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 月 17, 2021
72 Views

「找死!!」

Written by
banner

肥胖少年目光發寒,右手握緊拳頭咔嚓作響,怒意幾乎是達到了極致,全然不怎麼能壓制的住出手。


「吳少,別衝動!!」

「吳飛不要衝動!!」

肥胖少年這樣的架勢,沒把蕭虎給嚇到,到是把蕭虎身邊的少年們給嚇到了,當即有不少趕忙開口對吳飛說道,就怕吳飛一個沉不住氣就出手了,那樣,可就惹大事了。

「小子,有膽量跟我出城么?」肥胖少年聽得旁邊同伴的話,深吸一口氣,然後一臉殺意的看著蕭虎說道。

「你以為我的智商跟你一樣低?別開玩笑了……」蕭虎撇了撇嘴,沒有絲毫準備和肥胖少年出城一戰的架勢。

「你……鼠輩,垃圾,雜碎……」肥胖少年瞳孔一縮,然後對蕭虎怒罵。

「我的兒,別這麼罵你老子,你老子我當初確實雜碎了點,真心不該叉叉了你娘,生下你這樣的智障……」蕭虎笑嘻嘻對肥胖少年開口道。

「啊……」

蕭虎如此話語,頓時讓肥胖少年的面容變成了豬肝色,憤怒不得發泄之下,頓時仰天大吼,其吼聲非常的嚇人,面容猙獰,將酒樓當中的其他人的視線都給一下子吸引了過來。

「我擦,那邊那個肥豬,你吼什麼呢,要吼會你家豬圈吼去!」

「長得胖也就算了,沒事還亂吼,真是倒胃口!!」

「就這樣的肥豬,也有膽量出來調、戲美女,這世界是怎麼了。」

「……」

一連串戲虐的聲音,忽然從周邊響起,本來,隨著林詩音踏入酒樓,就有不少一直將視線注視著林詩音,而隨著,蕭虎叫貴,然後肥胖少年搭腔接著挑釁蕭逸等人,頓時,就讓周邊不少人有了看戲的念頭,而現在又睡著蕭虎如此大吼,當即,是將整個酒樓的其他人都給吸引了視線。

這四方城可是嚴禁打鬥的!

另外,能夠在這食為天消費的人,必然都是非富即貴的人,要麼同樣是這一屆七大宗派所選的記名弟子,要麼就是四方城本土的一些權貴,這些人當中,不乏一些不怕得罪肥胖少年的人。

「嘭!!」

肥胖少年聽得周邊眾人的話,用手重重一砸桌子,將桌子都給一下子打穿,濺起大量湯水,與此同時,他的視線無比駭人的向著開口的那些人看了過去。

「看什麼看胖子,砸桌子就了不起了,以為砸桌子就能嚇唬人了。嘖嘖嘖,剛才那位兄弟說你是胖豬,還真心一點都沒有說錯,你個智障傢伙,你就等著哭吧!!」

「敢在食為天掀桌子,也不知道是誰給你的底氣!!」

「這可真是勇氣可嘉呢!」

肥胖少年的眼神,一點都沒有讓周邊的人退縮什麼,不少人再次戲虐對胖子開口了起來,伴隨著他們的開口,只見一個身穿儒袍,做書生打扮的中年人,忽然憑空出現在了肥胖少年的身邊。

此人出現的軌跡,都全然沒能注意到什麼。

「誰給你的膽子在我這食為天鬧事?」中年書生出現了后,一臉淡然的看著肥胖少年說道,然而,他的話雖然淡然,落入肥胖少年的耳中,卻恍如炸雷一般,讓肥胖少年的身體猛地一顫,然後瞬間汗如雨下,恍如見到了什麼絕世凶獸一般,眼中一下子流露出了驚恐。

「我是大理城吳家的嫡系子弟!!」肥胖少年驚恐之下,下意識的將自己的身份給抱了出來,想用這等身份來將為自己壯膽,來化解這一次的危機。

「大理城吳家?呵,就連你吳家吳正陽尚且都不敢在我這個地方鬧事,你這小輩卻是敢,看來,不給你一個教訓,你是不知道你到底犯下了什麼過錯。」中年人撇了肥胖少年一眼,然後左腳略微踏了一下地。

