主優姬解釋道:「那個是黑主學院的傳統,唯一一個夜間部學生與日間部學生一起參加的舞會。」

「誒?還有這種事啊……什麼時候?」劉煜的眸閃閃發光,他想要儘快解決這裡的事情,那個什麼「親衛隊」實在讓他受不了。

「再過兩天就是了,但是……」黑主優姬忸怩著說道,「舞會之前有次考試,平均分最低的班級要負責舞會的部署工作。」

「也就是說會犧牲一些舞會的時間。」錐生零接著敘述。

劉煜還是滿臉的期待,「無論如何,是全校大聚會就好……」

「今天下午還有騎術課誒……真是,太糟糕了……」黑主優姬突然看著課表大叫道。

「騎術?」這回又是什麼?劉煜百思不得其解,黑主學院又不是貴族學校,還需要學這個么?

劉煜的騎術早就蒙國之行時就徹底的鍛鍊出來了,所以也沒怎麼聽老師的教導,反而自在的躺在草地上曬太陽。

「煜,你又在偷懶~~怎麼和零一樣啦?」黑主優姬找到了偷閑的劉煜,開始嘮叨,「快輪到你了,快去馬廄牽匹馬啦。」

「是是,風紀委員大人。」劉煜無奈地往馬廄走去,說來也奇怪。黑主優姬雖然和他才認識二十個小時,但卻像是交往了二十年一般的慣熟。

劉煜踏入馬廄的瞬間。幾乎所有的馬匹都一致地向後退。劉煜有點無奈,作為秉承了世界負面大意志的源星最高惡神,他身上的氣息對於敏感的溫順動物來說,委實太過兇險了一點。

「只有你么?」劉煜喃喃道。角落一匹白色的馬竟然完全沒有躲閃,而且還肆意地啃著草料。劉煜溫柔地撫摸著白馬柔軟的鬃毛,「真是匹奇怪的馬。」嘴角不自覺地勾起一抹笑。

「白莉莉看來很喜歡你。」聲音從劉煜身旁的草堆傳來。

「錐生君!你怎麼……呵,我知道了,偷懶啊。」劉煜想起黑主優姬的話。輕搖著頭,「吶,她叫白莉莉么,真是個好名字啊。」

「她是最奇怪的一匹馬了,卻也是最暴躁的,連玖蘭樞和理事長也不能親近。」錐生零雙手交叉放在腦後,微眯著眼睛。

「暴躁嗎?我倒覺得很溫順啦。至少對我來說。她很特別。」劉煜在馬廄里找了把梳,細細地幫白莉莉梳著毛。

錐生零慢慢坐直了身,似是有些猶豫,「師尊……最近好嗎?」

「很好。」劉煜側過身,「你不用擔心。」

「那就好。」錐生零重新躺在了草堆上,雙眼看著屋頂出神。

錐生零的身上總是有一種憂鬱感。劉煜能深深地感受到那種悲哀,按照公孫綠萼的說法,那是因為錐生零一直沉浸在親人被吸血鬼殺絕的悲痛里。

「煜,你在馬廄裡面嗎?」不遠處傳來黑主優姬的喚聲。

「啊,糟了。忘掉正事了。」劉煜蹲下看著錐生零,小聲說道。「白莉莉我能騎嗎?」

錐生零閉上眼睛,「那匹馬很奇怪,你要是不怕出現什麼意外,就騎吧。」

「冷淡的傢伙。」劉煜不滿地咕噥著,牽著白莉莉走出馬廄,「在這裡喲,優姬。」

「怎麼那麼久啊……」只有聲音傳來,看來還在不遠處吧,「對了,煜看到零了嗎?從剛才起就沒有見到他了。」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