「噗!!」

一踏之下,頓時就見肥胖少年的瞳孔劇烈收縮,然後張口噴出鮮血,腳下一個踉蹌,嘭的重重摔倒在地,摔倒在地后,身體接連抽搐,看起來好不狼狽,凄慘。 「吳少!!」

這樣的情況,頓時把肥胖少年身邊的其他人給嚇到了,一個個驚慌的對肥胖少年大呼了起來,與此同時,也有少年驟然厲聲對中年書生喝道,「你是誰,你對我們吳少做了什麼,你闖大禍了,你闖大禍了……」

「……」周邊眾人。

隨著此人的話,蕭逸等人都忍不住用看白痴的眼神看著這個少年,這傢伙到底知不知道他在做什麼。

一個只是輕微踏腳,就能將一個元胎初期武者給弄的這麼慘的人會是普通人么?

是的,元胎初期!

別看這肥胖少年長的不咋的,但是對方卻也是實打實的元胎初期強者。明面上的武道境界,比蕭逸等人可是高了不少。

「噗!」

下一秒,在蕭逸等人的古怪目光注視下,只見那開口的少年,驀地也張口噴出鮮血,然後倒在地上同樣抽搐了起來,如此,剩下的那些肥胖少年的同伴們,一個個都被嚇得大氣都不敢多喘一下,紛紛,驚恐的看著中年書生,就怕他出手收拾他們。

「看你們的樣子,你們因該是七大宗派這一次所收的記名弟子吧,說吧,你們都是哪個門派的弟子?」中年書生將肥胖少年兩人給弄悲催了后,恍如做了一件很不值一提的事情一般,一臉淡然的將視線看向了剩下的那些肥胖少年的同伴們。

「這個……」

少年們彼此面色一變,都有著一定的遲疑,不知道自己是否要將這等信息說出來,他們雖然倨傲,但是不代表著不會害怕什麼,他們背後的家族可是都下了死命令的必須加入七大宗派,若是因為現在的事情,忽然不能加入七大宗派了,那麼到時候,他們的嚇慘絕對會很凄慘。

「不說么?」中年書生搖了搖頭,然後只見他虛空一握,竟是從肥胖少年的身上攝出了一枚儲物戒指,接著,也不見他滴血認主什麼的,就強行從儲物戒指當中弄出了一張晶卡。

「仙雲谷!你們,竟是仙雲谷的弟子,說吧,你們是跟隨著哪位使者?」中年人詫異的看了地上的肥胖少年一眼,仙雲谷雖然不說對相貌方面很看重,但是胖成這般樣子的傢伙,在他的記憶當中,貌似以前還真心沒有收過一個吧。

「單……單秋使者。」

這一次,少年們雖然同樣有些遲疑,但卻也還是硬著頭皮開口道,眼前這中年書生所施展的手段,實在是太厲害了,讓他們全然有了懼怕,不敢在忤逆他什麼。

「蛋球?原來是他,我說你們怎麼會這般囂張呢,原來是跟了那個傢伙。如此,看來是不能輕鬆放過你們了。」中年人眼睛一眯,接著只見他忽然掏出了一塊劍符,然後一下子打入虛空。

「那個蕭逸,我剛才沒有聽錯吧,眼前這大叔說的是蛋球?而不是單秋?」在中年書生將劍符打入虛空的時候,蕭虎低聲對蕭逸問道。

「慎言!」蕭逸瞪了蕭虎一眼,不過雖然瞪了蕭虎一眼,但是其實他的心中,同樣有著疑惑,他剛才聽到的也是蛋球,這個可是讓他有著不小的驚訝。

「系統掃描眼前這中年書生!」驚訝之下,蕭逸眸光一動,然後對系統下令了起來。


「掃描目標:風君子。」

「性別:男。」

「武者境界:神橋三重天。」

「年齡:134。」

「修鍊資質:良好。」

「目前對宿主仇恨:0。」

隨著蕭逸的下令,一連串的信息在他腦海中浮現,伴隨著這等信息浮現,蕭逸的瞳孔猛地一縮。

神橋三重天?

這又是一個什麼層次?

難道這這就是龍騰以上的層次么?

這所謂的神橋三重天自己這會掃描,系統竟是一點都沒有提醒什麼危險,那麼當初的劉老頭和那暗中保護著靈兒的太上長老,又到底達到了何等實力?


蕭逸念頭轉動,一時間心中充滿了好奇。

而在蕭逸好奇的時候,只見中年書生忽然懷疑的向著蕭逸所在的地方看了一眼,不過只是看了一眼后,他又收回了自己的視線。

剛才怎麼會忽然有著一種好似自己被人給窺視了的感覺。

這個是怎麼一回事?

這小鬼看起來沒有能力窺視我才對。

奇怪。

風君子心中念頭轉動。

「唰!」

忽然一道破空聲響起,隨著破空聲響起,只見一道人影從門外飛了進來,當此人飛進來了后,第一時間停在了離風君子不遠的地方,然後恭敬的對風君子道,「單秋見過風師兄。」

「行了,別給我來這些虛的,我說,蛋球,你看看你這都是帶的什麼隊伍,都是招手的一些什麼樣的記名弟子。這品性貌似也太不行了點吧,我這食為天都敢搗亂,真心不是一般的囂張呢。些許年不見,你都全然已經忘記了我當初是怎麼教導你的了么?唉,真是懷念當初那個跟在我屁股穿著開襠褲的那個單純小傢伙啊……」中年書生揮了一下手,然後一臉訓斥的對單秋說道,說到後面的時候,一副極其感慨的樣子,好似真的在懷念什麼一般。

不過,中年人好似在懷念著什麼,單秋的面色就一下子變得非常難看了,兩手下意識的握緊在了一起。

穿開襠褲!

穿著開襠褲!!

別看中年書生的年齡,根據蕭逸的窺視挺大的,其實呢,他比單秋也大不到哪裡去,另外,中年書生,同樣也是仙雲谷的弟子。

當然,他已經是很多屆以前的弟子了。

單秋雖然憤怒風君子的言語,但是因為風君子的實力和地位都比他高很多,他雖然憤怒,卻也不敢對風君子說什麼,只是忽然將視線向著肥胖少年的那些同伴,以及蕭逸等人落了上來。

「叮,成功獲取仇恨,仇恨經驗增加100點……」

當風君子將視線向著蕭逸等人落上來的時候,蕭逸一下子收到系統的提示,當他聽得這等提示的時候,心猛地的一驚。


一百點仇恨!

一下子達到了最強的仇恨點。

這躺槍,躺得可真心不是一般的厲害。 「怎麼難道我說的不對么?看你神情竟如此不忿?」風君子微笑著對單秋說道。

「單秋不敢!」單秋強壓怒氣。

「哦,只是不敢,這麼說是真的不忿呢,呵呵,蛋球啊,蛋球,知道為什麼我們資質和年齡明明相差不遠,我如今的實力卻遠遠超過你么,直到現在你竟都還沒能看透,若是你不能看透這一點,你這一生怕是要止步於你現在的境界了。」風君子笑著對單秋搖了搖頭。

「你……」單秋的兩手又一次的握緊了起來,這樣的訓斥,讓他很不願意接受。其實,這麼多年他一直都對風君子有著嫉妒,當初才加入仙雲谷的時候,風君子的實力其實比之他還低一些,但是這麼多年過去,自己現在的實力卻是遠遠不如風君子了。

論苦修程度,他自問自己並不比風君子差,論資質他也同樣不覺得自己比風君子差,但是這風君子如今的實力,就是比他高,這讓他很是想不通。

「現在帶著你的人滾吧。」忽然風君子不復先前的儒雅,一臉不耐煩的對單秋揮了揮手,一副全然失去了和單秋繼續談下去的興趣的樣子。

「跟我走!」

伴隨著風君子如此,單秋的眼中頓時浮現出了嫉恨,然後狠聲對肥胖少年的同伴等人落下一句,就向著門外行了去,隨著他這樣,那些少年們忌憚的看了看風君子,接著有大膽的蹲下身子去扶起來肥胖少年,當其他少年見著此人並沒有受到風君子懲罰后,當即,快速的將另外一人也給扶起,跟著逃也似的離開了食為天。

「唰。」

當單秋帶著自己的那些記名弟子離開了后,風君子的身影忽然化為清風消失不見,從頭到尾都沒有和蕭逸等人交談什麼。

見得此等情況,蕭逸等人也沒有流露出什麼失望,彼此心中這會都有著不小的震動。

特別是蕭逸!

這樣的強者手段,讓他不是一般的想要達到。

他對武道的迫切又一次加深了不少。

若是能達到風君子這樣的實力,行事什麼的那都必然快哉。

「白瞎了那胖豬的豬眼,嘖嘖嘖,我就知道他會悲催。」

「不錯,不錯,可是很久都沒有見到風前輩出手了呢。」

「風君子前輩還是一如既往的讓人崇拜和敬畏啊。」

當事情結束了后,周邊先前都保持安靜的人,這會一個個頓時和身邊的人竊竊私語了起來,不少人的臉上都泛著激動。

「好厲害的前輩,天啊,看剛才那前輩的口氣好像也是仙雲谷的前輩,這等實力到底達到什麼程度了。」蕭虎的咋呼聲驀地也響起。

「好了,好了,還是不要多感慨什麼了。」蕭逸對蕭虎落下一句,接著就將視線看向了一旁的店小二,這會的店小二臉上那是寫滿了自豪。

作為食為天的店小二,自家有著這等強者存在,當然是非常自豪的了。

說起來,別看店小二這工作不咋的,但是呢,食為天的店小二可不是一般人就能夠當的,在這四方城不知道有多少人消減了腦袋,都想要加入這裡呢。畢竟,一旦能夠正式加入這裡,那麼就算是有超級強者庇佑。

「小二,繼續點菜吧。」蕭逸將視線落在了店小二的身上后,對店小二說道。伴隨著他如此話語,店小二當即將視線看向了他,當看向蕭逸的時候,這店小二的臉上也沒有什麼譏諷,一副職業化的笑容泛起,然後任由蕭逸點菜。

蕭逸隨意點了四菜一湯,然後就沒有再點了,很快,菜就上齊。

當蕭逸等人從酒樓出去的時候,他們這一頓飯,用掉了六十萬金票。

這等花銷對於蕭逸等人而言算是比較大的。

不過,雖然這錢花的不少,但是,蕭逸卻也不得不承認,這錢其實花的也算是值。

當他們吃過飯後,他們才明白,為什麼食為天的飯菜這麼貴。

原來,這飯菜都有著增加武者力量的功效在裡面。

飯菜什麼的都是靈粹、珍禽等等所構成,蘊含著龐大的元氣,飯菜越貴,其食材越好,所蘊含的元氣也就越濃,對武者的身體也就越好。長久服用下去,能夠加快武者的修鍊速度。

從酒樓出來了后,三人就一起在四方城閑逛了起來,略微閑逛了一會,蕭虎就知趣的獨自離開了,沒有再繼續當電燈泡,見狀,蕭逸心中贊了蕭虎一下。接著自然少不了和林詩音,談情說愛,甜言蜜語,一路上歡聲笑語,彼此都很開心。

在這樣的情況下,一天很快就結束,最終,蕭逸和林詩音選擇不回驛站居住,而是租用了一個宅子。之所以選擇如此,那是因為,回驛站居住的話,並不是一個人一間房,而是一個宿舍住兩個人。

至於男女混搭什麼的,那是休想的。

要不男男一起住,要不女女一起住。

雖然蕭逸和林詩音現在只是未婚夫妻,還沒有突破那一步,但是,隨著感情的加深,其實兩人也都越來越不舍彼此分開。

所以,就索性找了一個宅子。畢竟,他們要在這個地方呆十多天的時間,雖然租憑宅子花銷不小,但是卻也在蕭逸的承受範圍。

夜晚,蕭逸和林詩音呆在同一個屋子裡,呆在這裡了后,他們彼此依偎在一起,然後觀看著一副貓咬著老鼠而一條狗在後面追趕的畫像。兩人,雖然依偎在一起,但是彼此心神卻早已經不在此間,而是曾經在了一片虛空當中。

虛空中,一巨人端坐在星河當中,他的身上散發著神聖,恢宏的氣息,兩人的心神都全然沉浸在這巨人之上,努力記住巨人的容顏,觀想著巨人的姿態,神韻。

在他們這等觀想之下,他們的心神都在增長這。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